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3

特别的感谢给特别的人—–“呼吁书”联署者有请

Wednesday, April 30th, 2003

枭鸣天下之一八七:
这是一个信仰崩溃、道德陵夷、正义衰微、良知隐匿的时代,过度的冷漠懦怯、极端的自私自利、异常的狭隘唯我,仿佛另一种灵魂的萨斯病毒在全社会泛滥漫延。好在萧瑟金风中不乏幽兰飘香,严冬风雪不影响梅花绽艳,堕落败坏泥沙俱下的浊流中,自有巨石的挺峙、黄金的闪光。
孙志刚一案的曝光,激起了许多与他非亲非故的的社会各界人士的义愤,以各种方式和渠道,抨击有关单位草芥人命、督促有关部门严惩凶手、质疑收容制度的合理性。老枭《关于立即废除收容遣送制度的呼吁》(征集签名)发出之后,短短两三天时间,一百多位网友郑重地签下他们的真名。还有许多置身体制内的朋友,虽表示不方便签名,但也通过电邮、电话、qq,以各种方式对此表示共鸣和支持。
签名者中,有学者专家学生,有工人农民民工,也有流亡海外的异议分子,大家身份不同、政见有异、思想有别,但在爱我同胞爱我中华、追求社会公正社会进步、要求废除不合情理又不合法理的收容制度方面,却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殊途同归。
你们—-与众不同的热心肠人士,不就是恶劣的道德环境社会环境中的幽兰、红梅、巨石和黄金吗?特别的爱、特别的感谢献给“特别的人”,在此,我谨代表孙志刚在天之灵、代表千千万万的父老兄弟民工同胞(官腔影响,真是无孔不入,连俺老枭都不放过。恕我冒昧了哈),向你们表示感谢。
同时,我要在这里特别感谢两位从事法律工作的网友:陈永苗兄和唐荆陵兄。
陈兄的想法是从城乡差别和农民问题入手,甚至可以从共产党作为所谓的工农联盟内部与农民之间的鸿沟入手,进一步对文本进行深化。
唐兄提出了更多的意见,认为应该有更扎实的准备工作,并召集一些自愿工作者为此请愿书收集资料。关于收容遣送和暂住证制度的资料,范围应该包括:1、各媒体所公布的以及未经媒体公布但具有高度可靠性的和上述制度有关的不良案件(报道媒体名称,当事人,涉嫌的机构,事件的经过)。此外,在未经报道的案件中,如果当事人愿意提供自己的详细资料的,可以提供陈述(当如果在律师协助下进行比较合适),如果上述陈述没有到被控机构作调查的,应该在请愿书中列明未取得对方机构的意见。本资料是请愿书的附件。2、针对上述案件或者不针对特定案件,政府已经采取的一般性或者特定性补救措施和补救措施的效应。3、关于收容遣送制度和暂住证制度的法律、法规。4、行使收容职能和暂住管理职能的机构日常运作的资料。
对文本本身,唐兄也提出以下建议:请愿书应该分为几个部分,一为引言,即引起我们提出上述请愿的事件,可以采用你的第一段;提出请愿书的理由。这部分应该是请愿书的重点,应该根据收集到的四个方面的资料,分析收容遣送和暂住证制度的法律价值取向、违宪性、上述制度的内在缺陷和目前的实质(措辞上作为福利制度,但没有外来监督、没有对规制对象的意愿和基本权利的起码尊重);评论现在已经作出的一般性和特定性补救措施和上述措施的效果;关于收容遣送和暂住证制度的评价,我们作为共和国公民的要求。
我汲取了一小部分,两君大部分意见则未能遵命。陈兄提及城乡差别与农民问题,当然不妨略略提及,唐兄提及的暂住证制度,当收容遣送制度密切相关,但毕竟是另外的主题,似不必在此文本中展开,不如一枪一鸟,集中火力于收容制度为妥。而且我在征集签名时已言明:为使文本在法律上更无懈可击,在正式提交前,将请有关法律界人士在文句上予以修饰,但不影响文本的大意和基本精神,如果大动手术,就违背了此一承诺,又得一一给联署者发函征求意见。太也麻烦。至于唐兄所提意见,更是工作量大太、耗时太久了。希望有热心肠人士牵头另起炉灶,与唐兄陈兄共同完成这一富有意义的工作。我可适当从旁协助。
不瞒各位,我是个懒散厌事、懒惰成性的人,之所以人才中年即关闭公司、息交绝游、避世隐居,主要就是厌琐屑、怕麻烦。况我与大家一样,与孙志刚非亲非故,与收容制度也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之所以发起签名,原属一时义愤,一尽公民义务。这几天整理签名、回贴复函,已是焦头烂额,只想赶紧结束此事。呵呵。
当然,善始就得善终。唐兄已允在保持原初精神的基础上对文本作进一步修饰。本呼吁书拟于近日截止签名,通过各种渠道呈送全国人大法制委和民政部。如果联署者或其他朋友有某种渠道,或认识、熟悉两个部门的有关负责人,也代为寄呈为荷。以便各尽所能,共襄善举。
歌中唱道:世界需要热心肠;如果人人都献出一份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家园;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人。老枭深深的感谢,谨献给各位。
同时敬告:名单排名不分先后,以收到或见到签名时间为序。由于电邮屡出故障,有的论坛遭屏蔽,如果联署名单有所疏漏,请速予指出,以便添加或改正。
联络处:
大地网——枭鸣天下: http://www.dadiwang.com/phpbb/
一枭(电邮donhailiao@yahoo.com.cn)
东海一枭顿首百拜2003、4、30
附联署名单(到4.30下午2时止):
余樟法 胡平(美国) 刘晓波(北京) 杨支柱 洪哲胜(美国)
徐水良 陈岩锋 赵达功(深圳) 张晓强(山海精)
罗永忠 李槟(槟郎) 杨银波(重庆,斗志) 兰钧(西安)
王志泉(广西) 殷玉生(洛阳) 吴晓波(上海) 李英强(山东)
沈吉权(宁波) 张勇(湖南) 张昌斌(宁海,张青帝) 梁泉(广东)
邱立胜(浙江) 吴狄豹(浙江) 吴昌亮(上海) 王继海(上海)
张自立(福建) 刘建强(深圳) 刘庆洲(北京) […]

