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5

征文:评芦笛和芦笛现象

Monday, February 28th, 2005

题目:可以自拟
字数:不限
截稿日:一个月
获奖者视文章性质,可考虑作为芦笛文集序之一;并赠芦笛文集一本至N本(有芦笛签名)
欢迎广大芦迷和芦敌踊跃投稿。投稿方式为直接在论坛上张贴。
芦笛基金会

空前绝世的怯懦

Saturday, February 26th, 2005

平书之五十二:
网上闻人芦笛骂中国人“惊天动地的愚昧”,老枭补充曰:还有空前绝世的怯懦。中国人的怯懦和对中共政权的恐惧感是普遍的,深入骨髓的。
老枭上网开骂以来,通过电邮、QQ等收到大量的“致敬函”“致敬电”:要与我交朋友共同干一番事业的,要与我探讨中国民主化问题的,表示“想做更多更实际的事”的,主张“发起更猛烈的攻势,给他们来个迎面痛击,让他们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林林总总,大多表现得慷慨激昂,豪情满怀,义字当头,一往无前!但绝大多数一碰上动真格的,立马就萎了拉稀了。
日前我将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寄给一些素有交往或相互慕名的网友—–这事谈不上什幺风险,便是有一点风险,也由我发起人担了。然而相当一部分人怕惹麻烦谢绝签名,或者干脆装聋作哑。敢签上网名算勇敢的了。孙大午先生告知,他被监管,但将呼吁书转给了一批朋友。我对照了孙先生转寄名单,只有一人表示因故不便签名,其余皆无音讯。
对于QQ和电邮,我一般会这样回复:先生好,谢谢您的信任和关爱,很抱歉不会打字不能多聊。有事欢迎致电0771 2611402。有些再无音信,有些则认为电话肯定不安全,容易被盯上,坚持以QQ电邮之类与我联系。而且在网络或现实交往中,不少人居然不敢以真名相告,当然我也从来不主动讯问。我理解他们的谨慎和怯懦,同时也越来越理解余杰“不与任何匿名者探讨问题”的激愤—–前几年我曾为此炮轰过余杰呢。连姓名都保密,电话都不敢打,还谈什么为民主大业做实事谋大计作贡献呢。
确实存在着一种“骂共成名”现象。不过,由于中共对思想、舆论、信息、媒体、网络的控制空前绝世的严厉,异议者之名,必定局限在极小的范围里,影响极其有限,在普通网民中名气怎幺大也大不到哪儿去。我一向自信品格、智慧、学界、胆识各方面都颇为优异,在朋友圈子里名声也相当好,但我从来不认为我很有名气—-新诗圈一向疏离,旧诗界以老年人为主,网络呢,在中共严封密锁下,枭文在大陆的传播平台大多沦陷,几乎所有网站逢枭必杀。只有白痴才会“沉醉在虚幻错觉中”以一点网络虚名沾沾自喜。
就说芦笛吧,论网上名气,也远远不如一个四五流的小歌星小作家。知道芦笛大名的,全世界数十亿人口,往大了估计,也就那么几千人吧,而且局限于海外中文论坛和罕见小圈子。以所谓的一点名气自傲,以为老芦天下第一了,羞也不羞?老芦骂毛共有过,扫荡民运却大大有功,如中共网开一面的话,论对海外民运的杀伤力,一支芦笛远胜中共宣传部百万雄兵。可这个贼党对芦文照样封杀。真是愚蠢到了极点又小家子气到了极点!
名与利,在一定条伴下是可以互相转换的,但对中国大陆异议者而言,这种条件并不具备。相反,一旦骂共成名,利益还会受到侵害,原来拥有的也往往被剥夺,重者冠以煽动、颠覆、泄秘等罪名,轻者受到各种形式的监控、骚扰,在工作、经商、生活、社交等各方面带来种种困难和不便。象我,以前办个小公司赚点小钱干点小事泡个小妞,都很方便,老枭出马,马到功成。自从“骂共成名”,便已自动“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一些旧雨新朋连与我一般交往都怕招惹“有关部门”招致无妄之灾,怎敢再与我合作做事做生意搞项目?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成立以来有出无入,至今分文未进。震旦网送人,一些友人想要却又不敢要—–怕被有关部门列入监控对象呢。枭婆当年对我敬若天人,言听计从,自我“成名”以来,诸事不顺,一直失业在家,动辄对老公冷脸怒目,骂我这辈子把自己也把她给毁了,几次下堂求去。唉。
艰难困苦,正显我枭雄本色,正显我胆气之壮、骨头之硬、品格之优!对比中共高压下低头缩颈谨小慎微的芸芸众生,对比绝大多数国人惊天动地的愚昧和空前绝世的怯懦,老枭禁不住骄傲和自豪,忍不住猛拍自己的铁肩:老枭,好样的!哈哈哈
东海一枭2005、2、22
首发《民主通讯》

