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下的海峡风向

March 24th, 2008 at 10:25 am (玑峰絮语)

蓝天下的海峡风向
~浅探322对决后的台湾政治局面~

逸峰

全球瞩目、海内外华人密切关注的322台湾大选平顺落幕; 国民党以二百多万绝对多数选票获得胜利,马英九和蕭万长將于5月20日正式取代陈水扁和吕秀莲,出任台湾政府的领导人。通过这次大选和两个月前的立法院改选,台湾政坛的上空确实是一片蓝天。

观察这次大选,有几个现象是值得肯定的。

一、陈水扁公投绑选举的算盘再度失灵

民进党滥用权柄,在1月12日的立委选举中曾经推出过一次追讨国民党党产的公投; (国民党也对应地提出反贪腐公投),但在选民拒领公投选票的抵制下,未获通过。3月22日的大选,民进党推动的"入联公投"和国民党的"返联公投",也都未能超越法定的门坎,再次被否决。

陈水扁错误地估计了台湾人民企求进入联合国的愿望,以为选民会因此投票支持民进党的候选人。可是台湾民众认识到这种画饼充饥"公投案"的欺骗性,也充分地理解到选举领导人和表达进入联合国的意愿是不容混淆的议题;公投绑大选的图谋完全落空。陈水扁弄巧成拙的计谋,不但未能达到他骗取选票的初衷,反而葬送了他混水摸鱼、制造"法理台独"的阴谋。

二、民粹撕裂族群的伎俩不再得逞

民进党善用民粹主义,于2000年击败国民党取得执政权之后,在过去八年中不断地采取相同手段去扩大省籍矛盾、撕裂族群; 利用"本土化"的口号推销"去中国化",目的不外乎把台海两岸的距离越拉越远。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箭与歌

March 21st, 2008 at 2:58 am (英诗汉译)

箭与歌
(意译 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名篇)

弯弓一箭射穹隆
镝落红尘悄失踪
骋目跟随飞矢急
凡睛不敌疾飚风

倾臆啸空歌一曲
回声堕地寂无踪
人间谁具通天眼
逐韵追音极碧穹

数易春秋橡木中
射天遗箭露全锋
别来无恙当年曲
挚友萦心完璧逢

注:
回应 Iris 网友征求译诗雅意,勉强交卷如上(用新韵)。
抛砖引玉,恳请 Iris 网友和诸位寒山诗友不吝赐正。

(2007年8月31日)

附录
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原作:

The Arrow And The Song

I shot an arrow into the air,
It fell to earth, I knew not where;
For so swiftly it flew, the sight
Could not follow it in its flight.

I breathed a song into the air,
It fell to earth, I knew not where;
For who has sight so keen and strong,
That it can follow the flight of song?

Long, long afterward, in an oak
I found the arrow still unbroke;
And the song, from beginning to end,
I found again in the heart of a friend.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和冰清《气骨吟》

March 21st, 2008 at 2:50 am (2007年诗词选录, 五绝)

和冰清《气骨吟》

漫握如椽笔,
挥毫化雨风。
寒冰砭铁骨,
酷我荐从容。

(2007年5月26日)

原发于酷我论坛《古韵新音》

Comments

《游子吟》后记

March 19th, 2008 at 6:44 am (2007年诗词选录, 七律)

《游子吟》后记

寻梦九霄诗作桥,苦行游子自矜骄。
传薪后裔明肝胆,筑路先民壮脊腰。
瀚海龙吟风雨骤,蛮荒骆步旅程遥。
枫林一曲梅花韵,搏浪潜听拍岸潮。
(2007年6月3日)

原发于《寒山小径》

Comments

红楼一觉

March 19th, 2008 at 6:38 am (2007年诗词选录, 七律)

红楼一觉
(和秋水孤帆《有感“黛玉”出家》 )

红楼一觉千秋梦,黛玉倾家断孽根。
莲座妙真超苦海,旭星清晓遁空门。
修参慧识从无相,聚散姻缘自有痕。
直视人间痴嗔妄,兴隆寺里觅禅魂。
(2007年3月5日)

附录: 秋水孤帆:有感“黛玉”出家原玉

惊闻黛玉遁空门,就里谁知原尾根?
抛却尘缘泊名利,兴隆寺现惜春魂。

原注:
《红楼梦》中,十二金钗之一的贾惜春最后看破红尘削发为尼,
让人不无惋惜。没想到,1983版电视剧《红楼梦》中林黛玉的扮演者
陈晓旭已于2月23日(年初六)在长春百国兴隆寺剃度出家,
法号妙诚*。 如今也遁入了佛门!

