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交流

论“对”、“错”的运用

日前我说了,在网上辩论要避免自作聪明的画蛇添足。现在再来说说如何
合理运用“对”、“错”判断。

我在网上不用“对”、“错”或“好”、“坏”来评论他人的见解。这一
作法引起某些网友的质疑。其实,不仅在网上,在日常生活中,我也抱同
样的态度。这也引起不少朋友“不分是非”的责难。所以,我认为介绍一
下我对“对”、“错”的认识是会有些普遍意义的。

“对”、“错”两字,都是多义字。但是,在日常生活中,作为对某种行
为或认识的判断,“对”是正确的同义词,当来源于“适当的”、“相配
的”。“错”则是不正确的同义词。来源于“抵牾不合”。由此可见,“
对”、“错”的判断都涉及到一个准则。符合准则的行为或认识就是“对
的”;反之,与准则相抵牾的就是“错的”。因此,没有准则就无所谓
“对”、“错”了。

尽管,我们经常听到“普世的标准”、“普世的价值”等等,似乎世界上
真存在着为人类共同遵循的准则似的。在我看来,其实,被雄辩家们冠以
“普世”之名的种种准则,其实只是他个人为别人定的准则,或是一个群
体为另一群体定的准则。行为或认识的准则,其功能之一在于为判断“对
”、“错”提供依据。然而,更重要的是对“错误”行为具有的约束功
能。如果,我们判断“对”、“错”不是为了阻止错误行为,纠正错误认
识,岂非多此一举?所以,准则的成立的必要条件是背后有道义或权力的
支撑。换言之,制订准则之个体必须具有道义的权威或行为的权力。否则,
自认的准则对他人的行为或认识毫无约束力。也就不能被视作准则。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13)

我的朋友,芦老又做了一次画蛇添足的傻事,是否因为主持那个傻聋太久的缘故?

这寒山小径论坛开张以来,百花齐放。有论诗做对的、摄影绘画的、有猜
谜论拳的、更有论经说道的真可说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日前,偶然的机
遇,上帝恩赐我一个与论坛长胜将军,芦老进行对话的荣耀。对于虚名我
倒并不感兴趣。在知识上由于我的愚钝收益也几近于另。不过在辩论术方
面倒有些至珍的感悟。既是上苍之赐,愿与众人分享。且以此我也想扭
转当前有违寒山大旨,过多议论我友芦笛个人品德的倾向,让本坛返回往
日的常轨。

辨论术也是门大学问,内容颇丰。我有时间将慢慢地道来。今天先就画蛇
添足是辩论者的大忌说些心得。

日前,我说了,既然我已自认不济于国学。芦笛就不必冒险另举新例来笑
话我的国学水准。结果正是这一新例,暴露了他自己的种种思维缺陷。这
便是画蛇添足反受其害的一例。

现在要说的新例是,我说所有的秩序都必然地会剥夺某些人,某方面的权
利。芦笛表示不能认同。他要我说明排队购物中剥夺了谁的权利。这的确
是我必须面对的问题。但是,我因为他前账未清所以不愿马上与他对话。
他由于自认太高,思维又不够慎到,并且一贯地轻视对手,所以见我未答,
便狂妄地认为这是他击中了我的要害。他的轻狂使他又犯了一次画蛇添足
的痼疾。他说他提出的排队购物的例子对我的论点提供了一个反证。

这就把原本在我方的必须解答排队购物剥夺了什么权利的球,自己又抢了
回去。他现在,面临了必须说明为何他举的排队购物能反证我的论点的义
务。也就是,他必须证明排队购物没有剥夺任何人的权利的合理性。现在
球在他手中,在他作出有力的反证之前,我完全有理由不必去理会他日前
提出的挑战了。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一场讨论的实验报告。场上是对手,场下是朋友。诚征芦笛先生教诲。

