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4

请大家给角斗场建议规则

Tuesday, November 30th, 2004

没有规则是不行的。至少不能让踢下三路。还有我建议,一方提出的问题,如果获得裁判支持,对方不能逃避,必须正面回答。可以轮流问对方问题,一个主问题可以追问N个次问题(如果裁判同意)。。。

鲁肃大人,请查信箱

Tuesday, November 30th, 2004

技阀有空就把“角斗场”给开起来吧

Tuesday, November 30th, 2004

反正董事会都通过的了。试试无妨。不行再关掉。
角斗场内,只许三人进内:决斗双方、裁判。其他人只能看,不能上贴。决斗之前,三方先订好规则。规则可以不以坛规为据,但不能打下三路(比如不能涉及网友隐私)。

侠女英名万世垂

Monday, November 29th, 2004

侠女英名万世垂
~追悼张纯如女士~
逸峰
血雨腥风旷古悲,申冤著作岂轻疑。
阐明真相还公道,追究暴行儆顽魑。
秉志纯如司马笔,焚香洁若谷兰芝。
南京屠杀诸天怒,侠女英名万世垂。
2004年11月12日逸庐

也冒上来,

Monday, November 29th, 2004

向姥姥请安。
好久没拜读大作,
怎么居然错过了这首好诗呢?

董事会公告:邋遢道士大旅行归来,复任大法官

Sunday, November 28th, 2004

接替原来临时法官鲁肃。在此谨向临时大法官鲁肃先生在任时的贡献致以诚挚的感谢!
海纳百川董事会

假如中华民族和犹太民族一样……——再答美利坚和网友之二

Friday, November 26th, 2004

假如中华民族和犹太民族一样……——再答美利坚和网友之二
郑若思
美网谈到日本人对中国文化的尊重,这要分几个层次来看。早在唐末,日本觉察到中华帝国的没落,立即停止派出遣唐使,所谓两千年友好交往的历史,并不等于日本学习中国有两千年的历史。在日本的知识分子,特别是老一辈的学者当中,的确存在对中国文化的崇敬,日本的汉学研究具有世界领先水平(当然这点的历史原因十分复杂,暂且不谈),可以说有些方面超过了中国人对自身文化的理解程度。在内心里,中国文化已经不是日本人的学习对象,现在在日本的中国人,也不再被看作是中国文化的载体。
我在这里想说的是:美网的贴子里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话题:我们为什么让人看不起?
这使我想起十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日本的一本娱乐杂志登载一篇文章,说“纳粹屠犹”是捏造的,结果在犹太人组织的抗议下,不光是出版社公开道歉,该杂志也立即永久停刊了。相比之下,对于那些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论,尽管会遭到社会舆论的谴责,却没有哪个报章被迫永久停刊的。虽然日本在二战中与德国同为轴心国,是法西斯主义同案犯,但是日本除了特别极端的右翼份子以外,没有人敢出来否认纳粹屠犹的事实,连那些南京大屠杀的否认派,所采取的逻辑都是“日本和德国不一样,日本没有像纳粹一样搞种族灭绝”。
由此我还想提出一个问题来共同思考——华人世界常常对比德国和日本反省战争的态度,而同为受害民族,我们却很少想过,我们和犹太民族有什么不同?为什么犹太人能很好地捍卫自己的尊严而我们却不能?而且,在二战结束的时候,犹太人没有自己的民族国家,中国人有自己的民族国家还跻身联合国的创始国之列,可是当犹太人着手建立自己的家园、清算法西斯罪行的时候,中国人却打起内战,造成国土分裂,继而两个政权为争取日本的支持先后放弃战争赔偿,对这些,我们的同胞却想得不多。
您的判断非常准确:日本这个民族的对外态度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对强者心服,对弱者蔑视。这里的“强”并不单是态度的强硬,而是某个国家、某个民族的综合实力。犹太人在美国社会的地位,您比我更清楚,不用多说,再看看近代以来的历史,犹太民族是为人类经济、科技、文化做出贡献最大的民族,是这些成就和贡献使他们在为自己讨还公道时特别理直气壮,他们受过的苦难特别容易得到关注和同情。
因而我觉得,在指出日本应该像德国学习的同时,中华民族也应该虚心向犹太民族学习。假如中华民族像犹太民族一样真正成为世界“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代表,我确信,假如哪个日本杂志敢刊登否定南京大屠杀的文章,也会遭到永久停刊的下场。
最后再说一句,在北美论坛上的日本华人谈到日本多是肯定的意见,并不等于我们自己内心对日本没有批判,诸位指出日本的某些问题,我们未必不赞同。而是由于在不了解日本的华人当中,负面的意见占主流,日本的网友谈日本不太为人所知的一面(也就是好的一面),是希望各位对日本有全面地了解,就像各位北美在住的华人也希望我们对西方有全面了解一样。

海纳百川俱乐部祝全体网友感恩节快乐!

Thursday, November 25th, 2004

海纳百川俱乐部祝全体网友感恩节快乐!

