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贪得无厌的资本家玩衰了资本主义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贪得无厌的资本家玩衰了资本主义   
芦笛
[博客]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1450

经验值: 504866


文章标题: 贪得无厌的资本家玩衰了资本主义 (507 reads)      时间: 2018-8-10 周五, 下午8:34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看到沙弥网友想知道我对中美贸易战以及川普的看法。我长期不关心时事了,还真说不出个道道来,只能说点朴素感觉。

我同意小钟所说,不宜低估中国对贸易战的耐受力。个人觉得,若光从经济上看,中国对贸易战的耐受力可能比美国的强。如今中国的内需并不小,据专家计算,哪怕川普兑现了其威胁,真的对2000亿美元产品征税,也只能使中国的GDP下降0.2%左右。另一方面,大量中国产品其实是美国在华企业生产的,美国不能不投鼠忌器,不可能对这些产品增税,苹果手机就是这样。

当然,这不是高呼“美帝必败,中国必胜”。中国的问题不在于外而在于内。以上所说只是从经济层面考虑,真正的威胁是贸易战可能引爆或恶化国内的政治危机或社会危机。但因为缺乏信息,贸易战会不会引出政治并发症,目前还看不出端倪。

至于对川普,我的印象还可以,只是觉得美国行动的太晚了。如今中国已经构成了远比前苏联更严重、更难对付的对文明的威胁,大势已成,他已无力回天。

例如他允诺要让美国实业回流,谈何容易?搬迁的代价先不说,所需的工程技术人员在哪里?记得我戒网前在FN News上看过一篇文章,说苹果手机为了制造放在口袋里百般折腾还不留划痕的玻面,不能不跑到中国去,因为只有中国才能找到称职而又刻苦勤奋高效的工程师与技工。诸位若不信,请去周围调查一下有多少美国孩子是工科学生。

其实这些问题我过去早就谈过了,在此不过是老调重弹而已。把6年前发表在《明镜》上的旧作贴在下面。

走了,诸位保重!

------------------------------------

贪得无厌的资本家玩衰了资本主义


芦笛


2月23日,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大幅下调欧元区的增长预测。该委员会称,欧元区已经陷入“温和衰退”,并警告欧元区去年年底的债务危机升级,使得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的增长前景大幅恶化,包括上述三国在内的10个欧元区国家已经或即将陷入衰退。委员会预计,那些已接受纾困或在主权债务市场面临严峻局面的国家的前景更为糟糕,希腊经济今年将收缩4.4%,葡萄牙收缩3.3%,意大利和西班牙分别收缩1.3%和1%。

欧盟委员会此次发表的预期,较去年秋季的预计有大幅降低。那次该委员会预期欧元区经济活动今年将增长0.5%,但这次却将该预测下调至收缩0.3%。这一预期也明显低于欧洲央行去年12月发表的预期,提示欧洲央行也会在3月初下调增长预期。

与此相映成趣的是,2月28日凌晨,伦敦警察对在圣保罗大教堂外安营扎寨长达4月之久的示威者营地进行了清场,拆除了全球“占领”运动最后一个令人瞩目的帐篷城。然而占领活动人士并不认输,其中一位对媒体表示,该营地的终结只不过标志着开始活动的结束,他还提到英国首相卡梅伦对“裙带资主义”的批评,以及英国朝野越来越多的关于收入不平等的辩论。

自从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重创了欧洲尤其是欧元区全体国家以来,欧洲一直陷在泥沼里,久久未能复苏。而今欧盟委员会发布的这一悲观预期,无疑是对投资者与消费者信心的一大打击,使得经济复苏的前景显得更加渺茫。

资本主义究竟出了什么毛病?到底是谁的过错?这是去年9月始于美国并迅速蔓延至其他发达国家的“占领”运动提出的问题,所有的知识分子与政客们都不能不正视这一严峻的拷问。

何清涟女士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去年11月间,她写了篇在网上流行甚广的文章:《“占领华尔街”与世界面临的时代难题》。在这位经济学家看来,“世界面临的时代难题”,其实也就是去年7月间薄熙来与汪洋公开争论的“做蛋糕还是分蛋糕”的问题。她言之凿凿地说:“假如熟悉美国政治光谱,就会明白在经济事务中,右派善于赚钱(创造财富),左派善于分钱(分配财富)”。说白了,资本家负责赚钱,穷鬼们(她称为“弱势群体”) 负责抢钱,而整个经济灾难都是穷鬼们好吃懒做、只想享受免费午餐引发的。据她考证,次贷危机之所以发生,乃是因为民主党政客“基于‘保护弱势群体’的理念主张放松对穷人贷款限制”,招致两房破产引出来的。穷鬼们闯了大祸,还要怙恶不悛——“‘占领华尔街’对于占领者而言,其实就是希望继续加大‘免费午餐’的份量”。