我上网就是为了学习,所以每次讨论事后都会静心地作一次总结。这次与
芦笛的对话,如果说开始二次对话还可以说是讨论的话,后来的则是我的
一次有趣的实验了。我想看看这位反对持久战的大智者究竟是否真的反对
持久战还是把所谓持久战的指责当作自认无理时的遁身术。现在实验已经
结束。但我的下面实验报告不想作最后的结论。结论还是留给读者去做吧。

数据是实验报告的要素。我的上帖包括在与芦笛对话后给老金的帖,以及
我被芦笛误解了是为他而上,实际上并非对他而发的两条帖,其中一条还
是自跟帖。总共是18条。芦笛与我有关的帖共计18条。有一条19X,虽与
讨论“秩序与权利的关系有关”但是不是直接对我而发,所以严格而言当
不计其中。我最后一帖是1-10-08 14:52 芦笛最后一帖是1-10-08
14:54 所以这次对话,无论从上帖条数还是上帖的持久性都无可否认地
由芦笛夺得绝对的最后胜利。

对话过程是以芦笛的上帖结束的。也就是说这次对话是证实了芦笛先生的
持久能力高于我。于是,谁是靠搞持久战而获取胜利假象的高手是不言而
喻的。我为围绕讨论主题而上了第三帖,就被芦笛授予搞持久战能人的桂
冠,实在受之有愧。

但是,为了实验达到圆满的成功。我们也可说旗鼓相当,难分上下了。
哈!哈!

以持久战指责讨论对手可能是芦笛发明的论战术。我上列的数据只是为了
说明芦笛自己才是他所指责的持久战的高手。但,对我而言,对手只要有
理他搞八年抗战都无所谓。他没理,或我搞不懂他的理,那么,我想说时
就会说,懒得说时任他怎么说我都不会去理他。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4)

在一片赞扬声中我不慎扫了老金先生的兴,在此表示歉意。对老金先生的认可表示感谢。

老金先生在我的《对老金先生回应的回应》后作了《来说》的跟帖
全文如下:

『“事实上,世界上不会存在不剥夺人们任何权利的秩序。”
感觉很绕。我有点糊涂,您的意思究竟是什么?好,我同意你这个
说法,的确不存在不剥夺人么任何权利的秩序。那么,做什么?“
有教有类”?“无教有类”?“无教无类”?在教育这个具体(且
不论抽象),孔子应该怎样做,您觉得可以接受? 我真的很糊涂,不
明白您到底要反对什么赞同什么? 』

读了这帖子后我要说:

老金先生出版了一部有关《论语》的巨作,可喜可贺。在一片赞扬声中
我出于无知,竟然老天真地还没有准备束修就起了向大学士请教的念头。
自己碰一鼻子灰倒也是常有的事,但惹得大学士生气实在该死。

本不该再来罗嗦,但老金先生责问我,“不明白您到底要反对什么,赞
同什么。”所以,又不得不再作一汇报。

我虽也读过一些孔孟的书,这就如草根先生所说,同读一本书,拉出来
的会完全不一样。老金先生的巨著只看了一下参考书目,就使我望而生
畏,失去了开卷的勇气。欣见老金先生有言曰:『此书乃政治哲学专著,
并不深奥。』才使我放大了胆,读一下老金先生对河边先生提问的回答。
本想先从外围作些试探,再衡量一下自己是否真有攻读老金先生巨著的
能耐。现在有些知难而退了。

不了刚接触到先生的皮毛竟已经不太明白。出于好学之情竟然不知好歹
,径直地求教于先生。所以,会出此鲁莽之行实在因为我太相信孔门的
“诲人不倦”高尚风范而竟忘了民国初年学人易白沙尝著《孔子平
议》的教诲:孔子是不能为后人的行为打保险的。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21)

