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3

四两千斤最擅场

Monday, March 31st, 2003

习拳有感
动如霹雳静汪洋,四两千斤最擅场。
从俗无方聊豹隐,强身有术待鹰扬。
飘零更养风云气,寂寞常生智慧香。
大任何时天付与,掣鲸射日展神芒。

四两千斤最擅场

Monday, March 31st, 2003

习拳有感
动如霹雳静汪洋,四两千斤最擅场。
从俗无方聊豹隐,强身有术待鹰扬。
飘零更养风云气,寂寞常生智慧香。
大任何时天付与,掣鲸射日展神芒。

和罢新词泪满襟

Monday, March 31st, 2003

沁园春·写怀二叠前韵寄廖国华同道
  大步甩开,笑向东方,作第一流。乃鞭驱顽石,都成正果;指挥红日,绿遍荒州。智客三千,健儿十万,一曲歌成万籁酬。酒醒处,诧身沉草底,剑啸床头。  书空咄咄无休。痛远耻难湔又近仇。甚狼贪虎暴,不求强我;言空话大,只供遮羞。贮酒成池,筑庄如画,从此甘为小我谋。囊羞涩,问谁能献我,致富良猷?
              
  廖国华先生《沁园春·次萧瑶同道韵》:”书剑平生,心能轻许,泪不轻流。听箫声幻出,斜阳烟柳;芒鞋踏遍,风雨神州。若论初衷,得施怀抱,万里封侯何足酬!偏嬴得,就山庄十亩,木奴千头。  此身未必归休。况傲骨生憎恶若仇。对世风多病,诗宁无怨;人心失准,笔肯含羞?仆纵凡夫,君非俗子,大而化之亦可谋。天涯路,可执鞭扶辔、共展宏遒?”
水龙吟·叠韵寄廖国华同道
  半生霜剑风刀,依然人笑迂夫子。灯前说梦,纸上偷安,与君相似。鸡犬喧嚣,包房政治,不堪入耳。纵走南闯北,弄潮击浪,仍无愧,清如水。    闷去且谋一醉。集江湖,武魔文鬼。瞻家顾国,忧天恨海,觑欷不已。一技之长,片言相契,便成兄弟。愿先生不弃,奋图南翼,共修诗史。
  包房政治,指官员一边泡卡拉OK包房,一边谈政治。  
           
  廖国华同道《水龙吟·用成纲韵柬萧瑶》:”携琴负剑而游,九龙山下农家子。中流击楫,天涯寻梦,此情何似?打架打油,屠龙屠狗,凭肝胆耳!甚高名显位,零愁闲气,都掷与,东流水。    不忍登楼独醉。每相邀,湘灵山鬼。椒浆桂酒,扬桴拊鼓,安歌不已。江北江南,侠踪行处,非兄即弟。羡归来把笔,行行字字,是风骚史!”

和罢新词泪满襟

Monday, March 31st, 2003

沁园春·写怀二叠前韵寄廖国华同道
  大步甩开,笑向东方,作第一流。乃鞭驱顽石,都成正果;指挥红日,绿遍荒州。智客三千,健儿十万,一曲歌成万籁酬。酒醒处,诧身沉草底,剑啸床头。  书空咄咄无休。痛远耻难湔又近仇。甚狼贪虎暴,不求强我;言空话大,只供遮羞。贮酒成池,筑庄如画,从此甘为小我谋。囊羞涩,问谁能献我,致富良猷?
              
