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4

不知腐鼠成滋味—-向陈图渊讨个说法

Monday, August 30th, 2004

老枭生性疏懒,不喜应酬,兼杂务(喝酒赏石炼气泡妞等等)繁忙,无暇迎送,故亲友往来,殊乏礼貌。88年公司关门后,对于普通俗客,更是视同蠢牛木马,懒得理踩,难得一见,勉强见了也没有好脸色。
当然偶有例外。曾有新加坡著名诗人、爱国华侨张济川老,对我尊重无比、亲爱有加,并屡次三番欲与我结义父子。固已峻辞,然内心实怀感激之情。故张老2001年7月路经杭州时,乃破例迎之于机场(堕地四十年来唯一的一次接机,此外从未接过任何人的机。便是比张老亲近百倍之亲生父亲、便是比张老可敬百倍之不寐兄,他们驾临并提前示知,我亦不亲接),宴之于酒店。张老在杭州生病住院期间,我命助手每天煲好营养饮品送上,自己亦多次与杭州老诗人钱明锵前往探望。后来张老的侄儿张惠德(潮汕体育馆副馆长)前来杭州接张老转赴原籍治疗,我又设宴送行。对张老及其亲人可谓毕恭毕敬,尽礼尽情。
不久前马来西亚诗友黄玉奎诗友来访,谈及汉诗总会秘书长陈图渊(张老为会长)在大量散发的公开信、张老的纪念册及文章中对我进行恶意诽谤,不禁吃了一惊。日前终于拜读了陈图渊的《祭神州客文》(张老笔名神州客),更是大惊失色,悲从中来,慨叹世间居然有人天性凉薄、不识好歹一至于此!
陈图渊在文中指责我对张老杭州之行和在张老住院期间不管不顾、去了贵州。期间确去了贵州一趟,这也很正常。难道一个前辈诗友病倒杭州,我便要全程陪同侍汤奉药丧失行动自由了么?陈还暗责我不为张老支付医药费,竟然让张老“不得已向人借了3000元”。首先,我没有这个义务;其次,我万万想不到一个新加坡老华侨会如此之穷,回国作广州、上海、杭州之行兼治病,还拟到山东参加什么会议,仅“带来5000元”。
多次相见,张老及其义子亦从未提及费用不足,如张老示知,我自会量力相借戓相赠。后来我的忘年交、杭州著名诗词家企业家钱明锵老曾说起张老向他借过一笔钱,其时张老侄儿已到杭州接转赴原籍治疗。许多诗友皆知,钱老乃杭州著名诗词家企业家,素有诗侠之称,豪爽仗义,交游广阔,亦我忘年至交。张老游杭,便下榻在其别墅,张老患病,也是钱老送去中医院并拜托医院朋友多加关照的,而张老的侄儿张惠德乃潮汕体育馆副馆长,并不缺钱,当然轮不到我来多管“钱事”了。
张老一开始住中医院双人间,具体价格我不了解,相信便宜不了,陈文中说“中医院设备简陋,每个床位只收18元”,果真,定然是钱老帮忙才能如此低价。作为普通诗友,钱老所为已尽心矣。陈图渊祭文不但没有一句感谢话,反而皮里阳秋。张老义子吴江涛夫妇陪同张老从武汉到杭州,并住在医院亲侍汤药,陈文却仅凭道听途说便以文学笔法加以“恶攻”,说什么“人心惟危”,什么“世态炎凉”,以怨报德,我甚为之不平也。陈图渊作为全球诗会秘书长,又一直视张老为“良师益友”,还素知张老“身无分文”,张老有难,他又在哪里?
关于陈图渊“诬”我为张老义子一事,我已在《我不是任何人的干儿子》一文中澄清。今接钱老转来的吴江涛致钱老函,其中亦有这样一段话:“萧瑶先生的文章我已拜读,他说的是实话。他不是张先生的义子。他对张老很尊重。在杭治病期间,您和他对张老和我和小黄热情招待,深致谢忱。”据陈文所言,张老再三来函要认义子似是为了解决医药费,未免厚诬张老,犯了对死者大不敬罪也。果真如此,张老直言便是,何须拐弯抹角,反令我大为难?
据熟知内情的某海外诗友相告,陈图渊原是全球汉诗总会副秘书长,觊觎秘书长一职已久,而钱老、老枭、吴江涛将是他最大的“竟争对手”,趁张老去世之机对我和其他两位予以抹黑,亦属人情之常。这让我想起李商隐的一句诗: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鸳雏竞未休!哼!
孔老二说过:唯小人与女子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当今社会道德沦丧成了“小人与女子”的天下,纷纷攘攘尽是陈图渊辈,近之远之皆非所宜。好人做不得、俗子近不得也。我在《从李敖骂金庸说起》中曾“顺便广告江湖:除了至交好友、同道中人,以后有人要拜见我,不论穷人达人贫人富人土人洋人,先拿出最好的东西、备上一份厚礼再看有没有福缘吧。老枭不象‘善知识’要尔等不惜身命,应当供养,但也不是愚夫愚妇、俗民俗官想见就见的。佛说众生平等,那是指本性而言,人人皆有佛性。尔等尚未明心见性,便如蠢牛木马一般,令人不耐,便如明珠落在屎坑里,奇臭熏天。”趁此机会,重申此意。
此文不写不甘,写,则一地鸡毛,滿眼狗屎,令人恶心之至。他妈的。
东海一枭2004、8、13
注:陈文中用x、w代指老枭和吴江涛,诗词圈中人皆可“意会”即我与吴也。
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对外交流部地址:广西南宁市经文街4号阳光公寓内
电话:(0771)2611402 2615043 网址: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www.zhendan.cn
神州文化社区:http://www.zhendan.cn/forum/电子邮箱: donghai@shenzhouwenhua.com

