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2

马兰花开

Thursday, February 28th, 2002

马兰花开
马兰花开好,一岁一枯荣。
有蕊香如故,无刺意朦胧。
新也新女性,旧呀旧酒瓶。
零落便成土,无忘报春情。
注:我根本不懂花,瞎写一气,有得罪处,放我一马。

笑题百花

Wednesday, February 27th, 2002

笑题百花 易明
百花丛中过,个个刺闹哄
一碰一手血,一沾一身腥
孔孟韩非子,老庄孙子兵
去也无处去,出城即入城

你和我 (诗)

Tuesday, February 26th, 2002

你和我
如果你是草原,我就是骏马
如果你是蓝天,我就是云霞
如果你是古木,我就是昏鸦
如果你是海角,我就是天涯
但我知道无论怎么祈祷
我都将难以再见你的芳容
因为即使你是今晚的那轮明月啊
而我不幸只是个盲目的使者
那就让那夜的黑暗吞没了我吧
或是让那雷电给我致命的一击
到那时,我们的月才开始圆了
而不再只是个凄美的梦。。。。

记王若望先生一件事

Saturday, February 23rd, 2002

记王若望先生一件事
我这几天被老板逼得要死,口头保证一定按时按质按量完成任务,但兹一开电脑,肯
定就先要往咱这水泊梁山上兜它一圈,而且往往是一来就不想走。有时除了看贴,
也跟着起起哄。最近丁林先生因老马骂王若望先生,“惹恼了将军,跨下了战马,
身背着宝剑出了东门”,一下子招出来二十多位萧何,趁着月色追赶不已。我自认
人微言轻,也就没敢参与。不料后来误中芦黄叔的激将法,又出来和丁林先生见了
面,虽然是连鞠躬带作揖的,但还怕没把意思表达清楚,故写此文,以为补救。
事情应该从王若望老先生谈起。
话说1992年,海外民运如日中天,联合在即,王若望先生作环球旅行,宣传竞选纲领,
曾在易明求学之小镇一停。听说王老乃著名作家,但我不学无术,从来没读过他的
作品,当然对他也没什么成见。听完王老报告后,了解到他曾在民国时期为共产党
作过牢,又在共和国时期当反革命也坐了共产党的牢,我就突发奇想,向他提了一
个问题。
“王老先生先反国民党,后反共产党,而且均为此坐牢经年,令人钦佩。但我现在
想知道的是,您现在回想起来,当初为共产党作的那次牢是不是有点冤?所谓‘早
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如今王老已矣,回想起来我当时问的问题,实在是不够厚道。但那其实100%是我的真
实想法。王老回答得十分客气,令我很受感动。不过尽管我当时就道了谢,但浅意
识里还是不太满意他的回答。所以对这个问题我直到今天还在思考。后来见到芦笛
先生提出中国需要一个既独立于执政党,又独立于政府的直接反对派的知识分子阶
层的想法,就认为很有道理,也就对他表示了我很少能表现出的赞许。正好今天有
幸读了陆成马先生的文章《和大家探讨几个问题 》,知道其实中国在内战前是有所
谓走第三条道路的民主党派如民盟等存在的,只可惜力量太小,到了国共两党逐鹿
中原,血流漂杵,最后天下已定的时候,这些民主党派就只剩下当花瓶的份儿了!
可当时中国的大多数文化人都干什么去了?原来他们竟也象两千多年来的那些封建
士大夫一样,“学得厚黑术,贷与帝王家”,由国共各揽一拨儿,或带兵,或坐牢,
或学运,或土改,待其中的一方成事后,兹没打死的,又全都邀功请赏,当官作老
爷了,竟没有一位象美国那些开国元勋似的回家种地的。(有关美国立国的情况,请
参考丁林《近距离看美国之一:历史深处的忧虑(2)》)。
看来,这种差别不仅仅是由于有了革命才产生的,而是中国的文化人或曰精英的特殊
