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2

一个铁杆汉奸的自白(六)--我对民主的一些疑问

Sunday, March 31st, 2002

总有人拿《论坛宣言》说事,说我们容忍“扫荡”伪民运便是“挂羊头卖狗肉”,欺骗革命群众,所以要“揭穿”我们。连非文人先生提出的“独立知识分子”的定义(概念还不是他提出的),也被抬举为“大圈套”,“大阴谋”,“大毒计”,必欲将“独立知识分子”剿杀而后快。
诸位别忘记了奸坛的几大特点之一就是独立性和批判性。我们不是政治家,政治不是我们的职业。我们不是统治集团的成员,也不是反对党派的成员。我们对所有政治团体都保持独立的立场,并保留我们批评的权利。没有道理说我们不是共产党,就一定要反共,就要跟“民运”弄到一块。“独立知识分子”不会总是唱赞歌,但也不必总是象反对派那样总是唱反调。我们能够批评共产党,当然也能够批评民运。我们认为中国有反对党派很重要,不同党派间按照规则去竞争权力也很重要。但是,一个敢于说话,不惧怕统治者的权威,也不躲避批评反对党派的嫌疑的独立的知识分子阶层同样也很重要。我们没有象有人那样,为了抬举一部分人就去拼命否定和贬低另一部分人。
有人说起民主来的口气很象以前说起毛主席说起党。连逻辑都差不多。似乎“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就可以不容质疑了;他们说,“世界上任何政府,包括中共这样的专制政府都只能对民主大唱赞歌”,我们质疑民主就是罪大恶极,连专制都不如了。“民主”是如此的神圣,仿佛一祭起来,牛鬼蛇神就立刻露出了原型,就马上被打翻在地。
实际上,我们跟这些朋友是一样的:我们支持民主。所以《论坛宣言》不是挂羊头卖狗肉。但是我们跟这些朋友的区别之一是,我们要民主,是我们怀疑的结果;而他们要民主,却是崇拜的结果;“我们的民主”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选择,“他们的民主”是天经地义不容质疑的神旨。由于这一本质区别,导致了我们在中国民主一系列问题上的根本不同的立场。
还拿《宣言》来说吧。“挂羊头卖狗肉”的宣言说了:我们不崇拜任何图腾,不管这图腾是党,政府,领袖,祖国,还是人民。我们连人民都不崇拜,头上没有这神圣的紫金匝,所以念起“民主”的咒语,大概是奈何不了我们这些“孙行者”的。所有政府都必须讨好人民,我们却不必。“人民”不过是社会各阶层所组成,不过是千千万万象你我这样的凡夫俗子所组成,没有那么神圣。他们身上有许多缺点,他们干下的许多蠢事错事,同样是可以批评的。同样,“民主”也没有那么神圣。不管是真民主和假民主,在她的旗号下干的坏事也不少。
老狼不过是老百姓,不是理论家。也没有太多时间去读很多大部头著作。不管胡芦辩论能否进行,我还是希望有志于中国民主事业的志士们,少说些不着边际的空话,多解答一下咱老百姓的疑问,多研究点实际问题,多干点实事。
中国的民主党派们想要在中国实施民主,我看大概只有两个渠道。一个是跟当政者互动,一个是靠老百姓支持。不管哪个渠道,都得象樊教授那样,用深入浅出的语言跟大家说清楚,民主是什么东西,民主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不民主对他们有什么坏处。为什么中国非要实施民主不可。在中国,实施民主都有哪些障碍,哪些风险,应该通过什么途径去实行。
下面让老狼谈谈我作为一个老百姓对中国民主的一些疑问。请各位理论家们指点迷津。

安魂曲:你“有权知道谁是版主”的法理何在?

Saturday, March 30th, 2002

看来你比“国安局特务”的权力还大。他们还不敢这么说呢。
你只需对版主删贴是否公正发出质疑,其余的,因为早已声明,版主以自己的名字上贴,只代表自己。你逼问多人,要筛出版主来,不知是何用意?你不是对“揭露网友隐私”义愤填膺么?你问的人都不是版主。但是你这样一个个地逼问,还要人家发毒誓,于是人家要么撒谎,然后被天打五雷轰,或者全家男盗女娼,要么“真身”被你揭露。但是你怎么现在就不怕“国安特务”把电话打到他们家里了?你难道不知道,奸坛已经犯禁被封,当版主的危险要比一般网友大的多吗!