逸峰按: 陈晓旭出家法号据称是妙真。
原发于《寒山小径》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从“两颗子弹”和“四头蠢猪”观察台湾大选

March 16th, 2008 at 4:50 am (玑峰絮语)

四年一度的台湾总统大选将于三月二十二日正式举行。

赞同西方政治运作模式的人,特别是一些不满中国大陆一党专政的海外学人,一向喜欢拿全民普选当为任何政府是否“民主”的试金石,接受台湾资助的所谓民主斗士们当然更是经常喋喋不休地宣扬着台湾普选的民主示范成就。

事实果真如此吗?试看2004年和即将举行的2008年大选实况吧。

在2004年的台湾大选前夕,民进党候选人在3月19日,即选举投票的前一天,在台南街头受到枪击。这一个突发事件让陈水扁和吕秀莲得以一万六千余票的多数获取连任。关键的“两颗子弹”的幕后真相,迄今尚多疑窦; 但民进党转败为胜,继续掌权的既成事实却是铁定的。

2008年的大选一周之前,台北又出现了四个国民党籍立法委员被指到谢长廷竞选总部“踢馆”的事件。这一事件,让在民意调查中落后20百分点的民进党再次酿造了一个“咸鱼翻身”的逆转机会。这四位立委立刻成为台北计程车司机们口中的“四头蠢猪”,因为他们的举动,为民进党提供了一个煽动民粹悲情的绝好机会。许多不明真相以及不假思索的老百姓,都很可能单凭着一腔“气愤”去投票,把台湾过去八年中执政党所累计的劣迹统统抛在脑后。

根据台湾媒体的报道,笔者认为所谓“踢馆”完全是一场闹剧,甚至是民进党操弄民众情绪的一种选举“奥步”(=dirty trick)。四个立法委员是接到“民众检举”后为了查勘实况而做出的一项“公务”行动,和国民党竞选人、国民党的竞选总部,甚至立法院里的国民党党团都没有直接关系。目前,检举者的背景、民进党预设“白虎堂”陷阱是否属实都有待验证; “四头蠢猪”揣门或踢馆的指控却都是缺乏充分证据的片面之词; 和民进党一口咬定的“私闯民宅”、“一党独大”更是八竿子扒不上的胡扯。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Comment

逸庐吟草(2006年自选集)

March 13th, 2008 at 4:11 am (诗词自选集, 2006年)

逸庐吟草(2006年自选集)

诗14首

一、萱堂弃养

萱堂弃养道山归
烛熄风前骨肉违
无疾嘏龄嗟可慰
幽明永沐母慈晖
(2006年1月21日)

二、北国春迟

北国春迟惹寂愁,
凝冰叠雪滞扁舟。
苍鹰一掠矶峰外,
恍悟林泉岁月悠。

(2006年02月07日)

三、横笛嘘寒

四句歪诗释逆愁,
残棋浊酒酢孤舟。
三冬瑞雪封山径,
横笛嘘寒意兴悠。
(2006年02月08日)

四、春晨野趣

薄雪敷春径,
晨曦涤野明。
疏林麋鹿憩,
幽谷蓦闻莺。
(2006年3月13日)

五、弓湖踏雪

履雪弓湖岸,(1)
斜阳暖春晴。
密林貂匿迹,(2)
鸦足古川晶。(3)

注1:弓湖(Bow Lake)是加拿大班芙国家公园里的名湖之一,
湖旁有客栈Num-Ti-Jah Lodge。
注2:貂指松貂(Pine marten),即当地土著Stoney
Plain 称为Num-Ti-Jah 的野生动物。
注3:鸦足(Crowfoot)指弓湖水源之一的Crowfoot Glacier。
附近的另一冰川为Bow Glacier。
(2006年3月25日)

六、竹枝词: 阿哥约妹小溪边

阿哥约妹小溪边,
正是初春日暖天。
莺唱山坡花万朵,
流云皱影水涓涓。
(2006年3月31日)

七、伟才天妒海川悲
–悼念呼延宇网友–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中美“较劲”现状势难扭转

March 13th, 2008 at 3:52 am (玑峰絮语)

中美“较劲”现状势难扭转
~从布什访华浅谈中美关系~

逸峰

美国总统布什刚刚完成了他担任总统期内的第三次访问北京。这是最近几个月内,美国政府高级官员(正副国务卿、国防部长、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等)相继访问中国的高潮;实际上,布什和胡锦涛的晤谈,这已经是第五次。这种高频率的高层外交接触,让人感觉到美国政府对中美关系的重视。最近的民意抽样调查反映出中国民间出现了中美关系正逐步升温的印象,而美国的民意也透露出多数美国人民不再以中国为敌的讯息;可见这是一种值得肯定的进步。