品质,即从来都不甘寂寞,无论是盛世乱世都想成就一番事业。为达到此目的,就
是使生灵遭涂炭负尽天下人也会在所不惜。想一想吧,我国历史上哪件缺德事没有
他们的参与?王怡先生曾就“指鹿为马”的事作过东西方的比较(见王怡《赵高和卡
里古拉的两匹马》),可见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毛病了。我有时是真觉得奇怪,中
国的文化人在干别的任何事情上都没有象干“学得厚黑术,贷与帝王家”这件事儿
上那么齐心,莫非就仅仅是为了得到皇帝老儿那五斗米吗?
所以,我这回破例同意老芦的观点,单单就是为了打破我们历史上这种“一切行动听
指挥”的舆论一律的状态,我们也要学会容忍那些不管看上去是多么荒诞不经和离
经叛道的想法,甚至着力保护他们的存在。而老马,则是本坛少有的几个荒诞派分
子的一个代表。丁林先生出于对王老的爱戴而表示出的君子之风固然值得尊敬,但
老马敢于挑战权威的蛮劲也是不可多得的啊!
不过总的来说,我这次还是同意大多数网友的看法,认为老马这次不但比不上孔明,
反倒有点象周瑜了,白掏了100块美金不说,还落了个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真是“赔了银子又折兵”,您老这又是何苦来哉!
附录:王若望先生生平简介
王若望先生治丧委员会
王若望先生自青年时代,即热爱自由、人人皆有权利尊严的平等,并且身体
力行勇于追求。正是为了这一理念,他青年时代就参加了宣称为中国争取民主公正
的共产党活动,曾遭国民党政府迫害。也正是为了这一理念,在中共掌权,王若望
先生成为高级官员后,对中共的倒行逆施也不例外地进行批判。王若望先生因此遭
到中共更加残酷的迫害,被打成右派,现行反革命、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老祖宗等等
罪名,并数次被关入中共监狱及开除党籍。1992年,王若望先生在警察严密监控等
迫害下被迫流亡美国后,依然为了这一理念,孜孜不倦地办期刊写文章筹建政治组
织和筹办活动,期望自由民主人权早日在自己梦魂萦绕的祖国实现。在王若望先生
临终前三天,他所留下的最后手写遗言,还是:“新时代、新人物、新发现、新文
化、新科学、新技术、新奇迹、新奉献,迈向全世界!(王若望,12月16日)”王若
望先生的一生,不论是身为平民还是高官,身处国内还是海外,理念与言行一致,
体现了一个人始终如一的高贵。
王若望先生原名王寿华,1918年2月4日生于江苏省武进县。16岁因参加罢工
,被国民党政府判刑10年,19岁时因抗日战争爆发而获释出狱。随即赴延安并加入
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宝鸡地委(时称中心县委)书记等职。1949年中共掌权后,先
后担任上海总工会文教部副部长、上海柴油机厂厂长等职。1957年被打成右派。19
68年因批判毛泽东入狱4年。1978年后其现行反革命和右派等罪名相继得到平反,并
出任《上海文学》副主编,中国作家协会理事。1987年被邓小平指为资产阶级自由
化的代表人物,与方励之、刘宾雁一起遭到中共组织的全国性批判并再度被开除出
党。1989年王若望先生因参与八九民运,被捕入狱14个月。1992年与冯素英(笔名羊
子)一起流亡美国。
王若望先生是中国海外流亡者中第一位逝世者。他终身追求自由民主公正人
权等人类价值,为中国实现这一价值开拓了基础,并为中国反对派树立了铮铮风骨
的风范。我们在此庄重悼念是为了寄托对他的敬爱和哀思。