  廖国华先生《沁园春·次萧瑶同道韵》:”书剑平生,心能轻许,泪不轻流。听箫声幻出,斜阳烟柳;芒鞋踏遍,风雨神州。若论初衷,得施怀抱,万里封侯何足酬!偏嬴得,就山庄十亩,木奴千头。  此身未必归休。况傲骨生憎恶若仇。对世风多病,诗宁无怨;人心失准,笔肯含羞?仆纵凡夫,君非俗子,大而化之亦可谋。天涯路,可执鞭扶辔、共展宏遒?”
水龙吟·叠韵寄廖国华同道
  半生霜剑风刀,依然人笑迂夫子。灯前说梦,纸上偷安,与君相似。鸡犬喧嚣,包房政治,不堪入耳。纵走南闯北,弄潮击浪,仍无愧,清如水。    闷去且谋一醉。集江湖,武魔文鬼。瞻家顾国,忧天恨海,觑欷不已。一技之长,片言相契,便成兄弟。愿先生不弃,奋图南翼,共修诗史。
  包房政治,指官员一边泡卡拉OK包房,一边谈政治。  
           
  廖国华同道《水龙吟·用成纲韵柬萧瑶》:”携琴负剑而游,九龙山下农家子。中流击楫,天涯寻梦,此情何似?打架打油,屠龙屠狗,凭肝胆耳!甚高名显位,零愁闲气,都掷与,东流水。    不忍登楼独醉。每相邀,湘灵山鬼。椒浆桂酒,扬桴拊鼓,安歌不已。江北江南,侠踪行处,非兄即弟。羡归来把笔,行行字字,是风骚史!”

SOS,另类疫情!

Monday, March 31st, 2003

枭鸣天下之一五七:
古今中外专制统治者都喜欢奉行”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政策,热衷于封锁信息、欺瞒民众,肆意剥夺民众知情权。我党在这方面更堪称集大成者,在政治、经济、社会、国家债务、资金外逃等各个问题上,对民众进行全方位的封锁和欺骗,难怪有人云,没有封锁没有欺骗就没有共产党!
其他方面的封锁和欺骗,倒也不难理解,因为那些黑幕于国于民而言,皆属”人祸”,是见不得人的,既使是自然灾害吧,往往也与政府的”不作为”戓”乱作为”有关,既使自然事故,也是黑幕重重,貌似天灾,实多人祸,曝光多了,不利于我党的伟光正三代表的崇高形象,不利于专制统治特权稳定,故能瞒就瞒、能骗就骗,实在瞒骗不了,也尽量淡化处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让我百思不解的是,一些关系亿万人民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的纯属天灾的公共卫生事件,为什么也要严防密守?这不是自我抹黑自我丑化吗。如非典型性肺炎,世界卫生组织已确认中国为此病的全球散布中心和严重影响地区。在国际舆论抨击及世卫组织的压力下,中国政府3月26日才迫不得已”偷偷”公布最新疫情资料。之所以说”偷偷”公布,是该消息仅见于专为外国读者服务的英文「中国日报」和新华社英文专电,官方媒体全都未加报导。
仅有的相关报道,都是”正面”的,如疫情”已经得到控制”、”世界卫生组织表扬中国在肺炎事件中的态度”、”中国政府表示,对于台湾流行的肺炎,祖国表示愿意提供帮助”之类。当病毒已在全球愈演愈烈地漫延,各国政府如临大敌之时,作为病毒发源地并被世卫组织确认为此病的全球散布中心和严重影响地区的中国,绝大多数民众竟然毫不知情,不知道大陆现在有多少患者,不知道现在哪些地方是疫区。难怪有美国报纸嘲笑曰:”中国政府似乎觉得,只要人民不知道,就可以让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到目前为止,全球感染案例累计达1323人,中国大陆占800人;死亡病例54人,其中中国大陆34人(这是官方”出口而不转内销”的数字,可靠与否,只有天晓得)。据香港媒体报道:某旅行社旅游团在北京旅游5天之后,有7人发病。根据分析,这个团是在香港–北京的国航飞机上被一位曾 经在香港探望肺炎患者的73岁老人感染的(该老人一到北京就病发,死于北京医院)。香港卫生部门根据线索,联系了这个旅行团曾经乘做、居住和就餐过的国航、北京贵宾楼饭店,铁木真蒙古烤肉餐厅和某度假村,提醒他们做好消毒工作。但是,对方的答复冷漠而茫然。
政府不但不提醒和教导大陆人民如何防范这传染性的夺命肺炎,还有更可恶的,咱们的政府高级官员龙永图在海南接受记者采访时,反而严厉指斥香港媒体,:”香港的媒体已经连续十几天把肺炎放到头版了,这样下去的话谁还敢来香港?要我看,这么做不合适,你得吸引人过来旅游才能拉动经济啊……”。
多么冠冕堂皇的借口啊,隐瞒病毒真相,原来是为了”吸引人过来旅游才能拉动经济”!这种没心没肺、漠视民命的话,亏他大庭广众之下说得出口!这等于侧面承认,发展经济,已成了专制统治合法性的重要甚至唯一源泉,为此,只好牺牲别的一切包括人民的生命啦。
有网友责问得好:”当自己国家确实遭受了疾病的侵袭的时候,首先考虑的不是怎样及时遏止病魔的侵袭,而是首先考虑怎么吸引外国人来旅游拉动经济。试问,难道报纸不报道肺炎就不流行了吗?难道你吸引外国人来旅游,是对外国人负责的态度吗?”、”这种为了自己国家的经济而牺牲本国和外国人民身体健康的做法,恐怕不是当前国际社会所能接受的”、”中共不愿报导事实,就是害怕外人不来旅游,不来投资,不来做生意,一言以蔽之,这些都比人命重要,比中国人命重要,也比洋人的命重要”。
窥一斑而知全豹,连如此严重的疾病疫情都要掩饰,还有什么问题是不能不敢掩饰的呢?封锁和欺骗成了另一种更为严重的疫情,已深入漫延体制之内,戓者它本身就是专制的土特产品!
这就是当今中国的现状:官员毫无责任心,政府毫无可信度,人民毫无安全感,别的,什么民主自由人权以及人的尊严,唉,更是无从谈起!
可恶的官员、可耻的政府、可悲的祖国、可怜的人民!这种无情冷血的官员不”打倒”(这里的打倒,可不是文革中肉体上的”打倒”,看官们切勿误会),人民的知情权就会受到更为干净彻底全部的剥夺;这种防民如贼的体制不改良,人民的身体健康乃至生命安全就得不到有效的保障。
首发新世纪网址: http://www.ncn.org/
东海一枭2003、3、31

