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如果89学运取得胜利……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如果89学运取得胜利……   
芦笛
[博客]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1423

经验值: 503723


文章标题: 如果89学运取得胜利…… (1288 reads)      时间: 2004-6-01 周二, 下午9:18

作者:芦笛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如果89学运取得胜利……


芦笛


昨见老怪写了篇《可惜历史没有如果》,似乎是看了原野先生的有关文字引出来的。原野先生的原文顾不得看了,大概是慨叹和惋惜赵紫阳当年没有出来登高一呼,否则今天的中国就会何等光明吧。

这虚拟其实没多少现实依据,我已经在楼下的跟帖中指出了:首先,自发的群众运动根本就不是什么头面人物可以操纵的。八九学运以大屠杀告终,正是因为学生们生怕被“出卖”,拒绝与赵派合作。老赵如果出来登高一呼,只怕多半是应者寥寥,除了断送自己的性命之外,什么好处也没有。其次,就算部份军队响应了老赵,那又便如何?难道终生在血海里打滚的老邓就会乖乖屈服?如果触发了内战甚至军阀混战,那到底对全民族是福还是祸?就算老赵获得全军拥护,轻取全国,他在军中毫无渊源,能控制手下的悍将么?如果出现军人专制,那岂不是比现在更糟?

所以,这种虚拟,似乎只说明在网上议政的许多同志其实既不懂多少中国的事,也不懂什么政治。高寒先生就是最光辉的典范,他唯一会干的事,无非是背诵党妈妈教给他的那本革命圣经而已,满脑袋只有美好的“共产主义远大理想”。

不过老怪那文章确实有很大的启发作用,我由此想起了在旧作《悲剧英雄引出的千年悲剧》中说过的话:

“抗战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承受的最惨痛的民族牺牲。它不但导致上千万
中国人民丧生,无数财产被毁,更从根本上打断了原来大有希望的现代化
过程,使中国从此堕入黑洞,文明大幅度倒退,至今无希望挣扎出泥塘。
这个打击的沉重,似乎远远超过了成吉思汗的子孙毁灭世界第一流的南宋
文明、最终使疯子朱元璋得以上台、完成文明全面倒退的的罪行。不需要
超人的想象力就能看出,如果张少匪九一八时奋起抵抗,使日本无法‘进
入’中国,今天的中国会是什么光景,而如果三十年代的爱国昏民没有强
暴劫持理性政府,使先总统蒋公避战备战、安内攘外的英明战略成功实施
的话,今日中国又是何等模样。只要西安事变不爆发,只要抗战能往后推
延数年,哪怕国府没有全面完成备战计划,对日作战也决不会遭致如此惨
重的牺牲,而今天的中国也决不会是这般窝囊样。

这几个‘如果’,比岳爷爷当年留下的那几个沉重万倍。具有讽刺意味的
是,人们乐于回答岳爷爷的‘如果’,却很少有人想想三十年代张少匪和
青年‘岳飞’们对民族犯下的不可饶恕的大罪。这原因其实很简单,回答
岳爷爷的‘如果’,能让我们在想象中获得感情的宣泄,能让我们在幻觉
中证明自己其实不窝囊。而要正视三十年代的‘岳飞’们留下来的那几个
如果,就得面对那令人无法相信的无边的全民愚昧。袁大帅如岳爷爷一般
冤屈,死的惨酷百倍于岳飞,而且满清修《明史》时已公布真相,正式为
他洗雪,他的英名却远不如岳飞响亮,一般百姓根本就不知道他,这是为
什么?因为岳飞的名字使民族低沸点的热血沸腾,而袁大帅的名字代表着
全民族的难堪!”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东西方人对历史的态度迥然不同。西方人作历史的虚拟,是为了总结教训。例如当年英法对纳粹采取绥靖政策,一直被后来的政治家们引为鉴戒,这教训其实就是用“如果当时英法首脑及时制止希特勒扩张会如何”的虚拟总结出来的。而中国人作历史虚拟却反其道而行之,不过是用来自慰而已。所以,咱们喜欢作“如果岳飞不死”的虚拟,因为那能给我们带来一种想像中的的快感,至于“直捣黄龙”有什么现实可行性,那是绝对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中的。

有鉴于此,我曾动念写本“历史幻想小说”,名曰《如果历史这样发生》,乃是假想蒋公动用军队残暴镇压了全国学生的抗日示威,到西安逮捕法办了通匪的张学良,完成了剿匪大业,使残匪取道新疆逃入苏联,及时抓住了在芦沟桥打枪的匪谍,避免了“七七事变”发生,完成备战后联合英美,在满洲与日本展开战略决战,最终使中国真正统一等场景。这目的不是想获得廉价快感,而是想让国人认识到,国民特别是青年知识分子的浅薄正义感一向是中国最大的灾难根源,庶几在未来儆效尤,阻轻狂。

根据同样的道理,我曾写过“政治幻想小说”《当中国成了世界的龙头老大……》(载奇奇书屋本人文集中),目的是想让那些做强国梦的爱国同志看看,中国真的强大起来也不一定就是什么好事,反而可以是何等可怕的噩梦。

这些当然是虚拟,似乎有点回首五千年先生热衷建立的空中楼阁的味道。我已在楼下答他的帖子中说了,他那“为什么中国不称霸”的问题完全是个伪问题,根本没有任何现实基础。中国永远只配作东亚病夫,配谈什么称霸不称霸?可笑的是,他连我说得如此明白的回答都看不懂,还要问我什么国家才配称霸,连“道义上该不该”和“事实上有无可能”都分不清楚,只知道遥望着五千年前华夏文明连影子都没有的那段绝对虚空。

但我说的这类虚拟本质和他的伪问题不同,虽然不免空中楼阁之嫌,但不可不作,缺了这些虚拟,咱们就既不懂中国的过去,也不懂中国的将来。看了老怪的帖子,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八九学运至今被人视为“民主运动”,此说之所以出现与被坚持,除去感情因素之外,主要还是大家忘记做两个虚拟:第一,如果学运没有发生,中国会怎样?第二,如果学运胜利了,中国会怎样?

