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4

浴火凤凰,<夏都志异>好久没有下文了?

Friday, October 29th, 2004

如饥似渴,恭候

声明

Thursday, October 28th, 2004

本人已从寒江月处取回本人订购的两本《我为什么不能保持沉默》

提上来:由凤凰卫视名主持阮次山介绍谈到海外时政论坛的市场

Wednesday, October 27th, 2004

凤凰电视台能够采访国际重要人物的,大概也只有他了。关键是又要有政治头脑,又要有起码的沟通能力。这个连杨澜也未必成的。
凤凰卫视出奇招,专找一群老头来做节目主持人:曹景行、何亮亮、阮次山、杨锦麟,而且专炒不好卖的时段:晚上11点后。结果效益奇佳,广告从零至数以亿计,几个老头成为比性感女星还红的主持人。最近王鲁湘加盟,使其学者气息更浓。凤凰卫视的几个节目成为国内电视台竞相仿效的抢手货。
其实我看了凤凰卫视的一些节目,包括一些辩论会,觉得他邀请的一些专家还不如咱们奸坛的水平。所以有人对海外市场和政治论坛觉得悲观,其实不必。文学城是被封的海外网站,市场只有海外中国人,但其流量排名在 alexa上却高达 99 名(今天的排名)。大家可以对比一下海纳百川的 28,848 名和新海川的121,672名,就可以知道其流量不是一般的大。当然,文学城是个门户网站,内容很多,其中尤其成人网站、商业网站和滚动新闻的流量贡献最大,但其政治论坛的影响却远不如海纳百川。而凤凰卫视的拿手好戏如时事开讲,世纪大讲堂等成为被追捧的市场热门,也表明时事政治文化等话题,是能够吸引注意力并且有市场生命力的。而海外媒体,我看除了凤凰卫视之外,好像还没有一家取得很大的影响力。所以咱们海纳百川其实如果搞得好的话,其实应该是很有前途的。咱们这里人才辈出,品牌效应已经树立了,连专业投资的多维的大家论坛也远不如我们。只是发展和扩大影响的问题。当然咱们这里的业余性质,也妨碍了咱们真把这当成什么事业来做。比如象老狼这样的贫下中农,还得为五斗米折腰;老芦则饭碗将碎,举家食粥。。。
所以咱们这就是没钱罢了,一群穷光蛋,连个破服务器都要给新海川抢去。如果有那凤凰卫视十分之一的钱,大概就没凤凰卫视什么事了。
闲话休提,下面是阮次山的介绍(转自asp.net)。
“许多看上去不相关的事,其实都是有关联的……”
凤凰卫视网站设立了观众发表意见的管道,就有人评说阮次山:”阮次山这个小老头挺有意思的,留着八字胡,脑门那儿亮亮的,很像列宁同志。虽然说话结结巴巴,却把事情说得头头是道,很有见地。”
凤凰太空站乱点鸳鸯谱,出道题询问女性观众愿意与哪位男主持人共结连理,一位美眉坚定地选中了阮次山,理由是”他聪明智能,身体健康,又很有钱。”阮先生听了,哈哈乐得合不拢嘴,却没问这女孩姓甚名谁。这位妹妹不知道是怎么得到这些信息的,因为网络上阮先生的文章不少,但个人资料却罕见。于是,逮着个机会对着阮先生喷着唾沫星子一顿好问,挖来了一筐原汁原味儿的东西。
一个长在台湾的外省人,一个从12岁起就自己养活自己的白面书生
阮次山是海南岛人,1946年出生于广西,父亲是国民党的中下层官吏,4岁时随父亲离开海南到了越南,然后又到了台湾。国民党早期在台湾的时候,到处一团乱麻,其公务人员活得也挺难,阮家孩子多,生活也是勉强糊口而已。阮家有五个孩子,三男二女,阮次山是老二。中国的多子女家庭,一般老二受到的优待较少,所以阮次山从上初中开始就学着自己养活自己。他最感得意的是在高雄中学读书时,校长定了一个制度:如果你在校外写稿得到了稿费,学校给你相等的稿费做奖金。重赏之下,阮次山自力更生写稿谋生。从那时起,所有学费都是他写稿赚来的,那时候这样情况的孩子在学校绝无仅有。多年以后,阮次山每每提及这种一篇稿件得双份稿费”制度”都赞不绝口,”很好,很好。”
[…]

