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3

[骂枭文萃]:评东海一枭先生(莫名其妙)

Tuesday, September 30th, 2003

[骂枭文萃]:评东海一枭先生(莫名其妙)

Tuesday, September 30th, 2003

[骂枭文萃]:评东海一枭先生(莫名其妙)

Tuesday, September 30th, 2003

[骂枭文萃]:评东海一枭先生(莫名其妙)

Tuesday, September 30th, 2003

图优图美,请笑纳

Tuesday, September 30th, 2003

所跟帖: 2u2m : 【读报学习】以前的鹰和鸡 9/27/2003 10:35:14 PM
—————————————————-
作者: 草虾 图优图美,佩服!朱德脑门敲公章,何解? 9/29/2003 06:07
望您老,不再生我气,继续好好玩。放心,我不会申请与你的隔离令。不计前嫌,如何?
—————————————————-
好说好说,先把性别年龄报上再说吧 -2u2m- [0 bytes] -9/29/2003 14:22
—————————————————-
于是,草虾恭恭敬敬向您报上个人资料如下:
1.性别:公的
2.年龄:38,[八年已如狼,两年将如虎]
3.思想:经过版主的教育和您老的关怀,保证尊重女权,不再侮人女眷
4.状态:如图[既不细如笛,也不僵如箫,更不寒如鬼。请放宽心]
4A]静止状态

4B]发射状态

4C]爆炸状态:

满意了吧?哈哈,看了你那么多好图,回赠一二。
如果不满意,就告诉版主,no hesitate.