可惜于1987-2006年任美联储主席、有“美国经济沙皇”之称的格林斯潘却不是这么说的。2008年10月23日,他在国会监督与政府改革委员会(House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作证时承认,他对利伯维尔场经济的运作机制的理解有缺陷。在他发现了这一错误后,感到不胜震骇(shocked,直译也就是“给吓休克了”)。他承认,他过份信任自由经济的自动纠错机制,未能预见到乱放贷款的自我毁灭能力。他严厉责备华尔街公司,说它们把次贷与其他“金融衍生物”打包,制成证卷出售。随着全球对证券需求增高,这些公司便向借贷者施压,要求他们生产出更多的证券来。“证据强烈提示,若没有证券商们的过分需求,次贷引出的恶果(不容否认,它就是危机的发生原因)要小很多很多,拖欠也会少很多很多。”

然而格林斯潘本人正是这一不负责任的投机政策的支持者。当年国会审查金融衍生品时,他强烈反对对金融衍生品与华尔街进行管理,认为:“多年来,我们在市场上发现,金融衍生品是一种非常有用的载体,能把风险从不该承担的人转到愿意而且能够承担的业者头上去”, 认定如果对衍生物加以管理将是个错误。

只是在金融危机爆发后,格林斯潘才不胜痛苦地发现,衍生品的操作者们太贪婪,因而把好事变成了灾难,哀叹:“那些倒卖衍生品的人不像按医嘱照单抓药的药剂师们那样可靠。”当听证会主席质问他:“你有权威去防止招致次贷危机的不负责任的借贷,很多人也曾劝告你这么做,你是否觉得你的想法驱使你做出了你为之后悔的决定?”这位过去不可一世的“经济奇才”只能乖乖俯首认错,答曰:“是的,我发现(我的想法)有个缺陷。我不知道它有多严重,会持续多久,但我为这一事实而备感痛苦”。

所以,格林斯潘亲口承认,令全球陷入水深火热的罪魁祸首,不是好吃懒做的穷鬼们,而是利令智昏的富鬼们。这些都是《纽约时报》以及其他各大报都登载过的轰动一时的消息,他作证的视频至今还放在网上,何以“熟悉美国政治光谱”的何女士对此一无所知?要么,由里根总统任命为美联储主席的老格,也是不可信任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只知抢钱的穷鬼的代言人,如同奥巴马、齐泽克一般?

老芦当然是经济学外行,不是何女士那样的专家(当然,何女士估计也不是格林斯潘那个等级的专家)。不过,在我看来,经济学从来是伪科学。所谓“科学”有三个根本属性,第一、它必须是一定阶段内全人类的共识;第二、它必须有预见能力或曰指导作用;第三、它揭示的规律可以被人类应用(即使是理论科学,也能起到对应用科学的指导作用)。然而经济学在这三个方面都无法过关。

首先,经济学界跟国会似的,永远有至少两派在争辩不休,绝无可能达成共识,乃是一种政治而非学术。

其次,经济学毫无预测能力,没人能像天文学家预测日蚀月蚀那样,总是能给出准确预报。每次经济危机来袭都出乎专家们的预料,顶多只有个别人偶然猜中,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既无从预测,更无法防止,比地震还结棍。如同其他学科一样,拿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人最多,然而美国人不但把自家经济搞得一塌糊涂,还连累到全世界尤其是欧洲头上去。这与其他学科完全是两回事。美国是自然科学最发达的国家,然而谁也不能说美国是经济学最发达的国家。

最后,经济学的种种理论都是假说,并非由实证证明了的客观规律。即使是真理,它们也绝无可能如同自然规律一样,被全社会毫无异议地信受奉行,只可能在某个短暂的时段内被权势者强力推行(在民主国家是多数选民,在专制国家则是独裁政府),因此实际上是变来变去的政策,并非恒定的学术理论。