空前绝世的怯懦

Saturday, February 26th, 2005

平书之五十二:
网上闻人芦笛骂中国人“惊天动地的愚昧”,老枭补充曰:还有空前绝世的怯懦。中国人的怯懦和对中共政权的恐惧感是普遍的,深入骨髓的。
老枭上网开骂以来,通过电邮、QQ等收到大量的“致敬函”“致敬电”:要与我交朋友共同干一番事业的,要与我探讨中国民主化问题的,表示“想做更多更实际的事”的,主张“发起更猛烈的攻势,给他们来个迎面痛击,让他们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林林总总,大多表现得慷慨激昂,豪情满怀,义字当头,一往无前!但绝大多数一碰上动真格的,立马就萎了拉稀了。
日前我将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寄给一些素有交往或相互慕名的网友—–这事谈不上什幺风险,便是有一点风险,也由我发起人担了。然而相当一部分人怕惹麻烦谢绝签名,或者干脆装聋作哑。敢签上网名算勇敢的了。孙大午先生告知,他被监管,但将呼吁书转给了一批朋友。我对照了孙先生转寄名单,只有一人表示因故不便签名,其余皆无音讯。
对于QQ和电邮,我一般会这样回复:先生好,谢谢您的信任和关爱,很抱歉不会打字不能多聊。有事欢迎致电0771 2611402。有些再无音信,有些则认为电话肯定不安全,容易被盯上,坚持以QQ电邮之类与我联系。而且在网络或现实交往中,不少人居然不敢以真名相告,当然我也从来不主动讯问。我理解他们的谨慎和怯懦,同时也越来越理解余杰“不与任何匿名者探讨问题”的激愤—–前几年我曾为此炮轰过余杰呢。连姓名都保密,电话都不敢打,还谈什么为民主大业做实事谋大计作贡献呢。
确实存在着一种“骂共成名”现象。不过,由于中共对思想、舆论、信息、媒体、网络的控制空前绝世的严厉,异议者之名,必定局限在极小的范围里,影响极其有限,在普通网民中名气怎幺大也大不到哪儿去。我一向自信品格、智慧、学界、胆识各方面都颇为优异,在朋友圈子里名声也相当好,但我从来不认为我很有名气—-新诗圈一向疏离,旧诗界以老年人为主,网络呢,在中共严封密锁下,枭文在大陆的传播平台大多沦陷,几乎所有网站逢枭必杀。只有白痴才会“沉醉在虚幻错觉中”以一点网络虚名沾沾自喜。
就说芦笛吧,论网上名气,也远远不如一个四五流的小歌星小作家。知道芦笛大名的,全世界数十亿人口,往大了估计,也就那么几千人吧,而且局限于海外中文论坛和罕见小圈子。以所谓的一点名气自傲,以为老芦天下第一了,羞也不羞?老芦骂毛共有过,扫荡民运却大大有功,如中共网开一面的话,论对海外民运的杀伤力,一支芦笛远胜中共宣传部百万雄兵。可这个贼党对芦文照样封杀。真是愚蠢到了极点又小家子气到了极点!
名与利,在一定条伴下是可以互相转换的,但对中国大陆异议者而言,这种条件并不具备。相反,一旦骂共成名,利益还会受到侵害,原来拥有的也往往被剥夺,重者冠以煽动、颠覆、泄秘等罪名,轻者受到各种形式的监控、骚扰,在工作、经商、生活、社交等各方面带来种种困难和不便。象我,以前办个小公司赚点小钱干点小事泡个小妞,都很方便,老枭出马,马到功成。自从“骂共成名”,便已自动“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一些旧雨新朋连与我一般交往都怕招惹“有关部门”招致无妄之灾,怎敢再与我合作做事做生意搞项目?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成立以来有出无入,至今分文未进。震旦网送人,一些友人想要却又不敢要—–怕被有关部门列入监控对象呢。枭婆当年对我敬若天人,言听计从,自我“成名”以来,诸事不顺,一直失业在家,动辄对老公冷脸怒目,骂我这辈子把自己也把她给毁了,几次下堂求去。唉。
艰难困苦,正显我枭雄本色,正显我胆气之壮、骨头之硬、品格之优!对比中共高压下低头缩颈谨小慎微的芸芸众生,对比绝大多数国人惊天动地的愚昧和空前绝世的怯懦,老枭禁不住骄傲和自豪,忍不住猛拍自己的铁肩:老枭,好样的!哈哈哈
东海一枭2005、2、22
首发《民主通讯》

