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4

致雪峰、仙鹤草二位同道(广大网友也注意)

Friday, December 31st, 2004

致雪峰、仙鹤草二位同道(广大网友也注意)
山非山啊水非水,
水复水兮山复山。
忽见雪峰仙鹤舞,
拈花一笑破禅关。
附言:
今天,在震旦文化网http://zhendan.cn书山论剑拜读了署名为生命禅院总院的《铸造辉煌人生,重建美好家园—仅以此文献给杨天水、童蒙、郑义、尹振球、郭国汀、明远、摩罗、余杰、东海一枭、余世存、任不寐、小溪等先生和何清涟女士》一文,心有戚戚也,唯过誉愧不敢当。谨此小诗一首写怀并向两位先生致谢、致敬。
雪峰君《漫谈重建中华文化》文中的埋怨(靠文化界的名人们行吗?也靠不住。大家不妨读读他们的文章,除了揭露、批判、破坏之外,有多少真知灼见?比如余杰、东海一枭、余世存、郑义、尹振球、何清涟等,都是内心非常高傲的人,连起码的做人的礼貌都不懂,还能指望他们重建中华文化吗?我和仙鹤草以《生命禅院》总院的名义向他们写了一封表达敬意的《铸造辉煌人生,重建美好家园》的文章,事过近半年,无一人能给《生命禅院》一点慰籍,其内心的高傲可见一斑。即使一个街头乞丐,若对你表示满腔敬意,你不愿与之握手,因为乞丐的手在你们眼里很脏,怕脏了自己的手也在情理之中,但起码报之一丝微笑吧?儒家讲的人性优秀品德中有一点是人要有礼貌,礼貌都没有的人,能靠得住吗?),实在是冤枉我也(重建中华文化不能指望老枭等一小撮,则是无上真言也)。
我傲则固然,慢则未必,日常生活中对人接物,一向彬彬有礼,一般是有问必答的。但由于忙于思考、读书、写作、娱乐,网上文章,只能拨冗偶尔浏览,如果写给我“表达敬意的文章”仅发网上,拜读的概率就太低了。通过电邮惠寄,也不必定收到。
我在《东海一枭关于电邮问题的声明》说过:我的电邮常被垃圾邮件充塞,还有许多电邮“您收到的邮件包含病毒(或者怀疑有病毒),已经被系统丢弃…”云云。电邮故障,来信或回信丢失,亦属常事。如果有电邮给我而未见复,定然是出意外了。
便是邮局也不保险,大陆邮件的安全度之低是众所周知的,何况老枭又是特殊人士呢。朋友们若垂顾在下,在文章、电邮无回音的情况下,最好通过电话方式告知。有事到震旦文化社区老枭在线留言http://www.zhendan.cn/bbslist.php?id=14或致电0771 2611402 2615043比较保险。同时,因为穷忙,又不会打字(用的是汉王笔),不便笔聊,电邮或qq只能寥寥数语以答。不恭之处,还望见谅。
东海一枭2004、12、31

致雪峰、仙鹤草二位同道(广大网友也注意)

Friday, December 31st, 2004

致雪峰、仙鹤草二位同道(广大网友也注意)
山非山啊水非水,
水复水兮山复山。
忽见雪峰仙鹤舞,
拈花一笑破禅关。
附言:
今天,在震旦文化网http://zhendan.cn书山论剑拜读了署名为生命禅院总院的《铸造辉煌人生,重建美好家园—仅以此文献给杨天水、童蒙、郑义、尹振球、郭国汀、明远、摩罗、余杰、东海一枭、余世存、任不寐、小溪等先生和何清涟女士》一文,心有戚戚也,唯过誉愧不敢当。谨此小诗一首写怀并向两位先生致谢、致敬。
雪峰君《漫谈重建中华文化》文中的埋怨(靠文化界的名人们行吗?也靠不住。大家不妨读读他们的文章,除了揭露、批判、破坏之外,有多少真知灼见?比如余杰、东海一枭、余世存、郑义、尹振球、何清涟等,都是内心非常高傲的人,连起码的做人的礼貌都不懂,还能指望他们重建中华文化吗?我和仙鹤草以《生命禅院》总院的名义向他们写了一封表达敬意的《铸造辉煌人生,重建美好家园》的文章,事过近半年,无一人能给《生命禅院》一点慰籍,其内心的高傲可见一斑。即使一个街头乞丐,若对你表示满腔敬意,你不愿与之握手,因为乞丐的手在你们眼里很脏,怕脏了自己的手也在情理之中,但起码报之一丝微笑吧?儒家讲的人性优秀品德中有一点是人要有礼貌,礼貌都没有的人,能靠得住吗?),实在是冤枉我也(重建中华文化不能指望老枭等一小撮,则是无上真言也)。
我傲则固然,慢则未必,日常生活中对人接物,一向彬彬有礼,一般是有问必答的。但由于忙于思考、读书、写作、娱乐,网上文章,只能拨冗偶尔浏览,如果写给我“表达敬意的文章”仅发网上,拜读的概率就太低了。通过电邮惠寄,也不必定收到。
我在《东海一枭关于电邮问题的声明》说过:我的电邮常被垃圾邮件充塞,还有许多电邮“您收到的邮件包含病毒(或者怀疑有病毒),已经被系统丢弃…”云云。电邮故障,来信或回信丢失,亦属常事。如果有电邮给我而未见复,定然是出意外了。
便是邮局也不保险,大陆邮件的安全度之低是众所周知的,何况老枭又是特殊人士呢。朋友们若垂顾在下,在文章、电邮无回音的情况下,最好通过电话方式告知。有事到震旦文化社区老枭在线留言http://www.zhendan.cn/bbslist.php?id=14或致电0771 2611402 2615043比较保险。同时,因为穷忙,又不会打字(用的是汉王笔),不便笔聊,电邮或qq只能寥寥数语以答。不恭之处,还望见谅。
东海一枭2004、12、31

