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4

海纳百川俱乐部公告

Friday, April 30th, 2004

近日有网友向我们询问发生在塞上的炸版事件,说是鸡头肉诬陷为海纳百川俱乐部所为,并威胁网友不得继续向海纳百川论坛捐款。
这是严重的诽谤事件。海纳百川俱乐部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从未也决不参与任何网络炸版和黑客行为。我们将保留追究鸡头肉诽谤海纳百川的法律权利。特此公告。
狼协
海纳百川俱乐部主席

暴风雨将临

Friday, April 30th, 2004

东海赏诗系列之二:
大街上尘埃不起树的队伍
肃立如故
我身上某条电线
已开始颤动
天色阴沉如上帝的脸色
阵云翻涌
[…]

暴风雨将临

Friday, April 30th, 2004

东海赏诗系列之二:
大街上尘埃不起树的队伍
肃立如故
我身上某条电线
已开始颤动
天色阴沉如上帝的脸色
阵云翻涌
[…]

出门一笑大江横—-谨以此文向小安子们道别

Friday, April 30th, 2004

枭鸣天下之四四O:
“八九”不久,由于失恋加上对时局与中共的痛心绝望,从团县委辞职,此后,不论是当打工仔流浪汉还是小记者小老板,内心深处对自己都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期望,尽管具体怎么干,心中无数,干到什么程度,心中更无底,但感觉自己总有一天要站出来,直面中共,明刀明枪,扔下挑战的白手套!1996、8、25写下的《有感》(收入1998、11作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诗人自选诗丛《萧瑶诗选》)一诗,就委婉含蓄地表达了”争做潮头一面旗”的自我期许:
是你已经动身了吗
千山外万水外 隐隐响起
声音之外的一种声音
让我在静夜里颤栗不已
在我辽阔的平原和僻远的幽谷
多少美好的事物将揭杆而起
外部世界的大门依然紧闭
白云高卧 微尘不起
鹰和麻雀沉睡在各自的梦里
而我体内已开始悄悄换季
是你已经悄悄来临
带着上苍新的旨意
我将投身巨大的风暴
成为一面小小的旗
大幕闪耀诗与思的星辰
经纬交织血与火的壮丽
1993年以来,弄了个小公司,得到了上上下下许多朋友的支持,与有关方面的关系相当不错,办事颇为方便顺利,但所做项目从来不把”政策”用足,总是略有赢余就收。为此,合作方、职员及枭婆都大惑不解,唯一的解释就是老枭读古书读多了,把脑袋瓜子读傻了读坏了。这当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老枭所谋者大而远,故”诸葛一生唯谨慎”,绝不愿因小失大,自污清白,在经济上留下那怕一点点隐患。却也因此赢得”师友圈中姓字香”。
当然,钱是基础的基础,没钱是万万不行的,不过不值得为此付出太多耳。待公司走上轨道后,我的主要心思精力就不在业务上了,总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读书、写作、练气玩拳和交朋结友,在物质上、思想上、理论上、精神上、身体上及其它方面作好必要的准备。深挖洞,广积粮,处心积虑,老谋深算,伺机而动。我可不愿自己象一些小愤青一样,没耍几招就被”专政”了,那样不但对不起亲人、友人,也对不起自己绝世才华抱负、对不起腹中十万书呀。我喜欢李逵那”抡圆了板斧排头砍将去”的直爽豪迈,更欣赏林冲复仇时冷静深沉、从容不迫、勇敢而不莽撞的做派。从中共方面看,我堪称是隐藏得很深的阶级敌人,一只老狐狸。
91年左右吧,自觉”投身巨大的风暴”的主客观条件都成熟了,可以让《时间开始了》(枭文),便公开了《国家主席竞选书》,利用网络这一至佳而适手的利器,”向党发起了猖狂进攻”。从此一发而不可收,三年来无伪饰无顾忌,奇招叠出,招招皆取中共死穴。
吊诡的是,被我视为恶贼大敌的中共及其东厂西厂(公安国安)尚未对我下手,被我引为同道中人的一些民运志士却持续不断地对我极尽造谣、诬蔑、诋毁之能事。尤其是安魂曲先生,至今已”纠缠”我一年半多了,我的”吴侬软语”(其实我不会讲江浙话)、我的网名、我关于”用真名讲真话”的倡议、我在演讲中”江总书记指出”之类调侃语、我自费出版的诗集文集…,等等等等,无数鸡毛蒜皮,都成了他攻击的口实。甚至我回答他说我确未受到有关部门骚扰,也引起他的无限愤怒和猜疑,认为我不是当众撒谎替中共隐瞒丑行,就是背景可疑的”金刚不坏”之特殊人物。
至今为止,老枭确实从未遭到过”有关部门”公开的骚扰(至于私下秘密监控盯梢什么的,我相信是有的,但无真凭实据,只是不久前有知情人相告我被列入重点监控名单中了),我厌憎中共,但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岂可妄言?为什么中共对我”网开一面”?我亦疑惑万分,已有辛明、憨豆等多名网友对此作过认真或不认真的分析。我想,或许是他们未能抓到我经济上、生活中的有效把柄;或许是几股政治势力暗中较量胜负未分,不好妄动;或许是认为我没有”即时而重大的危险”,暂时先放一放,等条件成熟再采取行动;或许是通过调查发现我确是一个富有正义感、社会责任感的人中奇杰,向党进攻的动机太”光明正大”。古人云,奇士不可辱,辱之成天民,奇士不可杀,杀之成天神。他们或许顾虑抓我反而成全了我,反而会给他们个人或组织造成更大的麻烦、更大的损失。
或许,没什么”或许”,专制集团到了后极权阶段,对社会、对异己的控制已有所松懈、有所选择。对我抓或不抓,仅仅是某种偶然。自以为有备而动,狡兔三窟,其实一切都在猎人的枪口下;自以为是孙猴子神通广大,其实从来就不可能逃出如来佛掌?反正我该做的都做了,已尽人事,其余只有听天由命了。战前百虑千谋,战时一往无前。
最不可思议的是,安魂曲甚至牵怒于大量刊发枭文的海外中文媒体,对”他们拒不刊登”他的大作而刊登东海一枭的”垃圾”并付稿酬怒不可遏,认为某些刊物这样做损害了民主事业,扬言要将它告上法庭!此君之猥琐卑下,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我倒要借此机会郑重地向《民主论坛》、《议报》、《北京之春》、《争鸣》、《动向》、《人与人权》、《民主中国》、《开放》、《黄花岗》、《观察》、《新世纪》、《大参考》、《民主通讯》等等反动刊物(或网站)及其编辑们道一声谢。尤其是洪哲胜君,是他最早为我提供和开辟用武之地,并通过电邮给我以持续的诚恳的鼓励。没有他,我或许不会那么拚命,甚至早打退堂鼓了。他在台湾问题上观点与我有异,但他对大陆民运事业的热诚态度和奉献精神,深深激励了我。
抨击中共恶制,宣传民主思想,为了广大同胞也是为了自己和家人过得更好。但这目的是大而远的,并非局限于眼前绳头微利。几年来断了粮道,稿酬当然也是一种安慰和帮助,但说我冒险犯难仅是为了赚区区稿费维生,未免太从门缝里看人了。我在《境外稿费也是罪证?》一文中说过,或许不明内情者会以为境外机构、组织、个人会以稿费为名提供特别经费。殊不知境外异议乃至”反动”刊物的稿费都有一定标准,有的刊物比国内的稿酬高些,也有限,有的则很低,如《北京之春》,著名的老牌反动刊物,经费紧张,诗文毎篇一般也就20元,有的则无酬,如《新世纪》、《大参考》等。老枭几年来年产数百篇,境外发文少说也有数百篇了,年收入不过区区数千元,别提喝酒泡妞了,作自家三口伙食费都不足。如果纯从经济角度考虑,宁打工要饭也不会写!
安魂曲痛斥枭文《雅量漫谈》一文对他进行诽谤和诋毁,实在是愚蠢到以善为恶、以友为敌了。任何了解情况或看过此文者,都可以看出老枭对他欣赏、关爱的一片婆心。婉转地指出其性格弱点,只是希望他进一步完善自己,从而取得更大的进步,成为团结同人、受人尊敬、不带引号的民运大帅。正如看一看网友所说”辩论会场那次我在场,我等都曾好言相劝,你就是没完没了,尖酸刻薄之极!一枭雅量一文,意在点拨你开窍,不想尔冥顽不化,好心当成了驴肝肺,从此就像一块狗皮膏药贴上了,恶语相向,寻衅闹事…”。
之所以一直采取包容的态度不予理睬,一是小安子之流固然可厌毕竟”非敌”,二是不愿降低了自己品德的档次,为一地鸡毛而闹个不休。杜诗曰:鸡虫得失了无益,出门一笑大江横。何况小安子之流应该不坏,只是丑,只是小,小眉眼小心眼小家子小动作小混混,圆睁着一双老鼠眼,把天看成井口大,把地看得三尺远,把人全都看成小人、功利人。称一声民运大帅,他便以为是恶意诽谤,说一句雅量有缺,他又以为是恶毒攻击…。这种人街头攘攘天下滔滔都是,何足计较哉。
拿破仑曰:仆人的眼里没有英雄,老枭曰:小市民的眼里没有大丈夫,小混混的眼里没有大男人,穷酸的眼里只有蝇头微利。由于中共对人心道德社会风气的毒化,人们都已习惯从功利的、”经济学”的角度去丈量世界看待一切。这种小市民、小女人的眼光和尺子,用来丈量逐日”小”化的多数国人,当不为过,遇上老枭这样的”大”人物,那便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了。
原以为中共卑鄙下流,鼠肚鸡肠,想不到一些”白道英雄”也如此不堪。好在民运队伍中谢万军、小安子之类人物毕竟不是主流,所以我还不至于象老芦那样把对个别人的轻蔑讨厌加诸民运整体。我对海外民运了解不多,但我相信其中必有不少正人、”美人”、”大人”。弄潮儿向潮头立,头顶蓝天,极目天涯,浪底的垃圾、海边的杂物,不理也罢。最近小安子闹得实在有些不象话,这里略作说明而已。同时,希望今后海外中文媒体多腾些地方供小安子一展拳脚,我就少写点,乐得安全又逍遥吧。
东海一枭2004、4、30
首发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出门一笑大江横—-谨以此文向小安子们道别