鸣谢!收到DaShuai网友150美元订书款

Saturday, February 26th, 2005

订购芦笛的书三本,余钱捐给芦笛基金。
Paypal 的手续费:
Total Amount: $150.00 USD
Fee Amount: -$4.65 USD
Net Amount: $145.35 USD
请老二帮登记一下。

关于芦笛文集的订购方式:诚灵网友及其他想要订购芦笛文集的网友请进

Friday, February 25th, 2005

书价定为20美元。
汇款的方式请见下面说明。但用paypal的网友注意,因为paypal 要收 2.9% + $0.30 USD 的手续费,多个网友给我汇的100美元,在扣除手续费后只剩 $96.80 USD。如果寄书的shipping and handling cost 是五美元,那么还得请网友们加上这个费用。但是这些与书无关费用太多,颇为不值。。我不确定邮费方面能不能减少。反正暂定五美元吧。
如果电汇,那么银行方面无论是汇还是收都有不菲的费用。支票就没有这些费用。不少朋友寄现金,最好是regiser的。但有时register也不那么保险。呼延宇网友的3000美元,全部是现金,也是挂号,结果送信的人居然没让我签字,把信交我就走了。老狼如果想赖掉这笔款子他也没辙。
有网友提议用paypal 的方式来支付捐款。附其贴子如下:
“www.paypal.com不论收款人,还是捐款人,都只公开一个真实的电邮而已。汇款,收款,全靠电邮,电子实时转帐,不用真实姓名只有paypal知道信用卡号与真实姓名,而它是美国最大的网上银行,应该还信得过。”
paypal的方法很简单,现在我们已经去注册了一个账号。email是hjclubinc@hotmail.com. 请要捐款的网友们到www.paypal.com上开一个自己的账号,然后进入你自己的account 后,点击左上角的“add bank account”或“add credit card”, 输入自己的银行账号信息(银行名,routing number 和account number),再verify, 就可以汇钱了。
汇钱时非常方便。你只要进入你的account, 点击“send money”, 填入我们的信箱地址(hjclubinc@hotmail.com) 和你要认捐的数目,和你要汇的币种(可以汇美元、欧元、英镑、加币和日元),follow 其指令,就可以了。非常简单。
另外如果仍然愿意用支票或者money order 的形式来付的话,可以将支票寄到:
HJclub, Inc.
2375 Hudson Ter., Room 5E
Fort Lee, NJ 07024
USA
HJClub,Inc. 的银行账户是:
开户行: Abacus Federal Savings Bank
地址:6 Bowery New York, NY 10013-5101, USA
电话: +1-212-285-4770
Account name: HJclub, Inc.
Account […]