为人不识狂萧瑶,便称诗人也徒劳,呵呵。

Thursday, December 30th, 2004

平书之十二:
闲来偶补诗天漏,不作江南第二人!
近几年不打小流氓专打大流氓,战场从街头转移到网上,无意间“红”了起来,海外媒体采访,常称我为网络名家,不少友人也以此嘲谑我,似乎我的“成名”全是拜互联网之所赐。
殊不知诗业乃老枭之专攻,八十年代初便百无聊赖以诗鸣,以萧瑶之笔名 “诗鸣天下”了。尤其是旧体诗,写得早,写得好,发表多,出书早(也多),广受诗界推崇,素有诗豪之誉,便说我为开一代风气的诗人,拙脸也不会太红。试向以数百万计的诗词大军中去打听打听,不知道萧瑶者,想必寥寥。多年前有老教授在酒聚场合高吟豪言大卖太白酒后之狂,忽闻萧瑶在场,乃拱手直道惭愧,俯首再无多语。在金大侠开创的江湖世界中,为人不识陈近南,便称英雄也枉然;在八十年代复兴旧体诗坛,则可以说,为人不识狂萧瑶,便称诗人也徒劳,呵呵。
政界军界学术界思想界仙界鬼界佛道界,主席耶总理耶上将军耶大师大腕大家大仙耶,都让尔等玩去,我懒得去争也。二十一世纪最大的民间诗词家,舍我其谁?那就当仁不让啦!当然,欢迎高手前来挑战,只不过挑也白挑,老枭煌煌五大卷《逍遥山庄诗稿》(已出四册)摆在那儿呢。至于拙诗功力境界已达何等程度,已有不少文章评论,相信今后会有更多、更深刻的慧眼,我这里就不代劳啦。有诗自诩曰:
其一
四番小唱满堂红,多少名流拜下风。
谁识老夫真面目,万人敌与万夫雄。
其二
抱残守缺太庸庸,朽木终难雕玉龙。
小试牛刀忽惊世,昆仑绝顶大旗红。
其三
落叶回枝万象春,一挥大笔力千钧。
闲来偶补诗天漏,不作江南第二人!
其四
化腐为新一世雄,扬清激浊大王风。
他年诗国推魁帅,记我开疆第一功。
东海一枭2004、12、29
东海一枭(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http://www.zhendan.cn/ )
2004、12、25

为人不识狂萧瑶,便称诗人也徒劳,呵呵。

Thursday, December 30th, 2004

平书之十二:
闲来偶补诗天漏,不作江南第二人!
近几年不打小流氓专打大流氓,战场从街头转移到网上,无意间“红”了起来,海外媒体采访,常称我为网络名家,不少友人也以此嘲谑我,似乎我的“成名”全是拜互联网之所赐。
殊不知诗业乃老枭之专攻,八十年代初便百无聊赖以诗鸣,以萧瑶之笔名 “诗鸣天下”了。尤其是旧体诗,写得早,写得好,发表多,出书早(也多),广受诗界推崇,素有诗豪之誉,便说我为开一代风气的诗人,拙脸也不会太红。试向以数百万计的诗词大军中去打听打听,不知道萧瑶者,想必寥寥。多年前有老教授在酒聚场合高吟豪言大卖太白酒后之狂,忽闻萧瑶在场,乃拱手直道惭愧,俯首再无多语。在金大侠开创的江湖世界中,为人不识陈近南,便称英雄也枉然;在八十年代复兴旧体诗坛,则可以说,为人不识狂萧瑶,便称诗人也徒劳,呵呵。
政界军界学术界思想界仙界鬼界佛道界,主席耶总理耶上将军耶大师大腕大家大仙耶,都让尔等玩去,我懒得去争也。二十一世纪最大的民间诗词家,舍我其谁?那就当仁不让啦!当然,欢迎高手前来挑战,只不过挑也白挑,老枭煌煌五大卷《逍遥山庄诗稿》(已出四册)摆在那儿呢。至于拙诗功力境界已达何等程度,已有不少文章评论,相信今后会有更多、更深刻的慧眼,我这里就不代劳啦。有诗自诩曰:
其一
四番小唱满堂红,多少名流拜下风。
谁识老夫真面目,万人敌与万夫雄。
其二
抱残守缺太庸庸,朽木终难雕玉龙。
小试牛刀忽惊世,昆仑绝顶大旗红。
其三
落叶回枝万象春,一挥大笔力千钧。
闲来偶补诗天漏,不作江南第二人!
其四
化腐为新一世雄,扬清激浊大王风。
他年诗国推魁帅,记我开疆第一功。
东海一枭2004、12、29
东海一枭(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http://www.zhendan.cn/ )
2004、12、25

