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3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Saturday, May 31st, 2003

枭鸣天下之二二八:
日前,卫生部高强副部长、北京市宣传部长蔡赴朝两位大员公开表态,为前卫生部长辨护,对于前部长隐瞒疫情的指责分别表示“我不认同”、“不能苟同”,为此引燃了广大网友的怒火,纷纷对高强、蔡赴朝之流冷语嘲骂、严辞痛斥。有人认为是胡哥出访,以致后院起火,还有不少人要求胡温免去他们的职务。
我认为事情绝非那么简单。若无高层撑腰,高、蔡二位岂敢如此轻易表态,否定举世皆知的事实?相信他们关于张文康没有隐瞒疫情之言,十有八九就是高层的态度。这也说明前卫生部长不过是替死鬼而已,后台和同道们开始心有不忍啦。
不仅仅是高强之流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现出来的猖狂和对提问记者的反感乃至敌视的态度,近来种种蛛丝马迹,都给人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首先,胡温上台之后,对异议分子的镇压反而变本加厉了。刘荻、杨建利案见不到一丝光亮,继王炳章之后,靳海科、徐伟、杨子立、张宏海四君子又被重判,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
其次,网络监控愈来愈严,我常去的几个著名网站如北大三角地、汉语文学等接连沦陷,我的数十个网页、专辑陆续被封杀了,国內几个著名论坛,如关天、世纪沙龙、故乡、凯迪等,也陆续封掉了东海一枭的ip。多位网友告知,他们在有关网坛转贴拙文,总是被刪贴、警告或封ip。
又其次,一些网络名家陆续受到警告,甚至被迫封笔。如湖北杜导斌的名字,最近就从网上消失了,据说是受到了严厉的警告:若不金盆洗手,便以敌对处理;我另外两个颇为活跃的网友,处境也颇为不妙。或老母受到骚扰,或楼下经常有警车,老婆受到跟踪,周围的亲戚朋友受到调查,有的因受连累失去工作。
老枭非团非党,不商不仕,“有关部门”或许明白警告、威胁、“制裁”对我无用,至今还没有正面接触,我估计他们在暗中布置。落“网”以来,蒙广大网友厚爱,或要拜我为师或要与我合作,或邀我去访或要来看我,对此唯有深深的感谢。但我怀疑其中可能有鹰犬。近日,有邀我去哈尔滨玩的,有约我上海或北京见面的,有以年薪80万诱我“出山”的…。如果是国安或国安外围组织,我劝你们省省吧,别再鬼鬼崇崇弄那些下三烂手段浪费人民血汗钱了。还是进行下一步计划吧。
老枭随时恭候,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文的来,我有海内三千师友,腹中十万图书,纵把北大清华的文奴们请来,打嘴仗是打不过我的。武的来,哼,我实在没招了,还有烂命一条。这就叫“你有凶残你有枪,我唯正气满胸腔”!我贫过富过苦过乐过享受过,对人生想得深望得远看得透,对许多事,对个人一时得失不太在乎,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老婆孩子。自古大丈夫风云气,每为儿女亲情牵累。真他妈娘希匹,呵呵。
如果是我过敏了猜错了,谨向弟兄们道歉。险恶江湖,风波处处,不得不多一个心眼,多一份警惕,同时,不敢对胡温新政抱太大的希望。
目前,除转贴外,东海一枭这个ip能上的国内网坛已寥寥无几,主要仅大地http://www.dadiwang.net/phpbb/
北国之春http://www.bgzc.net/list.asp?boardid=1等少数坛子,欢迎捧场。
东海一枭2003、5、31
首发新世纪网址: http://www.ncn.org/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Saturday, May 31st, 2003