不知腐鼠成滋味—-向陈图渊讨个说法

Monday, August 30th, 2004

老枭生性疏懒,不喜应酬,兼杂务(喝酒赏石炼气泡妞等等)繁忙,无暇迎送,故亲友往来,殊乏礼貌。88年公司关门后,对于普通俗客,更是视同蠢牛木马,懒得理踩,难得一见,勉强见了也没有好脸色。
当然偶有例外。曾有新加坡著名诗人、爱国华侨张济川老,对我尊重无比、亲爱有加,并屡次三番欲与我结义父子。固已峻辞,然内心实怀感激之情。故张老2001年7月路经杭州时,乃破例迎之于机场(堕地四十年来唯一的一次接机,此外从未接过任何人的机。便是比张老亲近百倍之亲生父亲、便是比张老可敬百倍之不寐兄,他们驾临并提前示知,我亦不亲接),宴之于酒店。张老在杭州生病住院期间,我命助手每天煲好营养饮品送上,自己亦多次与杭州老诗人钱明锵前往探望。后来张老的侄儿张惠德(潮汕体育馆副馆长)前来杭州接张老转赴原籍治疗,我又设宴送行。对张老及其亲人可谓毕恭毕敬,尽礼尽情。
不久前马来西亚诗友黄玉奎诗友来访,谈及汉诗总会秘书长陈图渊(张老为会长)在大量散发的公开信、张老的纪念册及文章中对我进行恶意诽谤,不禁吃了一惊。日前终于拜读了陈图渊的《祭神州客文》(张老笔名神州客),更是大惊失色,悲从中来,慨叹世间居然有人天性凉薄、不识好歹一至于此!
陈图渊在文中指责我对张老杭州之行和在张老住院期间不管不顾、去了贵州。期间确去了贵州一趟,这也很正常。难道一个前辈诗友病倒杭州,我便要全程陪同侍汤奉药丧失行动自由了么?陈还暗责我不为张老支付医药费,竟然让张老“不得已向人借了3000元”。首先,我没有这个义务;其次,我万万想不到一个新加坡老华侨会如此之穷,回国作广州、上海、杭州之行兼治病,还拟到山东参加什么会议,仅“带来5000元”。
多次相见,张老及其义子亦从未提及费用不足,如张老示知,我自会量力相借戓相赠。后来我的忘年交、杭州著名诗词家企业家钱明锵老曾说起张老向他借过一笔钱,其时张老侄儿已到杭州接转赴原籍治疗。许多诗友皆知,钱老乃杭州著名诗词家企业家,素有诗侠之称,豪爽仗义,交游广阔,亦我忘年至交。张老游杭,便下榻在其别墅,张老患病,也是钱老送去中医院并拜托医院朋友多加关照的,而张老的侄儿张惠德乃潮汕体育馆副馆长,并不缺钱,当然轮不到我来多管“钱事”了。
张老一开始住中医院双人间,具体价格我不了解,相信便宜不了,陈文中说“中医院设备简陋,每个床位只收18元”,果真,定然是钱老帮忙才能如此低价。作为普通诗友,钱老所为已尽心矣。陈图渊祭文不但没有一句感谢话,反而皮里阳秋。张老义子吴江涛夫妇陪同张老从武汉到杭州,并住在医院亲侍汤药,陈文却仅凭道听途说便以文学笔法加以“恶攻”,说什么“人心惟危”,什么“世态炎凉”,以怨报德,我甚为之不平也。陈图渊作为全球诗会秘书长,又一直视张老为“良师益友”,还素知张老“身无分文”,张老有难,他又在哪里?
关于陈图渊“诬”我为张老义子一事,我已在《我不是任何人的干儿子》一文中澄清。今接钱老转来的吴江涛致钱老函,其中亦有这样一段话:“萧瑶先生的文章我已拜读,他说的是实话。他不是张先生的义子。他对张老很尊重。在杭治病期间,您和他对张老和我和小黄热情招待,深致谢忱。”据陈文所言,张老再三来函要认义子似是为了解决医药费,未免厚诬张老,犯了对死者大不敬罪也。果真如此,张老直言便是,何须拐弯抹角,反令我大为难?
