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闲聊]习大要上天,大家伙着急上火气急败坏干着急,怎么办?看皮文乐一分钟,之故里异事屎尿传奇)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闲聊]习大要上天,大家伙着急上火气急败坏干着急,怎么办?看皮文乐一分钟,之故里异事屎尿传奇)   
皮皮




性别: 性别:男

加入时间: 2011/07/23
文章: 22
来自: CANADA
经验值: 1631


文章标题: [闲聊]习大要上天,大家伙着急上火气急败坏干着急,怎么办?看皮文乐一分钟,之故里异事屎尿传奇) (247 reads)      时间: 2018-3-01 周四, 上午8:55

作者:皮皮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旧文重贴,没在这个坛子发过噢!习大要上天,我们不要当真,注意身体,乐一回比习大重要啊!



皮皮这屎尿文章,交代在之前,先这清楚,说:看官入神注意,要看这屎尿笑谈,你最好先立了遗嘱,然后再读,免得笑破肚皮,一命呜乎,家人朋友不明就里,岂不是白白送了了死?再者,本人郑重声明,笑伤不认,笑死了不陪。

这就开始。

故里异事之屎尿传奇

要说,每个时代都有伟大传奇故事,这次说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们的小城忽然兴起了一股买卖大粪的热朝,不错,就是米田共的大粪,人类的排泄物。应该是1974,75年前后吧,突然县城里街头巷尾出现了一些扛大粪勺子的农民。家前屋后转,向当地居民买大粪,还竞相出价,好家伙,一下子就洛阳粪贵了。当时我们东街附近居民,确实也有用茅房的,也有家屋后有大粪肛的。但不多,一般这种家庭都必须有个若大的庭院,往往还种一两分瓜果蔬菜,才能放得下茅房,用得着粪肛之类的。偏生我家紧邻就有这样的茅房,也有大粪肛。所以,哪阵子,我的这个邻居,李大爷,真是火了一把,如刚出炉的奥运冠军。三天两头有扛粪勺的农民上门求粪呀。

这其中的背景我到也知道几分,因为当时我已经下乡支过几次农,也听大人说几句。原来是,哪两年老邓二次上台,开始猛抓生产,要求粮食亩产跨黄河(指小麦亩产600斤),过长江(水稻1000斤)之类的,口号都刷到城里来了。当时化肥还是个新生事物,更是昂贵,农民根本用不起,也不太相信。各公社都要争亩产,怎么办,有口号之一就是:大上人粪尿(尿字在我们哪儿念成虽,虽然但是的虽),亩产过千斤!就斗大个大字写在人家墙上,很扎眼呀。党中央邓付总理的强力介入,原本平平的大粪市场,或者说根本不存在的大粪市场,突然就热的烧了起来,这应该是哪两年大粪比大米吃香的原因。

其实在我们乡下,邓总理恢复工作前,直到秦始皇的李斯总理,农民种田(稻麦)并不用人粪尿,或很少用,原因大抵不外乎,一是麻烦,二是金贵呀,哪么大的田,一家里能有几个人,能产生多少人粪尿?所以平时不施人粪尿的,哪施什么肥?施草沤肥,每块大田里设草粪塘,哪塘基本都是一丈,或两丈见方,布置在大田的角落。这草粪塘可是我们苏北农村的标配,当时农村搞评比论先进主要指标就是看草粪塘的数量。平时农民除草,或组织打草就扔到草粪塘里,加水再加些河泥任其发酵后成肥,称为沤肥。我们上小学时常割草支农,送到农村去,最后就是丢进草粪塘,沤上几十天,就是农家肥了。所以,轻易不会拿大粪往大田地泼的,哪绝对是贩家子的行为。因为,你就是发动全国人民日夜坐在大田边上,海吃死拉,也是万万不够的。

哪平时人粪尿到哪里去了?好钢用在力刃上呀,聪明智慧的劳动人民平时只用人粪尿浇莱地。现代白富美们不要震惊!就是你吃的蔬菜瓜果,曾经挂满了屎尿呀。其实,果蔬类农产品才配得上动物世界的精英,人类世界的优秀民族,伟大的社会主义新中国人民的屎尿。可见,当党中央决定把我们珍贵的屎尿也泼向大田时,也就是挥洒在广阔无垠的祖国大地上时,毫无疑问地,屎尿立刻变黄金,价格直线上升,如同2015夏天年的股票。