答九哥:共产党别拿军阀混战吓唬人

Tuesday, December 28th, 2004

共产党别拿军阀混战吓唬人
作者:草虾
共产党夺权之前的军阀混战……
共产党掌权之中的军阀混战!
共产党丢权之后的军阀混战?
共产党经常吹嘘说,是它统一全国结束了中华民国的军阀混战;它还吓唬人说,如果共产党倒闭了中国将又要陷入军阀混战的局面。于是有很多善良的人说,还是让共产党统治大陆吧,至少能避免军阀混战的灾难。果真如此么?
首先,我们回顾共产党夺权以前的情况。由于袁世凯独裁死后群龙无首,自1926年6月7日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至1928年12月29日东北军易帜,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已经完成了全国的统一,结束了军阀混战的局面。虽然以后又有中原大战以及国民党内部的派系矛盾,蒋介石主要是用赎买的手段瓦解敌方消除战争。冯玉祥张学良这样的旧军阀还知道服从国民政府,免得苏俄与日本这些外敌有机可乘;共产党偏要在苏俄的唆使下频频暴动与割据。旧军阀一旦收到国民政府的银子就罢战讲和;共产党偏要胁迫贫苦农民投入战争,杀地主夺银子。共产党内要靠枪杆子说了算,自相残杀混战不已。可见,共产党及其军队是连旧军阀也不如的红色军阀,正如林彪所说,朱德贺龙等人都是大土匪大军阀。抗日战争时期,四川湖南等地的地方军阀尚且要参加淞沪会战徐州会战而且牺牲惨重战功赫赫,可是共产党都干了些什么?共产党接受国民政府的招安以后,阳奉阴违,与坚持敌后抗战的国军抢地盘搞摩擦,主动同胞之间的混战。共产党信奉的列宁主义之灵魂就是“让祖国在战争中失败”,布尔什维克党正是在俄国政府忙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机从背后捅刀子,然后窃据政权割地卖国求得一党之荣。中国共产党也是如法炮制,在艰苦抗战的国民政府背后捅刀子,使得国民革命军腹背受敌,在抗击日本皇军的同时还要应付共军挑起的混战。客观而言,中国半壁江山受日本占据,不是汪精卫等人造成的,而是中日两国近代史发展不平衡的结果,两国军事力量不平衡的结果,中国长期的国内混战特别是共产党挑起的内战严重阻碍了国民政府的对外作战。汪精卫在沦陷区组织的维持政府,乃是半个中国的民生所需;蒋毛两党也靠汪精卫政府的私下贸易获取物资。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中华民族应该走向和解,应该团结起来去占领日本获取赔偿才是。可是,共产党一面大造舆论逼迫国民政府惩治汉奸,一面诱容汉奸加入共军,终于有了实力再次挑起内战,终至劫踞整个大陆。可见,共产党正是善于挑起混战的红色军阀,军阀混战乃是共产党在夺权以前最为渴望的局面。
共产党的最高信仰就是“要为真理而斗争”,斗争就是一切。共产党一贯伪造真理挑起斗争,伪定一时之后又要伪造历史来掩盖斗争。斗争之前伪造真理,斗争之后伪造历史,这是共产党的铁律,这是共产党文化的全部伎俩。共产党利用军阀混战取胜,又要用军阀混战来吓人。如果共产党真是一个为国为民的党,那么应该在所谓“解放”以后,完成中华民族的全面和解――共产党既然能把国民政府迫去台湾,自称是受历史选择的,还怕蒋介石反攻大陆么?非也!共产党说党旗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为了红旗不褪色就要用更多的血来染它。于是,毛记共产党就要不停的杀人。毛记共产党迫使百万子弟兵投入朝鲜的混战,终于成为针对自由世界的头号打手,成为国际军阀。其实毛泽东参加韩战的真实目的,是让自己的长子毛岸英赶紧获得统兵作战的经历,作为以后接掌皇位的资本。那么参加韩战的共军将领,都将是毛岸英的嫡系班底。感谢上帝保佑,让可怜的毛太子死于这场不义之战。立下最大功劳的大军阀彭德怀同时也犯下了最大的罪过,奠定了以后受诛的祸根。从打倒彭德怀直到打倒刘少奇再打倒林彪,毛泽东总是利用军权先发制人,声称“重上井冈山”,不惜以与党阀们绝裂发动军阀混战相威胁。文革中的武汉百万雄师事件,造成伏尸成山流血成河。周恩来等等中间实力派也是慑于军阀混战的可怕结果,一次次的帮助毛泽东打倒政敌。直至邓小平复出,献计八大军阀对调,才暂时缓和了军事局面。可见,终其整个毛泽东时代,共产党始终处在军阀混战的威胁之下。
一代枭雄毛泽东,自己的太子毛岸英死于韩战,就要搞死刘少奇的太子刘允斌和邓小平的太子邓朴方,以利于另立太子毛远新。自己的二奶江青的屁股不干净难以成为政治太后,就要搞臭刘少奇的二奶王光美。劫后余生的邓小平王光美们,为了垄断世袭苦尽甘来的权力,变本加厉地玩弄枪杆子。为了过过国际军阀的隐头,不惜把人民子弟兵投入不可能威胁中国的越南战场。为了压制赵紫阳等人的不服,在笔杆子不灵的时候,不惜动用枪杆子屠杀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市民。六四镇压之时徐勤先等等军人拒不从命,可见共军已经酝酿了混战的危险。军阀出身的邓小平所说的“稳定压倒一切”,真实含义乃是避免军阀混战的最终结果。血腥镇压六四运动,乃是为了抢占天安门核心阵地,在可能的军阀混战中抢占先机也!可见整个邓小平时代,军阀混战的魔掌不曾离开过中国。
如果说毛泽东打朝鲜,邓小平打越南,还算是耀武扬威的国际军阀,那么江泽民这一位军委主席则是下流之极。先是鼓噪九八抗洪,大做统帅秀――军方将领居然就把老实的子弟兵泡在黄汤之中让他观赏。然后演兵于海峡,把混战的阴云强加给台湾的同胞手足。人们不禁要问,江泽民统领中国军队的核心本领在哪里呢?其实就在曹刚川身上。中共以前的历届国防部长都是由领兵放枪的军人担任,军队三总部之中始终是负责军事行动的总参谋部独占鳌头。唯独这位曹刚川上将,乃是一位擦枪买枪的而不是放枪的。他的真实身份,不是统兵疆场的战神,而是共产党内最大的军火商。曹刚川上将作为江泽民的独家代理,既统管国内的军火订单也统管国际的军火贸易;既向独裁专制的小兄弟们出口军火又向苏俄采购军火。由一位军火商出任堂堂的国防部长,真乃滑天下之大稽,怎么不怕国际军界同行耻笑?
中国人若要向日本人讨还战争时代慰安妇的损失,那么谁向毛泽东讨还那些文工团女战士的青春损失?中共毫不隐瞒,曾经以军中文工团的女兵供给毛泽东玩弄。共产党利用军队特有的组织性纪律性,把向往美好人生的花季少女变成军中慰安妇。共军将领们只向军委主席效忠,那么共产党的军委主席是什么?是不是这支党卫军的总军阀?江泽民也喜欢赏玩军中歌星,请问这不是军阀作风又是什么?人民解放军的文工团,怎么就成了军委主席的随军妓院?旧军阀是先喝兵血然后去青楼买笑,共产党却是直接用军队预算豢养那些歌女舞女,请问共产党比旧军阀好到哪里去?上行下效,堂堂文化大省江苏的高官们居然强迫南京的艺术女生们搞三陪。请问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之“不许调戏妇女们,流氓习气坚决要除掉”到哪里去了?