Friday, April 30th, 2004

枭鸣天下之四四O:
“八九”不久,由于失恋加上对时局与中共的痛心绝望,从团县委辞职,此后,不论是当打工仔流浪汉还是小记者小老板,内心深处对自己都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期望,尽管具体怎么干,心中无数,干到什么程度,心中更无底,但感觉自己总有一天要站出来,直面中共,明刀明枪,扔下挑战的白手套!1996、8、25写下的《有感》(收入1998、11作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诗人自选诗丛《萧瑶诗选》)一诗,就委婉含蓄地表达了”争做潮头一面旗”的自我期许:
是你已经动身了吗
千山外万水外 隐隐响起
声音之外的一种声音
让我在静夜里颤栗不已
在我辽阔的平原和僻远的幽谷
多少美好的事物将揭杆而起
外部世界的大门依然紧闭
白云高卧 微尘不起
鹰和麻雀沉睡在各自的梦里
而我体内已开始悄悄换季
是你已经悄悄来临
带着上苍新的旨意
我将投身巨大的风暴
成为一面小小的旗
大幕闪耀诗与思的星辰
经纬交织血与火的壮丽
1993年以来,弄了个小公司,得到了上上下下许多朋友的支持,与有关方面的关系相当不错,办事颇为方便顺利,但所做项目从来不把”政策”用足,总是略有赢余就收。为此,合作方、职员及枭婆都大惑不解,唯一的解释就是老枭读古书读多了,把脑袋瓜子读傻了读坏了。这当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老枭所谋者大而远,故”诸葛一生唯谨慎”,绝不愿因小失大,自污清白,在经济上留下那怕一点点隐患。却也因此赢得”师友圈中姓字香”。
当然,钱是基础的基础,没钱是万万不行的,不过不值得为此付出太多耳。待公司走上轨道后,我的主要心思精力就不在业务上了,总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读书、写作、练气玩拳和交朋结友,在物质上、思想上、理论上、精神上、身体上及其它方面作好必要的准备。深挖洞,广积粮,处心积虑,老谋深算,伺机而动。我可不愿自己象一些小愤青一样,没耍几招就被”专政”了,那样不但对不起亲人、友人,也对不起自己绝世才华抱负、对不起腹中十万书呀。我喜欢李逵那”抡圆了板斧排头砍将去”的直爽豪迈,更欣赏林冲复仇时冷静深沉、从容不迫、勇敢而不莽撞的做派。从中共方面看,我堪称是隐藏得很深的阶级敌人,一只老狐狸。
91年左右吧,自觉”投身巨大的风暴”的主客观条件都成熟了,可以让《时间开始了》(枭文),便公开了《国家主席竞选书》,利用网络这一至佳而适手的利器,”向党发起了猖狂进攻”。从此一发而不可收,三年来无伪饰无顾忌,奇招叠出,招招皆取中共死穴。
吊诡的是,被我视为恶贼大敌的中共及其东厂西厂(公安国安)尚未对我下手,被我引为同道中人的一些民运志士却持续不断地对我极尽造谣、诬蔑、诋毁之能事。尤其是安魂曲先生,至今已”纠缠”我一年半多了,我的”吴侬软语”(其实我不会讲江浙话)、我的网名、我关于”用真名讲真话”的倡议、我在演讲中”江总书记指出”之类调侃语、我自费出版的诗集文集…,等等等等,无数鸡毛蒜皮,都成了他攻击的口实。甚至我回答他说我确未受到有关部门骚扰,也引起他的无限愤怒和猜疑,认为我不是当众撒谎替中共隐瞒丑行,就是背景可疑的”金刚不坏”之特殊人物。
至今为止,老枭确实从未遭到过”有关部门”公开的骚扰(至于私下秘密监控盯梢什么的,我相信是有的,但无真凭实据,只是不久前有知情人相告我被列入重点监控名单中了),我厌憎中共,但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岂可妄言?为什么中共对我”网开一面”?我亦疑惑万分,已有辛明、憨豆等多名网友对此作过认真或不认真的分析。我想,或许是他们未能抓到我经济上、生活中的有效把柄;或许是几股政治势力暗中较量胜负未分,不好妄动;或许是认为我没有”即时而重大的危险”,暂时先放一放,等条件成熟再采取行动;或许是通过调查发现我确是一个富有正义感、社会责任感的人中奇杰,向党进攻的动机太”光明正大”。古人云,奇士不可辱,辱之成天民,奇士不可杀,杀之成天神。他们或许顾虑抓我反而成全了我,反而会给他们个人或组织造成更大的麻烦、更大的损失。
或许,没什么”或许”,专制集团到了后极权阶段,对社会、对异己的控制已有所松懈、有所选择。对我抓或不抓,仅仅是某种偶然。自以为有备而动,狡兔三窟,其实一切都在猎人的枪口下;自以为是孙猴子神通广大,其实从来就不可能逃出如来佛掌?反正我该做的都做了,已尽人事,其余只有听天由命了。战前百虑千谋,战时一往无前。
最不可思议的是,安魂曲甚至牵怒于大量刊发枭文的海外中文媒体,对”他们拒不刊登”他的大作而刊登东海一枭的”垃圾”并付稿酬怒不可遏,认为某些刊物这样做损害了民主事业,扬言要将它告上法庭!此君之猥琐卑下,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我倒要借此机会郑重地向《民主论坛》、《议报》、《北京之春》、《争鸣》、《动向》、《人与人权》、《民主中国》、《开放》、《黄花岗》、《观察》、《新世纪》、《大参考》、《民主通讯》等等反动刊物(或网站)及其编辑们道一声谢。尤其是洪哲胜君,是他最早为我提供和开辟用武之地,并通过电邮给我以持续的诚恳的鼓励。没有他,我或许不会那么拚命,甚至早打退堂鼓了。他在台湾问题上观点与我有异,但他对大陆民运事业的热诚态度和奉献精神,深深激励了我。
抨击中共恶制,宣传民主思想,为了广大同胞也是为了自己和家人过得更好。但这目的是大而远的,并非局限于眼前绳头微利。几年来断了粮道,稿酬当然也是一种安慰和帮助,但说我冒险犯难仅是为了赚区区稿费维生,未免太从门缝里看人了。我在《境外稿费也是罪证?》一文中说过,或许不明内情者会以为境外机构、组织、个人会以稿费为名提供特别经费。殊不知境外异议乃至”反动”刊物的稿费都有一定标准,有的刊物比国内的稿酬高些,也有限,有的则很低,如《北京之春》,著名的老牌反动刊物,经费紧张,诗文毎篇一般也就20元,有的则无酬,如《新世纪》、《大参考》等。老枭几年来年产数百篇,境外发文少说也有数百篇了,年收入不过区区数千元,别提喝酒泡妞了,作自家三口伙食费都不足。如果纯从经济角度考虑,宁打工要饭也不会写!
安魂曲痛斥枭文《雅量漫谈》一文对他进行诽谤和诋毁,实在是愚蠢到以善为恶、以友为敌了。任何了解情况或看过此文者,都可以看出老枭对他欣赏、关爱的一片婆心。婉转地指出其性格弱点,只是希望他进一步完善自己,从而取得更大的进步,成为团结同人、受人尊敬、不带引号的民运大帅。正如看一看网友所说”辩论会场那次我在场,我等都曾好言相劝,你就是没完没了,尖酸刻薄之极!一枭雅量一文,意在点拨你开窍,不想尔冥顽不化,好心当成了驴肝肺,从此就像一块狗皮膏药贴上了,恶语相向,寻衅闹事…”。
之所以一直采取包容的态度不予理睬,一是小安子之流固然可厌毕竟”非敌”,二是不愿降低了自己品德的档次,为一地鸡毛而闹个不休。杜诗曰:鸡虫得失了无益,出门一笑大江横。何况小安子之流应该不坏,只是丑,只是小,小眉眼小心眼小家子小动作小混混,圆睁着一双老鼠眼,把天看成井口大,把地看得三尺远,把人全都看成小人、功利人。称一声民运大帅,他便以为是恶意诽谤,说一句雅量有缺,他又以为是恶毒攻击…。这种人街头攘攘天下滔滔都是,何足计较哉。
拿破仑曰:仆人的眼里没有英雄,老枭曰:小市民的眼里没有大丈夫,小混混的眼里没有大男人,穷酸的眼里只有蝇头微利。由于中共对人心道德社会风气的毒化,人们都已习惯从功利的、”经济学”的角度去丈量世界看待一切。这种小市民、小女人的眼光和尺子,用来丈量逐日”小”化的多数国人,当不为过,遇上老枭这样的”大”人物,那便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了。
原以为中共卑鄙下流,鼠肚鸡肠,想不到一些”白道英雄”也如此不堪。好在民运队伍中谢万军、小安子之类人物毕竟不是主流,所以我还不至于象老芦那样把对个别人的轻蔑讨厌加诸民运整体。我对海外民运了解不多,但我相信其中必有不少正人、”美人”、”大人”。弄潮儿向潮头立,头顶蓝天,极目天涯,浪底的垃圾、海边的杂物,不理也罢。最近小安子闹得实在有些不象话,这里略作说明而已。同时,希望今后海外中文媒体多腾些地方供小安子一展拳脚,我就少写点,乐得安全又逍遥吧。
东海一枭2004、4、30
首发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人权漫谈

