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   海归博客  |   海归论坛  |   海归相册  |   旧版海归博客  

Archive for April, 2008

“海外民_运联席会议”成员参拜靖国神社 要求日本取消对华援助

Tuesday, April 29th, 2008

照片说明:日本右翼议员接见魏京生(左一)http://blog.creaders.net/rwd1/upload_file/20080426223231.jpg
日本右翼与民_运分子勾结 靖国神社8-15成反华舞台
  又到了“8·15”这个特殊的日子,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日本“终战日”这一天,记者前往备受中、日两国及世界舆论关注的靖国神社进行了实地采访。
  刚刚接近靖国神社,就看到路边停满了挂有尊重皇国、大东亚圣战等军国主义字样标语的右翼团体的宣传车。宣传车的喇叭里不时传出二战时的日本军歌。
  走进靖国神社,随处可见“大东亚战争不是侵略战争”、“废除载有随军慰安妇、南京大屠杀内容的教科书”等宣传标语。一个年迈的日本老兵身上挂满了各种标语,手里举着日本军旗,在通往正殿的大路上来回游行,不时有参拜者过去和他合影。
  在靖国神社的正殿前,记者看到一名日本女记者正在采访一名日本老兵,附近围了一大群观众。不知道女记者提出了什么问题,老兵正在大讲日本发动“大东亚圣战”的正义性,说什么“日本发动战争是出于无奈,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受殖民统治,同时也是为了从英法等殖民者手里解放亚洲各国”。旁边一位日本老者对此看不过去,刚开口反驳,就赢来周围其他日本老兵的怒视和呵斥,老者不得不“灰溜溜”地离开。
  接近正午,神社里接连不断地传来口号声,一队队身着黑服、手持标语的黑社会人员列队走来,一张张充满杀气的年轻面孔,不禁让人联想起侵华日军里的“鬼子兵”。
  在正殿的另一侧,挤满了前来采访的日本记者,他们正在等待国会议员和政界要人前来参拜。据报道,当天共有5名小泉内阁的大臣和54名议员以及众议院议长绵贯民辅、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等多名政要参拜了靖国神社。
  当选首相后已先后两次参拜靖国神社的小泉纯一郎一直在解释其参拜是出于和平目的,是为了永不进行战争,但记者转遍了整个靖国神社,看到和听到的只有军国主义的叫嚣,找不到丝毫和平的影子。
  靖国神社成了反华舞台
  在通往正殿的大路上,一个名叫“日本会议”的组织支起了大片帐篷,帐篷周围聚集了几百名参拜者,这里竟成了反华舞台。作为主办者代表之一的“回报英灵之会”会长堀江正夫发表讲话,大肆对中国进行攻击,叫嚷中国反对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是干涉日本内政,并要求政府削减对中国ODA援助(政府开发援助)。批评日本政府对华政策“弱腰(软弱)”的两名急先锋–自民党众议员高市早苗和平泽胜荣也先后发表讲话,叫嚣削减对华ODA援助,要求日本首相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
  更有甚者,他们还请来了一个所谓“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亚洲地区代表”、名叫相林的海外民运分子发表讲话。这名所谓的“精英”对中国政府大肆攻击,说什么“要向日本学习”、“日本应该取消对华ODA援助”。这名“精英”在台上的表演令记者不由自主地联想起抗战期间“汉奸”的嘴脸。
  每年“8·15”前后都有一些右翼组织和极端分子在靖国神社附近游行,为日本军国主义招魂。然而,去靖国神社从事这些活动的毕竟是极少数人,更多追求真理,坚持正义的普通日本民众在不懈地为和平而努力。
京报集团驻东京记者李玉川2002年8月16日(北京晨报)http://news.sohu.com/69/63/news202666369.shtml

冼岩:奇怪的台湾间谍胡平先生(图)

