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庐吟草(2006年自选集)

March 13th, 2008 at 4:11 am (诗词自选集, 2006年)

逸庐吟草(2006年自选集)

诗14首

一、萱堂弃养

萱堂弃养道山归
烛熄风前骨肉违
无疾嘏龄嗟可慰
幽明永沐母慈晖
(2006年1月21日)

二、北国春迟

北国春迟惹寂愁,
凝冰叠雪滞扁舟。
苍鹰一掠矶峰外,
恍悟林泉岁月悠。

(2006年02月07日)

三、横笛嘘寒

四句歪诗释逆愁,
残棋浊酒酢孤舟。
三冬瑞雪封山径,
横笛嘘寒意兴悠。
(2006年02月08日)

四、春晨野趣

薄雪敷春径,
晨曦涤野明。
疏林麋鹿憩,
幽谷蓦闻莺。
(2006年3月13日)

五、弓湖踏雪

履雪弓湖岸,(1)
斜阳暖春晴。
密林貂匿迹,(2)
鸦足古川晶。(3)

注1:弓湖(Bow Lake)是加拿大班芙国家公园里的名湖之一,
湖旁有客栈Num-Ti-Jah Lodge。
注2:貂指松貂(Pine marten),即当地土著Stoney
Plain 称为Num-Ti-Jah 的野生动物。
注3:鸦足(Crowfoot)指弓湖水源之一的Crowfoot Glacier。
附近的另一冰川为Bow Glacier。
(2006年3月25日)

六、竹枝词: 阿哥约妹小溪边

阿哥约妹小溪边,
正是初春日暖天。
莺唱山坡花万朵,
流云皱影水涓涓。
(2006年3月31日)

七、伟才天妒海川悲
–悼念呼延宇网友–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逸庐吟草(2005年自选集)

March 7th, 2008 at 5:24 am (诗词自选集, 2005年)

逸庐吟草(2005年自选集)

一、悼念赵紫阳

天灾岁暮虐东方,腊八神州又国殇。* (注)
海啸波汹民命桀,山崩栋裂庙堂荒。
披肝沥胆谋经建,碧血丹心护政纲。
未雪沉冤仙鹤去,世间遗恨哭紫阳。

*注: 赵紫阳先生于农历甲申腊八(腊月初八)逝世
(2005年1月17日)

二、太空船
(和海外逸士诗两首)

(其一)
火箭轰隆送宇舟,九霄凌渡太虚游。
流星陨石摩肩过,折影驰光纵目收。
默默诸天行自健,孳孳万象运多遒。
思归漫泊银河岸,细说仙乡在地球。
(2005年一月一日逸庐)

(其二)
冥思太上帝宫游,阔步瑶池夙志酬。
火箭腾升山海隐,星舱闪烁昊天浮。
情牵万里神州远,旅憩无涯宇道柔。
极目穹苍河汉渺,阳春白雪最风流。
(2005年1月7日逸庐)

三、闻涛有感(步韵奉和肥猫兄)

海川波影碧如绫,
舞浪蛟龙隐啸声。
潮去潮来风雨骤,
因缘凑合臆胸平。
(2005年1月20日)

四、闻鼓有感
(步复古、秋叶两词长韵)

佛堂僧众舞罗绫,
林外屡传悲咒声。
澹月寒山浑自照,
天风海雨蓦空平。
(2005年1月10日)

五、读南京老右诗即兴

秋鬓竞霜白,感伤春梦匆。
拊琴神自迈,寻韵乐无穷。
扰扰锥心曲,潇潇鼓浪风。
浮云来复去,岂盖夕阳红?
(2005年3月15日)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逸庐吟草(2002年自选集)

March 5th, 2008 at 9:52 am (诗词自选集, 2002年)

逸庐吟草(2002年自选集)

一、自嘲
(山居即兴之一)

雾重心深远地偏,网坛游荡似疯仙。
南山梦醒敲寒键,北国天晴续断笺。
朽木难雕缘性惰,迷津普渡幸师贤。
枫园骚客寻佳句,最羡东蓠采菊篇。
(2002年3月9日)

二、网上观战(之二)

荧光闪烁探幽冥,怒浪惊涛荡网汀。
坐井观天窥管豹,信口开河说流星。
穹苍道理恒常运,翠柏虬松惯自青。
旧恨新仇鏖战烈,忠言逆耳有谁听?
(2002年3月14日)

三、“九一一”感怀
(读肖岭《满江红 随感》寄怀)