Friday, April 30th, 2004

枭鸣天下之四O八:

很长时间来,人权是忌语,现在可以谈了,还创办了中国人权杂志、网站,而且“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有望首次写入我国宪法了,这无疑是一大进步。然而,中国人权网站、杂志上,反人权的老调子、大打“人权”嘴巴的言论依然比比皆是,最著名的是“主权高于人权”论。
这是极端反动的理论。
首先,它反人文主义。诞生于欧州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思想,确立了人至高无上的地位。一切以人为出发点和终极目的,人为世界之中心,人的价值和权力高于一切,世界上一切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思想、学术、道德等等,包括政府、政党、国家,最终都要归结于“人”的身上、都是为人服务的。人权是超国家、超主权的。
主权高于人权论,置国家于人之上,视国家的价值和权力高于人的价值和权力,实乃国家主义、纳粹主义之翻版。
其次,它也是反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倡导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以阶级划分国际关系,不以主权为特征。二战以后的民族解放运动使很多国家从此消亡了。马克思说过:“阶级统治一旦消失,目前政治意义上的国家也就不存在了。”恩格斯也说过:“随着阶级的消灭,国家也不可避免地要消失”。如果主权高于人权,主权是绝对的,国家就不应该消亡,共产主义也就无从谈起。
具有历史反讽意味的是,国家主权神圣不可侵犯的概念是法国外交家维思佛里安在十七世纪首先提出来的,这一概念曾被西方国家用来对付共产集团的世界革命理论。在全球化大潮中,全世界无产者未能联合起来,资产者却联合起来了。奉马列主义为国教的社会主义中国把国家主权神圣化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则提出了人权高于主权的概念,意谓人权得不到保证,主权也将得不到尊重。

主权是一个历史性的概念,古今内涵不尽相同。16世纪法国人博丹在《论共和国》一书中给主权下的定义是“国内绝对的和永久的权力”,属中央集权国家主权学说。在君主专制社会,主权者为君。卢梭等创立了人民主权学说,认为国家是人民订立契约组成的,大家须服从公意,所以公意即主权。
共产党也承认国家权力属于人民,但不承认社会契约论,不认为主权导源于全体国民的公意。所以,在党主专制国家,主权者为国家,而国家是党的,所谓主权,实为党权。党的各级领导的权力来源是自上而下的,党权实为一小撮特权分子不受法律限制的权力。主权高于人权,实质是党权等于特权、高于人权。主权不在民,就不能保护人权,反而很容易成为特权阶级对广大民众进行专政的工具,成为压制人权、侵犯人权、取消人权的机器。