SOS,另类疫情!

Monday, March 31st, 2003

枭鸣天下之一五七:
古今中外专制统治者都喜欢奉行”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政策,热衷于封锁信息、欺瞒民众,肆意剥夺民众知情权。我党在这方面更堪称集大成者,在政治、经济、社会、国家债务、资金外逃等各个问题上,对民众进行全方位的封锁和欺骗,难怪有人云,没有封锁没有欺骗就没有共产党!
其他方面的封锁和欺骗,倒也不难理解,因为那些黑幕于国于民而言,皆属”人祸”,是见不得人的,既使是自然灾害吧,往往也与政府的”不作为”戓”乱作为”有关,既使自然事故,也是黑幕重重,貌似天灾,实多人祸,曝光多了,不利于我党的伟光正三代表的崇高形象,不利于专制统治特权稳定,故能瞒就瞒、能骗就骗,实在瞒骗不了,也尽量淡化处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让我百思不解的是,一些关系亿万人民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的纯属天灾的公共卫生事件,为什么也要严防密守?这不是自我抹黑自我丑化吗。如非典型性肺炎,世界卫生组织已确认中国为此病的全球散布中心和严重影响地区。在国际舆论抨击及世卫组织的压力下,中国政府3月26日才迫不得已”偷偷”公布最新疫情资料。之所以说”偷偷”公布,是该消息仅见于专为外国读者服务的英文「中国日报」和新华社英文专电,官方媒体全都未加报导。
仅有的相关报道,都是”正面”的,如疫情”已经得到控制”、”世界卫生组织表扬中国在肺炎事件中的态度”、”中国政府表示,对于台湾流行的肺炎,祖国表示愿意提供帮助”之类。当病毒已在全球愈演愈烈地漫延,各国政府如临大敌之时,作为病毒发源地并被世卫组织确认为此病的全球散布中心和严重影响地区的中国,绝大多数民众竟然毫不知情,不知道大陆现在有多少患者,不知道现在哪些地方是疫区。难怪有美国报纸嘲笑曰:”中国政府似乎觉得,只要人民不知道,就可以让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到目前为止,全球感染案例累计达1323人,中国大陆占800人;死亡病例54人,其中中国大陆34人(这是官方”出口而不转内销”的数字,可靠与否,只有天晓得)。据香港媒体报道:某旅行社旅游团在北京旅游5天之后,有7人发病。根据分析,这个团是在香港–北京的国航飞机上被一位曾 经在香港探望肺炎患者的73岁老人感染的(该老人一到北京就病发,死于北京医院)。香港卫生部门根据线索,联系了这个旅行团曾经乘做、居住和就餐过的国航、北京贵宾楼饭店,铁木真蒙古烤肉餐厅和某度假村,提醒他们做好消毒工作。但是,对方的答复冷漠而茫然。
政府不但不提醒和教导大陆人民如何防范这传染性的夺命肺炎,还有更可恶的,咱们的政府高级官员龙永图在海南接受记者采访时,反而严厉指斥香港媒体,:”香港的媒体已经连续十几天把肺炎放到头版了,这样下去的话谁还敢来香港?要我看,这么做不合适,你得吸引人过来旅游才能拉动经济啊……”。
多么冠冕堂皇的借口啊,隐瞒病毒真相,原来是为了”吸引人过来旅游才能拉动经济”!这种没心没肺、漠视民命的话,亏他大庭广众之下说得出口!这等于侧面承认,发展经济,已成了专制统治合法性的重要甚至唯一源泉,为此,只好牺牲别的一切包括人民的生命啦。
有网友责问得好:”当自己国家确实遭受了疾病的侵袭的时候,首先考虑的不是怎样及时遏止病魔的侵袭,而是首先考虑怎么吸引外国人来旅游拉动经济。试问,难道报纸不报道肺炎就不流行了吗?难道你吸引外国人来旅游,是对外国人负责的态度吗?”、”这种为了自己国家的经济而牺牲本国和外国人民身体健康的做法,恐怕不是当前国际社会所能接受的”、”中共不愿报导事实,就是害怕外人不来旅游,不来投资,不来做生意,一言以蔽之,这些都比人命重要,比中国人命重要,也比洋人的命重要”。
窥一斑而知全豹,连如此严重的疾病疫情都要掩饰,还有什么问题是不能不敢掩饰的呢?封锁和欺骗成了另一种更为严重的疫情,已深入漫延体制之内,戓者它本身就是专制的土特产品!
这就是当今中国的现状:官员毫无责任心,政府毫无可信度,人民毫无安全感,别的,什么民主自由人权以及人的尊严,唉,更是无从谈起!
可恶的官员、可耻的政府、可悲的祖国、可怜的人民!这种无情冷血的官员不”打倒”(这里的打倒,可不是文革中肉体上的”打倒”,看官们切勿误会),人民的知情权就会受到更为干净彻底全部的剥夺;这种防民如贼的体制不改良,人民的身体健康乃至生命安全就得不到有效的保障。
首发新世纪网址: http://www.ncn.org/
东海一枭2003、3、31

