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4

《网海观潮》

Wednesday, March 31st, 2004

《网海观潮》调依多丽
逸峰
幻荧涛,网屏激浪滔滔。
望穹空,尘迷沧海,恼人春讯迢遥。
叹京郊、夕阳衰照;
怵村野、栋木零凋。
水冻山寒,苍黎劫重,几番苦雨泪长宵。
大旗竖,绿林豪汉,立寨竞称骁。
贪鏖战,狼心豹胆,舌箭唇矛。
领风骚,宝刀未老,
青衫白发扬飙。
扫妖邪,鬼啾魔号;
逐禽兽,虎啸鹰翱。
侠士锄奸,书生犯难,铮铮傲骨不折腰。
待潮退,百川输畅,柳巷奏笙箫。
多情客,满腔热血,酬志天朝。
(2002年3月29日定稿)
逸峰注:
这首“多丽”是发表于老海川的习作,
是有感于当时海坛盛况而写的,
其中的“青衫白发、多情客”均有特指。
记得本词还被选入本坛的《精华》栏,
目前当然已经随“海难”而了无踪迹了。
今天偶然上来,居然看到残名赫然也混迹于作者文集版面,
受宠若惊,特将旧稿翻出,略表谢意,
主要的用意是:
再次向坚持在本坛呕心沥血的老网友们表致最深的敬意。
2004年三月31日补记于逸庐

我记得的文集作者还有

Wednesday, March 31st, 2004

草庵居士
BJ
TW
饺子(Jiaozi)
秋实
云儿
包谷

蓝极
NOEQ
五月海
和合
皇甫茹
图雅
资料
越南人
版主04
狗狗狗
另外应该在每个分坛顶上放文集作者的链接。

提上来谈中国民主政治的头号敌人是谁—再致思云兄

Tuesday, March 30th, 2004

中国民主政治的头号敌人是谁—再致思云兄
思云兄昨天的贴子写道:“我认为国民党在4年前认输,是由于国民党内部自己争吵太甚,大家因为内斗因而不能顾及对外,不能在针对民进党的对策上达成,所以只好认输了,让阿扁拣乐便宜。而这次国民党内部团结一致对外,对民进党的斗争策略也有一致意见,所以这次国民党恐怕就不会轻易认输了。”
这段论述使我很困惑,我上次提出的问题,不是要给泛蓝辩护,而是要指出,不服输不是台湾民主政治必然的后果,也不是台湾选民的本质。从字面上来看,思云兄的意思是国民党及其支持者不遵守民主政治的规则,败选耍赖,不肯认输。否则,怎样解释2000年选举时“常有理”的老痞子李敖认输?还有1996年总统选败选的民进党、新党,都没有不认输,多年来的台湾县市首长及立法委员选举,都未出现败选人“闹事”。
关于枪击案,今晨的报道已经说得明白,不复赘述。这一结果能否让跟着蓝营参加抗议活动的民众走掉一半,也能说明选民到底是不是无理取闹。至于枪击案的真相,大概得请福尔摩斯上阵才行,柯南道尔的侦探小说里有个八股,就是你认为最不可能杀人的那个角色,肯定是杀人犯,我多读了几本,看了开头便帮着老福破了案,从此倒了胃口。
思云兄说:“如果台湾选民因为陈水扁遭枪击,就出于同情而选阿扁的话,那只能说明台湾选民的素质差了一些,在大选这样的严肃问题上也感情用事。成熟的选民不会被枪击这样的小把戏轻而改变自己的政治主张。”
投同情票即使在日本这个在亚洲算是成熟的民主社会也是常见的,你可以翻翻《政官要览》,数一数有多少位是“戴孝当选”的,1979年大平正芳“竞选未捷身先死”给自民党赢了多少中间选民的票,不能因此就说选民不成熟,只能说是人性的弱点会波及民主政治。而且,如果某些选民因枪击案改变了主意,那我敢肯定,他一定没有认为那是小把戏,而是天大事情。
抱歉,跟思云兄抬了这么多杠,并不是要推翻思云兄的观点,相反在大命题上我是赞成你的,只不过我觉得这个观点诠释台湾此次大选不是很妥当。依我看,枪击案以及作票嫌疑都只是借口,蓝营的抗争的根本原因是陈水扁的民粹政治和撕裂族群的政策,败选仅仅是压弯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中国人不肯服输的性格当然会阻碍民主制度的实施,可是我想那不是最大的缺点,我倒是担心民主会给一些人推行民粹政治的借口,就像思云兄说的那样,北京帮不服上海帮,闹得国家分裂,就像今天的台湾“一岛两国”。从这个意义上讲,陈水扁是比连宋更大的反面教员,让我们警惕民粹主义的幽灵在民主政治的上空徘徊。