假如同样的震灾发生在中国……

Tuesday, October 26th, 2004

假如同样的震灾发生在中国……
郑若思
这几天,日本的报章电视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新潟大地震的报道。我在日本的十几年里,经历过两次大规模地震,一次是九五年一月的阪神大地震,然后就是这次。
日本报章报道:灾民们挤在体育馆里避难,每人只有一叠(塌塌米尺寸,相当于180×90CM)大小的空间;他们要排20分钟的队上洗手间;要排五十米的长龙领取食物—两个冰冷的饭团。九年前,神户地震后,灾民们也是这样沉默地忍耐震灾带来的不便,也是这样在天灾面前依然守望着日本人奉若神明的秩序和自律精神。此情此景让我发出疑问:如果中国出现同样的震灾,我们的同胞能不能像日本人这样在极限状态下仍然保持着秩序和自律,或者比日本人做得更好?
中国作家钱钢曾在《唐山大地震》中写到了1976年发生在唐山的一幕幕惊心动魄的事件,其中最令人痛心疾首的当属灾区社会秩序失控、抢劫横行的状况,他将那段史实视作我们民族的耻辱,并在作品的结尾写下这样的话:“让我们把(这场震灾)当作明天的参照物,以证明我们终究是在走向成熟。”
可能成熟是很需要时间的。大概八、九年前,我在日本的电视上看到上海八百伴开业的报道,数以千计(万计)的上海市民浩浩荡荡拥进商场,把开业纪念品—塑料购物袋一抢而空,有捷足先登的,一口气抢到一叠,得意洋洋地满载而归,还有手脚慢的,只好拣被众人践踏的购物袋。这段影像一直在晃动,且焦距不准,可见摄像者在汹涌人潮中的狼狈。
当时,一个刚从神户来到东京工作的中国留学生正坐在我身边。他长叹一声:“如果神户地震发生在中国,不知会发生什么局面。”这位留学生告诉我,神户地震后,尽管缺吃少喝,尽管没有警察和军队维持秩序,没有发生任何哄抢商店、餐馆的事件,发放食物时饥渴难耐的灾民都自觉排队,还礼让老弱病残;救灾衣物就堆在路边无人看管,神户人只是前去挑几件合身的拿走,假如是咱们国人,”那留学生顿了顿,“就是他不需要也要扛几箱回家堆着,好像不占这便宜会几天睡不着吧。你瞧,上海还是中国最发达的城市,为个八佰伴的购物袋就疯成那样,若是发生地震,不把八佰伴砸了才怪。”
光阴似箭,一晃到了21世纪。在即将主办奥运的文明古国,没有灾难,没有生存极限,一场足球赛都需要出动四万七千名警察才能勉强避免骚乱,却在谩骂彼岸住着“劣等民族”,这该是2004年中国人留给明天的参照物吗?