两棵树(之五):冤家路窄

Sunday, March 30th, 2003

两棵树(之五):冤家路窄
易明
从派出所出来,我就找到了北海后街“猞狸”的家。还好,整个一独门独院,就是
门上挂了一把大锁。整在门口蹲了俩钟点,也没见一个人回来。天很快就黑了,冷
风吹得我直打哆嗦,再加上远处有俩街坊远远地朝我指指点点,我怕惊动居委会的
大妈们,只好打道回府。
第二天大清早,我就直奔“猞狸”的老巢。这次还好,门虚掩着,我推门进院子,看
见一个穿了一件紫色睡袍的人正走出来,站门口往外泼水。不用说,这盆水一点都
没浪费,全浇到我头上了!我那件米黄色的羽绒夹克一下子就变成了美军特种兵的
迷彩服。泼水人一见到我,一下子大惊失色,二话不说就跑回了屋,我一个箭步跟
进,追她进了卧室。这是一套三间房,卧房在左,书房在右,中间是客厅,正中间
好象还挂了几张字画,写些什么“远上寒山石径斜”之类,我也没留意看。
在卧室里的那张大床上,“猞狸”象一只受了伤的野兽,半躺半坐地萎缩在被窝里,
一脸的惊恐不安。天那,这就是我的那个梦寐以求的“作料”吗?才三年啊,她几
乎完全变了。脸色不再是白里透红,而是惨白中带着憔悴,那一向为我所熟悉的微
笑也不见了,明显地是刚睡醒,眼窝还黑着,只有脖子下面时不时地从睡衣里露出
的那个玉洁冰清的冰山一角,才让我回想起当年我们那些金戈铁马举案齐眉的幸福
时光来。
“我没听说北京还兴过泼水节呀?瞧您这盆水泼的,哎,我说,您那不是尿吧?”
我一边把头上还残留的水滴抖到地上的青砖上,一边试图打破这难堪的沉默。
“对不起,是洗脚水。墙那边有暖气,你可以把裤子脱下来先烤烤……”
“三年没见,刚进门就让脱裤子,这是个什么兆头?”
我没真的脱裤子,只是一屁股坐在的那个铝片暖气上。看她不再说话,就下意识地
打量了一下四周,很显然这是一间很平常的闺房,屋里陈设简单,有些凌乱,但比
我自己的房间干净多了。
“这里好象不太象百万富婆的家呀?”管丈母娘叫大嫂子,没话找话。
“谁是百万富婆?再说你怎么追我到这来了?”
“说来话长,先说说您那不治之症,是那位神医给治好的?”
“我哪知道,在香港检查时还说是扩散了呢,可到了纽约再查就又没了。可能是让
你给治好的吧!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她开始拿我们过去的调侃开玩笑,但毕竟
是笑了,依然是那种令我迷恋的笑容,尽管有点苦涩。
“我要真有那本事就不教书了,干脆改行开肿瘤医院,享艳福不说,顺便还能发财。”
我对她的话将信将疑,因为我的一个朋友也是十年前就被医生判了死刑的了,可到
现在不光包了个小蜜二奶,连孩子都生了俩了。同样起死回生的例子还有高行健和
杨小凯,所以不由得人不信。
“我现在都有点怕你了,你到底哪句话是真的呀?”现在我必须重新确认我们的爱
情。三年了,我还有多少个三年可以等待啊?
“信不信在你,我对你说的话都是真的!”
“都是真的?那你那个纽约的丈夫呢?”
“我和你在一起时,他还不是我的丈夫!”
“可你为什么要嫁给他呢?为钱?”我知道钱是一个好东西,为钱嫁人当然也没什么