特别的感谢给特别的人—–“呼吁书”联署者有请

Wednesday, April 30th, 2003

枭鸣天下之一八七:
这是一个信仰崩溃、道德陵夷、正义衰微、良知隐匿的时代,过度的冷漠懦怯、极端的自私自利、异常的狭隘唯我,仿佛另一种灵魂的萨斯病毒在全社会泛滥漫延。好在萧瑟金风中不乏幽兰飘香,严冬风雪不影响梅花绽艳,堕落败坏泥沙俱下的浊流中,自有巨石的挺峙、黄金的闪光。
孙志刚一案的曝光,激起了许多与他非亲非故的的社会各界人士的义愤,以各种方式和渠道,抨击有关单位草芥人命、督促有关部门严惩凶手、质疑收容制度的合理性。老枭《关于立即废除收容遣送制度的呼吁》(征集签名)发出之后,短短两三天时间,一百多位网友郑重地签下他们的真名。还有许多置身体制内的朋友,虽表示不方便签名,但也通过电邮、电话、qq,以各种方式对此表示共鸣和支持。
签名者中,有学者专家学生,有工人农民民工,也有流亡海外的异议分子,大家身份不同、政见有异、思想有别,但在爱我同胞爱我中华、追求社会公正社会进步、要求废除不合情理又不合法理的收容制度方面,却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殊途同归。
你们—-与众不同的热心肠人士,不就是恶劣的道德环境社会环境中的幽兰、红梅、巨石和黄金吗?特别的爱、特别的感谢献给“特别的人”,在此,我谨代表孙志刚在天之灵、代表千千万万的父老兄弟民工同胞(官腔影响,真是无孔不入,连俺老枭都不放过。恕我冒昧了哈),向你们表示感谢。
同时,我要在这里特别感谢两位从事法律工作的网友:陈永苗兄和唐荆陵兄。
陈兄的想法是从城乡差别和农民问题入手,甚至可以从共产党作为所谓的工农联盟内部与农民之间的鸿沟入手,进一步对文本进行深化。
唐兄提出了更多的意见,认为应该有更扎实的准备工作,并召集一些自愿工作者为此请愿书收集资料。关于收容遣送和暂住证制度的资料,范围应该包括:1、各媒体所公布的以及未经媒体公布但具有高度可靠性的和上述制度有关的不良案件(报道媒体名称,当事人,涉嫌的机构,事件的经过)。此外,在未经报道的案件中,如果当事人愿意提供自己的详细资料的,可以提供陈述(当如果在律师协助下进行比较合适),如果上述陈述没有到被控机构作调查的,应该在请愿书中列明未取得对方机构的意见。本资料是请愿书的附件。2、针对上述案件或者不针对特定案件,政府已经采取的一般性或者特定性补救措施和补救措施的效应。3、关于收容遣送制度和暂住证制度的法律、法规。4、行使收容职能和暂住管理职能的机构日常运作的资料。
对文本本身,唐兄也提出以下建议:请愿书应该分为几个部分,一为引言,即引起我们提出上述请愿的事件,可以采用你的第一段;提出请愿书的理由。这部分应该是请愿书的重点,应该根据收集到的四个方面的资料,分析收容遣送和暂住证制度的法律价值取向、违宪性、上述制度的内在缺陷和目前的实质(措辞上作为福利制度,但没有外来监督、没有对规制对象的意愿和基本权利的起码尊重);评论现在已经作出的一般性和特定性补救措施和上述措施的效果;关于收容遣送和暂住证制度的评价,我们作为共和国公民的要求。
我汲取了一小部分,两君大部分意见则未能遵命。陈兄提及城乡差别与农民问题,当然不妨略略提及,唐兄提及的暂住证制度,当收容遣送制度密切相关,但毕竟是另外的主题,似不必在此文本中展开,不如一枪一鸟,集中火力于收容制度为妥。而且我在征集签名时已言明:为使文本在法律上更无懈可击,在正式提交前,将请有关法律界人士在文句上予以修饰,但不影响文本的大意和基本精神,如果大动手术,就违背了此一承诺,又得一一给联署者发函征求意见。太也麻烦。至于唐兄所提意见,更是工作量大太、耗时太久了。希望有热心肠人士牵头另起炉灶,与唐兄陈兄共同完成这一富有意义的工作。我可适当从旁协助。
不瞒各位,我是个懒散厌事、懒惰成性的人,之所以人才中年即关闭公司、息交绝游、避世隐居,主要就是厌琐屑、怕麻烦。况我与大家一样,与孙志刚非亲非故,与收容制度也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之所以发起签名,原属一时义愤,一尽公民义务。这几天整理签名、回贴复函,已是焦头烂额,只想赶紧结束此事。呵呵。
当然,善始就得善终。唐兄已允在保持原初精神的基础上对文本作进一步修饰。本呼吁书拟于近日截止签名,通过各种渠道呈送全国人大法制委和民政部。如果联署者或其他朋友有某种渠道,或认识、熟悉两个部门的有关负责人,也代为寄呈为荷。以便各尽所能,共襄善举。
歌中唱道:世界需要热心肠;如果人人都献出一份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家园;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人。老枭深深的感谢,谨献给各位。
同时敬告:名单排名不分先后,以收到或见到签名时间为序。由于电邮屡出故障,有的论坛遭屏蔽,如果联署名单有所疏漏,请速予指出,以便添加或改正。
联络处:
大地网——枭鸣天下: http://www.dadiwang.com/phpbb/
一枭(电邮donhailiao@yahoo.com.cn)
东海一枭顿首百拜2003、4、30
附联署名单(到4.30下午2时止):
余樟法 胡平(美国) 刘晓波(北京) 杨支柱 洪哲胜(美国)
徐水良 陈岩锋 赵达功(深圳) 张晓强(山海精)
罗永忠 李槟(槟郎) 杨银波(重庆,斗志) 兰钧(西安)
王志泉(广西) 殷玉生(洛阳) 吴晓波(上海) 李英强(山东)
沈吉权(宁波) 张勇(湖南) 张昌斌(宁海,张青帝) 梁泉(广东)
邱立胜(浙江) 吴狄豹(浙江) 吴昌亮(上海) 王继海(上海)
张自立(福建) 刘建强(深圳) 刘庆洲(北京) […]