提上来:分裂的资源浪费,并再谈新海川的沦落

Sunday, October 24th, 2004

不但服务器、程序、连接费用等重复配置,而且网友交流也不方便,时常要两头上贴。当然其实两头上贴并没有必要,因为两边的网友群其实是差不多的,除了新海川对我们这边的封锁,那边有些网友不知道这里,这里的网友基本上都知道那边。但是作者还是希望得到更多的讨论。所以事实上网友也必然会越来越趋向于集中一个论坛,竞争淘汰的结果还是浪费。
从效用或者效率上,也是集中比较好。这也是老狼跟新海川那边的主要分歧之一。新海川的管理层主张“各练各摊”,阳春白雪,讲究“档次”,说是打架会把有洁癖的高手们熏跑,于是就“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但因为这是思想政治论坛,需要的正是各种思想的碰撞和较量。一个主张多元自由的海纳百川论坛,怎么能厚此薄彼呢?谈论政治时事,尤其是那些争取中国自由民主的人们,怎么能如此地挑剔言论生态,并且总是试图用斑竹的尺度去screen 网友的言论呢?海纳百川论坛已经有足够差异性的场地安排,其政坛罕见奇谈和文坛寒山小径的管理尺度较紧,以维持尽可能理性的对话和温馨的气氛,但众议院就只管底线,放手让网友较量互搏,同时注明众议院是雷区,易受伤者、有洁癖者慎入。这样不同爱好的网友都各得其所,不是很好吗?为什么我们那些搞政治的人如此的脆弱,需要斑竹极权的高度保护?
因此以我看来,上面提到的这种竞争的浪费有时候却是必须的,就象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导致的浪费一样。因为只有在市场中生存,才能最后雄辩地证明自己的正确,其他说什么都没有用。
所以沉船前夕,尽管董事会坚决反对分家,并且对此作出了最大限度的让步
(比如开放股份让对方随意认购,主动无偿降低自己的股份份额,允许对方免费使用服务器并在上面建立起自己独立管理的论坛,共享资源等),
我还是认为,如果实在不能说服对方,也不妨让对方自己试一试他们主张的那套路子。自己干一阵就什么都清楚了。老狼是实践派。邓伯伯教导我们说,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唯一标准。倒时候如果实践证实了是我们的错误,我们一定承认失败,并且自愿交出我们的管理权。
但是这一切必须建立在公平竞争的前提上。可人家却懒得跟你罗嗦,一边装模作样地跟你们讨论股份,一边密锣紧鼓地注册域名准备开张,同时利用海纳百川的最后价值,在上面大肆宣传新海川,等到一切就绪,就给这边拉闸拆台,还说是“技术故障,正在加紧抢修”,让我们傻乎乎地无限期等下去。最后看看大局已定,我们一无所有(服务器、程序、数据库、贴子、网友资料等全部控制在他们手中,钱只剩下赤字,网友和写手则无处可去,已经大都集中在新海川),即使在废墟中重新写程序建站,按照原来海纳百川建站的速度,也在两个月以后,那时候木已成舟,人气散尽,海纳百川即使华陀再世也难复生,于是吹灯拔蜡,掀桌子走人。剩下我们全部落水,漆黑一团,狼狈不堪。
然而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虽然我们在那段在废墟中重建的日子极其艰难,但网友心里有杆称。正是这人心的向背,决定了两川的起落衰荣。
决定了新海川的沦落的还有其他几个因素,我在给贝苏尼的贴子里面谈了一下,那就是:
1) 新海川管理集团里,找不出一个有担当的人。这个早在原来海纳百川俱乐部里面老狼就看穿了。注册俱乐部的时候,需要法人代表(founder), 老狼表示因为在大陆有生意,是那里面最不方便出面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虽然老狼是比较中立的人,但架不住这个论坛里有那么多“反动言论”)。但是问过数遍,无人出头,老狼只好硬着头皮当这冤大头。资金告罄,赤字高涨的时候,也是无人施以援手,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坐视老狼一人独自去扛这日益高涨的赤字。抢夺资产的时候,却勇不可当。“见小利而亡命,干大事则惜身”,令人一叹。建新海川后,除了贝苏尼,他们没有一个人敢以原马甲出头谈坛务的,所以直至现在,网友们都不知道他们到底谁代表坛方。
2) 无人出头担当的原因,除了人格的因素外,更重要的是体制。在海纳百川沉船事件中,最重大的原则分歧就是新海川的君子们主张大锅饭的“民主”制度,就是没有出钱的人可以抢劫出钱的人的财产,没有贡献的人可以当有贡献的人的家。这样的冤大头,他们自己就不傻,当然也不愿意当的。所以迟早会出问题。权利不跟义务、贡献联系起来,最终只会导致大家拼命把“自己人”拉进俱乐部,并且拉帮结派,以建立“民主”票数优势,最后只会搞得乌烟瘴气,一哄而散。
3) 无人出头的同时,却是军人干政。“技术大拿”因为捏住了论坛的命脉,一言九鼎,无人敢惹。而“技术大拿”本身,却没有什么有点深度的思想,缺乏起码的政治头脑,不要说基本上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文章,最要命的是毫无自知之明,一意孤行,愚不可及,为所欲为。当时亚瑟跟RR势不两立,遂勒令RR必须无条件退出俱乐部,否则服务器限时搬离,没有任何道理可讲。于是RR气焰再嚣张,也只能不得越雷池一步。自治坛事件,老狼不过委婉地劝了一下亚瑟,不能越权进入网友自治坛大开杀戒,否则我们就连共产党都不如,就导致了海纳百川的最后沉船,沉船前的会议上,老熊甚至利用其技术职权,不通过任何手续授权就直接将俱乐部主席的内坛管理员权限剥夺。整个管理集团无人能阻止技术人员因为掌握论坛命脉而进行的任何违背整体利益的行为,甚至无法阻止其拖着整条船一起沉没。新海川由此而诞生,如何能治得了这一痼疾?
4) 如上所说,新海川管理集团缘木求鱼,硬要建立起斑竹极权,以自己的判断为最高权威,反对任何制衡的机制。这在存在无数冲突的思想政治论坛里面是不可能实现的,结果只会不是得罪了这一派的人,就是得罪了那一派的人。而斑竹的倾向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冲突也是不可避免的。新海川集团因为强烈反对建立独立的司法仲裁而从海纳百川分裂,其结果就只能是越分越小,“新海川”最后只剩下涓涓“清流”,而那“清”,也已经非常可疑。原因很简单,“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应该是 common sense 了。
而这,恰恰也是新海川从海纳百川分裂的最重要分歧之一。
尽管跟共产党搞改革是走回头路,否定自己当初的革命理想一样,新海川要生存下去,同样得否定自己。虽然这很痛苦,但只能这样。连邓伯伯都作得到的事情,你们为什么就作不到呢?