九霄霹雳虐无辜,涂炭生灵下战符。
顽汉捐躯迷仄信,匹夫亡命陷凶途。
一堆瓦砾千家恨,百类恩怨万代荼。
以暴易暴沦孽债,种瓜得瓜浮屠苏。
难免霸主纵狂妄,唯有真神怜稚雏。
盲目干戈非上策,反躬正义是明珠。
虚怀坦荡行仁政,领袖群伦道不孤。

(2002年3月16日修订旧作)

四、误窜寒山

误窜寒山陌路冷,云峰坦荡自通灵。
花间小径春意浅,渔鼓轻舟引道情。

(2002年3月16日)

五、寒山记游
(山居即兴之五)

野鹤闲云四海迁,迷津误闯亦随缘。
冷峰残雪隐幽谷,寒涧懒蛙嚣碧天。
缀径流苏春自在,涉溪麋鹿意悠然。
且从萍水怡诗兴,漠视昆萤幻岸边。
(2002年4月10日)

六、中贞《土著歌》读后感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逸庐吟草(2003年自选集)

March 5th, 2008 at 9:50 am (诗词自选集, 2003年 )

逸庐吟草(2003年自选集)

一、抒怀

蹉跎岁月淬丹心,冷暖春秋铸骨吟。
杞虑山崩殃岸裂,何堪稚雁唳故林。
(2003年1月18日修订)

二、烽火燃天鬼叩扉

烽火燃天鬼叩扉,弓刀战斧竞称威。
大漠苍黎千载劫,孤城将士万军围。
有言英烈轻生死,休说霸权重是非。
凌弱辱贫沽恶例,文明道义烬灰归!
(2003年清明节)

三、文明的传说

听说
文明躺在巴比伦摇篮的时候
曾经吮哺过海湾的乳汁
呼吸过沙漠的尘垢

两河流域风暴雨骤(*)
丛林里的野兽朝争夕斗
于是,文明创造了不同的帝偶
自求多福
却换来作俑者的诅咒

之后
美元继任上帝、管辖宇宙
为了彰现那无比的权绶
把智慧、仁慈和美丽一起放逐
让贪婪到处纵火

然后
文明为战神门徒们的狡谬
缝制了最合身的借口
“反怖、解放、自由、民主”
奈何掩不住赤裸裸的丑陋

今后
霸权是兼职讼师和法官的刽子手
新罗马帝国精神抖擞
文明随着凯旋的舞步
成为陪葬巴格达的丧家狗

*注:两河指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
(2003年3月25日)

四、一封伊拉克小孩的信

亲爱的姥姥,
谢谢你讲的故事。
可萨达姆是谁?
巴格达离开咱家多远?
为什么上帝把炸弹丢在咱这里?

爷爷说,
真主给改了名字,他现在叫布什。
他住在很远很远的一座白色的宫殿里。
布什在生气,因为,
有人把飞机撞倒了他村里的两栋很高很高的房子。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

逸庐吟草(2004年自选集)

March 5th, 2008 at 9:49 am (诗词自选集, 2004年)

逸庐吟草(2004年自选集)

一、同室操戈
(步韵再和中贞先生诗)

同室操戈大纛开,阋墙兄弟又成灾。
护疆卫土苍黎愿,裂岸决堤赤子哀。
孽种杀亲刀染血,妖言惑众鬼登台。
何堪宝岛焚瑰玉,岂让仙乡喂毒豺?
(2004年1月2日)

二、和趣

十个骚人九个痴,
吟禅侃道总成诗。
渔歌牧唱春秋梦,
一柱心香一岁持。
(2004年1月12日修订)

三、鹊桥仙 冬居即兴

疏林鸟阒,秃山雪霁;
似水流年再度。
幽居无奈问寥星,
汝知否,春踪去处?

杜鹃弄影,水仙颔首,
待放梅葩未怒。
寒庐酒罄室留香。
好友聚,芝兰长住。
(2004年1月20日)

四、满庭芳 弓河踏春忆昔

野鸭争游,天鹅顾盼。水碧云淡霄清。
弓河滩畔,麋鹿觅菁英。
春嫩林疏鸟阒,霜砾径,漫步徐行。
玑峰下,残冰将尽,转瞬众山青。

痴情。难忘却,西窗梦觉,恨事休评。
少年书生志,韬略雷霆。
夸说天涯仗剑,仰天啸,沐马东瀛。
莫兴叹。千杯一醉,亦地义天经。
(2004年4月10日)

五、江月剪画

野鸭戏春塘,
江天寒月澈。
谁家手艺绝,
剪断波光雪?

(2004年9月10日修改)

六、大峡谷记游

纵目悬崖岸,岿然大峡森。
高原千脊断,绝壑一川沉。
砾径盘山壁,硅岩缀野林。
谷风拂面过,坦荡涤尘襟。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