苍黎劫重,几番苦雨泪长宵。

Saturday, March 30th, 2002

词一首
《网海观潮》调依多丽
逸峰
幻荧涛,
网屏激浪滔滔。
望穹空,
尘迷沧海,
恼人春讯迢遥。
叹京郊、
夕阳衰照;
怵村野、
栋木零凋。
水冻山寒,
苍黎劫重,
几番苦雨泪长宵。
大旗竖,
绿林豪汉,
立寨竞称骁。
贪鏖战,
狼心豹胆,
舌箭唇矛。
领风骚,
宝刀未老,
青衫白发扬飙。
扫妖邪,
鬼啾魔号;
逐禽兽,
虎啸鹰翱。
侠士锄奸,
书生犯难,
铮铮傲骨不折腰。
待潮退,
百川输畅,
柳巷奏笙箫。
多情客,
满腔热血,
酬志天朝。
2002年3月29日
珞玑山麓逸庐

关于改进坛规的建议

Tuesday, March 26th, 2002

首先声明:因为用狼协的名字,所以仍然只代表个人看法。
人生如戏。前面说了,老狼上网也是来玩的。但是老狼的玩法,跟看主席不一样。
小小的论坛,真可以窥见人生百态。老狼说奸坛是实验室,此话不假。
众所周知,老狼本来力主删贴宽松。不违规的贴,尽量不删;有争议的贴,移全版论坛。而坛规,只规定了涉及动物,性和亲属名词,在必删之内。于是奸坛的初始状态有了一个最大的自由度。然后我们来看它怎么发展。
奸坛成立以来多次耗费了大家无数精力时间的冲突,大家都看见了。我看没有一件是我们到这里来的初衷。因为那既不好玩,那些贴子也不会让我们任何人有任何收益。这种情形到了最近达到高峰。毫无意义的纠缠打斗充塞版面,令人望而却步,浪费了写手,读者和论坛管理人员无数宝贵的时间。如果放任不理,奸坛只会在这种纠缠中窒息而死。
版主曾经试图从严删贴,结果引起更大的风波。因为所删的贴并没有明显违反坛规。这样还数次把斗争的矛头指向了论坛管理人员。如果置之不理,声讨论坛的声浪就一波比一波高;如果下场与之纠缠,则坛无宁日。
于是自由的尺度就不得不开始缩小:坛规必须改进。
这里先说明一点。有的朋友喜欢把“民主”当成大棒四处打人,动不动就祭起作为镇妖的神器。根据网友强烈要求,版主封个“老子”的网名也被指为“背叛宣言”的“独裁”和“专制”。不要搞错了,民主只是某些组织和社会中的规范,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东西。至少,她不适合于军队和公司的决策和管理,也跟自由市场是两码事。你不能跑到麦当劳去,非要人家卖给你肯德鸡,否则你就要满地打滚,说人家独裁。
所以我们跟大家商量改进坛规,不是说我们必须听取大家意见,而是说我们愿意听取大家意见。因为我们愿意把奸坛作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实验室,跟大家一起来共同 play the game. 但是从法理上,权利是我们的。这跟公民社会里纳税尽义务的的公民的天然权利是不一样的。即使是消费者,也是只有在支付以后才能根据契约来要求权利。
要完善坛规,首先要问的问题是:我们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
各人有各人不同的目的。有的人是来玩,有的人是来学习交流。有的人兼而有之。当然还会有形形色色别的目的。
论坛不可能照顾到所有人的目的。我们所能做到的是:1) 尽可能地满足大多数人的目的; 2)尽可能地使不同目的的人能够各得其所,互不干扰。
我们姑且假定多数人到这里来是学习交流,看好文章来的,同时通过论坛上的反馈互动,修正自己思想的偏差,激起一些思想的火花。。。这就要求一个良好的讨论环境。