Thursday, November 25th, 2004

反对妖魔化日本不等于为日本护短—答张三网友

Thursday, November 25th, 2004

反对妖魔化日本不等于为日本护短—答张三网友
郑若思
张网的批评,使我想到前天罗雀格格给我的贴子:“老郑啊,在日本的华人处境就是尴尬!”这次关于张纯如著书的争论使我深有体会,即使是在这个号称“中文网上最好的政治论坛”,在一群既有高学历、也有国际视野的知识分子当中,想要实事求是地谈论日本问题也是相当不易的。楼下有位过去还算话语投机的网友,还没看我说的是不是事实,先说我的“立场”有问题,真令我啼笑皆非。
之所以如此,第一说明日本改善国际形象的努力还不到家,第二说明整个华人世界对日本现实的了解非常片面,那么作为了解日本的华人想要传达日本的信息,我认为一要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二要严格区分哪些是日本的客观状况,哪些是日本人的观点。三要既反对妖魔化日本,也绝不要为日本护短。
张网提出要多用数据来说明问题的建议很好,我以后也会注意这点。但是在具体问题上,光用一个数据是无法说明整体问题的。例如你说的右翼教科书的采用率,固然说明日本社会目前并不愿接纳这样的历史观,但是小林善纪全面阐述右翼史观的漫画《战争论》发行几十万册,又该如何解释呢?右翼分子的草根活动比学院派更活跃,的确使我感到很忧虑—当读着《战争论》长大的孩子成了父母之后,他们还会像今天这些读着《南京之路》(本多胜一著)长大的父母一样,到教委门口静坐抵制篡改历史的教科书吗?
在没有得到确实的证据之前,不能说日本政府有一个具体计划,按部就班地抹去教科书中日本不光彩的历史,但是日本政坛有相当一部份保守政治家对右翼的极端民族主义历史观抱着强烈共鸣。我觉得修改具体的史实记载,远没有“每个民族都可以按自己的需要解释历史”的观点那么危险。现任外务大臣町村信孝就是这样一个赞成此观点的保守政客,他任文部大臣期间,右翼教科书通过了审定,虽然文部省表示了这种审定并不代表同意教科书中的内容,但是你能说,这是完全没有官方背景的吗?
张网关于德国极右翼的文章开阔了我们的视野,所以我把它转到海川。我不了解德国的情况,但我认为日本有几个特点恐怕是德国没有的,一是靖国神社与日本国家主义的传统渊源,使它不是一座单纯的纪念设施;二是日本政界左派势力大退潮,永田町(国会所在地)几乎是保守派的天下,连日本人都说,国会的势力均衡失调了;三是保守派中在执政理念上奉行现实主义,而在世界观、历史观上与极右翼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的人越来越多了。请张网对比一下德国的情况,这样我们可以看得全面些。
张网谈到的中曾根康弘确实是保守派政客中的识时务者,他在历史观上与极右翼区别不大,但是他明白维系日中友好关系的重要性,也明白开明政治家执掌中国对中国以及中日关系的重要性,在看到胡耀邦面临危机的时刻决定中止参拜靖国神社,后来他在回忆录中强调“这是顾及老朋友胡耀邦的政治生命”,说明他是一个明智的政客,所谓“中日友好奠基人”,也就是对他务实精神的评价而已。可惜,日本政坛上像中曾根这样的人也越来越少,而像小泉这样的民粹主义者越来越有市场,所以我认为,日本的保守派如果继续这个过程,日本右倾化的趋势将日益明显。
具体到张纯如的《被遗忘的大屠杀》,我觉得桂铭网友的话很有分量。他说:“日本电子产品做工精良,可是我仍然买到次品。日本人注重卫生,我还是在饭店的盘子里看到过苍蝇。可是,我并不认为这些影响日本产品精良、仔细卫生的整体声誉。三菱汽车在中国的召回维修服务,远远赶不上他们在美国和日本的服务。但我还是认为,日本的服务很好。我不能因为一两个事件的毗瑕,就下笼统否定结论。”
目前我们能够看到张著的不足,仅仅是她对日本现实的表述偏颇,以及有一张照片的说明有疑点,其余的“种族优越感”只能算观点之争。这些能用来当作整体否定这本书的依据吗?既然我们反对中国人因为几个买春客、几辆故障车妖魔化日本,那么就不应以双重标准来看张纯如的工作,即使要质疑她在史实部份的叙述,也要以亲自查阅到的原始档案为凭,直接使用日本右翼学者书中的举证是不可靠的,也是违反学术研究规范的。
我肯定张纯如为追究历史真相所付出的努力,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她的书中有不全面的地方,只能说明她的研究不够细致。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做法,和妖魔化日本的逻辑是一样的。我固然反对把情感带入考证,但是任何人都是有情感的,研究者、作家都不会例外,只是有人控制得好,有的人控制得不好。控制不好,不能说是什么罪过。
有些网友以“做假”、“骗子”之类大帽子上纲上线,无益于维系讨论的理性气氛,反而会使你的真话、实话都失去说服力,给那些偏激的人提供反攻的子弹。
至于把张纯如的工作做下去,当然首先是扎扎实实的史学考证工作,在此基础上建立信史,使其成为全人类的集体记忆。我不认为张的一些感性描述主观上有宣扬民族仇恨的倾向,但是认为片面的描写不利于读者全面准确地了解日本。不懂日语的张女士关于现实日本的信息来源,很有可能是传媒的片面报道,应该追究这些煽情性的报道(如东史郎案)的责任。
我非常赞赏您的如下论述:即使不是支持反日,对反日的容忍、对妖魔化的谅解,在事实上支持了日本的极右翼,助长了中国威胁论。妖魔化日本,和妖魔化中国一样,就是在鼓吹法西斯,是中国、也是日本今天和明天的危险所在,这样的倾向,决不是因为有历史问题作为借口,就可以予以宽容的。
但是我不同意把这些情况归咎于张女士的书。我们不妨调查一下《被遗忘的大屠杀》中文版究竟发行了多少册?仇日反日的积极分子们是否读过《被遗忘的大屠杀》,是否因为读了这本书才对日本有刻骨仇恨。君不见,连有些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的锄奸队,根本没有看过张纯如的书,而且也没有去看书的愿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