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成了军火工业最为骄傲的航天飞机发射的副总指挥,江泽民的次子江绵康成了主管将军们授衔的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难怪江泽民就象发扑克牌一样发放将军肩章。蒋介石的总镖头戴笠是中将,毛泽东时代的总镖头汪东兴是少将,江泽民的总镖头由喜贵居然是上将。由此看来,中国人民解放军既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防军,也不是中国共产党的党卫军,而只是江泽民的私家军。于是,共军引以为自豪的航天飞机发射,由江绵恒担任副总指挥。众所周知,江绵恒与台湾王永庆的儿子王文洋合伙经商,据说是王文洋投资,江绵恒管理。按照共产党的阶级理论,台独民进党的政客们不过是台湾资产阶级的走狗而已,王永庆是台湾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那么,江绵恒也是台湾资产阶级的走狗?江绵恒岂不是最大的台湾间谍?江绵恒的弟弟江绵康就是第二大的台湾间谍?那么,大陆军队对于台湾还有什么军事机密可言?民进党的先哲们接受日本式教育,江泽民也在汪伪中央大学接受日本式教育,江泽民与民进党不过是汉奸阵营中的难兄难弟而已。据说在抗日战争中发展壮大而又立誓解放台湾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怎么就愿意接受既有汉奸嫌疑又有台谍嫌疑的江家父子的玩弄?
还有那天方夜谭一般的江泽民军事思想,有哪一位将军认真学习深刻领会了?请问它是江泽民跟共军开的玩笑,还是共军跟江泽民开的玩笑?请问在江泽民军事思想的指导下,打赢了哪一场战争,收服了那一处失地,开拓了哪一寸疆土?萨达木根据江泽民军事思想抗击美国的进攻,结果两个太子死于非命,自己在老鼠洞里被擒;张召忠将军根据江泽民军事思想解说伊拉克之战,结果在中央电视台自打耳光――请问这就是江泽民军事思想的伟大胜利?请问这份江泽民军事思想是否已经倾囊传授给了胡锦涛,还是也要传给江绵恒江绵康兄弟?
共产党为了抗拒四大自由的历史潮流,愚弄人民说如果失去共产党的领导,那么将会有八国联军的入侵,将会有军阀混战的局面。姑且不论八国联军,请问这将来的军阀混战是怎么回事?中国的现在的军队,都是共产党的军队,那么也就是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变成混战的军阀?那么也就是说,号称钢铁长城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可能就是将来混战的军阀?那么,这些将来祸国殃民的军阀,都是共产党孕育的?那么,既然是孕育着军阀混战的中国共产党,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孕育军阀混战?我们知道,共产党的灵魂就是“为了真理而斗争”,斗争就是一切。为了斗争,不惜伪造真理。证明它所说的是真理,不惜采用一切手段加以证明。那么可以预见,如果将来共产党即将倒台,他们将不惜发动军阀混战来抗拒自由民主的历史潮流。如果人民子弟兵同情和平抗争的国民,共产党将不惜把百万千万的生灵投入到军阀混战的灾难。
可是,共产党统治下的人民真的象他们所希望的那样愚蠢么?共产党崩溃时的人民特别是军人真的酷爱军阀混战么?非也!我们可以看到,俄罗斯共产党解体的时候,不费一枪一弹就完成了光荣革命,虽然伊斯兰极端势力发动车臣之战。南斯拉夫解体的时候也没有发生军阀混战,虽然有塞尔维亚与克罗地亚的民族矛盾以及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挑战。就连最为残酷最为疯狂的红色高棉解体了,柬埔寨人民也迅速达成了民族和解。那么,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要把自己陷入到红色高棉也不如的军阀混战的泥潭呢?
如果十二亿汉族不发生军阀混战,那么:八百万维吾尔人会发动战争么?不会,新疆建设兵团就够厉害的了。五百万南蒙古人会发动战争么?也不会,据说北蒙古还想再入中华怀抱。三百万西藏人会发动战争么?更不会,达赖喇嘛早就声明只求自治不求独立。台湾人呢?当然更不会了,台湾内部分成统独两派不可开交呢?那么能够发动军阀混战的是谁呢?只有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所有善良人退出以后的共产党残余势力,只有哪些声称“无产阶级没有祖国”的有组织有纪律的流氓无产者们!
善良的人们哪,既然你们因为害怕军阀混战而同意共产党继续统治,那么你们是否该反过来想一想,共产党统治一天,军阀混战的可能就增大一分?比如黄河成为高于头顶的“悬河”,虽然每一天都要加高大坝,终究免不了堤坝的溃决终究免不了洪水的泛滥?那么,与其逐日筑坝积累危机,不如乘早掘堤缓释水压?你们为了逃避今天的洪水,就把它储存累积起来留给子孙?金钱知识可以储蓄留给后人,难道洪水滔天军阀混战也可以储蓄给后人?
假如人们都以真善忍的浩瀚胸襟,让这高悬头顶而又千疮百孔的大坝缓缓溃解,让那可能泛滥的军阀混战变成细流涓涓而逝?须知:法制民主在于真,轮回报应在于善,功德无量在于忍。难道经过半个世纪的共产党教育,中国人的道德水准还要退到军阀混战的北洋时代?既然这个共产党处心积虑的谋划一场未来的军阀混战,为什么还不终止它呢?
可能的军阀混战好比肆虐的江流,四大自由的现代文明则更如汹涌澎湃的海洋大潮。人们要废除共产党的领导而享有言论自由,要唾弃马列主义毛思想而享有信仰自由,不要无产阶级专政的恐怖,不要社会主义道路的贫困。谁敢说,军阀混战的江流能够抵挡现代文明的海潮?如果职业军人都纷纷退出共产党,拒绝共产邪灵的摆布,那么共产党还有什么本钱发动军阀混战?
看看毛泽东的儿子如何?看看邓小平的儿子如何?看看萨达木的儿子如何?纵使富贵永远,谁又愿意为了莫须有的权力而把自己的儿子投入军阀混战?无产阶级专政的血色恐怖已经不灵了,干吗还要拿军阀混战来吓唬人?
网络时代的良民们哪,你们怎么愿意听信军阀混战的鬼话?