还有一些人是想要来玩。插科打诨,打情骂俏,一语不合,拔刀相向。。。这就要求一个宽松的环境。
这两种人在一起,有时候便会有冲突。就象我打过的比喻,在农贸市场开研讨会。你这边才说一句:“中国文化。。。”那边就嚷嚷起来了:“哎哟,踩老子脚了!你丫没长眼吗?”“孙子!你挡我道了!”。。。没办法,开研讨会的只好走路。
同理,想要吵架的,在研讨会场,也会很难受:(压低嗓子,咬牙切齿)“狗杂种,跟咱练练?”那边一言不发,在桌子下飞过一腿。。。
其实咱们早就有个全版论坛。但是大家都把那里当垃圾箱,把贴子被移到那里为耻。一旦被移,便没完没了的嚷嚷起来。这是挺没道理的事情。你怎么能强迫喜欢清静进行思想交流的网友听他不愿意听的东西?
所以,建议一, 是正式把正版论坛确定为观点讨论的地方, 而把全版论坛辟为天桥把式场,彻底摒弃全版是垃圾箱的观念。凡是与观点讨论没有关系的贴子,版主有权一律移往全版论坛。请爱看热闹的网友,直接把bookmark 标到那里,而喜欢清静讨论问题的网友,把 bookmark 标到正版。版主可以移(纠缠和打架的贴子),也可以不移(无害的小玩笑)。移贴权在版主。如果有疑问,或者觉得操作错误,可以提问。版主可以解释一次(有人提议不解释,大家讨论。欢迎版主也加入讨论,表现版主的立场和经验)。版主可以拒绝回答进一步的纠缠。但是,灰色地带的争论,允许略在正版作广告,以便有兴趣的去那里观看。
建议二,是如果被删,移,或封者,或任何对论坛管理有意见者,如果有4人以上附议,可以抗诉。这时论坛可由“海纳百川”更高一级的权威来答复论坛的集体意见。如果结论是维持版主意见,而投诉人不服,可以寻求八人以上附议,因为这表明事情可能比较大,引起“公愤”,不一定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这时可以由公推的“议长”(叫别的名堂也行),由随机抽样的方式,从作者文集的作者名单中,抽取14人,组成“陪审团”,(again, 姑妄称之,叫别的名堂也行,抗诉的八人不得兼任陪审团员)。由抗诉方和坛方各剔除两名认为对己不利的人员。然后被抽中的人员上贴报到,表示愿意参加评判。要求最低有效人员不得低于八人。否则,表明事情仍属鸡毛蒜皮的小事,没有太多人愿意为此浪费时间。陪审团流产,维持版主判决。如果到达有效人数,则陪审团成员可以先听取双方辩论,自己也可以发表意见讨论。一天后表决。表决可以记名,也可以不记名。表决结果为终审判决。
这个办法的用意是筛除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以免浪费大家的时间,而在重大问题上,用所谓“民主”的形式来请君入瓮。否则,版主和论坛总是左右为难,怎么判决都会有人觉得对他不公。例如封老子网名的事件,我们才不在乎封不封他。按照程序,大家觉得该封,那么你只能怨“民主”制度,不能怨版主“独裁”。
当然可能大部分时间这种办法实施不起来,除非是真的“民愤极大”的事件。因为没有太多人愿意浪费这种时间。那么好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大家不愿意浪费的时间,也不要强迫坛方去浪费这种时间。但是有这种程序在,就使得论坛的操作有了一种法理和程序依据,不再背上“专制”的黑锅。
这只是我个人的建议。是一种“民主”或者“法制”的游戏,亦真亦假。可以just for fun, 也可以 serious. 论坛是否接受,权利在于奸坛全体同仁,不在外坛网友。不过大家可以讨论,并提出自己的建议。

