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随笔

水可载舟,水可覆舟,望一切从政者慎思之

记得六四以后,在美国的海外民运曾经人气很旺。但是,海外民运的领袖人物,并没有接受在大陆失败的教训。还是没有明白他们在大陆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不知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实现政治目的与坚持理想目标的区别。还是以理想主义的一意孤行来指导具体政治决策及政治行动。

正因为此,初到海外,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在一个自己陌生的地方,先应静心地了解一下海外华人的主流民意。却陶醉于当时的一片赞扬声中。继续以民族先驱自居,遑顾海外传统侨社团体而独行其是。这种孤狂政治特质使他们在海外犹如无源之水,离水之鱼,由盛而衰。

在海外他们致命之处是,不能也未想理解,海外华人比其他任何族裔具有更强烈的民族感情、热爱祖国的高尚情操。那些“民主精英”始终将国家、与执政党、民族感情混为一谈。还是一如既往盲目地,以一己的理想或利益,好恶,书生气十足地按图索骥,实施他们的反共,开国的理想之梦。于是,由反共走向反中、最后导致反华。他们由六四前的盛而败出国门,继衰而至竭,这就是他们所经历的政治之路。

离国“民主精英”们在海外的政治运动,由盛而衰是总趋势。他们的滑铁卢是美国误炸了中国驻南斯拉夫领事馆之后的表现。自此,他们已由疏远海外华人主流民意走上了直接与海外华人爱国,爱民的炎黄情感对抗的不归之路。自此完成了由反共走向反华的道路。由六四而起的海外“民主”运动领袖们有的离政从商,有的痛定思痛改道换辙,有的则堕落为政治娼妓。总之,以我之见,由六四而起的“海外民运”已经死了,腐了。曾经存在过的六四海外民运给我们留下的只有“教训”二字。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5)

乐善好施者之戒

作为行为准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已经是深入人心,少有争议。但是,
己之所好是否就应该赐之于人呢?据说基督教有此教义。但我以为己之所好
切不宜随意赐人。如果将“己之所好,必赐于人”甚至,将“己之所好,强
赐于人”作为行善的准则,那么天下就不得安宁了。

要有仁爱之心,劝人为善。可说是所有宗教的主要教义。“乐善好施”也是
每个民族的主流文化传统的重要内容。但是,何为“善”有史以来就从未有
过统一的认识。人们往往会将自己的“善”、“恶”;“舍”、“取”的标
准,作为施善的根据,由此而忽视了他人的感受。于是,本意行善,却不受
欢迎,事与愿违的现象时有发生。甚至原为行善却成作恶也不少见。

父母管教子女,无不出于爱心。但是,如果父母忽视了儿女们的意愿,就会
造成无法填平的代沟。按自己的好恶标准来干涉儿女的择偶,甚至更会引发
家庭悲剧。对朋友付出的关爱,也可能因为不真正了解对方的需要而被拒绝,
甚至因此而反目成仇。小到生活琐事,大到国家关系,想行善,必需要了解
对方,方能投其所好,解其所急。在善恶、取舍标准不明确时,就必需先通
过交换意见,确认标准一致方可行善。简单地以己之好,强赐于人,难免事
与愿违。人们往往因独栽者的政策从客观上给国家与人民带来了严重的灾难,
就一概地认为这是出于独裁者主观上的邪恶愿望。其实,我更愿意相信,他
们的主观愿望也可能出于强国,利民。但是,由于对强国之道,民之所需的
茫然无知才是他们实施误国政策的主要原因。所以,人们要达到利人,行善
的目的,单有善良的愿望是远远不够的,行善事更重要的是要搞清楚施于对
象的需求,而不能仅据“己之所好”。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也来谈谈奥运与西藏