特别的感谢给特别的人—–“呼吁书”联署者有请

Wednesday, April 30th, 2003

枭鸣天下之一八七:
这是一个信仰崩溃、道德陵夷、正义衰微、良知隐匿的时代,过度的冷漠懦怯、极端的自私自利、异常的狭隘唯我,仿佛另一种灵魂的萨斯病毒在全社会泛滥漫延。好在萧瑟金风中不乏幽兰飘香,严冬风雪不影响梅花绽艳,堕落败坏泥沙俱下的浊流中,自有巨石的挺峙、黄金的闪光。
孙志刚一案的曝光,激起了许多与他非亲非故的的社会各界人士的义愤,以各种方式和渠道,抨击有关单位草芥人命、督促有关部门严惩凶手、质疑收容制度的合理性。老枭《关于立即废除收容遣送制度的呼吁》(征集签名)发出之后,短短两三天时间,一百多位网友郑重地签下他们的真名。还有许多置身体制内的朋友,虽表示不方便签名,但也通过电邮、电话、qq,以各种方式对此表示共鸣和支持。
签名者中,有学者专家学生,有工人农民民工,也有流亡海外的异议分子,大家身份不同、政见有异、思想有别,但在爱我同胞爱我中华、追求社会公正社会进步、要求废除不合情理又不合法理的收容制度方面,却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殊途同归。
你们—-与众不同的热心肠人士,不就是恶劣的道德环境社会环境中的幽兰、红梅、巨石和黄金吗?特别的爱、特别的感谢献给“特别的人”,在此,我谨代表孙志刚在天之灵、代表千千万万的父老兄弟民工同胞(官腔影响,真是无孔不入,连俺老枭都不放过。恕我冒昧了哈),向你们表示感谢。
同时,我要在这里特别感谢两位从事法律工作的网友:陈永苗兄和唐荆陵兄。
陈兄的想法是从城乡差别和农民问题入手,甚至可以从共产党作为所谓的工农联盟内部与农民之间的鸿沟入手,进一步对文本进行深化。
唐兄提出了更多的意见,认为应该有更扎实的准备工作,并召集一些自愿工作者为此请愿书收集资料。关于收容遣送和暂住证制度的资料,范围应该包括:1、各媒体所公布的以及未经媒体公布但具有高度可靠性的和上述制度有关的不良案件(报道媒体名称,当事人,涉嫌的机构,事件的经过)。此外,在未经报道的案件中,如果当事人愿意提供自己的详细资料的,可以提供陈述(当如果在律师协助下进行比较合适),如果上述陈述没有到被控机构作调查的,应该在请愿书中列明未取得对方机构的意见。本资料是请愿书的附件。2、针对上述案件或者不针对特定案件,政府已经采取的一般性或者特定性补救措施和补救措施的效应。3、关于收容遣送制度和暂住证制度的法律、法规。4、行使收容职能和暂住管理职能的机构日常运作的资料。
对文本本身,唐兄也提出以下建议:请愿书应该分为几个部分,一为引言,即引起我们提出上述请愿的事件,可以采用你的第一段;提出请愿书的理由。这部分应该是请愿书的重点,应该根据收集到的四个方面的资料,分析收容遣送和暂住证制度的法律价值取向、违宪性、上述制度的内在缺陷和目前的实质(措辞上作为福利制度,但没有外来监督、没有对规制对象的意愿和基本权利的起码尊重);评论现在已经作出的一般性和特定性补救措施和上述措施的效果;关于收容遣送和暂住证制度的评价,我们作为共和国公民的要求。
我汲取了一小部分,两君大部分意见则未能遵命。陈兄提及城乡差别与农民问题,当然不妨略略提及,唐兄提及的暂住证制度,当收容遣送制度密切相关,但毕竟是另外的主题,似不必在此文本中展开,不如一枪一鸟,集中火力于收容制度为妥。而且我在征集签名时已言明:为使文本在法律上更无懈可击,在正式提交前,将请有关法律界人士在文句上予以修饰,但不影响文本的大意和基本精神,如果大动手术,就违背了此一承诺,又得一一给联署者发函征求意见。太也麻烦。至于唐兄所提意见,更是工作量大太、耗时太久了。希望有热心肠人士牵头另起炉灶,与唐兄陈兄共同完成这一富有意义的工作。我可适当从旁协助。
不瞒各位,我是个懒散厌事、懒惰成性的人,之所以人才中年即关闭公司、息交绝游、避世隐居,主要就是厌琐屑、怕麻烦。况我与大家一样,与孙志刚非亲非故,与收容制度也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之所以发起签名,原属一时义愤,一尽公民义务。这几天整理签名、回贴复函,已是焦头烂额,只想赶紧结束此事。呵呵。
当然,善始就得善终。唐兄已允在保持原初精神的基础上对文本作进一步修饰。本呼吁书拟于近日截止签名,通过各种渠道呈送全国人大法制委和民政部。如果联署者或其他朋友有某种渠道,或认识、熟悉两个部门的有关负责人,也代为寄呈为荷。以便各尽所能,共襄善举。
歌中唱道:世界需要热心肠;如果人人都献出一份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家园;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人。老枭深深的感谢,谨献给各位。
同时敬告:名单排名不分先后,以收到或见到签名时间为序。由于电邮屡出故障,有的论坛遭屏蔽,如果联署名单有所疏漏,请速予指出,以便添加或改正。
联络处:
大地网——枭鸣天下: http://www.dadiwang.com/phpbb/
一枭(电邮donhailiao@yahoo.com.cn)
东海一枭顿首百拜2003、4、30
附联署名单(到4.30下午2时止):
余樟法 胡平(美国) 刘晓波(北京) 杨支柱 洪哲胜(美国)
徐水良 陈岩锋 赵达功(深圳) 张晓强(山海精)
罗永忠 李槟(槟郎) 杨银波(重庆,斗志) 兰钧(西安)
王志泉(广西) 殷玉生(洛阳) 吴晓波(上海) 李英强(山东)
沈吉权(宁波) 张勇(湖南) 张昌斌(宁海,张青帝) 梁泉(广东)
邱立胜(浙江) 吴狄豹(浙江) 吴昌亮(上海) 王继海(上海)
张自立(福建) 刘建强(深圳) 刘庆洲(北京) […]