Jinux 网友请进

Tuesday, March 26th, 2002

你说看好戏的哪个流氓贴没有被删?很抱歉可能我们版主疏忽没有看到,指出给我们看看。如果真的明显违反坛规,我们一定删。
但是,你重复上同一内容的贴,并且使用“亲属”词汇辱骂对手,这明显违反坛规,我们只能删去,希望你能理解。
请忍耐片刻。我们马上要讨论如何改进坛规,到时候请踊跃提意见!

关于论坛和版主笔名的声明

Tuesday, March 26th, 2002

由于汉奸论坛的改名,原来代表论坛的网名“汉奸”不便再用,老狼有时代表论坛传达信息,但是平时说话便时常被误认为也是代表论坛。虽然反复声明只代表老狼个人立场,但是误会仍有发生,造成了一定的混乱,在此老狼深表歉意。经网友提议,内部讨论,决定启用新的网名“海纳百川”,代表论坛立场发言。其余所有网名,包括狼协在内,均只代表其个人立场,与海纳百川论坛立场无关。
同理,只有“版主”网名代表版主。其余网名,即使众所周知某人系版主身份,但是使用其自己网名时,仍只代表版主个人立场,与版主或海纳百川论坛立场无关。
此为狼协与坛务关系有关的贴子的最后一贴。此后即使用狼协名字讨论论坛事务,也只有普通网友身份,只代表个人立场。

关于黄叶事件的简要说明

Monday, March 25th, 2002

黄叶事件在本坛掀起喧然大波,引起众人对老狼乃至奸坛异口同声的愤怒声讨。黄叶在发表《决不受威胁》的庄严声明后,老狼邀请其在设立裁判和规则的前提下到任何一个论坛就此事辩论,并且表示:如果他输,不必给老狼和奸坛道歉;如果我输,则一定向他和众网友道歉。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黄叶先生以“罢网一段时间”为由,不接受挑战。
老狼无意追击,搞臭某人。老狼跟黄叶先生没有任何积怨。但是事关我们即将要改进的坛规,所以不得不再将情况说清楚一下。本来我觉得事情够清楚的了。但是至今仍有人不断地拿这来说事,那我就再浪费一点时间,把它说的更清楚一些。至于会不会“越抹越黑”,这个老狼不操心。要抹黑也是别人抹黑,我管不了。
事情的起源:
1) 应老古的质问,我向胡平发出公开邀请;
2) 黄叶以“冷眼旁观”名字指责我邀请胡平来于芦笛辩论是“炒作”,理由是我们“要辩论首先得有规矩,有裁判“。但是我们这些都没有,所以辩论“纯粹是无聊的闹剧”,不能辩论。
3) 老狼以“题目不对,有些内容却不错” 为题回贴,指出我同意他辩论应该有规则和裁判的看法,并且将着手准备。
在这一点上,我的意见跟黄叶相同,跟芦笛不同。本来此事便可到此为止:因为我们想法一样,建议已经被接受。我也没有在意他“炒作”和“无聊闹剧”的指责。
但是黄叶先生继续在没完没了地纠缠。RE先生说的“芹献不为所纳,乃多方挑衅”其实并不全对,应该是“芹献已为所纳,仍多方挑衅”。纠缠的过程归纳在我给黄叶的一个贴子里:“奇怪,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不妨明说” 。黄叶先生并且在纠缠中,指责我“连续三次歪曲”他的意思,“连点逻辑规则都不遵守,还辩什么论!”暗示了由于奸坛主人品质和素质低下而导致的险恶的辩论环境,辩论对手品质和素质低下而不值一辩,甚至辩手直接就是奸坛“垂帘听政的太上皇”,所以这个辩论千万要不得。但是黄叶先生却不敢面对我关于“逻辑”的质问和对事实的澄清,仍然在没完没了地自说自话。如果是平时,老狼就让他说去了。但是现在,正在老狼认为意义重大的关于民主和民运讨论的关头,承诺邀请胡平的古迷先生已表示说要“邀请朋友到此先观察一下”,不知此来龙去脉的人,很容易在某一个截面得出错误的印象。因为虽然黄叶先生在这里被驳得无话可说,却可以在另外一个地方假装没有看到我的驳斥,继续重复他那些似是而非的指责。事实上,我已经着手提出关于辩论的程序了,但是黄叶先生视而不见。联系到黄叶先生用多个笔名蒙面对芦笛进行攻击,其中芦笛是奸坛“垂帘听政的太上皇”更是无中生有的歪曲和捏造,以及他后来对我落实他的建议,以我与他的辩论来设立裁判和辩论规则,进行辩论操试的回避,我只能认为他的真实想说的话是“不能辩论”,而非“设立裁判和规则”。因为建议已经在第一时间被接受,后面那些戏到底是为了什么?在老狼眼里,口舌至此,已接近于耍无赖。
