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周恩来与林彪对于中央文革小组的态度 对比强烈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周恩来与林彪对于中央文革小组的态度 对比强烈   
加人
[个人文集]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12522

经验值: 257806


文章标题: 周恩来与林彪对于中央文革小组的态度 对比强烈 (125 reads)      时间: 2017-8-08 周二, 下午8:58

作者:加人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在文革开展这段时期内,无论是周恩来还是林彪,都不可能自外于这场运动,也不可能公开表示对文革的异议或反对,但对比周恩来与林彪对中央文革的态度,显然,周恩来更像一个谨小慎微的小媳妇忠心耿耿地侍奉毛江这对恶婆婆,而林彪则不大买江青和中央文革的账,对江青插手军队之事处处提防。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在谈到林彪和江青时说“他们组成两个阴谋夺取最高权力的反革命集团,利用毛泽东同志的错误,背着他进行了大量祸国殃民的罪恶活动”,因而这两个集团之间的关系被定位于“互相利用、互相勾结”。叶剑英后来则说“周恩来同志同林彪、‘四人帮’进行了长期的、艰苦卓绝的斗争”[26]中央文革小组是文革前期领导文革运动最重要的机构,考察周林二人对此小组的态度则更能说明问题的实质。

中央文革小组是“文化革命”中产生的怪胎,它名义上隶属于中央政治局常委管辖之下,但却直接对毛泽东个人负责,且具有极大的权力,负责指导全国的政治运动。中央文革小组虽然名义上是陈伯达任组长,江青副组长,但陈伯达很快就被边缘化,江青实际上处于主导地位。由于江青的特殊地位,中共高层包括周恩来等人对江无不礼让三分。有些人无视当时的历史状况,有意区分林彪与周恩来对江青和“中央文革小组”的态度,似乎周恩来一直是坚决抵制,而林彪则是曲意逢迎。[27]更有人撰文称林彪在文革中对江青进行了“集中吹捧”[28]。

由于文革疯狂的夺权运动,中共的党政系统,特别是国务院系统遭受了巨大的冲击,不少干部被关押、批斗,政府日常活动陷于瘫痪,而中央文革小组的权力如日中天,基本上取代了中央政治局常委碰头会,成为文革初期的权力核心。面对江青等“上海帮”咄咄逼人的攻势,周恩来基本上采取了隐忍的顺守之道,从不敢公开反驳,更不要说“坚决抵制”了。由于“二月逆流”后毛泽东采取高压手段严厉批评了几位老帅,周恩来也被迫跟着检讨。江青趾高气扬,开始以文革小组的名义公开向周恩来叫板夺权。1967年2月江青就曾指着周的鼻子说“你一贯地跟中央文革分庭抗礼,长期搞一个政治局碰头会,还有国务院碰头会,把中央文革里的常委拉到你那边去。你成心拆散中央文革”,江青还威胁说“要知道,我们中央文革不出面保你,你周总理也会被打倒的。”[29]江青甚至说“主席已讲过了,文革小组代替了书记处。以后总理要象对待书记处一样对待文革小组。”江青、张春桥总觉得周恩来做得不够,逼周恩来交权,周恩来对江青等人只好说“以后你们作决定,我给你们办事”[30]

周恩来作为堂堂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此时竟然沦为中央文革的走卒。吴法宪将军时任空军司令,曾参与中央文革碰头会,吴回忆说“在碰头会中,总理孤家寡人,江青很凶,动不动就拍着桌子批总理,多次威胁说:你周恩来不要忘记,要不是我保你,你早被打倒了,并要大家表态。当时没有什么人为总理讲话。总理总是一声不吭,很可怜,叫人看不下去。”[31]周恩来心里很清楚,所谓的文革不过就是毛氏夫妇的双簧表演,为了保持所谓的“晚节”,周恩来必须对毛江言听计从,逆来顺受,周恩来此时已到了唾面自干的程度,周内心虽然极为苦闷,但却始终保持冷静,从不声辩,更不会拍案而起,周恩来知道,如果稍有不慎,就会步了刘少奇、陶铸等人的后尘,随时可能被毛江抛出予以打倒。此时的周恩来步步紧跟尤恐不及,何曾与江青为首的中央文革进行了“坚持不懈”的斗争?周恩来私下的表白很能说明问题,当毛泽东的医生李志绥提醒周恩来要提防江青时,周叹了一口气说“我对江青仁至义尽。1945年我在重庆,江青要看牙齿,我特地飞回延安将她接来。她一九四九年和一九五六年到苏联治病,还不是我给安排的。”周还叮嘱李志绥不要同任何人讲此事。连李医生都看出“周恩来对毛处处小心谨慎,唯恐不合毛的意图。”[32]周恩来此时只敢私下叹气,感慨自己忠心耿耿却不能见容于江青这些文革暴发户。王力则评论说“对周总理,毛主席不满意……但毛主席对周总理还能合作,因为周总理向来是主席一讲他就马上拥护。总理自己讲他是管策略的,搞战术性工作的。”[33]

