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3

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何新

Sunday, June 29th, 2003

枭鸣天下之二五一:
网民大风是何新的铁杆拥泵者,曾发一贴《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何新》,将老何与他私底下的谈话公布出来,本意是为老何捧场子抬轿子,没想到好心办了坏事,贴金变成涂粪,无意中暴露了何新混乱的思维和丑陋的马脚。
该帖写道,某年春天,作者陪老何去灵隐,曾问何:你在政界既拥有那么深厚的资源,为何不出来任个职?何说:人一当了官特别是大官,那还会讲人话吗?你看我这种人,耐受得了吗?再问:既然你实际已对当局的积弊看的那透。为啥还要死保呢?何说:三条理由。第一,我曾受人之托,则必忠人之事。如果当年老一代不曾(不是只一个,而是邓、陈、王、李、王)都那样厚待我,则我现在可能也会超然。象我这等人,哪里还找不到一碗饭吃?第二,这个共和国不仅是一个共产党所缔造,而且是百年风云际会,几代人牺牲奋斗,死了上亿人。才换来的。哪能眼看着轻易断送?第三,你看看海内外那些对手们,嘴上喊着民主自由,骨子里哪个不是男盗女娼的乌龟王八蛋?如果国家真落到他们手里,天下不知几人称王,几人称帝!也不知又要死多少人,乱多少代。天既生我,让我看他们一个透,我就只好鞠躬尽瘁,跟这些王八蛋死磕了!这些话让作者几乎落泪,回去后记在本子上。
老何也知道”人一当了官特别是大官就不会讲人话”,可见他对一党独大的专制体制的弊端确是看得很透的。真善美的实事求是的话是人话,假大空假恶丑的话,就非人话。何新不会不明白,一个”人一当了官特别是大官就不会讲人话”的制度,是怎样可忧可怕可恶可耻?那样的政治于民有害,于国是祸,唯于少数特权分子有利。让当了官特别是大官重新讲人话,靠道德约束、靠行政命令及领导批示,有效,也有限;靠国家主义,更是南辕北辙。国家神圣化了,为了国家可以不择手段,不问一切,包括人民的自由、人权、尊严乃至生命都可以牺牲,讲讲非人的话算得了什么?
对这样逆时而动的制度,为啥还要死保呢?老何理由之一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很有诸葛亮接受刘备临终托孤的意味。诸葛忠人之事死而后已是为了刘氏江山万万年,老何受人之托躹躬尽瘁是为了共党政权千千岁。这对于一姓家奴一党帮闲来说,理所当然,势所必然,而且是一种可贵的忠臣之美德。然而,老何是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为座右铭,以”唯利于天下者,则虽反潮流,逆多数,我必坚执之”自期的。这样一个为国为民为天下的侠之大者,所做的却是站在特权阶级的立场上死保一党专制的工作,太也反讽了吧。
专制制度代表的是特权阶级的利益,绝非全体人民的利益,这一点我党不但在行动上事实上一惯如此,便是在理论上它自己也经常不打自招,这是由我党的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所决定的。日前学习全国高教自学考试教材《宪法学》,其中《宪法的作用》一节就明确指出:国家权力掌握在那个阶级手里,宪法就要为那个阶级服务。宪法犹如此,何况其它。马列教认为,国家是阶级压迫的工具,社会主义国家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老何动不动就为了人民为了国家如何如何作悲壮状,却故意勿略了国家是党有还是民有、主权在党还是在民这一关键问题。