就“秩序并不剥夺权利”与老金先生商榷

老金先生在试答河边先生一文的第三点说:『每一个人都有接受教育、参选总统、购置土地、自由迁徙……的权利,但并不一定就能够做到,譬如,如果没有足够的银子。银子限定了选择的自由,但权利仍在。只要你挣得了足够的银子,你就可以接受教育、参选总统、购置土地、自由迁徙等等。极权状态则是:即使你有了足够的银子,也不能接受教育(如地主子女),不能参选总统(如无选举权的所有庶民),不能购置土地(如面临拆迁的住户),不能自由迁徙(如城市户口等)。因此,历史上所有类似“吃大户”的平等都是有问题的。孔子没有这样的思想。孔子注意维护秩序。秩序不可或缺。但秩序并不剥夺人的权利。譬如,孔子主张贤人政治,但在孔子那里,所有的人,无论贫贱富贵,都有成长为贤人的可能性。“有教无类”就体现了这样的思想。按陈寅恪意见,理解古人,需要保有同情理解,对经典理念,需要抽象理解。譬如,“秩序”,抽象出来,就是正价值。我书中关于这类意见说了很多,此处借着“有教无类”又来说话而已。这个“有教无类”确实从一个具体的践履模型映射了孔子更抽象的政治理念。结合孔子说冉子“可使南面”说,种种“禅让”说,就可以体会到,孔子对权利的平等是有感觉的。』

读了老金先生的这段文字,据我的理解是『每一个……不能自由迁徒(如城市户口等)。』这是对客观状态的描述,基本符合实情。紧接着一句『因此,历史上所有类似“吃大户”的平等都是有问题的。』我想一定是老金先生自己对前述现象的判断吧。那么『孔子没有这样的思想』当是指出孔子与老金的判断不同。那么孔子如何认识呢?老金说孔子认为,『秩序不可或缺。但秩序并不剥夺人的权利』。如果我的理解符合老金文意的话。为了更精确地认识老金的观点我有两个问题:
一,老金认为历史上所有类似“吃大户“的平等都有问题的。是指怎样的问题,是不正义,不符合孔子的“仁德”,不符合公道?还是只是不够完善,有些缺陷或不足?这“问题”可大可小,在此不宜模糊。因为,这关系到孔子所缺少的思想是否无关紧要。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8)

读《女人……男人……》有感——中国因挨打、受气,到崇洋迷外。经开放交流,到始吐怨气,从西人刮目,到复寻

旧根。已有近两百年的历史了吧。中西方现在已经不再是隔海相望,而早
已磨肩接踵相处了。

我接触的西方人时会津津乐道地议论中国老、庄思想。还有几位老外针灸
师,对经络,气穴的了解更远精于本人。可见如今西人对中文的学习热情
决非只是好奇。受中国政府资助,遍地开花的孔子学院,我想必也担负着
帮西人“洗脑”的重任。

我曾说过,六四以来,中国对西方人的影响程度远大于西方对中国人的
影响。当今,西方人对中国的兴趣还处于上升期,而由于较多的中国人对
西方有了更多的实地观察与体念,对他们的迷信却正在下降。自信地在中
国的传统文化中寻找中西结合,发展国家的人正在增加。

近百多年的历史,使已经过度地接受西方思想的中国人和正在孜孜以求地
探索中国思想之迷的西方人。在观念上相当程度地因交融而难分彼此了。
因此,依我所见,在一些中国人,当然也包括我本人,有时还依东、西方
地域疆界来作为区别世界上人类思想的分水岭,来研究当代人的思想特性,
或流派,已显现出惯性思维的堕性,到了应该改弦换辙的时候了。

其实历史上,在非主流思想体系中,中国与西方本就存在着许多相通之处。
但是毕竟由于地缘或政治的隔绝,中国与西方的主流意识确曾有着明显的
本质区别。所以,在研究特定时期世界思想史时,以中国或东方思想与西
方思想互为对照是合乎实际的。但是,今天或是即将来临的明天,还是准
备死抱着中国或东方思想与西方思想的疆界不放,来指责或褒扬所谓的中
国人的思想或西方人的思想便有些食古不化的嫌疑了。