自由宣言,反暴檄文

Friday, February 25th, 2005

平书之四十三:
越来越高的信息化、国际化、全球化程度模糊了主权的界限,世界各国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交流和相互依赖性越来越强,许多原先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已越来越演变为各国关注的全球性问题,在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的普世价值观照下,不论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还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摸论、猫论、三个代表,或者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全都现出落后反动的原形;中共一向惯于“关起门来打狗”,无耻地以主权、内政为自已剥夺自由侵犯人权的恶行暴政辨护,指西方国家要求中共尊重民众、改善人权为干涉内政,结果传统的主权理论在人的价值至上、人的尊严至上的人权攻势面前窘态毕露。主权高于人权口号不仅违反马克思主义的国家理论,便是衡之以儒学也是落后的:孔子就赞成“汤武革命”,孟子更主张“暴君可诛”论。
在这样的世界性潮流和背景下,热衷于闭关排外、政治垄断、暴力欺骗、实施特权专政和国内恐怖主义的政权,不仅在国内丧失人心,而且在国际上失道寡助,遂注定了被淘汰、被推翻的历史命运。布什《为自由而战》演说文,就是一篇划时代的自由的宣言,一篇向专制主义、向暴政宣战的檄文,一篇至今为止我读到的古今中外最优秀、高贵、仁道、正义、文明、放眼全球的战斗檄文!没有仇恨、利诱和贪婪,只有对“我们的国家和人民”的热爱和责任,对“所有在暴政统治下暗无天日的人们”的悲悯友谊,对“所有对人民进行野蛮统治的非法政权的魁首们”的严厉警告,对“所有对人民长期施行高压控制的政府头目们”的诚恳劝导鼓励,还有帮助“所有被压抑、被监禁、被流放的民主志士仁人们”的庄严承诺!激情洋溢,充满正气大气,体现出一种民主大国的风范,如果说字里行间流露出一股对专制者的“霸气”的话,那也是“仁者”的霸气!
在“向我的公民同胞重申”和“美国向世界重申”的几点中,我还读出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幼之幼”的儒家仁德博爱精神。他在演讲中鼓励一些政府进行改革,表示只有“对他们自己的人民施仁政。”才能“同我们保持良好的关系”。可见,布什演说文默契暗通孔孟之道。民本和仁政是儒家的思想和理想,只是两千多年前的儒家祖师爷没有也不可能认识到,以民为本和实施仁政需要制度的保障,否则就只能流于乌托邦。只有民主才能为民本和仁德提供的实的基础。
从利益角度考虑,仁德正义乃是一种更大更长远的利,双赢多赢的利。正义、道德是有力量的。正义的政治诉诸舆论、民意、人性和良知,得道多助,此之谓也。所以即使是伪善口号,以人为本的人权理论在道义上也占尽上风。而从美国的一惯言论和行动可见,这是个有诚意乐于助人的国家。据华盛顿法新电,美国众议院正在起草法案,授权国务院成立推动民主的特别部门,协助布什总统实现在就职演说中要把自由民主推广到全世界的理念。
当然,美国不是舍己为人的大侠,其义行不是出自墨子大公无私的“兼爱”,其仁德象儒家之爱一样是有差等、有条件、推己及人的。我们应清醒地认识到,作为美国总统,布什只能站在美国的立场上讲话,只能在争取美国利益的前提下兼顾其它国家人民的利益,便是推广民主、结束暴政的理念,也胸怀全球而立足美国的,因为“美国的生死存亡与我们的信念已经不可分割了。”
布什还说:“我们的目标是帮助各民族寻回他们自己的声音,实现他们自己的自由,他们自己的路。”所以,在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美国和所有其它国家的力量,只是外部助力和“盟军”,主力军只能是中国人民自己。自爱者天爱之,自助者人助之,“外力通过内力而起作用”。就象洪哲胜君函中所言:相信布什这份“为自由而战斗”的檄文将在中国民主化的过程发挥不得了的作用。但能不能如此,终究还要看中国人追求自由的意愿、决心以及实际的行动。
东海一枭2005、2、9
首发《民主论坛》

