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   海归博客  |   海归论坛  |   海归相册  |   旧版海归博客  

Archive for the '“民运”的丑闻' Category

杨建利杀害了刘凯申?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多位理事认为嫌疑极大!执委会决定暂不公布 ZT

Saturday, April 19th, 2008

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关于在一年内解散的声明
最近,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理事会同仁通过民主投票决定在一年内解散该基金会。为了做好善后工作,自这一决定的做出到基金会法定解散之日,基金会将一如既往,信守对海内外学者和所有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士的承诺,继续在这一年内做好所有工作:包括继续组织与国内学者的文化和学术交流活动,继续提供对国内维权和民主运动的有力支持,继续进行对国内民主运动的受难者及其家属的财政资助,以及继续我们《议报》网站的运行和”二十一世纪中国丛书”的出版等等。
为此,理事会同仁选出由理事会董事长林培瑞教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原执行主任宋永毅教授(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和《议报》现任主编张伟国先生(香港《动向》杂志主编、本基金会理事)组成的执委会,领导和全权负责今后一年内基金会的全部活动与善后工作。
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自1991年在加州正式注册为从事教育、文化和慈善活动的非营利民间组织以来,在它的创建人刘凯申博士的领导下,遵循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逐渐成为一个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卓有成效的智库。 17年来,基金会在美国各大学组织了二十多场学术研讨会﹐吸引了上千名来自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美国、日本和欧洲的杰出的知识分子的参与。这些会议涵盖了中国宪政民主的前景﹐民主化策略﹐台湾经验﹐各民族之间的对话﹐选举与中国未来,中国当代史的历史真相及对中国的政治变革的影响等意义重大的公共话题。
2002年1月,基金会的创建人、董事长刘凯申博士不幸猝然过世(死因未明)。当时的基金会负责人在理事会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去中国”闯关”被捕,导致基金会陷入人事、组织、财务和税务上的全面危机。然而,理事会的同仁们在危难之际急流勇进,无私奉献,使基金会渡过了重重难关。同时,他们还竭尽全力地进行了营救工作。在该负责人身陷囹圄以及刚出狱的五年中,基金会同仁们仍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筹集并向他和他的家属提供了八、九万美元的援助。
更为重要的是:基金会的同仁们,在以往的五年内将基金会的工作搞得更为有声有色。五年以来, 基金会和哈佛燕京学社、夏威夷大学、三一学院、纽约城市大学、加州大学合作,举办了五场极有规模的大型国际研讨会,吸引了300多名海内外的知名学者和知识分子的积极参与。其中”信息时代的族群关系”、”历史真相和集体记忆:文化大革命四十周年”、”五十年后重评’反右’: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命运”等在国际上和中国大陆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些会议非但为中英文媒体广泛地报导,英国BBC, 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等等还制作了对会议的长篇系列专题报道,直接向大陆广播。美国最大的中文报纸《世界日报》五年来发表了对这些会议的近十篇长篇特写。这些,在基金会以往的活动中都是仅见的。与此同时,基金会同仁全面改革了《议报》电子周刊,增加了”议报论坛”、”签名网”、”图萃” 等等独具特色的网页。与五年前相比,《议报》的点击率和读者流量增加了近50倍!通过《议报》,中国国内不同的声音和政见得到了有力的表达。从某种意义上说,《议报》已经成为许多关注中国民主变革的人们的精神家园。五年来,基金会同仁们还开创了对中国大陆政治犯和受难者家属的直接援助工作,设立了”受难者家人奖”。迄今为止,基金会同仁们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向大陆的受难者及其家属提供了近五万美金的资助。特别应当指出的是:所有这些都是基金会同仁集集体智慧群策群力之果,他们努力工作,默默奉献,从未贪图个人功利与名誉。
为此,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理事会同仁在决定解散时,心情特别的沉重。但是,这又是一个不得已的选择和经过再三斟酌的集体决定。 因为自去年8月以来,基金会内随即发生了一系列不正常的事情。尤其是今年以来,还发生了基金会个别人在保留理事会职务的同时和在完全没有知会理事会的情况下,以另外的非营利组织主要负责人的身份,向同一支持我们的重要基金审发机构申请经费,造成了非营利组织必须避免的严重的”利益冲突”。这一行动不仅给上述基金审发机构造成极大困扰,也自然给我们基金会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理事会认为:为了避免海外从事民主运动的各类组织中因争夺资源而引发的悲剧性内斗和内耗在我们身上重演,为了中国非暴力抗争运动的整体利益和诉求,我们不需要也不愿意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卷入这种无谓的资源争斗。因此,我们决定:1)放弃前述基金审发机构已经承诺给我们的今年的运作资金;2)在一年内解散基金会,并做好善后工作,不提供进一步”内斗”和”内耗”的空间。
如前所述,在做出这一决定的时候,我们的心情十分沉重。然而,我们向公众慎重承诺:在未来的一年里,我们期望以善始善终的敬业精神,向我们多年的朋友和知音,以及所有关心和激励过我们的公众,做出一个负责的交代。
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理事会
2000年4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