特别的感谢给特别的人—–“呼吁书”联署者有请

Wednesday, April 30th, 2003

枭鸣天下之一八七:
这是一个信仰崩溃、道德陵夷、正义衰微、良知隐匿的时代,过度的冷漠懦怯、极端的自私自利、异常的狭隘唯我,仿佛另一种灵魂的萨斯病毒在全社会泛滥漫延。好在萧瑟金风中不乏幽兰飘香,严冬风雪不影响梅花绽艳,堕落败坏泥沙俱下的浊流中,自有巨石的挺峙、黄金的闪光。
孙志刚一案的曝光,激起了许多与他非亲非故的的社会各界人士的义愤,以各种方式和渠道,抨击有关单位草芥人命、督促有关部门严惩凶手、质疑收容制度的合理性。老枭《关于立即废除收容遣送制度的呼吁》(征集签名)发出之后,短短两三天时间,一百多位网友郑重地签下他们的真名。还有许多置身体制内的朋友,虽表示不方便签名,但也通过电邮、电话、qq,以各种方式对此表示共鸣和支持。
签名者中,有学者专家学生,有工人农民民工,也有流亡海外的异议分子,大家身份不同、政见有异、思想有别,但在爱我同胞爱我中华、追求社会公正社会进步、要求废除不合情理又不合法理的收容制度方面,却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殊途同归。
你们—-与众不同的热心肠人士,不就是恶劣的道德环境社会环境中的幽兰、红梅、巨石和黄金吗?特别的爱、特别的感谢献给“特别的人”,在此,我谨代表孙志刚在天之灵、代表千千万万的父老兄弟民工同胞(官腔影响,真是无孔不入,连俺老枭都不放过。恕我冒昧了哈),向你们表示感谢。
同时,我要在这里特别感谢两位从事法律工作的网友:陈永苗兄和唐荆陵兄。
陈兄的想法是从城乡差别和农民问题入手,甚至可以从共产党作为所谓的工农联盟内部与农民之间的鸿沟入手,进一步对文本进行深化。
唐兄提出了更多的意见,认为应该有更扎实的准备工作,并召集一些自愿工作者为此请愿书收集资料。关于收容遣送和暂住证制度的资料,范围应该包括:1、各媒体所公布的以及未经媒体公布但具有高度可靠性的和上述制度有关的不良案件(报道媒体名称,当事人,涉嫌的机构,事件的经过)。此外,在未经报道的案件中,如果当事人愿意提供自己的详细资料的,可以提供陈述(当如果在律师协助下进行比较合适),如果上述陈述没有到被控机构作调查的,应该在请愿书中列明未取得对方机构的意见。本资料是请愿书的附件。2、针对上述案件或者不针对特定案件,政府已经采取的一般性或者特定性补救措施和补救措施的效应。3、关于收容遣送制度和暂住证制度的法律、法规。4、行使收容职能和暂住管理职能的机构日常运作的资料。
对文本本身,唐兄也提出以下建议:请愿书应该分为几个部分,一为引言,即引起我们提出上述请愿的事件,可以采用你的第一段;提出请愿书的理由。这部分应该是请愿书的重点,应该根据收集到的四个方面的资料,分析收容遣送和暂住证制度的法律价值取向、违宪性、上述制度的内在缺陷和目前的实质(措辞上作为福利制度,但没有外来监督、没有对规制对象的意愿和基本权利的起码尊重);评论现在已经作出的一般性和特定性补救措施和上述措施的效果;关于收容遣送和暂住证制度的评价,我们作为共和国公民的要求。
我汲取了一小部分,两君大部分意见则未能遵命。陈兄提及城乡差别与农民问题,当然不妨略略提及,唐兄提及的暂住证制度,当收容遣送制度密切相关,但毕竟是另外的主题,似不必在此文本中展开,不如一枪一鸟,集中火力于收容制度为妥。而且我在征集签名时已言明:为使文本在法律上更无懈可击,在正式提交前,将请有关法律界人士在文句上予以修饰,但不影响文本的大意和基本精神,如果大动手术,就违背了此一承诺,又得一一给联署者发函征求意见。太也麻烦。至于唐兄所提意见,更是工作量大太、耗时太久了。希望有热心肠人士牵头另起炉灶,与唐兄陈兄共同完成这一富有意义的工作。我可适当从旁协助。
不瞒各位,我是个懒散厌事、懒惰成性的人,之所以人才中年即关闭公司、息交绝游、避世隐居,主要就是厌琐屑、怕麻烦。况我与大家一样,与孙志刚非亲非故,与收容制度也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之所以发起签名,原属一时义愤,一尽公民义务。这几天整理签名、回贴复函,已是焦头烂额,只想赶紧结束此事。呵呵。
当然,善始就得善终。唐兄已允在保持原初精神的基础上对文本作进一步修饰。本呼吁书拟于近日截止签名,通过各种渠道呈送全国人大法制委和民政部。如果联署者或其他朋友有某种渠道,或认识、熟悉两个部门的有关负责人,也代为寄呈为荷。以便各尽所能,共襄善举。
歌中唱道:世界需要热心肠;如果人人都献出一份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家园;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人。老枭深深的感谢,谨献给各位。
同时敬告:名单排名不分先后,以收到或见到签名时间为序。由于电邮屡出故障,有的论坛遭屏蔽,如果联署名单有所疏漏,请速予指出,以便添加或改正。
联络处:
大地网——枭鸣天下: http://www.dadiwang.com/phpbb/
一枭(电邮donhailiao@yahoo.com.cn)
东海一枭顿首百拜2003、4、30
附联署名单(到4.30下午2时止):
余樟法 胡平(美国) 刘晓波(北京) 杨支柱 洪哲胜(美国)
徐水良 陈岩锋 赵达功(深圳) 张晓强(山海精)
罗永忠 李槟(槟郎) 杨银波(重庆,斗志) 兰钧(西安)
王志泉(广西) 殷玉生(洛阳) 吴晓波(上海) 李英强(山东)
沈吉权(宁波) 张勇(湖南) 张昌斌(宁海,张青帝) 梁泉(广东)
邱立胜(浙江) 吴狄豹(浙江) 吴昌亮(上海) 王继海(上海)
张自立(福建) 刘建强(深圳) 刘庆洲(北京) […]

