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5

东海一枭答记者问

Wednesday, March 30th, 2005

东海一枭答客问
记者:如果台湾不参加大陆的大选,大陆成立民主政府后,台湾仍宣布独立,开战还是默认?
东海一枭:大陆民主化了,两岸和平统一的最大障碍烟消云散了。台湾民众反对统一的最大原因不存在了,台湾哪个党派敢违逆民意宣布独立?就算自说自话宣布了,国际社会不承认,大中华民主政府不承认,还不是手淫而已?
至于两岸何时统一,如何统一,以什么方式统一,实行联邦制还是邦联制,双方可以坐下来谈,一时谈不扰可以慢慢谈,三年不行五年,再不行就谈它八年十年,自有水到渠成的一天。实在谈不拢,我他妈单刀赴台,亲自与台湾领导人打一架,打得对方落花流水,跪地认输!两边领导人血溅五步,总比两岸人民伏尸百万好。对不对?
记者:中国天鹅绒活动受到了不少批评指责,你作为积极参与者,有何感想?
东海一枭:这次网络活动确实备受责疑,我也听到了很多批评批责的声音。在有些人眼里,任何行动都是“秀”,网络大选活动自然又是一曲做秀闹剧。
对于批评,我所持的态度是,不论善意和恶意的,都应该欢迎。受到的批评、指责和咒骂越多,说明这个游戏受到关的注度高,也说明它触到了某些人、某股势力的痛处。作为一种游戏,刚开始不可能十全十美。可以在批评和咒骂声中发现瑕疵、缺点和不足,逐步完善它。
民运泰斗们对于这次行动,大多持远观态度,原因种种,也有珍惜羽毛的原故吧。我没考虑那么多,觉得这个游戏有趣又有意义,就参加了。就象我的办公室主任说的:这个地雷阵,东海一枭踩进去了。
记者:东海一枭在网络上,其实是一个才情纵横的作家、诗人。你在竞选的自我介绍,相当形象的描绘出你的自我期许,而且以枭为名,就有侠客的味道,能否谈谈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东海一枭:我的理想是做一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一个只开风气不为师的国士,同时做一个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的大丈夫。在这个假恶丑泛滥的世界,做一个大真、大善、大美的人。偶得一自勉联:能爱能恨,敢怒敢言,不忧不惑,亦侠亦狂,铁笔如挥兵十万;好酒好诗,多识多智,亦刚亦柔,有情有义,柴门广纳客三千。高寒倡导天鹅绒活动,要我这个网络总统候选人拟一自介,我就以此联寄之。算是我的自我期许吧。
记者:像你这样一位敢说敢骂,敢讲真话、主张民主人权的著名人士,在现今中国大陆的政治社会环境中,如何自处?尤其对于同道屡遭逮捕、判刑,又如何看待?
东海一枭:对于遭到逮捕、判刑的同道,我十分敬佩,他们以实际行为,为中国民主大业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是人民英雄、民主英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骄傲。
至于我,自从走上反专制这条不归路,就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不坐牢当然好,我可以生活得自由快乐些,可以更好地读书、思考、喝酒、交友和玩乐,可以更好地为国家、为民众也为家庭尽自己应尽的责任。为民众和国家,尽一个自由知识分子的责任;为家庭,尽儿子、丈夫、父亲的责任。
对我而言,坐牢也有坐牢的好处。在这样一个黑暗的时代,没有坐过中共的牢受到中共的迫害,是一大遗憾,甚至是一种耻辱。对于大男人大丈夫,苦难,是一笔财富,也是一种享受!苦难使人生更加丰富、更加精彩。如果这种苦难不仅仅是为自己而受的,如果个人的苦难有利于民众的福祉、社会的进步,那就更加值得了—–我想,如果我进去了,将会更加凸现现政权的丑陋反动面目,促进更多的民众从铁屋子里觉醒过来,群策群力,打破铁屋子,那幺,我受点小苦作点小小牺牲,又何乐不为呢?这叫物有所值吧。
记者:达赖喇嘛如果改口说还想独立,老枭什么立场;
东海一枭:达赖喇嘛好歹是个获过诺贝尔奖的政治大人物,能说改口就改口吗,你以为他象中共小混混呀,说话象放屁;民主并不意味着分裂。到时民主政府也可以制定反分裂法。
记者:农民要求建免费的学校,财政部没有钱,从哪里搞钱?
东海一枭:九年制义务教育的诺言,政府必须兑现。
