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   海归博客  |   海归论坛  |   海归相册  |   旧版海归博客  

Archive for the '“民运”的立场' Category

【新闻内幕】以“绝食”争回国权 王丹意在抵制北京奥运?

Thursday, May 15th, 2008

王丹等“民运分子”奥运前闹事 到纽约中领馆“绝食”
背后隐藏不可告人的阴谋和丑闻
2008年4月30日,民运人士王丹向纽约的中国总领事馆寄出快信,要求发还护照,允许其自由出入中国,并表示,如果中国政府不予理会,他将采取“更激烈的方式”,包括“绝食抗议”。与此同时,王丹告知一些民运团体,他将于5月22日至27日在纽约中领馆前进行绝食,与潘晴、王军涛等人“要人权不要奥运”的系列活动相呼应。但是到了5月14日,王丹又以“宪政协进会”名义宣布:“绝食”等抗议活动因故延期。
早在今年2月21日,王丹便向各地民运人士发出一封电子邮件,提出所谓“2008回国权运动”计划:第一步,发表公开信要求发还护照,制造舆论;第二步,从国内到国际,提出法律诉讼;第三步,杨建利等人于5月间展开从波士顿到华盛顿的步行,王丹等人则在纽约进行“绝食”。此外,还有人在香港注册成立了一个叫作“我们要回家”的组织,以配合上述行动。
3月6日,王丹、杨建利、王军涛、胡平、张伟国、郭罗基、陈一谘、吾尔开希、刘刚、陈小平、吴仁华、刘念春、傅申奇、易改、蔡桂华、魏泉宝等十六人联名发表致中国外交部的公开信,要求给予他们有效的中国护照,准许自由出入,否则他们将起诉中国外交部、公安部,并向国际奥委会控告中国政府违背国际奥林匹克宪章。
其实,王丹等人这次在奥运会前闹事,另有其不可告人的原因和内幕:
● 迫使台北维系资助
5月20日台湾又将改朝换代,国民党重新上台执政。在过去八年里,王丹、王军涛、胡平、杨建利、张伟国等人一直由民进党当局豢养,此刻他们都担心国民党为了改善两岸关系而不惜中断资助。王丹刻意将他的“绝食”表演安排在马英九宣誓就职“总统”之后进行,最主要目的是要在北京当局与台北国民党政府之间制造磨擦,产生疑虑(甚至敌意)。近年来王丹频频现身于台湾一些政府部门,还到“立法院”发言。马英九刚接手政权,虽不太可能立即要求王丹做什么,但王丹选在马英九入主“总统府”后向大陆发难,挟持意味浓厚。
● 排斥异己争夺资源
遭中国政府禁止入境的民运人士尚有王有才、封从德、魏京生、周锋锁、熊焱、张伯笠、王超华、周勇军、连胜德、姚勇战、方励之、严家其、万润南、谢万军、卢四清、刘俊国、易丹轩、唐柏桥、吴弘达、阮铭、曹长青、鲍戈、徐文立、王希哲、徐水良、袁红冰、刘青、韩东方、李淑娴、郑义、燕鹏、鲁德成、冯素英、徐邦泰、薛伟、于大海、何清涟、林牧晨、纪晓峰、李洪宽、伍凡、高寒、莫莉、盛雪等,但王丹出于狭隘的派系利益,对他们只字未提。反观王丹所提的十六人名单,其中近半已回过中国,尽管其中有人不敢承认。
● 绝食作秀吃喝不误
王丹此番“绝食”属表演性质,预先限定“绝食”时间为五天,无性命之虞。日前王军涛向纽约一些民运团体打招呼,请求每个组织轮流陪王丹“绝食”一天(基本在白天)。“绝食”完毕后,王丹、王军涛等人将立即展开对中国政府的控告,并安排人于奥运前夕作“闯关”表演。王丹为了保证有充沛的体力投入后续行动,不仅可以公开喝饮料,暗中也备有盒饭,反正路人不屑一顾。尽管无人在意王丹真绝食还是假绝食,但是他的这番表演却亵渎了“八九学潮”那时的集体绝食行动,何况当时他也曾背着“绝食请愿团”到饭店大吃大喝。
● 拒于国门个案有别
当年因参与“六四”而遭通缉流亡海外的或被判刑释放的学生领袖和知识分子柴玲、沈彤、李录、白梦、于浩成、陈一谘、苏绍智、戴晴、苏晓康、马少方、周舵、刘晓波、远志明、朱嘉明、陈军等人,有的已回国发展事业,有的则获准出访又返回。此外据悉,吴牟人、杨怀安、黄翔、费良勇、吕京花、杨巍、魏泉宝、陈明、倪育贤、王艾等民运人士,近年来也分别获准回国探亲、奔丧或定居。由于王丹领取陈水扁“国务机要费”,而由他担任“社长”的“北京之春社”每年为台湾提供250件情报,中国政府禁止间谍王丹入境不足为怪。
