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   海归博客  |   海归论坛  |   海归相册  |   旧版海归博客  

Archive for May, 2008

男同性恋者王丹是海外民运最大的贪污犯 “北春”声明从未收到一分钱

Wednesday, May 28th, 2008

【新闻内幕】
王丹等“民运分子”奥运前闹事 到纽约中领馆“绝食”背后隐藏不可告人的阴谋和丑闻
2008年4月30日,民运人士王丹向纽约的中国总领事馆寄出快信,要求发还护照,允许其自由出入中国,并表示,如果中国政府不予理会,他将采取“更激烈的方式”,包括“绝食抗议”。与此同时,王丹告知一些民运团体,他将于5月22日至27日在纽约中领馆前进行绝食,与潘晴、王军涛等人“要人权不要奥运”的系列活动相呼应。但是到了5月14日,王丹又以“宪政协进会”名义宣布:“绝食”等抗议活动因故延期。
早在今年2月21日,王丹便向各地民运人士发出一封电子邮件,提出所谓“2008回国权运动”计划:第一步,发表公开信要求发还护照,制造舆论;第二步,从国内到国际,提出法律诉讼;第三步,杨建利等人于5月间展开从波士顿到华盛顿的步行,王丹等人则在纽约进行“绝食”。此外,还有人在香港注册成立了一个叫作“我们要回家”的组织,以配合上述行动。
3月6日,王丹、杨建利、王军涛、胡平、张伟国、郭罗基、陈一谘、吾尔开希、刘刚、陈小平、吴仁华、刘念春、傅申奇、易改、蔡桂华、魏泉宝等十六人联名发表致中国外交部的公开信,要求给予他们有效的中国护照,准许自由出入,否则他们将起诉中国外交部、公安部,并向国际奥委会控告中国政府违背国际奥林匹克宪章。
其实,王丹等人这次在奥运会前闹事,另有其不可告人的原因和内幕:
● 迫使台北维系资助
5月20日台湾又将改朝换代,国民党重新上台执政。在过去八年里,王丹、王军涛、胡平、杨建利、张伟国等人一直由民进党当局豢养,此刻他们都担心国民党为了改善两岸关系而不惜中断资助。王丹刻意将他的“绝食”表演安排在马英九宣誓就职“总统”之后进行,最主要目的是要在北京当局与台北国民党政府之间制造磨擦,产生疑虑(甚至敌意)。近年来王丹频频现身于台湾一些政府部门,还到“立法院”发言。马英九刚接手政权,虽不太可能立即要求王丹做什么,但王丹选在马英九入主“总统府”伊始向大陆发难,挟持意味浓厚。
● 排斥异己争夺资源
遭中国政府禁止入境的民运人士尚有王有才、封从德、魏京生、周锋锁、熊焱、张伯笠、王超华、周勇军、连胜德、姚勇战、方励之、严家其、万润南、谢万军、卢四清、刘俊国、易丹轩、唐柏桥、吴弘达、阮铭、曹长青、鲍戈、徐文立、王希哲、徐水良、袁红冰、刘青、韩东方、李淑娴、郑义、燕鹏、鲁德成、冯素英、徐邦泰、薛伟、于大海、何清涟、林牧晨、纪晓峰、李洪宽、伍凡、高寒、莫莉、盛雪等,但王丹出于狭隘的派系利益,对他们只字未提。反观王丹所提的十六人名单,其中近半已回过中国,尽管其中有人不敢承认。
● 绝食作秀吃喝不误
王丹此番“绝食”属表演性质,预先限定“绝食”时间为五天,无性命之虞。日前王军涛向纽约一些民运团体打招呼,请求每个组织轮流陪王丹“绝食”一天(基本在白天)。“绝食”完毕后,王丹、王军涛等人将立即展开对中国政府的控告,并安排人于奥运前夕作“闯关”表演。王丹为了保证有充沛的体力投入后续行动,不仅可以公开喝饮料,暗中也备有盒饭,反正路人不屑一顾。尽管无人在意王丹真绝食还是假绝食,但是他的这番表演却亵渎了“八九学潮”那时的集体绝食行动,何况当时他也曾背着“绝食请愿团”到饭店大吃大喝。
● 拒于国门个案有别
当年因参与“六四”而遭通缉流亡海外的或被判刑释放的学生领袖和知识分子柴玲、沈彤、李录、白梦、于浩成、陈一谘、苏绍智、戴晴、苏晓康、马少方、周舵、刘晓波、远志明、朱嘉明、陈军等人,有的已回国发展事业,有的则获准出访又返回。此外据悉,吴牟人、杨怀安、黄翔、费良勇、吕京花、杨巍、魏泉宝、陈明、倪育贤、王艾等民运人士,近年来也分别获准回国探亲、奔丧或定居。由于王丹领取陈水扁“国务机要费”,而由他担任“社长”的“北京之春社”每年为台湾提供250件情报,中国政府禁止间谍王丹入境不足为怪。
