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2

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Tuesday, December 31st, 2002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
——-《希望工程的”希望”在哪里?–徐永光涉嫌腐败的调查与思考》读后感
堕地今将四十年,农过商过风过雨过江湖过,耳闻过太多的丑事糗事坏事凶事怪事秘事荒唐事,目睹了太多的花面假面青面冷面垢面反面黑暗面,按说心灵早当麻木神经应较坚强了,可总有层出不穷的”新生事物”刺激着我,忍不住慷慨生哀或怒火满腔或心痛如焚。在网上拜读了《南方周末》记者方进玉《希望工程的”希望”在哪里?–徐永光涉嫌腐败的调查与思考》一文,又是悲愤交集,立即推荐给几个新闻界的友人,要他们好好”学习”一遍,引来一致的嘲笑:想不到老枭身经百病,抵抗力还是如此之差!
不是我的抵抗力差,而是现实的病菌太多太厉害了,而是这篇文章所揭露的腐败事实、所反映的深层问题以及由此产生的联想,太可恶太可怕了。希望工程的腐败一点也不奇怪,体制内的单位和官员不腐败才是奇怪的,难得一见的。令我悲怒的,是有关方面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是”涉嫌挪用、贪污希望工程善款的徐永光可以不受法律追究,可以继续生活在光天化日下,甚至可以继续谎话连篇地愚弄社会公众,但揭发徐永光涉嫌违规、涉嫌犯罪的人,而且很可能是被冤屈判刑的人,却要在朗朗乾坤之下,继续蹲在阴暗潮湿的禁闭室内,甚至连律师都无法会见……”,是”一名慈善机构的会计,掌握了腐败分子涉嫌违规、违反的财务凭证,却不能根据我国《会计法》赋予的”揭发权”在党的报纸、电视、广播里公开揭露慈善机构负责人涉嫌腐败的种种表现,甚至连自己的生命安全都无法保障,还要被原单位”宣布有罪”、被公安机关追捕、被黑社会威胁,以至不得不亡命海外暂求躲避……”
“有关部门”对腐败的庇护,对自己的”喉舌”的封杀和诬陷、撒谎,是那样的明目張胆、肆无忌惮,那样的赤裸裸!在国务院审计小组刚刚进驻青基会时,中宣部居然迫不及得地向各新闻单位的负责人公开发布虚假信息:”现在,经有关部门调查、审计,证明希望工程没有问题”,并重复 “各单位不许报道希望工程的”的禁令!
而我们的公安司法机关,已成了保护腐败分子、打击举报人员和正义之士的工具,成了徐永光之流腐败分子指挥如意的狗腿子和黑爪牙。了解和举报”希望工程”黑幕的知情人,饱受威胁饱经磨难之后,一个身陷牢狱,随时面临被灭口的危险,一个已在大洋彼岸流浪半年多。采访报道此一事件要求对慈善机构加强监督的方进玉本人,也受尽骚扰、威吓,被迫”冒死”上网公开这篇无处发表的报道!
是谁劫持了希望工程?仅仅是徐永光之流吗,仅仅是宣传、司法、公安等等部门的贪官恶吏吗?是谁在充当他们的后台?是怎样一股势力在纵容他们胡作非为、包庇他们为所欲为?
受到劫持和侮辱侮的,岂仅是希望工程?更是中国人民的”希望”、是全体人民的中国!好在人心不死、正义不死,好在中国还有老方这样的记者冒死站出来,凛然站在时代的前列,直面腐朽分子和黑恶势力,痛斥、抨击、呐喊,沥血而问:希望工程的希望在哪里?
老方,希望工程的希望、中国的希望就在你和你的同道们身上,好好活着,好好干,网上网下正义之士,广大弱势群体和人民大众,都将是你的背景和后台!
阿赛尔网友说得好,”这篇文章所牵扯的各个方面,有多少是以良心的面孔出现的:捐助希望工程;成立青基会,是为了管理使用好这些善款,以更有效地资助失学儿童,也是良心;中宣部阻止南方周末以及其他媒体报道事实,理由是防止抹黑希望工程,是为了希望工程能进行下去,还是”为了良心”;而文中那个贪污犯,在妓女牌坊式的申辩和做秀中,用了”为了广大失学儿童”这个最冠冕堂皇的理由,你看,这不也是良心么?”。然而,这些”良心”全是假冒伪劣产品,是打着”良心”的招牌,谋一己之私、干无耻勾当。只有老方冒着生命危险揭露”希望工程”铁幕后的真相,才不愧为社会的良心!我相信,中国新闻史会记住方进玉这个伟大的名字,《希望工程的”希望”在哪里?–徐永光涉嫌腐败的调查与思考》一文,将会成为新闻史上历史性的篇章。
此文系《议报》首发,本报网址http://www.chinaeweekly.com 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
东海一枭2002、12、29