理由之二,则完全是封建历代帝王打江山坐江山思想的现代翻版。不错,共和国是几代人牺牲奋斗,死了上亿人才换来的。但是,如果先烈先贤们地下有知,知道共产党早已背弃当初民主自由的宗旨,蜕变成一个为少数人谋利益而置多数人于不顾的政权,知道他们流血牺牲换来的共和国是一个官场腐败、道德崩溃、苛政如虎、恶吏如狼、公仆如寇、主人如奴的专制国,相信他们会恨不能复活过来重新革命啊。
理由之三,暴露了何新对民主运动的仇视和民主概念的无知。民运队伍中难免良莠不齐,鱼龙混杂,有品行败坏者,有挟私怨泄私愤者,有野心家大小骗子,这都不奇怪。但是我相信他们中大多数人是好的或比较好的,是忧我人民爱我中华的思想精英、民族精英。既使民运分子都是些”男盗女娼的乌龟王八蛋”又如何?有新闻舆论、定期选举以及三权分立等相对完善的机制”死盯”着他们,他们胆敢胡来,有权力制衡之,有民众监督之,有报纸揭露之,有选票赶之下台嘛。邓小平也说过,坏的制度可以让好人变坏或干不成好事,好的制度可以让坏人变好或者干不成坏事。民主的真谛就是人民有监督、批评、选举政府及其官员的权力。
至于说什么一旦政治民主化了,就会”天下不知几人称王,几人称帝!也不知又要死多少人,乱多少代”?这种民主威胁论、民主祸国论,早被海内外有识之士批倒批臭了,老何还敢拾人唾味重弹老调,胆子倒也不小。
借用文革红卫兵的说法,老何之所以”死保”专制,是有其深刻的思想根源的。在《何新:西方近代政治思想中的国家主义简介》一文中,他对早已饱受唾弃的西方政治学支流—-马基雅弗利主义大加激赏。马基雅弗利说,在讨论国家安全赖以存在的手段时,就不能有任何正义与邪恶、仁慈与残忍、光荣与耻辱的顾虑。他说,在消灭政治对手的过程中,最适合的态度就是干净利落与胆大无耻。马基雅弗利主义强调国家理由高于一切,国家利益是政治生活中最高的法律,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蔑视个体存在,推崇恐怖统治,是极端反道德、反人道、反正义的,与我国著名法家韩非子的法术势理论极异曲同工之妙。
马基雅弗利主义确曾在西方大行其道,统治者们以国家的名义干尽殃民祸国的罪恶勾当。但是,西方政治学早已认识到,马基雅维利式的治国方法恰恰是危害国家繁荣的根本原因。十九世紀法国的路易-博洛尔在著名的《政治与罪恶》一书中对马基雅弗利主义作了深刻的总结和反思。他说,狡诈与暴力的胜利通常都是短暂的,会使热烈追求和使用它们的人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如果从长远的历史时期来考察,人们就会发现一个普遍的规律:不道德的政策必然伴随着失败。政治家想通过不正义的权宜之计来获得暂时的利益或逃避道德责任,却会因此造成严重的后果。老何寻宝一般从西方的历史垃圾堆里把马基雅弗利挖掘出来,当作所谓的新国家主义的思想资源,把被人抛弃已久的粪土当作黄金来宣传,欺天下人都是不辨香臭、不分黑白傻子吗?
感谢大风《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何新》,让老枭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何新,只不过由于立场有异,风眼与枭眼中的何新形象,有点不一样。大风听其言几乎落泪,老枭闻其言差点吐血,呵呵。
东海一枭2003、6、29
首发新世纪网址: http://www.ncn.org/