● 拿钱闹事意欲何为
2002年9月台湾“陆委会”陈明通告诉《自由时报》,为了使大陆民运分子的活动更符合台湾政府的意图,民进党执政后,对民运的资助由“定额补助”改为“逐项审核”。此外《中国时报》也多次披露,王丹、王军涛长期为台湾“国安局”第一处工作,内部代号为“二王专案”。当“国务机要费”案指向王丹时,王希哲、徐文立、汪岷等民运人士曾指出,“民进党台独政府打着所谓‘资助海外民运’的幌子,把它变成私下收买个别人物为其分裂中国的台独政策背书站台的工具。”这次奥运前夕,拿台湾钱的王丹“绝食”闹回国又意欲何为?
● 回国必须先行验血
2007年12月,王丹在“自由亚洲电台”发表题为《回国要先验血?太荒唐了!》的评论,谴责中国政府对归国人员(在境外居住超过一年的)先行验血的做法是侵犯人权。众所周知王丹是同性恋者(台湾媒体对此也有报道),医学界向来把同性恋、吸毒者视为爱滋病传播的高危人群,可见王丹一面抗拒验血,一面以“绝食”相要挟,纯属无理取闹。即使王丹没有卷入陈水扁“国务机要费”案,台谍身份尚未败露,中国政府也应禁止他入境。《口岸爱滋病防治管理办法》对所有归国人员一视同仁,王丹等人虽有境外反华势力撑腰也没用。
● 私吞巨款遛之大吉
当王丹闹回国的消息传出,许多民运人士的第一反应是—-“王丹回国,一定是把这些年从海外贪污的民运经费全弄回去养老吧。”据悉,由王丹所掌管的几个民运团体(“北京之春社”、“宪政协进会”、“天安门一代”、“新闻自由导报”等),都从台湾及美国的一些机构领取经费,财务开支严格保密,领导职务实行终身制,禁止选举和监督,为贪污腐化大开方便之门。“国务机要费”曝光后,王丹推说把钱都给了“北京之春社”等组织,但“北京之春社”经理薛伟却告诉记者:“我们从未收到王丹转来的一分钱”。王丹对此至今未有回应。
● 说谎弄假信用破产
1998年王丹串通家人制造舆论,谎称狱中病重,要求保外就医,但出狱后却发现没有病。王丹出国时曾声称要自己打工,不靠别人,结果却一直靠台湾豢养。为了向主子邀宠,王丹一会儿说“中国两年后会陷入危机”,一会儿说“五年后中国必将大乱”,但这种局面并未出现。王丹支持陈水扁废除国家统一纲领,说“废统只有李肇星不高兴”,话音刚落王希哲就说“老王我就很不高兴”。王丹在北京连大学一年纪课程都念不了,差点退学,到了美国却变成“哈佛博士”,但至今未见有学术专长。这次假“绝食”,等于宣告王丹的信用彻底破产。 中国海外民运工作协调会2008年5月14日
【王丹简介】
王丹 (Wang Dan) ,1969年2月26日生于北京,祖籍山东,原北京大学历史系一年级留级生,1989年因参与学潮,被公安部列入通缉名单,1991年被北京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4年,1996年以“阴谋颠覆政府罪”判刑11年。其家属对外国机构宣称,王丹在狱中可能罹患脑瘤并导致失明,危及生命,而中国监狱毫无人道,不予妥善医治。为此,美国向中国不断施加压力,要求立即释放王丹。1998年4月王丹获准赴美“保外就医”,但是经美国医疗机构检查,发现王丹健康良好,无需治疗。此后,王丹担任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评论员和隶属台湾军情局的《北京之春》杂志社长。王丹经常在美国和台湾说,中国五年后将崩溃,或者两年后将陷于危机,然而这种情况始终没有出现。王丹呼吁欧盟不要解除对华武器禁运,并支持陈水扁废除《国家统一纲领》,还向台湾民进党说“中国不敢犯台”。尽管王丹一再否认接受台湾资助,但是,陈水扁在台北检察机关侦办其贪腐案件的过程中,宣称曾给过王丹数十万美元。另据台湾《TVBS》周刊披露,王丹是男同性恋者,他在美国的学历也是假的。