有人说,我们国家还很穷,政府财力有限,这是实情,但并非关键。在19世纪的普鲁士和俄国,就已经实现了小学义务教育;而在20世纪50年代,经济不发达的朝鲜、尼泊尔等国家也实现了小学义务教育;时至今日,世界上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都实现了义务教育,而这些国家的义务教育无一例外都是免费教育。今日中国与这些国家的当年的经济实力相比如何,与现在的缅甸、越南相比如何?只要如几届政府所许诺的,把教育经费提高到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实施免费义务教育,绰绰有余矣。
既使再退一步,为了避免财政负担过重,可以首先在农村实行小学免费义务教育。以后随著经济发展,再在全国真正实现九年制免费义务教育。全国农村小学生约有1亿人,以每人每年学杂费300元计算,只要政府增加投入300亿元人民币就够了,而这只相当于一个大型工程项目的投资。如果这300亿元由中央和地方政府分担,如贫困地区或较贫困地区由中央负担全部或大部分,富裕或较富裕地区由地方政府负担全部或大部分,问题就很容易解决了。
至于”建免费的学校”之类,具体情况具体决定。有些专制政府几十年没解决的问题,民主政府也不可能马上办到。相信农民兄弟是通情达理的。
记者:日本人通过”尖阁岛日”,200大学生天安门集体自焚,老枭会如何决策?
东海一枭:尖阁列岛是钓鱼岛的日本名称。1978年,中日签署和平友好条约。当时的副总理邓小平表示,搁置(钓鱼岛)主权争议,留待子孙后代解决。这倒也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
日本石垣市议会的有议员近日提议,将1月14日定为”尖岛列岛日”。如果该议员提议通过,我们也针锋相对通过一个钓鱼岛日嘛。自焚干什么?可以焚烧日本国旗嘛。
记者:如何保证下台后的共产党员不会成为群众的泄愤对象,如何保证他们的人权?
东海一枭:颁发大赦令,前中共党员、政府官员非穷凶极恶害人至死者,都加保护,既往不究。谁他妈吃了豹子胆,敢违抗我的总统令?
记者:如果民主中国成立后,李洪志要求建立法轮教教堂,雪峰要建立生命教禅院,老枭是否支持?
东海一枭:信仰自由。宗教问题,我不支持也不反对。一切依法办事。如法无明文禁止,任何人任何组织爱干嘛干嘛。老子日理万鸡,哪有闲工夫管他奶奶的闲事?
记者:老枭对于民族主义的立场,是基于种族、血统的,还是文化的,还是国家的,还是反对一切派别的民族主义的?
东海一枭:热爱民族,热爱种族的、血统的、文化的、国家的民族,但不提倡民族主义。宣传爱国,但不赞成把爱国提到主义的高度。
记者:对于现在博士大跃进造成的诸多博士,很多20年前的大学生表示不满,他们说那时的学士平均水平比现在的博士高,游行示威要求与博士同等待遇,跪在议院门口请老枭接请愿书,看老枭将如何表演。
东海一枭:绝代有雄才,遗之在草泽。当今社会上不是博士乃至没有大学以上文凭却在某一方面有真知实学的英才杰士一定不少。为此,老枭履职之后,将亲自发起一个草莽英才大会,为广西奇才异士提供一个互相鼓劲、互相促进、互相交心的机会,为民主政府储备人才。同时采取各种措施,淡化文凭作用,并由教育部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参照欧美游戏规则,制订严格的标准,对原来的博士重新甄别。
记者:最近老枭的一篇文章里对芦笛和安魂曲又加以批评,以总统候选人的身份,却纠缠于个人睚眦恩怨,是否有些不顾大局?
东海一枭:
总统也是人,也有人的脾气和自尊心,也会发火骂娘摔盘子,也有个人恩怨。人骂我草包打我耳光,难道我不能骂人饭桶踢人屁股?但无论怎样嘴骂笔战文斗,我不许也不能动用国家机器进行”武斗”报复,更不能以言治罪,冠对方以颠覆、煽动、泄密、破坏之类罪名。
批评芦安,是针对他们的错误思想,与个人恩怨无关。他们俩一个轻薄浮浪的无品文人(老芦别气坏了身子哈),一个猥琐卑下的小混混,不值一骂,我确有些小题大做了。不值得啊不值得!
记者:你在民运人士、知识分子经常出入的网络里,也善于和人论战,能否谈谈个中况味?
东海一枭:在网络上,老枭的猖狂嚣张是空前的,来自各方面的赞扬拥护和批评、指责、攻击、咒骂也是空前的。受到我的坚锐棱角和枭言枭语伤害的,不仅是专制中共及其鹰犬,也有同道中人。有好友劝我要爱惜羽毛,尽量收敛些,不要太出风头,以免成为众矢之的。我的回答是:我就喜欢成为众矢之的!
我自称打遍江湖无敌手,猖狂嚣张,网战多年,是好玩有趣,也是棒喝众生。我的网战有个原则,就是只斗诗斗思斗知斗识,一般不击人身。对于那些不上挡次的、与思想无关的猜疑、曲解、挑衅、咒骂、恶攻,除了偶尔无聊逗乐外,基本上不予理睬。
只是我越来越感到不好玩、感到厌倦和孤独了,因为真正有水平上档次的对手太难遇到了,大部分对手其实并不值得我出手。踏遍江湖求一败,碰到的多是下三烂的人物和不可救药的愚民。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啊,棒击下去,如敲在花岗岩上!
2005、3.30床头捉刀人整理