如果说美国等西方大国“人权高于主权”的理论是为“人道主义干涉”和国际霸权主义张本,那么中共打着“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号,就是为现代专制主义、国内霸权主义服务。
证严法师在一篇劝善文中指出,有两种人的表现是病态的,一种人对家人很好,却不能善待别人;另一种人对别人很好,却不能善待家人。国内霸权主义类似后一种人。慈禧太后说了,宁予洋人,不予家奴。国民在统治者眼里,皆家奴耳。敬爱的周总理放弃日本战争赔款,理由是这笔负担会转嫁到日本人民身上,真是体贴入微,浑不顾中国人民已经饿死了几千万,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
历代专制统治者都是国内霸权主义者。国内霸权主义比国际霸权主义更坏。一个不能善待家人的人,又怎么可能真心善待别人呢。它们对别人好,多属别有用心的假好,或是坏不过人家,被迫称臣称子,或是韬光养晦,养好伤蓄起实力以俟将来,或是为了借外力打内战压国人,至少在欺压国人时,求外人别多嘴多舌多管闲事。中共在外交中一再委曲求全,一再出让经济利益、国家利益,不就是为了缓和民主国家发动的人权攻势,以便更好地维护特权集团的利益么。
专制统治者对国人坏,则是真坏。而且一个比一个坏,一代比一代坏。斯大林、塔利班、萨达姆、金正日等,都是以民为奴、与民为敌的民之贼、国之贼,都是本国人民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斯大林、塔利班、萨达姆、金正日等贼的统治下,苏联、阿富汉、伊拉克、朝鲜的主权是响珰珰圆满满的,那些国家的人民呢,民不聊生,生不如死。生命朝不保夕,还谈什么人权!
霍布斯鲍姆说过:“压迫这些底层阶级的,正是统治阶级和政府,而不是外国人。”

君不见,一九四九年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主权巍然高耸、傲然屹立于世界东方,丝毫不缺,可中国人民的人权在哪里?选举权、言论权、信仰权、迁徙权,受教育权等等,不是踪影不见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连生存权也常常得不到起码的保障,饿死几千万人的史实不说也罢,在神五上天、国力大增、经济一枝独秀的今天,在一再强调和炫耀生存权的今天,还有多少人吃不饱饭、看不起病、读不起书啊,非正常死亡人数举世无双啊。号称太平盛世,人太贫,世道太不平,和平年代不如战乱,人命不如牛马,冤假错案到处有,自焚自杀寻常见。
美国国务院《2003年全球人权报告》中国部分这样指责中国人权问题:中国公民没有和平改变他们的政府的权利,很多公开表达不同政治观点的人受到骚扰、拘押或是囚禁。对于那些被当局看作是威胁政府权威或是国家稳定的宗教、政治和社会团体,当局总是很快采取压制的行动。在整个年度内,中国政府以颠覆罪和泄漏国家机密罪起诉个人,以此作为骚扰和威吓手段。报告还具体列举了中国政府践踏人权的行为,包括超出法庭职权的杀人、虐待犯人和施加酷刑、逼供、任意拘留和逮捕,长期单独禁闭、以及不经过法定的诉讼程序等等。中国的司法不独立以及缺乏法定的诉讼程序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报告例举了许多个案和事例。
对此,中国政府则一如既往地对报告表示强烈不满坚决反对。但任何对现实中国社会有基本了解和认知者都可以看出,该报告理据兼备,难以反驳。而且,我有理由相信事实比《报告》所言更为严重。

35年前,一个学石油炼制的青年周永臣不辞万里来到西北兰州,为祖国的石油事业奉献自己的青春。仅仅三年,“文革”开始了,周永臣因莫须有的“窃听敌台罪”被捕,继以“反革命”嫌疑被判入狱三年。刑满释放后,周永臣回到了原籍。谁知,望眼欲穿的父母没有等到儿子回家就相继离世,此间,他大哥也含冤自尽。备受精神摧残的周永臣住在一间5平方米的窝棚里,开始了长达27年的捡破烂的生涯。
“文革”结束后,周永臣企盼着早日平反昭雪,未料这一等就是20年。直到1996年元月,才有兰州来人,向他宣布平反决定,同时递上一份兰州中院改判其无罪的文书复印件。周永臣颤抖着接过这份文书,不禁惊呆了:原来,这纸迟来的判书居然是1979年签发的周永臣呜咽道:“1979年,我还不到40岁,还可以为国家工作20年,可现在……”他脆弱的神经再也无法承受这一残酷现实,元月底,周永臣悬梁自尽。
这是1999年《信息日报》角落上的一条消息。这个发生在社会一个小小角落里、没有多少人会留意的小小悲剧,却令我沉浸在一种惊心动魄的悲愤之中,久久写不出一个字。周永臣是自杀吗?不,是他杀,是国家政权将他侮辱迫害个够之后逼死了他!从这则迟到的正义给当事者带来“第二次伤害”的故事中,我读出了这具国家机器是何等的高高在上毫无人性冷酷无情草芥人命,何等的勤于恶政懒于善政!中共执政大半个世纪以来,类似周永臣这样被迫害、杀害的草民,何止千万,类似的悲剧,何处无之!

姜文的电影《鬼子来了》的结尾,马大三没有死在日本人手里,没有死在美国人手里,而死在了“自己”政府手里。有网友叹道,如果国家不属于人民的,那还不如没有。难怪出国潮一浪高过一浪,难怪有人声言:死也要死到国外去,难怪有人拿到绿卡后喜极而泣:终于可以不做中国人了!没有自由没有人格的人民,不如亡国奴;不把人当人看的国家,不如殖民地;血债累累罪恶滔天的主权,有不如无!
《美国华侨日报》上一篇分析迁居美国的中国知识分子处境和心态的文章指出:“中国知识分子人潮相继涌出国门、涌入美国,现在许多城市的华埠,中国的知识分子碰鼻子碰眼都是啊 !他们中有的是蒙受冤屈而伤了心;有的是遭受岐视而冷了心;有的是希望落空而伤了心;有的是政见不同而铁了心……境遇极坏者,愤然而别;境遇不好者,决然而离;境遇平平者,惶然而行;境遇稍好者,忧然而辞。”姚一泽、卢晖在《是谁让他们离开了中国:知识分子出国潮阐释》一文中分析这股出国洪流时指出:当知识分子们连生存的最起码条件都不能满足时,自然而然会有“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现象出现。但出于物质利益原因而出国的在知识分子中仍是少数。导致“出国热”的出现有它更重要的原因。尽管他们都是怀着个人目的出国,但有一点是一致的,就是他们觉得“中国没有外国好”。
为什么“中国没有外国好”?贫穷落后是其一,更重要的是中国有个一党独大、代表一切的共产党!以前是家天下,现在是党天下,都是万恶之源也。为害天下者,党而已矣。贫穷落后的根本原因也在于此。

人心四散,民怨沸腾。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成了镇压异己、欺骗民众、维护政权稳定的基本理论武器。霍布斯鲍姆指出:“宣扬爱国主义的政治口号,往往都是出自统治阶级与政府之手。”董桥《语言小品录》引三十年代美国一报业大亨语:”政客为了保住权位可以无所不干──甚至不惜变成一个爱国主义者”。鲁迅多次讽刺“爱国”的论调和行动,反对“合群的爱国的自大”,就是反对这种基于国家主权意义上的爱国主义。
国家主权呀爱国主义呀,多少罪恶借汝之名而行。
爱国,固然,但首先要明确国家归属,要把国家从特权分子手中夺回来,变国家主权为人民主权,变专政镇压的机器为管理和服务的机构。
马克思曾公开主张砸烂资本主义国家秩序。中国已成为比资本主义恶劣万倍的特权资本主义国家,按照马列主义学说,这样的国家秩序,是要打个落花流水的旧世界,是早该砸烂的锁链。改《国际歌》曰: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中国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自由而斗争…。

人权入宪,这是一大进步。但中共一边仍然死抱着阶级专政、绝对主权之类极端反动的国家理论不放,反人权的政策、法规、理论、措施仍然层出不穷,自绝于广大人民,自逆乎时代潮流,自外乎国际社会,实为不仁、不义、不智之举。看到中国人权学会那些反人权的党用文奴们强辞夺理呶呶狡辨,老枭真为之羞耻。
人的价值和权利至高无上。人权高于主权的思想深入人心,普及全球,举世认同,在道义上占尽上风。抱残守缺,自置死地,世易时移,变法宜矣。
东海一枭2004、2、27
《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人权漫谈