再回过头来,我们记得前几回说过女人上马桶,男人上厕所。哪知道,在上世纪70年代,这男人和女人的拉泄物,也分属两个世界的,莫非屎尿男女也有别?正是,当时县政府规定,女人的排泄物,就是进入马桶的这部分,归县城镇公社所有,具体是新华大队,专门种菜的大队,负责全城的蔬菜供应。所以,所有大早喊‘倒马子’的壮汉皆出自新华大队,他们每日辛苦劳作,都是为了这些珍贵的屎尿。注意各位,这些珍贵的屎尿,成就了我县一项伟大的社会主义福利,可惜,只是哪个年代唯一的福利。作为对女人们拉屎撒尿的回报,新华大队每年入冬时节,给予全城每家免费大菜(苏北地区一种超大棵青菜,往往有过一米高,小腿粗,诺干斤重,古人称之为菘菜)。先说大莱,鄙乡的土说法,就是大棵的青菜,不是诸位在莱市场见过的大青菜。比你最夸张的想象还要大,我见过最大的大菜高有一米三,四吧,菜头直径达大碗口粗,卄斤重怕是有的,小孩子一个人都抱不动。真是灰常灰常的大,估计申请个最大青菜吉尼斯世界纪录不成问题。至于各家到底能得多少斤大菜,点你家女性人头,一个女人一百斤,小女伢子也算。你家若是女人正好都死光了,只剩下男人,对不起,没有大菜!

噢,多加一句,这大菜当时可是个要命的物资,全家过冬都指望它,来年春天还要指望它。先不说了,离我们的正题了。

哪男人的屎尿哩,男人上公厕 ,屎尿当然就落入了公厕大粪坑,很是遗憾,带不回家的。总之,男人的屎尿换不了任何东西,直接导致了男人在家里地位的底下,因为我听到过,一个婆娘骂男人:‘你有个鸟用,一棵大菜也换不来的东西!’。

但是,直到有一天,奇迹终于发生了。党中央省委县委公社一起推广屎尿入田,男人的屎尿,特别是干屎 ,终于打了回翻身仗,扬眉吐气起来鸟。

还是倒回说下大粪勺,这个大字不仅现在大粪的勺子这个属性名词上,大也是指这个粪勺真的很大,你要是也有一把,扛在肩膀上,很威风的。粪勺直径阔达一尺半,深也过尺,一根6尺的大毛竹杠直通插入勺子,绑以毛竹皮索子,连接十分坚实,一大勺子粪汤,往往要过20市斤重量,没把力气,你不了几勺子的。当时乡下农民进城找屎,一般都是这个模式:

一行人半夜撑船启身,大早到高邮城。靠了船后,生产队长关照大家,不要下船,静候他和会计的找粪屎佳音。这等在船上的一众人都是准备挑粪的,一但队长,会计和城里人达成交易,即刻上岸挑粪。

这乡下人等在船上,也是有道理的!当时城乡差距极大,城里人,哪怕是个小县城人也是自我膨胀到宇宙边缘,总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幸福幸运的高档人类,对农村人,开口闭口‘老潮,潮三’之类无法翻译,转化为中文的中文。这股风潮到1976年前后发展到了最顶点,农民轻易不敢一个人进城。因为城里一帮流氓无赖闲的发慌,就盯上农民了。哪时候没手机啊!没电视,没电影(电影就哪几部翻来覆去放,光地道战我就看了八遍)没黄色录像,没互联网,没舞厅没麻将,没有娱乐杂志更没有娱乐圈,没范冰冰没王宝强也没有女排,女排精神。整个就是个什么也没有,空大空!你说叫人家流氓干什么,玩什么?