据熟知内情的某海外诗友相告,陈图渊原是全球汉诗总会副秘书长,觊觎秘书长一职已久,而钱老、老枭、吴江涛将是他最大的“竟争对手”,趁张老去世之机对我和其他两位予以抹黑,亦属人情之常。这让我想起李商隐的一句诗: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鸳雏竞未休!哼!
孔老二说过:唯小人与女子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当今社会道德沦丧成了“小人与女子”的天下,纷纷攘攘尽是陈图渊辈,近之远之皆非所宜。好人做不得、俗子近不得也。我在《从李敖骂金庸说起》中曾“顺便广告江湖:除了至交好友、同道中人,以后有人要拜见我,不论穷人达人贫人富人土人洋人,先拿出最好的东西、备上一份厚礼再看有没有福缘吧。老枭不象‘善知识’要尔等不惜身命,应当供养,但也不是愚夫愚妇、俗民俗官想见就见的。佛说众生平等,那是指本性而言,人人皆有佛性。尔等尚未明心见性,便如蠢牛木马一般,令人不耐,便如明珠落在屎坑里,奇臭熏天。”趁此机会,重申此意。
此文不写不甘,写,则一地鸡毛,滿眼狗屎,令人恶心之至。他妈的。
东海一枭2004、8、13
注:陈文中用x、w代指老枭和吴江涛,诗词圈中人皆可“意会”即我与吴也。
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对外交流部地址:广西南宁市经文街4号阳光公寓内
电话:(0771)2611402 2615043 网址: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www.zhendan.cn
神州文化社区:http://www.zhendan.cn/forum/电子邮箱: donghai@shenzhouwenhua.com

抒怀示友人

Sunday, August 29th, 2004

耽行古道历千关,棘路霜风步步艰。
惜月怜花心不老,愿融热血化冰山。
佛道禅庄养内功,剑眉何故锁重重?
拯亡续绝先生志,填海移山国士风。
2004、8、29
震旦文化艺术网站(www.zhendan.cn)及所属神州文化社区:(http://www.zhendan.cn/forum/)是由 “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主办的文化、学术性网站。
震旦文化网站有:老枭主页(收集枭文最全面的网站,有个人简介、最新枭文、新诗、诗论、政论、杂文、散文、诗词、弯弓射枭等栏目)、最新公告、院讯院刊、院士专辑、网络名家、项目招商、传统文化资料库、神州社区等栏目和社区。
神州社区有书山论剑、谈古论今、对联雅集、诗风词韵、灯谜沙龙、自由诗会、文林高手、道骨禅风、风月宝鉴、站长在线(老枭与你即时网络交流)、芦笛文萃(网洛之帝,思想之王。海外独知,文彩飞扬)、神州石馆、神州武馆、神州书馆等论坛。