五言诗一首,并祝寒山小径网友们新年快乐。

Tuesday, December 31st, 2002

年终祝愿
(山居即兴之八)
逸峰
瑞雪逗松枝,寒山日影移。
净窗明眼外,颓笔韫思遗。
世事深浅探,人情冷暖知。
一丁浇灌乐,冷径焕新姿。
2002年12月30日逸庐
(首发《枫华诗友论坛》)

肉食何人为国谋

Monday, December 30th, 2002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真是一句千古不移的至理名言,引得两千年后一代伟人毛泽东也鹦鹉学舌曰:”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该名言出于布衣曹刿之口,当时只有位尊者可以吃到肉,所以”肉食者”是专指位高禄厚者。意谓居高位者卑下无知、目光短浅也。好在当时鲁国朝廷上民主气氛相当浓厚,曹刿不但没被加以”恶毒攻击”或”危害国家安全”等罪名,反而被允随鲁王指挥作战,结果证明他确实比那些肉食者高明一点。
李渔在《闲情偶寄》中,还真从养生助智的角度劝人少吃肉:””肉食者鄙”①,非鄙其食肉,鄙其不善谋也。食肉之人不善谋者,以肥腻之精液,结而为脂,蔽障胸臆,犹之茅塞其心,使之不复有窍也。此非予之臆说,夫有所验之矣。诸兽食草木杂物,皆狡[橘字木旁换犭]而有智。虎独食人,不得人则食诸兽之肉,是匪肉不食者虎也;虎者,兽之至愚者也。何以知之?考诸群书则信矣。”意谓 一个人肉吃得太多,那些肥腻的东西就会慢慢凝成脂肪,把心胸都堵死了,就会变成傻瓜蠢才,并举老虎做为例。
李才子完全是多此一举。因为历史和现实已以无数事实对”食肉者鄙”的真理作了充分证明,我们的广大”公仆”更是以无数荒唐、荒诞的言行继续作出有力的证明!部分媒体披露的一些贪官恶吏的傻话,就令人笑掉大牙。
如安达市委书记兼市长王英和,要投一亿巨资建”牛街”、筑”牛门”。”牛街”上的花岗岩石牛雕塑、拼有奶牛图案的大理石路面砖,其规模之大、数量之多,堪称世界之最,当地政府业已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他并且自豪地说:”如果创造出这两项世界纪录,不光是安达人的荣誉,黑龙江人的荣誉,也是代表中国为世界填补了两项空白!” 相形之下,这个市的养牛户却因饲草严重不足、奶资长期拖欠等问题久拖不决,含泪卖掉奶牛,导致部分乡镇奶牛实际存栏数量急剧下降,农民收入降低。养牛户们面对沉默而壮实的死石牛和自己养的那些瘦骨嶙峋的活牛,悲愤地发问:政府要唱什么戏?
王英和之流少数昏官贪吏运气不好,失身落马了,还有多少傻话连篇、愚行累累的”公仆”高踞台上,一呼百应啊。让我们来看看涟源市人民政府的昏招吧。涟政通(2002)2号发布了《关于严禁借清明节祭祖扫墓为名进行违法犯罪的通告》,公然地向世人召告”祭扫活动只能以家庭为单位依法文明进行”。通告全文明含威胁之意,而威胁的对象是人民,是人民的最基本的权力——言论自由权、集会结社权、宗教信仰权、人身自由权等等权力。
正如韶闻(湖南)《黎明前最黑暗》一文中责问:”公民的清明祭扫活动本来就是一项民间的群体性活动,千百年来,就是最残暴的封建制度和独裁政权,也能容忍民间的清明祭扫活动,为什么涟源市人民政府却这样害怕这样的群体性活动呢?”,”按照涟源市人民政府的命令,每年的祭奠炎、黄二帝之盛事,也是违法犯罪的事情”。
无独有偶,前不久从新闻报道中获悉,今年春节期间,北京市曾在天坛再现祭天礼仪、在太庙重现祭祖、大婚等一系列皇家盛典。天坛与太庙是明、清两代皇帝祭祀祖宗的地方,是皇室举行登基、大婚、摄政、凯旋等大典的重要活动场所,在这样的场所”重现”祭天、祭祖盛典,不仅劳民伤财,而且与社会发展的潮流背道而驰。与涟源市政府行为两相对比,实在是妙趣横生:只许政府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呀。
想起两句旧诗:”玉颜自古为身累,肉食何人与国谋”,这是宋代诗人欧阳修的七律诗《唐崇徽公主手痕》的颈联。此二句议论好颇获后人佳评,如朱熹:”以诗言之,是第一等好诗,以议论言之,是第一等议论。”(《朱子语类》卷一三九)。是啊,浅陋无知,懦弱无能的”肉食者”,有几人能真正为国家和人民考虑、谋划的?
但是,如果真以为他们”浅陋无知,懦弱无能”,那愚蠢的就是咱们了。为国为民为公谋,他们是外行是庸人是蠢才是傻瓜是弱智,而为自己为亲友为私利谋时,他们的聪明才智,可就发挥得淋漓尽致了。鄙字还有卑鄙之意,这些集天下卑鄙无耻之大成的”公仆”,深深体会”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的道理,为了”维权”、”升官”,那是什么人间傻话、假话、大话都说得出口,什么人间奇迹、丑迹、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的。从另一方面看,涟源、北京两市,王英和之流的政府行为,都是无比正确、无比聪明的举措哪。
新世纪网址:http://www.ncn.org/zwgInfo/index.asp
东海一枭