玩打‘老潮’!就是打农民玩,没有理由,或者说理由就是打‘老潮’。反正,只要是进城的农民落了单,对不起,痛打落水狗,饱扁一顿。

再回到屎尿文章,我们知道。我党1980年前,对农村,农业,农民的政策从来都是,说到底,就是‘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这需要略微解释,‘要钱没有’,是指你农民向党和政府要钱要政策一概没有!只有听话服从的道理。‘要命有一条’,不是农民要我党的命,哪根本不可能的。是党要你农民命时,你哪一条小命归我!所以,当人粪尿下大田运动开展前期,声势浩大,反响激热,全民找屎,屎价飞涨,不亦乐乎。可问题是,我党出政策,领袖下指示,农民自个儿出钱进城,掏钱买屎,又造成屎尿狂涨。三五个月下来,完蛋鸟,农民没钱了!要知道,哪时候全民穷的叮当响,农民更是连内裤都穿不起。却要掏大把的钱买屎,几回一买,彻底没钱鸟。

1974,75年的春节,是苏北农民过的最苦B的春节之一,二吧。钱都买成了屎,哪有钱过年,过个屁年呀?你要问,党中央和政府哩,主意也是你们出的呀,不帮下农民,也出几块钱帮人家买些屎?上面说过了,我党对农民从来就是,‘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毫不动摇,决不妥协!。怎么办?具体说是农民怎么办?对我党来说,才简单哩,我就是管你农民要屎要粪要人尿,人粪尿下大田,跨黄河,过长江是政治任务,上到天条的任务,没有二话,必须完成,要钱!一分也不可能有!

这才有了本篇的高潮,偷屎和反偷屎的城乡人民战争,或者说偷粪和保粪的拉锯战争,人类历史不曾记载过的伟大战争!列位,不要笑!这可不是我杜巽的故事,很遗憾的,确实发生过,本人作为一个小屁孩,红小兵,也参加了这场史无前例的保屎卫粪斗争。

话说乡下农民钱花光了,再也不能神气十足装大款买屎了,上面又压的紧,被逼急了,终于逼出个大招,什么招?偷屎!没钱买就偷,屎嘛!还不是和书一样,既然孔乙已窃书不能算偷的,哪我们农民窃屎也是不能算偷的。估计这是当时情形下农村小干部和农民们的自我安慰吧。

也就是突然间吧,1975年的夏天,公厕突然多了些不速之客,都是些青壮小伙子,农村青年吧,差不多同样的打扮装束,光上身,裸古铜色皮肤,下面一律一条深色大裤衩,扎以布带,脚下一双草鞋。右手拎一把屎镢子,左手抄一粪络。这些人一般都是突入厕所,二话不说,闷头直奔蹲坑,手起镢落,专捡坑内干屎厥下手,可谓动作麻利,风卷残云,狼吞虎咽。噢,对不起,最后这4个字到不曾发生,我敢保证!总之,倾刻间,蹲坑内的干屎,半干屎都被这帮不速客一扫而光。怎么回事,什么情况?(现代白富美的口头禅啊)三五天下来,城里人啧啧嘴,回过味来了,坏了!原来是农民进城是要屎来了,不是象先前的出钱买屎,而是直接取屎,拿屎。还不是个别孤立的现象,而是成群结队的,有组织的大规模的取屎行为。怎么办?现在,我们有关屎粪尿的伟大议题又被扔到了城里人的桌面上。

关于农民纷纷进城直接拿了屎就走不给钱的行为,经过县清管所,城镇人民公社,派出所和居民革命委员会(简称居革会)几方的联合会议,讨论研究,正式定性为‘偷屎’。也就是说,乡下农民的行为是偷窃,构成了某种形式的犯罪,是某种某种形式的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行为,是反党反人民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这一套可不是我随便说的哟,是居革会麻主任开会时说的。

麻主任脸上没有一棵麻子,相反她是个相当标致的中年成熟女。之所以叫麻主任,是因为,很不幸,她爸爸姓麻!所以,她是个天生的麻主任。我从小数次观察麻主任的美丽大脸,希望能找到任何一棵麻子,每回都无功而返,从来没有找到过!直到长大鸟,才知道居然有人就是姓麻,误会了好多年。也是合该我和屎尿结缘,哪一年,我参加了批林批孔文艺小分队,任故事员,专门业讲儒法斗争之类的故事,这是我和历史有瓜田李下的由来。反正,整个暑假,都由学校老师带着,和居革会合作呀,天天去居革会大院排练。