Friday, April 30th, 2004

枭鸣天下之四O八:

很长时间来,人权是忌语,现在可以谈了,还创办了中国人权杂志、网站,而且“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有望首次写入我国宪法了,这无疑是一大进步。然而,中国人权网站、杂志上,反人权的老调子、大打“人权”嘴巴的言论依然比比皆是,最著名的是“主权高于人权”论。
这是极端反动的理论。
首先,它反人文主义。诞生于欧州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思想,确立了人至高无上的地位。一切以人为出发点和终极目的,人为世界之中心,人的价值和权力高于一切,世界上一切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思想、学术、道德等等,包括政府、政党、国家,最终都要归结于“人”的身上、都是为人服务的。人权是超国家、超主权的。
主权高于人权论,置国家于人之上,视国家的价值和权力高于人的价值和权力,实乃国家主义、纳粹主义之翻版。
其次,它也是反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倡导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以阶级划分国际关系,不以主权为特征。二战以后的民族解放运动使很多国家从此消亡了。马克思说过:“阶级统治一旦消失,目前政治意义上的国家也就不存在了。”恩格斯也说过:“随着阶级的消灭,国家也不可避免地要消失”。如果主权高于人权,主权是绝对的,国家就不应该消亡,共产主义也就无从谈起。
具有历史反讽意味的是,国家主权神圣不可侵犯的概念是法国外交家维思佛里安在十七世纪首先提出来的,这一概念曾被西方国家用来对付共产集团的世界革命理论。在全球化大潮中,全世界无产者未能联合起来,资产者却联合起来了。奉马列主义为国教的社会主义中国把国家主权神圣化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则提出了人权高于主权的概念,意谓人权得不到保证,主权也将得不到尊重。

主权是一个历史性的概念,古今内涵不尽相同。16世纪法国人博丹在《论共和国》一书中给主权下的定义是“国内绝对的和永久的权力”,属中央集权国家主权学说。在君主专制社会,主权者为君。卢梭等创立了人民主权学说,认为国家是人民订立契约组成的,大家须服从公意,所以公意即主权。
共产党也承认国家权力属于人民,但不承认社会契约论,不认为主权导源于全体国民的公意。所以,在党主专制国家,主权者为国家,而国家是党的,所谓主权,实为党权。党的各级领导的权力来源是自上而下的,党权实为一小撮特权分子不受法律限制的权力。主权高于人权,实质是党权等于特权、高于人权。主权不在民,就不能保护人权,反而很容易成为特权阶级对广大民众进行专政的工具,成为压制人权、侵犯人权、取消人权的机器。

如果说美国等西方大国“人权高于主权”的理论是为“人道主义干涉”和国际霸权主义张本,那么中共打着“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号,就是为现代专制主义、国内霸权主义服务。
证严法师在一篇劝善文中指出,有两种人的表现是病态的,一种人对家人很好,却不能善待别人;另一种人对别人很好,却不能善待家人。国内霸权主义类似后一种人。慈禧太后说了,宁予洋人,不予家奴。国民在统治者眼里,皆家奴耳。敬爱的周总理放弃日本战争赔款,理由是这笔负担会转嫁到日本人民身上,真是体贴入微,浑不顾中国人民已经饿死了几千万,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
历代专制统治者都是国内霸权主义者。国内霸权主义比国际霸权主义更坏。一个不能善待家人的人,又怎么可能真心善待别人呢。它们对别人好,多属别有用心的假好,或是坏不过人家,被迫称臣称子,或是韬光养晦,养好伤蓄起实力以俟将来,或是为了借外力打内战压国人,至少在欺压国人时,求外人别多嘴多舌多管闲事。中共在外交中一再委曲求全,一再出让经济利益、国家利益,不就是为了缓和民主国家发动的人权攻势,以便更好地维护特权集团的利益么。
专制统治者对国人坏,则是真坏。而且一个比一个坏,一代比一代坏。斯大林、塔利班、萨达姆、金正日等,都是以民为奴、与民为敌的民之贼、国之贼,都是本国人民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斯大林、塔利班、萨达姆、金正日等贼的统治下,苏联、阿富汉、伊拉克、朝鲜的主权是响珰珰圆满满的,那些国家的人民呢,民不聊生,生不如死。生命朝不保夕,还谈什么人权!
霍布斯鲍姆说过:“压迫这些底层阶级的,正是统治阶级和政府,而不是外国人。”

君不见,一九四九年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主权巍然高耸、傲然屹立于世界东方,丝毫不缺,可中国人民的人权在哪里?选举权、言论权、信仰权、迁徙权,受教育权等等,不是踪影不见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连生存权也常常得不到起码的保障,饿死几千万人的史实不说也罢,在神五上天、国力大增、经济一枝独秀的今天,在一再强调和炫耀生存权的今天,还有多少人吃不饱饭、看不起病、读不起书啊,非正常死亡人数举世无双啊。号称太平盛世,人太贫,世道太不平,和平年代不如战乱,人命不如牛马,冤假错案到处有,自焚自杀寻常见。
美国国务院《2003年全球人权报告》中国部分这样指责中国人权问题:中国公民没有和平改变他们的政府的权利,很多公开表达不同政治观点的人受到骚扰、拘押或是囚禁。对于那些被当局看作是威胁政府权威或是国家稳定的宗教、政治和社会团体,当局总是很快采取压制的行动。在整个年度内,中国政府以颠覆罪和泄漏国家机密罪起诉个人,以此作为骚扰和威吓手段。报告还具体列举了中国政府践踏人权的行为,包括超出法庭职权的杀人、虐待犯人和施加酷刑、逼供、任意拘留和逮捕,长期单独禁闭、以及不经过法定的诉讼程序等等。中国的司法不独立以及缺乏法定的诉讼程序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报告例举了许多个案和事例。
对此,中国政府则一如既往地对报告表示强烈不满坚决反对。但任何对现实中国社会有基本了解和认知者都可以看出,该报告理据兼备,难以反驳。而且,我有理由相信事实比《报告》所言更为严重。

35年前,一个学石油炼制的青年周永臣不辞万里来到西北兰州,为祖国的石油事业奉献自己的青春。仅仅三年,“文革”开始了,周永臣因莫须有的“窃听敌台罪”被捕,继以“反革命”嫌疑被判入狱三年。刑满释放后,周永臣回到了原籍。谁知,望眼欲穿的父母没有等到儿子回家就相继离世,此间,他大哥也含冤自尽。备受精神摧残的周永臣住在一间5平方米的窝棚里,开始了长达27年的捡破烂的生涯。
“文革”结束后,周永臣企盼着早日平反昭雪,未料这一等就是20年。直到1996年元月,才有兰州来人,向他宣布平反决定,同时递上一份兰州中院改判其无罪的文书复印件。周永臣颤抖着接过这份文书,不禁惊呆了:原来,这纸迟来的判书居然是1979年签发的周永臣呜咽道:“1979年,我还不到40岁,还可以为国家工作20年,可现在……”他脆弱的神经再也无法承受这一残酷现实,元月底,周永臣悬梁自尽。
这是1999年《信息日报》角落上的一条消息。这个发生在社会一个小小角落里、没有多少人会留意的小小悲剧,却令我沉浸在一种惊心动魄的悲愤之中,久久写不出一个字。周永臣是自杀吗?不,是他杀,是国家政权将他侮辱迫害个够之后逼死了他!从这则迟到的正义给当事者带来“第二次伤害”的故事中,我读出了这具国家机器是何等的高高在上毫无人性冷酷无情草芥人命,何等的勤于恶政懒于善政!中共执政大半个世纪以来,类似周永臣这样被迫害、杀害的草民,何止千万,类似的悲剧,何处无之!