台湾大选说明中国人不适合于民主政治吗—与林思云兄商榷

Monday, March 29th, 2004

台湾大选说明中国人不适合于民主政治吗—与林思云兄商榷
郑若思
这次台湾选举的乱像,似乎动摇了整个华人世界对民主直选的信心,
思云兄的意见是很典型的。在此我想提出几点意见:
一、台湾从1996年就开始总统直选,但是出现反对党宣布“选举
无效”和民众抗争,今年还是第一次。特别是四年前,陈水扁虽然只赢得
百分之三十九的选票,台湾并没出状况,国民党与民进党和平实现了权力
交接,民进党在执政初期还尝试了朝野联合执政内阁(尽管由于各种原因
失败)。如果中国人(华人)的性格不适于民主体制,反对党及其支持者
都是输不起的小人,那么应该从1996年乱到现在,为什么1996、
2000选举没出现过的事情,这次出现了?偶然的因素和必然的因素到
底是什么?
二、陈水扁上次胜选,并没有人指责他作票。泛蓝质疑这次发生在选举前24小时的枪击案,并不是空穴来风,就是很多局外人,例如美国的弹道专家都感到疑惑,为什么不允许台湾的选民质疑?
三、对于台湾民主制度中出现的问题,应该放在历史发展的大视野中去看。思云兄列举中国人那些与民主制度冲突的特点,我也是赞同的,不过从台湾解严后的变化来看,这些特点也并非不治之症。别的尚且不论,光是327泛蓝抗争
以滴血未流的方式结束,与“输不起”和“闹事”有本质的区别。这就足以说明,即使是在有暴民文化基础的华人社会,仍然是有希望在理性和法制轨道上推进民主政治的。
四、质疑政治家的人格操守也是选民民主权利的一部份。在日常生活
中对他人作无罪推论是应该的,但是对执政者,特别是在选举的问题上,
我看所有的民主国家都在奉行不成文的“有罪推论”,人民先要质疑某个
候选人的政见、诚信,确认没有问题才会投他的票。前一阵子布什为兵役
问题、小泉为学历问题拼命证明自己清白,就是一例。思云兄在以前的文
章中说日本是个肯服输的民族,那么不妨看看去年大选。民主党候选人古
贺在福冈选区击败了自民党大老山崎拓,可以说是“选票定胜负”,但是选举一结束,自民党立即挖出古贺学历造假,将其政治生命置于死地。这也算是“输不起”吗?
五、民主制度并不只是选举,还包括议政和督政。思云兄列举中
国人的种种问题没有错,但那只是有碍于实行民主选举。我认为中国社会
最迫切实现民主的,不是多党制和直选,而是应该保障人民监督政府的权
利,允许人民指出政府的错误,允许人民炒贪官污吏的鱿鱼。