所以呀,这居革会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少。也怪她们,不知道瞒着小孩子些。其实这农民进城偷屎,本不关居革会事情,关谁的事,关清管所和城镇公社(实际是新华莱园大队)的事!这屎一偷,真是偷到城镇公社的心肝宝贝命根子上了,蔬菜没法种了!这城镇公社又是县城各居革会的顶头上司,所以,居革命会被上紧了发条,动起来了!更关键的是,清管所和新华大队郑重表示,如果居革会帮忙,打击偷屎农民,到了冬天,将给居革会干部们大菜。这可是我半偷听来的,说半偷是因为他们开会,我就在一边,不躲着他们的。

这年夏天,一场轰轰烈烈,有声有色的打击偷屎人民战争开始鸟。标语先行从来是我党革命斗争,运动的标准模式,反偷屎斗争当然也不煌多让 。我的一个江南老亲,也是新巷居革会的高级知识分子,初中生小项同志,其时刚在居革会做临时工,负责草拟并刷标语。这位小项哥哥到也有些文采,会一手美工字,稍做思索,便有如下的大字标语,口号在厕所里外,大街小巷遍地开花。我记得的标语有:

1,大打一场偷屎的人民战争!

2,偷屎无耻,看屎光荣!

3,抓到偷屎 ,立即打死!

诸如此类雷死人不偿命的口号,标语。这第一条,当时我就看着奇怪,你到底是反对人家偷屎还是鼓励偷屎?

第二条,也不太爽吧,偷屎无耻我同意,可是看屎光荣,就是保卫屎光荣,叫小孩子也难接受的。当时麻主任要求我们文艺小分队成员要积极参加到护屎的斗争中来,保卫居革会的屎。甚至地,居革会有人要求我们红小兵文艺宣传小分队在下午偷屎高峰时间,执红缨枪去公厕门口站岗放哨,保卫宝贵的革命大粪。记得当时可急坏了我们这帮小孩子,若说,保卫个毛主席,周总理,哪没话说,很光荣的,非常光荣!但在公厕门口站岗,保卫的对象是臭大粪,连小孩子都感觉丢人的!还好,我们学校的苏老师算明白人,当时就把这个任务挡了,一帮小孩子这才松了口气。

第三条,完全没有实现,抓都没抓着,更没有人因为偷屎被打死鸟。现在长大了,才知道,更没有人会义愤填膺帮你抓偷屎的。几个原因吧:

一是,偷屎的都是些青壮农民,身手灵活,有把力气。其实哩,我知道,他们都是各乡选送上来的好青年后生,头脑灵活外加四肢发达,和现在选奥运选手一样,农民也不呆的,知道你们要抓,就派些难抓的来对付城里人,我奶奶所在的生产队就这么做,进城偷屎的几个我都认识,最最精壮的小伙子啊。

二是,轻装简服,偷屎的连件上衣都没有,一条值两毛五分的短裤衩,草鞋一双,价值零园人民币,外加一把屎镢,一只柳条粪络。所以,即备被你俘获,也是一无所失,损失很小,可以接受。

三是,一但启动抓偷屎行动,立刻只会发生一场全民欢送偷屎农民回乡,这话如何讲?如何偷屎就成了欢送大会?是的,而且是列队欢送大会,如同当下欢送奥巴马大总统回美国一般, 这可是本人亲眼所见!

原来是,抓偷屎活动搞的轰轰烈烈,有色有声,大标语到处都是,实则是雷声大雨点小,始终抓不到一个偷屎的。其实还有一样,进城偷屎的农民根本不识字,识字的城里人又不偷屎,标语其实是白刷鸟。这点连如小屁孩的我都知道。比如说,我奶奶生产队出的三个偷屎的,我全认识的,他们仨人加起来也认不出三个字。当时我可是悄悄地告诉了苏老师,她听了一愣,又卜嗞一笑,说:‘不要告诉别人了,更不要告诉居革会’。