枭鸣天下之二二八:
日前,卫生部高强副部长、北京市宣传部长蔡赴朝两位大员公开表态,为前卫生部长辨护,对于前部长隐瞒疫情的指责分别表示“我不认同”、“不能苟同”,为此引燃了广大网友的怒火,纷纷对高强、蔡赴朝之流冷语嘲骂、严辞痛斥。有人认为是胡哥出访,以致后院起火,还有不少人要求胡温免去他们的职务。
我认为事情绝非那么简单。若无高层撑腰,高、蔡二位岂敢如此轻易表态,否定举世皆知的事实?相信他们关于张文康没有隐瞒疫情之言,十有八九就是高层的态度。这也说明前卫生部长不过是替死鬼而已,后台和同道们开始心有不忍啦。
不仅仅是高强之流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现出来的猖狂和对提问记者的反感乃至敌视的态度,近来种种蛛丝马迹,都给人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首先,胡温上台之后,对异议分子的镇压反而变本加厉了。刘荻、杨建利案见不到一丝光亮,继王炳章之后,靳海科、徐伟、杨子立、张宏海四君子又被重判,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
其次,网络监控愈来愈严,我常去的几个著名网站如北大三角地、汉语文学等接连沦陷,我的数十个网页、专辑陆续被封杀了,国內几个著名论坛,如关天、世纪沙龙、故乡、凯迪等,也陆续封掉了东海一枭的ip。多位网友告知,他们在有关网坛转贴拙文,总是被刪贴、警告或封ip。
又其次,一些网络名家陆续受到警告,甚至被迫封笔。如湖北杜导斌的名字,最近就从网上消失了,据说是受到了严厉的警告:若不金盆洗手,便以敌对处理;我另外两个颇为活跃的网友,处境也颇为不妙。或老母受到骚扰,或楼下经常有警车,老婆受到跟踪,周围的亲戚朋友受到调查,有的因受连累失去工作。
老枭非团非党,不商不仕,“有关部门”或许明白警告、威胁、“制裁”对我无用,至今还没有正面接触,我估计他们在暗中布置。落“网”以来,蒙广大网友厚爱,或要拜我为师或要与我合作,或邀我去访或要来看我,对此唯有深深的感谢。但我怀疑其中可能有鹰犬。近日,有邀我去哈尔滨玩的,有约我上海或北京见面的,有以年薪80万诱我“出山”的…。如果是国安或国安外围组织,我劝你们省省吧,别再鬼鬼崇崇弄那些下三烂手段浪费人民血汗钱了。还是进行下一步计划吧。
老枭随时恭候,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文的来,我有海内三千师友,腹中十万图书,纵把北大清华的文奴们请来,打嘴仗是打不过我的。武的来,哼,我实在没招了,还有烂命一条。这就叫“你有凶残你有枪,我唯正气满胸腔”!我贫过富过苦过乐过享受过,对人生想得深望得远看得透,对许多事,对个人一时得失不太在乎,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老婆孩子。自古大丈夫风云气,每为儿女亲情牵累。真他妈娘希匹,呵呵。
如果是我过敏了猜错了,谨向弟兄们道歉。险恶江湖,风波处处,不得不多一个心眼,多一份警惕,同时,不敢对胡温新政抱太大的希望。
目前,除转贴外,东海一枭这个ip能上的国内网坛已寥寥无几,主要仅大地http://www.dadiwang.net/phpbb/
北国之春http://www.bgzc.net/list.asp?boardid=1等少数坛子,欢迎捧场。
东海一枭2003、5、31
首发新世纪网址: http://www.ncn.org/

仍在围城的北京

Saturday, May 31st, 2003

刚刚与一久不通讯的老同学接上QQ。此公供职于某衙门。
他说:
北京最近流行非典,你知道吗?
感觉就象是在围城里,北京周围的农村人都在路口站岗,用土堆成一堆,阻止北京人进村,真是发疯了.
我现在学驾车,经常去卢沟桥桥底练习练习
杀死让北京人不敢在市区转悠了

横扫奸坛 天下第一帖: 坐马桶压水花技术 (洁癖人士勿入)

Friday, May 30th, 2003

[草虾只是请大家放低一切正事,都来笑一笑,别无他意,呵呵]
坐马桶压水花技术
坐在马桶上常常被扔下的炸弹溅得满屁股花的说~~哪位大人掌握了压水花的技术近来传授小弟呀?
回复[1]:这个简单,你大便前先丢你张卫生纸在里面不就溅不起来了!
回复[6]:不拉就行了,或者用括约肌把大便夹成一小截一小截的,就不会有水花了。
回复[7]:从食物类别上找规律~
回复[8]:用玉米塞住你的PY就不会的啦
回复[10]:一边放一凳子,蹲高一些
回复[11]:当bb断开的啥那
快速抬起pp
然后坐下
在抬起……
坐下
抬起……
有经验后,你还可以根据bb的长度重量
来估算pp抬起的高度和角度
贵在练习,天天拉拉就好了
回复[12]:忘了补充
最省事的是力争让bb的底端直接接触水面……
让bb悄无声息的潜入水中,
就跟削苹果皮不断一个道理
回复[13]:拉出分叉的DB
它自己会压的
—长飞丸
回复[15]:楼主你不会先用手接住,然后拿着轻放入水中阿?
回复[16]:其实很简单,如果楼主不是在自己家的蹲位上的话,就在便便的时候把PG
往后面伸一点,这时候大便就会落在蹲位后面的地上,绝无溅水之虞。如果楼主责任
感较强,可在便后用手指将拉在外面的便便推入马桶,即可。
—帝子
回复[17]:手纸,不是手指。
—帝子
回复[18]:倒!!!!!
真BT!
我正在吃桂林米粉!
你赔!
—DJdavid
回复[19]:有一定的潜力!
—coozen
回复[20]:别让便便断了就行
—led77757
回复[21]:把马桶的水位调低即可,具体方法打开马桶水箱便知
—my4s6n
回复[22]:先往马桶里扔一些手纸。绝对管用!!
—sunnylady
回复[23]:赶快签名。LJ
—漂泊红尘
回复[24]:绝对厉害,笑死我了!!
—wwqwwq
回复[25]: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漂泊红尘
回复[26]:搂猪绝对BT
—BBHOM
回复[27]:11,13,15,16楼,我说你们够绝的啊。
倒!
—泡泡糖大大
回复[28]:靠,我家的节水型马桶不会溅水花啊!
—阿俊 […]