奇文共赏:戡破“天下第一”的迷局

Tuesday, September 30th, 2003

杜导斌专栏讨论区>>
从9月2日起,这一个月里,东海一枭好象突然迷上了(或感到吃定了?)我杜导斌,由开始的关心我的安全,到责我“不解风情”。,到半佯半真的破口大骂,到含沙射影,转而又“深深躹个躬”,然后终于抵达不温不火的调侃,我像被人拖在马后绕场一周,鲜血淋漓,据说到了终点还应该懂点幽默地说声感谢——所东海一枭说,能得到他一骂的人据说天下没有几个,我无功受禄般得享如此殊荣,自然得感谢才对!在不足20天的时间之内,除去彼此间“桌子底下踩脚”式的在消息里交换意见不算,余彰法先生刀笔下与我直接间接相关的帖子就有7个之多:《透开铁幕晤群星》,《拿胡锦涛开涮如何》(贴在本人任版主的[百问正义]论坛上的题目是《拿胡锦涛开涮如何——先涮一把杜导斌》),《“独立苍茫自咏诗”——文凭引出的话题兼批杜导斌君》([百问正义]论坛上的题目是《杜导斌麻烦大了…》),《不与民主志士交朋友》,《危崖绝壁一孤松》([百问正义]论坛上名为《东海一枭声明》),《深深躹个躬——杜导斌君与相关网友请进》,《答导斌兼告网友几句话》。除了最后一帖仅见于[百问正义]论坛,其它的均在海外的新世纪网站上公开发表。这些帖子里对我时褒时贬,褒贬随余先生兴之所至。在读这些帖子时,我的感觉好象一会在醋坛中,一会在油锅里,一会又被抬举到了授勋台上。7个帖子综合下来,形成一个总体映象:杜导斌是不错的,但这个不错是我余彰法给予的,而且,千万别忘了,天下文章,说到底还是东海一枭第一。
面对强大的东方不败,我似乎已经处于进亦败,退亦败的尴尬境地。
说来既是凑巧,也是必然。这20来天内,因为遇上一位叫三民的ID,此人读过德文版《正义论》,识破何怀宏等三人1988年译本的错漏,我特地将他请进[百问正义]论坛开讲罗尔斯。为了配合,也为了提高自己,我一边继续阅读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一边回头看《正义论》和《政治自由主义》,还要忙着管理论坛,给相关媒体写稿。几件事情一拉扯,自然没功夫、没心思应对余先生的攻势。其间,本着诚心相待,以“旁观者清”的角度入笔,我抽空写了一帖:《最好是做“满瓶醋”——特撰此文与余彰法先生互勉》。意图提醒余先生,你可以自以为了不起,但也要清醒自己的不足。此前,我与余先生在网路上相处很友好,至少我单方面把余先生作朋友看,当我的邮箱无法正常收发邮件时,余先生还帮我很寄过几次稿子。因此,在帖子写成后,我没有寄给《大纪元》,虽然这样更容易发,而是寄给了与余先生那几个稿子所发网站[新世纪]同属一家的《议报》。寄出后随即给余先生也寄了一份,想先给当事人看看,如果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及时提出来,《议报》是周刊,要更正也来得及。哪知道,余先生有意见竟是不屑与我商量,而是以我那稿子作原料,做足文章。
做足文章本也正常,余先生是做文章的专家,据说常常一天做数首诗数篇文。任何人才思敏捷到这种程度,我都只有自叹不如。不过,余先生却不满足于做文章,而是要借我肩膀爬上天下第一。用余先生所引征的一句话说就是:“武无第一,文无第二”(这话更常见的表达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不知余先生的改动所本何人何处)。其实,余先生要做那文林盟主之志早已彰显,在此之前,记不清有多少次了,东海一枭反复声明:“做官要做国家主席”,做文要做古往今来之第一。为了实现这第一,余先生不管李敖先生高兴不高兴,不顾“500年来文章第一人,500年后也找不到第二人”语犹尚温,就上前将李敖先生踢翻在地,夺过这大棋来要自己扛上。熟悉余先生作派的朋友都知道,余先生自许为“独秀峰”,在论坛上从来都是一股“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的大英雄气慨。此番见我竟敢来“互勉”,而且文中还隐然影射其为“般般半瓶醋”,自是气不打一处来,立即严正声明:“我不但勇气锐气才气灵气,天下无双,而且勤奋努力刻苦能持,世间少有。无论学诗学史、玩石玩拳,都求一流水平,既使是上网开骂,也要天下无敌!”,宣称:“我拜万物、拜天地、拜古今书籍和智慧为师,独来独往,自参自悟。我也从‘能者’、从我佩服的不佩服的人那里、从匹夫匹妇那里汲取智慧和能量。但这种汲取,是居高临下、以大汲小的,是大山对泥石的收容,大海对溪流的涵纳。具体到个体,则是‘世上已无人可友’,友犹没有,何况师乎。所以,如果有人要与我‘共勉’,说什么专家是‘值得我们为师’的,那是对我最大的侮辱!”。非常明显,这是直接冲着我的《最好是做“满瓶醋”——特撰此文与余彰法先生互勉》一帖而来(“共勉”,“值得我们为师”就引自我这个帖子),是将我这“思想和影响远不如我(此处之于“我”即余彰法)的网民”“湖北杜导斌”(二语见《透开铁幕晤群星》)给踩到巨人余先生脚下了。
应该说,任何人有志于做天下第一并不是什么邪恶。能达到天下第一有什么不好呢?如果能凭本领,像比尔盖茨那样,或像迈克乔丹那样,我们自然应当祝福。但是,如果有志于做天下第一的是如东海一枭那般,做“居高临下、以大汲小的”的天下无敌,本人就不敢苟同了。我在一个回帖中,毫不客气地指出:“看看电视剧,那些武打片中,所有图谋老子天下第一、老子天下无敌、为了当第一不惜拿别人垫底的人们,最终都给派定了一个被人当垃圾(害草)给锄除的结局。”
可能有人会质疑,你杜导斌不是公开声明欣赏并支持东海一枭张扬个性么?你不是公开声明过支持他去争天下第一的吗?以往,我虽然支持过东海一枭争取做天下第一,但我从来就没有过否定平等的意欲。在论坛上也罢,生活中也罢,人与人之间,首先的主要的一点就是,彼此平等。在此,特别需要明辩张扬个性的边界。这个边界就是你的第一不得建立在伤害他人的基础上,不得以他人的自尊(或权利)做垫背。任何天下第一,如果建立在迫使(或希望迫使)“天下第二”“第三”……“第一万”屈服的基础上,或者不能容忍别人也来公平竞争天下第一的宝座,就都是有害的。
余先生喜欢游戏人生,有些“老玩童”,最后也承认了“悔不该一时冲动”。他的天下第一应该是无害的了,我打内心里原谅了。即使当初真的是不顾别人感受的天下无敌,但知错而改即是善因。我的手早已伸过去等着他了。不过,在此我还是要补充一点,借此机会说清自己对于李敖式行事方式的真实看法。就特立独行而论,就保护言论自由而论,我不反对自吹自擂存在的合理性,并反对把这种让人恶心的行事方式和人开除出某个话语圈。但是,我所受的教育使自己非常反感李敖的作风,主要是看不惯他的吹牛。尽管有时候我也会吹吹自己,但那必是自我调侃。众所周知,自吹自擂的全球冠军,要数老共老毛,谁要是不相信,就看看数十年以吹捧为业的《人民日报》,还可以抽空看看CCTV。也许东海一枭是忘了,也许是“只缘身在此山中”,自我牛逼哄哄的人,其骨子里与独裁者有共同的癖好,甚至可说与老共老毛是一丘之貉。
余先生以反专制独裁著称于网络,可千万不要一边反着别人,一边自己却乐此不疲哟。
2003年9月22日于蒲阳
东海一枭评语:哈哈哈哈