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何新

Sunday, June 29th, 2003

枭鸣天下之二五一:
网民大风是何新的铁杆拥泵者,曾发一贴《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何新》,将老何与他私底下的谈话公布出来,本意是为老何捧场子抬轿子,没想到好心办了坏事,贴金变成涂粪,无意中暴露了何新混乱的思维和丑陋的马脚。
该帖写道,某年春天,作者陪老何去灵隐,曾问何:你在政界既拥有那么深厚的资源,为何不出来任个职?何说:人一当了官特别是大官,那还会讲人话吗?你看我这种人,耐受得了吗?再问:既然你实际已对当局的积弊看的那透。为啥还要死保呢?何说:三条理由。第一,我曾受人之托,则必忠人之事。如果当年老一代不曾(不是只一个,而是邓、陈、王、李、王)都那样厚待我,则我现在可能也会超然。象我这等人,哪里还找不到一碗饭吃?第二,这个共和国不仅是一个共产党所缔造,而且是百年风云际会,几代人牺牲奋斗,死了上亿人。才换来的。哪能眼看着轻易断送?第三,你看看海内外那些对手们,嘴上喊着民主自由,骨子里哪个不是男盗女娼的乌龟王八蛋?如果国家真落到他们手里,天下不知几人称王,几人称帝!也不知又要死多少人,乱多少代。天既生我,让我看他们一个透,我就只好鞠躬尽瘁,跟这些王八蛋死磕了!这些话让作者几乎落泪,回去后记在本子上。
老何也知道”人一当了官特别是大官就不会讲人话”,可见他对一党独大的专制体制的弊端确是看得很透的。真善美的实事求是的话是人话,假大空假恶丑的话,就非人话。何新不会不明白,一个”人一当了官特别是大官就不会讲人话”的制度,是怎样可忧可怕可恶可耻?那样的政治于民有害,于国是祸,唯于少数特权分子有利。让当了官特别是大官重新讲人话,靠道德约束、靠行政命令及领导批示,有效,也有限;靠国家主义,更是南辕北辙。国家神圣化了,为了国家可以不择手段,不问一切,包括人民的自由、人权、尊严乃至生命都可以牺牲,讲讲非人的话算得了什么?
对这样逆时而动的制度,为啥还要死保呢?老何理由之一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很有诸葛亮接受刘备临终托孤的意味。诸葛忠人之事死而后已是为了刘氏江山万万年,老何受人之托躹躬尽瘁是为了共党政权千千岁。这对于一姓家奴一党帮闲来说,理所当然,势所必然,而且是一种可贵的忠臣之美德。然而,老何是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为座右铭,以”唯利于天下者,则虽反潮流,逆多数,我必坚执之”自期的。这样一个为国为民为天下的侠之大者,所做的却是站在特权阶级的立场上死保一党专制的工作,太也反讽了吧。
专制制度代表的是特权阶级的利益,绝非全体人民的利益,这一点我党不但在行动上事实上一惯如此,便是在理论上它自己也经常不打自招,这是由我党的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所决定的。日前学习全国高教自学考试教材《宪法学》,其中《宪法的作用》一节就明确指出:国家权力掌握在那个阶级手里,宪法就要为那个阶级服务。宪法犹如此,何况其它。马列教认为,国家是阶级压迫的工具,社会主义国家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老何动不动就为了人民为了国家如何如何作悲壮状,却故意勿略了国家是党有还是民有、主权在党还是在民这一关键问题。