耻辱啊中国人!

Monday, December 30th, 2002

枭鸣天下之七一:
每当听到有人高喊:我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感到自豪,每当听到公仆戓御用文奴呼吁要培养民族自豪感什么的,我总是抑不住悲从中来,总是常常感到自卑和耻辱,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深深自卑和耻辱。
不错,我们有四大发明,有历史上的辉煌成就和五千年的传统文化,可那都是老祖宗的东西了;不错,我们几十年来经济建设取得了较大的成就,人民生活水平有了较大的提高,可我们不能老是以古衡今以昔比今,老是忆苦思甜愈忆愈甜,不能只把好的一点拿出来强而调之,把大量差的坏的阴暗面掩而盖之呀。
当接二连三地有处女被人民警察强逼成嫖娼案犯的时候,我耻辱;当下乡收税的乡镇干村被称为“鬼子进村”的时候,我耻辱;当看到“严禁越级上访”、“以法治访”等标语,听到农民上访告状、工人上街游行被拘留被逮捕的消息的时候,我耻辱;当民工因为领不到工资而跳楼,或以“威胁跳楼”讨工资的事件层出不穷、被媒体称为“跳楼秀”的时候,我耻辱…。
当假冒伪劣现象已从官场蔓延到全社会、从经济领域泛滥到思想、精神、意识形态领域的时候,当买官卖官贪污受贿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已成为官场常态的时候,我耻辱;当历史成了当权者任意打扮的小姑娘、民意成了可以肆意强奸的妓女的时候,我耻辱…
当教育部把岳飞文天祥清除出民族英雄之列的时候,当南京有位专家提出南京日军大屠杀死难同胞纪念馆应该更名为国际和平纪念馆的时候,当国家统计局的专家说咱们国家叫发展中国家或者欠发达国家太难听,应改叫较发达国家的时候,我耻辱…
当法院以「并非法院受理范围」为由,驳回公民提起的违宪诉讼的时候,当法规、法律成了压迫、凌辱人民的工具的时候,当宪法成了二十世纪最大的谎言的时候,我耻辱;当得知政府不遗余力地连续十几年维持全球最高的死刑记录的时候,得知政府建起网上长城防堵外界消息封锁全球十分之一网站的时候,当中国领导人被评为全球新闻公敌的时候,我耻辱;当官僚集团和御用文奴合谋抛出国情论、素质论抗拒民主政治制度的时候,我耻辱…
当中国政府把异议分子当人质的时候,当美国政府向我方施加压力要求释放政治犯良心犯的时候,当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不断加强的人权攻势下步步退让、不断出让经济、外交利益的时候,我耻辱!