东海一枭答记者问

Wednesday, March 30th, 2005

东海一枭答客问
记者:如果台湾不参加大陆的大选,大陆成立民主政府后,台湾仍宣布独立,开战还是默认?
东海一枭:大陆民主化了,两岸和平统一的最大障碍烟消云散了。台湾民众反对统一的最大原因不存在了,台湾哪个党派敢违逆民意宣布独立?就算自说自话宣布了,国际社会不承认,大中华民主政府不承认,还不是手淫而已?
至于两岸何时统一,如何统一,以什么方式统一,实行联邦制还是邦联制,双方可以坐下来谈,一时谈不扰可以慢慢谈,三年不行五年,再不行就谈它八年十年,自有水到渠成的一天。实在谈不拢,我他妈单刀赴台,亲自与台湾领导人打一架,打得对方落花流水,跪地认输!两边领导人血溅五步,总比两岸人民伏尸百万好。对不对?
记者:中国天鹅绒活动受到了不少批评指责,你作为积极参与者,有何感想?
东海一枭:这次网络活动确实备受责疑,我也听到了很多批评批责的声音。在有些人眼里,任何行动都是“秀”,网络大选活动自然又是一曲做秀闹剧。
对于批评,我所持的态度是,不论善意和恶意的,都应该欢迎。受到的批评、指责和咒骂越多,说明这个游戏受到关的注度高,也说明它触到了某些人、某股势力的痛处。作为一种游戏,刚开始不可能十全十美。可以在批评和咒骂声中发现瑕疵、缺点和不足,逐步完善它。
民运泰斗们对于这次行动,大多持远观态度,原因种种,也有珍惜羽毛的原故吧。我没考虑那么多,觉得这个游戏有趣又有意义,就参加了。就象我的办公室主任说的:这个地雷阵,东海一枭踩进去了。
记者:东海一枭在网络上,其实是一个才情纵横的作家、诗人。你在竞选的自我介绍,相当形象的描绘出你的自我期许,而且以枭为名,就有侠客的味道,能否谈谈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东海一枭:我的理想是做一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一个只开风气不为师的国士,同时做一个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的大丈夫。在这个假恶丑泛滥的世界,做一个大真、大善、大美的人。偶得一自勉联:能爱能恨,敢怒敢言,不忧不惑,亦侠亦狂,铁笔如挥兵十万;好酒好诗,多识多智,亦刚亦柔,有情有义,柴门广纳客三千。高寒倡导天鹅绒活动,要我这个网络总统候选人拟一自介,我就以此联寄之。算是我的自我期许吧。
记者:像你这样一位敢说敢骂,敢讲真话、主张民主人权的著名人士,在现今中国大陆的政治社会环境中,如何自处?尤其对于同道屡遭逮捕、判刑,又如何看待?
东海一枭:对于遭到逮捕、判刑的同道,我十分敬佩,他们以实际行为,为中国民主大业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是人民英雄、民主英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骄傲。
至于我,自从走上反专制这条不归路,就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不坐牢当然好,我可以生活得自由快乐些,可以更好地读书、思考、喝酒、交友和玩乐,可以更好地为国家、为民众也为家庭尽自己应尽的责任。为民众和国家,尽一个自由知识分子的责任;为家庭,尽儿子、丈夫、父亲的责任。
对我而言,坐牢也有坐牢的好处。在这样一个黑暗的时代,没有坐过中共的牢受到中共的迫害,是一大遗憾,甚至是一种耻辱。对于大男人大丈夫,苦难,是一笔财富,也是一种享受!苦难使人生更加丰富、更加精彩。如果这种苦难不仅仅是为自己而受的,如果个人的苦难有利于民众的福祉、社会的进步,那就更加值得了—–我想,如果我进去了,将会更加凸现现政权的丑陋反动面目,促进更多的民众从铁屋子里觉醒过来,群策群力,打破铁屋子,那幺,我受点小苦作点小小牺牲,又何乐不为呢?这叫物有所值吧。
记者:达赖喇嘛如果改口说还想独立,老枭什么立场;
东海一枭:达赖喇嘛好歹是个获过诺贝尔奖的政治大人物,能说改口就改口吗,你以为他象中共小混混呀,说话象放屁;民主并不意味着分裂。到时民主政府也可以制定反分裂法。
记者:农民要求建免费的学校,财政部没有钱,从哪里搞钱?
东海一枭:九年制义务教育的诺言,政府必须兑现。
有人说,我们国家还很穷,政府财力有限,这是实情,但并非关键。在19世纪的普鲁士和俄国,就已经实现了小学义务教育;而在20世纪50年代,经济不发达的朝鲜、尼泊尔等国家也实现了小学义务教育;时至今日,世界上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都实现了义务教育,而这些国家的义务教育无一例外都是免费教育。今日中国与这些国家的当年的经济实力相比如何,与现在的缅甸、越南相比如何?只要如几届政府所许诺的,把教育经费提高到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实施免费义务教育,绰绰有余矣。