1968年3月24日是毛泽东解决“杨余傅”的重要日子,当晚召开的军队干部会议上,周恩来和林彪都不约而同地高调称赞江青在文革中的作用,周说“在这里,我提几句江青同志在中央文革所起的作用。江青同志是一个坚强的共产党员,无产阶级战士。她不是从今天,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三十年代她就是一个坚定的共产党员,就是一个同叛徒,同假共产党员、特务和社会的反动派作斗争的一位坚强勇敢的女战士。……三十多年以前,江青同志成了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和学生。得到毛泽东思想长时期的修养、学习和锻炼。经过了战争的年月。解放以后正是江青同志身体很差的时候,受到党内一小撮走资派的代表人刘、邓、陶,彭德怀,贺龙,彭、罗、陆、杨,谭震林等等,以至受到肖华的迫害。尽管如此,江青同志坚强不屈,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在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准备阶段,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教育的时候,进行了文艺的改革,大家都知道,1964年演出样板戏八出,都是经过江青同志亲自指导、修改出来的。到了1966年要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了,反革命、叛徒、内奸彭真写了个《二月提纲》,可是江青同志得到了林副主席的委托,写出了革命的《二月座谈纪要》,这是我们人民解放军大家都人手一册,读过的。所以,在文化大革命以前,提一提她的成绩的一两点,就足以证明江青同志的伟大成绩。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我刚才提到,她还有很多的著作,还有很多的演说,现在印成了小册子,大家都读了的。这就看出江青同志是我们党内杰出的女战士,杰出的共产党战士!值得我们向她学习!向她致敬!”周还振臂高呼口号: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誓死保卫江青同志!谁反对江青同志我们就打倒谁![34]

林彪在会上说:“江青同志是我们党内女同志中很杰出的一位,也是我们党内女干部中很杰出的一位,她的思想很革命,她有非常热烈的革命感情,同时,也很有思想,对事物很敏感,很能看出问题,很能发现问题并采取措施,过去,她身体不怎么好,大家不了解她,在这次文化大革命中,就看出她的作用,很大很大的作用,她有很大的创造性,能够发现很多问题,她始终树立了很多的功勋,始终站在革命的前线上,捍卫江青同志的权威也就是捍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总司令部的权威,也是捍卫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伟大部署的权威,也就是捍卫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权威!”[35]

当时也在场的林办秘书张云生注意到林彪说到江青时故意压低了调子,看得出林彪当时讲得很勉强。张云生隐约地感到林彪这时的讲话东拉西扯,语无伦次,显得言不由衷、逢场作戏,很可能是政治形式所迫。周林等人讲完话后,《东方红》的乐曲突然响奏起来,毛泽东随即从主席台右边走了出来,全场立时欢声雷动。[36]这充分显示出这次解决“杨余傅”的会议是毛泽东亲自部署的又一个“伟大战略决策”。

周恩来和林彪在公众场合如此肉麻地吹捧江青,表面上看是向江青表忠心,但更重要的是作给当时隐身幕后的毛泽东看的,是在向毛泽东表忠心,江青不过就是在前台忠实地执行了毛泽东的指示而已,毛泽东才是整个事件的真正决策人。整体来看,文革初期这段时间,周恩来心怀戒惧,诚惶诚恐,为中央文革操持了大量的具体事务,是毛泽东、江青推动文革浪潮的最重要的具体执行人。