我耻辱,我们有一支古今中外最庞大也最堕落最腐败的官僚队伍;我耻辱,我们的政府是一个夸夸其谈、欺世盗名的政府,一个以民为奴防民如贼的政府;我耻辱,满清皇朝一百年前就翘了辫子,而延续了几千年的专制主义幽灵,依然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大地上游荡,我们的人民依然是没有尊严的贱民和受欺受辱的草民;我耻辱,别国人民早己享有的言论、信仰、免于恐惧和匮乏的种种自由,依然与我们无缘——哦,据说有生存权,但据媒体揭露,城市居民还有1998万陷入极度贫因,遑论农村?全国有多少工人农民沦为弱势群体,衣食不继,有病上不起医院,孩子上不起学?可见这个生存权也是纸糊的玩艺!
这一切,都是拜百病之根、万恶之源的号称社会主义的专制主义之赐。
无可否认,西方民主自由的理念,才是真正代表了社会发展方向的先进的政治文化和政治文明。这一点,早在清朝时驻美公使伍廷芳就认识到了:“东方民族久处专制政体之下,惟知君上为神圣不可侵犯,自由平等之说未之或闻。一旦涉及美洲,无一不顿改前观。行动、言论,均可自由。试披览报纸对于当道之称职与否,率皆任意评论,无所忌讳。居之既久,知美乃自由发生之地、英雄崛起之邦,人民无束缚,种族无阶级,有非他国所可同日语者”。可一百年后我们政府还在坚持中“中学为体”,发誓“绝不搞西方那一套”。
人们常以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来形容自己对祖国的爱恋之情。人非草木,谁能无情,谁又不爱自己的祖国?但特权阶层不但不能代表国,而且恰恰是殃民祸国的罪魁!爱自己的狗窝,就要努力把狗窝变成人窝,再改造成金窝银窝,就要向视人民为狗的自封的主子发出愤怒的抗议之声、正义之声!中国是全体中国人民的中国,不是某个党派、某一小撮特权人物的中国!
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外国好的,我们就该学习,中国不好的,我们就该改革,这不是洋奴哲学,这是实事求是,面时现实。虚幻的盲目的所谓民族自豪感,只不过掩耳盗铃、欺欺人罢了。
承认狗窝不如人窝更不如金窝银窝,吸收西方政治文明成果未必就是洋奴。洋奴当然不好,但更要警惕的是别当了家奴而不知觉。土主子往往更坏、更无耻、更凶恶下流、更狗眼看人低。我说过:自古以来,最瞧不起中国人最不把人民当人看的,最残酷无情地压迫、剥削、掠夺、凌辱、镇压中国人的,是中国人自己,是中国的统治阶级、一小撮特权分子。
圣经上说:“你们要纪念那些被囚禁的,好像跟他们一起被囚禁;也要纪念那些受虐待的人,好像你们也亲自受过。” 只要还有人因思想招罪、因言论入狱,只要还有形形色色的冤假错案、处女嫖娼案,还有人人权受侵犯、自由无保障,总之,只要把人当狗的专制一天不消亡,只要还有同胞象狗一样活着,做一个中国人,就是一种耻辱!
这不仅是个别人的耻辱,而是全体中国人民的耻辱!
新世纪网址:http://www.ncn.org/zwgInfo/index.asp
东海一枭2002、12、26