所以,在回应黄叶先生再一次对我“不遵守逻辑规则”的指控时,老狼忍无可忍,上贴说:
“你能不能回答我下面的两个问题?你不回答问题,继续纠缠有意思吗?
我看裁判和规则的作用就是要及时禁止这种无意义的纠缠,使辩论走入歧途,浪费大家时间。否则,辩论一万年都只能在毫无意义的问题上打转。
如果你觉得你这种纠缠是体面的,你的逻辑是站得住脚的,不妨亮出常用笔名,以示负责。相信你不会认为你的这些逻辑有辱你平常发表那些堂皇的文章的所用的大名的。负责任一些嘛!”
这就是引起轩然大波的大家认为老狼罪大恶极的那个贴子。事后黄叶发表《决不受威胁》的告别宣言,安魂曲义愤填膺,指责老狼为“品德败坏,利用手中掌握隐私权力泄漏发表不同意见网友真身,甚至公开威胁网友的小人”。
请各位高人告诉我,我犯了什么罪?我揭了谁的真身?我威胁谁了?怎么威胁的?
我不过是提醒这位“冷眼旁观”先生,不要以为自己蒙面,就可以这要胡搅蛮缠,直至把别人的事情搅黄。既然他觉得我“连基本的逻辑规则都不遵守”,而自己的逻辑很体面,不会有辱他的常用笔名,不妨自己把常用笔名亮出来。而且,用多个笔名蒙面攻击别的网友,这很不光明磊落。
包括“黄叶”这个名字,同样也只是个笔名而已,这跟真身有任何关系吗?我没有任何渠道和权力,能够知道任何网友的真身,也没有这种兴趣。包括奸坛内部的同仁在内,我至今没有问过任何一个人的任何个人问题,甚至没有主动问过任何人的电话号码和email 地址。
知道“基本的逻辑规则”的人,连这里面所包含的一个逻辑悖论都不知道。如果他在公众场合的所作所为很体面,那么把他跟他的常用笔名联系起来,便对那个常用笔名根本不会有任何害处,那么你们的义愤填膺就简直是莫名其妙;如果这种联系对那个常用笔名的声誉确实有害,那么他用这个名字的在公众场合的所作所为就一定不太体面,那么你们的义愤填膺就更加莫名其妙。
我至今坚持版主应该在必要时保有揭露两个笔名的联系的权利。这是我在说道时就向版主提出过的办法。否则,有人便可以认为只要蒙面便可以不必为他的言论负任何责任。说道当时的乌烟瘴气,屎尿满天飞,就是因为这种蒙面所造成的。那时憨子用脏话满版骂人,没人奈何得了他。我把链结连到他自己的论坛去,他立马就老实了。用安魂曲的逻辑,我把这两个名字连在一起,说:这里的版主就是说道用脏话骂人的那个憨子,也是“泄露网友真身,公开威胁网友”了?
其实,新观察早就已经采用这种作法。他们规定用两个或以上笔名必须预先告知网友有关系。这不是公然强迫网友暴露自己的隐私吗?!而且,时见版主发出这样的警告:“某某网友注意!我们知道你是谁。”也没见大家这样群情激愤。
尽管如此,我仍然只是建议他如果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不丢人,不妨自己“亮出常用笔名”而已,并没有真的“利用手中的权利去揭露”两个笔名之间的关系,真身就更加无从谈起了。相反,当我发现有网友在进行这种猜测的时候(一开始是猜安魂曲,后来猜姓黄的),马上建议版主在第一时间删除。同时,为了防止内部的人卷入,我在内坛上贴,告诫大家不要涉及其中。这有全体同仁作证。
这不是说我觉得不能这么做。而是第一,我觉得为了避免没有多少网络知识的网友的误解,和不必要的争端,披露任何这类信息,都必须非常谨慎,不到万不得已不为之;第二,我们事先并没有这样的规定,所以,于法无据。即使要执行,也只能经过大家讨论,订出新的规则以后执行。而且,法律不能追溯。
此事我觉得已经说得足够清楚,不再浪费时间。下面是根据此一事件的关于改进坛规的讨论。这才是有意义的事情。
简答黄叶先生 