理由之二,则完全是封建历代帝王打江山坐江山思想的现代翻版。不错,共和国是几代人牺牲奋斗,死了上亿人才换来的。但是,如果先烈先贤们地下有知,知道共产党早已背弃当初民主自由的宗旨,蜕变成一个为少数人谋利益而置多数人于不顾的政权,知道他们流血牺牲换来的共和国是一个官场腐败、道德崩溃、苛政如虎、恶吏如狼、公仆如寇、主人如奴的专制国,相信他们会恨不能复活过来重新革命啊。
理由之三,暴露了何新对民主运动的仇视和民主概念的无知。民运队伍中难免良莠不齐,鱼龙混杂,有品行败坏者,有挟私怨泄私愤者,有野心家大小骗子,这都不奇怪。但是我相信他们中大多数人是好的或比较好的,是忧我人民爱我中华的思想精英、民族精英。既使民运分子都是些”男盗女娼的乌龟王八蛋”又如何?有新闻舆论、定期选举以及三权分立等相对完善的机制”死盯”着他们,他们胆敢胡来,有权力制衡之,有民众监督之,有报纸揭露之,有选票赶之下台嘛。邓小平也说过,坏的制度可以让好人变坏或干不成好事,好的制度可以让坏人变好或者干不成坏事。民主的真谛就是人民有监督、批评、选举政府及其官员的权力。
至于说什么一旦政治民主化了,就会”天下不知几人称王,几人称帝!也不知又要死多少人,乱多少代”?这种民主威胁论、民主祸国论,早被海内外有识之士批倒批臭了,老何还敢拾人唾味重弹老调,胆子倒也不小。
借用文革红卫兵的说法,老何之所以”死保”专制,是有其深刻的思想根源的。在《何新:西方近代政治思想中的国家主义简介》一文中,他对早已饱受唾弃的西方政治学支流—-马基雅弗利主义大加激赏。马基雅弗利说,在讨论国家安全赖以存在的手段时,就不能有任何正义与邪恶、仁慈与残忍、光荣与耻辱的顾虑。他说,在消灭政治对手的过程中,最适合的态度就是干净利落与胆大无耻。马基雅弗利主义强调国家理由高于一切,国家利益是政治生活中最高的法律,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蔑视个体存在,推崇恐怖统治,是极端反道德、反人道、反正义的,与我国著名法家韩非子的法术势理论极异曲同工之妙。
马基雅弗利主义确曾在西方大行其道,统治者们以国家的名义干尽殃民祸国的罪恶勾当。但是,西方政治学早已认识到,马基雅维利式的治国方法恰恰是危害国家繁荣的根本原因。十九世紀法国的路易-博洛尔在著名的《政治与罪恶》一书中对马基雅弗利主义作了深刻的总结和反思。他说,狡诈与暴力的胜利通常都是短暂的,会使热烈追求和使用它们的人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如果从长远的历史时期来考察,人们就会发现一个普遍的规律:不道德的政策必然伴随着失败。政治家想通过不正义的权宜之计来获得暂时的利益或逃避道德责任,却会因此造成严重的后果。老何寻宝一般从西方的历史垃圾堆里把马基雅弗利挖掘出来,当作所谓的新国家主义的思想资源,把被人抛弃已久的粪土当作黄金来宣传,欺天下人都是不辨香臭、不分黑白傻子吗?
感谢大风《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何新》,让老枭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何新,只不过由于立场有异,风眼与枭眼中的何新形象,有点不一样。大风听其言几乎落泪,老枭闻其言差点吐血,呵呵。
东海一枭2003、6、29
首发新世纪网址: http://www.ncn.org/