奇文共赏:戡破“天下第一”的迷局

Tuesday, September 30th, 2003

杜导斌专栏讨论区>>
从9月2日起,这一个月里,东海一枭好象突然迷上了(或感到吃定了?)我杜导斌,由开始的关心我的安全,到责我“不解风情”。,到半佯半真的破口大骂,到含沙射影,转而又“深深躹个躬”,然后终于抵达不温不火的调侃,我像被人拖在马后绕场一周,鲜血淋漓,据说到了终点还应该懂点幽默地说声感谢——所东海一枭说,能得到他一骂的人据说天下没有几个,我无功受禄般得享如此殊荣,自然得感谢才对!在不足20天的时间之内,除去彼此间“桌子底下踩脚”式的在消息里交换意见不算,余彰法先生刀笔下与我直接间接相关的帖子就有7个之多:《透开铁幕晤群星》,《拿胡锦涛开涮如何》(贴在本人任版主的[百问正义]论坛上的题目是《拿胡锦涛开涮如何——先涮一把杜导斌》),《“独立苍茫自咏诗”——文凭引出的话题兼批杜导斌君》([百问正义]论坛上的题目是《杜导斌麻烦大了…》),《不与民主志士交朋友》,《危崖绝壁一孤松》([百问正义]论坛上名为《东海一枭声明》),《深深躹个躬——杜导斌君与相关网友请进》,《答导斌兼告网友几句话》。除了最后一帖仅见于[百问正义]论坛,其它的均在海外的新世纪网站上公开发表。这些帖子里对我时褒时贬,褒贬随余先生兴之所至。在读这些帖子时,我的感觉好象一会在醋坛中,一会在油锅里,一会又被抬举到了授勋台上。7个帖子综合下来,形成一个总体映象:杜导斌是不错的,但这个不错是我余彰法给予的,而且,千万别忘了,天下文章,说到底还是东海一枭第一。
面对强大的东方不败,我似乎已经处于进亦败,退亦败的尴尬境地。
说来既是凑巧,也是必然。这20来天内,因为遇上一位叫三民的ID,此人读过德文版《正义论》,识破何怀宏等三人1988年译本的错漏,我特地将他请进[百问正义]论坛开讲罗尔斯。为了配合,也为了提高自己,我一边继续阅读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一边回头看《正义论》和《政治自由主义》,还要忙着管理论坛,给相关媒体写稿。几件事情一拉扯,自然没功夫、没心思应对余先生的攻势。其间,本着诚心相待,以“旁观者清”的角度入笔,我抽空写了一帖:《最好是做“满瓶醋”——特撰此文与余彰法先生互勉》。意图提醒余先生,你可以自以为了不起,但也要清醒自己的不足。此前,我与余先生在网路上相处很友好,至少我单方面把余先生作朋友看,当我的邮箱无法正常收发邮件时,余先生还帮我很寄过几次稿子。因此,在帖子写成后,我没有寄给《大纪元》,虽然这样更容易发,而是寄给了与余先生那几个稿子所发网站[新世纪]同属一家的《议报》。寄出后随即给余先生也寄了一份,想先给当事人看看,如果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及时提出来,《议报》是周刊,要更正也来得及。哪知道,余先生有意见竟是不屑与我商量,而是以我那稿子作原料,做足文章。
做足文章本也正常,余先生是做文章的专家,据说常常一天做数首诗数篇文。任何人才思敏捷到这种程度,我都只有自叹不如。不过,余先生却不满足于做文章,而是要借我肩膀爬上天下第一。用余先生所引征的一句话说就是:“武无第一,文无第二”(这话更常见的表达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不知余先生的改动所本何人何处)。其实,余先生要做那文林盟主之志早已彰显,在此之前,记不清有多少次了,东海一枭反复声明:“做官要做国家主席”,做文要做古往今来之第一。