不对的,我毕竟不是20岁的毛头小伙子了。之所以还要问,只是想确认这一点。
“我也根本没想嫁给他,只是当时他也在医院里,正好我病刚好,极度虚弱,没人疼
没人爱,所以就让他称虚而入了呗!”这话说的明显的不太实在,但却是我所希望
听到的,女人啊!
“他床上功夫不错吧?你还能找着男性的感觉吗?”
“你怎么就知道这个?再说谁说我们上过床了?!”说这话的时候,她眼圈开始红了。
“什么?三年还没上床?性无能啊?那你为什么要嫁给他?光为了那点钱?你不是
有那香港人的钱了吗?”
“那是我打离婚官司应得的,不是全给我娘家人了吗!要不你怎么能站在这屋里叫唤?
这院子里原来可是住了四代同堂十好几口子人呐!”
“既然是图钱图利,那你还跑个什么?”
“不用你管!”
“那他今年多大岁数了?”
“你就别再问了!”
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很快的就挂在嘴边上了。我是最看不得女人流泪的,
特别是对自己心仪的女人,就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走上前给她擦拭。而她顺势一
把抓住我的手,索性嚎啕大哭起来。
“哭吧,哭吧!大声点,看能不能把警察招来”
“人家这么难受,你还幸灾乐祸!你说你是不是一坏蛋?”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好人?”
慢慢地,我们都不说话了,却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就象我们三年前那样赤身裸体地抱
着一样,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和欲望。没有语言,但身上的衣服却被一件件
地除去了。三年了,我又一次闻到了她那令人迷醉的女人的气息。仍然与三年前一
样,我们忘记一切地疯狂做爱。她还是一如既往,喜欢先上后下,而且能上能下。
但这次我却能感觉到一种异样,她明显地不是在享受,而是在奉献。这是为什么?
她是在赎罪吗?可是她到底又背着我做了什么呢?
这一整天,我们都是在床上度过的,彼此小心翼翼地尽量不谈往事,却疯狂地用身体
来交流我们的思念。春宵一刻,人世三旬,时间竟然象飞一样逝去。我们数度作爱,
用口舌相互洗浴,这使我一直沉醉在那种由两性液体交织而成的人体的清香里,到
天快亮的时候才昏昏睡去,好象也没怎么正经吃饭。第二天中午起来以后,才终於
感到有点饿了。
“做饭去!”看到她睡眼惺忪,还没全醒,就光着身子在那里用手找我的命根,我就
象个大男人似的发出号令。
“算了吧,大少爷,家里可是连方便面都没了!咱们还是出去撮一顿吧!”
当我们穿戴整齐出门的时候,看到有一辆白色的吉普车正停在门口,一个穿着黑皮夹
克上身的人打开车门,走下车来对我们说:
“哥们,你总算出来啦,我可是已经在此恭候二位一天一宿啦!”
妈的!是猕耳狲,那个私家侦探!
(下节预告:两棵树(之六):何去何从)
两棵树(之一):一脚钟情
两棵树(之二):意外发现
两棵树(之三):私家侦探
两棵树(之四):早安北京