抒怀示友人

Sunday, August 29th, 2004

耽行古道历千关,棘路霜风步步艰。
惜月怜花心不老,愿融热血化冰山。
佛道禅庄养内功,剑眉何故锁重重?
拯亡续绝先生志,填海移山国士风。
2004、8、29
震旦文化艺术网站(www.zhendan.cn)及所属神州文化社区:(http://www.zhendan.cn/forum/)是由 “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主办的文化、学术性网站。
震旦文化网站有:老枭主页(收集枭文最全面的网站,有个人简介、最新枭文、新诗、诗论、政论、杂文、散文、诗词、弯弓射枭等栏目)、最新公告、院讯院刊、院士专辑、网络名家、项目招商、传统文化资料库、神州社区等栏目和社区。
神州社区有书山论剑、谈古论今、对联雅集、诗风词韵、灯谜沙龙、自由诗会、文林高手、道骨禅风、风月宝鉴、站长在线(老枭与你即时网络交流)、芦笛文萃(网洛之帝,思想之王。海外独知,文彩飞扬)、神州石馆、神州武馆、神州书馆等论坛。

邢国鑫多谢了

Sunday, August 29th, 2004

多谢你抬举我的赶尸。
我觉得,发在熊海川的帖子,没有必要再发狼海川,反之亦然。
因为狼熊两家海川共享同一网客群。

郎咸平简历

Sunday, August 29th, 2004

郎咸平– 香港中文大学财务学系讲座教授
郎咸平教授于 1986年获得宾夕法尼亚(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大学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财务学博士学位,曾经执教于多家知名的商学院,其中包括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郎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财务学系讲座教授。郎教授曾担任世界银行公司治理顾问, 现任深交所公司治理顾问和香港政府财经事务局公司治理项目顾问。
郎教授曾于 1998-2001在世界银行担任公司治理顾问,与世银经济学家Stijn Claessens和 Simeon Djankov合作,致力于研究公司治理以及保护小股民权益的课题。在东亚地区,此项研究尚属首次。该项研究成果标题为 “East Asian Corporations: Heroes or Villains?”曾被作为世界银行编号409号(2000年)研讨论文发表,并且被收存在美国国会图书馆 (收录编号: ISBN: 0-8213-4631-8)。该论文曾被专业学者、研究人员及“经济学家”、“华尔街日报”等知名媒体广泛引用。郎教授与世银经济学家针对一此课题于美国最富盛名之「财务经济学期刊」(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2000年)「美国财务学会期刊」(Journal of Finance,2002年)将世银研究成果发表。
郎教授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并且成就斐然。他曾经在多家世界主要的经济和财务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如“美国经济学会期刊”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芝加哥大学政经期”(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财务经济学期刊”(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美国财务学会期刊”(Journal of Finance)等。郎教授的论文被大量引用,他的学术成果得到世界一流商学院的普遍认可。众多的知名媒体报道了郎教授的观点,其中包括“经济学家”、“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商业周刊”、中央电视台, CNBC电视台和TVBS等。而且大多数世界通用的财务管理教科书均引用郎教授的论文。
[…]