为了实现这第一,余先生不管李敖先生高兴不高兴,不顾“500年来文章第一人,500年后也找不到第二人”语犹尚温,就上前将李敖先生踢翻在地,夺过这大棋来要自己扛上。熟悉余先生作派的朋友都知道,余先生自许为“独秀峰”,在论坛上从来都是一股“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的大英雄气慨。此番见我竟敢来“互勉”,而且文中还隐然影射其为“般般半瓶醋”,自是气不打一处来,立即严正声明:“我不但勇气锐气才气灵气,天下无双,而且勤奋努力刻苦能持,世间少有。无论学诗学史、玩石玩拳,都求一流水平,既使是上网开骂,也要天下无敌!”,宣称:“我拜万物、拜天地、拜古今书籍和智慧为师,独来独往,自参自悟。我也从‘能者’、从我佩服的不佩服的人那里、从匹夫匹妇那里汲取智慧和能量。但这种汲取,是居高临下、以大汲小的,是大山对泥石的收容,大海对溪流的涵纳。具体到个体,则是‘世上已无人可友’,友犹没有,何况师乎。所以,如果有人要与我‘共勉’,说什么专家是‘值得我们为师’的,那是对我最大的侮辱!”。非常明显,这是直接冲着我的《最好是做“满瓶醋”——特撰此文与余彰法先生互勉》一帖而来(“共勉”,“值得我们为师”就引自我这个帖子),是将我这“思想和影响远不如我(此处之于“我”即余彰法)的网民”“湖北杜导斌”(二语见《透开铁幕晤群星》)给踩到巨人余先生脚下了。
应该说,任何人有志于做天下第一并不是什么邪恶。能达到天下第一有什么不好呢?如果能凭本领,像比尔盖茨那样,或像迈克乔丹那样,我们自然应当祝福。但是,如果有志于做天下第一的是如东海一枭那般,做“居高临下、以大汲小的”的天下无敌,本人就不敢苟同了。我在一个回帖中,毫不客气地指出:“看看电视剧,那些武打片中,所有图谋老子天下第一、老子天下无敌、为了当第一不惜拿别人垫底的人们,最终都给派定了一个被人当垃圾(害草)给锄除的结局。”
可能有人会质疑,你杜导斌不是公开声明欣赏并支持东海一枭张扬个性么?你不是公开声明过支持他去争天下第一的吗?以往,我虽然支持过东海一枭争取做天下第一,但我从来就没有过否定平等的意欲。在论坛上也罢,生活中也罢,人与人之间,首先的主要的一点就是,彼此平等。在此,特别需要明辩张扬个性的边界。这个边界就是你的第一不得建立在伤害他人的基础上,不得以他人的自尊(或权利)做垫背。任何天下第一,如果建立在迫使(或希望迫使)“天下第二”“第三”……“第一万”屈服的基础上,或者不能容忍别人也来公平竞争天下第一的宝座,就都是有害的。
余先生喜欢游戏人生,有些“老玩童”,最后也承认了“悔不该一时冲动”。他的天下第一应该是无害的了,我打内心里原谅了。即使当初真的是不顾别人感受的天下无敌,但知错而改即是善因。我的手早已伸过去等着他了。不过,在此我还是要补充一点,借此机会说清自己对于李敖式行事方式的真实看法。就特立独行而论,就保护言论自由而论,我不反对自吹自擂存在的合理性,并反对把这种让人恶心的行事方式和人开除出某个话语圈。但是,我所受的教育使自己非常反感李敖的作风,主要是看不惯他的吹牛。尽管有时候我也会吹吹自己,但那必是自我调侃。众所周知,自吹自擂的全球冠军,要数老共老毛,谁要是不相信,就看看数十年以吹捧为业的《人民日报》,还可以抽空看看CCTV。也许东海一枭是忘了,也许是“只缘身在此山中”,自我牛逼哄哄的人,其骨子里与独裁者有共同的癖好,甚至可说与老共老毛是一丘之貉。
余先生以反专制独裁著称于网络,可千万不要一边反着别人,一边自己却乐此不疲哟。
2003年9月22日于蒲阳
东海一枭评语:哈哈哈哈

