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闲聊]屎尿文章新篇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闲聊]屎尿文章新篇   
皮皮




性别: 性别:男

加入时间: 2011/07/23
文章: 22
来自: CANADA
经验值: 1631


文章标题: [闲聊]屎尿文章新篇 (223 reads)      时间: 2018-3-02 周五, 上午10:38

作者:皮皮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嗨!屎尿文章,越写越长。这种喔促文章如果你真有兴致读下去,哪恭喜你,你童心未泯,有得活哩(这句是不科学的恭维话)。我们有过孩子的家长都应该知道,大凡儿童,都对屎尿便溺之事特感兴趣,提到这类污物便立刻兴高采热,手舞足蹈,比得了奥运会冠军的还要高兴。我们家老二,从小就是这样的典型人物,到快十岁了吧,提到屎尿还来劲。儿童心理学管这个叫做肛门期兴奋,亦有说是创作性冲动,说是儿童认为自己的便溺就是伟大的作品,因而兴奋云云。想不到,如今还有人做如此屎尿文章,而且是我本人,惭愧乎?到也不是。也罢,已经开头了,硬着头皮做下去是了。

要说我一生中上过最多的一个厕所,也是最爱。当是‘东街大厕所’无疑。这个大厕所,就是上回提过的夏天凉风徐来,冬日暖阳铺地哪间,两厢南北对开,中有宽阔庭院,南蹲北坐布局,蔚为大观。所谓大厕所,是我们东街上人民群众对其的爱称,此公厕确实比周边,比一般的厕所大许多。所以一称大厕所,人人皆知,约定俗成的名字。如果和朋友说,等刻子大厕所见面,不会有误。噢,不要奇怪,本地人上厕所相约是常有的事,用现在的说法就是,超吊越诡异,民风乡气吧。

我小时候经常约朋友上厕所,没有错,不是上饭馆,上公厕!甚至还发展了一个厕友,就是上公厕的专用朋友,他来屎叫我,我撒尿叫他,相互提携,言而有信,从不失约。也有时候刚上完公厕回家,厕友来了,怎么办?才不是难事,再去一通!当然的,厕友是过于文雅自夸的说法,其实也是可以称为屎友的,这个吗?我接受!因为我的父母大人就是这么叫的,如:‘小毛啊,你的屎友又来叫你上厕所了’。

大厕所的地点也是恰到好处,哪里?靠大竺家巷口,也就是现在汪曾祺故居的隔壁。其实汪家本来可谓深宅大院,环绕大厕所一周都是汪家地产。肯定的是,东到西从科甲巷到大竺家巷整个一大片,都姓汪。汪曾祺自述汪家大门在科甲巷朝东,有一侧西门在大竺家巷,两条巷子东西隔了近二百米,想见当年汪家的房产有多宽阔。 说这间公厕地点恰到好处是,出大厕所门,右转数步,出巷口,便是赵厨房。所以有民谚,厕所靠厨房,苍蝇两头忙。我打小就怀疑这个到头民谚说的就是我们的大厕所和赵厨房,你看是也不是?反正,在我十岁之前,认为世界最大最好的厨房就是赵厨房,最大最美的厕所就是我们的大厕所了。多说句赵厨房,实则是家饭店,还是国营的,但所有人都这么叫,以至于到现在,我都不清楚这家饭店的官方大名。竺家巷的直对面,则是著名的草巷口,再下去就是大淖码头。过去北乡的农民进城一般都是坐船从码头上来,经草巷口出,就算是到高邮了。不多说,还是上厕所要紧。

本地人相信早上出恭对身体有益,滋阴壮阳呀,生津润肺,补中益气,强筋健骨诸,早生贵子诸如此类。反正,一个正经人大清早上厕所是正确的,健康向上的,有端正的人生观的,也是光荣的,必须的。所以人人都争取头恭,不行也要争个首尿,上回厕所,出门露个面,邻居家边打一转招呼,诸如:
‘哎,大爷,早,紧干(怎么样之意)?’
对面大爷回:
‘哎咦喟,二老爹,早啊。不丑,不丑,托你福,能混,能混。’
诸如此类,如此若干一路对话过去,直到公厕,参加大联欢,加入滋啦扑通大合唱。