芦笛是汉奸论坛“垂帘听政”的太上皇吗?

Sunday, March 24th, 2002

这个问题本身非常无聊,答案也是明白着的。芦笛本人也多次解释。但是有人就此纠缠不休,所以这次我就代表论坛简单说明一下情况。
芦笛是奸坛发起人之一。但后来退出了管理集团。他没有退出之前,在奸坛也只有一票的表决权。所以,即使他在奸坛内部的时候,他在决策和管理上影响奸坛的能力,就是在重大事情上表决时,在奸坛内十几票中的一票。
芦笛在退出奸坛后,这种影响力降为零。“垂帘听政”大概只能算想像力丰富。版主里面,芦笛的冤家不止一个。本来我不应该说这个。但是既然大家觉得这事情严重,只好说透点。所以芦笛有时候会误认为版主对他不公。但是不管芦笛有哪些不好,但是至少有一点,芦笛他还知道羞愧,知道错怪人后,还会向人家道歉。
奸坛里面,不避嫌疑地吹捧芦笛的,只有老狼。但是老狼也只同意芦笛的部分观点。等到老狼把我对民运和民主的看法也谈出来,大家可以比较一下异同。老狼不象别人,会避嫌。老狼没有这许多顾忌。老狼对老芦最不以为然的地方,就是讲究太多。老芦退出奸坛的时候,老狼没有挽留。说的话,是对所有在内外坛上对要退坛的网友说的是一样的。累了就歇会,想玩就来。但是老狼在心里面认为,老芦作为对奸坛出钱出力最大的人之一,轻易放弃自己的权利,愚不可及。
即使是老狼,也无法左右论坛。道理是一样的,我也只有一票。汉奸论坛改名事件就说明了这一点,我无法在内坛扭转多数人的意愿--哪怕我在外坛看起来是多数人的一边。这个事情本身就很有意思。表决过后我还得乖乖地去执行众人的意愿,起草《网站升级通告》。所以,汉奸论坛没有任何人能够做什么太上皇。
事情说清楚了,别人爱说什么,让他们说去,完全不必往心里去。太上皇就太上皇就太上皇,爱谁谁。老狼只有在黄叶在邀请胡平时拿这事情来反复搅,才出来干涉。因为这不但是歪曲事实,而且会误导胡平,破坏我们的邀请。
芦笛撤文集我也不以为然。你写的东西,是你那一段时间的思考结果,是你那一段生命的轨迹和心血结晶。至于别人会利用来做什么,不是你所要考虑的,你也管不了。美国卡宾枪,在老蒋那里能打共匪,在共产党那里能打蒋匪帮。我们批评民运,不等于我们就不能批评共产党。请记住我们独立知识分子的身份。至于海纳百川是不是真的海纳百川,这不取决于别人,恰恰取决于我们自己,因为我们为这个论坛出力流汗,我们就有权利表达我们的意见,完善论坛的建设,对这个论坛负责。
所以,我希望芦笛先生能够收回成命,允许我们重新把你的文集放回去。以后,我们也希望芦笛先生能够少一些冲动,多一些沟通和宽容,把精力专著在写文章上,对个人之争置之不理,少浪费那些没有意义的时间。即使在网上,有很高的反馈和互动,但是这种反馈仍然可以通过我们自己的修炼,做出我们自己主动的选择。

我为什么极力邀请胡平来奸坛与芦笛辩论?