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 徐沛

Tuesday, September 30th, 2003

>
>
>
>
>
>徐沛
>
>流气和俗气是我对李敖的评价,这本来已很低,上网后才获知他居然为中共六四血腥镇
>压老百姓评功摆好以及自造获诺贝尔奖提名的假新闻,这简直就是卑鄙和下贱。李敖的
>人品和文品为我的结论-自五四起中国知识分子因不再信奉自己的传统(敬佛求道尊孔
>)而堕落不止提供了又一个活生生的例证。昔日的鲁迅走到今日的李敖,正面意义已丧
>失殆尽。假如徐志摩当年算风流,那李敖现在就只能算下流。
>
>没想到我走马观至东海一枭文集时却读到作者对这样一个令丁子霖,茉莉和我等女人痛
>心的文氓的称道。如果说我观茉莉文集,越观越乐观的话,那么我观东海一枭则越观越
>悲观。好在我是乐天知命的信神女,不会象茉莉一样因对高行健的失望而大把地吃药,
>因为我知道每一个人都跳不过他的影子,所以与其要求别人,还不如自己努力弥补看到
>的不足。
>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能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是因为我在六四前就脱
>离了“党天下”。在海外这些年先有名师提挈后有师父指点。前年回国被人看做海龟。
>我也真象海龟,可不,一触到险恶,我便赶紧缩头,放弃了在国内启迪大学生心智的计
>划。现在我这个东土味很重的女人虽非海龟,心却向着故土,注意到好些出类拔萃的土
>鳖,余樟法是其中之一。他自学成才,挑战强权,笑傲江湖,勇气可佳。我视余樟法为
>爱国志士,尤其看重他也知道珍惜儒家的传统,非常高兴他教自己的女儿读“三字经
>”。我也曾在文中对此深表敬意,但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的张牙舞爪已到了损人害己的地
>步。如果说高行健饱尝中共苦头而得了政治恐怖症,以致把作家应尽的社会责任也看成
>政治,而拒不负责,那么余樟法则有把中共的假正经看做正经,而竭力不正经的嫌疑。
>
>
>北师大22岁女学生刘荻因在网上的言论遭中共迫害而美名远扬。我曾翻出我22岁左
>右的笔记与刘荻的文章对照后,全部销毁,因为那时我还象十几岁的宝玉一样,见了林
>弟弟就忘了宝哥哥,脑袋里除了儿女情长外一无所有。而刘荻却已非常理性,能够轻松
>地点中独裁专政的命脉,所以文章极少,却有份量。然而她到了余樟法的笔下却成了无
>才无貌只因被捕而出名的小女子一个……虽然这位有妻有女且年近不惑的大丈夫文集中
>不少缺乏理性的作品。这跟李敖对柴玲因六四而名扬全球的不满如出一辙,是嫉妒心和
>虚荣心的表现。这或许是李敖的影响,可见精神食物之重要!
>
>我最喜欢的一首唐诗是元稹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诗人连妻子过世后都对如花似卉的异性不感兴趣,因为他一来怀念
>亡妻,二来乐于修炼。而余樟法却写出什么“找呀找呀找情人”,“问天下美媚有几,
>看老枭手段如何?”诸如此类。
>
>君子动口不动手,酗酒伤身乱性,本来是世人皆知的简单道理,但这位自许为“诗词家
>和思想家”的成年人则一再自吹自擂酗酒打架,这样的与众不同和“我是流氓我怕谁”
>有何区别?任何一位知道“文字的力量”的正经作家都不该如此明知故犯,误人子弟!
>
>
>他看到了共产主义给全人类和中国带来的无穷祸害却还一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一
>个在实践中行不通的理论再好有何用?况且“共产主义宣言”把阶级斗争说成是社会发
>展的动力,明目张胆地推崇暴力,而他也反对暴力,怎么还说好呢?共产主义在理论上
>和实践中都蔑视传统道德,他却还跟着中共喉舌大谈什么“共产主义道德”。
>
>张牙舞爪的极端则是他对法轮功的“一点意见”。余樟法先入为主,不愿深究法轮功的
>来龙去脉,可惜但无过,然而他不去了解法轮功,却要发表对法轮功的意见则犯了作家
>的大忌。气功是修炼的现代名称,80年代,我在国内上大学时就略有所知,出国后,
>发现好些东方修炼方法也传入西方。我曾投入一世代单传的道家修炼法门。但不仅学费 […]