刚回到米国,上来给大家打个招呼

Friday, March 26th, 2004

明天开始要在展销会上站岗,要到下个星期才有时间。

选而不举的困窘

Friday, March 26th, 2004

选而不举的困窘
~侧视三二零之后的台湾政治前景~
逸峰
台湾的三二零大选上演了一场特别难堪的煽情表演。寻求连任的陈水扁和它的搭档吕秀莲,在两颗土制枪弹的冲激和三十多万张“废票”的阴影笼罩下,以极为微弱的票数差距险胜连任。被击拜的竞选对手,蓝营的连战和宋楚瑜,显然无法接受如此不明不白的败仗;他们要求“验票”与“彻查枪击案”的抗争行动,使得扑朔迷离的台湾政局显露出更为吊诡的景观。实际上,这次“选而不举”的困窘,已经充分地暴露出在当前被扭曲的民粹主义生态下,台湾的“民主政治”实验,只是一场玩弄权术的闹剧而已。
本人曾经在《枫华茶园》中针对台湾的三二零选举,发表了一些感慨,将陈水扁刻意把“公投”和“总统选举”捆绑在一起的手段,定性为“愚弄民情、误导舆论以讹谝选票的戏法”,同时也寄望台湾人民“不会欢迎执意拿国族前途当赌本的任何玩火政客”。
非常不幸,尽管“公投”的戏法果然让台湾人民识破,所谓“防护公投”的两条议题都未能获得必要的领票人数而遭否决;但玩弄公投戏法的豪赌政客却再次蹊跷地攫取到台湾地区政治领导人的权位,得以继续激化岛内族群矛盾、让海峡两岸的人民不得不再次经历另一个四年期的灾难。
本文脱稿之前,国亲联盟的街头“抗争”仍无取得合理化解的朕兆。纵使民进党愿意接受重新验票的呼吁,甚至司法当局能够在最短速的时间内侦破枪击案,当选人恐怕无法治愈这次大选所酿制的台湾民主政治实验上的创伤。而最令人耽忧的是:海峡两岸的中国人是否正在一步步地走向另一次玉石俱焚的内战?
纯从民主政治的角度观察,今年的三二零大选是台湾光复五十多年来政治发展上的可悲倒退。
必须肯定,“民主政治”是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的一项重要的里程碑,它虽然算不上十全十美,但却确实地为人类社会提供一种比较公平、理性、祥和的“政治”模式。因此,比起历史上出现过、而目前仍旧延续着的那些家族垄断、个人独裁或一党专政…等等专制模式,都是较为文明可取的。从这一点去考虑,2000年台湾地区最高领导人的全民直选,以及当时出现的政党轮换掌政的事实,都可以说是中国近代政治的正面发展,也可算是台湾实验民主体制的丰硕成果。没想到今年的选举却被三大异常的因素严重破坏、而导致全面倒退。
一、非理性的民粹主义变本加厉地成为左右本届选举的主要内容。民进党的存在与发展一直是建立在台湾民间针对大陆政权(清庭的割让和国民党的二二八镇压)的悲恨,以及本省人当家作主的正当诉求基础上的。通过政客们不择手段的挑拨与误导,连“消灭外来政权”之类的口号,居然成为民粹主义思潮中最容易骗取选票的手段;陈水扁强奸民意的“公投”伎俩也就不足为奇了。
二、意外的偶发事件成为支配选举结果的最后决定因素。两岸的统独问题争论早已麻痹了许多台湾人考核执政党政绩得失的念头;而大选前夕的台南枪击案,则方便地转移了台湾选民对待黑金问题的注意力,让不少犹豫不决的“中间”民众,轻易地把选票当为表示同情的善意礼品。
三、高比例的“废票”不只剥夺了一部分公民的选举权,而且还颠覆了投票机制的公正性。高达百分之二点五左右的“废票”远远地超离了台湾历届选举的常态。这不但是任何民主国家绝无仅有的“古怪”记录,更是低估选民智力的绝大蔑视。在输赢差距低于千分之二点二八的情况下,如此巨大的废票额,对比于如此微细的当选差额,其支配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先进的西方民主国家,当然也可能出现偶发事件影响选民倾向、废票审核出现争执、甚至掌权政客非法干扰选举运作的事故;实际上自诩为全球民主政治楷模的美国,2000年便发生过由最高法庭的一名法官最后裁定布什当选的丑剧。但是这毕竟都是罕见的例外,当然不是民主政治的常规。
陈水扁的侥幸连任,最让海内外华人感到不安的是在他的“去中国化”政策驱使下,台湾当局是否仍将不断地挑衅大陆的中共政权,千方百计地把两岸关系推向战争的边沿?老实说,如果单从李登辉、陈水扁之流的台独野心去衡量,答案无疑是肯定的。可是,如果从这次“选而不举”的现实效应上看,这一极其低微的“多数票”权柄反而是十分脆弱的。陈水扁的“防护公投”已经被台湾民众否决;他实际上弄巧成拙地丧失了一把翻云覆雨的可用道具,他肢解祖国的图谋将是徒劳的。
更有进者,台独的阳谋能否得逞,并不是完全要跟随某些台独份子的主观意志而呈现的。除了台湾本土的反独力量外,海峡对岸维护国土主权完整的对策和决心,以及国际多边势力的平衡、互动环境,特别是国际霸权的战略需求,都是更具影响力的决定性因素。
应该指出的是:台独份子处心积虑要分裂中国的努力,目前达到的成果却是撕裂了台湾自身。陈水扁如果顽梗不化,被扭曲的政治文化如果不能获得纠正,台湾的经济发展势必继续边缘化,台湾本岛的民生福利前景却是不容乐观的。