 和罢新词泪满襟

Sunday, March 30th, 2003

沁园春·写怀二叠前韵寄廖国华同道
  大步甩开,笑向东方,作第一流。乃鞭驱顽石,都成正果;指挥红日,绿遍荒州。智客三千,健儿十万,一曲歌成万籁酬。酒醒处,诧身沉草底,剑啸床头。  书空咄咄无休。痛远耻难湔又近仇。甚狼贪虎暴,不求强我;言空话大,只供遮羞。贮酒成池,筑庄如画,从此甘为小我谋。囊羞涩,问谁能献我,致富良猷?
              
  廖国华先生《沁园春·次萧瑶同道韵》:”书剑平生,心能轻许,泪不轻流。听箫声幻出,斜阳烟柳;芒鞋踏遍,风雨神州。若论初衷,得施怀抱,万里封侯何足酬!偏嬴得,就山庄十亩,木奴千头。  此身未必归休。况傲骨生憎恶若仇。对世风多病,诗宁无怨;人心失准,笔肯含羞?仆纵凡夫,君非俗子,大而化之亦可谋。天涯路,可执鞭扶辔、共展宏遒?”
水龙吟·叠韵寄廖国华同道
  半生霜剑风刀,依然人笑迂夫子。灯前说梦,纸上偷安,与君相似。鸡犬喧嚣,包房政治,不堪入耳。纵走南闯北,弄潮击浪,仍无愧,清如水。    闷去且谋一醉。集江湖,武魔文鬼。瞻家顾国,忧天恨海,觑欷不已。一技之长,片言相契,便成兄弟。愿先生不弃,奋图南翼,共修诗史。
  包房政治,指官员一边泡卡拉OK包房,一边谈政治。  
           
  廖国华同道《水龙吟·用成纲韵柬萧瑶》:”携琴负剑而游,九龙山下农家子。中流击楫,天涯寻梦,此情何似?打架打油,屠龙屠狗,凭肝胆耳!甚高名显位,零愁闲气,都掷与,东流水。    不忍登楼独醉。每相邀,湘灵山鬼。椒浆桂酒,扬桴拊鼓,安歌不已。江北江南,侠踪行处,非兄即弟。羡归来把笔,行行字字,是风骚史!”