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 徐沛

Tuesday, September 30th, 2003

>
>
>
>
>
>徐沛
>
>流气和俗气是我对李敖的评价,这本来已很低,上网后才获知他居然为中共六四血腥镇
>压老百姓评功摆好以及自造获诺贝尔奖提名的假新闻,这简直就是卑鄙和下贱。李敖的
>人品和文品为我的结论-自五四起中国知识分子因不再信奉自己的传统(敬佛求道尊孔
>)而堕落不止提供了又一个活生生的例证。昔日的鲁迅走到今日的李敖,正面意义已丧
>失殆尽。假如徐志摩当年算风流,那李敖现在就只能算下流。
>
>没想到我走马观至东海一枭文集时却读到作者对这样一个令丁子霖,茉莉和我等女人痛
>心的文氓的称道。如果说我观茉莉文集,越观越乐观的话,那么我观东海一枭则越观越
>悲观。好在我是乐天知命的信神女,不会象茉莉一样因对高行健的失望而大把地吃药,
>因为我知道每一个人都跳不过他的影子,所以与其要求别人,还不如自己努力弥补看到
>的不足。
>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能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是因为我在六四前就脱
>离了“党天下”。在海外这些年先有名师提挈后有师父指点。前年回国被人看做海龟。
>我也真象海龟,可不,一触到险恶,我便赶紧缩头,放弃了在国内启迪大学生心智的计
>划。现在我这个东土味很重的女人虽非海龟,心却向着故土,注意到好些出类拔萃的土
>鳖,余樟法是其中之一。他自学成才,挑战强权,笑傲江湖,勇气可佳。我视余樟法为
>爱国志士,尤其看重他也知道珍惜儒家的传统,非常高兴他教自己的女儿读“三字经
>”。我也曾在文中对此深表敬意,但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的张牙舞爪已到了损人害己的地
>步。如果说高行健饱尝中共苦头而得了政治恐怖症,以致把作家应尽的社会责任也看成
>政治,而拒不负责,那么余樟法则有把中共的假正经看做正经,而竭力不正经的嫌疑。
>
>
>北师大22岁女学生刘荻因在网上的言论遭中共迫害而美名远扬。我曾翻出我22岁左
>右的笔记与刘荻的文章对照后,全部销毁,因为那时我还象十几岁的宝玉一样,见了林
>弟弟就忘了宝哥哥,脑袋里除了儿女情长外一无所有。而刘荻却已非常理性,能够轻松
>地点中独裁专政的命脉,所以文章极少,却有份量。然而她到了余樟法的笔下却成了无
>才无貌只因被捕而出名的小女子一个……虽然这位有妻有女且年近不惑的大丈夫文集中
>不少缺乏理性的作品。这跟李敖对柴玲因六四而名扬全球的不满如出一辙,是嫉妒心和
>虚荣心的表现。这或许是李敖的影响,可见精神食物之重要!
>
>我最喜欢的一首唐诗是元稹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诗人连妻子过世后都对如花似卉的异性不感兴趣,因为他一来怀念
>亡妻,二来乐于修炼。而余樟法却写出什么“找呀找呀找情人”,“问天下美媚有几,
>看老枭手段如何?”诸如此类。
>
>君子动口不动手,酗酒伤身乱性,本来是世人皆知的简单道理,但这位自许为“诗词家
>和思想家”的成年人则一再自吹自擂酗酒打架,这样的与众不同和“我是流氓我怕谁”
>有何区别?任何一位知道“文字的力量”的正经作家都不该如此明知故犯,误人子弟!
>
>
>他看到了共产主义给全人类和中国带来的无穷祸害却还一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一
>个在实践中行不通的理论再好有何用?况且“共产主义宣言”把阶级斗争说成是社会发
>展的动力,明目张胆地推崇暴力,而他也反对暴力,怎么还说好呢?共产主义在理论上
>和实践中都蔑视传统道德,他却还跟着中共喉舌大谈什么“共产主义道德”。
>
>张牙舞爪的极端则是他对法轮功的“一点意见”。余樟法先入为主,不愿深究法轮功的
>来龙去脉,可惜但无过,然而他不去了解法轮功,却要发表对法轮功的意见则犯了作家
>的大忌。气功是修炼的现代名称,80年代,我在国内上大学时就略有所知,出国后,
>发现好些东方修炼方法也传入西方。我曾投入一世代单传的道家修炼法门。但不仅学费 […]

总算出狱了,请大家都来帮我,放放鞭炮,除除晦气

Monday, September 29th, 2003

好男不跟女斗,好鸡不跟狗斗,这下行了吧?
还不如多些帖子,为众家姐妹兄弟解闷。
唉,可惜加人不在
要不然他会领来白屁股慰劳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