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别挚友老加 (芦笛 旧文)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别挚友老加 (芦笛 旧文)   
加人
[个人文集]
警告次数: 2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13734

经验值: 322460


文章标题: 别挚友老加 (芦笛 旧文) (238 reads)      时间: 2018-11-23 周五, 下午6:43

作者:加人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听说你也要断网了,算是少了个感情牵挂吧。

这次咱们主奴联手离开,这高老庄我看就让它倒闭算了。

如果老狼一人愿意撑下去,那也由他,反正我是坚决洗手不干了。

追思往事,我根本不该把自己和某个网站连在一起,

结果是让芦敌把网站当成了七寸。

当初作客时那种敢说敢骂敢打任意挥洒的潇洒是再也没有了。

所以,即使我以后戒不了网,总能戒了 驴鸣镇这家网站吧?

老芦走到哪儿不是VIP?何苦呆在这儿,时时忍气吞声不说,



那天见某人笑话你,只觉得啼笑皆非:

一个至今还笃信我党革命回忆录的人,也配谈这“独立思考”四字,

还敢嘲笑你!

记得你曾对某网友说,芦笛的文字尽管写得非常清晰,

但要有相当水平才能领会。你也是这样阿。

你那些没文化的话语蕴涵着的大智慧,

同样需要相当水平才能领略,不是浅薄辈可以明白的。

就说你的近作《西风吹》吧。

老实说,你观察到的一个重要现象让我足足想了两天。你说:

【我住在加拿大. 我们这里人从来没有整天盯著美国. 美国是美国.

加国是加国. 加拿大政府把国家 搞得好不好, 都不能算到美国身上去.

加拿大人民紧紧盯著自己国家的政府. 看看自己政府有什么错.

随时要把自己国家的政府干掉!

而不是像中国大陆那样反美示威游行之后又是反日示威游行.呼天抢地.

自己国家的领导层干什么都是好的.

"子不嫌母丑". 什么坏事都是美国人干的. 】

这种民族心理差别是怎样出现的?

我想了许久也不明白,大概是咱们奉行的集体主义价值观念使然吧。

难题在于为何咱们越是心想事越不成。除了上世纪的日本外

,世上大概没哪个国家像中国那样,万众一心鼓足了劲头要追上世界强国。

过往一个世纪不就是在折腾这件事么?可是越折腾越糟糕。

我今天在答某网友时说:

“世上没有理想的解决,

中国既往的灾难其实就是追求这理想解决造成的。

如果顺其自然,决不会弄到如今这地步。”

确实如此。奇怪的是日本人也这么作了,也是用人力干扰社会进步,

但人家成功了,咱们却越弄越糟糕。这到底是何原因,

我想到现在也想不出来。可以肯定的就是我早就得出的现象学结论:

中国人确实没有建立现代文明国家的能力。当旧有文明灭亡之后,

便不可避免地变成野蛮痞子国家,就连所谓海外精英也统统如此,

走到天边也是那痞子德行。本网站最近爆发的事件就最能说明这一点。

你能看到这个现象,当真是了不起。

不仅如此,你作出的感情选择无比明智,

那就是死心塌地地做你的加拿大人去。我的个人悲剧恰在于这一点,

昨天写的《祖国─烟圈》虽然是急就章,但完全是我的心声:

我巴不得祖国是能让我一口吐出的烟圈,噩梦从此消散。

但我做不到这一点,于是便陷入了不可解脱的自我矛盾:

一面知道人力干预社会运行只能在中国造成灾难,

一面却又拒绝顺其自然的道家哲学,不知天高地厚地去“疗愚”,

最后是于人于己两无益。

老加,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选定“芦笛”这个笔名么?

那是从艾青的诗里来的:

“我从你彩色的欧罗巴,带回了一枝芦笛。”

那就是我上网写作的初衷:尽己所能帮助中国西化。

折腾了这么多年,我总算发现了这其实根本就不可能:

就连浸泡在西洋文明之海中的海外“知识分子”

都无法冲刷去那烙在骨髓里的痞子基因,何况是大陆同胞?

还是那句话:生活在海外时间太长了,忘了中国人是什么德行了。

所以,真正的聪明人是你而不是我。有

如说聪明是一种理性的秉赋,莫如说它是一种感情上的决绝。

一个痴情的人不可能有大智慧,而这恰好是我这人的致命伤。

你称我“主子”,是因为你是我真正的知音,被我的文字彻底俘虏,

情难自已,不能不发为心声而已。这动机里连一丝渣滓都没有,

完全是与功利彻底绝缘的纯洁友谊。这种友谊和然然、消极、

诚灵等人毫无区别,

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你用搞笑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敬佩而已。

我说出了你想到而没能准确说出的话,

前些天见你上贴说老芦是个怪人,

在我和他人打架时站在对方一边也不介意,云云。你不知道,

我喜欢你正是因为你这种独立性,我的朋友都是这种人。

若真是芦云亦云,毫无自己见解,我反倒看不上,

因为我自己从青年时代觉醒之后,就再也不崇拜什么权威。

我翻脸不是因为对方批评我

,而是因为对方暴露了恶意。你对我的评论和批评从来是客观善意的,

我怎么可能翻脸?

相反,认识你的头半年,我对你的马屁深恶痛绝,

甚至公开在“说道”上帖,请你不要跟我到新网站来。

我真正开始喜欢你,乃是看见你那个“芦笛和十个弟子乘船”的笑话,

记得你说,芦笛和十个弟子上船旅行,下船时三、四个弟子被我打成残废,

其余弟子统统终生丧失自信。还说什么我骂起人来剥皮削骨,

云云。我当时笑得吐沫星子飞满了满屏幕,

因为说得太准确了,哪怕让小芦来写也不会那么入木三分。

小芦之所以没有终生丧失自信,全靠他妈跟我拼命:)

前两天你还说我网德很差,动不动和人打架。

这些说的都是事实,我根本无从否认。你说这些话,

恰好证明你不以人废言,不因我的网德恶劣就连我的文字也一并否定了,

这恰是国人之中难得见到的宽容睿智精神。

令我忍不住要想起金女士当初傲然宣布的

“人品第一,观点第二”裁判网文标准来。

金女士的学位和社会地位或许比你高,但你这点见识和胸襟她终生也不会有。

就连你看不上我的小说,其实也有相当道理,的确,

比起杂文和政论来,小说创作确实不是我的强项。然然、

消极也说过类似的话。这也是我想戒网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想下番苦功练出水平来。同样是人,

哈金能做到的,why not me indeed?难得的是你没有多少文学修养,

还能作出相当有水平的评论,可见你这家伙确有洞察力。

不仅如此,我还发现自己过去低估了你。

这其实都是低估了你的flexibility。事实证明,

你开始接受当初你觉得格格不入的观点,

例如过去我说许多倒共人士其实是毛共余孽,

你当时就很不以为然,但现在也慢慢开始认识到这点了。

所以,我不能不承认自己低估了你。

这也就是我在标题里写进“挚友”的原因。

写下这称呼竟然花了我五年时间,我这人比较注重感情,

因为难以承受友谊破裂的打击,所以慎于交友。

这意思我已经写在《聚也匆匆,散也匆匆》的散文中了.






作者:加人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加人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3364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