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3

严禁在本坛所有分坛转贴任何Novell的贴子

Thursday, December 18th, 2003

鉴于Novell所犯下的罪行(货真价实的刑事罪),本坛已经宣布封杀其一切笔名。因此严禁任何人在此转贴其贴。RE 屡犯,黄牌警告!
不过我可以简单回答这位惯于哗众取宠、占据道德制高点却令人不胜厌恶的斗士一下。
1) 海归网和海纳百川是两个独立毫不相干的网站。海归网的绝大部分团队成员跟海纳百川无关。有关系的只有海纳百川的三个技术斑竹和老狼本人。海归网建立时,海纳百川已经存在严重赤字,而这赤字全部由老狼一个人承担。
2) 论坛服务器上还有不止你说的那些网站。所有内坛同仁都知道,我们对内坛同仁都给予一定的闲置空间供其使用。我们甚至也在外坛上宣布过,凡捐款网友都可以享受这一优惠。
3) 我们也在论坛上宣布过出租论坛空间。但是论坛的赤字在出租空间后仍然存在。
这位惯于以前斑竹身份自居,频频“爆料”。不过大家很容易就可以判断这位“大嘴”的“爆料”内容到底有多少是真实的。

熊十爷,拜谢!

Thursday, December 18th, 2003

熊十爷,拜谢!
呵,一个浩大工程,差不多的,看得出你的构思,内部连接栏清理得很好,十爷辛苦。请允许我再罗嗦两句:
1. 总坛页面的分坛列表的次序应与导读榜的次序一致。可否修改为:罕见奇谈在上,众议院在中,寒山小径在下?
2. 分坛导读榜一栏,新海洲导读在上,马卢鸣镇导读在下,这样不妥,有越位之象。马卢是元老,他们的领地不能放在下面。我的设想是,两家平行,新海洲居左,马卢鸣镇居右。这样是否在设计上有困难?
3. 论坛集汇的功能与全版论坛重复,是否只用一个全版论坛就行了?而且论坛集汇里丢掉众议院不好,建议就在全版论坛里增加一段五魁聚首的论坛列表,删掉论坛集汇如何?
4. 建议专题栏提到网友文集栏的上面,这样让读者先看到本坛谈些什么话题,然后再看有哪些作者。看了作者,正好再看下面的擂台。
5. 另外,请总坛主持两家分坛商定,导读的帖子限额相等,或八或十。

我们到底是不是海纳百川?--再谈论坛机制与管理

Wednesday, December 17th, 2003

最近内外都一直有人嚷嚷海纳百川论坛由于老狼纵容骂贴,导致大批写手离坛,有人正在组织新的论坛,所以论坛已处于生死存亡之秋,“进入倒计时”。
我听了冷笑。小圈子自然容易维持一种虚假的平和,经济上也不会有很大压力。但是人一多,任何论坛都会面对奸坛的处境:各种纷争和经济压力。他们要么就是象万维、多维那样放任自流,连底线都不守,要么就是向新观察和新语丝那样用铁腕治坛,要么就是象国内很多论坛那样分成一个个的分坛小圈子。这样的论坛已经很多,再多一家,也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海纳百川只有一家。海纳百川的最大特色就是其独立和包容――守住底线的独立和包容。
那么到底什么是我们的底线?坛规已经定义得很清楚。就是不得以动物、性、排泄物和亲属词汇攻击网友,或涉及网友隐私。在此之上对于删贴的标准一直有很激烈的争执,包括内坛同仁的执法争执,和“大批写手用脚投票”。我实在不能明白这有什么可争的。因为道理再明显不过了。罕见和寒山已经施行足够严的标准,那里没有什么能让这些朋友们不舒服的过界言论。是他们眼里的众议院“厕所”让他们愤而离坛。但是我们已经声明了众议院是雷区,有洁癖者慎入。现在他们又觉得自治镇是厕所。我觉得很奇怪,在塞上这些杯葛奸坛的朋友们,聚集在那里骂奸坛,骂奸坛的网友,却觉得很正常。那么在塞上骂和在众议院或者自治镇骂到底有什么不同,能让这些人的洁癖有这么高度的取向?他们为什么不因为剧院有厕所而拒绝去看那里高雅的歌剧?
他们唯一能够指责的,是奸坛,更具体地说,是老狼拒绝给他们提供足够的保护。这是事实。但是,我们不是青天大老爷,也拒绝当青天大老爷。每一个斑竹的标准和倾向都不一样,每一个网友的标准和倾向也都不一样。这样的青天大老爷是不可能存在的。我们唯一能够做的,是所谓的“自由、民主、法制、共和、自治”实验。所谓“自由”,就是我们所说的坛方守住必删贴的底线,放开来进行思想交锋,让网友死掐。我们不对任何人提供额外的保护。所谓“民主”,是让网友参与论坛的管理,让网友有发言权;所谓“法制”,就是陪审团试验,以随机的多数代表性作为最高仲裁权威制衡斑竹执法;所谓“共和”,就是各个利益集团之间的制衡;所谓自治,就是我们自治镇的试验。但是这也让这些热爱民主、痛恨共产党的朋友们非常反感。他们嘲讽说老狼弱智,把“私家论坛”当做国家治理。但是他们假装不知道这个“私家论坛”却没有一个真正能当家的,每个人都觉得他绝对正确,必须要按他的意见办。这个论坛到底属于谁,也是一锅稀粥。他们也假装没有听到老狼一再说明这只是一种模拟,而这种模拟试验,比起他们无数论证中国需要推翻共产暴政,实施民主共和的高谈阔论来说,要有意义的多。所以这些热爱民主的朋友们,不过是些好龙的叶公。
下面这些话是对斑竹们说的。
我们如果宣称是海纳百川,就必须容忍别人的攻击。如果我们不能容忍别人的攻击而自称海纳百川,那我们就连共产党都不如。在我看来,说我们是“垃圾论坛”或者是“野鸡论坛”并不犯法,因为那并没有逾越言论自由的底线。我们也不会因此而受任何损害。否则,更不能忍受的应该是作为对论坛付出最多心血的老狼。
我们也不能因为别人攻击我们弱智(骂老狼弱智的有的是)而让别人闭嘴,否则美国的那些嘲讽布什弱智的报纸电视全都得关门了。至于说斑竹们是义务劳动而可以受特殊保护,我也看不出这个必要。我已经再三声明,不能忍受网友攻击的斑竹可以休息,让老狼自己来承受这些攻击。斑竹可以跟网友大打出手,但是动用权力删贴封名则一定要慎重。斑竹不能享受比网友更高的特权,而基本上我觉得斑竹应该能够承受比网友更多的辱骂,否则,极其容易动用权力来对付对手。
老狼提出的“共和”方案,许多人觉得实施不易。当然不会很容易。不过我们可以一步步来。首先网友集团的制衡机制(司法)已经实施,但是需要完善。我们的当务之急,是确立投资人集团和作者集团的立法权,以及对执法的斑竹集团的监督权。这几个权力分开来的话,其界定应该会容易的多。希望大家积极参与,不要只是怨天尤人。权益是争取来的,不是抱怨来的。
暂时只说这些,老狼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事情,打住。