为了你,为了我,为了他—顺便悄悄砸王怡一下

Tuesday, April 29th, 2003

枭鸣天下之一八六:
为了你,为了我,为了他
孙志刚之死一案被南方都市报曝光之后,一石激起千重浪,网络上更是怒浪汹汹。良知倘未泯,能不拍案起!人们或抨击有关部门,或要求严惩凶手,或质疑收容制度,纷纷拍案而起。老枭也在该案曝光的当天发出了《关于立即废除收容遣送制度的呼吁》,并拟向全国人大和民政部上书,希望为捣毁这个“于法既无据,违情又背理”的名声狼藉的“恶制”出一把力。群情激昂,在网上掀起了一个小小的签名热。
于是有“高人”冷冷冷地笑了。有个叫qzm的笑得特别清高又暖昧:“一旦发生点什么事,我发现这里的论坛精英们无不登高而呼、忧国忧民,似乎世人皆浊惟己独清,而且积极连署签名,更有扬名立万之嫌。…对于名堂繁杂的所谓连署签名,我真是不感冒!名和利啊!但凡签名的所谓人士,你敢说你内心深处、某个角落、潜意识里,没有一点点这个意思吗?”。
笑我好名原无所谓,因为我确实就好这一口,不过唯好嘉名美名芳名耳。我也好利,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敢无道乱取,怕带来丑名恶名臭名也。然而指斥“但凡签名的所谓人士”是为了借机扬名立万的名利之徒,未免过于阴暗下流,过于小人之腹、诛人之心了,而且对于那些积极签名支持这一正义之举的仁人义士,构成了人格的侮辱!
且不言佛家的众生平等慈悲为怀、道家的万物一体天人合一,且不言儒家的 “仁者爱人”、“博爱之谓仁”、“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也不言耶酥基督要爱世人的教导:若有人欺辱世界上任何一个兄弟,就是欺辱我。这些,咱都不说,就从我们每一个人自身利益的角度考虑,遇上此类大不平事,也不宜袖手。
因为,政治乃众人公事、社会公器,政治之黑与法律(法规、制度)之恶,比任何反动势力、黑恶集团危害更大、更为可怕。一项法律法规一种制度的好坏,直接关系着万家忧乐一国兴衰,关系着千百万同文同祖的血肉同胞的福祉,同时或多或少或大或少或直接或间接地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的自由、尊严、生命财产安全、关系到每一个人的生活处境、生存环境和人生命运。
或许有些人认为自己钱多位尊能量大,不会受到“儿孙辈”的恶制恶法的骚扰欺辱。我劝这些富贵阶层成功人士别过于自信。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永远高高在上逍遥“法”外,在专体体制(这可是所有恶制恶法的“妈”)中,说到底,绝大多数人—–包括体制内人—–都是弱势群体,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某种“恶法恶制”的爱害者。何况,皇帝还有草鞋亲呢,谁能保证亲朋好友、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不受骚扰欺辱、不成为恶法的受害者?
具体到收容遣送制度,如果不从根本上加以改变,谁又能保证孙志刚的命运、许许多多被劫贫济富式地收容的民工的命运,永远不会落在亲朋好友、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乃至自己身上?老枭无权无势,非款非腕,毕竟比小农民小市民要强些,总算还未亲自领教某些具体的“子”法(如收容)的厉害,但是,我的一些老乡就未能辛免了,收容制度的“妈”,已被我操过多次了。
所以,在孙志刚案中,我们的批评、抨击、呼吁、抗议,不仅仅是为了孙志刚、也不仅仅是为了人民国家这些宏大的叙事,同时也是为了你我他,为了我们自己!
至于何种手段、方式和渠道为好,我以为不必定于一尊。在孙志刚事件中,那些为孙家人提供法律援助经济支援者,当然是在“做实事”,可敬可佩,而签名呼吁、道义声援、对法规制度进行质疑和推敲,何尝不也是一种“实事”?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权出权、有笔出笔,有思想出思想,可以是微观的也可以是宏观的,可以是理性的也可以是激情的,可以“以小博大”也可以“以大博小”,可以“从宏观上对危机的强调来聚会人气,把方向推向制度”,也可以“关心个案的公正、个人的命运”,它们可以是相辅相成殊途同归的,并不存在什么矛盾。
只要有助于孙志刚案件及其它种种冤枉不平案件的公正公平处理,有助于遏制类似悲剧的发生,只要有利于社会进步民众福祉,有利于法律的完善制度的改善,何必计较方式手段,何必论及手段高低、方式优劣,更何必采取诛心之术,津津有味地以猜测别人的动机心术为能事?
积土成山,积水为海,许多伟大的事业、伟大的力量也是由许许多多不起眼的小事业小力量聚集成的。虽然,我们一时奈何不了种种恶法恶制的“妈”—-一党独大的专制体制,甚至也奈何不了一些“儿孙辈”的小法土规,但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动起来,并且永不放弃,一切就有希望,因为我们内符民心、外合潮流、拥有未来。
首发新世纪网址: http://www.ncn.org/
东海一枭2003、4、29