海纳百川俱乐部祝全体网友圣诞快乐!

Friday, December 24th, 2004

[代转]张三一言敬告网友 关于有人冒用笔名一事

Friday, December 24th, 2004

张三一言敬告网友关于有人冒用笔名一事
作者:张三一言
——————————————————————————–
【大纪元12月23日讯】这几天,有无耻之徒盗用我张三一言笔名在博讯论坛贴出大量媚共反法轮功的帖子。
为此借大纪元一角敬告致网友:
冒用我笔名者的作为是没甚么作用的,因为我写的东西与牠的根本不相同。真张三一言绝不媚共,除了经常明确无误地支持法轮功争取其权利外,没有评论过法轮功的是非功过,凡媚共反法轮功的“张三一言”必定是冒牌货。网友们只要看文章内容就明白真装伪装,不至于连这个判断力都没有。真假是混蒙不了的。冒用别人笔名者不会有所得,只会显示这个人卑鄙无耻罢了。
除外,真张三一言长期在在独立评论http://www.haichuan.net/xhc/XHC.asp?ID=11(前海纳百川)上帖,有文集,且几乎所有文章都贴在哪里。能用张三一言在独立评论上贴的就是如假包换的真张三一言。另外,我有很多文章都在大纪元评论版登出,不敢上大纪元那个是冒牌货。
我己要求博讯论坛对此事进行处理。
特此敬告各网友
张三一言
2004/12/23