转贴:谢百三:声援郎咸平的学术研究

Sunday, August 29th, 2004

注:这个谢百三是北大经济系跟老狼同时代的研究生,时任北大研究生会经济部部长,据说以追女生闻名。现为复旦大学教授,常在广州日报上发表股评。
上海证券报/谢百三
郎咸平教授因为分析、评解格林科尔而收到律师函,称其在复旦演讲经媒体报道后造成了对顾雏军的毁谤,要诉诸法律。这显然于法于理都说不过去。
我认为,郎咸平所做的是学术研究而不是毁谤。
郎咸平指出顾雏军用于收购风暴的仅9个亿,却换回了136亿的资产总值。他分析顾雏军的操作手法为七步,还指出他利用了科龙电器的强大的现金流,而不只靠他个人的资金,云云。
这里第一个问题是:郎咸平的这种分析、解剖文章是属于学术研究的公开,还是毁谤个人的言论,还是揭发犯罪事实的举报?
显然,这是学术研究。这就好比我们分析巴菲特如何趁中国非典人心惶惶时在香港买中石油股票,分析索罗斯如何趁英国汇率失常,过早与欧洲其他经济稳定国家联手实行高估的汇率之际,攻垮了它,赚了20亿美元。全世界都称索罗斯为”金融大鳄”,索罗斯起诉过人家吗?
正确的做法是据理力争,逐条反驳。如果都企图用法律来封学者和舆论的嘴,舆论监督、学术研究还搞不搞。同时,我也相信法律不会伤害伸张正义者的,蓝田不是也告过刘姝威吗?结果又怎样呢?
剩下的问题是,郎咸平教授及研究生们的分析对不对。如果这些结论符合事实的话,我们就要研究顾雏军的收购手法是否合法合理了。
如果是利用我国证券市场法制不健全,国有股、法人股与公众股分置等根本性缺陷,利用法规、政策上的漏洞进行了四两拨千金的运作,顾雏军应该摆事实讲道理,说明自己是合法的,这样,我们就应迅速健全法规、政策。如果是违理又违法,那就应该移交司法机关侦察审查。

郎咸平到底代表谁?

Sunday, August 29th, 2004

www.homeway.com.cn 【2004.08.26 17:27】信息时报/施业传
——————————————————————————–
香港知名学者郎咸平连日来一席言语中,对我国目前正在进行的国企改革提出了批评。国企改革到底该如何进行?MBO模式是否科学?国有资产确否流失?而郎咸平所提问题到底属于学术探讨层面还是国企改革真实写照,本报将对此话题进行深入探讨,并诚邀各方人士加入“争鸣”。
近来,香港知名学者郎咸平频频对“格林柯尔七板斧”、“海尔曲线MBO”、“TCL分拆上市”等等中国知名家电企业进行“无情炮轰”,客观上影响到了酝酿已久的长虹减持国有股与格力密谋MBO的进程,客观上也影响到了酝酿已久的长虹减持国有股与格力密谋MBO的进程,客观上影响到了酝酿已久的长虹减持国有股与格力密谋MBO的进程,他围绕着国有企业改革发表了不少耸人听闻的“高论”,引起社会各阶层的强烈广注,本报8月24日发表《科龙业绩击退郎咸平谣言——科龙中报赢利1.59亿元证明国企改革成就》,此文发表后记者立即接到了数十个“辱骂”记者的电话,有几位男士甚至自称“要为郎咸平砍人、要为正义流血!”,对记者进行人身威胁。虽然郎咸平作为一个学术理论上贡献不大、知名度很高的学者,难道他的话就是真理,不需要也不允许争论吗?郎咸平的“高论”到底代表了谁的利益?
到底谁在威胁谁?