既使再退一步,为了避免财政负担过重,可以首先在农村实行小学免费义务教育。以后随著经济发展,再在全国真正实现九年制免费义务教育。全国农村小学生约有1亿人,以每人每年学杂费300元计算,只要政府增加投入300亿元人民币就够了,而这只相当于一个大型工程项目的投资。如果这300亿元由中央和地方政府分担,如贫困地区或较贫困地区由中央负担全部或大部分,富裕或较富裕地区由地方政府负担全部或大部分,问题就很容易解决了。
至于”建免费的学校”之类,具体情况具体决定。有些专制政府几十年没解决的问题,民主政府也不可能马上办到。相信农民兄弟是通情达理的。
记者:日本人通过”尖阁岛日”,200大学生天安门集体自焚,老枭会如何决策?
东海一枭:尖阁列岛是钓鱼岛的日本名称。1978年,中日签署和平友好条约。当时的副总理邓小平表示,搁置(钓鱼岛)主权争议,留待子孙后代解决。这倒也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
日本石垣市议会的有议员近日提议,将1月14日定为”尖岛列岛日”。如果该议员提议通过,我们也针锋相对通过一个钓鱼岛日嘛。自焚干什么?可以焚烧日本国旗嘛。
记者:如何保证下台后的共产党员不会成为群众的泄愤对象,如何保证他们的人权?
东海一枭:颁发大赦令,前中共党员、政府官员非穷凶极恶害人至死者,都加保护,既往不究。谁他妈吃了豹子胆,敢违抗我的总统令?
记者:如果民主中国成立后,李洪志要求建立法轮教教堂,雪峰要建立生命教禅院,老枭是否支持?
东海一枭:信仰自由。宗教问题,我不支持也不反对。一切依法办事。如法无明文禁止,任何人任何组织爱干嘛干嘛。老子日理万鸡,哪有闲工夫管他奶奶的闲事?
记者:老枭对于民族主义的立场,是基于种族、血统的,还是文化的,还是国家的,还是反对一切派别的民族主义的?
东海一枭:热爱民族,热爱种族的、血统的、文化的、国家的民族,但不提倡民族主义。宣传爱国,但不赞成把爱国提到主义的高度。
记者:对于现在博士大跃进造成的诸多博士,很多20年前的大学生表示不满,他们说那时的学士平均水平比现在的博士高,游行示威要求与博士同等待遇,跪在议院门口请老枭接请愿书,看老枭将如何表演。
东海一枭:绝代有雄才,遗之在草泽。当今社会上不是博士乃至没有大学以上文凭却在某一方面有真知实学的英才杰士一定不少。为此,老枭履职之后,将亲自发起一个草莽英才大会,为广西奇才异士提供一个互相鼓劲、互相促进、互相交心的机会,为民主政府储备人才。同时采取各种措施,淡化文凭作用,并由教育部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参照欧美游戏规则,制订严格的标准,对原来的博士重新甄别。
记者:最近老枭的一篇文章里对芦笛和安魂曲又加以批评,以总统候选人的身份,却纠缠于个人睚眦恩怨,是否有些不顾大局?
东海一枭:
总统也是人,也有人的脾气和自尊心,也会发火骂娘摔盘子,也有个人恩怨。人骂我草包打我耳光,难道我不能骂人饭桶踢人屁股?但无论怎样嘴骂笔战文斗,我不许也不能动用国家机器进行”武斗”报复,更不能以言治罪,冠对方以颠覆、煽动、泄密、破坏之类罪名。
批评芦安,是针对他们的错误思想,与个人恩怨无关。他们俩一个轻薄浮浪的无品文人(老芦别气坏了身子哈),一个猥琐卑下的小混混,不值一骂,我确有些小题大做了。不值得啊不值得!
记者:你在民运人士、知识分子经常出入的网络里,也善于和人论战,能否谈谈个中况味?
东海一枭:在网络上,老枭的猖狂嚣张是空前的,来自各方面的赞扬拥护和批评、指责、攻击、咒骂也是空前的。受到我的坚锐棱角和枭言枭语伤害的,不仅是专制中共及其鹰犬,也有同道中人。有好友劝我要爱惜羽毛,尽量收敛些,不要太出风头,以免成为众矢之的。我的回答是:我就喜欢成为众矢之的!
我自称打遍江湖无敌手,猖狂嚣张,网战多年,是好玩有趣,也是棒喝众生。我的网战有个原则,就是只斗诗斗思斗知斗识,一般不击人身。对于那些不上挡次的、与思想无关的猜疑、曲解、挑衅、咒骂、恶攻,除了偶尔无聊逗乐外,基本上不予理睬。
只是我越来越感到不好玩、感到厌倦和孤独了,因为真正有水平上档次的对手太难遇到了,大部分对手其实并不值得我出手。踏遍江湖求一败,碰到的多是下三烂的人物和不可救药的愚民。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啊,棒击下去,如敲在花岗岩上!
2005、3.30床头捉刀人整理