徐水良:在中共地下势力指挥引导下,民运变成为可疑分子杨建利进行造势的“造势民运”

Tuesday, May 27th, 2008

徐水良:狭义民运圈的主要问题
1、根本的,当然是中共地下势力占了狭义民运圈的大多数,其他问题由这个问题而起,或者因这个问题而大大增加了严重性。
2、由于前一个问题,必然内斗不断,大团结大联合根本不可能。如果捆绑到一起,你就必须把全部或绝大部分精力花到内斗上,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所以,许多年来,中共地下拼命鼓吹大联合,目的就是把狭义民运圈的人捆绑在一起,以便团结联合一次,内斗一次,不断制造内斗,不断败坏你的名声,使你什么事情也做不成。
3、民运本来应该是为民主事业奋斗的。可是,在中共及其地下势力指挥引导下,变成作秀民运,呼吁民运,为可疑分子进行造势的造势民运。
在这方面,中共及其地下势力已经非常有经验,他们总是把反对派的注意力,引导到对中共没有杀伤力的地方去,搞得轰轰烈烈,变成作秀。他们总是千方百计封杀真民运真反对派。相反,总是通过抓抓放放,或者挑选他们要帮助造势的地下势力及其作秀行为,加以适当打击或批判攻击;而民运圈的地下势力,则马上配合响应,为这些人及其作秀行为呼吁造势,结果,许多年来,民运圈除少数人外,整个变成作秀民运、呼吁民运、造势民运。
4、通过内斗、贪腐、做坏事,包括把民运变成诈骗挣钱盈利的事业,来败坏反对派和民运圈的名声。通过败坏名声,使参加和支持民运的人极大地减少,剩下政庇诈骗挣钱民运一支独秀,在中共地下势力帮助下,争抢民运主力的地位,把许多民运活动变成政庇诈骗活动,使民运圈的名声更加变坏,使真民运处境更加尴尬,对民运圈的活动参加也不是,不参加也不是。
有的人为此总结经验教训,说民运圈之所以越搞越小,就是因为不重视政庇民运。完全把原因造反了,搞倒了。他们的说法,无疑是要你去缘木求鱼,饮鸩止渴。
5、如果有真民运人士不愿意上他们圈套,拒绝按上述做法去做,中共地下势力就对你大力打压封杀,并且往往造谣诬蔑,大加攻击,无所不用其极。其中“幼稚病”之类的批评,算是最小的。
这几年来,我为拒绝上述做法,受到的打压封杀造谣诬蔑的压力和攻击之大,局外人很难想象。
6、所以,最近有人批评纽约民运人士不去参加他们的作秀造势活动,(在下多次严词拒绝参与其中多数活动,并且对他们当面严加批评,受到很大压力),相反推崇政庇诈骗民运,是颠倒正确和错误的做法。其实、拒绝在中共及其地下势力的指挥下参与他们的作秀造势活动,是维护正气的正确行为。
结论:为了避免上述麻烦,真民运真反对派必须撤离现在的狭义民运圈,去做真正的民主事业。
徐水良2008-5-21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844169