ZT:安田:《贫困、暴力与私有制》

Friday, March 12th, 2004

贫困、暴力与私有制
安田 于 2004/03/11 23:38:46 [独立评论]
在海川上了一张帖子,讨论人类不平等的问题的。但看看,没有什么人感兴趣,甚至还有跟帖说是“共产主义的游魂”的(大致意思),觉得很没有意思,我把里面的内容删了,想再检查一下,自己是不是写得有毛病。倒好,只过了一会,斑竹把主帖跟帖一锅烩,全删了。也是省心。
难得这里有人讨论贫穷问题,看来还有人没有被中国修宪搞得神魂颠倒。我也就冒昧地说几句,如果不中听,也请这里的斑竹跟新海川的学学,删了它。
从有记录的历史看,人类社会发展的过程,就是战争和动荡的过程。放眼中国,一言以蔽之,则基本就是压迫与与反压迫的历史。三国演义里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一说,也基本上只是一个表面的现象。如果没有统治者的残酷压榨,以至于被压迫者的民不聊生,哪里有分分合合的可能?中国哪一次分崩离析不是因为底层人民贫困化造成的?到了底层不得不揭竿而起的时候,原来悠悠哉哉的上层建筑也只有倒塌一条路可行了。
那些现在鼓吹“无条件非暴力”人们,都是现实社会里的有产阶级。因为他们还有良知,所以觉得社会需要改良;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的一部分,所以他们不愿意暴力革命的火焚烧整个经济体系。
这样的人,从根本上而言,是现存社会制度的栋梁。因为他们一方面可以疏解底层人民的不满情绪,另一方面,可以维持现实社会既存结构。可惜,在中共的眼里,这样的人也被打上了异类的标签。
这也是六四的悲哀。总体上,六四的主体就是这样的“非暴力”倡导者。看看“六四”的最后时刻,当工自联的人组织敢死队的时候,当一个工人姐妹因为听说自己一起的工友已经被屠杀广而痛哭着跑去第一线的时候,“非暴力”的领袖自己不仅没有去第一线领导学生市民合法抗争(不一定要用暴力,哪怕只是指导他们撤退也好),反而主动剥夺少数工人战友拼死抵抗的权利。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共产党的坦克,连这样的“非暴力”行动也忍受不了。
安田一贯反对暴力,但不得不提请赞同非暴力的人士注意:暴力的出现不是以人的意愿为转移的。共产党的镇压如此,底层人民的反抗也如此。消除暴力的唯一出路在于消除贫困和不平等。
贫困是不平等在经济上的表现形式。所有希望以非暴力的手段达成社会改良的人,没有任何的权利剥夺社会底层以一切手段追求社会平等公正的诉求。当一个社会的阶级落差达到一定程度以后,必然要通过瀑布般壮观的运动达成消除落差的目的。这样的运动决不是可以凭借人性中的“善”消除的。在社会不平等势能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必然要爆发这样的运动。战争和动乱是极端的形式。所以,一切有着良好愿望的人,首先应该关注的就是社会不平等问题。
人类社会的不平等,是造成几千年来无休止的战争和动荡的根本原因。本质上说,后者只是对前者的反动。无论国家之间的战争还是国家内部的战争,都只是为了解决人生而平等问题的一种极端手段。
人类社会的不平等,是一种先天性的“生而不平等”。无论在任何一个社会里,人一出生就被划上了阶级的烙印。即使是在讲究平等的西方社会,这样的分别也是存在的。消除“人生而不平等”的现象,让每个人在出生的时候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是杜绝贫困和由此产生的社会动荡的治本之方。
在这方面,独立宣言者们提出了一个有先见性的观点:人人生而平等。这正是美国以及现代西方社会能够相对稳定持续发展的根本原因。但在现实生活中,即使是在美国,我们的感觉也恰恰相反:人生而不平等。你总不会说肯尼迪和布什当总统与他们的家族背景一点关系也没有吧?当然可以举出林肯克林顿的例子加以反驳,但如果从阶级人口比例出发,你不觉得这样的反驳很可笑吗?即使不平等的中国,也有温家宝这样平民出身的人当上了总理,不是吗?
