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庐吟草(2003年自选集)

March 5th, 2008 at 9:50 am (诗词自选集, 2003年 )

逸庐吟草(2003年自选集)

一、抒怀

蹉跎岁月淬丹心,冷暖春秋铸骨吟。
杞虑山崩殃岸裂,何堪稚雁唳故林。
(2003年1月18日修订)

二、烽火燃天鬼叩扉

烽火燃天鬼叩扉,弓刀战斧竞称威。
大漠苍黎千载劫,孤城将士万军围。
有言英烈轻生死,休说霸权重是非。
凌弱辱贫沽恶例,文明道义烬灰归!
(2003年清明节)

三、文明的传说

听说
文明躺在巴比伦摇篮的时候
曾经吮哺过海湾的乳汁
呼吸过沙漠的尘垢

两河流域风暴雨骤(*)
丛林里的野兽朝争夕斗
于是,文明创造了不同的帝偶
自求多福
却换来作俑者的诅咒

之后
美元继任上帝、管辖宇宙
为了彰现那无比的权绶
把智慧、仁慈和美丽一起放逐
让贪婪到处纵火

然后
文明为战神门徒们的狡谬
缝制了最合身的借口
“反怖、解放、自由、民主”
奈何掩不住赤裸裸的丑陋

今后
霸权是兼职讼师和法官的刽子手
新罗马帝国精神抖擞
文明随着凯旋的舞步
成为陪葬巴格达的丧家狗

*注:两河指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
(2003年3月25日)

四、一封伊拉克小孩的信

亲爱的姥姥,
谢谢你讲的故事。
可萨达姆是谁?
巴格达离开咱家多远?
为什么上帝把炸弹丢在咱这里?

爷爷说,
真主给改了名字,他现在叫布什。
他住在很远很远的一座白色的宫殿里。
布什在生气,因为,
有人把飞机撞倒了他村里的两栋很高很高的房子。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