我的意见是,自今以后,在研究当代思想时,就当以各种理论的思想特质
来定名而不宜再使用过时的所谓“东方”或“中国人”的思想或“西方人”
或“某国人”的思想来命名了。当然更不宜简单化地把批评某一民族的文
化,思想为己任了吧!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6)

清风先生,饶了范美忠先生吧。请允许普通人过普通人的生活。

清风先生对范美忠先生在地震中的表现,爆发出了难以压抑的愤怒。这可能是出于对那么多儿童突然地因地震而丧失了幼小的生命的悲痛。人们面临突然而来的灾难,在极度悲伤,惊恐的情绪中容易失去自己的理智,是人之常情。范先生可能如此,清风先生在此文中表现出来的不理智状态也可能由此而生。这不理智的特点就是,以自己的道德标准去指责别人的合法行为。他忘却了人们有权利宣扬自己的道德标准,但没有权力轻易地指责他人的不道德。否则就有走入诽谤或伤害他人名誉的歧途的可能。

据我所知,至今为止,还没有范美忠先生在避灾逃生的过程中,有妨碍他人逃生的行为。在事后,他开始说的是处于危及自己生命的突发事件中自己的真实思想。他说的是,没有伤害任何人的真话。后来,更多的是面对四方蜂拥而至的指责,对自己真实思想作出的解释。面对各种尖锐的指责,他没有失去理智,而是据理作平心静气的论理。我们可以不同意他的观点,可以认为他不是个符合“主旋律道德标准”的高尚的人。但是,他表现出的说真话的勇气,却是一种高尚的品质。他能泰然面对如此尖锐的道德指责,而自信地坚持自己的理念。并且在辩论时表现出的自信与平心静气,如果不具备现代人最基本的道德是不可能的。从这一方面看,我不得不说,清风先生在如何对待不同意见所表现出的道德水准远低于范先生。

我以为凡属于道德标准的不同看法,只能通过平心静气的交流来解决,而不能秉一己之标准对人横加指责的。如果范先生因为没有很好的心理素质,面临这么广泛而严厉的指责,寻了短见。那么,这些对他横加指责的人不是用道德来杀人吗?我相信清风先生是不愿意看到发生这种悲剧的吧!因为,我们历史上已经发生过太多的类似悲剧了。我们应该吸取历史的教训。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5)

杨朱是自私吝啬之辈吗?

杨朱有句名言:『不以天下之大利,易其脛一毛』为了这句话他老人家留下
了千年的骂名。因人废言,为此他的思想今天只能片言只语地散见于各家的
集著之间。我以为他那不以“公”作大旗,招摇撞骗的率真,倒是很值得今
人借鉴的。远比如今阿弥佗佛不离口,木鱼小槌不离手的善人,可敬得多。
(我之所言并非指近日舆论焦点达赖而言是要说明的,否则就太狭义了)

对杨朱的这句话,其实也可以有各种理解。现在最普遍的解释是很自私。即
使他真是那么吝啬,总还没有害人的意思,所以还不至于该受卫道士们作千
年的谴责。小老百姓本来就所存无多,哪来多少可作供奉“大公”之用的。

何况如果作深一层的正面的解释。所谓“公”“私”也只能是人们以自我为
中心的判断。对行为的实际效果没有绝对的意义。照我看来“公”本也是相
对的,只有对特定的社会集团而言的“公”,从不存在彻底的“公”,天下
的“公”。大家为天下的“大公”作出无私的奉献,其最大的得益者其实是
鼓吹“天下大公”的那些“代表”天下的英雄而已。受损最大的却是奉献最
多的小“私”之家。