厕所终结者

Tuesday, May 27th, 2003

枭鸣天下之二二四:
有人指出,老枭一方面以当代隐士自命,一方面又以“帝王师”自期,一方面痛斥“当今中国官场是最黑暗、最罪恶、最无耻、最下流、最龌龊的所在”,一方面又撰写“政改系列”之类文章,充满跃跃欲试之态,甚至呼吁建立政治特区,试图《向中央买官》,一会那样一会这样,未免太自我矛盾、太假清高伪隐士了,“让人除了想起中国的月亮不比外国圆的笑话之外,更令人想到酸葡萄理论的伟大性”(韦书子)。
任何人都是个矛盾的统一体,在人生出与处、行与藏的选择方面,我确实有过徬徨,有过矛盾,这已成过去时了。而今年届不惑,此心早已无惑。个人的出处行芷,不必效那迂夫子小书生,固执于一端。一切随机应变、应地制宜,以辨证的眼光看事,用辨证的态度处世。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谓我矛盾。
我在《厕所在哪里》中回答关于“是否愿经高人谋士之引入胡府做一慕僚”时已说得很清楚了:按老枭的脾气,只怕用不了半年,就要下大狱,到时连李太白赐金还山的机会都没有。但也不是绝对不可以出山,前提是胡哥与老枭的配合能达到心照不宣、自然默契的高度,允许老枭扮演一个清厕工的角色,先把中国官场这个大厕进行一次彻底的大扫除,就象西方神话英雄赫拉克利斯一样,把厄利斯国王奥革阿斯养着三千头牛的牛圈清理干净。同时允许我放开手脚,把中国式厕所改建成西方型的洗手间。
这在目前而言当然不可能,那么老枭当然就不可能“出山”。
有人认为,厕所就是厕所,无论改成什么名字,它还是厕所。老枭曰:不错,政治都是肮脏的,官场都是公共厕所,古今中外都一样,但民主政治与专制政治肮脏的程度有高低,现代化的卫生间与传统的厕所在结构、管理、卫生各方面有着本质的差异。
要把传统厕所改成现代卫生间,并非单纯改个名那么简单。如果仅仅把牌子换成“卫生间”,而结构照样木头砖瓦,脚下照样屎尿横流,“卫生间”几个字挂得再高镀得再亮,在人们心目中,照样不卫生。叫民主、叫共和、叫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专制独裁政权有过不少,现仍有少数风雨飘摇地残存着,可是谁没闻到它们四处散发的奇臭,谁不知道它们乃专制独裁的传统型破厕?
我现在所进行的工作,就是提醒厕所的广大主人及其主管部门,认识到这个厕所已经屎尿四溢不堪再用了,厕所的西化和卫生间化,乃大势所趋。如果允许我进行一番大扫除,并着手研究改建事宜(可以在原来的基础上改建,也可以推倒重建),我会欣然受命,因为那是一项利民利国、利人利已的富有意义的工作。
如果让我参与管理工作,仅仅是为了封我的嘴收买我的灵魂,让我与传统厕所的卫道士和既得利益者们同流合污,为维持厕所的稳定和现状作贡献,当来日无多的旧厕所的殉葬品,老子自然洁身自好,不愿不屑去趟那混水染一身臭。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表示:“近年来,如果真有机全受到老共的赏识和重用,我会感到奇耻大辱,那说明我也有不检点的地方,给了人家不妨一嫖的错觉。大家闺秀自有大家风范,小流氓或暴发户是不敢仗着有钱有势就上前动手动脚的”(《枭鸣天下之二二O:天下第一狂》)。如果小流氓暴发户有绅士化的企图,那又另当别论。
愿更多的人包括旧厕所的管理人员,与我站在一起,充当旧厕所的终结者(或者称为流氓的改造者)。
东海一枭2003、5、26
首发新世纪网址: http://www.ncn.org/