东海一枭为何放下身段与你们玩?

Wednesday, March 30th, 2005

虽千万人吾往矣—-东海一枭为何放下身段与你们玩?
东海一枭接受台北中央电台「为人民服务-杨宪宏时间」访谈
杨宪宏:今年三月十一号,中文网络上出现了一个发自北京的「中国天鹅绒行动」网站,呼吁「决不能让中国共产党再无法无天下去了」,提出了「投票选举民主中国过渡政府」的选举公告。这个网站选举活动开始以后,著名的诗人、网络思想者东海一枭,是中国境内第一个挺身而出参与网络竞选的,还组织了竞选办公室,非常认真的投入,让这场虚拟的网络选举有了更丰富的可看性。所以我特别打电话到广西南宁市,请东海一枭来谈谈他参选「民主中国过渡政府」的想法和抱负。
当杨宪宏先生问及“你是抱着怎样的动机和态度,来参与这次选举的?”时,东海一枭回答道:
我参与这个活动的动机和心态,可以分三个方面。首先,因为它好玩,有趣。如草根所说:这样的活动,从性质上讲,应该属于网络游戏。即使选上了,也不享有任何实际权力,不会有几个人当真;即使成立一个”民主中国过渡政府”,也不过是一个虚拟网络社区而已。同时,这个游戏又是犯忌的,有一定风险。我是个老玩童,别人不敢玩的,我偏要玩。这样玩起来更刺激、更有趣。
其次,中国人在现实全活中,民主自由的权力被剥夺,没有人的尊严,人权被简化为生存权。玩这个游戏,可以满足自己民主的欲望,自由的欲望,尊严的欲望。在虚拟世界过一把瘾。第三、这是一个富有现实意义的游戏。寓教于乐。它是虚拟世界里一种民主的学习、实践和训练。让人们在游戏中,增强民主自由意识,学会怎样竞选,为将来成为一个合格的选民或竞选者作准备。
当杨宪宏先生“请您介绍一下您的竞选宣言”时,东海一枭回答道:
先说明一下,竞选办公室主任草根先生与我夙昧平生,我们仅局限于论坛交往。我与他游戏分工不同,属玩友关系而非上下级关系。
我写过一份《中国大总统竞选演讲稿—–给中国一个机会!》,可以看作我的竟选宣言吧。其中写道:
我曾经是个新旧双栖的诗人,孤傲高洁,超然物外,所以笔名萧瑶;我曾是个视通古今、思贯中西的思想者,忧天骂鬼,”枭张”江湖,所以网名东海一枭。今天,我以总统竞选者的身份站在这里,意味着我此后可能将作为一个政治家的角色出现在公众面前,为同胞服务、为祖国效劳。请大家记住我的原名:余樟法。樟木是一种质地坚硬而芳香永久的树木,象征着我美好的品质:唯真是求唯善是行,持正不阿执义不移,一身正气一生清白;法者法治也,预兆着法治中国的历史将从我手中开创。
我将实施一系列还商于市、还军于国,还权于民的政治改革,一切反动势力和腐败特权分子必须严厉打击、一切背离宪法的法律法规必须立即废除、一切不符合人民和国家利益的政策(如医疗产业化、教育产业化)必须坚决中止!
2005、3、30多多整理