既然经济学反正是伪科学,和尚动得,我这门外老汉当然也动得,不妨也来奢谈一番。在我看来,现代资本主义确实出了大毛病,一曰金融“产业”日趋发达,二曰全球化。这两个毛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都是资本家贪婪的恶果。

金融“产业”之出现,当然有其理论上的合理性,那就是它能根据市场需要,自动作出最佳资源分配。这理论的基本假定是,无论是投资者还是经营者,都会出于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本能,根据供求关系,将钱投入那些效益最高的企业,从而使资源自动流到最该去的企业中,得到最高效的合理应用。在这个过程中,政府绝不能加以管理,只能“无为而治”,放任自流的最终结果,就是全社会自动实现经济的健康繁荣。这就是何女士所谓“善于赚钱”的右派经济学理论,正式名称为“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

可惜这不过是“隧道眼”——病人的视野就那么一圈,如同从隧道中看出去一般。处在“新自由隧道”之外的是:

第一,投资者只能根据股票或是“金融衍生品”的行情下注,而这未必真实反映了企业的效益。美国通用汽车公司长期经营不善,然而股票却长期走俏。这种“信用与业绩背反”招致的资源错误配置,只能把不良企业做大做强,等到该企业再也撑不下去时,“泡沫”便突然破裂,原来吸纳的大量资金便打了水漂。

第二,想自身利益最大化,并不等于能够自身利益最大化。要达到这个目标,为贪欲驱使的经济活动者们必须始终保持冷静,预知一切风险,看到一切陷阱,绝不会作出冲动性决策,以避免追逐利益最大化的动机反而将自己诱入火坑。而这根本就是超出人类智力的要求。

第三,个人短期内的自身利益最大化,不等于长远的集体利益最大化。当风险分担不公时,就必然出现经营者欺骗投资者的欺诈经营。而这正是“金融产业”的一大弊病。茅于轼先生已经指出了这一点:

“金融业的制度设计确实有严重的毛病,那就是‘负赢不负亏’。赚钱时金融业和钱的主人分成(金融业都是用别人的钱来赚钱),但是亏损时金融业的人士是不承担责任的,损失完全由投资者承担。这种安排使金融业人士更倾向于冒险。2008年的金融危机就是因房地产次贷引发的,这就是因贪图更大的市场而过于冒险的结果。奥巴马总统试图改变这种制度安排,但是并不能从根本上避免,顶多只能在程度上减轻一点。”

说白了,金融业如同赌场的庄家,不管赌客是输是赢,他们都旱涝保收。完全违背了资本主义“机会均等”的基本原则,不能不说是极大的不公。

窃以为,茅先生说的还不完全。2008年的信贷危机,实际上彰显了上述各条金融制度内在缺陷。危机酿造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基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考虑。其中最强大的致祸因素,恰是业者们生怕血本无归,因而采取了“分散风险”的保险措施:放烂账的投资银行想分散风险,便把保险机构拉进来;保险机构想分散风险,便将自己的金融责任制成所谓“衍生产品”,弄到证券市场上去出售,让广大股民帮他们承担风险。等到房价暴跌,房奴付不出按揭,最后账烂了,便把所有的人都拖下泥潭。在这过程中,从放债的投资银行,到为他们担保的保险公司,到制造营销他们的“金融产品”的华尔街,直到供房的房奴们,无人不是出自利益最大化的考虑,然而最后的结果却恰恰相反,所有的人都亏得一塌糊涂。

全球化更是把这些固有弊病以强大的“杠杆”放大到全世界规模。共产世界实行的“计划经济”的惨痛教训告诉我们,计划管理只能在企业内部实行,经济大到一定规模,就再不可能实行计划管理了,只能实行规则管理。然而全球的金融产业连成一气后,就以“整体试错”取代了过去的“个别试错”,实际上是把全球经济纳入了华尔街的计划管理。一旦操作失误,立即累及整个资本主义世界,连个遮断灾难蔓延的防火墙都没有,恰与当年中共实行“全国一盘棋”,瞎指挥搞到全国找不到一个不挨饿的角落一般。

全球化的更大恶果,是它使得财富发生了从西向东的流动,导致了东方的繁荣与西方的衰落。

每个长了眼的人都能看见,在过去三十年中,发生了资本与技术从西方向东方的大规模流动。在此期间内,中国的GDP年平均增长率是两位数,而发达国家基本原地不动。西方的资本和技术只在东方增值,当然也就是世界财富发生了从西向东的流动。这不是说西方没有从全球化中获得好处,可惜那好处是虚幻的——西方输出了实实在在的资本与技术,换回的不过是一堆票子。等到金融危机一来,票子统统“融化”(meltdown)了,而输出去的厂房、设备、基础设施等等却实实在在地留在了中国。您说这全球化是哪家占了便宜吧?