我们到底是不是海纳百川?--再谈论坛机制与管理

Wednesday, December 17th, 2003

最近内外都一直有人嚷嚷海纳百川论坛由于老狼纵容骂贴,导致大批写手离坛,有人正在组织新的论坛,所以论坛已处于生死存亡之秋,“进入倒计时”。
我听了冷笑。小圈子自然容易维持一种虚假的平和,经济上也不会有很大压力。但是人一多,任何论坛都会面对奸坛的处境:各种纷争和经济压力。他们要么就是象万维、多维那样放任自流,连底线都不守,要么就是向新观察和新语丝那样用铁腕治坛,要么就是象国内很多论坛那样分成一个个的分坛小圈子。这样的论坛已经很多,再多一家,也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海纳百川只有一家。海纳百川的最大特色就是其独立和包容――守住底线的独立和包容。
那么到底什么是我们的底线?坛规已经定义得很清楚。就是不得以动物、性、排泄物和亲属词汇攻击网友,或涉及网友隐私。在此之上对于删贴的标准一直有很激烈的争执,包括内坛同仁的执法争执,和“大批写手用脚投票”。我实在不能明白这有什么可争的。因为道理再明显不过了。罕见和寒山已经施行足够严的标准,那里没有什么能让这些朋友们不舒服的过界言论。是他们眼里的众议院“厕所”让他们愤而离坛。但是我们已经声明了众议院是雷区,有洁癖者慎入。现在他们又觉得自治镇是厕所。我觉得很奇怪,在塞上这些杯葛奸坛的朋友们,聚集在那里骂奸坛,骂奸坛的网友,却觉得很正常。那么在塞上骂和在众议院或者自治镇骂到底有什么不同,能让这些人的洁癖有这么高度的取向?他们为什么不因为剧院有厕所而拒绝去看那里高雅的歌剧?
他们唯一能够指责的,是奸坛,更具体地说,是老狼拒绝给他们提供足够的保护。这是事实。但是,我们不是青天大老爷,也拒绝当青天大老爷。每一个斑竹的标准和倾向都不一样,每一个网友的标准和倾向也都不一样。这样的青天大老爷是不可能存在的。我们唯一能够做的,是所谓的“自由、民主、法制、共和、自治”实验。所谓“自由”,就是我们所说的坛方守住必删贴的底线,放开来进行思想交锋,让网友死掐。我们不对任何人提供额外的保护。所谓“民主”,是让网友参与论坛的管理,让网友有发言权;所谓“法制”,就是陪审团试验,以随机的多数代表性作为最高仲裁权威制衡斑竹执法;所谓“共和”,就是各个利益集团之间的制衡;所谓自治,就是我们自治镇的试验。但是这也让这些热爱民主、痛恨共产党的朋友们非常反感。他们嘲讽说老狼弱智,把“私家论坛”当做国家治理。但是他们假装不知道这个“私家论坛”却没有一个真正能当家的,每个人都觉得他绝对正确,必须要按他的意见办。这个论坛到底属于谁,也是一锅稀粥。他们也假装没有听到老狼一再说明这只是一种模拟,而这种模拟试验,比起他们无数论证中国需要推翻共产暴政,实施民主共和的高谈阔论来说,要有意义的多。所以这些热爱民主的朋友们,不过是些好龙的叶公。
下面这些话是对斑竹们说的。
我们如果宣称是海纳百川,就必须容忍别人的攻击。如果我们不能容忍别人的攻击而自称海纳百川,那我们就连共产党都不如。在我看来,说我们是“垃圾论坛”或者是“野鸡论坛”并不犯法,因为那并没有逾越言论自由的底线。我们也不会因此而受任何损害。否则,更不能忍受的应该是作为对论坛付出最多心血的老狼。
我们也不能因为别人攻击我们弱智(骂老狼弱智的有的是)而让别人闭嘴,否则美国的那些嘲讽布什弱智的报纸电视全都得关门了。至于说斑竹们是义务劳动而可以受特殊保护,我也看不出这个必要。我已经再三声明,不能忍受网友攻击的斑竹可以休息,让老狼自己来承受这些攻击。斑竹可以跟网友大打出手,但是动用权力删贴封名则一定要慎重。斑竹不能享受比网友更高的特权,而基本上我觉得斑竹应该能够承受比网友更多的辱骂,否则,极其容易动用权力来对付对手。
老狼提出的“共和”方案,许多人觉得实施不易。当然不会很容易。不过我们可以一步步来。首先网友集团的制衡机制(司法)已经实施,但是需要完善。我们的当务之急,是确立投资人集团和作者集团的立法权,以及对执法的斑竹集团的监督权。这几个权力分开来的话,其界定应该会容易的多。希望大家积极参与,不要只是怨天尤人。权益是争取来的,不是抱怨来的。
暂时只说这些,老狼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事情,打住。