民运人士纽约街战告捷 赈灾华人猝死街头

Wednesday, May 21st, 2008

纽约华人为新疆地震灾民义卖筹款 遭民运人士围攻 邓意之猝死街头 惊动两岸驻纽单位
 记者邱绍、谢朝宗纽约报导/ 纽约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和统会)的成员邓益之,前(9)日在法拉盛街头与民运人士发生激烈口舌争执时当场心脏病发,送医不及而猝死,引起不少关切。纽约的两岸官员也分别给予关注,驻纽约中国大陆领事馆昨 (10)日发表书面声明,指出对邓益之的不幸事件感到震惊悲恸,愤慨谴责民运分子;台北驻纽约经济文化办事处表示将协助邓家解决困难。
 正为邓益之筹办丧事的和统会则表示会找律师商谈是否对邓益之因与民运人士争执而死亡的事件采取法律行动。
 民运成员傅申奇昨天表示,双方当天只是陈述不同意见,而且是有人说王炳章是恐怖分子,并撕掉他们发的传单,「我并没有对他做人身攻击,也没有肢体触碰」,他说他们也没想到邓益之会因此气不过而死。
 9 日下午 3 时许,邓益之夫妇随着和统会成员在法拉盛图书馆前为新疆地震赈灾募款。「王炳章营救会」的民运成员也同时在图书馆发传单。邓益之和王炳章营救会的成员傅申奇因意见不同而起争辩,也有别人加入,当时闹成一团,结果情绪激动的邓益之当场倒地不起。据赶到的医护人员指出邓益之是心脏病突发,证实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时间约在下午3时30分左右。目前和统会正在为邓家筹办丧事,不少社区的人知情后都表示震惊。
 邓妻叶玲玲前天整晚没睡,精神近乎崩溃地说:「本来高高兴兴地为同胞募款做点事,怎 会弄成这样?」她说邓益之近来身体还不错,虽有高血压,但还控制得好,她仍不敢相信丈夫就这样离开。
 “和统会”会长花俊雄昨天说,预定在法拉盛全福殡仪馆为邓益之进行丧礼,时间未定。花俊雄前天一接到电话就赶到法拉盛。他说,救护车在邓益之倒下7、8分钟后赶到急救时,已向和统会法拉盛办公室主任朱立创表示「不行了!」在送往法拉盛医院途中宣告死亡。他对这突发事件表示震惊,回忆说邓益之两年前加入和统会,十分积极参与活动,并支持新党理念。
 纽约“新党之友会”召集人李春溪昨日仍难以置信。她说台湾来的邓益之个性耿直、凡事力争到底。
 曾在90年代初加入「新同盟会」,一向赞同新党理念,去年春天加入新党。李春溪回忆说,以前曾在招不到人马去经文处抗议时,邓益之单枪匹马前往,十分积极。她万万没想到邓益之会因争执而发生悲剧。
 中领馆的声明中指出:和统会为新疆灾民义卖募捐,弘扬中华民族团结互助和人道主义的善举,「这样一位慈祥的老人却遭民运分子的恶毒攻击和中伤,导致邓益之心脏病发,不幸逝世,我们感到震惊与无比的悲痛」,「我们对此恶行表示极其愤慨,并予以强烈谴责」。
 驻纽约台北经文处副处长周台竹昨天表示,经文处已委托法拉盛的华侨文教中心向邓家慰问,愿协助解决困难。他说美国是自由多元的国家,任何人都可以表达不同的政治言论,经文处不参与,但对邓益之的不幸感到难过,他希望侨胞互相尊重,以和为贵。
(世界日报)2003-03-10
为新疆地震灾民义卖活动遭“民运”骚扰“和统会”邓意之心脏病不治
  【纽约讯】3月9日下午,在法拉盛图书馆前为新疆地震灾民义卖筹款的纽约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成员,遭到同在此地散发传单的所谓海外“民运人士”组成的“王炳章营救委员会”成员骚扰,双方发生口角冲突,导致和统会成员、67岁的新党人士邓意之心脏病发作,被紧急送到法拉盛医院后不治身亡。
  纽约“和统会”9日连续第2天为新疆地震灾民义卖筹款,在法拉盛闹市区引起积极反响,中外路人纷纷解囊。下午3时左右,所谓“王炳章营救委员会”在金唐宫饭店结束了欢迎会,其成员傅申奇、魏玲(魏京生之妹)等6、7人步行到法拉盛图书馆前,在和统会义卖点周边一带散发有关王炳章为所谓“伟大的反共战士”的宣传单,其间一再干扰和统会的义卖活动,引来部份路人及和统会人士的不满,双方不时发生口角冲突。
  旁观者介绍说,大约3时15分左右,民运人士围住了参加义卖的“和统会”成员邓意之等人,并指责邓意之是“共产党的走狗”;邓意之则以“王炳章算什么英雄”相回敬。双方为此引发严重口角冲突,争执相当激烈,几乎要打起来,后被人分开后,民运一方被迫离开。旁观者表示,约5、6分钟后,邓意之突然倒地,脸色苍白,呼吸微弱。不久,救护车赶到,将昏迷中的邓意之送往附近45大道上的法拉盛医院,晚些时候,邓意之不治死亡。
  邓意之的妻子当天与丈夫一同参加义卖活动,她说邓意之平日有高血压及心脏病,是因为傅申平等人的推搡而发病。事后傅申奇等人也回到事发现场,警方调查取证时,一位名叫李孝英(音译)的女士主动作证说,邓意之是在傅申平等人走后才倒下的,并非被推倒。警方现场记录了傅申奇等人姓名及证词,随后让他们离开。