● 拿钱闹事意欲何为
2002年9月台湾“陆委会”陈明通告诉《自由时报》,为了使大陆民运分子的活动更符合台湾政府的意图,民进党执政后,对民运的资助由“定额补助”改为“逐项审核”。此外《中国时报》也多次披露,王丹、王军涛长期为台湾“国安局”第一处工作,内部代号为“二王专案”。当“国务机要费”案指向王丹时,王希哲、徐文立、汪岷等民运人士曾指出,“民进党台独政府打着所谓‘资助海外民运’的幌子,把它变成私下收买个别人物为其分裂中国的台独政策背书站台的工具。”这次奥运前夕,拿台湾钱的王丹“绝食”闹回国又意欲何为?
● 回国必须先行验血
2007年12月,王丹在“自由亚洲电台”发表题为《回国要先验血?太荒唐了!》的评论,谴责中国政府对归国人员(在境外居住超过一年的)先行验血的做法是侵犯人权。众所周知王丹是同性恋者(台湾媒体对此也有报道),医学界向来把同性恋、吸毒者视为爱滋病传播的高危人群,可见王丹一面抗拒验血,一面以“绝食”相要挟,纯属无理取闹。即使王丹没有卷入陈水扁“国务机要费”案,台谍身份尚未败露,中国政府也应禁止他入境。《口岸爱滋病防治管理办法》对所有归国人员一视同仁,王丹等人虽有境外反华势力撑腰也没用。
● 私吞巨款遛之大吉
当王丹闹回国的消息传出,许多民运人士的第一反应是—-“王丹回国,一定是把这些年从海外贪污的民运经费全弄回去养老吧。”据悉,由王丹所掌管的几个民运团体(“北京之春社”、“宪政协进会”、“天安门一代”、“新闻自由导报”等),都从台湾及美国的一些机构领取经费,财务开支严格保密,领导职务实行终身制,禁止选举和监督,为贪污腐化大开方便之门。“国务机要费”曝光后,王丹推说把钱都给了“北京之春社”等组织,但“北京之春社”经理薛伟却告诉记者:“我们从未收到王丹转来的一分钱”。王丹对此至今未有回应。
● 说谎弄假信用破产
1998年王丹串通家人制造舆论,谎称狱中病重,要求保外就医,但出狱后却发现没有病。王丹出国时曾声称要自己打工,不靠别人,结果却一直靠台湾豢养。为了向主子邀宠,王丹一会儿说“中国两年后会陷入危机”,一会儿说“五年后中国必将大乱”,但这种局面并未出现。王丹支持陈水扁废除国家统一纲领,说“废统只有李肇星不高兴”,话音刚落王希哲就说“老王我就很不高兴”。王丹在北京连大学一年纪课程都念不了,差点退学,到了美国却变成“哈佛博士”,但至今未见有学术专长。这次假“绝食”,等于宣告王丹的信用彻底破产。
中国海外民运工作协调会
2008年5月14日
【王丹简介】
王丹 (Wang Dan) ,1969年2月26日生于北京,祖籍山东,原北京大学历史系一年级留级生,1989年因参与学潮,被公安部列入通缉名单,1991年被北京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4年,1996年以“阴谋颠覆政府罪”判刑11年。其家属对外国机构宣称,王丹在狱中可能罹患脑瘤并导致失明,危及生命,而中国监狱毫无人道,不予妥善医治。为此,美国向中国不断施加压力,要求立即释放王丹。1998年4月王丹获准赴美“保外就医”,但是经美国医疗机构检查,发现王丹健康良好,无需治疗。此后,王丹担任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评论员和隶属台湾军情局的《北京之春》杂志社长。王丹经常在美国和台湾说,中国五年后将崩溃,或者两年后将陷于危机,然而这种情况始终没有出现。王丹呼吁欧盟不要解除对华武器禁运,并支持陈水扁废除《国家统一纲领》,还向台湾民进党说“中国不敢犯台”。尽管王丹一再否认接受台湾资助,但是,陈水扁在台北检察机关侦办其贪腐案件的过程中,宣称曾给过王丹数十万美元。另据台湾《TVBS》周刊披露,王丹是男同性恋者,他在美国的学历也是假的。