厕所终结者

Tuesday, May 27th, 2003

枭鸣天下之二二四:
有人指出,老枭一方面以当代隐士自命,一方面又以“帝王师”自期,一方面痛斥“当今中国官场是最黑暗、最罪恶、最无耻、最下流、最龌龊的所在”,一方面又撰写“政改系列”之类文章,充满跃跃欲试之态,甚至呼吁建立政治特区,试图《向中央买官》,一会那样一会这样,未免太自我矛盾、太假清高伪隐士了,“让人除了想起中国的月亮不比外国圆的笑话之外,更令人想到酸葡萄理论的伟大性”(韦书子)。
任何人都是个矛盾的统一体,在人生出与处、行与藏的选择方面,我确实有过徬徨,有过矛盾,这已成过去时了。而今年届不惑,此心早已无惑。个人的出处行芷,不必效那迂夫子小书生,固执于一端。一切随机应变、应地制宜,以辨证的眼光看事,用辨证的态度处世。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谓我矛盾。
我在《厕所在哪里》中回答关于“是否愿经高人谋士之引入胡府做一慕僚”时已说得很清楚了:按老枭的脾气,只怕用不了半年,就要下大狱,到时连李太白赐金还山的机会都没有。但也不是绝对不可以出山,前提是胡哥与老枭的配合能达到心照不宣、自然默契的高度,允许老枭扮演一个清厕工的角色,先把中国官场这个大厕进行一次彻底的大扫除,就象西方神话英雄赫拉克利斯一样,把厄利斯国王奥革阿斯养着三千头牛的牛圈清理干净。同时允许我放开手脚,把中国式厕所改建成西方型的洗手间。
这在目前而言当然不可能,那么老枭当然就不可能“出山”。
有人认为,厕所就是厕所,无论改成什么名字,它还是厕所。老枭曰:不错,政治都是肮脏的,官场都是公共厕所,古今中外都一样,但民主政治与专制政治肮脏的程度有高低,现代化的卫生间与传统的厕所在结构、管理、卫生各方面有着本质的差异。
要把传统厕所改成现代卫生间,并非单纯改个名那么简单。如果仅仅把牌子换成“卫生间”,而结构照样木头砖瓦,脚下照样屎尿横流,“卫生间”几个字挂得再高镀得再亮,在人们心目中,照样不卫生。叫民主、叫共和、叫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专制独裁政权有过不少,现仍有少数风雨飘摇地残存着,可是谁没闻到它们四处散发的奇臭,谁不知道它们乃专制独裁的传统型破厕?
我现在所进行的工作,就是提醒厕所的广大主人及其主管部门,认识到这个厕所已经屎尿四溢不堪再用了,厕所的西化和卫生间化,乃大势所趋。如果允许我进行一番大扫除,并着手研究改建事宜(可以在原来的基础上改建,也可以推倒重建),我会欣然受命,因为那是一项利民利国、利人利已的富有意义的工作。
如果让我参与管理工作,仅仅是为了封我的嘴收买我的灵魂,让我与传统厕所的卫道士和既得利益者们同流合污,为维持厕所的稳定和现状作贡献,当来日无多的旧厕所的殉葬品,老子自然洁身自好,不愿不屑去趟那混水染一身臭。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表示:“近年来,如果真有机全受到老共的赏识和重用,我会感到奇耻大辱,那说明我也有不检点的地方,给了人家不妨一嫖的错觉。大家闺秀自有大家风范,小流氓或暴发户是不敢仗着有钱有势就上前动手动脚的”(《枭鸣天下之二二O:天下第一狂》)。如果小流氓暴发户有绅士化的企图,那又另当别论。
愿更多的人包括旧厕所的管理人员,与我站在一起,充当旧厕所的终结者(或者称为流氓的改造者)。
东海一枭2003、5、26
首发新世纪网址: http://www.ncn.org/

赞美

Monday, May 26th, 2003

枭鸣天下之二二一:
老枭眼高于顶,骂遍天下,那是因为当代小男人、小人太多,能入我法眼的大丈夫、大才子、真君子寡矣。偶尔遇到品质才华略有可意者,有一行之嘉一质之美一技之长一艺之良者,便会不禁赞叹,不吝赞美。
在《思美人》一文中我说:美人,除了指美色外,还应包括外貌一般但”内美内慧”的女子,比如有学识、高素养、心灵美、性情好,就可称为美人。同时,美人还应包括那些刚健、豪迈、高雅、雄伟、有知、有志、有情、有义的男性,那些圣者、哲人、英雄、豪侠、战士、强者、硬汉、信士、仁人,包括那些敢言敢怒、为民请命、独立自由、不屈不挠的知识分子,尤其是那些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真豪杰大丈夫!从而发出安得美女兮长游戏,安得”美男”兮常往来的感慨。