冬至玑山雪满园

Friday, December 24th, 2004

冬至玑山雪满园
逸峰
冬至玑山雪满园,疗痴冗笔又经年。
曾随老汉观天象,未见苍龙啸海川。
袅袅云烟浮网络,靡靡色调染荧笺。
喟然吟断宋唐韵,醉上寒山逐梦禅。
2004年12月21日逸庐

杨振宁的善举和翁帆的肉卡

Sunday, December 19th, 2004

杨振宁的善举和翁帆的肉卡
有一位很正直的学物理的女硕士,因为国内的科研条件不能提供给她,她又不愿意与那些伪学者同流合污,也不愿意写些伪论文,于是没有地位没有金钱,被迫嫁给一位小官僚或者奸商谋取生路。不幸又作了寡妇,迫于生计就去卖笑。这位小姐在苦闷贫病之中,信仰了法轮功。炼功之余经常上网,跟民运人士交流信息。后来,她不知道以什么罪名,可能是法轮功的罪,也可能是民运的罪坐牢了。于是,云儿小姐发起了援救签名的网站,方舟子先生考证这位小姐的物理硕士论文是当年中国物理通讯中唯一一篇没有造假的学术成果,芦笛马悲鸣随便们说中国政府应该行使主权拘捕审讯这位小姐,茉莉贝苏尼高寒草虾们长篇大论证明应该援救她,安魂曲先生说这位小姐的被捕就是岳武先生出卖的,岳武也长篇连载了他们的不得不说的故事,很多网友们都来声援……经过一番努力,由全美华人物理学会的泰斗杨振宁先生担保终于出狱了,并且再由中国人权的刘青先生向联合国争取到了一个政治难民名额,这位小姐终于来到加利福利亚的海滨沐浴着久违的阳光,然后召开记者会。大家终于一睹芳颜大跌眼镜:这位小姐就是翁帆!
看官不要以为草虾造谣,这些都是可能发生的。比如救火,非要等到火烧起来的搞得焦头烂额才算功劳?提前把薪柴救出来就不能算是功劳么?再说了,谁能肯定翁小姐没有遭受迫害的威胁呢?只不过杨振宁先生提前做了担保手续而已,免去了很多人的很多麻烦,岂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由此看来,杨老太爷是一位慈善家,而且提前履行了善举。
杨翁之间,与其说是祖孙恋,不若说是师生婚。一位是物理学大师,一位是物理学硕士生,而且恋爱的过程咱不清楚,所以师生婚比较恰当一些。所以,原来非议这场的师生婚的网友,包括草虾本人,都应该好好的洗洗脑子,都应该向杨老太爷恭祝新婚之喜。
为什么要恭祝呢?因为杨先生虽然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却还有一份宝贵的壳资源,至少还可以担保一位女子移民美国――但也只有最后的一次了,所以说是宝贵的壳资源。无论如何,这份壳资源毕竟给了一位华人小姐而且是大陆的,可见其爱国的真诚。
如果杨老太爷是大淫棍老色狼的话,完全可以续弦一位歌星影星或者脱衣舞星,为什么要找一位货真价实的物理学硕士?可见杨先生爱护科学人才的热烈。
波兰姑娘玛丽嫁给了法国人居里,成了辉煌的诺奖物理学家居里夫人。现在中国姑娘翁帆嫁给美国人杨振宁,难道就不能又成为另一位诺奖得主杨太?
也许有人说,翁小姐不算姑娘了,应该算是小寡妇。那就更好啊,中国传统是“初嫁由父,再嫁由己”,翁小姐完全没有受骗上当的可能,岂不更好?杨振宁即使行骗,也是使用自己的壳资源作为饵料,不曾使用公款和博导的权力,至少比那朱苏力要清白得多硬当得多。学物理的人,从小就应该知道杨振宁这位大大的英雄。在物理学者的眼中,杨振宁的分量可是要狠狠的高于郭靖杨过的。翁小姐与杨老侠如此笑傲江湖,应该是人世间最为风流快活的事情了。杨老太爷表演肉搏也许不行了,但是指导几次物理实验还是可以的吧?所以,草虾仿佛看到,诺贝尔已经向杨太招手了。
杨翁婚为什么遭人诟病?主要毛病在于杨老太爷。他老人家作为国际知名人士,似乎不曾为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呐喊过,不曾批评过人权记录颇为不佳的大陆政府,倒是经常与那金庸老先生一样,为之锦上添花,过过太师爷的干瘾。其实也是情有可原的,还有亲朋好友门生故旧生活在大陆。一人得道之后,再与大陆当局搞好关系,可以切实的造福于这些鸡犬。至于人权之类的昏话,那是政治家的事情,不必强迫物理学家来干这勾当。杨先生能把自己培养成为诺奖级的物理学家,已经算是登峰造极了,如果再把压棺材的物理心得向翁小姐倾囊相授,再培养出一位诺奖级的物理学家杨太,就是超额100%完成指标了。我仿佛看到,杨老太爷在翁小姐的掺扶之下,又一次走上诺奖的台阶……
所以,我们应该为杨老太爷祝福。
至于翁小姐呢?美人爱英雄,硕士爱导师,咱就不说那正面意义了。至少有翁小姐对老太爷做好统战工作,杨振宁不会象李远哲那样去支持台独吧?翁小姐也没有嫁给日本人,也不曾穿上太阳旗的婚袍。所以,翁小姐也是爱国的,也是有利于民族尊严的。
人常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现代文明的大潮之下,女人更要向往四大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免于恐怖的自由,免于贫困的自由。去美国是最能保障这四大自由的,一个小女子用外嫁的方式获取一张绿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至于那些伪民运人士,站着说话不腰疼,当年国人在坦克下滴血,你们却坐享其成拿卡,谁不说你们拿的是血卡?小女子没有赶上当年那一拨的血卡,现在乘着自己还算小,乘着对方已很老,搞一张自己的肉卡,碍着谁了?至于早得贵子么…
所以无论如何,都是网络时代的美谈,翁小姐的肉卡,杨先生的善举。