冼岩:奇怪的台湾间谍胡平先生(图)

Thursday, April 24th, 2008

奇怪的台湾间谍胡平先生
胡平先生写了一篇奇文《奇怪的示威抗议》,对海外留学生和华人集会示威,抗议西方媒体对西藏事件的不实报道这一“荒诞剧”表示“奇怪”,责备他们:“在中国,媒体被共产党一手控制,天天都在发布不实报道,可是这些人却安之若素,从不抗议。唯有这次有几家西方媒体发布了不实报道,他们就忍无可忍,要大声抗议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该文之所以堪称奇文,是因为只对一方抗议,对另一方的同等行为视如不见、安之若素,这本来就是胡平们的常态。如果将上文中的“中国”切换成“美国”,“西方”切换成“中国”,胡平先生的全部“奇怪”,就基本上都可以照搬到他以及与他相似的刘晓波、余杰等“一夜美国人”或“夜夜美国人”身上。一个人的喜怒哀乐,能够如此真诚的“和美国政府保持一致”,不知道这是不是也可说是“可悲到了极点”?抑或说,西方自由环境的存在,也会“降低人们的道德水平”?
一个人竟然可以对别人与自己相似的行为表示奇怪,这不能不令人对胡平先生感到奇怪。人们想问一问胡平先生的是:在“有新闻自由”的西方,媒体如果发布了不实报道,到底是不是可以抗议呵?如果可以抗议的话,那么为什么此次又不见惯于表示“忍无可忍”的胡平先生起来抗议呢?如果胡平先生已经将自己定位为专职抗议万里之外的中国政府的专业人士,那么一些海外留学生和华人将自己定位为专门抗议近在身边、伤害了中国人感情的西方媒体,这又有什么值得胡平先生奇怪的呢?
胡平先生竟然会为此感到奇怪,你说奇怪不奇怪?
冼岩
2008-04-24
http://www.dwnews.com/gb/MainNews/Opinion/2008_4_23_7_37_45_377.html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3-5-1-ny-meeting-sars-6.jpg
http://img.epochtimes.com/i6/710172227261813.jpg