我们只要仔细地看看独立宣言,紧随“人人生而平等”这句话后面的,是:“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这在清楚不过地表明他们所强调的“平等”只不过是政治法律的平等,而丝毫没有考虑到人类社会活动的另一个层面:经济关系。这也就是即使是在今日之美国,人类依然生而不平等的原因所在。而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矛盾。(对于中共这样的糜烂社会,我连一点分析愿望也没有,因为它们连伪善都不肯做,只剩下欺骗和武力威慑。)
人类社会有三个层面:政治,经济和文化(这样的分法非本人首创。如果有更好分法,请告知)。我们应该承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已经基本上实现了人生而政治平等的诉求。其标志就是独立宣言。对于人类社会而言,这个过程经历了五千余年。
但在独立宣言里,丝毫找不到对经济平等的诉求。天赋人权成了“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看完独立宣言全篇,你就会明白,“人人生而平等”这句名言不过是杰弗逊们不得不抛出的一个诱饵,是为了钓出后面推翻英王室殖民统治的合法性这条大鱼。这些贵族们要追求自己的政治平等,打破英王室的政治私有制,不得不强调“天赋人权”。从签署了独立宣言的这批人后来的立法看,显然他们认为“幸福”意味着经济私有制。只要看看那些起草者们几乎清一色的哈佛学历背景,就可以理解他们对于经济私有制的喜爱。因为他们自身在经济私有制中得到了无穷的优惠,所以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他们有意无意地抹杀人类生而应该经济平等的权利。(而今天,共党统治下的中国,竟然也公然叫嚣要修宪立法,为私有制保驾护航。不知道这样的羊头狗肉还有几年的生意可做?)
但是,现实条件下的经济私有制,从根本上剥夺了人生而平等的经济基础。而没有这样的基础,人如何保证自己“追求幸福的权利”?
写到这里,安田已经是死无葬身之地。在一片对共产主义的血腥恐怖还记忆犹新的时代,怀疑私有制违反人权,难道安田受过共产党的恩惠?难道安田想让马克思主义死灰复燃吗?
维护一个时代正确的观点是很容易的。但要创建一个设用于下一个时代的观点却必然要冒着被视为异端的风险。而特别是牵涉到公有制这样的话题。为什么要反对公有制?许多人对这样制度的反对是非理性的,纯粹是出于对共产主义的恐惧。
这也难怪,共产主义最有名的一句话就是:“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而由列宁始至毛泽东终的国际共产革命运动,打着“消灭私有制”的幌子,行“消灭剥削阶级”之室,而发展到后来的“专制实用维权主义”,消灭的是潜在的权力威胁者直至到丧心病狂的草菅人命。人类历史上横跨三个世纪的一次伟大“公有制”试验,因为没有制定合适的制度去控制人性的恶,而毁于一旦。
但即使有民主政治的约束,共产主义运动也不可能实现。在安田看来,马克思主义的公有制从本质上抹煞人的创造性。他提出了大一统的平均主义原则,却丝毫不考虑人性的自私以及人的后天发展的不同步性。
在斯大林毛泽东等独夫民贼打着共产主义的旗号,施行封建法西斯主义,剥夺了千万人的生命,毁灭了社会亿万资财之后,我们不妨回头看看马克思所要建立的共产主义实质是消灭什么样的私有制?
他们所要消灭的是资产阶级私有制——“一种建立在阶级对立上面、建立在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剥削上面的产品生产和占有的最后而又最完备的表现。”。在共产党宣言里,他们甚至说:“(资产阶级财产出现以前的那种小资产阶级、小农的财产)用不着我们去消灭,工业的发展已经把它消灭了,而且每天都在消灭它。 ”他们更赤裸裸地说:“难道雇佣劳动,无产者的劳动,会给无产者创造出财产来吗?没有的事。”