众议院广告:答贝苏尼:欲盖弥彰,难得糊涂,兼论新海川的沦落

Saturday, October 23rd, 2004

http://www.hjclub.com/showtopic.asp?ID=520356

答贝苏尼:欲盖弥彰,难得糊涂,兼论新海川的沦落

Saturday, October 23rd, 2004

看来你很清楚是新海川抢了我们的服务器,而且一直霸占着拒不归还的事实,但是却在楼下装出一脸的无辜嚷嚷什么“我们没偷你服务器啊?那服务器是在亚瑟那里都放生锈了,是你自己不去拿罢了!”以此来证明你们真的买了自己的服务器,所以用不着抢我们的。
于是大家就以为我们冤枉了好人。呵呵,这种角色大概也只有你来演才合适。因为别人装傻还没人相信。
所以你问我“公布文件又有什么意义”?眼下就有一个非常直接的意义:拆穿你们的把戏。因为那是法律上的铁证:你们抢劫并且一直霸占着服务器拒不归还。
所以这意义很大。鸵鸟把脑袋扎到沙子里面假装看不狼就能逃脱被吃掉的命运么?楼下weizhi 网友说了,法庭一判,人心二判。一个标榜宣扬自由民主法制的论坛,脸上却怎么也抹不掉抢劫的罪嫌,你认为新海川在竞争中的落败跟你们失去的人心没有关系么?
另外你们自己干的事情别扯上别人陪绑:“既然我们都在率性与容忍之间宁可取前者而舍后者,不愿意承认一个(虚拟)社区内所能容纳的冲突存在限度,相反却要将冲突最大化,那么得到的只有日益零散的小圈子。”那只是你们新海川干的事情,别扯上我们海纳百川。请问搞突然袭击,分裂海纳百川俱乐部的是你们吧?不能容忍异见的是你们吧?非要充当青天大老爷去压制某种声音的是你们吧?当初在网友法庭判决中落败,不遗余力地反对陪审团的不正是你自己么?衰落的是新海川,不是别人!“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不正是你们的绝好写照么?
澄清一点,芦笛表明愿意充当你重返俱乐部的介绍人,是他的善意。但是必须履行手续,获得俱乐部的批准。而且,加入俱乐部并不意味着就自动
“加入论坛管理”。今日的俱乐部成员不再有昔日的那种管理特权,而管理也不再是你们的那种黑箱操作。立法权只有董事会成员才具备,但是董事会不能干预执法。执法由总斑竹从自愿报名的网友中选任,而司法由独立的网友虚拟法庭和陪审团负责。
所以你说“我只想享受自由网人的快乐,近期内无意加入论坛管理。”可能有点会错了意。不过这是不是也意味着你已经从新海川俱乐部中引退?因为最近爆发的新海川骚乱,好像是因为你的某些言论而引发的。而你的身份又被认定为新海川的管理人员。否则,一个普通网友的言论,何止于被引导向网友们对坛方的抗议?
所以,你的那个声明,不声明我也知道,你谁都不能代表。请问你们那个新海川俱乐部有一个可以代表的人吗?当初你们闹分裂的时候我就说过一句话:你们没有 future. 第一个原因,就是你们那伙人里面,没有一个是有担当的。请看新海川论坛上,有谁是光明正大地代表过坛方出来表明立场的?全部都当缩头乌龟,执法、管理连昔日的马甲都不敢露。老虫是你们的主心骨,可是他从头到尾连一分钱都没出过,你能想像他能有什么担当?第二个原因,是体制使然。新海川的成立是因为抢劫,没有出钱的竟然可以抢出钱的人的财产,没有贡献的竟然可以当有贡献的人的家,这样的“民主”,谁会去当这冤大头呢?更何况是你们这样的人精?第三个原因,是你们那边虽然无人有担当,却是技阀做主。而技阀之一亚瑟是个愚蠢之极的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而你们内部矛盾重重,当初亚瑟为了将RR赶出俱乐部,以服务器相要挟,最终RR只能“半退”:没有任何道理可讲。论坛的命根子掌握在这样蛮横而愚蠢的人手里,可谓千钧一发,你们最后都只能给他陪葬。第四个原因,是你们自己可以当青天大老爷的假定,是永远不能成立的。网络上相互对立的观点不计其数,各种性格的人千千万万,你们以自己的倾向去作绝对仲裁,就必然会激怒其他倾向的人。希望网友体谅你们“义工”?实践已经证明了,门都没有。关键是你们并不可能是青天大老爷,而由坚决拒绝将司法交付独立第三方。而这也正是你们不满老狼发动政变的原因之一。这样的“新海纳百川”,最终必定会沦落到只纳一川,然后越分越小,没有任何的活水,成为一条臭水沟。