击芦笛一掌,为胡平一辨

Thursday, December 16th, 2004

平书系列之六:
芦笛是我素所尊重的海外独知,正因为尊重,所以对其思想之瑕疵和错误不吝攻击,曾著有反芦系列雄文。此君对民族劣根性,对毛共及其党文化的批判入木三分,无人能出其右,但他把矛头对准海外“伪民运”及其分子时,却喜欢顺手牵羊地借来毛共大批判文章的诸多昏招,如动机论、上纲上线、思维错乱、胡搅蛮缠、强辞夺理之类。由于其炉火纯青的辨论技巧和文字功夫,往往博得一片彩声,令人哭笑不得。
芦文[想作主子而不可得的悲哀──评胡平近作《精英与奴才》]就是这么一篇昏招叠出“完全是毛共那一套”的文章。胡平在《精英与奴才》一文中对当代中国知识精英“在一般大众面前趾高气扬,志得意满”、“在权力面前卑躬屈膝,曲意逢迎。”的丑态和奴性进行了有理有据批判,与老枭痛骂《中国猪》、《知猪文犬》、悲叹“文人自古可怜虫,当代文人特别熊”异曲同工,都是源于一种强烈的忧患意识和社会责任感,当头棒喝,愿有以开其昧窍、启其愚蒙也。“辱骂”中有深情,有大爱。
芦笛却来有意胡搅,无限上纲,说什么[君不见他们连老毛的“团结多数,孤立少数,分化瓦解”的统战策略都不懂?还没上台就辱骂“今天中国的所谓精英”是“奴才”,把所有的中国知识分子一网打尽,还特别圈定了“一些企业家,有钱人和知识分子,演艺界的明星,等等”。好家伙,“民主政权”还八字没万分之一撇就先开出了镇压的黑名单,这不比我党还结棍么?如此“民主社会”真要建立起来了,只怕渤黄东南四海之中要飘满了投奔自由的难民!]
思想上的争鸣,对奴性的批判,与所谓的统战策略完全是两回事。难道民运人士为了“团结多数,孤立少数,分化瓦解”,就应该实行实用主义“政策”,对那些依附于权力精英的知识精英和经济精英大唱赞歌大拍马屁么。人家当然有“不为自己争自由为自己争民主”的当奴才的权力,胡平难道就没有批评“奴才心态”的自由?
思想批评与暴力镇压更是风马牛不相及,批评属于言论自由范畴,乃批判的武器,镇压则是古今专制统治者擅长的武器的批判。建立民主社会,正是为了取消思想“黑名单”,有效地维护包括知识精英、经济精英乃至权力精英在内的所有人民的政治自由。
芦笛又曰:[80年代可完全不是这个样子,那时人人都关心国家大事,“为自己争自由为自己争民主”,争到后来怎么样了呢?争到一个个横尸街头,而那些信誓旦旦与广场共存亡、“吾以吾血建中华”的领袖们却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马教头的王八血,硝烟未散就跑到了洛杉矶。]
把九十年代以来专制统治的疯狂、极权主义的回潮怪罪于八十年代“人人都关心国家大事”,怪罪于知识分子和民众争自由争民主之“争”,就象一个少女在街头受到凶徒的强暴奸杀,旁人反而指责那少女不应猛烈反抗以致凶徒狂性大发一样,太也颠倒黑白,真乃欲加之罪。对于民运志士们被迫逃亡,老枭以为,志士们如果学谭嗣同,血祭中华,学刘晓波,死守故土,自然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但亡命异国,保存实力,也是人情之常,事业所需。芦笛不予同情,反施嘲讽,幸灾乐祸,未免冷血。
芦笛又曰:[您能颁发给老芦一个“免骂牌”,保障我不受您的部下的下流辱骂、攻击、诬陷、骚扰以及花样百出的政治诽谤么?]
这是对胡平很严重的指控。果然,芦笛完全可以诉诸法律讨个公道。但不知胡平一伙如何对芦笛进行“下流辱骂、攻击、诬陷、骚扰以及花样百出的政治诽谤”了?能亮出事实根据来么?老芦可千万别把观点之争鸣、网络之戏谑当成什么“下流辱骂、攻击、诬陷、骚扰以及花样百出的政治诽谤”,那会闹国际笑话的。同时,如真有所谓的“下流辱骂、攻击、诬陷、骚扰以及花样百出的政治诽谤”,是否来自于胡平的“部下”,不知老芦调查淸楚否。
还有一点,大多数人争民主争自由,可以说是为自已,为民族,为国家,但不是因为上胡平的“贼船”,为胡平“火中取栗”,更不是因为“受够尔等领袖们的愚弄”才起而争的,就象老枭为胡平一辨并非想当胡平的奴才、击芦笛一掌并非想当芦笛主子一样。老芦大发胡言,不仅是对胡平们的侮辱,也是对海内外自由门民主派人士的侮辱!
东海一枭2004、12、16
《新世纪》首发
附一、胡平:精英与奴才