  据悉,来自台湾的邓意之现年67岁,为退休电脑教授,属纽约新党成员,也是和平统一促进会成员。纽约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花俊雄当时赶到医院,他表示,内心无比沉痛,现时需要安慰死者家属,并需要联系殡遗馆处理后事,尚无时间对外发表意见。
(明报)2003-03-10
纽约法轮功破坏华人为四川遇难者捐款   据美国中文网19日报道,5月17日,法轮功聚集到纽约法拉盛图书馆门前,在中国遭受地震灾害,民众死伤如此惨重的时候,竟然敲锣打鼓,说天灾和政治有关,过路捐款的民众实在看不过去,越聚越多,向法轮功提出口头抗议。谁知之后的两天,法轮功分子又出现在同一个地方,民众也毫不示弱,他们出现一次,民众就抗议一次。现场的华人说,国难当头,法轮功竟然将政治和天灾挂钩。所有华人决不接受。他们大喊“中国加油”等口号,团结爱国的气势压过对方。众多民众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纷纷发言谴责法轮功。他们说同是中国人,法轮功不但不一同抵抗灾祸,到目前为止没有捐出一分钱。反而发表这样的言论,彻底与他们宣传的“真善忍”背道而驰,这是所有中国人不能接受的。
  对于这件事情,美国《侨报》报道称,5月17日中午12时30分,美国纽约华人社团联席会法拉盛图书馆门前为四川震灾募捐,这是他们连续第六天在同一地点募捐。而此时,法轮功组织的几十位成员已经在不远处集会,见到他们来募捐,就上前挑衅,有的法轮功成员大声叫喊,说捐款都被中国政府侵吞,根本没有用在救灾上。过路华裔群众对法轮功的说法很生气,就与法轮功成员争论起来,很快聚集了至少几百名华裔群众,在街对面开始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法轮功的集会。这些群众纷纷表示,在四川遭受如此重大天灾的时候,法轮功组织还公开抹黑中国政府,实在令人气愤。一位姓徐的女孩说那些法轮功的成员“不配做中国人。”
  5月18日,法轮功组织又在法拉盛组织反对中国政府的集会,再次遭到大量华人群众的反对。《侨报》报道称,18日中午,法轮功几位成员又在法拉盛附近摆摊,声称“天灭中共,天灭中国”,而就在其旁边,一些华人社团正在为四川灾区募捐。路过的华人群众出于气愤,开始与法轮功成员辩论。中美华东工商总会主席胡雅娟形容,当时法轮功对四川灾情的态度是“兴灾乐祸”,让华人难以容忍。现场的一名华人妇女说,现在海外所有华人的共同心愿是要中国更富强,是民心所向,任何与之相悖的力量都“成不了气候”。
(环球网 钟国欣)2008年5月18日
法轮功批共党肇祸 群众大呛声 【本报记者徐佳纽约报导】法轮功学员5月17日在皇后区公共图书馆法拉盛分馆门口举行集会,声称中国政府的一党专政导致了四川地震的惨剧。众多民众不满法轮功这时候在“伤口上洒盐”,发出这样的言论,自发聚集在街道对面,用更大的声音对质法轮功的集会。
法轮功学员昨日约两百人参加集会,将“天灭中共”、“善恶必报”以及“扣压地震预报为“稳定”,中共再欠数万人血债”等宣传板排满法拉盛图书馆的门口,并用高音喇叭一直不断发表反对中国政府的言论,指责中国政府的一党专政导致这次四川地震的发生。
路过的民众看到这一幕,气愤停下脚步,高声反驳法轮功言论,人群越聚越多,将41大道至41路之间的人行道全部挤满。不少在周围店家上班的员工看到这一情景,也纷纷走出来声援。负责维持秩序的109分局估计至少有超过五百名民众聚集现场,但并未酿成任何冲突。
气愤民众高呼“卖国贼”、“可耻”、“撒谎”等口号,将法轮功以高音喇叭进行的演讲声音盖过。不少民众气得浑身打颤,说话声音都变了调。来自上海的方先生怒斥这样的行径是“不要脸”。他表示现在四川的灾情这么严重,中国政府正在全力救灾,大家要做的是捐钱捐血,想尽办法帮助灾区,可是这些人却为了自己的私利,公然撒谎。
来自四川的曾小姐气愤地说,她的朋友和亲戚都在灾区急需帮助,就算中国政府再有问题,以后可以改正,但不应该在这样危难的时候,往大家的伤口上撒盐。这样的举动完全没有任何帮助。
为了对抗法轮功集会,民众最后还唱起了爱国歌曲,高呼“中国加油”等口号,并由热心人士找到两面大国旗,在现场挥舞,气氛相当热烈。
法轮功集会负责人、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副主席易蓉表示,该组织在一个多月以前就申请了这次集会的许可证,希望在美国的民众通过集会了解中国政府的真相,知道是因为中国政府的一党专政导致了这么多灾难的发生。至于这次集会正好是在四川地震之后,易蓉觉得时机正好,因为这正可说明中国一党专政导致的问题。
易蓉表示,他们同情四川的受灾民众,并组织了捐款。但她表示决不会捐款给中国政府,至于到底捐给哪个组织,易蓉没有说明。
法轮功学员的集会于3时结束,但还有不少激动的民众找他们辩论,指责其行为,最后一些法轮功学员只能靠警方的解围,才离开现场。
(世界日报)2008-05-18http://www.worldjournal.com:82/gate/gb/www.worldjournal.com/wj-weekly-news.php?nt_seq_id=1718031