林彪虽然贵为党的第二号人物,但从不介入具体的事务性工作,除了在毛泽东需要时出面讲讲话外,大都置身事外。林彪对毛泽东采取的策略是“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但林彪对江青为首的中央文革却不大买账。据吴法宪回忆,江青等人在1967年1月19日的中央军委扩大碰头会上指责总政主任萧华没有在军内搞起文革运动,声称“萧华是刘志坚的黑后台,部队执行‘中央文革’指示不彻底,是萧华打马虎眼!”,并要求萧华当晚去工人体育馆参加群众大会。[37]江青等人就是想通过打倒总政主任萧华,再弄倒军委前台的叶剑英,达到插手军权的目的。这一点主持会议的叶剑英很清楚。叶剑英在20日上午赶到林彪处,向林彪汇报了晚上会议的情况和以后发生的问题。林彪听了以后大怒。为此,林彪要秘书打电话,叫江青专门来一趟。吴法宪回忆说:林彪一见江青怒火冲天,不等江青开口,就大发脾气,连珠炮一样的责问江青:你们说解放军已经走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已经被我们带到了资产阶级轨道上去了,有什么根据?说三座门是阎王殿,你们一见三座门就有气,你们太放肆!这完全是对军队和军委领导的污蔑。解放军是毛主席亲自缔造和领导的,是毛主席指挥的,军队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如何解释,你们这样仇视军队,仇视军委领导,我干不了,不干了!我辞职总可以吧。我要报告毛主席,你们不同我商量,大骂萧华,鼓动抄家,抢档案,这是为什么?你们不通过军委,就直接插手军队的工作,想搞掉总政,这符合毛主席的指示吗?我要找毛主席,请求毛主席免去我的一切职务。林彪在盛怒之下掀翻了身边的茶几,高声叫警卫员备车,说:“我们两个人,马上去见毛主席,把事情说清楚,是我的问题,我辞职,我不干了。”[38]吴法宪说“据我所知,在中央常委里面,这样斥责江青的,除了毛主席之外,就只有林彪了。”21日林彪通知叶剑英和徐向前,请他们主持召集军委会议。请中央文革的陈伯达、江青、康生等参加会议,传达毛主席对萧华问题的处理意见,并通知萧华本人参加会议。中央文革却只有关锋一人与会,军队一些干部发言要求中央文革注意稳定解放军的问题,不要把军队搞乱。江青听了关锋的汇报后认为这个会议是个反对毛主席、反对中央文革、反对江青的会议,要求主持会议的徐向前检讨,而徐却推给会上发言的黄永胜,让黄作检讨。黄永胜跑去请示林彪,要不要写检讨。林彪说:“绝对不能写这个检讨,要坚决顶住,我去直接报告毛主席。”江青由于不满徐向前的态度,几次要求林彪再换他人出任全军文革小组组长,但被林彪拒绝。林彪事后对吴法宪说:“谁当全军文革的小组长,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打倒,如果一定要撤换徐帅,全军文革那就让他名存实亡吧。”吴法宪说:以后果然如此,徐帅下来以后,由杨成武代理了一个短时间,以后,杨成武随毛主席东巡以后,全军文革就销声匿迹了。[39]林彪对中央文革的态度由此可见一斑。1967年2月军委颁布的八条命令实际上亦是针对造反派对军队的夺权运动,起到了抑制造反派的作用。

对于江青等人插手军队的事务,林彪则坚决予以抵制。林在1968年曾对军委办事组的黄吴李邱几位将军说“还是那句话,对主席的指示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主席搞什么就让他搞吧。但军队不能乱,军队稳定了,地方乱一点,天塌不下来;军队乱了,就不得了了。军队是绝对不能让他们(指江青一伙)进来捣乱的。”[40]军委办事组在黄永胜领导下坚决站在周恩来与林彪一方多次抵制了江青等“上海帮”的无理取闹,对维护政局的稳定,加强战备以及“抓革命促生产”起了重要作用。

在文革开展这段时期内,无论是周恩来还是林彪,都不可能自外于这场运动,也不可能公开表示对文革的异议或反对,但对比周恩来与林彪对中央文革的态度,显然,周恩来更像一个谨小慎微的小媳妇忠心耿耿地侍奉毛江这对恶婆婆,而林彪则不大买江青和中央文革的账,对江青插手军队之事处处提防。


作者:加人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加人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8813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