姜文的电影《鬼子来了》的结尾,马大三没有死在日本人手里,没有死在美国人手里,而死在了“自己”政府手里。有网友叹道,如果国家不属于人民的,那还不如没有。难怪出国潮一浪高过一浪,难怪有人声言:死也要死到国外去,难怪有人拿到绿卡后喜极而泣:终于可以不做中国人了!没有自由没有人格的人民,不如亡国奴;不把人当人看的国家,不如殖民地;血债累累罪恶滔天的主权,有不如无!
《美国华侨日报》上一篇分析迁居美国的中国知识分子处境和心态的文章指出:“中国知识分子人潮相继涌出国门、涌入美国,现在许多城市的华埠,中国的知识分子碰鼻子碰眼都是啊 !他们中有的是蒙受冤屈而伤了心;有的是遭受岐视而冷了心;有的是希望落空而伤了心;有的是政见不同而铁了心……境遇极坏者,愤然而别;境遇不好者,决然而离;境遇平平者,惶然而行;境遇稍好者,忧然而辞。”姚一泽、卢晖在《是谁让他们离开了中国:知识分子出国潮阐释》一文中分析这股出国洪流时指出:当知识分子们连生存的最起码条件都不能满足时,自然而然会有“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现象出现。但出于物质利益原因而出国的在知识分子中仍是少数。导致“出国热”的出现有它更重要的原因。尽管他们都是怀着个人目的出国,但有一点是一致的,就是他们觉得“中国没有外国好”。
为什么“中国没有外国好”?贫穷落后是其一,更重要的是中国有个一党独大、代表一切的共产党!以前是家天下,现在是党天下,都是万恶之源也。为害天下者,党而已矣。贫穷落后的根本原因也在于此。

人心四散,民怨沸腾。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成了镇压异己、欺骗民众、维护政权稳定的基本理论武器。霍布斯鲍姆指出:“宣扬爱国主义的政治口号,往往都是出自统治阶级与政府之手。”董桥《语言小品录》引三十年代美国一报业大亨语:”政客为了保住权位可以无所不干──甚至不惜变成一个爱国主义者”。鲁迅多次讽刺“爱国”的论调和行动,反对“合群的爱国的自大”,就是反对这种基于国家主权意义上的爱国主义。
国家主权呀爱国主义呀,多少罪恶借汝之名而行。
爱国,固然,但首先要明确国家归属,要把国家从特权分子手中夺回来,变国家主权为人民主权,变专政镇压的机器为管理和服务的机构。
马克思曾公开主张砸烂资本主义国家秩序。中国已成为比资本主义恶劣万倍的特权资本主义国家,按照马列主义学说,这样的国家秩序,是要打个落花流水的旧世界,是早该砸烂的锁链。改《国际歌》曰: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中国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自由而斗争…。

人权入宪,这是一大进步。但中共一边仍然死抱着阶级专政、绝对主权之类极端反动的国家理论不放,反人权的政策、法规、理论、措施仍然层出不穷,自绝于广大人民,自逆乎时代潮流,自外乎国际社会,实为不仁、不义、不智之举。看到中国人权学会那些反人权的党用文奴们强辞夺理呶呶狡辨,老枭真为之羞耻。
人的价值和权利至高无上。人权高于主权的思想深入人心,普及全球,举世认同,在道义上占尽上风。抱残守缺,自置死地,世易时移,变法宜矣。
东海一枭2004、2、27
《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就驴鸣镇或众议院是否正式对成人贴子开放展开讨论

Friday, April 30th, 2004

网友中意见不一,尺度也不一。请大家畅所欲言。天下者我们之天下,论坛者我们之论坛。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
老狼个人意见:
老狼不持道德立场。食色性也。李敖同志说,政治是跟性一样肮脏的东西。错!政治肮脏,性不肮脏。以性侮辱人才肮脏。
所以在海纳百川上能不能有成人论坛?我觉得可以有。但是要分隔开来,就跟租录像带的地方,应该另外设一密室,然后在门口大字书写: adult only.
其次就是尺度。我觉得露点实在太稀松平常。不要有生殖器官的特写就可以了。另外法律禁止的恋童癖和兽交等都应该禁止。其他开放。
还有就是场所。有同志提议说关闭驴鸣镇以集中人气。那样成人贴就跟吵架贴混到一起了。可能不好。吵架的人未必对sex感兴趣。如果呆在驴鸣镇,可能对芦、马影响不好。可以考虑改名,比如“有声有色”,或者“政治脏性可不脏”,或者“食色性也”等等。
最后就是流量了。我们现在访问量急升,流量已经高达每天5G。当然现在还可以承受,如果加上成人的东东,那会翻十番都不止,大军压境,估计张军长就顶不住了。照片和电影都比文字的size大的多,点击率一样的情况下,流量却大很多。不知弟兄们有何高招。
粉丝和其他香客们,谈谈?