刚来美国时,打开电视机、翻开书报,很难找到有几条关于中国大陆的消
息。为什么?你太穷、太弱,在洋人眼里在这花花世界中,中国只是一个
不起眼的小角色,无足轻重不值得一提。现在,不一样了,中国成了名角
了。在世界政治、经济舞台上小小一举一动都吸引着芸芸众生的眼球。因
为近年来,中国在世界上引入注目的成就,有不少中国人,有些飘飘然
了。我记得,在中国开放的初期,在大陆对作为东方四小龙之一,刚起飞
的台湾人所表露出的爆发户的轻狂,常会嗤之以鼻。但是,今天的大陆人,
是否也染上了同样的轻狂之态呢?我看也不少。普通老百姓有此病态尚无
大碍。如果中国的政府官员也因近年经济的繁荣稍有成效,便飘飘然,则
有些令人担忧了。不错中国的成就令人刮目相看,但是,毕竟还只是一位
明日之星,是否真能成为一名世界舞台上挑起第一主角,撑台柱还未可知
呢。

中国人为今天的成就欣喜是理所当然的。但不能不看到走气的老名角怀着
醋意常会使些小动作,等着看你的洋相,无聊的报人正到处挖掘你的隐私,
削尖脑袋编织你的绯闻,花絮以赚取高额的利润,步入黄昏的老名角的粉
丝们还在不时地找你的茬,为老偶像出气。现在中国正处在能否真正走上
舞台中央的关键时刻,所以我希望中国的当代领导人在决策,行政时真正
能有如履薄冰的危机感。千万轻浮不得。尤其要改改以前当小角色时养成
的那种愤世嫉俗,或小人得志的小家子气。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7)

一封太极通信

XX

不知你的拳架是否学完,也不知你现在的老师是否把拳架与推手结合起来教。
有些教师要学完整套拳架后才教推手。但我的见议是争取两者结合起来学。
学了三分子一的拳架后就可以开始学推手了。

不学推手是很难体会拳架的要求的。

你说得对,教拳适当地收一些费无可厚非,但是不能把收费作为一种目的。
否则的话,就会有留一手的想法。

我看大多数太极教习的影视资料中只有老师打学生,不见老师被学生推出去。
我以为,为了表演老师的技击技能当然可以,但是在实际教学中。老师最好
也要让学生打打,甚至可说应该多让学生打打。即可以化的情况下,也不要
化,这样可以更容易让学生体会一下什么是正确的技击方式。怎样的感觉表
示自己控制了对方重心。

我们学的时候,这技击技术完全是在挨打的情况下练出来的。但是,我的体
会是,如果学员不善于思考,总结的话这种教学方法学者较难于进步。

还有就是,学推手时动作要慢,要连续平滑,尤其初学者更要从慢中静心地
去感受对方来力的方向,把僵劲消除在初显之时。在连续平滑的运动中,锻
练粘,随,缠,连劲。这有利于真正把心静下来,集中地用来体察对方细微
的变化。每个动作的断点也就是意识的断点,也就是挨打的时侯。

太极拳就肢体运动来说并无多大的难度,难就难在改变几十年养成的应付
外力的习惯。一旦建立了新的舍己随人的意识,就会很快进步。这就是所谓
的一通百通。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8)

试析不能区分理论争议与政治斗争之弊

各类理论中,与政治关系最密切的可说是政治学理论与经济学理论了。然
而,它们只能影响政治家的决策,为政治家的决策提供参考,并不一定能
成为政府的具体政策。所以,即使政治,经济领域中的理论争议也非政治
行为,其他领域中的论争更不属于政治行为了。严格而言,只有政治家的
决策与从政行为才属于政治行为。

把非政治行为作为判别政治正确与否的依据,是一种不合情理的观念。

然而,几十年来,这一观念却一直在中国当权者的思想中占着难以动摇的
地位。他们习惯于简单地将与自己观点不同的研究成果判为错误的,这尚
无大碍。更可怕的是,他们往往还用这种主观的判断作为实施政治惩处的
依据。表面看来,受害者只是被惩处者,其实,最终惩处者本身也终将深
受其害。