自由宣言,反暴檄文

Friday, February 25th, 2005

平书之四十三:
越来越高的信息化、国际化、全球化程度模糊了主权的界限,世界各国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交流和相互依赖性越来越强,许多原先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已越来越演变为各国关注的全球性问题,在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的普世价值观照下,不论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还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摸论、猫论、三个代表,或者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全都现出落后反动的原形;中共一向惯于“关起门来打狗”,无耻地以主权、内政为自已剥夺自由侵犯人权的恶行暴政辨护,指西方国家要求中共尊重民众、改善人权为干涉内政,结果传统的主权理论在人的价值至上、人的尊严至上的人权攻势面前窘态毕露。主权高于人权口号不仅违反马克思主义的国家理论,便是衡之以儒学也是落后的:孔子就赞成“汤武革命”,孟子更主张“暴君可诛”论。
在这样的世界性潮流和背景下,热衷于闭关排外、政治垄断、暴力欺骗、实施特权专政和国内恐怖主义的政权,不仅在国内丧失人心,而且在国际上失道寡助,遂注定了被淘汰、被推翻的历史命运。布什《为自由而战》演说文,就是一篇划时代的自由的宣言,一篇向专制主义、向暴政宣战的檄文,一篇至今为止我读到的古今中外最优秀、高贵、仁道、正义、文明、放眼全球的战斗檄文!没有仇恨、利诱和贪婪,只有对“我们的国家和人民”的热爱和责任,对“所有在暴政统治下暗无天日的人们”的悲悯友谊,对“所有对人民进行野蛮统治的非法政权的魁首们”的严厉警告,对“所有对人民长期施行高压控制的政府头目们”的诚恳劝导鼓励,还有帮助“所有被压抑、被监禁、被流放的民主志士仁人们”的庄严承诺!激情洋溢,充满正气大气,体现出一种民主大国的风范,如果说字里行间流露出一股对专制者的“霸气”的话,那也是“仁者”的霸气!
在“向我的公民同胞重申”和“美国向世界重申”的几点中,我还读出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幼之幼”的儒家仁德博爱精神。他在演讲中鼓励一些政府进行改革,表示只有“对他们自己的人民施仁政。”才能“同我们保持良好的关系”。可见,布什演说文默契暗通孔孟之道。民本和仁政是儒家的思想和理想,只是两千多年前的儒家祖师爷没有也不可能认识到,以民为本和实施仁政需要制度的保障,否则就只能流于乌托邦。只有民主才能为民本和仁德提供的实的基础。
从利益角度考虑,仁德正义乃是一种更大更长远的利,双赢多赢的利。正义、道德是有力量的。正义的政治诉诸舆论、民意、人性和良知,得道多助,此之谓也。所以即使是伪善口号,以人为本的人权理论在道义上也占尽上风。而从美国的一惯言论和行动可见,这是个有诚意乐于助人的国家。据华盛顿法新电,美国众议院正在起草法案,授权国务院成立推动民主的特别部门,协助布什总统实现在就职演说中要把自由民主推广到全世界的理念。
当然,美国不是舍己为人的大侠,其义行不是出自墨子大公无私的“兼爱”,其仁德象儒家之爱一样是有差等、有条件、推己及人的。我们应清醒地认识到,作为美国总统,布什只能站在美国的立场上讲话,只能在争取美国利益的前提下兼顾其它国家人民的利益,便是推广民主、结束暴政的理念,也胸怀全球而立足美国的,因为“美国的生死存亡与我们的信念已经不可分割了。”
布什还说:“我们的目标是帮助各民族寻回他们自己的声音,实现他们自己的自由,他们自己的路。”所以,在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美国和所有其它国家的力量,只是外部助力和“盟军”,主力军只能是中国人民自己。自爱者天爱之,自助者人助之,“外力通过内力而起作用”。就象洪哲胜君函中所言:相信布什这份“为自由而战斗”的檄文将在中国民主化的过程发挥不得了的作用。但能不能如此,终究还要看中国人追求自由的意愿、决心以及实际的行动。
东海一枭2005、2、9
首发《民主论坛》