重振诗威扬国风–小安子看了,别气坏了小身子骨哦

Friday, April 30th, 2004

本文已经被阅读了 757 次
枭鸣天下之三二一:
——答客问之二
诗的传统精芒闪烁、贯穿历史,历经几千年不衰,却被二十世纪初一场波浪壮阔的新文化运动排挤出了文学史,后来更是被伟大领袖“不宜在年轻人中提倡”的指示彻底打入冷宫。即使如此,它依然在地下默默地蜿蜒着。不少新诗人老来勒马回缰攻起了旧诗来,五四以来许多文学家和知名人士都留下了旧体诗词精品,整个世纪的社会风貌和革命历史,都在诗词中得到了反映。
粉碎四人帮以来,咒禁开除,诗潮重起,作者队伍不断扩大,据几年前诗词学会的统计就达百万之众,年龄包括老中青少,行业包括工农兵学商三百六十行,地域覆盖大陆各地和港澳台,诗协、诗会、诗社等诗词组织及诗词刊物遍地开花…。中华诗词的巨大的艺术魅力,可见一斑。
攻击旧诗者,爱说什么古人的诗把要写的东西就写尽了,诗词到唐宋为止,以及旧诗“束缚思想”等,皆属皮相之见。中华诗词旺盛的生命力永远不会枯竭,因为它植根于深远浑厚的中华文化土壤之中。经过几千年历史长河的磨洗塑造,从格律音韵等艺术要求到境界风骨等审美标准,再到对诗的本质认同,它已经形成了全世界华人喜闻乐见的独特的民族艺术传统和艺术形式,其吸引力诱导力感染力,是其它任何艺术都难以完全取而代之的。或许由于时代的局限不会再掀起唐宋那样的高潮,但毫无疑问它永远不会过时。
世间万事万物皆可入诗。时代日新月异,社会持续发展,新生事物层出不穷,可供吟咏的诗材无穷无尽,取之不竭。凡新诗可以描写的内容和表达的意义,旧体同样可以。它的艺术性、思想性、现实性、战斗性,丝毫不亚于新诗,某些时候某些方面犹有过之。如1976年天安门事件中,广大群众就以旧体诗词为武器,向极左专制挑战,取得了丰硕成果。旧体仅仅是形式。旧瓶装新酒,丝毫无损于酒的色和香。我曾说过,我写旧诗有三大标准:真、新、深。其中的新,指的就是新语言、新题材、新内容、新生活、新事物、新意象、新境界、新思想、新视角、新体验…。
不过,能够达到我这三大标准的,万中无一,所以当前诗词的繁荣在我看来仍属表象。表面原因在于题林的狭窄和内容的枯燥及作者诗艺修养的不足,深层原因则在于道义、精神、思想和人的尊严的缺席。在《重建诗的尊严》一文中,我曾指出:诗最深刻的危机,来自于诗和诗人本身。古人云文以载道,又云,诗言志,据老枭理解,这个志和道,就是思想。诗,首先要有思想,要有崇高、进步、文明、超越古人、与时俱进的思想,如此方能彰正义、明真理、抒至情,才能保持对命运、劫难、生死的抒发和思考,保持对人类整体状态深层次的体验和关注,才能高扬良知的旗帜,在人类精神上空,给苦难的人生以持久的慰藉和导引。诗神,必须离不合法的权、不干净的钱远些,离那污浊沾稠、逐渐僵化的中心远些,离名山胜景大自然近些,离人民、离低层社会和弱势群体近一些。那样,才能重发诗的魅力,重建诗的尊严。
至于我个人,高中开始写新诗,因从小爱读旧体诗词和古籍,文字功底扎实,起步较高,很快就在省内弄出了些小名气,当时用过余碧霞、若愚等笔名,后来就固定用萧瑶了,上过各级刊物包括《诗刊》、《星星》、《诗歌报》等大刊,获过不少大赛奖。先后在国内正式出版社出过四本新诗集子。但倾注了我更多精神的还是旧体诗。近二十年来,出版诗词集四册;在海内外各种刊物上所发诗词数以千计,被收入大量诗集;与我有过联系的大小诗词家和诗爱者数以万计,与我交往或唱和的诗友,有老中青少,有工农兵学商,有渔樵有权贵,有台湾同胞有海外华人,范围遍及港澳台和欧美各国,收到赠诗、和诗、评论文章以数千计,萧永义老教授曾以”萧瑶和唱遍中华”相誉。
在充塞着庸脂俗粉陈词烂调的旧诗界,我的出现是刺破长空的闪电和惊震黑夜的枭鸣,是芜园秽草中的一枝独秀。纵然有人在格律、艺术上玩得比我更精圆,但我笔下体现出来的那种性格强度、思想深度、心灵热度、现实广度、时代高度,当今之世,自信无人可及。或许我以前的作品尚难免“思考虽深,格律欠细”之病,近年来丹成九转,功成百炼,炉火纯青,技进乎道,进入“随心所欲不逾矩”和“大笔流来字字佳”之境。无论数量质量思想和艺术含金量,堪称当今旧体诗坛无人可以超越的独秀峰(当仁不让,就不假谦了,哈哈哈)。
数年前,著名老诗人、诗词理论家丁芒就曾为文惊呼:“由于他的性格和才华,他短短十几年中就能发展到极大部分老诗人也未能到达的诗观境地,实在是令人惊异的”(《凝视 萧 瑶》)。同样是著名诗人和诗词理论家熊东邀和刘梦芙则分别指出了拙诗的豪婉相生艺术特色和强烈的现实性和战斗性。熊东邀:“先生之作,以坦诚、热切见长,无招摇、无造作、无顾忌,无隐瞒,必以一尽心声为快。血性人写血性诗,此其谓也”、“当今之世,人欲横流,真面孔难得一见,诗界亦未能免。所谓”名家”,何处不有耶?观其所作,则大多自我标榜,自命清高,虚张声势,忸怩作态之类耳!今读先生诗,无异于酸腐场中,得闻一缕清新空气”、“不用强,不示弱,豪婉相生,刚柔兼济,最是耐人寻味。”(《血性人吟血性诗》);刘梦芙:“萧君最可贵者,处金粉楼台之地,抱仁人赤子之心。故诗中有真性情,见真胆魄,为国家忧,为黎民哭,刺贪入骨,嫉恶如仇。诗人之喜怒哀乐,皆倾泻于诗,如春潮澎湃,烈火燃烧,令人读之感发兴起。…萧君之作于愤世嫉俗中每申兼济苍生之抱负,虽多遭坎坷,欲事退藏,而磊落不平之气,如剑在龙渊,时吐冲霄之光焰。论者谓君亦狂亦侠,有类定庵,实则热血男儿,发抒情感,未必有一古人模特横亘于心中;而积郁深悲,不吐不快,其表现手法、艺术风格或与古人略似之,身世、个性则大异焉。今日之诗,病在情伪,尤乏胆识,所作无非歌功颂德,粉饰升平,纷纷献媚若黄葵向日,嘒嘒低吟若寒蝉咽秋,敢于吐露鸣发若狂飙怒卷者万难得一,故愈形君诗之可贵也”。…
旧诗词已从人为打压的困境中钻出来,但与饱受世人关注和宠爱新诗相比,它依然是被支流化和边缘化的,还有很多人视之为“束缚精神的枷锁缭铐”和腐朽没落的东西。如果说我的社会理想是建设民主自由的中国,那么我的艺术理想则是建造“名园开百亩,雅业奠千秋”的中华诗园—-那将是独具风采的艺术殿堂和博大精深的艺术宝库,是中华文明的历史性工程,是民族文化的千秋慧业。它将以无可比拟的艺术魅力吸引世界华人和各国人民。除了中华诗塔、诗碑诗墙、诗词博物绾、诗人纪念绾外,还包括一所中华诗词大学…。
无论理想能否在我有生之年从图纸上走向中华大地,我都相信,中国终将无愧于一个诗的大国,何况今时今世有我萧瑶在呢。请相信,《诗经》以来历久弥新而因各种原因奄奄衰微的诗词命脉,将因我的出现而重振雄风、重获世人的喜欢,将在我的手中重续慧命、重焕亮丽的光彩。有诗《自勉》曰:
繁华队里独求仁,万患千忧铸此身。
李杜成规能范我?陈吴无路誓亡秦。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回首神州风又雪,啸成梁甫泪沾巾。
注:李杜成规,陈亦:老枭的诗,益见矫矫不群,今日写旧体诗词而能如此立足,徒以李杜成规论其优劣,固未得其正矣。
千年悍贼,曾国藩评陈玉成:唐宋以来,千年不遇之”悍贼”。陇右山狼网友借以喻老枭之诗。
东海一枭
附言:
常有网友来函问询各种私人和公共问题,其中一些问题颇为有趣、有深度或有意义,常能逗我发笑或启我深思。从今开始,谨择一二予以公开答复。本文答绅士六网友所问:
老枭的旧体诗写得很好,读着很解气。能介绍一下您的写作经历和经验吗。同时我总认为,中国作为一个诗的国度早就不存在了,古人的诗把要说的东西早就说尽了,今人想以诗传世,不亦难乎?

