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   海归博客  |   海归论坛  |   海归相册  |   旧版海归博客  

Archive for the '“民运”的背景' Category

藏独声势壮 民运车马稀

Thursday, April 10th, 2008

藏獨聲勢壯 民運人馬稀
民運抗議李鵬訪美示威現場目擊
下午三點,紐約市几輛豪華的黑色大禮車魚貫幵進聯合國大廈正門,從陣勢上猜測,李鵬應該就在里面。正對大門的西藏自由運動的示威群眾跟著陷入狂熱,“李鵬滾蛋”、“聯合國丟臉”的口號夾雜在一片飛舞的西藏雪山獅子旗中飄出。遠在四條街之外,由台灣資助的中國海外民運陣營也在慷慨陳詞,但李鵬就算想聽,也根本聽不到。
出于种种協調的生澀,海外民運与美東台灣民進党聯合組成的“聲討李鵬行動聯盟”,一登場就已經辜負了多重自我期許,這包括:在李鵬入聯合國大門時“一定要他聽到抗議口號”的示威活動,不知為何故意擺錯場面﹔原先魏京生向本報宣稱已准備好的一百輛机動示威車隊,也不知為何根本未見蹤影。所有這一切讓記者大為失望。最難堪的是,雖然組織者一再強調這次活動是民運、台灣人社團、藏人社團的首次“大團結”,可是,民運方面連自己的群眾都號召不到,到場者不過五十人左右,衹有几個“民運明星”自彈自唱。
在場的民運人士徐水良告訴《世界日報》:“來的人,三分之一是記者,四分之一是共產党的特務,剩下的人才講講話。”言語不免刻薄,卻又入木三分。但現場也有民運人士提出反問:示威活動固然要依賴自動自發,紐約市別不說,拿“六四綠卡”的新移民何止上萬,“請問那些人都到哪里去了?”
“六四”發生十一年后,好不容易等到讓海外民運人士一致抗議李鵬訪美的机會,但气氛卻意外的冷清。場面甚至尷尬到每個演講者上了台,都一定會提到“人多人少,不代表人民的聲音大小”之類的話。記者注意到,有多位著名的民運人物未到場,其中包括方勵之、王若望、劉賓雁、柴玲、王軍濤、鮑戈、王希哲、王炳章、劉剛、張伯利、熊炎、王超華、蘇曉康、遠志明、蘇紹智等,而且這些人目前都居住在美國。据台灣民進党海外顧問洪哲胜分析,相當一部分大陸异議人士仍避諱与台灣人、西藏人的社團以及法輪功公幵進行合作,有的不愿与魏京生、倪育賢、劉青等同台,擔心有損自己的形象。
“聲討李鵬行動聯盟”發起人魏京生和倪育賢在初期的籌備階段就破天荒請求台灣民進党給予資助。魏京生感念前不久應邀赴台灣參加陳水扁總統的“五二○”就職國宴,這一次的合作也有前跡可尋。
昨天民進党美東党部主委田台仁和顧問洪哲胜都到了,台灣人社團通過兩枚升空的標語气球聊表心意。他們對昨天台灣人社團示威人數不如預期一事,解釋說,僅管費力動員,但海外民運人士大多回避台獨議題,再加上台人社團要為九月五日的千人示威養精蓄銳,雙重因素影響了出席率。
至于民運与西藏社團的合作,從昨天的小動作觀察起來也不及格。藏人從警察局申請到的“擴音器許可”衹安排到下午兩點,接下來由民運團体挂自己的擴音設備。可是民運方面卻絲毫沒有留人的意思,兩點一到,竟然出現“換班”的滑稽場面。眼看著情緒激揚的藏人社團整隊帶往四十三街的小廣場,“民運人士”得到的空位子一下子冷場了,講好的“合作默契”也成空話。
結果是上午就到場、陣容最整齊、口號最激昂的五百多人藏人社團,在李鵬可能入場的三點鐘,搶到了李鵬唯一無法規避的示威黃金地段,而在四條街外的民運人士們卻一直遠遠觀望,始終不肯接近李鵬車隊行經的路線。一位西藏自由運動的老面孔說:“我們剛才要留在那里也可以,衹要他們同我們一起喊‘中國滾出西藏’的口號就行。”
(世界日報 2000年9月3日 星期日)