近日,郎咸平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前提下,到处散布谣言——顾雏军要用黑社会手段收拾他,如果他的家人有任何不测,他将动用法律手段讨回公道!这种话如果只是在家里说说还行,但亲自到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并通过媒体广为散布,分明对顾雏军的人格构成“诽谤罪”,将一个传奇的企业家丑化成黑社会的“黑老大”,难怪顾雏军在香港起诉他。另外,经过记者深入调查,严友松再三声明关于“郎咸平是无聊、无知、无赖的三无书生”纯属谣传,科龙绝对不会作这样下三滥的评价,这是外界以讹传讹,对于郎咸平这个人,为了不让他达到“炒作出名”的目的,科龙不想作任何好的或坏的评价,所有好的或坏的评价都与科龙无关!但是,严友松与本报记者一样,同样接到了声称“要为郎咸平用刀说话”的公然威胁。记者终于查到了最先称“郎咸平是三无书生”的一位营销专家,他要求暂不透露姓名,必要时自会挺身而出,现在还未到时候。
但现在郎咸平到处说有企业家威胁他,但许多企业家又认为郎咸平就像一把刀,永远是一副砍企业家脑袋的样子,到底谁在威胁谁呢?
郎咸平能否代表股民?
由于郎咸平质疑的都是上市公司,似乎就成了广大中小股民的“代言人”,一定程度上也得到了不少股民的支持,拿郎咸平做顾问专家的新浪网来说,郎的点击率与支持率从数字上看还显得特别高。但记者有三个问题要问问郎咸平:
一、中国经济发展极快,许多境外机构所代表的境外政治或经济势力,常常借助一些专家或学者的“过激言论”来干预中国经济改革的进程,这一点值得爱国学者们警惕!试想想,如果中国家电业没有海尔、TCL、科龙、长虹这样的强势企业在支撑,许多外资家电巨头是不是高兴极了?如果大家都热衷于搞思想斗争,还有什么心思搞经济建设,这样的历史教训还少吗?
二、“国退民进”是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一种流行的说法,最有发言权的是国资委,但北大博士后、国资委研究所宏观战略部部长赵晓就在日前对媒体宣称:“郎咸平总是发表个人言论,为什么不听听国资委的意见后再说话?”再就“MBO”这个热门话题来说,记者已报道了好几年,郎咸平的说法不过是老调重弹,TCL分拆上市与科龙连番收购上市公司,虽然有种种不足与疑问,但从经济效益与税收大幅增长来说还是十分值得肯定。海尔张瑞敏对“曲线MBO”的说法表现得颇有大师风度:“海尔是集体企业,对于国资流失的质疑不屑一顾,国资委管得很好,海尔走自己的路,让人家去说吧!”据了解,长虹与格力就因为某些“学者”的频频发难,严重影响了当地政府的转制信心,而使得MBO改革举步维艰,企业发展后劲明显不足。郎咸平在国有企业改革的关键时刻大泼冷水,其出发点可能也是爱国心切,但实际效果却变成了阻碍国企改革,打击了经济改革的信心,短期内可能确实帮股民说了话,但从长远来看,没有这些效益好的上市公司在支撑着,股民不是“套死”就是“跑死”。
三、在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史上,曾经就因为“极右”与“极左”两种思潮而严重影响了革命的发展,现在对国企改制的评价也存在两种思潮,一种是以郎咸平为首的“极右思潮”,要求国企变革减速,对改制中的缺点过于强调过于偏激,一种是以某些企业家为首的“极左思潮”,要求国企转制加倍提速,认为转制就能包医百病。其实这两种思潮都不正确,极左思潮会导致国有资产贬值和腐烂,极右思潮则会导致国有资产大量流失!国企改革牵涉方方面面的利益,纸上谈兵是会误国误民的,正确的办法就是在国家政府、企业家、新闻界、专家学者的共同参与和监督下,在不断改革中纠正缺点和错误,不要将“盆子里的脏水和孩子”一齐倒掉!
最后,引用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张君的话来作一个总结:郎咸平利用有限的数据进行推测与假设,而且急于公之于众,所以导致结论极不成熟!郎咸平的“高论”并没有在中国主流的经济学家中赢得任何支持,我们希望郎咸平先生认真对待学术界的忠告与企业家的建议,共同把国有企业改革的工作做好!