拉萨骚乱被台湾间谍大做文章 胡平颠倒黑白 陈破空疯言疯语 学者郭岩华逐一驳斥

Wednesday, April 9th, 2008

拉萨骚乱评论迥异
哥伦比亚大学研讨会激辩实录
(胡平、陈破空、郭岩华、孟玄、刘国凯、旺楚沙卡帕等人发言摘要)
2008年3月30日,海外民运人士、藏独人士、台独人士以及留学生、学者、侨领等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举办“西藏事件、台湾大选与中国政局走向”研讨会,就3月14日的“拉萨骚乱”进行讨论。会议由王军涛主持,孔灵犀担任翻译,主讲人有胡平、洛桑-尼安巴克、陈破空、才仁帕尔登、洪哲胜、卢比-巴勒特、孟玄、贡嘎扎西、项小吉、旺楚沙卡帕、郭岩华、刘国凯、花俊雄、王天成、丁竹君、王婉玲等。
胡平:这次西藏事件,决不是象中共说的藏人先搞暴乱,然后他们才镇压,而是中共先镇压,才激起一些藏人的暴力行为。官方自己也承认在10日就有抗议活动,当天就抓了五六十人。西藏的问题是没有真正自治。纽约时报当天有一篇文章,引用大陆专家反对达赖喇嘛主张的理由,说西藏自治意味着要放弃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如果让西藏自治,人民选举政府,中共就无法再压制其他地区人民的民主要求。现在国际社会施加压力,但是我估计中共不会让步。摆在全世界面前的问题是,中共专制政权借助于国力的强盛而变得越来越蛮横,越来越构成对人类自由和平的巨大威胁。
陈破空:谁是暴乱的幕后黑手?外界大可存疑。早在1989年3月,在拉萨大量中共特务和便衣,假扮市民和僧侣,有计划地实施打砸抢烧杀,少数藏民被诱卷入,中共军警随即展开血腥镇压。1989年6月,在北京中共当局以同样手法,派出大量特务和便衣,假冒市民,带头砸烧军车,抢夺枪支,引诱少量北京市民卷入,随后,就以”平暴”为名,展开大规模屠城。时隔19年,中共是否故态复萌?从历史信用看,中共难脱嫌疑。2008年,对中共来说,有太多机会。外界看不到中国的改变,障碍在中共内部。看上去,胡温无能为力。特殊利益集团的崛起,地方主义的盛行,中共内部,各自为政,互相牵扯,一盘散沙,中央决策中心被架空。在这种情况下,整个党政机器,仅按惯性运作。机器庞大,惯性巨大,因而,仍具有压倒性的威力。但这是一部老旧的机器,有新招牌,却只有旧功能。
项小吉:台湾的民主虽然很短,却已经很成熟,人民素质高雅,选举公正有序,是亚洲民主的典范。台湾的民主也为未来中国,树立了最好的榜样。中共凭武力占领西藏,镇压西藏的“和平抗议”,人民绝对有抗暴的权力。绝不允许“经济繁荣”的民族就可以侵略、统治其他民族。否则,中国为什么不接受日本以武力制造的“大东亚共荣圈”?当初为什么还要抗日呢?
郭岩华:做为会议组织者之一我想“平衡”不同声音。即使没有中共,台独和藏独等问题也不会消失。这不仅是意识形态之争,更是民族和利益冲突。无论从历史、地理还是现状看,西藏都是中国的一部分。目前内地每年补贴西藏160亿,每个省市都对西藏“对口支援”。西藏的文化和宗教被保护起来,可华人却成为烧杀抢的对象。难道只有你们才有人权?汉人注定就是被歧视和谴责的?别说人权,最基本生存权和发展权都没有?汉人的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就不值得尊重?所谓“解放军装扮藏人行凶”,更不合乎逻辑,是污辱世人的智慧。如果烧杀无辜平民的暴乱竟是“和平的”,那本拉登还是不是恐怖分子?英国穆斯林搞的“连环爆炸”属于“公民抗暴”吗?法国的外籍愤青搞的“街头暴乱”竟然合法?若中国的暴徒应无条件释放,那暴力攻击平民的“北爱共和军”为何还关在英国大牢里?这种双重标准,怎能让十三亿中国人信任你们?!160亿的财政补贴主要用于行政开支,公共建设,教育及医疗。这还不包括解放军在西藏的军费。最近十几年,西藏GDP的增速是12%-15%,比内地高30-50%,是周围国家的好几倍。加上各省市的“对口支援”,西藏经济远好于印度,尼泊尔和蒙古等周边国家。比达赖现在的“达兰萨拉”及周围印度小镇繁荣多了。仅拉萨市的私人轿车就五万多辆,多数为藏人拥有。人均收入比周围邻国都高。我几次去西藏,发现汉藏地位基本上是平等的。有些方面藏人比汉人的地位高,比如藏人可以多生孩子,可是汉人却必须“一胎化”。西藏城镇的“最低生活保障”,只对“常驻户口”者――大多数都是当地的藏人,而外来的汉人和回民等却毫无保障。西藏的很多学校,藏人可以免费,汉人却必须自费。中央每年拿出数千万人民币维修西藏寺庙,供养僧尼,其他国家、西藏流亡政府都无能为力。川藏公路和青藏铁路上的货车,大都是来时满货,回内地时放空。连我吃的新鲜蔬菜都是内地运来的。西藏没有大型工业,也没有大型石油或矿藏,运到内地的运费比矿石或木材本身,要贵得多。前些年,私人(多数为藏人)盗猎藏羚羊及烂挖冬虫夏草,现在已经被禁止。西藏目前的问题是“分裂与独立”,不是经济、宗教或文化等问题。在世界上,独立或统一都没有绝对真理,更没有绝对权力。联合国宪章里“国家主权”优先于“居民自决权”。否则,加拿大就不应制定法律禁止魁北克独立;俄罗斯也不该发动血腥战争统一车臣;林肯总统更不应发动南北战争,而当今美国联邦,也就不会存在。诚如达赖喇嘛所说:“西藏的经济离不开内地,我们需要内地投资,西藏不能独立”。这里,我希望达赖能及时发挥影响,制止暴乱,促成和谈。双方只有面对现实,相互妥协,才能解决具体问题。现在的中共已非从前的中共,中国的走向主要由知识精英主导。民运不能再走极端,把反共变成反华,就会被中国老百姓抛弃,使中共渔利。
孟玄:胡平和陈破空是典型的“反华分子”,跟曹长青等人一样是只走极端的“文革余孽”。西藏和台湾的独立派在经济面前就会面对现实。主张台独民进党为什么败选了?等人民面对现实,没有饭吃时,就会用选票制止你们搞分裂。
刘国凯:中共在民族政策上的谬误、反动举措,它以压制汉族,优待少数民族,甚至在司法上都不平等、不公正;把汉族的巨大物质财富扔进西藏这个无底洞;豢养了一群基本世俗化的藏族共干。以为这样做就可以稳定地统治西藏,实际上中共完全失败。我们“社会民主党”的民族政策,是在不以“政权强制”的前提下,民间顺其自然的文化融合不能视之为文化灭绝。中国境内所有民族在政治权利、人身权利、特别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汉族可以给予少数民族兄弟帮助,但必须量入为出。对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予以绝对保障,但不像中共那样巨资修缮西藏的庙宇,供养喇嘛尼姑。宗教与政治绝对脱钩,少数民族地区都必须实行民主改革。中世纪欧洲式的政教合一既然已被摈弃,就没有理由于再在西藏续行。不支持中国境内任何一个民族的独立诉求,联合国宪章也明文规定国家主权不容分裂。
旺楚沙卡帕:一九七四年前,西藏是一个公认的独立国家,现在是中国的殖民地。从国际法和人权看,西藏人民有权独立,西藏跟中国无关。中国人必须离开西藏。藏民示威是和平的,施暴者是中国人。被捕藏人应无条件立即释放。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821441
http://www.epochtimes.com/i6/80401085054187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