李登辉统治时期的海外“民运”暗无天日 国民党特务对“民运人士”颐指气使

Wednesday, March 26th, 2008

(照片:1996年王希哲刚踏足美国就宣布要加入李登辉的国民党,并宣称“拿台湾经费收集情报很光荣”。)
http://blog.dwnews.com/upload/wangxi4.jpg
国 民 党 控 制 海 外 民 运 团 体 内 幕
去年年末国民党安排魏京生访问台湾时,魏当面向李登辉索要两百万美元的资助。此事见诸于报端后,正在纽约联合国大楼前绝食的王希哲立即发表声明,公开指责魏四处要钱只是为了满足其个人沽名钓誉的花费和挥霍。魏京生则通过台湾的传媒进行反驳,揭露说王的背景可疑,因为中共一直在破坏他的筹款努力。撇开民运人士之间争夺“资源”的老话题不论,单单从国民党当局的角度来看“海外民运”,想一想究竟台湾需要民运做些什么,这倒是一个十分有趣而又必须弄清楚的问题。俗话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同样,“海外民运”也决不可能每年白领国民党的三百五十八万美元的支票。
台湾操纵“海外民运”的正式机构是行政院大陆工作委员会的对外联络处和国民党海外工作委员会及侨务委员会,以及“中国青年团结会”、“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等所谓的“非官方的民间团体”。现阶段主管这项工作的最高级别的行政官员是陆委会的两名副主委林中斌和郑安国,其经费直接由李登辉的亲信之一刘泰英拨发。九月中旬陆委会对外联络处再度召集“大陆海外民运工作管理协调会议”,宣布由海基会副秘书长许惠佑担任新一届“民管会”的主席,金尧如、林保华(凌锋)、王元泰(薛伟)、伍凡、苏嘉宏任北美地区专员。然而不知何故,“海外民运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和“二十一世纪基金会”会长杨建利等几位重要民运人士,则反而因“事务繁忙,无暇兼职”等“其它原因”,而仅列入“民管会”的一般成员名单。
国民党评估“民管会”是否实现了对民运的“主导”的一个重要指标是,海外各个民运团体的领导权是否已经掌握在党或其他可靠的亲台人士的手中。如果尚未“达标”,则务必采取行动使局面改观。记得当年国民党曾根据确切的情报获悉身为“民联”主席的王炳章一贯对国府阳奉阴违,还私下将台北拨出的巨额经费另立帐户,并隐瞒多名“民联”国内成员的资料,于是决定由胡平在“民联”代表大会上发动“倒王”,将王开除出局。又如,严家其当选“民阵”主席之后,由于他处事过于迂腐,还自命清高,不愿与台北全面合作,所以国民党最后决定推万润南出来“竞选”主席,将严拉下马来。不过,有时候也会出现民运团体的新任主席抗拒国民党干预的情况,对付这种局面,国民党通常会采取分裂团体的手段,另立“双胞”的领导机构,如此一来,“民联”、“民阵”、“自民党”、“民联阵”、“民联阵-自民党”都难免陷入“双胞”的“怪圈”之中,让外界耻笑不已。笔者据此推断,国民党迟早也会选择“恰当的时机”采取行动,另立一个“双胞”来取代如今不为它所喜欢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陆委会“大陆海外民运工作管理协调会”有一份文件曾指出,海外民运必须以向国际揭露大陆地区不良的人权记录为己任,支持台湾、西藏、新疆、内蒙古争取独立的正义斗争,推动西方民主国家从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形成对中共的有效的压力,促使其最终走向解体,从而自然解除其日益对台湾所形成的威胁。而在一九九九年的年度工作总结报告中,“民管会”高度肯定了现阶段“海外民运”的发展状况,认为目前“海外民运”的“主流团体”都能够同国府维系紧密的联系,并通过加强互访、签订合作协议、共同抗议大陆领导人访问西方国家等活动,完成了同西藏、新疆、内蒙古要求独立的海外组织的“合流”。至于谈到“民管会”工作的不足之处,报告承认“民管会”目前仍未能将中国民主党、法轮功纳入“主流团体”之列,以及由于投入海外侨社的工作力度过于薄弱,致使许多原先亲台的侨社被大陆当局所“统战”。