誓死捍卫学术尊严 郎咸平欲剑指北大方正

Saturday, August 28th, 2004

“我今年已经48岁了,就算死我也要维护学术尊严与自由。我不怕那些所谓的企业家对我的威胁,我将永远站在股民等中小投资者一边”,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郎咸平在昨天的媒体见面会上非常激动地表示,被称为“郎监管”的他8月14日收到了他自炮轰大企业(德隆、TCL、海尔、格林柯尔等)以来的第一封律师函。他同时透露,继揭开海尔秘密MBO、指责格林柯尔席卷国家财富之后,他的下一个目标将对准北大方正、清华紫光等高科技企业,其主要研究方向是高科技企业发展中的思维误区。
8月9日,郎咸平在上海复旦大学发表了题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指责格林柯尔董事长顾雏军用7种方式强取豪夺,在“国退民进”过程中席卷国家财富。该演讲内容被东方早报、香港商报和新浪网等媒体披露。13日,郎咸平接到顾雏军委托的香港齐伯礼律师行的信件,信中指责郎咸平对顾雏军造成了毁谤,并声称顾雏军将会“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包括法律程序保护自己的声誉”。
对此,郎咸平表示:“我以及学术界绝对不会接受‘企业家’透过任何方式以威胁的口吻践踏以保护国有资产和中小股民利益为本的学术尊严与自由,这一点是我今生奋斗的目标。”目前,郎咸平已经和包括顾雏军在内的许多企业家进行过交锋。
除北大方正和清华紫光,三九、南京斯威特、复兴集团也是郎咸平下一轮关注的目标。
应先立法再“国退民进” 郎咸平谏停国企产权改革
昨天,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郎咸平在记者见面会上再一次强调,目前,一些“企业家”利用合法的手段对国有资产巧取豪夺,席卷国家财富。因此,应该停止目前以民营化为导向的产权改革,在建立比较完善的法律后,再继续“国退民进”的产权改革。
保姆占了雇主的家
郎咸平表示,我国国有企业的问题不在所有人缺位,而在职业经理人信托责任的缺位。在目前的产权制度改革中,许多国企经理人一心想把企业变成自己的。这就像“我的家原来又脏又乱又差,来了几个保姆,帮我把家收拾干净了,结果保姆就说这个家就成为他的了”一样。对于国有企业,资金国家出,政策国家给,国企经理人怎么就能说企业是他的呢。
为此,郎咸平在抨击了海尔秘密MBO之后,又针对广东格林柯尔科技控股公司利用多种手法巧取豪夺国有资产进行了猛烈抨击。
郎咸平提出,目前我们大部分的国企老总老觉得国家对不起自己,因此就想控制公司,而所有人缺位这个思维正好给了国企老总舆论的支持,因此目前的现况是只要打着产权改革的口号,任何侵害股东权益的事都可以做。
国企老总不应成为大股东
郎咸平指出,人们在认识上有一个误区,认为是张瑞敏、倪润峰等创造了海尔或者长虹的奇迹,其实并不是如此。是政府和社会给了他们资金支持和政策倾斜。国企老总做好工作,是尽了自己的责任。如果总觉得不公平,那就应该辞职自己去打天下,和真正有资格取得股权的民营企业家一较长短。
郎咸平认为,对于好的国企老总,一年给个上千万元年薪毫不为过,但他就是不能成为大股东,只能透过激励期权少量的持股。
产权制度改革应暂缓
郎咸平明确表示,目前的产权制度改革存在许多弊端,应该暂时停下来,等相关法律体系建立之后,再继续推进。
郎咸平认为,目前我们所采取的所谓“产权制度”改革的方式和方向都有待商榷,政府行为确实应该退出市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国有资产就应该退出市场,所谓的“国退民进”绝对不能仅仅理解成为国有资产在目前法律制度还缺失的情况下,在暗箱操作之中,被某些有特权的人“自己制定价格”,“合法”地转化成为私人的财富,这对于社会和民众都是非常不公平的。国有资本不应该退出,国有资本的管理者是职业经理人,是国有资产的保姆,国家可以高薪聘请他们,但是绝对不意味着他们将企业做大之后就可以将企业据为己有。而政府的行政干预退出了市场,政府同样可以作为股东,行使股东的权力,而不是管理者的权力,两者并不矛盾。
新闻背景:郎咸平其人
郎咸平,现任香港中文大学和长江商学院金融学讲座教授;
郎咸平以保护中小股民为理念,因而被媒体尊称为“郎监管”;
郎咸平于1986年获得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博士学位,曾经执教于多家知名的商学院,其中包括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
郎咸平主要观点:人民币应再贬值2%以打击进入中国市场的游资;寓富于民。
郎咸平激战顾雏军
8月9日,郎咸平在复旦大学以《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为题发表演讲时,指责广东格林柯尔科技控股公司董事局主席顾雏军用7大手段在“国退民进”过程中席卷国家财富。这7个巧取豪夺的手段被归纳为安营扎寨、乘虚而入、反客为主、投桃报李、洗个大澡、相貌迎人以及借鸡生蛋。
郎咸平表示,顾雏军先后收购了科龙、美菱、亚星客车以及ST襄轴等四家公司,号称投资41亿元,但实际只投入3亿多元。顾雏军收购4家公司时,均以公司大幅度亏损为由,压低收购价格。实际上,这些公司的大幅亏损都是顾雏军一手制造的。
这些内容被媒体披露。
8月13日,郎咸平接到了由顾雏军委托的香港齐伯礼律师行的信件,指出其在复旦大学的演讲经东方早报、香港商报和新浪的文章对顾雏军造成了毁谤,并声称要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包括法律程序以保护自己的名声,而不会再通知郎咸平。
8月16日,郎咸平召开记者见面会,公开表示,学术尊严与自由,不容顾雏军践踏。
转自北方网