终于有一天,我们居革会的张斜头终于在东大街上,一个临街厕所堵住个偷屎的鸟!可问题是,这个张斜头不仅是脑袋不能成直角90度端放在肩上,大概地,他只能保持左倾45度到60度角范围运动脑袋。更要命的是,他还是个拐子,腐腿,只能拖着一只脚移行。还好,他有把喊口号的力气。所以,张斜头拼了命了高叫:‘抓偷屎的呀,来抓偷屎的呀’。他这杀了猪般的一通狂叫,原本寂静的街道立马轰满了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哪年头,人民难得有兴奋点哪,大家奔走相告,群情振奋,公厕被围了个里外三层。

其时的公厕,往往有个奇芭的设计,里高外低,就是,厕所里面比外面高好几尺,这样做主要是为了下水方便,施工简单,省钱吧,不需要造下水道鸟。这里面一高,就有趣鸟,比方说,若是临街的厕所,小便池正好在大街一侧,妙极!就是我们小孩子撒尿,登,登,登几级台阶一上,基本上的,脑袋已经出了墙头,外面大街小巷,行人商店,一览无遗的。这时候,家伙一掏,一边对小便池下注,一边浏览市井风光,很牛B的。这可是本人小赤佬晨光最幸福的事情之一。如此这样的公厕,我们县城有好几个,个个都是我的最爱,只要有可能,我都尽量把小便留给这几个观光公厕。喔,大人哩?不是问题,一般地,我们乡人不甚高大,即便登高台小解,脐下长物依然保存在墙沿之下,加上视角问题,街上人最多看到的是撒尿人的肥肚而已,安全还是有保证的。但有一样,全大街上贩夫走卒,男女老少,每个人都会知道你在撒尿,就在撒尿中,进行时,明明白白地,你的表情,动作,姿态甚至音响声效,全部公诸与众,没有一分钱的隐私。还好,我的乡党们这方面自古以来,大度潇洒,天生自信,自然,不撒尿则已,一撒则旁若无人,一般男人们都是一手夹家伙一手夹烟,边尿边谈,甚至冲大街上对话。如是大清早,一般是:

甲(厕所里):‘李大爷,起啦,早啊!’
乙(大街上):‘啊咦喟,刘大爷,你早,你早。我就来,就到’

当然,还有,你若是硬要抬杠,说姚明遇上这里高外低的公厕小解怎么办?怎么办?我看,姚先生只好蹲着撒吧。

再说,这张斜头堵门的公厕,正是里高外低设计。公厕门口,大街上里外三层的观众声浪滔天,大概把里面这位农村后生逼急了,忽然间,小伙子蹭地一声跳上了墙头。但只见,这人一身短打扮,一条粗布大裤叉,宽布条扎腰,蹬一双金灿灿新草鞋,光臂膀露出油里透黑上身,左手举一把屎镢,右手高拎一柳条粪络,内装满满干屎,小伙子高高立在公厕墙头,昂首挺胸,双目如电,又着凌然大义状,恰如光身子的李玉和同志一般。其时刚好夏时下午4点多钟光景,西阳微斜金光四射,乡下小青年被涂了个金辉奕奕,好个精采的偷屎贼,一众人民群众一时看了个呆!说时迟,哪时快,众人正一发呆,张斜头也忘记了叫抓贼,只见墙头上,天空中,阴影一闪,小青年一手持屎镢,一手高举屎络子高高跃起,大鹏展翅般,一并落地。众人轰地一声,躲了个干净,又立刻分列两边,作欢送外国元首状,为这农村偷屎青年送行。当然地,我们的小青年二话不说,左手指屎镢开路,右手高高拎起伟大的战利品(20斤城里人的排泄物),在立队欢送的人群中拔足狂奔,不一刻,便下了东大街,拐入草巷口去也,只留下狂叫抓人,抓人的张斜头和一干目噔口呆的观众鸟,当然的,包括小皮皮我。

嗨,列位,厕所文章其实还有好货,只是家里人发声了,好好的人,哪里有做屎尿文章的?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可谓今古奇谈,新奇文章到不成体统鸟。所以,不能再续了,再续下去,连电脑,手机都要发臭鸟。

作者:皮皮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皮皮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99273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