财富分配不均,其实只是全球化给西方的次要打击。全球化对西方最严重的损害,还是使得它发生了社会经济结构的恶性改变。东西方脑体力分工的结果,是西方扔掉了制造业,代之以金融“产业”、高科技与第三产业等“无烟工业”。但前两者都不是劳力密集型产业,不能提供大量就业机会,而第三产业则全靠东方来的廉价消费品支撑。这完全是一种无比脆弱的病态经济构型。制造业的丧失,使得第三产业成了最主要的就业方式,从而使得整个经济养成了对进口廉价消费品的依赖。一旦金融危机使得西方失去购买力,随之而来的就是难以消除的失业问题。

在经典的经济危机中,失业主要是实体经济萧条造成的,当实体经济进入复苏期后,失业也就不复存在了。然而如今西方业已大量丧失制造业,失业主要是第三产业萧条造成的。要第三产业复苏,唯一的希望是恢复原有的购买力,但钱从哪儿来?只能靠金融“产业”与高科技去挣,可前者是靠钱生钱,如今没钱了,还怎么去炒?高科技当然能生钱,可那钱在世界范围内作了分割之后,剩下来的也落不到消费大众手上,大众没有消费能力,第三产业的复苏还有什么指望?

丧失实业不但意味着难以消除的失业,更打断了西方社会的脊梁——中产阶级。须知中产阶级的一大成份,是制造业中的管理人员与工程技术人员(包括白领与高薪蓝领)。制造业失去之后,中产阶级中的这一大块也就不复存在了。而这部份中产阶级要再度出现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已有经济学家观察到,如今美国的工程师的出产量远不如中国。这也毫不足奇——如今西方个个热衷不劳而获去炒钱,谁还愿去当理工干面包?即使愿学,实业萎缩后,毕业后就业也就成了大问题。换言之,这是个鶏与蛋循环问题——实业的复兴需要技术队伍,而技术队伍的重建又有待于实业的复兴。当然,不是所有的西方国家都如此糟糕,美国的实业损失就不如欧洲严重,但这毕竟是个大趋势。

这就是西方经济面临的一系列严峻问题,它们统统是全球化引出来的,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恢复的前景很黯淡——自废武功容易,恢复就难了。

西方国家首脑也认识到了这些问题,重建实体经济就是奥巴马的努力目标之一。然而有位经济学家早就说过了:即使是中国丧失了劳力成本优势,制造业也未必会流回美国,只会流向更便宜的地区。正如实业从英国流向美国后幷未回流英国,而是流向日本南韩,以后又流向中国一般。因此,若是实业将来从中国流出,它也不会流回美国,只会流到印度、越南等资源更廉价的地方去。

这当然不是说中国一片光明,前途大好。相反,我不久前才预言,未来十年内中国经济将进入停滞期,很可能引发政治上的骚乱。我只是想说,东西方各有各的肚子疼。中国的主要问题是政治制度上的弊病,而西方则是利欲熏心的资本家玩衰了资本主义。资本家的趋利欲,决定了资本只会流向成本最小的地方,因而淘空了自家的实业,造出了靠廉价消费品支撑的寄生型病态经济结构;而金融“产业”使得全民变成了夏洛克(莎士比亚剧本《威尼斯商人》上的奸商),使得美国梦变了味,大众变得好逸恶劳,只想靠投机倒把迅速致富。所以,资本家的贪婪,不但使得西方深陷泥沼,更使得它难以自拔,连解药都想不出来。

这就是“占领华尔街”运动为何发生,个人认为它在道义上是完全合理的。对如今的灾难,穷鬼们或许也有责任,但“善于赚钱”的富鬼们才是罪魁祸首。当然,追究责任没什么意思,重要的还是亡羊补牢。但难题在于,要“善于赚钱”的富鬼们把工厂搬回来,根本就是没有指望的。所以,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西方经济大约都会持续萎靡不振。

2012年2月29日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芦笛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66971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