东海一枭为何放下身段与你们玩?

Wednesday, March 30th, 2005

虽千万人吾往矣—-东海一枭为何放下身段与你们玩?
东海一枭接受台北中央电台「为人民服务-杨宪宏时间」访谈
杨宪宏:今年三月十一号,中文网络上出现了一个发自北京的「中国天鹅绒行动」网站,呼吁「决不能让中国共产党再无法无天下去了」,提出了「投票选举民主中国过渡政府」的选举公告。这个网站选举活动开始以后,著名的诗人、网络思想者东海一枭,是中国境内第一个挺身而出参与网络竞选的,还组织了竞选办公室,非常认真的投入,让这场虚拟的网络选举有了更丰富的可看性。所以我特别打电话到广西南宁市,请东海一枭来谈谈他参选「民主中国过渡政府」的想法和抱负。
当杨宪宏先生问及“你是抱着怎样的动机和态度,来参与这次选举的?”时,东海一枭回答道:
我参与这个活动的动机和心态,可以分三个方面。首先,因为它好玩,有趣。如草根所说:这样的活动,从性质上讲,应该属于网络游戏。即使选上了,也不享有任何实际权力,不会有几个人当真;即使成立一个”民主中国过渡政府”,也不过是一个虚拟网络社区而已。同时,这个游戏又是犯忌的,有一定风险。我是个老玩童,别人不敢玩的,我偏要玩。这样玩起来更刺激、更有趣。
其次,中国人在现实全活中,民主自由的权力被剥夺,没有人的尊严,人权被简化为生存权。玩这个游戏,可以满足自己民主的欲望,自由的欲望,尊严的欲望。在虚拟世界过一把瘾。第三、这是一个富有现实意义的游戏。寓教于乐。它是虚拟世界里一种民主的学习、实践和训练。让人们在游戏中,增强民主自由意识,学会怎样竞选,为将来成为一个合格的选民或竞选者作准备。
当杨宪宏先生“请您介绍一下您的竞选宣言”时,东海一枭回答道:
先说明一下,竞选办公室主任草根先生与我夙昧平生,我们仅局限于论坛交往。我与他游戏分工不同,属玩友关系而非上下级关系。
我写过一份《中国大总统竞选演讲稿—–给中国一个机会!》,可以看作我的竟选宣言吧。其中写道:
我曾经是个新旧双栖的诗人,孤傲高洁,超然物外,所以笔名萧瑶;我曾是个视通古今、思贯中西的思想者,忧天骂鬼,”枭张”江湖,所以网名东海一枭。今天,我以总统竞选者的身份站在这里,意味着我此后可能将作为一个政治家的角色出现在公众面前,为同胞服务、为祖国效劳。请大家记住我的原名:余樟法。樟木是一种质地坚硬而芳香永久的树木,象征着我美好的品质:唯真是求唯善是行,持正不阿执义不移,一身正气一生清白;法者法治也,预兆着法治中国的历史将从我手中开创。
我将实施一系列还商于市、还军于国,还权于民的政治改革,一切反动势力和腐败特权分子必须严厉打击、一切背离宪法的法律法规必须立即废除、一切不符合人民和国家利益的政策(如医疗产业化、教育产业化)必须坚决中止!
2005、3、30多多整理