重振诗威扬国风–小安子看了,别气坏了小身子骨哦

Friday, April 30th, 2004

本文已经被阅读了 757 次
枭鸣天下之三二一:
——答客问之二
诗的传统精芒闪烁、贯穿历史,历经几千年不衰,却被二十世纪初一场波浪壮阔的新文化运动排挤出了文学史,后来更是被伟大领袖“不宜在年轻人中提倡”的指示彻底打入冷宫。即使如此,它依然在地下默默地蜿蜒着。不少新诗人老来勒马回缰攻起了旧诗来,五四以来许多文学家和知名人士都留下了旧体诗词精品,整个世纪的社会风貌和革命历史,都在诗词中得到了反映。
粉碎四人帮以来,咒禁开除,诗潮重起,作者队伍不断扩大,据几年前诗词学会的统计就达百万之众,年龄包括老中青少,行业包括工农兵学商三百六十行,地域覆盖大陆各地和港澳台,诗协、诗会、诗社等诗词组织及诗词刊物遍地开花…。中华诗词的巨大的艺术魅力,可见一斑。
攻击旧诗者,爱说什么古人的诗把要写的东西就写尽了,诗词到唐宋为止,以及旧诗“束缚思想”等,皆属皮相之见。中华诗词旺盛的生命力永远不会枯竭,因为它植根于深远浑厚的中华文化土壤之中。经过几千年历史长河的磨洗塑造,从格律音韵等艺术要求到境界风骨等审美标准,再到对诗的本质认同,它已经形成了全世界华人喜闻乐见的独特的民族艺术传统和艺术形式,其吸引力诱导力感染力,是其它任何艺术都难以完全取而代之的。或许由于时代的局限不会再掀起唐宋那样的高潮,但毫无疑问它永远不会过时。
世间万事万物皆可入诗。时代日新月异,社会持续发展,新生事物层出不穷,可供吟咏的诗材无穷无尽,取之不竭。凡新诗可以描写的内容和表达的意义,旧体同样可以。它的艺术性、思想性、现实性、战斗性,丝毫不亚于新诗,某些时候某些方面犹有过之。如1976年天安门事件中,广大群众就以旧体诗词为武器,向极左专制挑战,取得了丰硕成果。旧体仅仅是形式。旧瓶装新酒,丝毫无损于酒的色和香。我曾说过,我写旧诗有三大标准:真、新、深。其中的新,指的就是新语言、新题材、新内容、新生活、新事物、新意象、新境界、新思想、新视角、新体验…。
不过,能够达到我这三大标准的,万中无一,所以当前诗词的繁荣在我看来仍属表象。表面原因在于题林的狭窄和内容的枯燥及作者诗艺修养的不足,深层原因则在于道义、精神、思想和人的尊严的缺席。在《重建诗的尊严》一文中,我曾指出:诗最深刻的危机,来自于诗和诗人本身。古人云文以载道,又云,诗言志,据老枭理解,这个志和道,就是思想。诗,首先要有思想,要有崇高、进步、文明、超越古人、与时俱进的思想,如此方能彰正义、明真理、抒至情,才能保持对命运、劫难、生死的抒发和思考,保持对人类整体状态深层次的体验和关注,才能高扬良知的旗帜,在人类精神上空,给苦难的人生以持久的慰藉和导引。诗神,必须离不合法的权、不干净的钱远些,离那污浊沾稠、逐渐僵化的中心远些,离名山胜景大自然近些,离人民、离低层社会和弱势群体近一些。那样,才能重发诗的魅力,重建诗的尊严。
至于我个人,高中开始写新诗,因从小爱读旧体诗词和古籍,文字功底扎实,起步较高,很快就在省内弄出了些小名气,当时用过余碧霞、若愚等笔名,后来就固定用萧瑶了,上过各级刊物包括《诗刊》、《星星》、《诗歌报》等大刊,获过不少大赛奖。先后在国内正式出版社出过四本新诗集子。但倾注了我更多精神的还是旧体诗。近二十年来,出版诗词集四册;在海内外各种刊物上所发诗词数以千计,被收入大量诗集;与我有过联系的大小诗词家和诗爱者数以万计,与我交往或唱和的诗友,有老中青少,有工农兵学商,有渔樵有权贵,有台湾同胞有海外华人,范围遍及港澳台和欧美各国,收到赠诗、和诗、评论文章以数千计,萧永义老教授曾以”萧瑶和唱遍中华”相誉。
在充塞着庸脂俗粉陈词烂调的旧诗界,我的出现是刺破长空的闪电和惊震黑夜的枭鸣,是芜园秽草中的一枝独秀。纵然有人在格律、艺术上玩得比我更精圆,但我笔下体现出来的那种性格强度、思想深度、心灵热度、现实广度、时代高度,当今之世,自信无人可及。或许我以前的作品尚难免“思考虽深,格律欠细”之病,近年来丹成九转,功成百炼,炉火纯青,技进乎道,进入“随心所欲不逾矩”和“大笔流来字字佳”之境。无论数量质量思想和艺术含金量,堪称当今旧体诗坛无人可以超越的独秀峰(当仁不让,就不假谦了,哈哈哈)。
数年前,著名老诗人、诗词理论家丁芒就曾为文惊呼:“由于他的性格和才华,他短短十几年中就能发展到极大部分老诗人也未能到达的诗观境地,实在是令人惊异的”(《凝视 萧 瑶》)。同样是著名诗人和诗词理论家熊东邀和刘梦芙则分别指出了拙诗的豪婉相生艺术特色和强烈的现实性和战斗性。熊东邀:“先生之作,以坦诚、热切见长,无招摇、无造作、无顾忌,无隐瞒,必以一尽心声为快。血性人写血性诗,此其谓也”、“当今之世,人欲横流,真面孔难得一见,诗界亦未能免。所谓”名家”,何处不有耶?观其所作,则大多自我标榜,自命清高,虚张声势,忸怩作态之类耳!今读先生诗,无异于酸腐场中,得闻一缕清新空气”、“不用强,不示弱,豪婉相生,刚柔兼济,最是耐人寻味。”(《血性人吟血性诗》);刘梦芙:“萧君最可贵者,处金粉楼台之地,抱仁人赤子之心。故诗中有真性情,见真胆魄,为国家忧,为黎民哭,刺贪入骨,嫉恶如仇。诗人之喜怒哀乐,皆倾泻于诗,如春潮澎湃,烈火燃烧,令人读之感发兴起。…萧君之作于愤世嫉俗中每申兼济苍生之抱负,虽多遭坎坷,欲事退藏,而磊落不平之气,如剑在龙渊,时吐冲霄之光焰。论者谓君亦狂亦侠,有类定庵,实则热血男儿,发抒情感,未必有一古人模特横亘于心中;而积郁深悲,不吐不快,其表现手法、艺术风格或与古人略似之,身世、个性则大异焉。今日之诗,病在情伪,尤乏胆识,所作无非歌功颂德,粉饰升平,纷纷献媚若黄葵向日,嘒嘒低吟若寒蝉咽秋,敢于吐露鸣发若狂飙怒卷者万难得一,故愈形君诗之可贵也”。…
旧诗词已从人为打压的困境中钻出来,但与饱受世人关注和宠爱新诗相比,它依然是被支流化和边缘化的,还有很多人视之为“束缚精神的枷锁缭铐”和腐朽没落的东西。如果说我的社会理想是建设民主自由的中国,那么我的艺术理想则是建造“名园开百亩,雅业奠千秋”的中华诗园—-那将是独具风采的艺术殿堂和博大精深的艺术宝库,是中华文明的历史性工程,是民族文化的千秋慧业。它将以无可比拟的艺术魅力吸引世界华人和各国人民。除了中华诗塔、诗碑诗墙、诗词博物绾、诗人纪念绾外,还包括一所中华诗词大学…。
无论理想能否在我有生之年从图纸上走向中华大地,我都相信,中国终将无愧于一个诗的大国,何况今时今世有我萧瑶在呢。请相信,《诗经》以来历久弥新而因各种原因奄奄衰微的诗词命脉,将因我的出现而重振雄风、重获世人的喜欢,将在我的手中重续慧命、重焕亮丽的光彩。有诗《自勉》曰:
繁华队里独求仁,万患千忧铸此身。
李杜成规能范我?陈吴无路誓亡秦。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回首神州风又雪,啸成梁甫泪沾巾。
注:李杜成规,陈亦:老枭的诗,益见矫矫不群,今日写旧体诗词而能如此立足,徒以李杜成规论其优劣,固未得其正矣。
千年悍贼,曾国藩评陈玉成:唐宋以来,千年不遇之”悍贼”。陇右山狼网友借以喻老枭之诗。
东海一枭
附言:
常有网友来函问询各种私人和公共问题,其中一些问题颇为有趣、有深度或有意义,常能逗我发笑或启我深思。从今开始,谨择一二予以公开答复。本文答绅士六网友所问:
老枭的旧体诗写得很好,读着很解气。能介绍一下您的写作经历和经验吗。同时我总认为,中国作为一个诗的国度早就不存在了,古人的诗把要说的东西早就说尽了,今人想以诗传世,不亦难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