桃花影落飞神剑

Sunday, December 29th, 2002

枭鸣天下之七十四:
网络似江湖又似官场,热衷于排排坐吃果果的游戏,常有些什么“十大高手”、 “点将录”、“封神榜”、“英雄榜”之类的游戏文字出笼,大多名实乖违,荒诞不经,不值一哂。老枭就常入选“十大政论高手”、“网络诗坛一百零八将”之类,唯『关天茶舍』草鱼子《新华山论剑英雄榜》加我以东邪之号,最得我心。
《射雕》中的东邪黄药师,乃老枭生平最心仪的武侠人物,且秉赋相似、爱好相类、性情相投、才华相匹,不知老枭是东邪现实中的化身呢,还是东邪是老枭小说中的影子?反正两人的共同点很多,且听我一一举来。
东邪天赋极高,学识极丰,聪明绝顶,文才武学,书画琴棋,算术韬略,以至医卜星相,奇门五行,无一不会,无一不精。老枭也是绝顶聪明,胸罗万象,举一反三,闻一知十,才艺丰富,爱好广泛,能文能武,亦诗亦拳,不论诗场文场、酒场情场,都是寡逢敌手。端得是品味高雅,风流倜傥,有鬼神莫测之机,古今无双之学也。
东邪武功盖世,跻身五大高手之列。他的碧波神功,弹指神通、九阴白骨爪、落英神剑掌,落英神剑,还有奇门五行, 皆武林绝学,一生纵横江湖,快意恩仇,视天下英雄如草芥;老枭也是武功高强,不论街头还是床头,身经千百战,欲求一败不可得。至于网战,更是举重若轻,大象无形,嘻笑怒骂,力透纸背,拈花摘叶,伤人立死,真可谓打遍天下无敌手也。
东邪疏放不羁,狂傲自负,天上地下,唯我独高。他非黑非白、亦正亦邪、薄古非今、目空一切,率性而为,不受约束,视孔孟之道,世俗礼法如粪土,“礼教之俗岂是为吾辈所设!”。
他说:“我黄老邪生平最恨的是仁义礼法,最恶的是圣贤节烈,这些都是欺骗愚夫愚父的东西,我黄药师偏不信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礼教,人人说我是邪魔歪道,哼!我这邪魔歪道,比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混蛋,害死的人只怕还少几个呢!”,但对真的孝子贤师,他却恭敬有加;
他独来独往,既不象北丐洪七公那般行侠仗义,也不象西毒欧阳峰那般狠毒阴险、随意杀人,就算有人侮辱他,他也只不过说一句:“我黄药师是何等样人,岂能和你一般见识”。他也不似南帝段皇爷那般宅心仁厚,他会说:“难道我黄药师当真不会杀人吗?”。他懒得与人多说废话,宁可把一切莫须有的罪名都揽到自己身上也懒得分辨;当尹志平骂他邪魔外道时,当柯镇恶吐他一口唾沫时,他反而十分高兴,因为这正合他的性格。
老枭也是胸中有物,目中无人,独往独来,独立独行。在生活中,在网络上,我常常是休休有容的,对于无知的指责、无理的攻击、无聊的口水、无端的冒犯,大多一笑了之,但这不是与人为善,表现什么宽宏大度,雅量高致,而是不屑一顾,不屑用牛刀杀鸡也。但也并非总是如此,有时也说,“难道我老枭当真不会杀人吗”,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以黑对黑以恶制恶!不予计较是我的傲,勇于报复则是我的邪。
有人嘲笑我又想当特区长官又要争国家主席,翩然一只云中鹤,念念不忘的是功名利禄,殊不知那都是调侃,借长官主席之类道具玩玩,开开心而已。在老枭眼里,权力场,垃圾堆耳,主席书记,大俗物也,何足道哉。我对官场的厌恶,对现实政治的鄙弃,对共产党的不满不合作,大多由于我乖僻清高的个性,并非有什么私仇私怨也。
我唯一不喜欢东邪的是他常常迁怒于人,如抓不到梅超风和陈玄风,竟挑断了门下所有弟子的脚筋赶出桃花岛;由于听信了黄蓉葬身大海的消息,便去找郭靖的师父们的晦气。不过俺老枭也缺点多多,如贪杯好色,性格暴躁等,大哥不说二哥,大家彼此彼此。
东邪痴于夫妻爱情,重于父女亲情,老枭除此之外还珍惜友情。此外我不卖任何人任何组织的帐!看不惯朝廷,提脚就踢,看不惯草莽,提笔就扫。而那些没有武功的市井小民,无意中侮辱了我,哈哈一笑而已。
偶尔为贫弱群体说几句话,有人说我是新左派,誉我为弱势的代言人;偶尔为草莽中人打抱不平,有人说我是自由派,誉我为什么民主斗士;偶尔开罪了民主豪杰,又被斥为“人不人鬼不鬼”的“落魄酸儒”…。某党党员就骂我曰:“某些自命不凡的才子的高谈阔论更象是匍伏在地声泪俱下苦苦哀求得到一点自由的赏赐,他们的思想对共产党来说是无害的,甚至是有益的”。
风雨我独立,千山我独行,其实我是一个无门无派、独行独立的自由人。英-埃里-凯杜里说过,“一个人可能被囚于条件最恶劣的地牢,和经历最残酷的暴政,但是,如果他的意志是自由的,它依然是自由的;当他们意志依据绝对命令行动,它的意志便是自由的”。只要拥有高贵的心灵、自由的意志,帝力于我何有哉,国家主席、民运领袖于我何有哉!我是我自己的主人,我是我自己的帝王!
金庸不懂旧诗,所作乱七八糟,但他为东邪作的这副联:“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却是颇为精彩,既切合黄老邪的身份,又能传达黄药师的潇洒风神,特借来上联作此帖标题吧。
东海一枭2002、12、29