我们到底是不是海纳百川?--再谈论坛机制与管理

Wednesday, December 17th, 2003

最近内外都一直有人嚷嚷海纳百川论坛由于老狼纵容骂贴,导致大批写手离坛,有人正在组织新的论坛,所以论坛已处于生死存亡之秋,“进入倒计时”。
我听了冷笑。小圈子自然容易维持一种虚假的平和,经济上也不会有很大压力。但是人一多,任何论坛都会面对奸坛的处境:各种纷争和经济压力。他们要么就是象万维、多维那样放任自流,连底线都不守,要么就是向新观察和新语丝那样用铁腕治坛,要么就是象国内很多论坛那样分成一个个的分坛小圈子。这样的论坛已经很多,再多一家,也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海纳百川只有一家。海纳百川的最大特色就是其独立和包容――守住底线的独立和包容。
那么到底什么是我们的底线?坛规已经定义得很清楚。就是不得以动物、性、排泄物和亲属词汇攻击网友,或涉及网友隐私。在此之上对于删贴的标准一直有很激烈的争执,包括内坛同仁的执法争执,和“大批写手用脚投票”。我实在不能明白这有什么可争的。因为道理再明显不过了。罕见和寒山已经施行足够严的标准,那里没有什么能让这些朋友们不舒服的过界言论。是他们眼里的众议院“厕所”让他们愤而离坛。但是我们已经声明了众议院是雷区,有洁癖者慎入。现在他们又觉得自治镇是厕所。我觉得很奇怪,在塞上这些杯葛奸坛的朋友们,聚集在那里骂奸坛,骂奸坛的网友,却觉得很正常。那么在塞上骂和在众议院或者自治镇骂到底有什么不同,能让这些人的洁癖有这么高度的取向?他们为什么不因为剧院有厕所而拒绝去看那里高雅的歌剧?
他们唯一能够指责的,是奸坛,更具体地说,是老狼拒绝给他们提供足够的保护。这是事实。但是,我们不是青天大老爷,也拒绝当青天大老爷。每一个斑竹的标准和倾向都不一样,每一个网友的标准和倾向也都不一样。这样的青天大老爷是不可能存在的。我们唯一能够做的,是所谓的“自由、民主、法制、共和、自治”实验。所谓“自由”,就是我们所说的坛方守住必删贴的底线,放开来进行思想交锋,让网友死掐。我们不对任何人提供额外的保护。所谓“民主”,是让网友参与论坛的管理,让网友有发言权;所谓“法制”,就是陪审团试验,以随机的多数代表性作为最高仲裁权威制衡斑竹执法;所谓“共和”,就是各个利益集团之间的制衡;所谓自治,就是我们自治镇的试验。但是这也让这些热爱民主、痛恨共产党的朋友们非常反感。他们嘲讽说老狼弱智,把“私家论坛”当做国家治理。但是他们假装不知道这个“私家论坛”却没有一个真正能当家的,每个人都觉得他绝对正确,必须要按他的意见办。这个论坛到底属于谁,也是一锅稀粥。他们也假装没有听到老狼一再说明这只是一种模拟,而这种模拟试验,比起他们无数论证中国需要推翻共产暴政,实施民主共和的高谈阔论来说,要有意义的多。所以这些热爱民主的朋友们,不过是些好龙的叶公。
下面这些话是对斑竹们说的。
我们如果宣称是海纳百川,就必须容忍别人的攻击。如果我们不能容忍别人的攻击而自称海纳百川,那我们就连共产党都不如。在我看来,说我们是“垃圾论坛”或者是“野鸡论坛”并不犯法,因为那并没有逾越言论自由的底线。我们也不会因此而受任何损害。否则,更不能忍受的应该是作为对论坛付出最多心血的老狼。
我们也不能因为别人攻击我们弱智(骂老狼弱智的有的是)而让别人闭嘴,否则美国的那些嘲讽布什弱智的报纸电视全都得关门了。至于说斑竹们是义务劳动而可以受特殊保护,我也看不出这个必要。我已经再三声明,不能忍受网友攻击的斑竹可以休息,让老狼自己来承受这些攻击。斑竹可以跟网友大打出手,但是动用权力删贴封名则一定要慎重。斑竹不能享受比网友更高的特权,而基本上我觉得斑竹应该能够承受比网友更多的辱骂,否则,极其容易动用权力来对付对手。
老狼提出的“共和”方案,许多人觉得实施不易。当然不会很容易。不过我们可以一步步来。首先网友集团的制衡机制(司法)已经实施,但是需要完善。我们的当务之急,是确立投资人集团和作者集团的立法权,以及对执法的斑竹集团的监督权。这几个权力分开来的话,其界定应该会容易的多。希望大家积极参与,不要只是怨天尤人。权益是争取来的,不是抱怨来的。
暂时只说这些,老狼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事情,打住。