众议院正在进行关于修订坛规的民意测验,请大家过去踊跃投票

Sunday, June 29th, 2003

因为这次的民意测验是我们修订坛规的基础,请大家一定要大声发出自己的声音,为自己争取一个最愉快的论坛环境。谢谢合作!

众议院正在进行关于修订坛规的民意测验,请大家过去踊跃投票

Sunday, June 29th, 2003

因为这次的民意测验是我们修订坛规的基础,请大家一定要大声发出自己的声音,为自己争取一个最愉快的论坛环境。谢谢合作!

中华第一自由人

Saturday, June 28th, 2003

枭鸣天下之二五O:
说到自由二字,国人往往认为就是无政府主义,就是任情任性为所欲为、一切由着自己来。不知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自由也是。自由这个概念是从西方进口的。西方哲学家伊塞亚·伯林在《两种自由的概念》中,把”自由”分为两类:积极自由和消积自由。前者意谓”在什么样的限度以内,某一个主体可以或应当被容许,做他所能做的事,或成为他所能成为的角色,而不受到别人的干涉?”;后者意谓”什么东西、或什么人,有权控制或干涉从而决定某人应该去做这件事成为这种人,而不应该去做另一件事成为另一种人?”
自由有社会的与个体的、客观的与主观的、外在的与内心的之分。从制度和社会的层面而言,中国人没有信仰、结社、学术、新闻、舆论、说真话的自由,没有免于匮乏和恐惧的自由,没有监督公仆、制约公权的自由,属非自由人。老枭身在中国,自难例外。但是,从生活、思想、意志的层面,在一个不自由的环境中,我已经拥有了最大程度的自由。
在物质生活层面,我有了一定的保障。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有钱者无闲,有闲者无钱,广大弱势群体则既无钱也无闲,终生为生存奔忙劳碌。当今社会,偷钱容易偷闲难。如我这般有钱有闲的”贵族”,堪称凤毛麟角万中无一。我曾赋诗感谢命运的厚爱:小与黄金大与闲。
当然了,我所谓的有钱,是以我自己的标准来衡量的。我衡量思想、学术、精神、女人以及酒量、肚量、读书量的标准很高很高,具有全球性和历史性,但衡量财富的眼光则很低很低,属于小市民小农民层次。
想当年南下闯海,自定目标是十万,出发前向爹娘表示,挣够十万元就衣锦还山,继续我读书习武种地砍柴的生涯。后来眼界高了,暗中将标准提高了十倍,已觉惭愧之至。时至今日,若撇开我十几年来收藏的大量书籍书画奇石及其它藏品不计,仅计现金,别说那些富豪之家,便是小城二三流小富之家,也不屑一顾的。而且夫妻多年无业,早无正常收入,近年,大部分积蓄又被股市这个黑洞吸走了,这就是为什么”枭婆惯哭穷”的原因,为儿子买一架钢琴,她犹猭了一个多月还没下定决心呢。
可我已经很满足了,比起多数小农民小市民家庭,绰乎有余啦。衣食无忧、书酒无债、父母有托、妻儿有养,夫复何求。将来实在不行了,拿点藏品去卖卖,日子总能混下去的。枭婆哭穷,我偏炫富,有没有钱,我说了算,她急她的,我忙我的,妇人之言,决不可听。
客观上有一定保障,主观上能尽量摆脱物欲羁绊,始能闲得下来。人之一生时间精力极其有限,能闲世人之所忙者,方能忙世人之所闲。闲于谋生方能忙于谋道,闲于物质方能忙于精神,闲于赚钱应酬酒食征逐方能忙于赏石吟诗读书思考。这边闲得下来,那边才忙得起来,并且忙出品味,忙出成果,忙出境界。
早年为自己做了一份人生计划大纲,25岁之前求知,打好各方面的知识基础,然后谋身,化数年时间打物质基础,然后谋道,探索人生、社会、宇宙之道。道分为二:关于艺术、社会、国家的,属”实”,关于养生之学和性命奥秘的,属虚。中年集中务实,老年一心务虚。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在按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裴多芬曰:”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梁启超《少年中国说》曰:”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可见自由之可贵和重要。他们所指的”自由”,从社会层面着眼。民主制度是这种外向型自由的最好保障,这就是多少仁人志士投身民运和追求民主的主要动力。但从个人角度考虑,内向型的精神自由,更是不可或缺。
我之所以能在不自由的制度中求得个人的自由,物质保障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更为重要的,用康德的说法,是因为我拥有高度的意志自由。康德认为,当人服从道德法则时,他就是自由的。这种道德法则是一种内在律令,发现于其内心而非外部世界。一个人可能被囚于条件最恶劣的地牢,或经历最残酷的暴政,但是,只要他的意志是自由的,他依然是自由的。他意志依据绝对命令行动,他的意志便是自由的。而这种绝对命令是灵魂中涌流出来的一种命令,被自由地认识和自由地接受。
孔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是个体自由的最好写照。意志自由让我自律自尊,让我发现、发掘自我并进而把自己确立为自由和道德的存在,从而逐步进入”从心所欲”的自由之境,成为世界最权威的主宰者和仲裁者。不愧是:有诗有酒真富贵,自由自在活神仙;不啻为:天下第一逍遥客,中华无上自由人呀。
有诗自颂曰:
天生老枭,独树高标。
诗中之杰,酒中之豪。
贪闲怕忙,恋静厌嚣。
嗜酒成鬼,见美不饶。
爱石如痴,好书似胶。
与人难谐,与俗难调。
人笑迂夫,自诩天骄。
当今天下,唯我逍遥。
东海一枭2003、6、28
首发新世纪网址: http://www.ncn.org/