评两句刘亚洲的六四之说

Friday, February 25th, 2005

因为我对刘亚洲的评价没有什么特别的,我不想多说了。基本上我的评价是比较正面的。我党我军有这样开放、务实、理性但仍然有坚定信念的少壮干部的存在,说明了体制上至少存在这部分的精英选拔机制。
这里只谈谈他对六四讲话的看法。看了安魂曲的评论,我不太以为然。当然他可能也是只能那么说,以说反话的方式说出真相,否则他就肯定倒霉。
但我认为他不是在说反话。因为:
1) 他自己也在鼓吹说真话,不能说真话的时候可以保持沉默,不能保持沉默的时候至少避免伤害人。
2) 他在六四期间的表现;
3) 他的讲话已经说得很清楚。对六四的“果断措施”是邓小平最伟大的地方之一。两个事件。对越战争奠定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基础;六四镇压奠定了中国稳定发展的基础。没有六四镇压,就不可能有后来的发展。
我有时候会想像,假设徐勤先去了北京,然后38和28两个集团军造反会怎么样。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
这么一想,就觉得邓伯伯真的不是等闲之辈。如果北京上街的人有百万之众,警察力量是很难控制的。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英明决策是动用民兵。但是在64,民兵根本靠不住。连军队都未必靠得住。刘亚洲鼓吹的我军的“职业精神”,首先在这两个主力军那里打了折扣。邓伯伯的办法是多调兵,让谁都不知虚实,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比如这两个集团军一动,再加上北京的民心(不必粉饰吧),惨案的真相,电视台一占,把照片录像一播,离中南海又那么近。。。两个现代化的集团军哪乡亲们。那里是首都,有首都的千万百姓,军队依据东西长安街布防,虽说未必就是铜墙铁壁,但其他部队的攻击火力是很难发挥的。只要两天无法解决战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局势便会起变化。
当然最后的结局仍然取决于军内力量的对比。徐勤先之所以不敢动,跟当初袁世凯的形势有点相似。阅兵哗变,劫持对手,可能会得手,但那以后呢?难有胜算。
但不管怎么着,那对于邓伯伯来说,还是千钧一发的时刻。我想说的是,即使徐勤先们成功了,没有被马上消灭,那会是一种什么局面?
由于邓伯伯们在军内的势力根深蒂固,不太可能会出现苏联东欧那样一面倒的事情。战争会持续一段时间,如果徐勤先们没有被马上消灭的话。于是别的变数又会发生。
演绎下去,可能会很复杂。但是有三个结局的可能性值得考虑:
1) 军阀混战
2) 军管时期和军人统治
3) 最乐观的,是民主成功。但考虑到中国现实的文化、政治、军事等现实,那绝对不会是苏联东欧的结局。弄不好,跟辛亥后的“共和”趋势会有某些相似的地方。总之,不一定是民族的福音,或者说,不可能是民族的福音。除非存在一个压倒一切的军阀如袁世凯,他的头脑像刘亚洲那样。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伙不妨展开一下想像的翅膀,浪漫一下。

鸣谢!收到老杜壹佰美元购书款和另外一名未透露姓名的网友的100美元汇款

Friday, February 25th, 2005

老杜的100美元声明用途是购两本芦笛文集。
另外的100美元是以信中夹寄的现金,未署名也为说明用途。请该网友来email说明一下: chairwolf AT haiguinet.com
特此鸣谢。