再别 火卢 头

Wednesday, December 17th, 2003

再别 火卢 头
卢爷, 跟你再别.
怎么说呢,想来想去,还是认为,你是一个老顽童而已。以前骂你老驴头,炉头,现在你果然挂帅驴镇,戴上厨师帽子自嘲作乐。
其实,也怪我党当年搞简化字,把很多字的部首‘卢’错用为‘户’。卢的本字为盧,就是指驴这种动物。古时候只有黄河以北的草原地带才有马,南方只有乌蒙马一种,还是随着地理变迁而成的。驴在江淮之间的丛林地带就算是大型动物了,人们根据动物的叫声而命名。文字整理以后才写作[马卢],盧进而成为部首,有了艹卢,火卢 等等字。所以,拿您这芦笛之卢,也能产生不少笑料。
想来也是,你是奸坛前进的火车头,或者叫做火卢头吧。你一发动,大家就兴奋。你一躲进棺材,大家又都没有趣味了,于是拼命请你复活。你也是为了搞笑,所以拼命炮制各种歪理邪说,无非是激起高潮而已。你也知道,草虾是陪你玩的一把好手,花费心血驳你的帖子就是对你最大的尊重,而且很多帖子让你暗暗记取。不过请原谅,草虾今后不想陪你玩了。
因为我还年轻,把时间用于批驳你的歪理邪说,用于为被你骂的人报复,真的不值得。你出来很久的,日子过得舒坦,闲着没事琢磨一个主意就不停的搞下去。我还要养家糊口,谋取粮道。听了你说的要奸坛封了我的阿屁,想来真是,你老人家真的为我好!我该去赚钱,那怕把写中文帖子的时间用于学英语也好啊。或者,写点文章在当地报纸上发表也好啊,不赚稿费也可以赚个虚名。陪你玩能赚到什么?什么也没有,还要被你暗骂—傻瓜,被谋杀了时间还不知道!
草虾的毛病,喜欢字斟句酌,错别字都不愿意有。你日产万节,同样的时间草虾只能千节。不值得啊!值此最后跟你说两句吧!
偷吃了你的几帖疗愚药,再次感谢。我也读过老子,始终记住这句: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作为回报,告诉你道德经的秘密:古人传抄的时候,顺序错了。你读老子,当从二十五章开始: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唉,可惜!卢头,你那么些门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得你真传,要不然你不会亲自与内奸们骂阵。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知其胜之形而不知其所以胜之形。我也知道,其实你很孤独,阿兔只知愚忠,无法为你分忧。它为你助拳,反而要你分神照顾它。
其实你何尝不明白什么叫做自由什么叫做民主?你为专制辩护,不过是反其道而行之罢了。写完那些文章,你自己都觉得好笑,等着别人来上当。
写文章,需要六脉神剑的功夫:老子,孔子,孙子,庄子,墨子,韩非子
老子管大道,孔子管伦理,孙子管手段,庄子管意境,墨子管分析,韩非子管利害。不把这六家读通,是没有资格驳你的文章的。草虾只能做到使用这六家,对付你的指导思想也是兼爱非攻。至于鬼谷子的诈术和滑稽子的搞笑,对付阿兔还可以,用来对付你则有些大不敬了。
因为我是永远尊敬你的,从没有对你破口恶骂。写些影射文章,是为了拿你打趣给众人逗乐。那些笑料事后总是被你拿来自嘲,说明你也谅解了我。我始终认为,你是奸坛元老,应该享有礼遇。斑竹哪怕对你每贴必删,也不该对你除名。我始终认为,你是奸坛的主人,我是奸坛的客人。既然你下了逐客令,我也乘机抽身退步。
另外,感谢网友的关注,新海洲开张以来,每贴总有几十个点击,这也是我勉为其难的动力。本想为论坛管理澄清出一个思路,现在真的希望有人接管新海洲。如果你看到合适的人选,请向总坛推荐。草虾决不会恋栈,理由只有一个:不想陪你玩了!
别人在新海洲骂你我不管,但我自己决不在新海洲骂你。实在想骂你了,也在众议院开骂,让联邦宪兵管辖。等奸坛的产权和改革搞定了再说吧。草虾本人不再驳你的帖子了,让你自己玩吧