Saturday, March 23rd, 2002

1) 这是首次中文网上瞩目的中国政治党派的代表人物与独立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就现代中国政治重大问题的深入对话。
我为什么邀请胡平而不是别的人?那是因为胡平是著名的反对党派的领袖人物和理论家,而大部分民运人物在中国老百姓中的影响力已经式微。我们老百姓谋生不易,也没有太多时间来读很多文章。即使象老狼这样的关心中国政治的老百姓,民运人士里的文章,读得较多的大概只有胡平的了。这是他从前所留下的 credit. 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
我为什么邀请的是芦笛而不是别人?那是因为我认为芦笛是中国独立知识分子的代表性人物,在中文网上有相当的影响。我认为芦笛对中国民主和民运的许多看法,的确搔到了痒处 --且不论我是否同意这些看法。据我所知,芦笛的这些看法,在中国独立知识分子里,有相当的代表性。
建设汉奸论坛的同仁们,都是这么些独立的知识分子。如论坛宣言里所说,他们是工程师,科学家,企业家,作家,教师,学生。。。虽然他们的观点可能各不相同,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和独立的思想。我相信,奸坛大部分的网友们也是。所以,在这里进行这种对话,非常有代表性。
这里顺便谈谈“独立知识分子”这个概念。我觉得这个概念很重要。虽然尚且缺乏严格一致的定义,但是至少可以确定一点:独立知识分子的职业不是政治, 他们不从属于任何党派,他们的 career 目标不是政治家,更不想自己去“取而代之”谁。他们的立场观点,不受自己的饭碗所左右。但是他们有自己的谋生职业,他们有自己独立的人格, 独立的思想见解,敢于公开表达自己的看法,敢于捍卫自己的权益。他们也可以选择支持或者批评某一党派, 但是这种支持和批评不是一边倒的:他们不会对某一党派总是无条件支持,或者总是无条件批判。我们支持中国执政党进行渐进的改革,但是这不等于我们对执政党放弃监督和批评;同样,我们支持中国出现竞争性的党派,但是这不等于我们对这些反对党派放弃监督和批评。我们批评共产党,不等于我们就沦为“民运狗”;我们批评民运,不等于我们就沦为“共奴”。给我们扣这些帽子是徒劳的。我们连汉奸这样的帽子都不怕,其他帽子,我们一律不在乎。
安魂曲先生对非文人先生的上纲上线的指责是骇人听闻的。“独立知识分子”不是什么高贵无比的桂冠, 而只是一个健康的社会生态必不可少的一个组成部分。肯定他们存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并没有否定和排斥社会中其他人群的存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更没有否定和排斥反对党派甚至执政党派存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我实在不明白安魂曲的那些上纲上线的大帽子的逻辑何在。
中国政治缺乏老百姓(具体地说,是各种社会阶层和利益团体)与政治党派及其领袖人物的沟通渠道,甚至缺乏独立知识分子与政治党派之间的有效的沟通渠道,更谈不上他们之间的良性互动。六四对话是一个极其难得的机会,却也是一个令人痛心的失败的个案。我至今没有看到对此对话的深刻检讨。所以,我极力促成胡芦辩论,是中国的政治党派(虽然只是在野的反对党派)与独立知识分子之间的这种对话沟通的一次演习和尝试。
2) 中国民运已经从昔日的辉煌落入低潮。如此下去,他们不可能再对中国的政局,甚至中国社会的大部分重要方面起到什么重要影响。除了策略和自身文化,他们失败的最根本原因是失去了其存在的社会基础,与中国社会的各个利益阶层脱离了联系,甚至远离中国社会,不了解中国老百姓的心态和想法,得不到中国老百姓的支持。芦笛先生对中国民运的一系列质询切中要害,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中国知识分子和老百姓的看法。就这些重要的问题展开讨论,是中国的反对党派倾听民众声音,检讨自身问题,重整政治生态的良好开端。关于中国民主和民运的问题,我会在稍后详谈自己的看法。
3) 互联网传播迅速,影响很大。胡平芦笛为中文网上政论文高手的前两名,所以他们两交手,一定会令人瞩目。当然其他人也不妨积极参与。比如就有人提议可以让高寒,王怡等一起上场厮杀,我看也可以试试。
奸坛同仁设法与胡平先生取得了联系,并表达了我们的意愿。胡平先生愿意就芦笛所提的问题写些文章,我们在此对胡平和芦笛先生表示衷心的感谢。

老狼开始咆哮

Saturday, March 23rd, 2002

首先向各位道歉。前段时间老狼因为忙于生计,每天累得半死,只睡四五个个小时觉,未能顾及论坛,为论坛尽到自己的责任。现在又到了周末,终于喘一口气,上网说几句。当然因为还没有完全喘过气来,只能尽量简要地说。希望不会太晚。不过各位也可以学学老狼, take it easy.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这是我们自己的论坛呢。
谈几个问题:
1) 我为什么极力邀请胡平前来奸坛与芦笛辩论;顺便谈“独立知识分子”问题。
2) 芦笛是奸坛“垂帘听政”的太上皇吗?兼谈芦笛撤文集事件。
3) 关于黄叶事件的简短说明;
4) 关于改进论坛管理;
5) 我对民主和民运的看法。
前三个问题准备尽可能简短地带过去,有意义的是第四和第五个问题,我会稍微详细些谈。
一直有人提醒老狼,尽量避免公开表达自己的看法,因为老狼身份特殊。我不认为我的身份有任何特殊的地方。我是奸坛的普通一员,在奸坛内部,只有效力等同的一票。说话除了用“汉奸”的笔名和特别声明之外,只代表我自己,不代表奸坛。奸坛不是一个什么政治和商业组织,奸坛同仁里有各种不同的立场和观点,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为言论自由提供一个清洁的场所。我们自己出钱出力,建设奸坛,只是为了有一个可以痛快说话的地方,不是为了夹着尾巴做人。没有别人可以说话,自己却要 shut up 的道理。
因为时间有限,涉及观点之争和论坛建设的问题,欢迎讨论和批判。其他枝节,恕不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