中华第一自由人

Saturday, June 28th, 2003

枭鸣天下之二五O:
说到自由二字,国人往往认为就是无政府主义,就是任情任性为所欲为、一切由着自己来。不知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自由也是。自由这个概念是从西方进口的。西方哲学家伊塞亚·伯林在《两种自由的概念》中,把”自由”分为两类:积极自由和消积自由。前者意谓”在什么样的限度以内,某一个主体可以或应当被容许,做他所能做的事,或成为他所能成为的角色,而不受到别人的干涉?”;后者意谓”什么东西、或什么人,有权控制或干涉从而决定某人应该去做这件事成为这种人,而不应该去做另一件事成为另一种人?”
自由有社会的与个体的、客观的与主观的、外在的与内心的之分。从制度和社会的层面而言,中国人没有信仰、结社、学术、新闻、舆论、说真话的自由,没有免于匮乏和恐惧的自由,没有监督公仆、制约公权的自由,属非自由人。老枭身在中国,自难例外。但是,从生活、思想、意志的层面,在一个不自由的环境中,我已经拥有了最大程度的自由。
在物质生活层面,我有了一定的保障。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有钱者无闲,有闲者无钱,广大弱势群体则既无钱也无闲,终生为生存奔忙劳碌。当今社会,偷钱容易偷闲难。如我这般有钱有闲的”贵族”,堪称凤毛麟角万中无一。我曾赋诗感谢命运的厚爱:小与黄金大与闲。
当然了,我所谓的有钱,是以我自己的标准来衡量的。我衡量思想、学术、精神、女人以及酒量、肚量、读书量的标准很高很高,具有全球性和历史性,但衡量财富的眼光则很低很低,属于小市民小农民层次。
想当年南下闯海,自定目标是十万,出发前向爹娘表示,挣够十万元就衣锦还山,继续我读书习武种地砍柴的生涯。后来眼界高了,暗中将标准提高了十倍,已觉惭愧之至。时至今日,若撇开我十几年来收藏的大量书籍书画奇石及其它藏品不计,仅计现金,别说那些富豪之家,便是小城二三流小富之家,也不屑一顾的。而且夫妻多年无业,早无正常收入,近年,大部分积蓄又被股市这个黑洞吸走了,这就是为什么”枭婆惯哭穷”的原因,为儿子买一架钢琴,她犹猭了一个多月还没下定决心呢。
可我已经很满足了,比起多数小农民小市民家庭,绰乎有余啦。衣食无忧、书酒无债、父母有托、妻儿有养,夫复何求。将来实在不行了,拿点藏品去卖卖,日子总能混下去的。枭婆哭穷,我偏炫富,有没有钱,我说了算,她急她的,我忙我的,妇人之言,决不可听。
客观上有一定保障,主观上能尽量摆脱物欲羁绊,始能闲得下来。人之一生时间精力极其有限,能闲世人之所忙者,方能忙世人之所闲。闲于谋生方能忙于谋道,闲于物质方能忙于精神,闲于赚钱应酬酒食征逐方能忙于赏石吟诗读书思考。这边闲得下来,那边才忙得起来,并且忙出品味,忙出成果,忙出境界。
早年为自己做了一份人生计划大纲,25岁之前求知,打好各方面的知识基础,然后谋身,化数年时间打物质基础,然后谋道,探索人生、社会、宇宙之道。道分为二:关于艺术、社会、国家的,属”实”,关于养生之学和性命奥秘的,属虚。中年集中务实,老年一心务虚。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在按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裴多芬曰:”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梁启超《少年中国说》曰:”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可见自由之可贵和重要。他们所指的”自由”,从社会层面着眼。民主制度是这种外向型自由的最好保障,这就是多少仁人志士投身民运和追求民主的主要动力。但从个人角度考虑,内向型的精神自由,更是不可或缺。
我之所以能在不自由的制度中求得个人的自由,物质保障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更为重要的,用康德的说法,是因为我拥有高度的意志自由。康德认为,当人服从道德法则时,他就是自由的。这种道德法则是一种内在律令,发现于其内心而非外部世界。一个人可能被囚于条件最恶劣的地牢,或经历最残酷的暴政,但是,只要他的意志是自由的,他依然是自由的。他意志依据绝对命令行动,他的意志便是自由的。而这种绝对命令是灵魂中涌流出来的一种命令,被自由地认识和自由地接受。
孔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是个体自由的最好写照。意志自由让我自律自尊,让我发现、发掘自我并进而把自己确立为自由和道德的存在,从而逐步进入”从心所欲”的自由之境,成为世界最权威的主宰者和仲裁者。不愧是:有诗有酒真富贵,自由自在活神仙;不啻为:天下第一逍遥客,中华无上自由人呀。
有诗自颂曰:
天生老枭,独树高标。
诗中之杰,酒中之豪。
贪闲怕忙,恋静厌嚣。
嗜酒成鬼,见美不饶。
爱石如痴,好书似胶。
与人难谐,与俗难调。
人笑迂夫,自诩天骄。
当今天下,唯我逍遥。
东海一枭2003、6、28
首发新世纪网址: http://www.ncn.org/

民意测验四:众议院标准放宽后,你是否赞成罕见和寒山标准趋严?

Saturday, June 28th, 2003

这个几乎是会这么办的了:以众议院的松来换取其它地方的严。但是如果你反对,也请一定大声发出你的声音。因为严的程度,可能会甚于现在。

请其它斑竹提出自己想知道的“民意测验”的问题

Saturday, June 28th, 2003

民意测验三:是否应该给文集作者更多一些的保护?

Saturday, June 28th, 2003

比如,对文集作者的人身攻击从严掌握,负面评价也从严控制,以减少“玩家”对文集作者的骚扰。这次芦笛事件的源头,据说就是因为芦笛不堪玩家的骚扰,于是自己就情愿放弃作者的身份,也做一把玩家,用毫不违规的“擦边球”战术,把论坛的作者全都恶心跑。这是对我们论坛的一种警醒,也是对网络文化的一种“以毒攻毒”的反抗。我们相信这种情形的存在,也不去判断芦笛和别人的争论中谁对谁错。但这种情况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解决?

民意测验二:你是否会因为有一个经常打架的众议院的存在,而离开海纳百川论坛?

Saturday, June 28th, 2003

这一点对文集作者尤其重要。我不清楚火药味浓烈的众议院会不会影响他们在奸坛写文章。据说不少人为此默默地关掉了自己的文集走人了事。我想知道这种情况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