“权力异化”的中国

Tuesday, December 16th, 2003

枭鸣天下之三三二:
权力是现代政治学的基本概念,关于它的内涵却众说纷纭。《不列颠百科全书》的定义是:“一个人或许多人的行为使另一个人或其他许多人的行为发生改变的一种关系”。概乎言之,权力可分为广义和狭义两种。广义的权力概念是影响权利,即个人或社会群体由于性格特点、个人才能和功勋业绩以及某种社会价值等,而具有对他人的行为施加影响的能力。狭义的权力指职能权力,即本文所说的党权政(府)权官权等政治权力。权力的产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当人类进化到以组织、群体的方式生存时,就需要借助权力来调整和干预人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协调和维持社会的发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理论上讲,党权、政权和官权都是人民赋予的,应该用来维护广大民众的利益。而实际上,在中国,权力带给民众的不是认同感安全感,而是强烈的抵触情绪和恐惧感。权力的社会性民众性早已全面消失了,权力普遍彻底地异化了。
首先是官权的异化。官员在行使权力过程中超越权限范围、背离权力原旨,造成权力运行过程中的错位和变质,权力后果与权力终极目的背离;其次,也是更为严重和可怕的党权是政权性质的异化,党权政权在产生之初就缺乏合理合法性,与历史发展和时代潮流相悖,权大于法、权力大于一切,缺乏制度的有效制约,导致政治权力无序、失范、恶性、不合理、不合法、非常态地运行,从一种“协调、维持、促进社会的发展”的社会管理工具,异化成政治上压迫人民、经济上剥削人民的工具,异化成为个人谋幸福、为人民币服务的工具。
半个多世纪以来,凡我中国人,都间接直接地领教过党和政府、人民公仆的厉害。不必说三反五反、反右、天安门平暴等大动作了,不必说“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活活饿死几千万人的人道灾难了,不必说在和平年代制造二十世纪最大灾难—-文革的壮举了…,就说今天,号称人权方面创历史最好水平的今天,人权民权依然深受党权、政权、官权的压制和剥夺。
异化腐化丑化恶化下流化的党权政权官权,肆无忌惮地封锁信息、监督舆论、保卫腐败、恐吓民众、欺压良善、虚置宪法、践踏法律、排除异己、逮捕异议者,肆无忌惮地把为生存而请愿的下岗工人诬为暴徒,把拆迁户的上访诬为“非法集会”,把替拆迁户提供法律意见的律师诬为”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把抨击时弊反对专制的忧民爱国之举诬为“煽动”、“颠覆”,把被逼得走投无路而自杀自焚的民众诬为“制造事端、报复社会、发泄私愤”“闹事者”…。宪法中明文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如平等权、选举与被选举权、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宗教自由、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居住自由、社会保障权等,全都被剥夺得支离破碎。社会主义成了现代专制主义、国家恐怖主义的同义词。
集假恶丑之大成的党权政权官权,已经成为一种欺人压人愚人阉人害人的工具,罪恶累累,罄竹难书。对于如此邪恶的权力,人民能不怀有强烈的抵触感和恐惧感吗?它还真能活活吓死人呢。
据多家公开媒体报道:7月25日11时左右,陕西镇安县云镇村村民曹某来到邻居储某家,对她说:“坏了,我犯法了,我犯罪了,我犯了死罪了!”。当日下午,曹在家中喝农药自杀了。事情的起因是:最近该镇卫生院翻新建设,此工程承包人是当地派出所所长的哥哥。由于道路狭窄,有人提出要将曹某家的台阶拆掉,曹某一家没有答应。7月25日上午10时许,该派出所所长来到曹明芳家,后离去。然后就发生了曹明芳自杀的悲剧。从已经披露的细节人们不难看出,曹某话语间充满了巨大的恐惧。曹某的恐惧并不完全是由于她不懂法,但她最终选择了自杀,只因为她知道她要与之抗争的是一个派出所的所长。
俄国著名作家契诃夫的小说《一个小公务员之死》,曾描写了一个被权力吓死的故事:一个小公务员在看戏时不小心打了个喷嚏,正巧坐在他前排的是一个交通部里的文职将军,小公务员担心自已的吐沫星子溅到了将军身上,为此而紧张不安,多次上门告罪,最后竟为此而吓死。契诃夫写的毕竟是讽刺小说,在咱们中国,权力吓死人,则是活生生的现实。可见,中国人的奴性比沙皇专制制度下小公务员更为严重,中国现实的庸俗、暗淡、鄙陋、丑恶比当年的俄罗斯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见权力的异化到了何其可怕的地步!
读电视剧《走向共和》结尾被删的孙中山演讲,感慨万千。孙中山说:“我们本来是共和国,可怎么一次又一次地出现了封建主义专制主义的东西,这个问题不解决,专制复辟就是必然的。共和国就永远是一个泡影。共和的观念,是平等、自由、博爱嘛。 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各级行政官员都视法律为粪土。民众,仍被奴役着。 民国应该是自由之国!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只有当权者的自由,权力大的有权力大的自由,权力小的有权力小的自由。民众,没有权力,没有自由。 民国应该是博爱之国!可民国六年来,我们又看到的是什么:是只有民众对当权者恐惧的爱,而当权者对民众,只有口头上虚伪的爱。 民国更应该是法制之国! 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行政权力一次又一次地肆无忌惮地干涉立法:你不听话,我就收买你;你不服从,我就逮捕你。 那行政是什么呢?应该是服务于国民,行共和之政。 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 是一个打着共和旗帜的家天下,在这个家天下的行政中,我们根本看不到透明的行政程序,更看不到监督之制。那些行政官员,是如何花掉民众的血汗钱,民众不知道,那些行政官员把多少钱揣进了自己的腰包,你们不知道吧,我也不知道”。
近百年沧桑历程,除了“中华民国”变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孙中山所抨击的丑恶现象依然如故,甚至有些方面变本加厉起来。这一切归根结底拜“封建主义专制主义的东西”所赐,是权力的来源出了问题。在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世袭制度和暴力革命是确定以及更迭权力主体的主要方式;社会发展到近现代,世袭制逐渐被淘汰(日本英国等少数君主立宪国家,世袭君主仅仅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大规模的暴力革命也逐渐退出历史舞台,通行的确定权力主体的方法主要是选举制。
现代选举制度的精神是:政府的成立由全体选民定期票决,选民投票时不受任何操纵或威胁。政府和官员的权力源于全体民众并服务民众,选举成为民意的真实汇聚。而我们的所谓选举,是彻头彻尾的假冒伪劣产品。实质上,我们确立权力主体的方法仍然是世袭制—不同在于,君主专制是家内世袭,党主专制是党内世袭—-还有就是缺乏民主基础的任命制。在现代社会,任命制必须服从于选举制,依靠选举活动确立权力主体,由既定的权力主体来任命下属。而在中国,任命制成了一种独立的确定权力主体的方式。
于是,权力的指向成了人人向上、级级向上,官员只对上级负责而不必对民众负责。加上保证权力良性运行的运行的监督约束机制、调节纠错机制等严重缺失,权力免不了大“特”特“特”地“特权”起来、变善为恶地异化开去,变成官员循私枉法、政府和党奴役人民的凶器!道德的丧失、价值的缺位、环境的恶化、信仰危机、两极分化加大、比全球的平均水平高出一倍以上的自杀率等等社会问题,在在都有党权政权官权的功劳。
在殃民祸国的同时,特权也反过来殃官祸党,把一批又一批一代接一代精英害成小人、小偷、流氓、无赖、大盗、奸贼、恶棍、刽子手、腐败分子、黑恶势力,最终害成人民之公敌、国家之罪犯;把一个拥有六千多万党员的世界第一大党害成了渺小、黑暗、邪恶的组织,内为民众厌憎,外为世界鄙视!诗以抒愤曰:
虔婆八十更矜夸,满脸鸡皮满鬓花。
冠冕满台皆仆隶,江湖遍地尽鱼虾。
弓腰难望撑天地,浊眼焉能别正邪。
酒醒漫倚阳台去,落日苍茫噪暮鸦。
官贪政恶乱如麻,祖国何曾是我家。
衮衮妖魔装圣者,纷纷代表露狼牙。
惯凭权力谋私利,敢把人民当傻瓜。
且向酒吧谋一醉,党情囯事管他妈!
东海一枭2003、10、24
首发《议报》网址http://www.chinaeweekly.com