我对丁林先生撤文集的看法

Friday, February 22nd, 2002

老狼近来忙于开展销会,早出晚归,精疲力尽。晚上回来,正想倒头就睡,被告知此事,急忙上来看看。匆匆说两句。
1. 看得出来丁林先生深知言论自由的要义,这也是奸坛的宗旨。“批判性,独立性,包容性,多元性,务实性和建设性”是奸坛的特点。所以这点无须多言;马悲鸣先生的文章,我还没有抽出时间看,所以在此不予置评。但是他在不违反坛规的情况下,是有权表达他的看法的。
2. 丁林先生可以而且应该有他的立场和底线。但是这一立场和底线不必以“退场”来表达。“用脚投票”总是最无奈最消极的“没有办法的办法”。But this is not the situation. 奸坛聚集了当今中文网上各种不同观点的素质最好的观众和写手,这些人的影响力能够有效地向更大的群体辐射。最有效的抗议,是用你理性(当然可以带有感情)的声音,告诉大家你为什么反对的理由,让大家不但从感情上,也从理性上认同你的立场。在专制和愚昧的声音笼罩一切时,我们也要顽强地发出我们的声音。哪怕是黑暗无边,我们也要用我们微弱的火花,来宣示光明的存在。更何况是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奸坛呢。奸坛好比是图书馆,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没有收了马悲鸣先生的书,丁林先生的书就要撤下的道理。
3. 但是丁林先生的著作,所有权在先生自己。所以,我们对丁林先生的意见,不管是出于什么动机,都只能无条件地尊重和服从。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仍然可以表达我们的愿望。奸坛众多的斑竹,包括正面答复丁林先生和执行撤文的斑竹本人,都用自己的笔名对丁林先生表达了恳切的挽留。当然丁林先生还会在此贴文,我们非常高兴和感谢。但是我们希望丁林先生能够恢复在奸坛的文集。很多网友,因为忙于生计,象老狼一样,还没有来得及拜读先生的全部大作。但是如果先生实在有难处,也不必为了奸坛或者网友过于为难自己。
4. 包括老狼在内的奸坛所有工友,用业余时间辛苦搭建这个论坛,不过是为了给各位提供一个可以畅所欲言但是有起码道德底线和秩序的舞台,以便大家能够在此上演和观看最精彩的好戏。斑竹们既是辛勤劳动的工友,也是你们热心的观众。你们的精彩文章,便是对我们的辛勤劳动的最好报答。谢谢各位!

思念 (小别贴:写在分别之后)

Wednesday, February 20th, 2002

思念 (小别贴:写在分别之后)
为什么躁动不安
难道春天已经来了?
心不在焉
是因为,你
我的思念
怅然
凄然
惨然
戚然
黯然
淡然
枉然?
惶惶然
知其然
不知其所以然。。。。
真不该丢了
你的电话号码
但即使打个电话
我又能说什么?
只盼望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你
纯属偶然
在那个你不经意
说出的时间
然后我们
就开始攀谈
但这还要多久
才能让我们
自然
天然
安然
欣然
盎然
了然
释然
昭然
昂然
谙然
坦然地
知其然
更知其所以然?