第一个虚拟其实已经有人做过了,戴晴就是其中之一。她认为,如果学运不发生,本来提上日程的政治改革就不会中断。我本人在一系列旧作中对学运作了严厉批判,那虽然是基于学运给中国社会进步带来的重大打击的事实,但说到底还是基于“如果学运不发生”式的虚拟。

总而言之,如果学运不发生,在我看来,可以肯定的是起码有以下几条:

一、数百甚至数千的无辜平民不会被残忍屠杀。

二、以赵紫阳为首的改革派不会遭到全面清洗。

三、80年代生机勃勃的自由宽松政治文化局面不会逆转。

四、政治改革可能会逐步投入实施(这是连西方观察家都承认的)。

五、整整一代精英不会流亡海外。

六、中国的国际形像不会受到永久性伤害。

七、中共不至于变成惊弓之鸟,对此后的任何“动乱苗子”都过度反应,无情地加以铁腕镇压,堵死了朝野良性互动的可能。

这当然首先是统治者的责任,但一场运动既然在实际上促退了中国的社会进步,它还能称作“民主运动”么?歌颂鼓吹这种实际上只会造成社会退步的群众运动,究竟对中国的民主事业有什么好处?

第二个虚拟却是至今谁也没做过。昨夜到今晨,我一直在苦苦思索这问题,却无法想出答案来,那似乎根本就是个无解题。我敢在这儿撂下一句话:哪怕就是让那些学运最狂热的歌颂者来回答,他们也没那本事讲明白,因为那运动从头到尾就没有个明确的目标。连目标都没有,您怎么确定什么算“胜利”?所谓“胜利”,不就是“运动达到预计目标么”?

想来想去,学生领袖提出的唯一明确的诉求,大概就只有推翻那篇《必须旗帜鲜明地制止动乱》的《人民日报》社论吧?反正西方学者就是这么认为的。他们对中共的残暴非常震惊,说学生要求的不就只是推翻一篇社论么?那又有什么大不得了呢?为什么当局会犯下如此残暴罪行?

现在让我们假设当局完全同意了这唯一的要求,推翻了该社论,以政府公告形式郑重声明学运不是动乱,那又便如何?中国的今天就会变得非常光明、非常民主么?这里面有什么高深道理,尚请诸位博雅君子有以教我。

此外民间还有点零星诉求,都是非正式的,散见于大字报或是在游行中喊出来的口号:一、反官倒;二、要求巨头们公布经济收入;三、要求新闻自由。除此之外,我实在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请运动的参加者如小安子辈补充。谢谢!

反官倒那条完全是口号,一点具体的建议都没有。当局完全可以满口答应,到后来兑不兑现你也就根本不知道,因为人家从来是黑箱操作。你既不从制度改革上想办法,又没有什么确有效率的监督手段。这种口号便绝对只能如我党的“埋葬帝修反,解放全人类”那样不着边际。

公布经济收入倒是唯一的比较实在的要求。但那也是不可操作的,理由同上:人家满口答应,弄出假账来糊弄你,请问你又怎么识破?没有相应的制度和权力分立,这就完全只能是空谈。

新闻自由似乎是参加游兴的新闻从业人员喊出来的,那口号我记得是:“不要让我们再撒谎”。这算是整个运动中最富有民主自由精神的一个诉求,可惜还是没有相应的制度改革建议。须知那些人比不得一无所知的学爷们,应该算是“知识分子”了吧,可就连这些人也光知道作这种空洞的抗议姿态,竟然连“新闻界独立”的口号都想不出来!即使那些“知识分子”想到了这一点,那可是牵一发动全身的事:要求党和政府从新闻界退出,必然引起连锁反应,最后导致党下台,人家会同意么?

当然,上面这些要求也能不折不扣地兑现,那前提就是我党乖乖下台,学运取得空前胜利。那又便如何?请问当时的中国有什么政治势力能出来填补我党下台后出现的权力真空?党军会听诸位学爷和后面的“高参”的指挥么?闹出个军阀混战来,请问诸位如何善后?

总而言之,要以群众运动促进社会进步也不是不可能,但其本身的大轰大嗡方式,决定了运动只能有一两个集中的、明确的、可操作的、非常具体的诉求。例如70年代后期老知青游行示威,要求回城,其诉求就非常具体,也在当局让步的底线之内,这样才有成功的可能。如果要用民众“斗争”的方式强迫统治者让步,这就是个范例。一个又一个这种取得表面上微不足道然而无比实在的成功的“斗争”汇集在一起,就逐渐推动了社会进步。

因此,八九学运的最大错误,还是在它的大而无当、毫无明确具体诉求这一点上。于是它在本质上就只是一种廉价的民众情绪发泄,在当局眼中却成了居心叵测的推翻政权的大阴谋,镇压就是必然的了。

当然,也不能说学运完全没有达到学领们的目标。柴玲女士在其历史性证言中说:

“其实我们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就是让政府最后,无赖至极的时候它用
屠刀来对着它的,它的公民。我想,也只有广场血流成河的时候,全中国的
人才能真正擦亮眼 睛。(哭)他们真正才能团结起来。”

事态的发展果然实现了他们的期待,因此,对柴女士以及其他持类似期待的学领来说,学运应该是取得伟大胜利了罢。


作者:芦笛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芦笛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63932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