 和罢新词泪满襟

Sunday, March 30th, 2003

沁园春·写怀二叠前韵寄廖国华同道
  大步甩开,笑向东方,作第一流。乃鞭驱顽石,都成正果;指挥红日,绿遍荒州。智客三千,健儿十万,一曲歌成万籁酬。酒醒处,诧身沉草底,剑啸床头。  书空咄咄无休。痛远耻难湔又近仇。甚狼贪虎暴,不求强我;言空话大,只供遮羞。贮酒成池,筑庄如画,从此甘为小我谋。囊羞涩,问谁能献我,致富良猷?
              
  廖国华先生《沁园春·次萧瑶同道韵》:”书剑平生,心能轻许,泪不轻流。听箫声幻出,斜阳烟柳;芒鞋踏遍,风雨神州。若论初衷,得施怀抱,万里封侯何足酬!偏嬴得,就山庄十亩,木奴千头。  此身未必归休。况傲骨生憎恶若仇。对世风多病,诗宁无怨;人心失准,笔肯含羞?仆纵凡夫,君非俗子,大而化之亦可谋。天涯路,可执鞭扶辔、共展宏遒?”
水龙吟·叠韵寄廖国华同道
  半生霜剑风刀,依然人笑迂夫子。灯前说梦,纸上偷安,与君相似。鸡犬喧嚣,包房政治,不堪入耳。纵走南闯北,弄潮击浪,仍无愧,清如水。    闷去且谋一醉。集江湖,武魔文鬼。瞻家顾国,忧天恨海,觑欷不已。一技之长,片言相契,便成兄弟。愿先生不弃,奋图南翼,共修诗史。
  包房政治,指官员一边泡卡拉OK包房,一边谈政治。  
           
  廖国华同道《水龙吟·用成纲韵柬萧瑶》:”携琴负剑而游,九龙山下农家子。中流击楫,天涯寻梦,此情何似?打架打油,屠龙屠狗,凭肝胆耳!甚高名显位,零愁闲气,都掷与,东流水。    不忍登楼独醉。每相邀,湘灵山鬼。椒浆桂酒,扬桴拊鼓,安歌不已。江北江南,侠踪行处,非兄即弟。羡归来把笔,行行字字,是风骚史!”

用毛笔写旧体诗的女孩

Sunday, March 30th, 2003

海滨小城 清风阵阵
我看见你坐在花鸟丛中
或星月中间
在文字的山阿 智慧的海湄
优雅的毛笔轻轻
押着古典的韵
一步一朵莲花 一步一片灵光
让钢筋水泥感化
让污浊净化 荒芜绿化 日子美化
化顽石坚冰 人间烟火 
为宇宙清灵之气
在变幻的风中 一首诗
就是一面坚持的旗
是炊烟袅娜 引领
迷茫的游子 接近家园
接近一片失传已久的
梦境
          2000.1
以 后
以后 要少下楼
少上街 少与腐烂
肮脏的人与物
打交道
要更好地保持自己
在六层楼上
保持嫩绿 新鲜的气息
减少水土流失
多看看云
星星 月亮 朝阳
看紧绷的地平线
射出偶然的一支
鹰 洞穿眼帘
射向天外
以书为垫 以笔为杖
向楼顶活去
养就蓬勃大气
亮出优质的翅
问天有多高海有多广
问无限展开的世界
有多少可能
       2000.1
给 庄 子
你代表至高真宰
口吐十万真言
大鹏扶摇而上 蝴蝶翩跹而来
万物之门隆隆大开
拒绝富贵 就是拒绝
成为刀俎上的鱼肉
以脚跟呼吸天地精神
最卑贱之地 最易向高处活去
你弃下的尘垢
陶铸人间多少一流人物
在你恍惚的影子里徘徊
此身仿佛已非我所有
忘我乃幸福的起点和极限
天地为大炉啊造化为大冶
铸我为马 我便呼啸而去
铸我为牛 我便负轭而来
1996.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