又为斯民哭“欧阳”

Sunday, December 29th, 2002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
老枭是个独来独往的独脚大盗,不屑于参加任何党派,也自知狂傲高洁的性情难容于任何政治组织,不适合现实政治斗争。有人据说是上了一个假东海一枭的当,擅自把我列为中国民主党“秘密党员”,其实是太不了解我了。如果随意浏览我几篇文字,就应该知道我对现实政治的厌恶是一以贯之的,凭我的性格是不太可能屈居人下的,就知道我属“激进改良派”,立场上属“独知”,对于结党没啥兴趣。
然而,我对于国内参加“非法”组织的党人深怀敬意。在冷漠、怯懦、自私成为流行瘟疫的时代,在人人崇奉一切向前看的拜金主义和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明哲保身哲学的时代,他们献身于中国人民的民主事业,令人肃然起敬。
扪心自问,老枭就没有那么高的思想觉悟和人生境界。我做点事写点文章,是看不过眼,凭良心而已;我抗议呐喊,常常是为了维护个人的人格尊严!在眼下中国,加入“非法”组织,就意味着随时有被逮捕被判刑的危险,就意味着牺牲个人的自由、家庭的幸福。那样做,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多么崇高的奉献精神啊。
刚刚知悉,网友一阳子就是这样志士。认识一阳子有几个月了,不知道他是中国民主党员,但知道他推崇民主、喜欢交友,还知道他原名欧阳懿,是个教书匠。好象说过要到杭州拜访我,我答应了,后来他一直没来,也没再提起;好象还劝过我办网站,我拒绝了,后来他办了网站,我应邀贴过几篇文字。
他的网文不多,我只看过一篇:《布衣话绅士之一:文明碎片上的社会结构模式的思考》。文章中提及,一个稳定、健康向上的社会结构模式为“纺锤型”而不是“金字塔型”或者其它什么模式。而中国自古以来就这么个“金字塔”,“匪气”和“流氓气”搅和在一起,还“风水轮流转”, 所以“富不过三代”,哪里来得稳定、发展和优雅?
看后觉得此君有点思想,因不会打字在网上极少跟贴的我,曾跟贴曰:好文。可惜中国的有产阶级,也不过农民、流氓、小资的变种而已。要造就绅士、贵族,需要在制度和文化的层面同时进行艰苦的改良啊。他回道:枭兄,果然是“枭眼看世”看得比较久了,一下子就道出了问题的本质(王老虎论坛)。
据网上消息,12月4号,因在互联网发表一系列批评政府的文章在四川省遂宁县被逮捕。现年35岁的中学教师欧阳懿是被当局取缔的民主党成员,欧阳懿的妻子对法新社说,警察拘捕了欧阳懿,并到家中搜查,但拒绝做出任何解释。
还需要解释吗,在中国,批评政府就是罪,加入“非法组织”更是大罪!前者会否被拘,要看运气如何;后者一旦被发现,绝难侥幸。为此,上个月,北京师范大学刘荻被抓了;前不久,北京何德普先生“落网”了。《记者无国界》指出,欧阳懿已是被中国政府关押的第三十三位网络异议人士。谁能统计出来告诉我,“改革开放”以来,因发表异议、因组党、因加入“非法组织”、因反腐、因上街游行等种种原因被关被判被驱逐出境的中国公民,到底有多少?
眼睁着看着一个个有胆有识有仁有义有良知有正气的优秀分子爱国志士不断受到迫害和推残,老枭常常心如刀绞!为什么屈原“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感叹,至今余音袅袅?为什么君主专制几千年、一党独大几十年来,我们的国家总是劣胜优汰,总是兄弟阋墙自相残杀,总是正不压邪、大不如小、小人得意、志士遭罪?
老枭乃卧龙岗上散淡的人,独乐斋中逍遥之客,不能参与具体事务,不是“敢单身鏖战的武人”、“为真理而独赴死难的信徒”,却不能不当一个“抚哭叛徒的吊客”,以文当哭,为欧阳一哭,为狱中和海外的仁人志士、为我多灾 多难的大中华碎杯一哭!
注:欧阳属中国民主党员,来自网上消息。
《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东海一枭2002、12、16