台湾间谍杨建利参与谋杀刘凯申,抢在警察之前抱走所有档案,没打招呼便去了大陆…

Sunday, May 18th, 2008

【周五社评】
闲话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
—-原标题《闲话海外的中国人》
近日来,在海外中国人的社会里,有些人和事正在变化中。不敢说这是坏事,但亦不知道这是否是好事。然而,这些人的变化及事情的趋势却不得不令人深思。
首先,是大约两三年前,常常与原共产党驻香港的老牌党员,文汇报的总编金尧如摽在一起的于浩成,悄悄地回国了。于浩成也是赫赫大名的人,他原是中共公安部下属的群众出版社的总编,当然也是老牌共产党员。他怎么回去了?!是否人们常说的写了个什么“保证”或者什么字条之类才可能得到批准?当然安全部门那里一定有个程序批准的。
最近,又闻苏绍智也回去了,有人说他年老体衰,回去休养,准备见马克思了。我相信这也是有人疏通,疏通,然而总要有人点头批准。就回来吧,祖国还是欢迎的!共产党不吃素。
这些七八十岁的人,老了,该让他们休养生息,就不谈他们了,我们再看看这边的年青力壮的一些人吧!
中国人权自两三年前自一个完全是中国异议分子组成的人权团体,一下变成了一个由专业人士为主的人权团体。不管刘青如何,也不说方励之怎么样,但是一大批这样的人一下子被迫离开了海外最大的人权团体,这怎么能不令人悲哀呢?
中国人权由流亡在外的中国异议分子自八十年代一点一滴地建立起来,又有海外人士的经济支持,实在不容易。但在海外的中国人社会里,始终不被看好。异议人士之间就是意见多,观点多,总是闹不到一起,这本是十分正常的。犹同国际政治舞台上,从台湾到美国,从俄国到法国,总是有那么一群人与另一群人互相不能相容的场面。看马英九对谢长廷,克林顿对奥巴马,不也是只要有口气决不退败吗?可惜中国人权不再由中国人主持了。横刀一快,斩断了。
最近,又是两个,一是焦柏固、另一是封从德离开了中国人权。中国人权积过去之名声,继续在做。但是已与过去的中国人权不同了。不管你的看法如何,人与事都变了。
还有一件事,不大不小也在人们面前,就是二十一世纪基金会。它原是一个台湾人,叫刘凯申建立起来的。他是美国公民,激于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义愤起来的。他依靠加州的一些台湾人,争取到了台湾的一些经费,做中国的人权工作。后来吸收了一些中国大陆来的人,首先是徐邦泰,大家知道,徐邦泰之心狠手毒,后来又换了杨建利,也争取到了NED的经费,独树一帜,狂飙一阵。到二十一世纪,刘凯申决定退了,台湾人义务做会计的也不想做了。逐步由杨建利接手了。2002年2月间,刘凯申突然暴毙,至今原因不明,倾向谋杀的成分愈来愈重。当时杨建利以二十一世纪基金会主席的身份,马上从波士顿赶到旧金山。听说把基金会的档案全部抱走了。大约两个月之后,杨建利就动身返回中国了。基金会的档案听说也被外贼窃走了。
杨建利回国的事始终没有交待清楚,使得大家缄口不谈、迷迷糊糊。第一件是他和易改的关系。易改与杨的关系决非一般。杨去大陆上飞机是易送去的,杨在大陆的许多活动是易安排的。杨出事后,易还成立了营救委员会。但杨回美后没有点滴音讯。易改来美不久,曾跟随彭明。他作为彭的第一副手,对彭是绝对忠诚。后来形势剧变,彭明就莫名其妙被抓回大陆去了。易就改换码头投了杨建利处了。第二件,杨怎么入境,他自己最清楚(用别人护照,回中国用中国护照是最容易的)但他没说怎样出境。但对于出境,他滴水不漏,不说话。听说台湾的什么教会帮了他,这其中自有乾坤。这样二件事,杨建利自己清楚,中国安全部门也清清楚楚。但为什么不让一般人也清楚呢?
最近二十一世纪基金会也没有了。杨去了大陆,就由宋永毅来撑着,这五年来还办得不错。但是杨回来后,情况变了,两家又火拼,谈不拢,宋永毅就把二十一世纪基金会连“议报”都关了。杨建利又立了新门户“公民力量”,到处游说,准备东山再起。
杨建利曾说他什么都有,就缺没坐过牢。这回可有了坐牢的资本了,但是有些事情确实让人不放心。今看到一份何德普的判决书,那是2003年判的,就是杨建利2002年回去后被捕的隔年。其中有一条如下:
证人杨建利的证言证明:他是“议报”的社长,他通过网上的消息知道何德普是中国民主党北京地区负责人。何德普曾以“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负责人”的名义在“议报”发表文章。何德普代表所在那个组织发表声明时才这样署名。如果何德普自己写的文章,代表个人见解就署个人的名字。投稿人向主编的电子信箱发电子邮件,将文章发到他们的信箱,他们再将文章刊登到“议报”上。何德普给“议报”投过一两篇稿,写的是“民运”这方面的文章。何德普给网站投稿是为了通过网络传播,让更多的人知晓他的政治主张。
显然,杨建利“交待”了(或者“检举”了)何德普的“民主党京津党部负责人”的身份。中国政府没有杨建利的白纸黑字,是不可能作为材料报上法庭“予以确认”的。何德普可以要求看看这份杨建利案的“证据”。
除了何德普,就没别的了吗?杨建利对徐文立、魏京生、胡平、吴弘达、中国人权、NED等就没有说过话吗?反正,中国安全部那里现在是一清二楚的。
吴弘达
2008年5月9日
http://www.observechina.net/info/artshow.asp?ID=49302
观察 > 观察家 > 周五社评
Friday, May 09, 2008
《观察》首发
http://cdjp.org/Articles/article.php/1485

【新闻内幕】以“绝食”争回国权 王丹意在抵制北京奥运?