Thursday, April 24th, 2008

奇怪的台湾间谍胡平先生
胡平先生写了一篇奇文《奇怪的示威抗议》,对海外留学生和华人集会示威,抗议西方媒体对西藏事件的不实报道这一“荒诞剧”表示“奇怪”,责备他们:“在中国,媒体被共产党一手控制,天天都在发布不实报道,可是这些人却安之若素,从不抗议。唯有这次有几家西方媒体发布了不实报道,他们就忍无可忍,要大声抗议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该文之所以堪称奇文,是因为只对一方抗议,对另一方的同等行为视如不见、安之若素,这本来就是胡平们的常态。如果将上文中的“中国”切换成“美国”,“西方”切换成“中国”,胡平先生的全部“奇怪”,就基本上都可以照搬到他以及与他相似的刘晓波、余杰等“一夜美国人”或“夜夜美国人”身上。一个人的喜怒哀乐,能够如此真诚的“和美国政府保持一致”,不知道这是不是也可说是“可悲到了极点”?抑或说,西方自由环境的存在,也会“降低人们的道德水平”?
一个人竟然可以对别人与自己相似的行为表示奇怪,这不能不令人对胡平先生感到奇怪。人们想问一问胡平先生的是:在“有新闻自由”的西方,媒体如果发布了不实报道,到底是不是可以抗议呵?如果可以抗议的话,那么为什么此次又不见惯于表示“忍无可忍”的胡平先生起来抗议呢?如果胡平先生已经将自己定位为专职抗议万里之外的中国政府的专业人士,那么一些海外留学生和华人将自己定位为专门抗议近在身边、伤害了中国人感情的西方媒体,这又有什么值得胡平先生奇怪的呢?
胡平先生竟然会为此感到奇怪,你说奇怪不奇怪?
冼岩
2008-04-24
http://www.dwnews.com/gb/MainNews/Opinion/2008_4_23_7_37_45_377.html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3-5-1-ny-meeting-sars-6.jpg
http://img.epochtimes.com/i6/710172227261813.jpg

杨建利杀害了刘凯申?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多位理事认为嫌疑极大!执委会决定暂不公布 ZT