险恶江湖任我行

Wednesday, March 30th, 2005

在网络上,老枭的猖狂嚣张是空前的,来自各方面的赞扬拥护和批评、指责、攻击、咒骂也是空前的。受到我的坚锐棱角和枭言枭语伤害的,不仅是专制中共及其鹰犬,也有同道中人。有好友劝我要爱惜羽毛,尽量收敛些,不要太出风头,以免成为众矢之的。我的回答是:我就喜欢成为众矢之的!
经不起批评、指责、质疑、攻击、咒骂的人,是没有出息的;经不起批评、指责、质疑、攻击、咒骂的事,是没有明天、没有发展前途的。害怕批评、指责、质疑、攻击、咒骂,乃是不自信的表现,是对自己的才干、能力、品格、道德、事业等缺乏足够的自信。
不遭人忌是庸才。雄才、伟才免不了常遭人骂。不仅官场是江湖,社会是江湖,网络是江湖,有中国人处就有江湖,有江湖处就有嫉恨、厮杀、争斗。有才干、能力、品格、道德,有高尚的事业追求,就有罪,就要遭罪。才干、能力、品格、道德等越大,越衬托出别人的“小”,伤害的人就越多,你就越该死。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一个人各方面太“大”了,想不成为众矢之的,怎么可能?
中国人喜欢窝里斗,喜欢枪打出头鸟,受到的批评、指责和咒骂越多,恰说明某人或某事的优秀卓异、引人注目甚至举足轻重。所以,对于批评、指责、质疑、攻击、咒骂,我都欢迎都感谢,而不论敌手善意恶意。有水平的敌手让我更加完善强大,没有水平的敌手更加衬出我的壮丽雄伟!
我自称打遍江湖无敌手,猖狂嚣张,网战多年,是好玩有趣,也是棒喝众生。我的网战有个原则,就是只斗诗斗思斗知斗识,一般不击人身。对于那些不上挡次的、与思想无关的猜疑、曲解、挑衅、咒骂、恶攻,除了偶尔无聊逗乐外,基本上不予理睬。
只是我越来越感到不好玩、感到厌倦和孤独了,因为真正有水平上档次的对手太难遇到了,大部分对手其实并不值得我出手。踏遍江湖求一败,碰到的多是下三烂的人物和不可救药的愚民。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啊,棒击下去,如敲在花岗岩上!
东海一枭2005、3、30
首发《新世纪》