Thursday, May 15th, 2008

王丹等“民运分子”奥运前闹事 到纽约中领馆“绝食”
背后隐藏不可告人的阴谋和丑闻
2008年4月30日,民运人士王丹向纽约的中国总领事馆寄出快信,要求发还护照,允许其自由出入中国,并表示,如果中国政府不予理会,他将采取“更激烈的方式”,包括“绝食抗议”。与此同时,王丹告知一些民运团体,他将于5月22日至27日在纽约中领馆前进行绝食,与潘晴、王军涛等人“要人权不要奥运”的系列活动相呼应。但是到了5月14日,王丹又以“宪政协进会”名义宣布:“绝食”等抗议活动因故延期。
早在今年2月21日,王丹便向各地民运人士发出一封电子邮件,提出所谓“2008回国权运动”计划:第一步,发表公开信要求发还护照,制造舆论;第二步,从国内到国际,提出法律诉讼;第三步,杨建利等人于5月间展开从波士顿到华盛顿的步行,王丹等人则在纽约进行“绝食”。此外,还有人在香港注册成立了一个叫作“我们要回家”的组织,以配合上述行动。
3月6日,王丹、杨建利、王军涛、胡平、张伟国、郭罗基、陈一谘、吾尔开希、刘刚、陈小平、吴仁华、刘念春、傅申奇、易改、蔡桂华、魏泉宝等十六人联名发表致中国外交部的公开信,要求给予他们有效的中国护照,准许自由出入,否则他们将起诉中国外交部、公安部,并向国际奥委会控告中国政府违背国际奥林匹克宪章。
其实,王丹等人这次在奥运会前闹事,另有其不可告人的原因和内幕:
● 迫使台北维系资助
5月20日台湾又将改朝换代,国民党重新上台执政。在过去八年里,王丹、王军涛、胡平、杨建利、张伟国等人一直由民进党当局豢养,此刻他们都担心国民党为了改善两岸关系而不惜中断资助。王丹刻意将他的“绝食”表演安排在马英九宣誓就职“总统”之后进行,最主要目的是要在北京当局与台北国民党政府之间制造磨擦,产生疑虑(甚至敌意)。近年来王丹频频现身于台湾一些政府部门,还到“立法院”发言。马英九刚接手政权,虽不太可能立即要求王丹做什么,但王丹选在马英九入主“总统府”后向大陆发难,挟持意味浓厚。
● 排斥异己争夺资源
遭中国政府禁止入境的民运人士尚有王有才、封从德、魏京生、周锋锁、熊焱、张伯笠、王超华、周勇军、连胜德、姚勇战、方励之、严家其、万润南、谢万军、卢四清、刘俊国、易丹轩、唐柏桥、吴弘达、阮铭、曹长青、鲍戈、徐文立、王希哲、徐水良、袁红冰、刘青、韩东方、李淑娴、郑义、燕鹏、鲁德成、冯素英、徐邦泰、薛伟、于大海、何清涟、林牧晨、纪晓峰、李洪宽、伍凡、高寒、莫莉、盛雪等,但王丹出于狭隘的派系利益,对他们只字未提。反观王丹所提的十六人名单,其中近半已回过中国,尽管其中有人不敢承认。
● 绝食作秀吃喝不误
王丹此番“绝食”属表演性质,预先限定“绝食”时间为五天,无性命之虞。日前王军涛向纽约一些民运团体打招呼,请求每个组织轮流陪王丹“绝食”一天(基本在白天)。“绝食”完毕后,王丹、王军涛等人将立即展开对中国政府的控告,并安排人于奥运前夕作“闯关”表演。王丹为了保证有充沛的体力投入后续行动,不仅可以公开喝饮料,暗中也备有盒饭,反正路人不屑一顾。尽管无人在意王丹真绝食还是假绝食,但是他的这番表演却亵渎了“八九学潮”那时的集体绝食行动,何况当时他也曾背着“绝食请愿团”到饭店大吃大喝。
● 拒于国门个案有别
当年因参与“六四”而遭通缉流亡海外的或被判刑释放的学生领袖和知识分子柴玲、沈彤、李录、白梦、于浩成、陈一谘、苏绍智、戴晴、苏晓康、马少方、周舵、刘晓波、远志明、朱嘉明、陈军等人,有的已回国发展事业,有的则获准出访又返回。此外据悉,吴牟人、杨怀安、黄翔、费良勇、吕京花、杨巍、魏泉宝、陈明、倪育贤、王艾等民运人士,近年来也分别获准回国探亲、奔丧或定居。由于王丹领取陈水扁“国务机要费”,而由他担任“社长”的“北京之春社”每年为台湾提供250件情报,中国政府禁止间谍王丹入境不足为怪。
● 拿钱闹事意欲何为