人生苦短
这无边无际的盼啊
要盼到哪一天?
上帝啊。。。
请别让我
等得太久了吧
请安排我立刻
就与她相见。。。。

【倒灌芦笛】之五 用不着谈性色变

Tuesday, February 19th, 2002

【倒灌芦笛】之五 用不着谈性色变
我在上篇起哄架殃子要版主删老芦的贴,结果老芦倒还认了真,版主也真的给他删了,
害得我不得不到全版上去刨。这一刨才知道我中了彩,荣获部颁优质“手枪文学他
爹”证书还饶上俩小蜜。一时高兴得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版主啊,证书寄不寄来
倒无所谓,还是催着小蜜赶紧动身吧,哥们我这儿可都快等不及啦!
不过还请老芦不要介意,我不过开玩笑而已。我现在基本上已经到了江郎才尽的阶段,
本来早就该收摊儿,之所以到现在还没走,完全是看到茉莉小姐也来了,想通过她
引起马悦然先生的注意:-)。但看了您的请铡贴,觉得您认为黄缎子会把小姑娘吓
跑是太过虑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哪儿还有什么小姑娘,连小学生都知道泡妞儿啦!
现在是应该让她们给咱们启蒙的年代啦!于是不得不再灌您一水,希望能真的把您
的琼浆玉液引出来,让我们都开开眼。浅黄也罢,深黄也罢,只要是好东西,该亮
就亮,别让它滥在内库(裤)里。不就是一谈论色情嘛?咱又没真的上红灯区开怡红
院,还怕让人给报了官不成?
更兼奸坛作为一个东西方文化的结合部,各种古今中外的思想意识杂陈,就愈加使这
种讨论具有了某种社会意义,而不仅仅局限于制定一两个论坛管制条例而已。可惜
纵观目前网上的色情文字,基于个人发泄的多,注重伦理研究的少,再加上许多闪
烁其词或不着边际的咬文嚼字,就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论坛其实是一个实用主义
的场所,即使有学者教授和社会贤达参与讨论,恐怕也只是想让自己的见解最后能
在道德上有一个归宿,而忽视了这个讨论所可能带给人类的社会进步的意义。
人类对性的认识,在古代也许都是大同小异的。当孔子讲“食色性也”的时候,大概
也是眉飞色舞的,所以才有“子见南子”的佳话传世 (可惜他去南子家唱卡拉OK也
没叫上我们)。其后不知怎的,性和色越来越多地包含了贬义,以至发展到今天,几
乎全成了罪恶的代名词。现如今但凡涉及到性色的字眼,几乎都是贬义的:色狼,
破鞋,野鸡,鸭子,扒灰,通奸,淫乱,好色之徒,等等等等。与之相反,现代西
方比较发达的国家,即使不以赞美性事为荣,也决不会引以为耻。而性感作为女性
魅力之要素,更可与东方之贤慧相媲美。
我想性色一定是人世间最美妙的事物之一,否则皇帝不会有粉黛三千,富人不会娶三
妻六妾,香港人也不会到大陆包二奶了。但何以有人对性色的描写和展现竟会深恶
痛绝,以致谈性色变呢?我想我们主要是为两千余年来发展起来的传统文化所误,
而不知这种文化其实是违反人性的精神桎梏,是现代人应该勇敢地予以抛弃的垃圾。
如今还谈性色变的,大致上有三种人。第一种是不知性色为何物,而固守传统道德,
盲目地加以反对的,诸如还在大学读书的傻学生和各种处女膜卫道士们。这正如易
明对于食品的态度一样,但凡没有吃过的绝不敢吃,故此从不知凤爪、鸡臀、驴钱、
虎鞭、蛇胆、蝎子及小儿胎盘之味道。但易明决不会因自己不吃,便盲目追随那些
吃得反了胃的人,而视之为毒蛇猛兽,躲之唯恐不远。
第二种是深知其中三味而感到厌恶的,对此我们自然无话可说,只是希望该类人不
要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人,特别是那些乐于此道的“好色之徒”。第三种人最要不
得,是自己耽于性色,乐在其中,而反对他人效法的。中国历代皇帝都是这等货色,
所以太监才成了中国的特产。只是如今皇帝虽没有了,但这种帝王思想还深深地留
存在某些人的脑袋里。有关这一点请参考马悲鸣同志的《毛主席与女人》一文 (参
见《马悲鸣文集》)。
最后,我也要理论联系实际,就本坛目前正在筹备的贴美女图运动,谈谈色情图画的
欣赏问题。我当然不相信郭沫若七岁就有性冲动(奶冲动还差不多),否则,三级
片的限制级别恐怕也要从十六岁降为两岁半了。而对于成年人,性冲动似乎并不需
要色情电影和刊物来诱导。过去在长期推行禁欲主义的大陆,强奸案件也未见得少。
因此即使是对十几岁少男少女的性冲动,也是采取疏导的方法比较好。特别是在论
坛上伴以适当的性教育,就显得更为必要。而性教育的核心,是讲明性行为即使是
男女双方自愿的行为,也可能导致怀孕的后果。性爱和犯罪有时只差一步,而其关
键的分野,是在尊重对方的前提下,规范自己的欲望。既然教育能使大多数少年免
于吸毒和盗窃,有什么理由认为它不能抵制性犯罪的产生呢?
不过我要是再这么唠叨下去,你们一定会投票选我当美国总统了。为了保证我还能
与我那两位即将到来的小蜜共事,我看我还是SHUT UP(收声)了吧!

【倒灌芦笛】之四 此黄非彼黄,版主开天眼!