为了你,为了我,为了他—顺便悄悄砸王怡一下

Tuesday, April 29th, 2003

枭鸣天下之一八六:
为了你,为了我,为了他
孙志刚之死一案被南方都市报曝光之后,一石激起千重浪,网络上更是怒浪汹汹。良知倘未泯,能不拍案起!人们或抨击有关部门,或要求严惩凶手,或质疑收容制度,纷纷拍案而起。老枭也在该案曝光的当天发出了《关于立即废除收容遣送制度的呼吁》,并拟向全国人大和民政部上书,希望为捣毁这个“于法既无据,违情又背理”的名声狼藉的“恶制”出一把力。群情激昂,在网上掀起了一个小小的签名热。
于是有“高人”冷冷冷地笑了。有个叫qzm的笑得特别清高又暖昧:“一旦发生点什么事,我发现这里的论坛精英们无不登高而呼、忧国忧民,似乎世人皆浊惟己独清,而且积极连署签名,更有扬名立万之嫌。…对于名堂繁杂的所谓连署签名,我真是不感冒!名和利啊!但凡签名的所谓人士,你敢说你内心深处、某个角落、潜意识里,没有一点点这个意思吗?”。
笑我好名原无所谓,因为我确实就好这一口,不过唯好嘉名美名芳名耳。我也好利,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敢无道乱取,怕带来丑名恶名臭名也。然而指斥“但凡签名的所谓人士”是为了借机扬名立万的名利之徒,未免过于阴暗下流,过于小人之腹、诛人之心了,而且对于那些积极签名支持这一正义之举的仁人义士,构成了人格的侮辱!
且不言佛家的众生平等慈悲为怀、道家的万物一体天人合一,且不言儒家的 “仁者爱人”、“博爱之谓仁”、“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也不言耶酥基督要爱世人的教导:若有人欺辱世界上任何一个兄弟,就是欺辱我。这些,咱都不说,就从我们每一个人自身利益的角度考虑,遇上此类大不平事,也不宜袖手。
因为,政治乃众人公事、社会公器,政治之黑与法律(法规、制度)之恶,比任何反动势力、黑恶集团危害更大、更为可怕。一项法律法规一种制度的好坏,直接关系着万家忧乐一国兴衰,关系着千百万同文同祖的血肉同胞的福祉,同时或多或少或大或少或直接或间接地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的自由、尊严、生命财产安全、关系到每一个人的生活处境、生存环境和人生命运。
或许有些人认为自己钱多位尊能量大,不会受到“儿孙辈”的恶制恶法的骚扰欺辱。我劝这些富贵阶层成功人士别过于自信。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永远高高在上逍遥“法”外,在专体体制(这可是所有恶制恶法的“妈”)中,说到底,绝大多数人—–包括体制内人—–都是弱势群体,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某种“恶法恶制”的爱害者。何况,皇帝还有草鞋亲呢,谁能保证亲朋好友、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不受骚扰欺辱、不成为恶法的受害者?
具体到收容遣送制度,如果不从根本上加以改变,谁又能保证孙志刚的命运、许许多多被劫贫济富式地收容的民工的命运,永远不会落在亲朋好友、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乃至自己身上?老枭无权无势,非款非腕,毕竟比小农民小市民要强些,总算还未亲自领教某些具体的“子”法(如收容)的厉害,但是,我的一些老乡就未能辛免了,收容制度的“妈”,已被我操过多次了。
所以,在孙志刚案中,我们的批评、抨击、呼吁、抗议,不仅仅是为了孙志刚、也不仅仅是为了人民国家这些宏大的叙事,同时也是为了你我他,为了我们自己!
至于何种手段、方式和渠道为好,我以为不必定于一尊。在孙志刚事件中,那些为孙家人提供法律援助经济支援者,当然是在“做实事”,可敬可佩,而签名呼吁、道义声援、对法规制度进行质疑和推敲,何尝不也是一种“实事”?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权出权、有笔出笔,有思想出思想,可以是微观的也可以是宏观的,可以是理性的也可以是激情的,可以“以小博大”也可以“以大博小”,可以“从宏观上对危机的强调来聚会人气,把方向推向制度”,也可以“关心个案的公正、个人的命运”,它们可以是相辅相成殊途同归的,并不存在什么矛盾。
只要有助于孙志刚案件及其它种种冤枉不平案件的公正公平处理,有助于遏制类似悲剧的发生,只要有利于社会进步民众福祉,有利于法律的完善制度的改善,何必计较方式手段,何必论及手段高低、方式优劣,更何必采取诛心之术,津津有味地以猜测别人的动机心术为能事?
积土成山,积水为海,许多伟大的事业、伟大的力量也是由许许多多不起眼的小事业小力量聚集成的。虽然,我们一时奈何不了种种恶法恶制的“妈”—-一党独大的专制体制,甚至也奈何不了一些“儿孙辈”的小法土规,但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动起来,并且永不放弃,一切就有希望,因为我们内符民心、外合潮流、拥有未来。
首发新世纪网址: http://www.ncn.org/
东海一枭2003、4、29