在《第一流人唯我辈》中,我写道:这个我辈,是”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鲁迅,是”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的顾准,是”千山风雪我独行”的李敖,是”虎口狼窝树壮旌,长街抗暴死生轻”的刘晓波,是”良方拯世心为引,大法回春命愿赔” 的杨建利,是”厌闻两岸频经武,忍睹同胞再阋墙”的洪哲胜,是”一曲河殇四海惊,指迷启昧绪纵横”的苏晓康,是”笔尖奋起千钧怒,海外迎来世纪新”的张伟国,是”辞亲肠九曲,反暴笔千钧”的胡平,是”十万雄兵笔一怒,八千网客口三缄”的芦笛,是”唤醒江湖勤击键,芟除腐败细寻根”的赵达功,是”飞刀摧腐恶,横笛唤青春”的江婴,”欲捧丹柯心,化作自由炬”的李慎之,是”独行独立女中豪,歌舞声中发怒号”的何清涟,是”填波精卫梦,啼国杜鹃魂”八九群雄…等等。
骂我想骂的,赞美值得赞美的。对我而言,对许多古人而言,赞美是一种慧眼识英雄的眼光,一种胸襟气度道德修养,一种灵魂的浩瀚。《三国演义》写到徐庶走马荐诸葛时,有一段精彩的对话:
庶勒马谓玄德曰:”某因心绪如麻,忘却一语:此间有一奇士,只在襄阳城外二十里隆中。使君何不求之?”玄德曰:”敢烦元直为备请来相见。”庶曰:”此人不可屈致,使君可亲往求之。若得此人,无异周得吕望、汉得张良也。”玄德曰:”此人比先生才德何如?”庶曰:”以某比之,譬犹驽马并麒麟、寒鸦配鸾凤耳。此人每尝自比管仲,乐毅;以吾观之,管、乐殆不及此人。此人有经天纬地之才,盖天下一人也!”玄德喜曰:”愿闻此人姓名。”庶曰:”此人乃琅琊阳都人,覆姓诸葛,名亮,字孔明,乃汉司隶校尉诸葛丰之后。其父名珪,字子贡,为泰山郡丞,早卒;亮从其叔玄。玄与荆州刘景升有旧,因往依之,遂家于襄阳。后玄卒,亮与弟诸葛均躬耕于南阳。尝好为《梁父吟》。所居之地有一冈,名卧龙冈,因自号为’卧龙先生’。此人乃绝代奇才,使君急宜枉驾见之。若此人肯相辅佐,何愁天下不定乎!”
有人据史书考证,刘备屯驻新野时,徐庶就向刘备介绍了诸葛亮,于是就有”三顾茅庐”的故事,并非等到临走之时才荐诸葛相代。这就更显出徐庶的胸襟气度了。
古人往往是很会赞美别人的,许多眼高于顶的英才豪士也不例外。祢衡是历史上著名的狂生,动辄对当代巨公名流破口大骂,对曹操、刘表、黄祖等伟大的领袖人物也都照骂不误,却对孔融、杨修倍加赞美:”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诸葛亮旷代奇才,与刘巴结识后称赞不已:”运筹策于帷幄之中,吾不如子初远矣!”(子初,刘巴表字)。
清朝以来,湖南文武人才辈出,举世无出其右,有”唯楚有材,于斯为盛”之誉和”无湘不成军”之称。其中人才之盛,又以湘军集团为最,这与曾国藩善于识才用才爱才聚才赞美人才是分不开的,也与曾国藩手下群英互相欣赏、互相引荐、互相赞美分不开的。”举天下之才会于一,乃可平天下”。曾国藩能成就一代伟业,他手下历练出来的人才,都能建一世丰功,良有以也。
遗憾的是,古人风采,今已不再。赞美,成了一种功利性的与心灵毫无关系的技术和工具,成了一种待人接物公关”攻”官的技巧学问谋略。赞美女人,是为了追求玩弄,赞美上司,是为了巴结讨好,赞美下级,是为了拉拢人心,赞美同事朋友,是为了搞好关系…,总之,赞美是因为赞美本身”有用”,而不在乎赞美的对象是否确实值得赞美。
有了功利色彩,缺了内心的真诚,赞美就会显得言不由衷虚伪下作,就成了无原则的吹捧拉拢、无羞耻的奉承阿谀,成了送高帽拍马屁!就象《笑笑录》中这个故事:尝有门生两人,初放外任,同谒老师者,老师谓:”今世直道不行,逢人送顶高帽子,斯可矣。”其一人曰:”老师之言不谬,今之世不喜高帽如老师者有几人哉!”老师大喜。既出,顾同谒者曰:”高帽已送去一顶矣。”
当今中国,有太多无端的毁,也有太多无端的誉,天下滔滔,尽是苟言苟语、苟毁苟誉,唯独缺少真诚实在、切人切事的批评和赞美!
东海一枭2003、5、25
多维首发