Monday, February 18th, 2002

【倒灌芦笛】之四 此黄非彼黄,版主开天眼!
我在上篇对“手枪文学”的阐释,旨在证明我才是该文学流派的正宗发起人,属于父
亲这一级别的人物。不料我的开山之作竟被老芦理解成了“黄段子”,而且他还借
此砍了版主一刀,大有教唆版主对我一视同仁大开杀戒的意思。如此便逼得我不得
不再灌他一水,也希望版主明鉴我和他的天渊之别,对我手下留情。易明是新手,
本来打字就慢,您再给我删了,我什么时候才能超过他?
首先要阐明我们俩的区别:我的段子好歹都有点子社会意义,而且从不以老百姓特别
是工农为讽刺对象。而他的,才真正是所谓的“无聊搞笑,笑过了也就完了”的黄
段子,跟我的那些没法比。反正他的好文章都要出书了,我看就把他的那些脏水贴
全都给砍了吧!
我的段子虽然不象他的那么荤,但却反映了如下事实:
1。权力是最好的春药。中国大多数女人素来不会独立思考,而只会跟着权力的指挥
棒瞎转,在择偶方面尤其如此。50年代找军官,60年代找革干,70年代找书呆子,
80年代找高干子女,90年代找大款,21世纪找老板。偏偏放着芦笛易明老枭出尘这
等有胆有识德才兼备的国家栋梁不找,让我们无聊得上网掐架泄愤,自生自灭。有
报导说一个地方狗官居然干了108个女人,比我们这水浒梁山上的英雄好汉都多,还
居然都是自愿的,真让人怒发冲冠,怨恨不已!
其实这种情况,即使在“旧社会”也不能免。大军阀可以妻妾成群,多得数都数不
过来,而我们的民族魂鲁迅先生却居然被判了多半辈子的“无妻徒刑”,敢问天理
何在?记得郁达夫曾说过“一个没有伟人的民族是可悲的,一个有了伟人而不知爱
护的民族就更可悲”(大意)。诚哉斯言!
2。金钱是最壮的“伟哥”。除大号流氓头子之外,中国最叫女人着迷的就是大款。
一个土财主稍有了点钱就想娶小老婆,搁今儿个就叫“包二奶”。那大老婆不知道
想想原因补救,却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而忍气吞声。而如果平常人家想要娶妻,最
可能得到的责问竟是:“你娶得起吗?”。
对这种在择偶上的“金钱拜物教”,我在我的小说和日记中已经进行过大量批判。这
基本上已经在鲁迅和老舍之后划了一个时代。希望网上的有识之士能向各个出版社
大力推荐,也希望加人能将其翻译成十种英文。更希望甲壳虫负责向诺贝尔评奖委
员会提名。有认识马悦然先生的也请多给举荐举荐,我还指望着那100万奖金包她几
个“N奶”那!
3。鲜花和牛粪之间总有一些无法互相融合的东西,这恰恰是喜剧题材的源泉。据说
现在连北大的女学生都开始考虑重新回到家庭的历史定位问题了。而且听说居然也
有不少大学生去给那些文盲大款当情妇。这就说明我提出的问题已经有了普遍性。
老金同志曾经就此问题提出了他的看法。尽管他的看法与我的不尽一致,但对这种
现象的认真解剖,将有助于问题的最终解决。
因此,如果哪位能将上述现象写成喜剧,就可以给人们带来除了笑声之外的更多的东
西。而这正是我在写日记和灌水时所时时不敢忘记的。可老芦你在灌水时想的都是
啥?想和我比谁的缎子黄?想看谁说的花哨?您是否知道我在乡下时曾编过一本
《四大全》的民间谚语集呢?我的那个手抄本儿才是黄缎子的首创呐!
此外,我的段子在技巧上也比“芦黄叔”的强,至少骂人不带脏字,除非万不得已
连三字经都不念。各位可以把我的和他的比一下,不是马上就可以高下立判了吗?
我打字慢,有码这几百字的功夫,在餐馆刷盘子都能够我吃饭了。再说我放着自己的
研究生的论文不管,整天在这儿当汉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了,所以请版主千万手
下留情!要想过当版主的操刀瘾就拼命删他的,他写的可比我写的黄多啦也多多啦!
附录:与107个女人有染天门书记张二江受贿90余万
中新网武汉2月25日消息:昨日,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靳军向省“两会”代表通
报了一批案件,与107个女人有染的原天门市委原书记张二江受贿、贪污达90余万元。
(chinesenewsnet.com)
去年初,天门市常务副市长傅文尧因经济问题被“双规”后供出了张二江曾接
受过个体棉花商张某的10万元贿赂,有关部门随即监控了张的电话,监听到张二江
暗示张某外逃的重大线索,在新疆将张某抓获。(chinesenewsnet.com)
办案人员感到案情重大,遂对张二江情妇姚某住宅进行24小时监控,掌握了大
量第一手材料。高峰时有100多名工作人员进驻天门,整理出的案卷有两米多高,共
82卷,连市纪委新买的复印机都“累”坏了。(chinesenewsnet.com)
7月11日,湖北省纪委通知张二江到武汉开会,7月12日,张二江被“双规”,
今年1月29日被开除党籍,移送检察机关。(chinesenewsnet.com)
据介绍,张二江甚至把‘小姐’带到家里嫖宿。商人陈某曾将一名“小姐”送
上门,张二江欣然“笑纳”,时隔几天,该“小姐”从电视里见到了张书记,大吃
一惊。被“双规”后,张二江供述了自己曾同107名妇女发生过不正当性关系。连同
夫人,天门人戏称张二江是“梁山寨主”。(chinesenewsnet.com)