为了你,为了我,为了他—顺便悄悄砸王怡一下

Tuesday, April 29th, 2003

枭鸣天下之一八六:
为了你,为了我,为了他
孙志刚之死一案被南方都市报曝光之后,一石激起千重浪,网络上更是怒浪汹汹。良知倘未泯,能不拍案起!人们或抨击有关部门,或要求严惩凶手,或质疑收容制度,纷纷拍案而起。老枭也在该案曝光的当天发出了《关于立即废除收容遣送制度的呼吁》,并拟向全国人大和民政部上书,希望为捣毁这个“于法既无据,违情又背理”的名声狼藉的“恶制”出一把力。群情激昂,在网上掀起了一个小小的签名热。
于是有“高人”冷冷冷地笑了。有个叫qzm的笑得特别清高又暖昧:“一旦发生点什么事,我发现这里的论坛精英们无不登高而呼、忧国忧民,似乎世人皆浊惟己独清,而且积极连署签名,更有扬名立万之嫌。…对于名堂繁杂的所谓连署签名,我真是不感冒!名和利啊!但凡签名的所谓人士,你敢说你内心深处、某个角落、潜意识里,没有一点点这个意思吗?”。
笑我好名原无所谓,因为我确实就好这一口,不过唯好嘉名美名芳名耳。我也好利,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敢无道乱取,怕带来丑名恶名臭名也。然而指斥“但凡签名的所谓人士”是为了借机扬名立万的名利之徒,未免过于阴暗下流,过于小人之腹、诛人之心了,而且对于那些积极签名支持这一正义之举的仁人义士,构成了人格的侮辱!
且不言佛家的众生平等慈悲为怀、道家的万物一体天人合一,且不言儒家的 “仁者爱人”、“博爱之谓仁”、“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也不言耶酥基督要爱世人的教导:若有人欺辱世界上任何一个兄弟,就是欺辱我。这些,咱都不说,就从我们每一个人自身利益的角度考虑,遇上此类大不平事,也不宜袖手。
因为,政治乃众人公事、社会公器,政治之黑与法律(法规、制度)之恶,比任何反动势力、黑恶集团危害更大、更为可怕。一项法律法规一种制度的好坏,直接关系着万家忧乐一国兴衰,关系着千百万同文同祖的血肉同胞的福祉,同时或多或少或大或少或直接或间接地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的自由、尊严、生命财产安全、关系到每一个人的生活处境、生存环境和人生命运。
或许有些人认为自己钱多位尊能量大,不会受到“儿孙辈”的恶制恶法的骚扰欺辱。我劝这些富贵阶层成功人士别过于自信。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永远高高在上逍遥“法”外,在专体体制(这可是所有恶制恶法的“妈”)中,说到底,绝大多数人—–包括体制内人—–都是弱势群体,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某种“恶法恶制”的爱害者。何况,皇帝还有草鞋亲呢,谁能保证亲朋好友、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不受骚扰欺辱、不成为恶法的受害者?
具体到收容遣送制度,如果不从根本上加以改变,谁又能保证孙志刚的命运、许许多多被劫贫济富式地收容的民工的命运,永远不会落在亲朋好友、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乃至自己身上?老枭无权无势,非款非腕,毕竟比小农民小市民要强些,总算还未亲自领教某些具体的“子”法(如收容)的厉害,但是,我的一些老乡就未能辛免了,收容制度的“妈”,已被我操过多次了。
所以,在孙志刚案中,我们的批评、抨击、呼吁、抗议,不仅仅是为了孙志刚、也不仅仅是为了人民国家这些宏大的叙事,同时也是为了你我他,为了我们自己!
至于何种手段、方式和渠道为好,我以为不必定于一尊。在孙志刚事件中,那些为孙家人提供法律援助经济支援者,当然是在“做实事”,可敬可佩,而签名呼吁、道义声援、对法规制度进行质疑和推敲,何尝不也是一种“实事”?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权出权、有笔出笔,有思想出思想,可以是微观的也可以是宏观的,可以是理性的也可以是激情的,可以“以小博大”也可以“以大博小”,可以“从宏观上对危机的强调来聚会人气,把方向推向制度”,也可以“关心个案的公正、个人的命运”,它们可以是相辅相成殊途同归的,并不存在什么矛盾。
只要有助于孙志刚案件及其它种种冤枉不平案件的公正公平处理,有助于遏制类似悲剧的发生,只要有利于社会进步民众福祉,有利于法律的完善制度的改善,何必计较方式手段,何必论及手段高低、方式优劣,更何必采取诛心之术,津津有味地以猜测别人的动机心术为能事?
积土成山,积水为海,许多伟大的事业、伟大的力量也是由许许多多不起眼的小事业小力量聚集成的。虽然,我们一时奈何不了种种恶法恶制的“妈”—-一党独大的专制体制,甚至也奈何不了一些“儿孙辈”的小法土规,但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动起来,并且永不放弃,一切就有希望,因为我们内符民心、外合潮流、拥有未来。
首发新世纪网址: http://www.ncn.org/
东海一枭2003、4、29