Saturday, April 19th, 2008

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关于在一年内解散的声明
最近,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理事会同仁通过民主投票决定在一年内解散该基金会。为了做好善后工作,自这一决定的做出到基金会法定解散之日,基金会将一如既往,信守对海内外学者和所有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士的承诺,继续在这一年内做好所有工作:包括继续组织与国内学者的文化和学术交流活动,继续提供对国内维权和民主运动的有力支持,继续进行对国内民主运动的受难者及其家属的财政资助,以及继续我们《议报》网站的运行和”二十一世纪中国丛书”的出版等等。
为此,理事会同仁选出由理事会董事长林培瑞教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原执行主任宋永毅教授(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和《议报》现任主编张伟国先生(香港《动向》杂志主编、本基金会理事)组成的执委会,领导和全权负责今后一年内基金会的全部活动与善后工作。
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自1991年在加州正式注册为从事教育、文化和慈善活动的非营利民间组织以来,在它的创建人刘凯申博士的领导下,遵循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逐渐成为一个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卓有成效的智库。 17年来,基金会在美国各大学组织了二十多场学术研讨会﹐吸引了上千名来自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美国、日本和欧洲的杰出的知识分子的参与。这些会议涵盖了中国宪政民主的前景﹐民主化策略﹐台湾经验﹐各民族之间的对话﹐选举与中国未来,中国当代史的历史真相及对中国的政治变革的影响等意义重大的公共话题。
2002年1月,基金会的创建人、董事长刘凯申博士不幸猝然过世(死因未明)。当时的基金会负责人在理事会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去中国”闯关”被捕,导致基金会陷入人事、组织、财务和税务上的全面危机。然而,理事会的同仁们在危难之际急流勇进,无私奉献,使基金会渡过了重重难关。同时,他们还竭尽全力地进行了营救工作。在该负责人身陷囹圄以及刚出狱的五年中,基金会同仁们仍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筹集并向他和他的家属提供了八、九万美元的援助。
更为重要的是:基金会的同仁们,在以往的五年内将基金会的工作搞得更为有声有色。五年以来, 基金会和哈佛燕京学社、夏威夷大学、三一学院、纽约城市大学、加州大学合作,举办了五场极有规模的大型国际研讨会,吸引了300多名海内外的知名学者和知识分子的积极参与。其中”信息时代的族群关系”、”历史真相和集体记忆:文化大革命四十周年”、”五十年后重评’反右’: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命运”等在国际上和中国大陆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些会议非但为中英文媒体广泛地报导,英国BBC, 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等等还制作了对会议的长篇系列专题报道,直接向大陆广播。美国最大的中文报纸《世界日报》五年来发表了对这些会议的近十篇长篇特写。这些,在基金会以往的活动中都是仅见的。与此同时,基金会同仁全面改革了《议报》电子周刊,增加了”议报论坛”、”签名网”、”图萃” 等等独具特色的网页。与五年前相比,《议报》的点击率和读者流量增加了近50倍!通过《议报》,中国国内不同的声音和政见得到了有力的表达。从某种意义上说,《议报》已经成为许多关注中国民主变革的人们的精神家园。五年来,基金会同仁们还开创了对中国大陆政治犯和受难者家属的直接援助工作,设立了”受难者家人奖”。迄今为止,基金会同仁们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向大陆的受难者及其家属提供了近五万美金的资助。特别应当指出的是:所有这些都是基金会同仁集集体智慧群策群力之果,他们努力工作,默默奉献,从未贪图个人功利与名誉。
为此,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理事会同仁在决定解散时,心情特别的沉重。但是,这又是一个不得已的选择和经过再三斟酌的集体决定。 因为自去年8月以来,基金会内随即发生了一系列不正常的事情。尤其是今年以来,还发生了基金会个别人在保留理事会职务的同时和在完全没有知会理事会的情况下,以另外的非营利组织主要负责人的身份,向同一支持我们的重要基金审发机构申请经费,造成了非营利组织必须避免的严重的”利益冲突”。这一行动不仅给上述基金审发机构造成极大困扰,也自然给我们基金会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理事会认为:为了避免海外从事民主运动的各类组织中因争夺资源而引发的悲剧性内斗和内耗在我们身上重演,为了中国非暴力抗争运动的整体利益和诉求,我们不需要也不愿意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卷入这种无谓的资源争斗。因此,我们决定:1)放弃前述基金审发机构已经承诺给我们的今年的运作资金;2)在一年内解散基金会,并做好善后工作,不提供进一步”内斗”和”内耗”的空间。
如前所述,在做出这一决定的时候,我们的心情十分沉重。然而,我们向公众慎重承诺:在未来的一年里,我们期望以善始善终的敬业精神,向我们多年的朋友和知音,以及所有关心和激励过我们的公众,做出一个负责的交代。
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理事会
2000年4月16日

胡佳老婆曾金燕秘密加入“藏青会” 获达赖宠幸 怀孕后返回北京

Thursday, April 17th, 2008

达赖(右)接见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左)

达赖(右)接见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左)

曾金燕(左)与丈夫胡佳(右)