再谈报复

Monday, February 18th, 2002

枭眼看世之一一二:
再谈报复
拙贴《关于报复》主张报复有理,对于害人者,一个也不放过。有些网友不以为然,劝我为人要宽容些,别老爱记仇怀恨。
确实,宽容,忍让,仁恕,博爱,大度,是一种传统美德。先贤往圣总是教导我们:“君子忍人所不能忍,容人所不能容”(明朱衮《观微子》)呀, “不有伟度,何称伟人”(清宋宗元《新智囊》),“小不忍则乱大谋”(孔子)呀,“忍字敌灾星”(司空图)呀,俗谚也有“忍得一时之气,免得百日之忧”呀,“宰相肚里能撑船”呀,“吃亏是福”呀,等等。元朝学者还著有《劝忍百箴》和《忍经》,希望读者由恕至忍,由忍至仁,从而取得出仁入义、封候拜将的光辉成就。
不过,任何事情都有“度”、有底线、有原则在。日常生活中的鸡毛蒜皮,小是小非小矛盾,自当以宽容之化解之,“不计较别人的过”(《古兰经》),让一步海阔天空。而有些事情是不能忍的,有些仇是不能随便“宽容”的。比如,涉及杀父之仇、夺妻之耻、毁家之恨、亡国之辱,岂能一笑了之、一恕宽之?当仇人还在耀武扬威,当罪恶依然肆无忌惮的时候,奢谈宽容,不是迂腐愚蠢,就是懦弱窝囊!
只有邪恶得到了有效的制止,只有仇敌得到了必要的惩罚而改过自新,宽恕,才是一种涵养和风度,一种大男人的境界。
天主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被刺复原后,还到监狱去探望凶手,这种宗教领袖的大慈悲大度量,非我辈小老百姓所能及。我待人处世的原则是:有冤要伸,有仇必报;小事讲风格,大事讲原则;小冤不妨糊涂,大仇必须分明!
鲁迅一生最反对的,便是残民以逞的专制主义和低三下四的奴才主义。他强调:“血债要用同物来偿还,拖得越久,越要付出更多的利息。”在《遗嘱》中,他留言家人:“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且介亭杂文末编·死》)
报复,是人类正常不过的行为,正如古人所说:“有仇不报,非君子也”,“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自有人类以来,复仇故事,古今中外,层出不穷。武侠小说,则更是无报仇不成书。金庸、梁羽生都是崇尚宽恕的,但他们描写的一个个述腥风血雨、尔虞我诈的江湖间的复仇故事,实在是精彩万分、动人心魄。
老妻曾给我讲过一个真实的故事:一对夫妇出行外地,妻患了急症到当地医院求治。因身上带钱不足,主治医生拒绝诊治。丈夫拿出军官证抵押,央求先救人,自己立即设法筹钱,百般求告,就是不行,非要见到足够的钱才开工。结果钱凑齐了,人已无救。军官怒极,拔出手枪一枪崩了那医生,随即自己也饮弹身亡。
我听后为这个军人竖起大拇指:好一条烈性汉子!不过,换了是我,我将先求助于法律。老妻嘲笑:说你是书呆子吧还不服气!这种事,法律能怎样?大不了最后陪点钱,批评教育了事。再说不见钱不救人,肯定是院里的规定,不能全怪医生。我一想也是。唉。老枭没抢,看来只好找机会放一把火,将那狗娘养的医生和医院烧了。
法律,原本是惩治罪恶和不义最可靠的手段、最正当的渠道。可是有些个人仇恨,却是无法通过法律去解决的。何况,在咱们中国,一向是权大于法,人治高于法治,法律缺乏起码的公平和公开。在权和钱面前,法律经常丧尽尊严,总是制造大大小小的冤狱。
作为弱者,遭了大耻大辱大冤屈,而法律又管不了、不管甚至落井下石的时候,怎么办?是打落牙齿和血吞还是“牢记血泪仇、心头恨”,设法报复到底?奸坛的马悲鸣是主张公平报复的,老枭也是,并且主张不但有节还要有理,不但勇于报复还要善于报复,“对于小人恶人,就应不躲不饶,理直气壮、漂漂亮亮地报复。一计不成另生一计,此法不行再想别法,一时不行就等待时机,学一学勾践,等他十年,十年休养生息十年厉兵抹马,打一场持久战,总之是不达不目不罢休,让那些喜欢打小报告、给人穿上鞋的小人,横行霸道不可一世的恶人和无理取闹的妄人有所收敛、有所顾忌,再不敢随便找碴、轻易启衅,否则一辈子后悔,一辈子不得安宁!没准有些人从此翻然醒悟、重新做人也说不定”。(《枭眼看世之五十》)。
以怨报德,是对不起别人;以德报怨、报仇,未免对不起自己。大丈夫恩怨分明。万一遇上了扎手的“硬点子”,自己解决不了,请朋友;朋友解决不了,用金钱;金钱解决不了,借权势;权势解决不了,靠武力。实在不行,必要时还有烂命一条!
当年某部门有个官老爷与我合作过,却在背后搞小动作坏我的事,打电话去责问,这鸟人口气还挺大。迫不得已,老枭指使小兄弟设了个局,也坏了对方的乌纱帽。昨天逛街,老妻被的士车撞伤了腿。司机是个雌的,怕陪太多钱,拼命找借口推卸责任。我赶快让她走了,自己另外打车将老妻送往医院,被老妻理怨了半天。呵呵。
东海一枭2002、2、18