我们当然不能够同意这样的说法。劳动为劳动者创造财产,天经地义。至于,本剥削雇佣劳动的财产,那也是无法避免的经济规律。中间只存在量的差别,而没有质的不同。否则,人类社会只有取消经济活动。所以,由此看来,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写共产党宣言的时候,比我们某些粪情的水平也高不到哪里。或许有人用历史局限性来为他们辩护。但如果这样一篇诞生后影响了人类社会一百多年形态,改变了历史前进方向的文章作者们也要躲进时间的遮羞布里,那么我们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所以,安田提出的是“现存”私有制是造成人类经济生而不平等的追罪魁祸首。因为这样私有制的本质不仅仅鼓励人的创造性而且鼓励人的掠夺性和隔代遗传性。而这样的遗传性,也绝不仅仅表现在共产主义公有制所要消灭的劳动创造的财富里,恰恰相反,更多地表现在自然资源的继承问题上。因为只有造物主赋予我们的自然资源才是可以不随时间和朝代的变化可以无时间限制地遗传下去的。这种私有制的掠夺性和遗传性,不仅不会鼓励人的创造性,反而起到遏制和破坏的作用。
当那些为私有制拍手称颂者们,振振有词地为这样的制度可以强迫底层的人民不得偷懒时,他们的背后正躺着一大批靠掠夺和遗传而不用工作的富人们沐浴在加勒比海滩的灿烂阳光下。在他们的眼里,人类天生的惰性只限于贫民窟出来的穷人。富人区的,就是享受。因此如果没有私有制,整个社会就将停滞不前,也是因为没有人去干那些不适合人干的工作了。但为什么这样的工作一定是这些穷人去干呢?这样的分类本身不是就意味着不平等?我们谁又能够责怪中国西部农村的孩子不去努力读书上大学呢?他们这样仅仅是因为懒惰吗?没有经济平等的权利,人如何可以保证自己的“生命权”和“自由权”?离开经济平等,还谈得上什么“天赋人权”?
从目前私有制的另一个方面说,人的创造性与财富积累也没有成正比的关系。如果不怀偏见,那么诺贝尔奖得主应该是这个世界最有创造性的人群了吧?即使他们的智力,获得的这个世界的财富的比例也不是少得可怜吗?也不要说一大批和他们从事同样的工作而没有那么幸运的其他创造性人才了。
以防止人民偷懒(其实,真正的懒人即使拿个鞭子也没有办法让他部懒),以及担心整个人类失去创造性(真正的创造性更多是出于个人的兴趣而不是物质的鼓励)这样的借口为私有制辩护,都是滑稽可笑的。
私有制之所以存在,并不是因为它是多么地好,而只是因为其拥护者们在每一个时代都拥有了主宰性的权力。这很容易理解,因为拥有权力本身只是手段,其目的就是拥有对社会财富的控制权。这也是由经济决定的。从封建社会的皇权一统,到资本主义的人权私有,无不是对自然和社会资源的私相授受。只不过,封建时代以天意愚弄人民,现代社会以法治赋予其正义性。
财产私有化是人性自私的一个表现形式,既不可以被人为取消,短时间内也不会自行灭亡。现代私有制不仅为这样的私心鸣锣开道,而且保护个人对于自然资源的掠夺和遗传。正是后者,剥夺了“人生而平等的”经济基础。而为了实现真正的“人人生而平等”这一目标,我们需要做的只是补充独立宣言中被可以抹杀了的人权之一:人生来具有享受这个世界自然资源的权利!
我相信,人类社会终将走上反对现存私有制的道路。首先将会剥夺私有制的掠夺合理性。
15世纪晚期发生在英国的圈地运动,在当时的“主流民意”中一定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但今天谁要是再承认它的正当性,可能立刻被人认为是疯子。而今天,我们社会同样存在“羊吃人”的现象,却被大家接受了。这种“羊吃人”,就是私有制的掠夺合理性。人类社会也在逐步地自我调整。过于赤裸裸的掠夺,已经不被社会道义容许。但是,由于曾经的资本原始积累在很大程度上,通过私有制的遗传合理性传继到了后代的手里。所以,到今天,原来应该属于全人类的公共自然资源,还是集中在少数垄断集团的手里。所以,人流也必然将剥夺私有制的遗传合理性。在这方面,加拿大和一些西欧的社民党国家,已经在作这方面的尝试。
++++++++
这个题目太长,一时半间写不完。也太晚了,睡觉先。有时间再补充