藏独声势壮 民运车马稀

Thursday, April 10th, 2008

藏獨聲勢壯 民運人馬稀
民運抗議李鵬訪美示威現場目擊
下午三點,紐約市几輛豪華的黑色大禮車魚貫幵進聯合國大廈正門,從陣勢上猜測,李鵬應該就在里面。正對大門的西藏自由運動的示威群眾跟著陷入狂熱,“李鵬滾蛋”、“聯合國丟臉”的口號夾雜在一片飛舞的西藏雪山獅子旗中飄出。遠在四條街之外,由台灣資助的中國海外民運陣營也在慷慨陳詞,但李鵬就算想聽,也根本聽不到。
出于种种協調的生澀,海外民運与美東台灣民進党聯合組成的“聲討李鵬行動聯盟”,一登場就已經辜負了多重自我期許,這包括:在李鵬入聯合國大門時“一定要他聽到抗議口號”的示威活動,不知為何故意擺錯場面﹔原先魏京生向本報宣稱已准備好的一百輛机動示威車隊,也不知為何根本未見蹤影。所有這一切讓記者大為失望。最難堪的是,雖然組織者一再強調這次活動是民運、台灣人社團、藏人社團的首次“大團結”,可是,民運方面連自己的群眾都號召不到,到場者不過五十人左右,衹有几個“民運明星”自彈自唱。
在場的民運人士徐水良告訴《世界日報》:“來的人,三分之一是記者,四分之一是共產党的特務,剩下的人才講講話。”言語不免刻薄,卻又入木三分。但現場也有民運人士提出反問:示威活動固然要依賴自動自發,紐約市別不說,拿“六四綠卡”的新移民何止上萬,“請問那些人都到哪里去了?”
“六四”發生十一年后,好不容易等到讓海外民運人士一致抗議李鵬訪美的机會,但气氛卻意外的冷清。場面甚至尷尬到每個演講者上了台,都一定會提到“人多人少,不代表人民的聲音大小”之類的話。記者注意到,有多位著名的民運人物未到場,其中包括方勵之、王若望、劉賓雁、柴玲、王軍濤、鮑戈、王希哲、王炳章、劉剛、張伯利、熊炎、王超華、蘇曉康、遠志明、蘇紹智等,而且這些人目前都居住在美國。据台灣民進党海外顧問洪哲胜分析,相當一部分大陸异議人士仍避諱与台灣人、西藏人的社團以及法輪功公幵進行合作,有的不愿与魏京生、倪育賢、劉青等同台,擔心有損自己的形象。
“聲討李鵬行動聯盟”發起人魏京生和倪育賢在初期的籌備階段就破天荒請求台灣民進党給予資助。魏京生感念前不久應邀赴台灣參加陳水扁總統的“五二○”就職國宴,這一次的合作也有前跡可尋。
昨天民進党美東党部主委田台仁和顧問洪哲胜都到了,台灣人社團通過兩枚升空的標語气球聊表心意。他們對昨天台灣人社團示威人數不如預期一事,解釋說,僅管費力動員,但海外民運人士大多回避台獨議題,再加上台人社團要為九月五日的千人示威養精蓄銳,雙重因素影響了出席率。
至于民運与西藏社團的合作,從昨天的小動作觀察起來也不及格。藏人從警察局申請到的“擴音器許可”衹安排到下午兩點,接下來由民運團体挂自己的擴音設備。可是民運方面卻絲毫沒有留人的意思,兩點一到,竟然出現“換班”的滑稽場面。眼看著情緒激揚的藏人社團整隊帶往四十三街的小廣場,“民運人士”得到的空位子一下子冷場了,講好的“合作默契”也成空話。
結果是上午就到場、陣容最整齊、口號最激昂的五百多人藏人社團,在李鵬可能入場的三點鐘,搶到了李鵬唯一無法規避的示威黃金地段,而在四條街外的民運人士們卻一直遠遠觀望,始終不肯接近李鵬車隊行經的路線。一位西藏自由運動的老面孔說:“我們剛才要留在那里也可以,衹要他們同我們一起喊‘中國滾出西藏’的口號就行。”
(世界日報 2000年9月3日 星期日)