有史以来,归根结蒂,个人的行为总是以个人的判断,做自认为该做的事。
所以,即使做了客观上对他人有利的事,主观上也不该有自己正在行善的自
豪感。这才是真正的善人。如果自己有了行善的自豪感,难免有求得某种物
质或精神上回报的愿望。一旦没有获得期望的回报,就会动摇“行善”的意
愿。我们常听到有些人指责别人“没良心”,不就是因为自以为行了“善”
而没得到应有的回报吗?在我们生活的颂扬“大公”的年代里,不少人就因
为做了一段时间的“好事”还是没有得到表扬,没能入团、入党、没能做官、
升级,就从此不再行善了吗?有些人则是,达到了上述目的后也就因“功德
园满”而不再行善了。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为图示三维时空关系作一尝试

作为一项思维游戏,我为描述运动体在三维时空中时移与位移的相关性作如下的
图示。


三维时空俯视


三维时空左视图

这坐标系是一个以运动初始点为中心的三维极坐标。运动等距面与等时面
都是以运动原点为中心的同心球面。时空俯视视图与时空左视图分别是时
空三维坐标系的俯、左视图。

如果要描绘与《时间简史》中图2-2 到图 2-6的类似事件。无论是恒速
还是变速扩散都适用。恒速情况下每个瞬间的时间点与空间点可以重合。
在非匀速运动中则两者时合时离。上两图所示是与《时间简史》所述相似
的,以圆心为原点,作半径S =1/3 T^2 规律扩散运动,当1秒、2秒、
3秒、4秒时运动体所处的时域(细线)和相对应的空域(粗线)的位置:
1/3米、4/3 米、3 米、16/3 米当然这也可描述任意的质点位移运动。因
为时移与位移的方向相同,瞬时时移与位移点所处的位置除了在相应的圆
周上外,它们的连线必定通过原点,并处在以通过原点中心的某一旋转剖
面上。即它们的矢量方向可以根据相应的时移、位移点的连线分别与水平
面及垂直面的夹角求得。这个坐标系可看作轴坐标与极坐标的结合。这样
在同一坐标系统,根据运动体瞬时的位移与时移点的位置来描述相应的运
动状态就可以解决霍金在《时间简史》中提及的虽然“将一个事件的四座
标作为在所谓的时空的四维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2)

由霍金的《时间简史》看三维时间概念的合理性

由霍金的《时间简史》看三维时空概念的合理性 即兴

由于时间究竟以怎样的形式存在一直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最近一时
性起说了一些外行话。祸既已闯,不得不去找些有关的书来读。以便及早
发现错误,回头是岸。不料读了著名天体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所著《时
间简史》后,对自己的“时间与空间一样也是三维的”观点找到了些新的
依据。

在《时间简史》第二章空间与时间中,霍金先生试图用一个一维时间与一
个两维空间的组合来描述宇宙中发生的事件。我发现其中有些不解之处,
现在我将读有关时间维度的学习笔记送上网,以求教于智者。

霍金先生说:(即兴按:自此以后所引用霍金先生的整段文字未作任何删
节,只是在有所心得之处插入了【即兴笔记】)

『我们通常的经验是可以用三个数或座标去描述空间中的一点的位置。譬
如,人们可以说屋子里的一点是离开一堵墙7 英尺(1 英尺=0.3048 米),
离开另一堵墙3 英尺(1 英尺=0.3048 米),并且比地面高5 英尺(1英
尺=0.3048 米)。人们也可以用一定的纬度、经度和海拔来指定该点。人
们可以自由地选用任何三个合适的坐标,虽然它们只在有限的范围内有效。
人们不是按照在伦敦皮卡迪里圆环以北和以西多少英里(1 英里=1.609公
里)以及高于海平面多少英尺(1 英尺=0.3048 米)来指明月亮的位置,
而是用离开太阳、离开行星轨道面的距离以及月亮与太阳的连线和太阳与
临近的一个恒星——例如α-半人马座——连线之夹角来描述之。甚至这座
标对于描写太阳在我们星系中的位置,或我们星系在局部星系群中的位置
也没有太多用处。事实上,人们可以用一族互相交迭的坐标碎片来描写整
个宇宙。在每一碎片中,人们可用不同的三个座标的集合来指明点的位置。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 « Previous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