众议院广告:欢迎贝苏尼网友回归并请转告新海川俱乐部

Friday, October 22nd, 2004

欢迎贝苏尼网友回归并请转告新海川俱乐部

Friday, October 22nd, 2004

1) 关于服务器。楼下公布的亚瑟公司的老板给海纳百川俱乐部的信件里面已经说的很清楚了。http://www.hjclub.com/Showtopic.asp?ID=518781, 因为亚瑟向其公司“坦白”,说是他偷偷利用工作时间给海纳百川俱乐部工作了“150 professional services hours”,所以他的公司就可以以此为借口,扣押海纳百川俱乐部的服务器,连同上面的所有网站和数据。
可是,在这以前,同一位CEO在跟我的电话交流中,并没有这么说。他的说法是根据亚瑟陈述,“服务器的所有权有争议”,让我找亚瑟。如果亚瑟同意给,他就给。但是众所周知,亚瑟非但没有交还服务器的任何诚意,甚至在海纳百川沉船前在网上一再声称的给我们开通备份数据通道的承诺都没有实现。所以我们找亚瑟完全没有作用,而且亚瑟对此也完全没有任何权利--这是俱乐部的财产,他一个没有任何授权的自然人凭什么卡住不放?我当时问该CEO:是谁每个月给你寄支票交服务费的?你又是给谁每个月的发票?--HJclub, Inc. 那么,你是跟HJclub,Inc.构成委托契约,你的公司为 HJclub, Inc. 托管服务器,你应当对你的客户, HJclub, Inc. 托管在你那里的所有财产负责,因为你有HJclub,Inc.委托你的法律文件。如果有任何第三方声称他对该财产有所有权,你应该让他去法庭起诉HJclub, Inc., 他应该在法庭上拿出相关的法律文件,证明他或他们对该财产的所有权。而且在这以前,他或他们还必须拿出他们的自然人身份或者法人身份,来确认他们对该财产的主张。这是他或他们的事情,而你公司的责任就是根据委托契约,对你的客户 HJclub, Inc. 负责,把服务器完整无损地交还给客户。所以,我们当然会找你们公司,因为是你们公司受委托,托管 HJclub, Inc. 的服务器,而不是亚瑟受委托;因为是你们公司收的我们的钱,而不是亚瑟收我们的钱;因为是你们公司给HJclub, Inc. 开的发票,而不是亚瑟给开的发票。所以要告我们只会以你们公司为第一被告,其他人为第二被告。
于是这位CEO,包括你们新海川所有的人都明白,在服务器所有权上没有任何文章可做。于是才会有亚瑟向其老板“坦白”,说是工作时间偷偷为海纳百川俱乐部服务,还有服务器上放了不止 HJclub.com 一个网站,为其提供拙劣的借口扣押服务器。但是这位老板显然没有去请专业的律师,甚至连起码的专业常识都不懂。他竟然不知道,这种托管服务器的服务,只提供 connections, 收费是按服务器的个数,而不是按网站的个数,托管商根本就不管服务器上放多少个网站。而亚瑟如果真的利用工作时间偷偷为海纳百川俱乐部服务了150小时,那么其公司应该追究的是亚瑟,而不是把这作为借口扣押其客户的服务器!
所以,事情很清楚,第一,你们唆使服务商,也就是亚瑟的雇主,拒绝交还服务器;第二,你们唆使服务商拒绝交还服务器的借口极其拙劣。
2) 你说的“地球人都知道,新海川另买服务器开的张”,你以为天下人会仅凭你们单方面满天下嚷嚷一气就会相信?如果你们另外买了服务器,有什么必要用那么拙劣的借口扣押我们的服务器?除了自己不舍得花钱贪小便宜之外,还有其他更好的解释吗?你们不归还我们的服务器,却到处嚷嚷说自己另外买了服务器,有人信吗?
其实亚瑟的公司,Commercial Scientific Corporation还不知道事情会有多严重。域名解析的证据表明,他们在抢劫了客户的服务器后,还在光天化日之下host 了另外一个其look and feel,以及上面的数据库都跟被抢劫的海纳百川几乎一样的新海川网站, haichuan.net,这在FCC上是极其严重的刑事罪行。它如果不承认这个网站就是它这个公司办的,就得招出委托这个公司托管服务器的这个有盗窃嫌疑的网站的法人;如果这个网站连法人都没有,那么就要交出跟他们公司形成商务契约时的自然人。否则承担起全部责任的,就只能是这个服务商Commercial Scientific Corporation自身。不过我不太相信他们公司会为了你们去顶这个罪就是了。