然而,国际外交、尤其是大国之间的互动关系,不应该凭靠某一特定时段的表象去衡量,因为左右邦交的重心仍然是双方的长远战略立场;这种立场是按照决策阶层对本国基本利益的估算而建立的。古语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这句本是针对个人品性的话,对任何政权与其领导人物倒也是适用的。因为事在人为,任何国家政策的制定和实施,总会或多或少地掺染上掌权者的个性色彩。从这个角度看,布什和胡锦涛都是身在江湖的“首领”,他们的决断,必然要受到各自的信仰、党派背景、甚至阶级特征的熏陶。这些因素,放置在两种不同社会的历史恩怨以及地缘政治的景观下,没有矛盾是绝对不可想象的。因此,无论是从宏观的战略高度或微观的领袖个人作风上观察,中美之间的“较劲”情况,显然尚无大幅度扭转的充分条件。布什刻意在日本演讲时,表扬台湾的“自由市场和开放社会”,并公开表示中国应该向台湾学习;中国外长李肇星立即在南韩釜山反驳说台湾是中国内政,这都是最明显的例证。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自由主义和李敖旋风

March 13th, 2008 at 3:13 am (玑峰絮语)

自由主义和李敖旋风

逸峰

自由是一种人人追求的人生价值;自由主义思想在人类历史上也一直是社会发展过程中不断涌现的潮流。在中国,向往精神自由的文、哲作品具有很古远的渊源。有人认为《诗经》是中国最古老的个性自由化的文学创作;庄子的《逍遥游》以及列子的某些寓言更被学者引证为当时士大夫模拟精神自由的代表作。在西方,自由主义当然更是西方文化的精髓所在,自不待言。值得一提的是以胡适为代表的近代新文化运动的健将们,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推崇西方自由主义信徒。

相对于保守社会之倾向于抱残守缺,自由主义者的声音往往是比较开放、甚至是张狂的。以中国自由主义精神承继者自居、年届古稀的台湾著名作家李敖,终于在阔别56年之后的今年九月重返中国大陆,并在他的“神州文化之旅”行程里,安排了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以及复旦大学的三场演讲,极力宣扬他心目中的自由主义。

李敖的演讲不但轰动了大陆的学界与舆论界,也引起了海内外一般中国人的高度关注,每场演讲之后,许多论者曾按照各自的政治立场做出反应;在网络论坛上,不少“写手”更生动地展露出他们“屁股坐标决定头脑思考方向”的评论。实际上,许多人并没有用心细听李敖亲自为这三场演讲所作的“定位”介绍:在北京大学要讲金刚怒目,在清华大学要讲菩萨低眉,在复旦要讲尼姑思凡。听到或阅读过李敖讲辞的人应该能够同意,他的演讲确实就是那么一回事:怒目、低眉、思凡。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选而不举的困窘

March 13th, 2008 at 3:08 am (玑峰絮语)

选而不举的困窘

~侧视三二零之后的台湾政治前景~

逸峰

台湾的三二零大选上演了一场特别难堪的煽情表演。寻求连任的陈水扁和它的搭档吕秀莲,在两颗土制枪弹的冲激和三十多万张“废票”的阴影笼罩下,以极为微弱的票数差距险胜连任。被击拜的竞选对手,蓝营的连战和宋楚瑜,显然无法接受如此不明不白的败仗;他们要求“验票”与“彻查枪击案”的抗争行动,使得扑朔迷离的台湾政局显露出更为吊诡的景观。实际上,这次“选而不举”的困窘,已经充分地暴露出在当前被扭曲的民粹主义生态下,台湾的“民主政治”实验,只是一场玩弄权术的闹剧而已。

本人曾经在《枫华茶园》中针对台湾的三二零选举,发表了一些感慨,将陈水扁刻意把“公投”和“总统选举”捆绑在一起的手段,定性为“愚弄民情、误导舆论以讹谝选票的戏法”,同时也寄望台湾人民“不会欢迎执意拿国族前途当赌本的任何玩火政客”。

非常不幸,尽管“公投”的戏法果然让台湾人民识破,所谓“防护公投”的两条议题都未能获得必要的领票人数而遭否决;但玩弄公投戏法的豪赌政客却再次蹊跷地攫取到台湾地区政治领导人的权位,得以继续激化岛内族群矛盾、让海峡两岸的人民不得不再次经历另一个四年期的灾难。

本文脱稿之前,国亲联盟的街头“抗争”仍无取得合理化解的朕兆。纵使民进党愿意接受重新验票的呼吁,甚至司法当局能够在最短速的时间内侦破枪击案,当选人恐怕无法治愈这次大选所酿制的台湾民主政治实验上的创伤。而最令人耽忧的是:海峡两岸的中国人是否正在一步步地走向另一次玉石俱焚的内战?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 Previous ent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