网事有感

Sunday, December 29th, 2002


一片苍茫噪暮鸦,西风烈处夕阳斜。
小民悲愤黄河浪,大国安全豆腐渣。
竟把真言当劲敌,忍朝弱女露獠牙。
何曾秦政能防火,仇恨入心要发芽!
孤灯遥映月昏黄,路正崎岖夜正长。
窃国有人高手段,防民如贼黑心肠。
危墙难挡无名火,老鼠同怀不锈钢。
叶落枯枯心未死,千年铁树待飘香。
东海一枭2002、12、28
注:网络防火墙,又名网上长城。
大地社区-人物在线-枭眼看世
http://www.dadiwang.net/phpbb/viewforum.php?f=45

网事有感

Sunday, December 29th, 2002


一片苍茫噪暮鸦,西风烈处夕阳斜。
小民悲愤黄河浪,大国安全豆腐渣。
竟把真言当劲敌,忍朝弱女露獠牙。
何曾秦政能防火,仇恨入心要发芽!
孤灯遥映月昏黄,路正崎岖夜正长。
窃国有人高手段,防民如贼黑心肠。
危墙难挡无名火,老鼠同怀不锈钢。
叶落枯枯心未死,千年铁树待飘香。
东海一枭2002、12、28
注:网络防火墙,又名网上长城。
大地社区-人物在线-枭眼看世
http://www.dadiwang.net/phpbb/viewforum.php?f=45

不锈钢老鼠之歌

Saturday, December 28th, 2002

有一只小小老鼠名叫不锈钢
他妄图咬破那阴森森的铁壁铜墙
他向几千年巨鼠发起攻击
他令八十岁硕鼠颤栗惊慌
是什么让弱女子发出愤怒的呐喊
是什么把小人物塑成不锈钢
自由的思想就是她锋利的牙齿
良知和正义就是她深邃的力量
是怎样的腐朽钻出千年旧棺
是怎样的邪恶光天化日下猖狂
她被关进了黑暗的牢房
沉重的镣铐戴在病弱的身上
民意法庭却把迫害她的势力
押在历史的被告席上
巨大的耻辱 重重地
落在了中华民族的脸庞
防民如贼就是人民的贼
与民为敌就是国家的强梁
逆时而动就是反动的势力
暴政从来纸老虎 民心才是不锈钢
高贵者最愚蠢 凶恶者最脆弱
卑贱者最高贵 柔弱者最刚强
在黑暗中她选择了正确的方向
不锈钢的队伍开始茁壮成长
她给黑暗世界以圣洁的光
他给贫弱群体以内在的力量
网上跃动着小老鼠的身影
心头喧腾着不锈钢的召唤
有一只小小老鼠名叫不锈钢
她己成为一种象征和榜样
她令专政机器露出了豆腐渣的实质
他令威严神圣还原成王八蛋的模样!
东海一枭2002、12、28

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Wednesday, December 25th, 2002