在当今世上,恐怕没有哪个国家的精英像今天中国的所谓精英那样具有如此强烈的精英自我意识。他们十分热衷于给自己贴上精英的标签,唯恐别人把他们混同于普通老百姓,在一般大众面前趾高气扬,志得意满。但与此同时,恐怕也没有哪个国家的精英象中国的所谓精英那样充满奴性,在权力面前卑躬屈膝,曲意逢迎。
近些年来,中国社会的一个怪现象是,某些以精英自命的人(包括一些企业家,有钱人和知识分子,演艺界的明星,等等),一方面,他们处处以精英自居,唯恐别人把他们混同于普通老百姓;另一方面,这些人又在专制统治者面前表现得如此恭顺,他们自己从不争取自由民主,而且还反对别人争取自由民主,他们不为大众争取自由民主,甚至也不为自己争取自由民主。这正是典型的奴才心态。
奴才一词现在成了骂人的话,以前可不是。你看这些年国内影视界接二连三的清宫戏,里面的满人官员在皇帝面前一口一个奴才在,既清脆又响亮,哪里有半点羞愧屈辱的味道,分明是很得意很光荣。在大清朝,只有满人官员才能在皇帝面前自称奴才,汉人官员还没这个资格呢。和?在皇帝面前自称奴才,纪晓岚就没这个资格。奴才是家奴。人家和?算皇帝家里的人,你纪晓岚纵然学问大官职高,又能讨得皇帝欢心,但终究还是隔了一层。
奴才既然是奴,没有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权利,相对于主子是人下人,照理说是很让人感到屈辱感到愤恨的。然而在另一方面,奴才又是奴隶中的高贵者,他又可以在千千万万的普通奴隶面前摆架子耍威风,由此获得一种人上人的优越感。奴才既有屈辱感又有优越感,这两种感觉的份量和意义是因人而异的。所谓奴才心态就是指一个人处于奴才地位,其优越感压倒屈辱感,为了获得那份优越,他宁可接受那份屈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恰恰是当今中国社会中某些所谓精英的心态。
有些知识精英很爱讲精英联盟,言下之意是他们(包括知识精英和经济精英)已经和权力精英平起平坐,共存共荣了。这是十足的自欺欺人,因为今日中国分明还是独裁专制或寡头专制,虽然部分知识精英和经济精英由于自身具有利用价值,专制者将之纳入经济分赃系统,但决不允许染指权力。他们和大众一样在政治上是既没有权利也没有权力的。
常常听到一些为中共专制作辩护的知识分子说,中国人的素质太差,文化水平太低,所以在中国还不能实行自由民主。没有比这种辩护更拙劣更可笑的了。亏得说这话的人还总是以精英自命。且不说中国人的素质是否差到只配被专制的地步;问题是在这里,我们首先要问的还不是别人,我们首先要问的正是你们这些精英自己:你们为什么不为自己争取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为什么不为自己争取民主参与的权利呢?当你们说中国人素质差文化水平低,你们当然是在指大众,其中当然不包括你们自己。你们说大众不配有自由有民主,那么你们自己呢?你们既然以精英自命,你们当然不会认为连你们自己也不配有自由有民主,那么,你们为什么不为自己争自由为自己争民主呢?有些人说,在中国实现民主一定要渐进。渐进就渐进吧,渐进就该从精英开始,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让精英们先民主起来。然而偏偏是你们这些精英最不肯争取自由民主,连自己的自由民主都不争取,而且还最反对别的知识分子别的知识精英争取自由民主。这难道不是很奇怪吗?其实说怪不怪,正因为这些所谓知识精英深知自己的精英地位是靠依附权势,排斥打击其他知识精英而获得的,就像那些靠勾结官府大发不义之财的所谓经济精英一样,他们唯恐失去专制权力的庇护,所以他们才对任何自由民主的要求都深恶痛绝。这样的精英不是奴才又是什么呢?
附二、芦笛:想作主子而不可得的悲哀──评胡平近作《精英与奴才》
顷见我奴才(现在改作我弟弟了,唉)加人把胡主席的近作《精英与奴才》转了过来,看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为“民运”也为胡主席个人感到深深的悲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