西毒芦笛(修正稿)

Thursday, February 24th, 2005

金庸晚年金多品庸,献媚中共,为我所不喜,但他塑造的豪侠群像,却深契我心,其中尤以黄药师为最。黄药师曰:“我黄老邪生平最恨的是仁义礼法,最恶的是圣贤节烈,这些都是欺骗愚夫愚父的东西,我黄药师偏不信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礼教,人人说我是邪魔歪道,哼!我这邪魔歪道,比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混蛋,害死的人只怕还少几个呢!”,但对真的孝子贤师,他却恭敬有加。一次欧阳锋杀了一个教书先生,以人头向黄药师“送礼”。书中是这样写的:
欧阳锋笑道:「兄弟今晨西来,在一所书院歇足,听得这腐儒在对学生讲书,说甚麽要做忠臣孝子,兄弟听得厌烦,将这腐儒杀了。你我东邪西毒,可说是臭味相投了。」说罢纵声长笑。黄药师脸上色变,说道:「我平生最敬的是忠臣孝子。」俯身抓去成坑,将那人头埋下,恭恭敬敬的作了三4个揖。欧阳锋讨了个没趣,哈哈笑道:「黄老邪徒有虚名,原来也是个为礼法所拘之人。」黄药师凛然道:「忠孝乃大节所在,并非礼法!」
当年读书到此,拍桌叫好,连引三杯。
老枭愤世嫉俗,忧天骂鬼,生平特别痛恨一个假字(这是我痛恨和鄙视中共的主因之一。也是我当初对中国民主党谢万军弄虚作假的行为反应强烈的原因),特别推崇一个真字,以此自励亦以此自傲。有网友说我是一个浑身透明的真君子,我以为是对我最高的奖赏。当年在“银河”初识芦笛,见其敢吹敢骂,文彩飞扬,原以为他与东邪一样属于狂狷型人物,油然生起一种亲切感,文斗诗争,不论他对我怎么尖酸刻薄轻薄叫嚣背后冷笑,我皆以友道相待。但是,当芦笛对海外民运高举起扫荡大旗之时,老枭便想起了这一段故事来。想到芦笛很可能貌似东邪,实为西毒。
我说过,与其朋友正派而无趣,还不如不正派而有趣,道义之交倘可敬不可亲,不如流氓烂仔甚至体制内一些官员,不可敬而可亲,骂也能骂,玩也懂玩,泡澡洗鸟,同趣同乐。然而,这个不正派要有个度,邪而不恶。如果朋友如西毒欧阳锋,也不怎么好玩。
我曾多次驳斥老芦对海外民运的极端言论。最近又见他对刘晓波、胡平、任不寐、王怡等居高临下胡评瞎斥,而且说起假话来(“从来不看老枭文字”云云,明显是充满阿Q精神的假话。这点比欧阳锋差远了),遂忍不住“睑上色变”。我中仁义礼智信之类传统儒家道德之毒至深,虽突梯滑稽,眼空天下,为文放荡之极,为人则有厚实凝重的一面,对伪君子假正人下手绝不容情,见到真君子真英雄,却是由衷地敬佩。从大人格上讲,我相信与我有过各种形式交往的刘晓波、胡平、王希哲、任不寐、王怡都是见义敢为、当仁不让的好汉子真豪杰,值得老枭“恭恭敬敬的作上4个揖。”尤其是刘晓波。我曾有《刘晓波精神》、《再谈刘晓波精神》等多篇文章向向致敬。
你芦笛藏头露尾一介无品文人,有什么资格对那些受中共迫害、受老枭尊重的好汉子恶意地冷嘲热讽说三道四一棍子打死?聪明有才华,可喜,如果用错了地方,恰足以“济恶”。欧阳锋滥杀无辜,武功最强,亦何足道?东邪大好男儿,居然与西毒这种善恶不分的家伙齐名,金庸该打三十大板!
东海一枭2005、2、23
首发《新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