我认为当权者,容不得不同理论学派的共处有如下其种危害。

一, 原本,理论研究者作为当权者的参谋是其社会功能之一。他们
的研究结果只是向政治决策者提供可选择的咨询,本无迫使领导者采纳其
研究成果的权力。所以,领导只需从不同的理论研究成果中选合意者用之
即可。根本就没有必要对所有研究成果作正确与否的评论。当然,为提高
研究者的效率或能力适当的作些评议也属正常。但如果,当权者把研究成
果是否合意,作为判断研究者的行为正确与否的依据,对所谓“不正确者”
即使作百里挑一的惩处,那也会引起“杀一儆百”的效应。日常时久,研
究者为了避免因作出与当权者意见不合的研究结论而受惩处,就会把独立
的研究变成对当权者意图小心的揣摸与迎合。最后,当所有研究成果高度
一致时,当权者在决策过程中就失去了可供选择的有效咨询。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睹景遐思:何必敬松柏,秃木亦精神。

人们往往赞赏春夏茂叶盛装下树木的阿娜多姿,或绚丽多彩,可与春花比美
的秋叶。对耐得严寒的长青松柏更是肃然起敬,视为培育人生风骨的楷模。
然而,面对寒风、冰雪中的秃木枯枝总会有一丝凄凉,悲怜之情油然而生。

但是,如果从另一个视角看,这四季常青的松柏是否有些象那些迎合潮流,
左右逢源的几朝元老,政治不倒翁,随风而舞的墙头草呢?同样,鲜花因
它的艳丽被看作青春的象征而受颂唱。然而,不也时常被比作招蜂引蝶的
卖身者而遭唾弃吗。

枯木秃枝真只有接受怜悯的份吗?也不见得。根雕艺术的基础正是人们对
它的自然形体美的鉴赏。

严冬,我在纽约中央公园中散步时,就被那毫无绿叶修饰的粗杆细枝显示
的种种动人形态所吸引,经常会驻足不前。不仅棵棵树木体态无一相同,
当你静心地围绕着一棵树转一下,随视角的变换,它也会显现出幻变无穷
的美妙姿态。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传统中国的山水画家多着力于枝干的描绘,
而树叶只是疏疏落落的几点写意而已。

宇宙万物都具其自然天性。人们对它们所作的高、低;贵、贱;美、丑的
判断,其实只是观察者自身本性在自然物性这面镜子中的反映。论他人的
善恶,美丑正是自身特性的折射。

下面送上的是我为几棵秃树拍的照片。

一。绞刑架下的恶鲨

二。恶魔临末日

三。无知的张狂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xianliao(闲聊)博客开篇:老藤新芽

快退休时,有朋友劝我,能工作还是再做几年,呆在家中无所事事会
觉无聊的。奇怪,怎能把退休与无所事事联系在一起呢?我兴趣极广,
琴棋书画、太极、旅游、读书、遐思,无所不好。曾提联自嘲:“稍
识格律瞎凑韵,不望成名;未通羽宫乱弹琴,只求率性”。一直苦于
时间不够,退休后正可以尽兴游猎。只能无空,怎会无聊。

回顾一生,孩提时期,不思人生。以“长大了做什么”、“我的理想”
为题的作文,在中小学阶段不知做过多少遍。一回儿要当科学家,一
回儿是工程师;看了战争片便说要当解放军。

青壮年期,读书渐多,见闻渐广。经历渐丰,思辨渐细。人生理念终
于牢固确立,知道要有所为,必须有所不为的道理。一切以自认的社
会责任以及自定的处世原则出发,有所坚持、有所忍弃;这段可说是
认理、修身、养性、立规矩的时期。

现在,年届退休,人生规矩已立。应该说可以进入随心所欲不逾矩的
状态了。那些高消费玩意儿我全不感兴趣,随心所欲何所为呢?无非
是将以前想做而没做的事率性而为,想说而没说的话一吐为快而已。

以前没说的原因,有些是不便说,有些是没空说,有些是无处说。现
在,自认社会责任以卸,不便说的顾虑已除;退休后,时间已非问题;
最大的问题可能在于无处说了。对小孩说,可能他们听不懂,坐不住;
对青壮年说,他们正为自己的社会责任疲于奔命,可能没兴趣听你唠
叨;对老人说,他们自己有着丰富的人生经验正要找人倾诉,此时可
能只想找可说的对象而非想说之人。投稿去,自己想说的话还要经过
编辑的审定才能面世,与随心所欲的宗旨似乎不合。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4)