赞美

Monday, May 26th, 2003

枭鸣天下之二二一:
老枭眼高于顶,骂遍天下,那是因为当代小男人、小人太多,能入我法眼的大丈夫、大才子、真君子寡矣。偶尔遇到品质才华略有可意者,有一行之嘉一质之美一技之长一艺之良者,便会不禁赞叹,不吝赞美。
在《思美人》一文中我说:美人,除了指美色外,还应包括外貌一般但”内美内慧”的女子,比如有学识、高素养、心灵美、性情好,就可称为美人。同时,美人还应包括那些刚健、豪迈、高雅、雄伟、有知、有志、有情、有义的男性,那些圣者、哲人、英雄、豪侠、战士、强者、硬汉、信士、仁人,包括那些敢言敢怒、为民请命、独立自由、不屈不挠的知识分子,尤其是那些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真豪杰大丈夫!从而发出安得美女兮长游戏,安得”美男”兮常往来的感慨。
在《第一流人唯我辈》中,我写道:这个我辈,是”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鲁迅,是”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的顾准,是”千山风雪我独行”的李敖,是”虎口狼窝树壮旌,长街抗暴死生轻”的刘晓波,是”良方拯世心为引,大法回春命愿赔” 的杨建利,是”厌闻两岸频经武,忍睹同胞再阋墙”的洪哲胜,是”一曲河殇四海惊,指迷启昧绪纵横”的苏晓康,是”笔尖奋起千钧怒,海外迎来世纪新”的张伟国,是”辞亲肠九曲,反暴笔千钧”的胡平,是”十万雄兵笔一怒,八千网客口三缄”的芦笛,是”唤醒江湖勤击键,芟除腐败细寻根”的赵达功,是”飞刀摧腐恶,横笛唤青春”的江婴,”欲捧丹柯心,化作自由炬”的李慎之,是”独行独立女中豪,歌舞声中发怒号”的何清涟,是”填波精卫梦,啼国杜鹃魂”八九群雄…等等。
骂我想骂的,赞美值得赞美的。对我而言,对许多古人而言,赞美是一种慧眼识英雄的眼光,一种胸襟气度道德修养,一种灵魂的浩瀚。《三国演义》写到徐庶走马荐诸葛时,有一段精彩的对话:
庶勒马谓玄德曰:”某因心绪如麻,忘却一语:此间有一奇士,只在襄阳城外二十里隆中。使君何不求之?”玄德曰:”敢烦元直为备请来相见。”庶曰:”此人不可屈致,使君可亲往求之。若得此人,无异周得吕望、汉得张良也。”玄德曰:”此人比先生才德何如?”庶曰:”以某比之,譬犹驽马并麒麟、寒鸦配鸾凤耳。此人每尝自比管仲,乐毅;以吾观之,管、乐殆不及此人。此人有经天纬地之才,盖天下一人也!”玄德喜曰:”愿闻此人姓名。”庶曰:”此人乃琅琊阳都人,覆姓诸葛,名亮,字孔明,乃汉司隶校尉诸葛丰之后。其父名珪,字子贡,为泰山郡丞,早卒;亮从其叔玄。玄与荆州刘景升有旧,因往依之,遂家于襄阳。后玄卒,亮与弟诸葛均躬耕于南阳。尝好为《梁父吟》。所居之地有一冈,名卧龙冈,因自号为’卧龙先生’。此人乃绝代奇才,使君急宜枉驾见之。若此人肯相辅佐,何愁天下不定乎!”
有人据史书考证,刘备屯驻新野时,徐庶就向刘备介绍了诸葛亮,于是就有”三顾茅庐”的故事,并非等到临走之时才荐诸葛相代。这就更显出徐庶的胸襟气度了。
古人往往是很会赞美别人的,许多眼高于顶的英才豪士也不例外。祢衡是历史上著名的狂生,动辄对当代巨公名流破口大骂,对曹操、刘表、黄祖等伟大的领袖人物也都照骂不误,却对孔融、杨修倍加赞美:”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诸葛亮旷代奇才,与刘巴结识后称赞不已:”运筹策于帷幄之中,吾不如子初远矣!”(子初,刘巴表字)。
清朝以来,湖南文武人才辈出,举世无出其右,有”唯楚有材,于斯为盛”之誉和”无湘不成军”之称。其中人才之盛,又以湘军集团为最,这与曾国藩善于识才用才爱才聚才赞美人才是分不开的,也与曾国藩手下群英互相欣赏、互相引荐、互相赞美分不开的。”举天下之才会于一,乃可平天下”。曾国藩能成就一代伟业,他手下历练出来的人才,都能建一世丰功,良有以也。
遗憾的是,古人风采,今已不再。赞美,成了一种功利性的与心灵毫无关系的技术和工具,成了一种待人接物公关”攻”官的技巧学问谋略。赞美女人,是为了追求玩弄,赞美上司,是为了巴结讨好,赞美下级,是为了拉拢人心,赞美同事朋友,是为了搞好关系…,总之,赞美是因为赞美本身”有用”,而不在乎赞美的对象是否确实值得赞美。
有了功利色彩,缺了内心的真诚,赞美就会显得言不由衷虚伪下作,就成了无原则的吹捧拉拢、无羞耻的奉承阿谀,成了送高帽拍马屁!就象《笑笑录》中这个故事:尝有门生两人,初放外任,同谒老师者,老师谓:”今世直道不行,逢人送顶高帽子,斯可矣。”其一人曰:”老师之言不谬,今之世不喜高帽如老师者有几人哉!”老师大喜。既出,顾同谒者曰:”高帽已送去一顶矣。”
当今中国,有太多无端的毁,也有太多无端的誉,天下滔滔,尽是苟言苟语、苟毁苟誉,唯独缺少真诚实在、切人切事的批评和赞美!
东海一枭2003、5、25
多维首发