枭鸣天下之七十:
据武侠小说描写,少林有七十二绝技,在七十二绝技之上,更有四大神功,曰少林童子功、少林金钟罩、少林易经经、少林洗髓经。相传达摩祖师练成金钟罩后,任由武林人士刀挖双目、胃灌毒药、火烧水浸,三年不伤其毫毛。少林洗髓经则是一种超越武功界限空前绝后的绝技,向来不立文字、直指人心,相传炼成《洗髓经》的人不仅能够给自己,而且还能给别人洗髓换脑,打开无尽智慧,通天入玄。但这种功法妙则妙矣,仅为传说而已,达摩祖师自己炼成与否,也无从得知。
凡高深的功法,都需要浑厚的内力打底,需要相当的佛学修为自律,并且循序渐进,切忌强练或出错,否则走火入魔,小则走火入魔,重伤残废,大则立时毙命。《天龙八部》中少林老僧教导得好:练功必先修道。少林寺历史上只有达摩祖师一人精通少林全部72种武学绝技,正是因为其深厚的佛学功底保证了可以化解和降伏武学绝技所伴随的暴戾和嗔恨。一味追求武学造诣、忽视佛学修行的高手无一例外全都走火入魔,武功尽失,甚至瘫痪丧命。
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就是这样一门上乘和最上乘功法。至今为止,人为地超越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所有练习者,在世界范围内早已宣告全面头败。社会的进步自有其客观规律,切忌拔苗助长,历史的发展自有其一定顺序,岂能人为超迈?由于物质基础、文化水平、精神条件的局限,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都是不宜试验更不可实现的。就象一套入门拳法还打不下来的蛮汉,试图强练上乘功法一样,必坠魔道无疑。而走火入魔严重的程度,则视其人身体素质、佛学修养如何了。如前苏联,虽然带头蛮练,但因素质修养较好,化解自疗起来,也就快些。
然而我们不能因此就否定一切共产主义的理想和精神,不能因此就得出”共产主义就是坏”.的结论,就认为“共产主义理想是丑陋的理想,共产主义道德是下贱的道德”。就象不能因为为现阶段不宜习练,就否定未来式的上乘功法一样。
社会主义袬落了,共产运动破产了,但一些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和价值,仍然是社会和经济发展所要创造的美好生活的要素,并且已经或正在为资本主义所吸取并再现其意义。如北欧福利国家,就是一种温和、议会制的社会主义,即社会民主主义。“‘社会主义’没做或没能做到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倒是正在做或做到了。它们通过不断的创新、适应和完善,通过借鉴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管致而不断取得巨大的进步和非凡的成就。它们比“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出更多的物质财富,以更加公平的方式来分配这些财富。”(《续破戒草之四十一:共产主义就是好》)
而共产主义作为一种个人修养,一种精神信仰,也自有其存在的价值。“共产主义者是最高尚、最仁爱、最伟大、最纯粹的人,是真正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和人类解放的旗手;他们后天下之乐而乐,后人民之富而富,把人民的利益和命运置于个人的利益和命运之上。他们具有最高层次的民主、自由、博爱思想和人道主义精神。他们不仅仅维护工人阶级的利益,而是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他们以解放人类的共产主义为目标,努力通过普选表达人民的意志,建立一个人人平等、团结互助、尊重个人能力和个人发展的社会,一个人人享有民主、自由和平等的新社会,一个“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的社会。他们自己心甘情愿地为共产之义而献身、而献身,却绝不赶鸭子上架,强迫别人为之奉献、牺牲”(同上)。
上述精神,在古今圣贤先烈英雄人物身上多多少少都有所体现,如白求恩、高耀杰医生,雷锋、焦裕禄、孔繁森等,就是很好的例子。
票友问我:上下五千年,古今中外,哪一个人符合共产主义者的标准? 要全部符合,这我还真找来出来。勉强而言,以一生服务穷人的德蕾莎修女,庶几近之吧。每当读她这篇《爱的箴言》,我的眼眶总是情不自禁地潮湿起来:
人们不讲道理、思想谬误、自我中心,
不管怎样,总要爱他们。
如果你做善事,人们说你自私自利、
别有用心,不管怎样,总要做善事。
如果你成功以后,
身边尽是假的朋友和真的敌人,
不管怎样,总是要成功。
你所做的善事明天就被遗忘,
不管怎样,总要做善事。
诚实与坦率使你易受攻击,
不管怎样,总要诚实与坦率。
你耗费数年所建设的可能毁于一旦,
不管怎样,总是要建设。
人们确实需要帮助,
然而如果你帮助他们,却可能遭受
攻击,不管怎样,总是要帮助。
将你所拥有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
你可能会被踢掉牙齿,不管怎样,
总是要将你所拥有
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
放弃贵族的豪奢生活,跑去非洲救人济世的史怀哲医生,也是极典型的例子,他们身上体现出来的理想主义、人道主义,与共产至义精神若合符契。
正如票友所言:(共产主义)只要谁敢”实验”一下,就毫无例外的”都”是以曲解社会主义的原则、否认其人道与民主为代价的。票友问我,有什么”独门解药”,能”不”曲解社会主义的原则,”不”否认其人道与民主,就可以得到这件宝贝呢?
问得好。我没有、任何人都没有这种独门解药。在目前的历史阶段,共产主义作为一种社会形态,只能是不可实验最遥远的理想,作为一种精神境界,也是难以普及的最上乘的功法。老枭高叫“共产主义就是好”,是抱着对一种理想和价值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态度的,既无意更无权搞社会实验。我说过,“真正的共产主义者,他们自己心甘情愿地为共产主义而奋斗、而献身,却绝不赶鸭子上架,强迫别人为之奉献、牺牲”。以后,谁再以共产主义作实验、作号召,请他自已身先士卒,先成为一个名实相符的共产主义者。
东海一枭2002、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