2002年9月台湾“陆委会”陈明通告诉《自由时报》,为了使大陆民运分子的活动更符合台湾政府的意图,民进党执政后,对民运的资助由“定额补助”改为“逐项审核”。此外《中国时报》也多次披露,王丹、王军涛长期为台湾“国安局”第一处工作,内部代号为“二王专案”。当“国务机要费”案指向王丹时,王希哲、徐文立、汪岷等民运人士曾指出,“民进党台独政府打着所谓‘资助海外民运’的幌子,把它变成私下收买个别人物为其分裂中国的台独政策背书站台的工具。”这次奥运前夕,拿台湾钱的王丹“绝食”闹回国又意欲何为?
● 回国必须先行验血
2007年12月,王丹在“自由亚洲电台”发表题为《回国要先验血?太荒唐了!》的评论,谴责中国政府对归国人员(在境外居住超过一年的)先行验血的做法是侵犯人权。众所周知王丹是同性恋者(台湾媒体对此也有报道),医学界向来把同性恋、吸毒者视为爱滋病传播的高危人群,可见王丹一面抗拒验血,一面以“绝食”相要挟,纯属无理取闹。即使王丹没有卷入陈水扁“国务机要费”案,台谍身份尚未败露,中国政府也应禁止他入境。《口岸爱滋病防治管理办法》对所有归国人员一视同仁,王丹等人虽有境外反华势力撑腰也没用。
● 私吞巨款遛之大吉
当王丹闹回国的消息传出,许多民运人士的第一反应是—-“王丹回国,一定是把这些年从海外贪污的民运经费全弄回去养老吧。”据悉,由王丹所掌管的几个民运团体(“北京之春社”、“宪政协进会”、“天安门一代”、“新闻自由导报”等),都从台湾及美国的一些机构领取经费,财务开支严格保密,领导职务实行终身制,禁止选举和监督,为贪污腐化大开方便之门。“国务机要费”曝光后,王丹推说把钱都给了“北京之春社”等组织,但“北京之春社”经理薛伟却告诉记者:“我们从未收到王丹转来的一分钱”。王丹对此至今未有回应。
● 说谎弄假信用破产
1998年王丹串通家人制造舆论,谎称狱中病重,要求保外就医,但出狱后却发现没有病。王丹出国时曾声称要自己打工,不靠别人,结果却一直靠台湾豢养。为了向主子邀宠,王丹一会儿说“中国两年后会陷入危机”,一会儿说“五年后中国必将大乱”,但这种局面并未出现。王丹支持陈水扁废除国家统一纲领,说“废统只有李肇星不高兴”,话音刚落王希哲就说“老王我就很不高兴”。王丹在北京连大学一年纪课程都念不了,差点退学,到了美国却变成“哈佛博士”,但至今未见有学术专长。这次假“绝食”,等于宣告王丹的信用彻底破产。
中国海外民运工作协调会
2008年5月14日
【王丹简介】
王丹 (Wang Dan) ,1969年2月26日生于北京,祖籍山东,原北京大学历史系一年级留级生,1989年因参与学潮,被公安部列入通缉名单,1991年被北京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4年,1996年以“阴谋颠覆政府罪”判刑11年。其家属对外国机构宣称,王丹在狱中可能罹患脑瘤并导致失明,危及生命,而中国监狱毫无人道,不予妥善医治。为此,美国向中国不断施加压力,要求立即释放王丹。1998年4月王丹获准赴美“保外就医”,但是经美国医疗机构检查,发现王丹健康良好,无需治疗。此后,王丹担任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评论员和隶属台湾军情局的《北京之春》杂志社长。王丹经常在美国和台湾说,中国五年后将崩溃,或者两年后将陷于危机,然而这种情况始终没有出现。王丹呼吁欧盟不要解除对华武器禁运,并支持陈水扁废除《国家统一纲领》,还向台湾民进党说“中国不敢犯台”。尽管王丹一再否认接受台湾资助,但是,陈水扁在台北检察机关侦办其贪腐案件的过程中,宣称曾给过王丹数十万美元。另据台湾《TVBS》周刊披露,王丹是男同性恋者,他在美国的学历也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