廿八将亡,木鸟为王

Monday, May 26th, 2003

枭鸣天下之二二二:
中国社会是最盛产谣言的社会,我党是最害怕谣言的政党。报载,全国各地的公安机关近期处理了1000多起关于萨斯疫情的造谣与传谣的事件。前不久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公布的司法解释,规范对包括此次SARS疫情在内的传染病消息传播的执法标准,加大了对谣言的打击力度。据有关专家说,用手机发布10条假消息可判5年徒刑。公安部治安局局长吴名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警告民众:如果你收到一条消息,不确定的消息,或者谣言,传播给别人了,也要追究法律责任。
对谣言性质又没有明确认定和合适的解释。是否故意?造成了什么危害、多大程度的危害?这些方面都模模糊糊极富弹性。这就为“有关部门”把真话诬为谣言、为严打循私大开了方便之门。而且明文规定把谣言与“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类宏大而可怕的词语联系在一起。如果真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消息,将事实真相公之于众,谣言不就不攻自破了吗,需要如此大张旗鼓地严防严打草木皆兵乃至列为死罪吗。这说明党言才假,谣言有真。
以”造谣”的罪名压制言论封杀异议原是我党的惯用的手段。文革时期,“四人帮”专门成立了中央级的“追查谣言办公室”。“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八九以来,我党动辄摆出一副权威的面孔出来”辟谣”。楚文网友举了两个股市上的事例:
1994年上半年,中国的股市极度低迷。下半年,政府公布了三大救市政策,于是股市从8月开始出现了罕见的”井喷”行情,但9月中旬股市再度步入低迷,市场上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纷纷出笼。有一条广为流传的消息是,股市将取消T+0交易方式。不久,政府的媒体就出来”辟谣”,”澄清”了股市将取消T+0交易方式的”不实消息”。等了不久,中国证监会正式宣布,从1995年起中国股市取消T+0的交易方式。
1997年2月18日中国股市出现了跳水行情。原因是市场上传出了中国的重要人物邓小平病危的小道消息。出于稳定股市和人心的需要,政府的有关部门19日出面驳斥了邓小平病危的小道消息这一”不实之辞”。20日,新华社就发布了邓小平逝世的消息。短短的一天时间,”辟谣”和”谣言”的真实性被应验。
事实也一再证明,严肃辟谣、严厉查谣者,往往是最大的造谣者。而被追查的谣言,十有八九却有事实依据。最近的例子如2月11日,广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把广东流行萨斯的传言当作谣言进行强烈谴责,结果就不用多说了。大道不通,小道纵横。我党封锁信息、控制舆论、造假成性、撒谎上瘾,民众的知情权赖以实现的正规渠道被阻隔,不得不求助于小道消息来获知必要的资讯。而小道消息往往包含了一定的真实信息、事实真相,其可信度反而比官方喉舌要高。
谣言,本意指民间的歌谣,在漫长的封建时代(姑用旧称),谣言一直被野心家阴谋家们所利用。他们伪造民谣,用来造舆论、壮声势、播是非、惑人心、欺世盗名、大搞阴谋诡计。历史上的“革命”领袖、准帝王将相都喜欢“造谣”,什么“大楚兴,陈胜王”、“苍天当死,黄天当立”、“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十八孩儿主神器”、“早早开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都是革命谣言。
帝王将相官僚政客也喜欢造谣。杨自强先生《谣言的变迁》介绍:南朝时宋明帝生了重病,恐怕自己死后太子和诸王子年纪太小,不能驾驭德高望重的大将重臣,就开始大杀功臣。准备杀扬州剌史王景文、南兖州剌史张永时,因没有过硬的依据,宋明帝就“自为谣言”云:“一士不可亲,弓长射杀人”。“一士”即“王”,指王景文,“弓长”即“张”,指张永。谣言一传,张、王两人知了明帝意思,王景文吓得赶紧上表要求退休,但最终还是被赐死。
宋废帝时,袁粲、王蕴、褚渊、萧道成四人把持朝政,威令天下。一个叫卞彬的文学狂生当着萧道成的面说,外面有谣言云:“可怜可念尸著服,孝子不在日代哭,列管暂鸣死灭族”,你可听到过吗?以拆字法来斥骂四人不得好死。萧道成一听就说“彬自为也”,可见这一方法在当时之流行。
梁武帝萧衍欲取代萧齐时,使人作谣言:“水中行,作天子”,以制造舆论根据。陈武帝陈霸先尚是梁司空时,率大军破北齐,抓了一大批战俘,卖给梁朝大户为奴,于是他授意手下的“御用文人”创作了一首歌谣:“虏万夫,入五湖,城南酒家使虏奴”。通过这种“个人崇拜”式的歌德文学,为其登上皇位张本。
久而久之,谣言从一种单纯朴素的民间歌谣演变成了一种阴谋诡计的载体、蛊惑人心的工具,谣言的词意也渐渐发生了变迁,从古意变为今意。
古今中外任何社会皆有谣言,但一个谣言过于茂盛的国度,更多的是反映了其社会信息的传播障碍。在自由社会,因了媒体的开放,信息渠道的畅通,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谣言对国家安全、社会人心的影响甚微。但在封闭的国家,假的谣言(真话真信息)乃专制的天敌,自然非严防严打不可;真的谣言(假话假信息)也很容易蛊惑人心、制造混乱、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给统治阶层造成程度不同的麻烦困扰,也非严厉打击不可。
却不知用瞒和骗的手段、专政的手段对付谣言,边际成本愈来愈高,谣言愈滋愈长,最后的结局是社会和政权的崩溃。现代信息社会,一个脆弱到害怕被谣言颠覆的政权,说明这个政权基础的薄弱和本质的反动。难怪昨夜“簧火狐鸣”曰:廿八将亡,木鸟为王。老枭利用拆字术查了一下,大喜:廿八合为共,木鸟组成枭,这不是说老共气数将尽,老枭将登基为王吗。谣言,谣言,哈哈,哈哈。
首发2003.2.25《观察》
东海一枭2003、5、25