“权力异化”的中国

Tuesday, December 16th, 2003

枭鸣天下之三三二:
权力是现代政治学的基本概念,关于它的内涵却众说纷纭。《不列颠百科全书》的定义是:“一个人或许多人的行为使另一个人或其他许多人的行为发生改变的一种关系”。概乎言之,权力可分为广义和狭义两种。广义的权力概念是影响权利,即个人或社会群体由于性格特点、个人才能和功勋业绩以及某种社会价值等,而具有对他人的行为施加影响的能力。狭义的权力指职能权力,即本文所说的党权政(府)权官权等政治权力。权力的产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当人类进化到以组织、群体的方式生存时,就需要借助权力来调整和干预人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协调和维持社会的发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理论上讲,党权、政权和官权都是人民赋予的,应该用来维护广大民众的利益。而实际上,在中国,权力带给民众的不是认同感安全感,而是强烈的抵触情绪和恐惧感。权力的社会性民众性早已全面消失了,权力普遍彻底地异化了。
首先是官权的异化。官员在行使权力过程中超越权限范围、背离权力原旨,造成权力运行过程中的错位和变质,权力后果与权力终极目的背离;其次,也是更为严重和可怕的党权是政权性质的异化,党权政权在产生之初就缺乏合理合法性,与历史发展和时代潮流相悖,权大于法、权力大于一切,缺乏制度的有效制约,导致政治权力无序、失范、恶性、不合理、不合法、非常态地运行,从一种“协调、维持、促进社会的发展”的社会管理工具,异化成政治上压迫人民、经济上剥削人民的工具,异化成为个人谋幸福、为人民币服务的工具。
半个多世纪以来,凡我中国人,都间接直接地领教过党和政府、人民公仆的厉害。不必说三反五反、反右、天安门平暴等大动作了,不必说“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活活饿死几千万人的人道灾难了,不必说在和平年代制造二十世纪最大灾难—-文革的壮举了…,就说今天,号称人权方面创历史最好水平的今天,人权民权依然深受党权、政权、官权的压制和剥夺。
异化腐化丑化恶化下流化的党权政权官权,肆无忌惮地封锁信息、监督舆论、保卫腐败、恐吓民众、欺压良善、虚置宪法、践踏法律、排除异己、逮捕异议者,肆无忌惮地把为生存而请愿的下岗工人诬为暴徒,把拆迁户的上访诬为“非法集会”,把替拆迁户提供法律意见的律师诬为”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把抨击时弊反对专制的忧民爱国之举诬为“煽动”、“颠覆”,把被逼得走投无路而自杀自焚的民众诬为“制造事端、报复社会、发泄私愤”“闹事者”…。宪法中明文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如平等权、选举与被选举权、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宗教自由、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居住自由、社会保障权等,全都被剥夺得支离破碎。社会主义成了现代专制主义、国家恐怖主义的同义词。
集假恶丑之大成的党权政权官权,已经成为一种欺人压人愚人阉人害人的工具,罪恶累累,罄竹难书。对于如此邪恶的权力,人民能不怀有强烈的抵触感和恐惧感吗?它还真能活活吓死人呢。
据多家公开媒体报道:7月25日11时左右,陕西镇安县云镇村村民曹某来到邻居储某家,对她说:“坏了,我犯法了,我犯罪了,我犯了死罪了!”。当日下午,曹在家中喝农药自杀了。事情的起因是:最近该镇卫生院翻新建设,此工程承包人是当地派出所所长的哥哥。由于道路狭窄,有人提出要将曹某家的台阶拆掉,曹某一家没有答应。7月25日上午10时许,该派出所所长来到曹明芳家,后离去。然后就发生了曹明芳自杀的悲剧。从已经披露的细节人们不难看出,曹某话语间充满了巨大的恐惧。曹某的恐惧并不完全是由于她不懂法,但她最终选择了自杀,只因为她知道她要与之抗争的是一个派出所的所长。
俄国著名作家契诃夫的小说《一个小公务员之死》,曾描写了一个被权力吓死的故事:一个小公务员在看戏时不小心打了个喷嚏,正巧坐在他前排的是一个交通部里的文职将军,小公务员担心自已的吐沫星子溅到了将军身上,为此而紧张不安,多次上门告罪,最后竟为此而吓死。契诃夫写的毕竟是讽刺小说,在咱们中国,权力吓死人,则是活生生的现实。可见,中国人的奴性比沙皇专制制度下小公务员更为严重,中国现实的庸俗、暗淡、鄙陋、丑恶比当年的俄罗斯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见权力的异化到了何其可怕的地步!
读电视剧《走向共和》结尾被删的孙中山演讲,感慨万千。孙中山说:“我们本来是共和国,可怎么一次又一次地出现了封建主义专制主义的东西,这个问题不解决,专制复辟就是必然的。共和国就永远是一个泡影。共和的观念,是平等、自由、博爱嘛。 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各级行政官员都视法律为粪土。民众,仍被奴役着。 民国应该是自由之国!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只有当权者的自由,权力大的有权力大的自由,权力小的有权力小的自由。民众,没有权力,没有自由。 民国应该是博爱之国!可民国六年来,我们又看到的是什么:是只有民众对当权者恐惧的爱,而当权者对民众,只有口头上虚伪的爱。 民国更应该是法制之国! 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行政权力一次又一次地肆无忌惮地干涉立法:你不听话,我就收买你;你不服从,我就逮捕你。 那行政是什么呢?应该是服务于国民,行共和之政。 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 是一个打着共和旗帜的家天下,在这个家天下的行政中,我们根本看不到透明的行政程序,更看不到监督之制。那些行政官员,是如何花掉民众的血汗钱,民众不知道,那些行政官员把多少钱揣进了自己的腰包,你们不知道吧,我也不知道”。
近百年沧桑历程,除了“中华民国”变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孙中山所抨击的丑恶现象依然如故,甚至有些方面变本加厉起来。这一切归根结底拜“封建主义专制主义的东西”所赐,是权力的来源出了问题。在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世袭制度和暴力革命是确定以及更迭权力主体的主要方式;社会发展到近现代,世袭制逐渐被淘汰(日本英国等少数君主立宪国家,世袭君主仅仅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大规模的暴力革命也逐渐退出历史舞台,通行的确定权力主体的方法主要是选举制。
现代选举制度的精神是:政府的成立由全体选民定期票决,选民投票时不受任何操纵或威胁。政府和官员的权力源于全体民众并服务民众,选举成为民意的真实汇聚。而我们的所谓选举,是彻头彻尾的假冒伪劣产品。实质上,我们确立权力主体的方法仍然是世袭制—不同在于,君主专制是家内世袭,党主专制是党内世袭—-还有就是缺乏民主基础的任命制。在现代社会,任命制必须服从于选举制,依靠选举活动确立权力主体,由既定的权力主体来任命下属。而在中国,任命制成了一种独立的确定权力主体的方式。
于是,权力的指向成了人人向上、级级向上,官员只对上级负责而不必对民众负责。加上保证权力良性运行的运行的监督约束机制、调节纠错机制等严重缺失,权力免不了大“特”特“特”地“特权”起来、变善为恶地异化开去,变成官员循私枉法、政府和党奴役人民的凶器!道德的丧失、价值的缺位、环境的恶化、信仰危机、两极分化加大、比全球的平均水平高出一倍以上的自杀率等等社会问题,在在都有党权政权官权的功劳。
在殃民祸国的同时,特权也反过来殃官祸党,把一批又一批一代接一代精英害成小人、小偷、流氓、无赖、大盗、奸贼、恶棍、刽子手、腐败分子、黑恶势力,最终害成人民之公敌、国家之罪犯;把一个拥有六千多万党员的世界第一大党害成了渺小、黑暗、邪恶的组织,内为民众厌憎,外为世界鄙视!诗以抒愤曰:
虔婆八十更矜夸,满脸鸡皮满鬓花。
冠冕满台皆仆隶,江湖遍地尽鱼虾。
弓腰难望撑天地,浊眼焉能别正邪。
酒醒漫倚阳台去,落日苍茫噪暮鸦。
官贪政恶乱如麻,祖国何曾是我家。
衮衮妖魔装圣者,纷纷代表露狼牙。
惯凭权力谋私利,敢把人民当傻瓜。
且向酒吧谋一醉,党情囯事管他妈!
东海一枭2003、10、24
首发《议报》网址http://www.chinaeweekly.com