3) 关于打官司。这个您不必担心。可能你缺乏经验。法律诉讼时间是很长的。老狼是老讼棍了。老狼打过的官司,最长的一个是八年。那个被告当初也以为老狼是吓唬他,没想到老狼真干。最后直到那家公司破产,连带责任人还是得赔偿。老狼打架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紧咬咽喉,穷追不舍。关于这点,图雅有生动的描述:“我想狼也算一种相当厉害的动物了。果断多智,攻击性强,最可怕的是坚忍不拔。狮虎之类扑击,一击不中,即另寻战机,只有狼群,会不畏一切艰难困苦,连续几天追击同一个目标。” 所以,老狼一定会在诉讼时效之内开始起诉的,只不过大半年都在国内,总得等老狼回到美国不是?由于HJclub, Inc. 的 operation base 是在新泽西,所以律师建议在新泽西Newark 的联邦法院发起诉讼,以逸待劳。诉讼的时间跨度会很长――我们不在乎时间长点。当被告至少十余次往返于东西岸飞行而筋疲力尽的时候,他们就应该知道贪一个服务器的小便宜的代价了。
4) 现在对我们来说,当然是形势一片大好。当初你们发动政变的时候,老狼就说过,如果你们一定要觉得你们管理论坛的方式才是正确的,我们可以和平竞争,资源共享。尽管在那个服务器购买以前,俱乐部的捐款已经告罄,我在内坛再三公布账目征求新的捐款,没有人反应。自那以后包括服务器购买的绝大部分资金和一年来每个月近百美元的服务费,是老狼设法支付的。但是老狼还是愿意和平共存,让你们把你们的新网站放到同一个服务器上,并且承诺:如果老狼在竞争中落败,证明了老狼的治坛路子不如你们,那老狼一定认输,交出论坛的全部管理权。可是你们自以为自己捏住了服务器以及上面的论坛程序和所有数据的命根子,而我们手里一无所有,根本就不屑于跟我们谈什么资源共享,利用海纳百川论坛大作新海川开张的广告,然后吹灯拔蜡掀桌子,釜底抽薪,彻底摧毁海纳百川论坛,席卷服务器和上面的数据资料,以及全部网友和写手,我们落得两手空空,只剩一屁股债务。如果不是网友对我们的倾力支持,你们的企图早就成功了。
现在竞争的结果,应该是一目了然。不但我们从废墟中重建,给我们捐款的网友和金额远远超过贵坛(你们抢了别人的服务器还要募捐,也让人大跌眼镜),充分显示了人心的向背,本坛的流量超过贵坛的一个数量级,你们的“新海川”,事实证明是只纳一川,沦落成为“民运之友”,门可罗雀。最近贵坛的纷争也证明了你们那套行不通。连当初支持你们的基本网友都尚且如此激烈地反对你们的“独裁统治”,黑箱操作。你们号称是有民主自由法制理念并且建立一个论坛为此奋斗的一群,难道对此不感到羞愧吗?相比之下,海纳百川政治清明,运行稳定,三权分立。斑竹由网友自愿报名选任,立法由董事会主持,司法有独立的网友法庭和陪审团。工作内坛三方共同参加,而且所有捐款网友都有权进入参观,立法、执法、和司法操作高度透明。这一切保证了对所有不同政治倾向的网友的公平对待,真正做到了海纳百川。
本来如果你们不抢劫服务器,而是光明正大地分家竞争的话,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胜败乃兵家常事。更何况谁能不犯错误呢?现在落后,保不定以后吸取教训,重新追回嘛!但是你们为了贪图小便宜,抢了别人的服务器,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这件事将永远成为你们的沉重的道德包袱,使你们受到天下所有正直之士的唾骂,永远翻身无望。
5) 欢迎你们回来跟大家一起交流。即使是我们之间的争端,我们也愿意建立起对话的渠道。然而在这以前所有对话的渠道被你们所堵死。贵坛封杀了我们登陆贵坛的所有通道,删除了我们在贵坛所发表的一切言论。我们一再邀请你们到海纳百川,或者其他一切中立的论坛进行辩论,但你们龟缩在贵坛里面,根本不敢应战。现在你回到老家来,是个很好的转变,我代表俱乐部的同仁和海纳百川的网友对你表示欢迎。也请你转达新海川俱乐部其他人,你们应该尽快归还海纳百川俱乐部的服务器及其上面的一切资料。否则,除了即将面临的法律诉讼外,你们一天不归还俱乐部财产,就一天不能洗脱抢劫的骂名。