总之,每天,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全高邮城公厕最热闹的时间开始了,非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不能形容。我们东街人民最最衷心热爱的大厕所当然更是不惶多让,一时间,可谓云蒸霞蔚,气象万千。一众人等,老少青壮,分列两边,或蹲或坐,各掏家伙,长枪短炮,一起发威,屎尿急急如注也。

这还不算,刚才说的是第一波上了阵的。赶不上头恭的就只能敬请等候了。院里院外,排起长龙。有时候对过赵厨房(国营饭店)也排长龙阵,买油条烧饼的排了过来,两龙相接,相见甚欢,交头接耳,讨论国是,这是一天中大家最嗨皮的时光。上大厕所绝对算是我少年时代的幸福日子,尤如现代白富美们的佳年华大会。

大厕所最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其由于人气高,屎友多,进而产生的新闻中心效应。不吹牛逼,若是比当年哪个公厕新闻,小道消息,最快最多最全最牛B,全高邮城,我们东头街上的大厕所稳获第一名,实乃高邮县第一新闻发布场也,无它厕能及。公厕新闻量广面多,中央,地方,到邻里无所不包。尼克松访华吃爆米花到温其久是中国第一美男子种种夯人消息无休无止。而且又是轮流发布,张三刚提了裤子,李四赶快脱了插上蹲下,马上张嘴继续发布有个叫鲁迅的,入你妈妈,躲在上海的草滩里把反动派蒋介石骂到台湾的趣闻逸事。

大厕所是我的人生大课堂,学到的东西比在小学校里得到的更多更广,关键的,还更有趣更好玩。大厕所者,我的儿童乐园也,一生之甚幸!

如果说大厕所是我人生的起点,首发站。哪从厕所走向厕所,则又是展开了精彩的人生。这话怎么讲,有来头的。话说哪一日上大厕所,有位闲人老倌发表高论,评价全城的公厕,哪家好,哪家大,哪家舒适,通透之类。我小孩子,歪头听,不敢漏了半个字,公厕爱好者呀!一泡屎出完,结果出来了,大人们一致同意,高邮最好最新最美厕所当属‘刘少奇厕所’,绝世的NO1是也。

不错,正是哪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卓越的共产主义战士,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共和国缔造者刘少奇同志。不过,莫慌!在我听到这个令人激动不已的消息时,伟光正的刘少奇是另有名号的,全称是,叛徒内奸工贼的刘少奇。当然,对我小屁孩来说,刘少奇不重要,刘少奇厕所才重要。居然有比我们东街更好的厕所,对我来说,简直是新的世界出现了,令人振奋啊,裤子没拎就下定决心,今生今世,一定要上回刘少奇厕所,见识见识。

这‘刘少奇厕所’,可不是我随便起的名号,当时高邮人都这么叫,也是约定俗成的名字。所以,若是死鬼刘少奇的儿子来高邮打官司,声索姓名权,我不负责的。‘刘记厕所’来历到也简单,说是哪年(当是1958年,刚查的)刘主席要来视察高邮武安乡,所经路线过东门,所以修厕所,备不时之需。要知道,我县自从乾隆皇帝死了,二百多年来,高邮这个小地方就再没有过中央大领导光顾过。二领袖,男2号少奇同志的光临,当然是比天大的事情,修‘刘记厕所’只是庞杂准备工作的一项而已。这就是‘刘记厕所’的来历。厕所当然是修了,少奇同志也来了。不过,他老人家有没有上这间御用大厕所拉屎或者象征性地撒泡屎,则是党的机密,没有人说过这个,我们始终不得而知。

记得是一个放暑假的日子,我早早起来,告别家人,备好了一泡屎尿,怀着激动不安的心情,向我心中的圣地,刘少奇——刘记厕所出发。交代一下,你们没有公厕游历的人士根本体会不到,即便参观公厕这种不收费的项目,也是要有准备的。一泡尿是最基本的吧,否则你直冲冲地进去,只是左看右看,享受气味,欣赏美景,别人会翻白眼的,很不妥的。当然最好的办法是是备足屎尿,哪就具备十足的理由蹲下来,慢慢领会每一个厕所的不同风情。

其时从我家到东门的刘记厕所,对一个顽童而言,从东街到东门外,有好几公里远,实在太远。但却并非我第一次一个人走这条路,早在这之前的数年,我5岁,带着妹妹,3岁。两个小儿从早到黄昏,走了一天,终于走到东门宝塔,去看哪到头宝塔,都因为从我家大门一开,远远地就能看到塔尖,好奇害死猫,居然带了妹妹,走了十里路去看宝塔。这可是当时的一大奇闻,上了县里广播的。这个故事太过离奇,离题,不表了。