转贴:著名学者郎咸平:保护权益 不让侵吞国资者得逞

Saturday, August 28th, 2004

国外的网上社区好像对国内出现的很多大事都不敏感。比如最近的“郎咸平漩涡”。这是涉及中国近年来最重要的经济体制改革,也就是国企改制的最重要的争论。但我找了海外几个重要网站,竟然毫无反应。这里转几篇文章,老狼忙,请大家自己去古狗。
证券之星 8/17/2004 9:09:38 AM
证券之星8月17日据上证报:昨日,因评判格林科尔而收到律师函的著名学者郎咸平在京召开媒体见面会,称捍卫以保护国有资产和中小股民利益为本的学术尊严与自由,是他今生奋斗的目标和绝对坚持的原则,下一步将研究方正、三九、南京斯威特、清华紫光、复星集团。
不存在攻击个人的问题
郎咸平介绍说,他在8月13日接到了香港齐伯礼律师行的信件,称其在复旦大学的演讲经东方早报、香港商报和新浪的文章对顾雏军造成了毁谤。
对此,郎咸平表示,其研究完全根基于格林科尔以及顾雏军所拥有的公司公开披露的资料,并经过严谨的学术推论而得到结果,因此是学术性论文,根本不存在攻击个人的问题。
国企老总就是职业经理人
郎咸平表示,国家持股的现象就算在欧洲也是非常普遍,国家持股就是股东的一部分,没有所有者缺位的问题。国企老总就没有资格要求股权,因为平台是国家股东给你的。国企老总的身份就是”保姆”,是职业经理人。
谈及市场应该如何提供激励机制给职业经理人时,郎咸平表示,如果职业经理人把国企做好了,代表股东的董事会当然可以替老总加薪,也可以透过激励期权让其收购少量股权。如果国企老总把国企做好了,他的市场价值自然提高,而他离开国企后的下一份工作将反映这个价值。职业经理人的信托责任的理念将会透过这种充分竞争的市场机制而逐渐成型。
挽救国有资产
对于目前国有企业的产权改革,郎咸平谈了三点看法。
第一,MBO是好还是坏,目前国外还没有定论。中国不能做MBO,因为中国上市公司的国有股不是全流通的。真正意义上的MBO应该是溢价收购在外的股份,即Management Buy Out(MBO),现在我们变成收购不能流通的国有股,成了MBI(Management Buy In),而且还自己制订价格。简单讲,目前中国实施的一些MBO成为某些人掠夺国有资产的手段,有关部门一定要立法禁止。
第二,目前已经不存在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争利的问题,而是一些国有企业老总和民营企业老总联合起来”合法的剥削”国有资产的问题。现在要做的是如何唤起民众的危机意识,挽救国有资产。
第三,中国在”国退民进”中出现的问题和当初俄罗斯私有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极为类似,都是利用法制不健全,合法侵吞国家财产。
郎咸平”炮轰”顾雏军回放
○顾雏军用于他的”收购风暴”的资金其实只有9亿多元,而这9亿元换回来的是一些响当当的企业,资产总值共计136亿。
○顾雏军的收购成功源自于其独到的操作手法。顾雏军的整体操作大致可以分为七步,可以形象地描述为”安营扎寨、乘虚而入、反客为主、投桃报李、洗个大澡、相貌迎人、借鸡生蛋”。
○顾雏军收购入主后,被收购公司的费用无一例外的飙升,从一个侧面说明其次年的扭亏为盈与这些费用飙升关系重大。顾雏军不是经营之神,但其对财务报表的洞察、理解和执行能力,确实称得上熟练级。
○我们对科龙的一系列收购活动进行分析,发现顾雏军利用了科龙电器的强大现金流而不只是单单靠他个人的资金,来完成他在冰箱产业的收购,达到他整合冰箱产业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