被新海川删去的贴子之七

Thursday, March 11th, 2004

所跟帖: 看大戏 : 你真是个好演员,哈哈,大家快来看哦,狼主席满地打滚了,哈哈 2004-3-10 18:57:37
——————————————————————————-
作者: 狼协 看看这些贴子就知道谁在满地打滚了 2004-3-10 19:33 [Click:16]
还是回答一下这些当初把你赶出俱乐部的人现在为什么要跟你这种刑事犯勾结起来吧。

被新海川删去的贴子之六

Thursday, March 11th, 2004

所跟帖: 看大戏 : 提醒狼主席,在这里没了鬼头刀,你这撒谎造谣成性之人小心别动辄得咎 2004-3-10 18:50:42
——————————————————————————–
作者: 狼协 Novell,你对鬼头刀记忆很深刻嘛! 2004-3-10 18:56 [Click:36]
那不是你诬蔑俱乐部向国安告密陷害你,以至于你在网上哭诉你大哥大姐把你锁起来不让你上网惹祸,老狼一再让你提供证据以证明你没有当众撒谎时在门后伺候你的物件吗?

被新海川删去的贴子之五

Thursday, March 11th, 2004

所跟帖: 看大戏 : 主席你莫不是气疯了吧?建议你—— 2004-3-10 18:17:35
——————————————————————————–
作者: 狼协 Novell,你不是被签名的这些人亲手赶出俱乐部的么? 2004-3-10 18:43 [Click:48]
你不是津津乐道内坛公约么?你因违反内坛公约,被俱乐部内部里面包括这份签名中的这些人驱逐出境,后来利用在海纳百川论坛任技术斑竹时所掌握的信息潜入论坛进行破坏,已构成刑事罪。
我非常奇怪:为什么当初同仇敌忾把你赶出来的这些人,现在经堕落到跟你这样的刑事罪犯同流合污?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有谁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
提醒狼主席,在这里没了鬼头刀,你这撒谎造谣成性之人小心别动辄得咎 -看大戏- [0 bytes] -2004-3-10 18:50 [Click:2]
Novell,你对鬼头刀记忆很深刻嘛! -狼协- [154 bytes] -2004-3-10 18:56 [Click: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