提上来与大郎对谈:由赵紫阳被废和万州骚乱看胡温所面对的局势

Friday, October 22nd, 2004

从现在的情况看,赵紫阳那时候的选择略有差池。那时候智囊们鼓噪说,再不进行政治改革,经济改革就进行不下去了,天下就要大乱。但是那以后又20年了,经济改革一直在深化,天下也没有大乱。那时候对“官倒”的怨气也是挺足的,甚至成了六四发动民众的主要口号。所以赵紫阳那时没有必要急着摊牌。
现在呢?情况我觉得要比六四的时候要好。至少国力比那时强多了。但是胡温新掌权,常委史无前例的增至八名。“集体领导”足以推翻“党政军”集一身的名义集权(看看党政军大权在握的英明领袖华主席是如何乖乖地交出权柄的就知道了)。如果胡温冒进,华、赵、胡就是前车之鉴。
所以当务之急,是保证军队的支持,然后安插自己的党羽。羽翼丰满后,逐步将权力基础外移(毕竟所谓的“党羽”是靠不住的,随时可能会因利益关系背叛),通过一些重大的举措,在尽可能不得罪和惊动既得利益集团的同时,获取民心。
但是民心没有组织,没有相应的制度影响权力的话,只能隔岸观火。所以在中国现在的条件下,应该重视基层的民主建设,并提升人大立法和监督的影响力,逐步提高法律的权威,扶植民间社会。
以上是假定胡温想改革的情况下。胡温有另外一个选择,就是不做改革,但是尽量缓和社会矛盾,在国企顺利完成改制以后,最终理顺中国生产力的发展机制,提升人民的基本生活水平,保证起码的生存条件,将中国推进到一个威权社会。
但这关键要看当局是否能安全度过当下的瓶颈。重庆骚乱表明,不管肇事者是否公务员,整个事件是否误会,中国现在的社会矛盾很尖锐,尤其是特权阶层和老百姓之间的对立情绪,一点就着。所以当局应该高度重视由此事件所透露的社会基本面。尽管现在这种程度的冲突不可能酿成全国规模的大动乱,即使有全国规模的骚乱,进入军管状态,现在强大的国家机器也完全能够弹压,但这要有一个前提,就是统治阶级不能分裂。如果统治集团分裂,则他们各自握有的暴力资源是同等的,而各省诸侯各怀异心,则辛亥之势复焉。只是情况不会象民运人士所期待的那样乐观。现代战乱的破坏力远大于100年前,“宁为太平犬,不作乱世人”。即使战乱过后的“重建”,中国面临的将是整个社会的大倒退。光是社会秩序的重建,生产力的恢复,至少要十数年。中国将又一次错过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
http://www.hjclub.com/showtopic.asp?ID=519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