拉萨骚乱被台湾间谍大做文章 胡平颠倒黑白 陈破空疯言疯语 学者郭岩华逐一驳斥

Wednesday, April 9th, 2008

拉萨骚乱评论迥异
哥伦比亚大学研讨会激辩实录
(胡平、陈破空、郭岩华、孟玄、刘国凯、旺楚沙卡帕等人发言摘要)
2008年3月30日,海外民运人士、藏独人士、台独人士以及留学生、学者、侨领等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举办“西藏事件、台湾大选与中国政局走向”研讨会,就3月14日的“拉萨骚乱”进行讨论。会议由王军涛主持,孔灵犀担任翻译,主讲人有胡平、洛桑-尼安巴克、陈破空、才仁帕尔登、洪哲胜、卢比-巴勒特、孟玄、贡嘎扎西、项小吉、旺楚沙卡帕、郭岩华、刘国凯、花俊雄、王天成、丁竹君、王婉玲等。
胡平:这次西藏事件,决不是象中共说的藏人先搞暴乱,然后他们才镇压,而是中共先镇压,才激起一些藏人的暴力行为。官方自己也承认在10日就有抗议活动,当天就抓了五六十人。西藏的问题是没有真正自治。纽约时报当天有一篇文章,引用大陆专家反对达赖喇嘛主张的理由,说西藏自治意味着要放弃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如果让西藏自治,人民选举政府,中共就无法再压制其他地区人民的民主要求。现在国际社会施加压力,但是我估计中共不会让步。摆在全世界面前的问题是,中共专制政权借助于国力的强盛而变得越来越蛮横,越来越构成对人类自由和平的巨大威胁。
陈破空:谁是暴乱的幕后黑手?外界大可存疑。早在1989年3月,在拉萨大量中共特务和便衣,假扮市民和僧侣,有计划地实施打砸抢烧杀,少数藏民被诱卷入,中共军警随即展开血腥镇压。1989年6月,在北京中共当局以同样手法,派出大量特务和便衣,假冒市民,带头砸烧军车,抢夺枪支,引诱少量北京市民卷入,随后,就以”平暴”为名,展开大规模屠城。时隔19年,中共是否故态复萌?从历史信用看,中共难脱嫌疑。2008年,对中共来说,有太多机会。外界看不到中国的改变,障碍在中共内部。看上去,胡温无能为力。特殊利益集团的崛起,地方主义的盛行,中共内部,各自为政,互相牵扯,一盘散沙,中央决策中心被架空。在这种情况下,整个党政机器,仅按惯性运作。机器庞大,惯性巨大,因而,仍具有压倒性的威力。但这是一部老旧的机器,有新招牌,却只有旧功能。
项小吉:台湾的民主虽然很短,却已经很成熟,人民素质高雅,选举公正有序,是亚洲民主的典范。台湾的民主也为未来中国,树立了最好的榜样。中共凭武力占领西藏,镇压西藏的“和平抗议”,人民绝对有抗暴的权力。绝不允许“经济繁荣”的民族就可以侵略、统治其他民族。否则,中国为什么不接受日本以武力制造的“大东亚共荣圈”?当初为什么还要抗日呢?
郭岩华:做为会议组织者之一我想“平衡”不同声音。即使没有中共,台独和藏独等问题也不会消失。这不仅是意识形态之争,更是民族和利益冲突。无论从历史、地理还是现状看,西藏都是中国的一部分。目前内地每年补贴西藏160亿,每个省市都对西藏“对口支援”。西藏的文化和宗教被保护起来,可华人却成为烧杀抢的对象。难道只有你们才有人权?汉人注定就是被歧视和谴责的?别说人权,最基本生存权和发展权都没有?汉人的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就不值得尊重?所谓“解放军装扮藏人行凶”,更不合乎逻辑,是污辱世人的智慧。如果烧杀无辜平民的暴乱竟是“和平的”,那本拉登还是不是恐怖分子?英国穆斯林搞的“连环爆炸”属于“公民抗暴”吗?法国的外籍愤青搞的“街头暴乱”竟然合法?若中国的暴徒应无条件释放,那暴力攻击平民的“北爱共和军”为何还关在英国大牢里?