中央社驻纽约记者黄旷春透露,海基会副秘书长许惠佑最近向总统府汇报“民管会”的工作情况时特别强调,今年四月间《北京之春》杂志社代表“大陆民运”同“东土耳其斯坦民族中心”签订合作协议,此举标志民运工作的新起点,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而魏京生、王丹等知名民运人士在历次活动中,也能协助国府文宣,赞同台湾拥有决定是否独立的自决权,并呼吁美国制裁中共;此外,“海外民运联席会议”等“主流团体”的领导人们都十分关心明年三月的台湾大选,表示他们将自觉同宋楚瑜阵营划清界线,坚定地支持连副总统竞选总统。有鉴于此,李总统已同意待大选结束后将再增拨二十二万美元投入“海外民运”。
据了解,目前仍然以“海外民运工作需要”为由而定期从国民党“白手套”处领取津贴、工资或报销开支的人士主要有文权、薛伟、王涵万、唐柏桥、伍凡、徐邦泰、倪育贤、齐墨、汪岷、林樵清、万润南、蔡崇国、黄慈萍、杨建利、莫莉花、谢选骏、魏京生、盛雪、吾尔开希、陈锡铮、徐水良、项小吉、张伟国、王丹、胡安宁、林保华、辛灏年、于金山、胡平、于大海、马克任、金尧如、曾慧燕、司马璐、刘泰、张英、陈劲松、高寒、张菁等。由于台湾岛内对于国府资助“海外民运”一事素来存在争议,因此“民管会”要求上述领取款项的人士务必恪守机密,不对外作任何宣示。这一点外界可以从国民党处理王希哲、魏京生申请入党之事时所采取的不同方式上看得出来。国民党婉拒王希哲的申请,是因为王事先就将此事向新闻界作了公布,令国府为难;而魏京生则能听取忠告而审慎为之,这样就使问题迎刃而解了。
国民党判断某位民运人士是否“可靠”、是否能够与之长期合作的依据主要是来自其安插在“海外民运”中的情报人员所提供的报告。民运圈内人士对于这类秘密报告的可信性素来存有非议和抱怨,而且这种工作机制有时极易引起那些为争宠而倾轧的情报人员之间竞相向台湾写“黑函”告状、互揭阴私的乱象。不过在国民党看来,情报人员的私人操守是一个次要的问题,关键是要考量他们能否兢兢业业地工作,为“二千一百万台湾人的前途”而打拼。至于情报人员贪污若干款项或者玩几个女人之类的事,国民党从不计较,甚至反而认为这些把柄或许还能够成为国府控制他们的紧箍咒。
虽然国民党并不要求所有的民运人物都能够象魏京生那样公开宣讲“山东也可以独立”、“澳门的主权一旦回归中国就会任凭中共宰割”、“美国没有必要让中国先于台湾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类的话,但是无论如何,国民党对于那些被认为“有狭隘的国家主义立场”或者“有大中华情结”的民运人物,则已经研判为完全没有“合作”的余地。对于这类民运人物,“民管会”认为尽快让他们从“海外民运”的舞台上消失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郑为民
2000-1-19

“北京之春”是台湾设在美国的间谍组织

Saturday, March 1st, 2008

“北春”从台湾方面所获得的巨额经费,则主要被用于与经营杂志毫无关系的间谍活动,其中包括薛伟等人经常出入欧洲、土耳其、印度、泰国、新加坡、澳大利亚、新西兰、台湾、香港等地的花费,以及另外所聘用的十馀名情报人员(他们分别与薛伟等人单线联络)的工资和津贴。至于“北春”主办各类“研讨会”和集会示威活动,以及安排民运分子赴台参访等方面的费用,则另行向台湾“陆委会”、“台湾民主基金会”、“国民党海工会”、“三民主义大同盟”、“汉藏协会”、 “中华欧亚基金会”、“中国青年团结会”、“侨委会”等机构进行专项审核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