廿八将亡,木鸟为王

Monday, May 26th, 2003

枭鸣天下之二二二:
中国社会是最盛产谣言的社会,我党是最害怕谣言的政党。报载,全国各地的公安机关近期处理了1000多起关于萨斯疫情的造谣与传谣的事件。前不久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公布的司法解释,规范对包括此次SARS疫情在内的传染病消息传播的执法标准,加大了对谣言的打击力度。据有关专家说,用手机发布10条假消息可判5年徒刑。公安部治安局局长吴名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警告民众:如果你收到一条消息,不确定的消息,或者谣言,传播给别人了,也要追究法律责任。
对谣言性质又没有明确认定和合适的解释。是否故意?造成了什么危害、多大程度的危害?这些方面都模模糊糊极富弹性。这就为“有关部门”把真话诬为谣言、为严打循私大开了方便之门。而且明文规定把谣言与“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类宏大而可怕的词语联系在一起。如果真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消息,将事实真相公之于众,谣言不就不攻自破了吗,需要如此大张旗鼓地严防严打草木皆兵乃至列为死罪吗。这说明党言才假,谣言有真。
以”造谣”的罪名压制言论封杀异议原是我党的惯用的手段。文革时期,“四人帮”专门成立了中央级的“追查谣言办公室”。“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八九以来,我党动辄摆出一副权威的面孔出来”辟谣”。楚文网友举了两个股市上的事例:
1994年上半年,中国的股市极度低迷。下半年,政府公布了三大救市政策,于是股市从8月开始出现了罕见的”井喷”行情,但9月中旬股市再度步入低迷,市场上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纷纷出笼。有一条广为流传的消息是,股市将取消T+0交易方式。不久,政府的媒体就出来”辟谣”,”澄清”了股市将取消T+0交易方式的”不实消息”。等了不久,中国证监会正式宣布,从1995年起中国股市取消T+0的交易方式。
1997年2月18日中国股市出现了跳水行情。原因是市场上传出了中国的重要人物邓小平病危的小道消息。出于稳定股市和人心的需要,政府的有关部门19日出面驳斥了邓小平病危的小道消息这一”不实之辞”。20日,新华社就发布了邓小平逝世的消息。短短的一天时间,”辟谣”和”谣言”的真实性被应验。
事实也一再证明,严肃辟谣、严厉查谣者,往往是最大的造谣者。而被追查的谣言,十有八九却有事实依据。最近的例子如2月11日,广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把广东流行萨斯的传言当作谣言进行强烈谴责,结果就不用多说了。大道不通,小道纵横。我党封锁信息、控制舆论、造假成性、撒谎上瘾,民众的知情权赖以实现的正规渠道被阻隔,不得不求助于小道消息来获知必要的资讯。而小道消息往往包含了一定的真实信息、事实真相,其可信度反而比官方喉舌要高。
谣言,本意指民间的歌谣,在漫长的封建时代(姑用旧称),谣言一直被野心家阴谋家们所利用。他们伪造民谣,用来造舆论、壮声势、播是非、惑人心、欺世盗名、大搞阴谋诡计。历史上的“革命”领袖、准帝王将相都喜欢“造谣”,什么“大楚兴,陈胜王”、“苍天当死,黄天当立”、“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十八孩儿主神器”、“早早开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都是革命谣言。
帝王将相官僚政客也喜欢造谣。杨自强先生《谣言的变迁》介绍:南朝时宋明帝生了重病,恐怕自己死后太子和诸王子年纪太小,不能驾驭德高望重的大将重臣,就开始大杀功臣。准备杀扬州剌史王景文、南兖州剌史张永时,因没有过硬的依据,宋明帝就“自为谣言”云:“一士不可亲,弓长射杀人”。“一士”即“王”,指王景文,“弓长”即“张”,指张永。谣言一传,张、王两人知了明帝意思,王景文吓得赶紧上表要求退休,但最终还是被赐死。
宋废帝时,袁粲、王蕴、褚渊、萧道成四人把持朝政,威令天下。一个叫卞彬的文学狂生当着萧道成的面说,外面有谣言云:“可怜可念尸著服,孝子不在日代哭,列管暂鸣死灭族”,你可听到过吗?以拆字法来斥骂四人不得好死。萧道成一听就说“彬自为也”,可见这一方法在当时之流行。
梁武帝萧衍欲取代萧齐时,使人作谣言:“水中行,作天子”,以制造舆论根据。陈武帝陈霸先尚是梁司空时,率大军破北齐,抓了一大批战俘,卖给梁朝大户为奴,于是他授意手下的“御用文人”创作了一首歌谣:“虏万夫,入五湖,城南酒家使虏奴”。通过这种“个人崇拜”式的歌德文学,为其登上皇位张本。
久而久之,谣言从一种单纯朴素的民间歌谣演变成了一种阴谋诡计的载体、蛊惑人心的工具,谣言的词意也渐渐发生了变迁,从古意变为今意。
古今中外任何社会皆有谣言,但一个谣言过于茂盛的国度,更多的是反映了其社会信息的传播障碍。在自由社会,因了媒体的开放,信息渠道的畅通,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谣言对国家安全、社会人心的影响甚微。但在封闭的国家,假的谣言(真话真信息)乃专制的天敌,自然非严防严打不可;真的谣言(假话假信息)也很容易蛊惑人心、制造混乱、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给统治阶层造成程度不同的麻烦困扰,也非严厉打击不可。
却不知用瞒和骗的手段、专政的手段对付谣言,边际成本愈来愈高,谣言愈滋愈长,最后的结局是社会和政权的崩溃。现代信息社会,一个脆弱到害怕被谣言颠覆的政权,说明这个政权基础的薄弱和本质的反动。难怪昨夜“簧火狐鸣”曰:廿八将亡,木鸟为王。老枭利用拆字术查了一下,大喜:廿八合为共,木鸟组成枭,这不是说老共气数将尽,老枭将登基为王吗。谣言,谣言,哈哈,哈哈。
首发2003.2.25《观察》
东海一枭2003、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