本人的天性是好事逢单,出门偏爱孤身一人,这辈子一个人不知跑了多少个地方。游历刘少奇厕所这种好事,当然要独专的了。当时东门己经倒废,仅有些残迹了。附近都是农田和一个突兀的旧城墙头,可以说除高邮中学独据西北一隅,周遭其实荒无人烟,实属荒野之地。

哪日近东门,老远从残存的大土敦敞口看到,野草之中,茫原其间,巍峨耸立一红墙大院,一时看似祥云环伺,红墙赤瓦,光彩夺目,让我这黄口小子,着实看了个呆,如梦如电,恍入仙境。日后读‘西游记’便把这‘刘少奇厕所’当做玉皇大帝的天宫想象。再到‘聊斋志异’这类野狐禅时,不由自主地,又想到这间荒草凄凄中,天高云低下的红墙赤瓦大院。

刘公厕所近观砖体通红,外表光洁齐整。墙体则全水泥勾逢,线条严谨,必是精工细作,近看远看都有种几何状美感,美伦美焕。刘记所内更是当时不可多见的水泥地面,质地细腻坚实,通地发青,扣之如磐。再者,蹲坑宽广,蹲坑相距较普通公厕近一倍,好象又是考虑少奇同志有200公斤体重似的?蹲坑后设近一米宽阔通屎糟,以便档下生风,带走秽气。其中的主要建材,红砖又完全不似当时流行的红中带黄的土红砖。现在想来,必是从外地调入的高档次红砖,这种红砖我要到多年后,在上海,南京才能偶尔看到。刘记大厕还是当时不多见的男女连体厕所,因此体量颇大,总面积估计比我们东街人民认为的天下第一厕所,大厕所还要再大些。男女连厕估计是考虑到少奇同志喜欢带婆娘出门 ,为女2号光美小姐准备的吧。

总之,刘记大厕的横空而出,兀立在荒野草丛之中的红墙大院,极大地震撼了作为一个小儿的我,何其壮哉,美哉的刘记大厕,用现代网语就是炸吊了,吊炸了!这印象一直影响到现在,后来我去北京仰望天安门,纪念碑,毛堂之类,在华盛顿参观白宫等等,再也无此震撼鸟,曾经苍海呀。心里道你白宫不过如此,比之刘少奇厕所——我们家乡的刘记大厕所,何止一百里的差距呐?

其实,想当年,康熙,乾隆同志也来过我县视察,康熙老同志甚至还亲临东门,当时称捍海楼,也就是刘记大厕的同样位置,当时是为体察水患。康乾两位老同志当然也是要拉屎撒尿的,他们是如何做的?简单,皇上有专门侍候出恭的太监,只管拎个马桶,随时跟着皇上,才不需要祖国大地到处开花,大建厕所哩,皇上去一地建一个厕所,哪不是太蠢?再说,我到有个建议,下回若再有共和国男1号或男2号来邮视察,怎么办,还要不要再建国家级厕所?不必了,我看,学康乾老师傅,搞节能减排反奢侈,也拎个马桶跟着(好象领袖爱拉稀似的?),随时解决领导内急问题。你若硬要说现在可找不到太监了,哪也好办的。不是有县委书记么,让他拎!小县书替总书记拎个马桶不算丢人的,在我党的官场文化中,哪都不能叫祖坟上冒青烟,我看,简直是祖坟上浓烟滾滾啊。

少奇同志上午来邮,中午在县委小花园吃饭,傍晚前离邮。笼共在高邮时间应该不超过8个小时,但奇迹的是,却留了下了精美绝伦,造福人间的‘刘少奇厕所’。我看,高邮人民有必要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铭记这份恩德,恩情的。


但是,让人叹惜的是,刘记公厕到1980年代中期仍然顽强地存在着,不过已经残破不堪,一日不如一日,无人过问,婉如少奇同志的晚年。好象刘家后人也没有来关心下,这个唯一以刘少奇命名的公厕,就这样让‘刘少奇厕所’破落掉了,1985年前后,倒掉鸟!

还未完,谢围观!

作者:皮皮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皮皮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8566 seconds ] :: [ 25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