【倒灌芦笛】之三 关于“手枪文学”和误会的喜剧效果

Monday, February 18th, 2002

【倒灌芦笛】之三﹕关于“手枪文学”和误会的喜剧效果
听到你和老加谈手枪,想起了我们的“手枪文学”。
我是在文革后的第一次高考招生时进的大学。那时的大学生主要是从社会上招来的,
三教九流,五行八作,流氓地痞,爷爷孙子,树林子大了嘛鸟都有。而且七八条大
汉挤在一间小宿舍里,多数又都是老光棍儿,晚上穷极无聊,就开始侃荤段子。当
时社会上正在流行“伤痕文学”,我们就东施效颦,开始了我们的“手枪文学”。
这名称起源于一段真事儿。
话说“解放”初期,土八路进城,又适逢韩战,大兵们遂成了普天下“最可爱的人”,
备受当时美女的青睐。在一次舞会上,一美女正与一军官在跳“贴身舞”,忽然感
到下面被人死死顶住,顿时满脸菲红。但该女子却是天生有幽默感的人,就立即对
该军官耳语道:“首长,跳舞还带枪啊?请您把它往后挪挪行吗?”首长会意,遂
解此围,一时传为佳话。
试问这奸坛上的一众女汉奸女特务,那个有此姐的胆识和油墨?
这几天在奸坛上也出现了不少误会,令人笑口常开,忍俊不禁。其实误会也能产生很
好的喜剧效果,而制造这种效果的人也可以被认为有幽默感。譬如楼下“肉弹”自
由弹先生在没搞清状况的前提下,就朦查查地出来对有才“慎重道歉”,搞得油菜
和老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就与阿Q一听见赵老太爷家有红白喜事就总要代其答
记者问一样,很有些油墨在里面。
下面再贴一段我将来的电视剧中的人物对话,来说明这种由于误会而产生的喜剧效
果。其背景是一北大文学系毕业的小蜜膀(绑)一文盲暴发户,晴日出游。
小蜜(抒情地):哇!万里无云,今天天气多好啊!
大款(咏叹地):就是,一丝不挂啊!
大款本想说“连一丝风都没有”,但又要附庸风雅,就露了这一大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