这种双重标准,怎能让十三亿中国人信任你们?!160亿的财政补贴主要用于行政开支,公共建设,教育及医疗。这还不包括解放军在西藏的军费。最近十几年,西藏GDP的增速是12%-15%,比内地高30-50%,是周围国家的好几倍。加上各省市的“对口支援”,西藏经济远好于印度,尼泊尔和蒙古等周边国家。比达赖现在的“达兰萨拉”及周围印度小镇繁荣多了。仅拉萨市的私人轿车就五万多辆,多数为藏人拥有。人均收入比周围邻国都高。我几次去西藏,发现汉藏地位基本上是平等的。有些方面藏人比汉人的地位高,比如藏人可以多生孩子,可是汉人却必须“一胎化”。西藏城镇的“最低生活保障”,只对“常驻户口”者――大多数都是当地的藏人,而外来的汉人和回民等却毫无保障。西藏的很多学校,藏人可以免费,汉人却必须自费。中央每年拿出数千万人民币维修西藏寺庙,供养僧尼,其他国家、西藏流亡政府都无能为力。川藏公路和青藏铁路上的货车,大都是来时满货,回内地时放空。连我吃的新鲜蔬菜都是内地运来的。西藏没有大型工业,也没有大型石油或矿藏,运到内地的运费比矿石或木材本身,要贵得多。前些年,私人(多数为藏人)盗猎藏羚羊及烂挖冬虫夏草,现在已经被禁止。西藏目前的问题是“分裂与独立”,不是经济、宗教或文化等问题。在世界上,独立或统一都没有绝对真理,更没有绝对权力。联合国宪章里“国家主权”优先于“居民自决权”。否则,加拿大就不应制定法律禁止魁北克独立;俄罗斯也不该发动血腥战争统一车臣;林肯总统更不应发动南北战争,而当今美国联邦,也就不会存在。诚如达赖喇嘛所说:“西藏的经济离不开内地,我们需要内地投资,西藏不能独立”。这里,我希望达赖能及时发挥影响,制止暴乱,促成和谈。双方只有面对现实,相互妥协,才能解决具体问题。现在的中共已非从前的中共,中国的走向主要由知识精英主导。民运不能再走极端,把反共变成反华,就会被中国老百姓抛弃,使中共渔利。
孟玄:胡平和陈破空是典型的“反华分子”,跟曹长青等人一样是只走极端的“文革余孽”。西藏和台湾的独立派在经济面前就会面对现实。主张台独民进党为什么败选了?等人民面对现实,没有饭吃时,就会用选票制止你们搞分裂。
刘国凯:中共在民族政策上的谬误、反动举措,它以压制汉族,优待少数民族,甚至在司法上都不平等、不公正;把汉族的巨大物质财富扔进西藏这个无底洞;豢养了一群基本世俗化的藏族共干。以为这样做就可以稳定地统治西藏,实际上中共完全失败。我们“社会民主党”的民族政策,是在不以“政权强制”的前提下,民间顺其自然的文化融合不能视之为文化灭绝。中国境内所有民族在政治权利、人身权利、特别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汉族可以给予少数民族兄弟帮助,但必须量入为出。对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予以绝对保障,但不像中共那样巨资修缮西藏的庙宇,供养喇嘛尼姑。宗教与政治绝对脱钩,少数民族地区都必须实行民主改革。中世纪欧洲式的政教合一既然已被摈弃,就没有理由于再在西藏续行。不支持中国境内任何一个民族的独立诉求,联合国宪章也明文规定国家主权不容分裂。
旺楚沙卡帕:一九七四年前,西藏是一个公认的独立国家,现在是中国的殖民地。从国际法和人权看,西藏人民有权独立,西藏跟中国无关。中国人必须离开西藏。藏民示威是和平的,施暴者是中国人。被捕藏人应无条件立即释放。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821441
http://www.epochtimes.com/i6/80401085054187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