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诗词的格律要求

March 10th, 2008 at 3:33 am (旧稿存档)

也谈诗词的格律要求

逸峰

谢谢英明楼下转载的关于近体诗的“规则”。

“没有平仄限制的诗不能称做近体诗或格律诗,平仄是近体诗最重要的格律因素。分辨一首诗是古风还是近体诗,最主要的标志就是该诗是否区分平仄。我们对平仄的要求可以不如古人那么严格,但不能完全丢弃”。

这是最基本的认识。

近体诗的“近”当然是相对于古体诗的“古”而言的,显然不可和“现代诗”的“现代”或“新体诗词”的“新”相提并论。值得探讨的是分辨“平仄”的问题。

这里牵涉到汉语本身的“音变”和方言的发音问题。

现代人写近体诗不能不遵照“游戏规则”去“玩”(“或所谓“戴著脚镣跳舞”)!其实主要的还是个人的嗜好。可是,要求现代人去记住,遑论追随,古代人的口语写作,的确是一种苛求。何况类如“大哥大”、“伊妹儿”的译音字,为什么就不可以比照洋人的原音,而非遵从译音去分辨平仄呢?

如果像邋遢道士这种闽南人用闽南话(包括部分台湾话)写联对,无疑是占尽便宜了,那些不保留古音的方言同胞岂不大吃其亏吗?呵呵!

以现代普通话的发音为准,不失是一种良好的折中之道,附带的问题是要不要求有所注明?

有些人常常在一些不按平仄、不照粘对的“绝”诗题作上注明“仿古”或“古风”,以避免闲人闲话,可谓用心良苦!力刀先生曾

经主张在不按照“词牌”旧律的词创作上用“仿”字标注,例如:“仿鹧鸪天”、“仿望海潮”,……。

这倒不失是个好办法。
那么,同样的近体诗,是否也可以放个“仿五律”、“仿七律”,或“新五律”、“新七律”……呢?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