喜见雄鹰访寒舍

惊见雄鹰访寒舍

日前,我在中央公园看到一只大鹰飞箭般俯冲而下,在前方不远处从
地上攫取一只松鼠,随即穿天而起,就在我身边擦肩而过。我清楚地
看到那只松鼠在鹰爪之中一点动弹不得。原以为蛇是老鼠的天敌,没
想到松鼠还是鹰隼的佳餚。

由秃兄摄取的众多可爱小鸟可见,中央公园的野生动物生态保护实是
不错。难怪清晨常见众多游客带着望远镜组团观光公园中的古树及珍
禽。

由此,想起以前大鹰曾造访寒舍,并有照片留存。正可作为在新版海
川上送图的试验。预览成功,在此要向秃翁说声谢谢。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1)

玻璃店里的争吵

玻璃店老板,劳累了一天,整想好好地睡一觉。只听得一阵吵闹声:

普通玻璃: 嘿,你这家伙,全凭暴力控制政策使得内部关系那么紧张。
可知存在于各部分之间的应力随时都有使你崩溃的可能哟!

钢化玻璃: 嘿,我正是利用这些应力,使各部分牢固地组成一个整体。
你看,我承受外界压力的能耐比你可大得多。谁像你,被轻轻一击便伤
痕累累。

普通玻璃: 哟,你这家伙,真是无可救药了。你那表面的强硬其实是
不堪一击的。一旦某一点遭到冲击,内部应力的平衡被破坏,就一发不
可收拾了。嘿,那可不只是象我那样出现一、二条裂痕的问题,而会纷
崩离析的噢!你不见你的兄弟们,曾经多么强大,但一旦破裂,哪个不
是只存下一堆黄豆大的小玻璃珠?!

钢化玻璃: 我可顾不了那么多,只要我今天能显示我的力量就行。那
管得了将後。

…… ……

争论碟碟不休,全无消停的迹象。闹得玻璃店老板不能入睡,他懒懒地
翻着身说:你们谁都不要自誇。看明天顾客选上哪位,就说明哪位有可
用之处。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与老随聊“寓言”

与老随聊“寓言” 即兴
老随,昨天读了你的跟帖,有意乘机聊些我对“寓言”故事
的看法,但正值节日,有杂务缠身,所以只是简答了“不知”
两字,请见谅。

你跟帖中所讲述的是个经典的“寓言”故事。而我仅是记述
自己突起的感触。

寓言的特点,就是作者不直接说明自己的具体意思,而是如
谜语般让读者自己去猜。这固然可增加读者的想象空间,但
也可能引出完全违背作者作文本意的解读。你喜欢寓意深藏
的文字风格也就容易引出同样的利弊。

一个人的文字一旦发出,就成了公众所见的认识客体。对它
的认识便不在作者的控制之中了。就拿你所举的那个“寓言”
故事为例。人们可以认为这主题是在于揭露所有国王的残暴,
容不得揭短,又多疑。也可以说是,提醒人们伴君如伴虎的
道理。又可认为这是启示人们处世要既能顺从人心又不违背
事实的智慧,才能避祸得福。等等,等等,可说不胜枚举。
由此更会引出对此作者本人的人格,思想等个性褒贬不一的
评论。

同样,我说的那个故事,如果可以称为一个寓言的话。虽仅
基于瞬时的感触而发。但一旦送上网,会引起读者何种联想,
我就难以作全面的预测了。即便我本人也具有在不同场合对
此作出不同解释的自由。

以我所说的故事为例。无论写作当时的本意如何。我现在可
以对其主题作如下几种甚至更多的猜测:其主题可以是讽刺
以追求功利为目的理论家们,为迎合统治者或所谓时代潮流,
妄顾理念的功利心。可以是批判统治者对理论领域里的研
究进行蛮横干于的专制意识。也可以仅是对某种认识论观点
或某种盲目崇拜心理的讽刺。这国王与美学家也可以是同一
人在掌权与失权不同状态下将表现出的处世双重特性。

...

__('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2)

· « Previous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