为了你,为了我,为了他—顺便悄悄砸王怡一下

Tuesday, April 29th, 2003

枭鸣天下之一八六:
为了你,为了我,为了他
孙志刚之死一案被南方都市报曝光之后,一石激起千重浪,网络上更是怒浪汹汹。良知倘未泯,能不拍案起!人们或抨击有关部门,或要求严惩凶手,或质疑收容制度,纷纷拍案而起。老枭也在该案曝光的当天发出了《关于立即废除收容遣送制度的呼吁》,并拟向全国人大和民政部上书,希望为捣毁这个“于法既无据,违情又背理”的名声狼藉的“恶制”出一把力。群情激昂,在网上掀起了一个小小的签名热。
于是有“高人”冷冷冷地笑了。有个叫qzm的笑得特别清高又暖昧:“一旦发生点什么事,我发现这里的论坛精英们无不登高而呼、忧国忧民,似乎世人皆浊惟己独清,而且积极连署签名,更有扬名立万之嫌。…对于名堂繁杂的所谓连署签名,我真是不感冒!名和利啊!但凡签名的所谓人士,你敢说你内心深处、某个角落、潜意识里,没有一点点这个意思吗?”。
笑我好名原无所谓,因为我确实就好这一口,不过唯好嘉名美名芳名耳。我也好利,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敢无道乱取,怕带来丑名恶名臭名也。然而指斥“但凡签名的所谓人士”是为了借机扬名立万的名利之徒,未免过于阴暗下流,过于小人之腹、诛人之心了,而且对于那些积极签名支持这一正义之举的仁人义士,构成了人格的侮辱!
且不言佛家的众生平等慈悲为怀、道家的万物一体天人合一,且不言儒家的 “仁者爱人”、“博爱之谓仁”、“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也不言耶酥基督要爱世人的教导:若有人欺辱世界上任何一个兄弟,就是欺辱我。这些,咱都不说,就从我们每一个人自身利益的角度考虑,遇上此类大不平事,也不宜袖手。
因为,政治乃众人公事、社会公器,政治之黑与法律(法规、制度)之恶,比任何反动势力、黑恶集团危害更大、更为可怕。一项法律法规一种制度的好坏,直接关系着万家忧乐一国兴衰,关系着千百万同文同祖的血肉同胞的福祉,同时或多或少或大或少或直接或间接地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的自由、尊严、生命财产安全、关系到每一个人的生活处境、生存环境和人生命运。
或许有些人认为自己钱多位尊能量大,不会受到“儿孙辈”的恶制恶法的骚扰欺辱。我劝这些富贵阶层成功人士别过于自信。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永远高高在上逍遥“法”外,在专体体制(这可是所有恶制恶法的“妈”)中,说到底,绝大多数人—–包括体制内人—–都是弱势群体,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某种“恶法恶制”的爱害者。何况,皇帝还有草鞋亲呢,谁能保证亲朋好友、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不受骚扰欺辱、不成为恶法的受害者?
具体到收容遣送制度,如果不从根本上加以改变,谁又能保证孙志刚的命运、许许多多被劫贫济富式地收容的民工的命运,永远不会落在亲朋好友、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乃至自己身上?老枭无权无势,非款非腕,毕竟比小农民小市民要强些,总算还未亲自领教某些具体的“子”法(如收容)的厉害,但是,我的一些老乡就未能辛免了,收容制度的“妈”,已被我操过多次了。
所以,在孙志刚案中,我们的批评、抨击、呼吁、抗议,不仅仅是为了孙志刚、也不仅仅是为了人民国家这些宏大的叙事,同时也是为了你我他,为了我们自己!
至于何种手段、方式和渠道为好,我以为不必定于一尊。在孙志刚事件中,那些为孙家人提供法律援助经济支援者,当然是在“做实事”,可敬可佩,而签名呼吁、道义声援、对法规制度进行质疑和推敲,何尝不也是一种“实事”?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权出权、有笔出笔,有思想出思想,可以是微观的也可以是宏观的,可以是理性的也可以是激情的,可以“以小博大”也可以“以大博小”,可以“从宏观上对危机的强调来聚会人气,把方向推向制度”,也可以“关心个案的公正、个人的命运”,它们可以是相辅相成殊途同归的,并不存在什么矛盾。
只要有助于孙志刚案件及其它种种冤枉不平案件的公正公平处理,有助于遏制类似悲剧的发生,只要有利于社会进步民众福祉,有利于法律的完善制度的改善,何必计较方式手段,何必论及手段高低、方式优劣,更何必采取诛心之术,津津有味地以猜测别人的动机心术为能事?
积土成山,积水为海,许多伟大的事业、伟大的力量也是由许许多多不起眼的小事业小力量聚集成的。虽然,我们一时奈何不了种种恶法恶制的“妈”—-一党独大的专制体制,甚至也奈何不了一些“儿孙辈”的小法土规,但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动起来,并且永不放弃,一切就有希望,因为我们内符民心、外合潮流、拥有未来。
首发新世纪网址: http://www.ncn.org/
东海一枭2003、4、29

“呼吁书”最新联署名单(4.29)

Tuesday, April 29th, 2003

——————————————————————————–
联署:余樟法 胡平(美国) 刘晓波(北京) 杨支柱 洪哲胜(美国)
徐水良 陈岩锋 赵达功(深圳) 张晓强(山海精)
罗永忠 李槟(槟郎) 杨银波(重庆,斗志) 兰钧(西安)
王志泉(广西) 殷玉生(洛阳) 吴晓波(上海) 李英强(山东)
沈吉权(宁波) 张勇(湖南) 张昌斌(宁海,张青帝) 梁泉(广东)
邱立胜(浙江) 吴狄豹(浙江) 吴昌亮(上海) 王继海(上海)
张自立(福建) 刘建强(深圳) 刘庆洲(北京) 徐锡亚(宝鸡)
宋先科  张玉波(黑龙江,长风) 刘二安(河南) 郑年怀(北京,淮生)
杨军(上海) 张旭东(河南) 沈海平(上海) 傅斌(江苏)
张奕中(浙江) 马涛(湖北) 李勇(北京) 杨晓波(陕西)
朱毅(北京) 路江华(山东) 赵越胜(法国) 郑义(美国)
吴敖祺(重庆) 郭超 (黑龙江) 茉莉(瑞典) 傅正明(瑞典)
曾建元(台湾) 杜导斌(湖北) 高寒(海外) 朱国健(杭州)
王剑舞(安徽) […]

“呼吁书”最新联署名单(4.29)

Tuesday, April 29th, 2003

——————————————————————————–
联署:余樟法 胡平(美国) 刘晓波(北京) 杨支柱 洪哲胜(美国)
徐水良 陈岩锋 赵达功(深圳) 张晓强(山海精)
罗永忠 李槟(槟郎) 杨银波(重庆,斗志) 兰钧(西安)
王志泉(广西) 殷玉生(洛阳) 吴晓波(上海) 李英强(山东)
沈吉权(宁波) 张勇(湖南) 张昌斌(宁海,张青帝) 梁泉(广东)
邱立胜(浙江) 吴狄豹(浙江) 吴昌亮(上海) 王继海(上海)
张自立(福建) 刘建强(深圳) 刘庆洲(北京) 徐锡亚(宝鸡)
宋先科  张玉波(黑龙江,长风) 刘二安(河南) 郑年怀(北京,淮生)
杨军(上海) 张旭东(河南) 沈海平(上海) 傅斌(江苏)
张奕中(浙江) 马涛(湖北) 李勇(北京) 杨晓波(陕西)
朱毅(北京) 路江华(山东) 赵越胜(法国) 郑义(美国)
吴敖祺(重庆) 郭超 (黑龙江) 茉莉(瑞典) 傅正明(瑞典)
曾建元(台湾) 杜导斌(湖北) 高寒(海外) 朱国健(杭州)
王剑舞(安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