民命缘何轻似芥

Tuesday, December 16th, 2003

枭鸣天下之三五二:
中国人的生命没有尊严,弱者的生命特别不值钱,“自古已然,于今为烈”:
矿井坍塌、瓦斯爆炸、沉船翻车、食物中毒等无数天灾加人祸的重大事故彼伏此起;各地收容站、派出所、拘留所仿佛阎王殿,无数合法的孙志刚们生龙活虎进去,死了半死了才出来或于脆“蒸发”了;李思怡们死于执法者严肃冷漠的“执法”;农村退伍老兵到镇政府要求解决问题,竟被“公仆”强行灌以污秽大粪饱以老拳;农民因无力交纳税费罚款儿女学费、市民因不堪凌辱压迫“强拆”而自杀自焚等事件不断发生(据统计,大陆每年自杀死亡人数就达28.7万人。除此之外还有约200万自杀未遂者),大量无辜百姓有志之士非正常死亡…。
博讯2003年12月03日登出了一则由多位网友证实但在国内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2003年10月21日一大早,南京市浦口区永宁镇花旗村柴庄46岁的农民王成凤,为开发商在征地中补偿不合理的问题,与村民们一起赶往南京市里上访。当他回到村里的时候得知,早上他离开家后,开发商与他的母亲及一些村民又发生了争执,并迅速升级为武力冲突,在冲突中他的母亲被打伤并已经送进医院。他非常气愤,立即跑去跟打伤他母亲的人们(这些人通常是开发公司的人、保安、公安以及村镇政府有关负责人等)讨说法,但没有人正面回应他,甚至不理睬他,他悲愤之极,便一屁股坐在一辆翻斗型的推土机的车尾,说:“你们今天要是不给个说法就别想施工!”当时旁边站着有公安和村里、区里的干部,他们当中有人对推土机的驾驶员讲:“你压,没关系,土地开发压死一个人是无所谓的事情。”听到这句话后驾驶员迟疑着,在场的又有人说:“压!没关系,压死一个人没有关系的!”这下推土机没有再迟疑,径直倒车朝王成凤压了过去。只见王成凤的上半身先是向上一挺,立刻像麻袋片一样,面部朝下瘫了下去,被当场压死!
尽管对民命如土不值钱的现状早已熟视,这则消息还是令我怒不可遏!“你压,没关系,土地开发压死一个人是无所谓的事情”,“压!没关系,压死一个人没有关系的!”。是的,中国自古以来,人民是蚁民、革民、贱民,人命轻于财富、轻于权位、轻于荣誉、轻于稳定、轻于一切,人命贱于牛马、贱于草芥、贱于泥土!
首先,缺少人道关怀、漠视人权的社会环境,根源于宪政有名无实、人权无法律保障的社会制度,根源于主权高于人权、党权高于民权的意识形态。007系列片中有一集名《杀人执照》,说特工必须要有这个特殊的许可证才可以执生杀大权。在中国,无形的杀人执照普遍存在于我们的政府系统中。“劳动教养”等野蛮制度数十年来“怙恶不悛”,“撞了白撞”,“不知年龄与幼女发生关系酌情处理”之类残酷法律又频频出台;于是,中国人比外国人命贱、农村人比城市人命贱、平民比官员命贱,金钱意识、权力意识过盛,生命意识、尊严意识淡漠。
“暴君统治下的臣民大抵比暴君更残暴”(鲁迅)。孙志刚是以乔燕琴为首的五名收容站工作人员指使其同病房的八名收容人员打死的,王成凤的生命,是“公安和村里、区里的干部当中的人”“煽动”推土机的驾驶员“颠覆”掉的。因此在小百姓眼里,往往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认为上头的经是好的,都是被下面的和尚念歪了。大官大做仁慈秀,小官都现凶残相;高层美言滔滔,基层恶行累累,呜呼。
八个打手和推土机驾驶员原本也是受害者、受压迫者,再进一步,乔燕琴、“公安和村里、区里的干部”们也是穷苦人家出身的底层“臣民”和弱者,为什么他们的人性和同情心却泯灭丧失了,从“臣民”变成了暴民乃至一方的“暴君”呢?鲁迅早就鞭辟入里了:“暴君的臣民,只愿暴政暴在他人头上,他却看着高兴,拿残酷做娱乐,拿他人的苦做赏玩、做慰安。自己的本领只是幸免”(《暴君的臣民》)。
当然,打手“压手”们残忍之外还有“迫不得已”的一面,而乔燕琴和“公安和村里、区里的干部当中的人”们,狠毒之外还有利益的驱动。只是“幸免”二字殊难逆料。无数血的事实教导我们,如果法律不能保护普通公民的利益、财产、自由、尊严和生命,最终任何人的利益、财产、自由、尊严和生命都是没有保障的。
诗友飘茵曰:“民命缘何轻似芥,官场自古黑于漆”。人命轻如芥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的官场太黑、政治太黑了!对中国人最狠最冷酷的,是挂着人民招牌的许许多多“有关部门”,是中国人民的“公仆”、“代表”们。什么时候,人权高于政权、高于党权、高于主权了,什么时候,稳定不再压倒一切了,经济建设为中心变成人民幸福为中心了,官本位、党本位变成民本位、人本位了,人民的利益、财产、自由、尊严和生命才能得到应有的尊重。
东海一枭2003、12、3
首发《争鸣》http://www.chengmingmag.com/

民命缘何轻似芥

Tuesday, December 16th, 2003

枭鸣天下之三五二:
中国人的生命没有尊严,弱者的生命特别不值钱,“自古已然,于今为烈”:
矿井坍塌、瓦斯爆炸、沉船翻车、食物中毒等无数天灾加人祸的重大事故彼伏此起;各地收容站、派出所、拘留所仿佛阎王殿,无数合法的孙志刚们生龙活虎进去,死了半死了才出来或于脆“蒸发”了;李思怡们死于执法者严肃冷漠的“执法”;农村退伍老兵到镇政府要求解决问题,竟被“公仆”强行灌以污秽大粪饱以老拳;农民因无力交纳税费罚款儿女学费、市民因不堪凌辱压迫“强拆”而自杀自焚等事件不断发生(据统计,大陆每年自杀死亡人数就达28.7万人。除此之外还有约200万自杀未遂者),大量无辜百姓有志之士非正常死亡…。
博讯2003年12月03日登出了一则由多位网友证实但在国内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2003年10月21日一大早,南京市浦口区永宁镇花旗村柴庄46岁的农民王成凤,为开发商在征地中补偿不合理的问题,与村民们一起赶往南京市里上访。当他回到村里的时候得知,早上他离开家后,开发商与他的母亲及一些村民又发生了争执,并迅速升级为武力冲突,在冲突中他的母亲被打伤并已经送进医院。他非常气愤,立即跑去跟打伤他母亲的人们(这些人通常是开发公司的人、保安、公安以及村镇政府有关负责人等)讨说法,但没有人正面回应他,甚至不理睬他,他悲愤之极,便一屁股坐在一辆翻斗型的推土机的车尾,说:“你们今天要是不给个说法就别想施工!”当时旁边站着有公安和村里、区里的干部,他们当中有人对推土机的驾驶员讲:“你压,没关系,土地开发压死一个人是无所谓的事情。”听到这句话后驾驶员迟疑着,在场的又有人说:“压!没关系,压死一个人没有关系的!”这下推土机没有再迟疑,径直倒车朝王成凤压了过去。只见王成凤的上半身先是向上一挺,立刻像麻袋片一样,面部朝下瘫了下去,被当场压死!
尽管对民命如土不值钱的现状早已熟视,这则消息还是令我怒不可遏!“你压,没关系,土地开发压死一个人是无所谓的事情”,“压!没关系,压死一个人没有关系的!”。是的,中国自古以来,人民是蚁民、革民、贱民,人命轻于财富、轻于权位、轻于荣誉、轻于稳定、轻于一切,人命贱于牛马、贱于草芥、贱于泥土!
首先,缺少人道关怀、漠视人权的社会环境,根源于宪政有名无实、人权无法律保障的社会制度,根源于主权高于人权、党权高于民权的意识形态。007系列片中有一集名《杀人执照》,说特工必须要有这个特殊的许可证才可以执生杀大权。在中国,无形的杀人执照普遍存在于我们的政府系统中。“劳动教养”等野蛮制度数十年来“怙恶不悛”,“撞了白撞”,“不知年龄与幼女发生关系酌情处理”之类残酷法律又频频出台;于是,中国人比外国人命贱、农村人比城市人命贱、平民比官员命贱,金钱意识、权力意识过盛,生命意识、尊严意识淡漠。
“暴君统治下的臣民大抵比暴君更残暴”(鲁迅)。孙志刚是以乔燕琴为首的五名收容站工作人员指使其同病房的八名收容人员打死的,王成凤的生命,是“公安和村里、区里的干部当中的人”“煽动”推土机的驾驶员“颠覆”掉的。因此在小百姓眼里,往往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认为上头的经是好的,都是被下面的和尚念歪了。大官大做仁慈秀,小官都现凶残相;高层美言滔滔,基层恶行累累,呜呼。
八个打手和推土机驾驶员原本也是受害者、受压迫者,再进一步,乔燕琴、“公安和村里、区里的干部”们也是穷苦人家出身的底层“臣民”和弱者,为什么他们的人性和同情心却泯灭丧失了,从“臣民”变成了暴民乃至一方的“暴君”呢?鲁迅早就鞭辟入里了:“暴君的臣民,只愿暴政暴在他人头上,他却看着高兴,拿残酷做娱乐,拿他人的苦做赏玩、做慰安。自己的本领只是幸免”(《暴君的臣民》)。
当然,打手“压手”们残忍之外还有“迫不得已”的一面,而乔燕琴和“公安和村里、区里的干部当中的人”们,狠毒之外还有利益的驱动。只是“幸免”二字殊难逆料。无数血的事实教导我们,如果法律不能保护普通公民的利益、财产、自由、尊严和生命,最终任何人的利益、财产、自由、尊严和生命都是没有保障的。
诗友飘茵曰:“民命缘何轻似芥,官场自古黑于漆”。人命轻如芥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的官场太黑、政治太黑了!对中国人最狠最冷酷的,是挂着人民招牌的许许多多“有关部门”,是中国人民的“公仆”、“代表”们。什么时候,人权高于政权、高于党权、高于主权了,什么时候,稳定不再压倒一切了,经济建设为中心变成人民幸福为中心了,官本位、党本位变成民本位、人本位了,人民的利益、财产、自由、尊严和生命才能得到应有的尊重。
东海一枭2003、12、3
首发《争鸣》http://www.chengmingma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