险恶江湖任我行

Wednesday, March 30th, 2005

在网络上,老枭的猖狂嚣张是空前的,来自各方面的赞扬拥护和批评、指责、攻击、咒骂也是空前的。受到我的坚锐棱角和枭言枭语伤害的,不仅是专制中共及其鹰犬,也有同道中人。有好友劝我要爱惜羽毛,尽量收敛些,不要太出风头,以免成为众矢之的。我的回答是:我就喜欢成为众矢之的!
经不起批评、指责、质疑、攻击、咒骂的人,是没有出息的;经不起批评、指责、质疑、攻击、咒骂的事,是没有明天、没有发展前途的。害怕批评、指责、质疑、攻击、咒骂,乃是不自信的表现,是对自己的才干、能力、品格、道德、事业等缺乏足够的自信。
不遭人忌是庸才。雄才、伟才免不了常遭人骂。不仅官场是江湖,社会是江湖,网络是江湖,有中国人处就有江湖,有江湖处就有嫉恨、厮杀、争斗。有才干、能力、品格、道德,有高尚的事业追求,就有罪,就要遭罪。才干、能力、品格、道德等越大,越衬托出别人的“小”,伤害的人就越多,你就越该死。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一个人各方面太“大”了,想不成为众矢之的,怎么可能?
中国人喜欢窝里斗,喜欢枪打出头鸟,受到的批评、指责和咒骂越多,恰说明某人或某事的优秀卓异、引人注目甚至举足轻重。所以,对于批评、指责、质疑、攻击、咒骂,我都欢迎都感谢,而不论敌手善意恶意。有水平的敌手让我更加完善强大,没有水平的敌手更加衬出我的壮丽雄伟!
我自称打遍江湖无敌手,猖狂嚣张,网战多年,是好玩有趣,也是棒喝众生。我的网战有个原则,就是只斗诗斗思斗知斗识,一般不击人身。对于那些不上挡次的、与思想无关的猜疑、曲解、挑衅、咒骂、恶攻,除了偶尔无聊逗乐外,基本上不予理睬。
只是我越来越感到不好玩、感到厌倦和孤独了,因为真正有水平上档次的对手太难遇到了,大部分对手其实并不值得我出手。踏遍江湖求一败,碰到的多是下三烂的人物和不可救药的愚民。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啊,棒击下去,如敲在花岗岩上!
东海一枭2005、3、30
首发《新世纪》

为何网络竞选活动投票者如此之少,得票数枭不如胡?

Wednesday, March 30th, 2005

为何网络竞选活动投票者如此之少,得票数枭不如胡?
2005、3、29东海一枭接受台北中央电台「为人民服务-杨宪宏时间」访谈,当杨宪宏先生问及:为何网络竞选活动投票的人不多、而且老枭的票数还落在胡锦涛、江恒绵之后时,老枭回答道:
之所以投票人如此少,一是人性的怯懦,人们怕惹来麻烦,不敢投票,特别是投票站有这样的字眼:如果你愿意加入中国天鹅绒行动,请在留言中填上:我知道参加”中国天鹅绒行动”可能带来的全部风险,但我自愿参加。还要把姓名、地址、职业都填上…,这就会让很多人产生顾忌、疑虑。中国人多是惊弓之鸟啊。有个很有名的维权人士来电话道歉说,他很想投我一票,可惜太太害怕,坚决反对。连着名维权人士都如此,何况其余?
二是网络封锁、监控和管制太严厉,关于网络竞选活动的消息、文章等,在大陆网络都发不出来,大陆有机会了解和参加活动的人太少了,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同时投票的就这幺几个人,根本说明不了什幺。说句小人之心的猜测的话,如果有几个网特或别有用心的人,想让胡、江的得票数高出其它竟选人,举手之劳而已—当然,这是假设。
2005、3、29多多整理
重要更正
近不断有网友问我到哪里投票,所以刚才通过代理找到投票处,从浏览器地址栏复制了网址,附于《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文后,经小安子指出,始知此址有误。据高寒君、草根君告,正确的中国天鹅绒行动投票网站是:http://crdea.net/ChinaElection/ChinaVote.aspx
中国天鹅绒行动首页:http://crdea.net/vac/
特此更正并致歉。欢迎忧民爱国之士和恨我忌我反我者到此投票,把老枭架到火盆上或投进中共黑狱里去!谢谢。

为何网络竞选活动投票者如此之少,得票数枭不如胡?

Wednesday, March 30th, 2005

为何网络竞选活动投票者如此之少,得票数枭不如胡?
2005、3、29东海一枭接受台北中央电台「为人民服务-杨宪宏时间」访谈,当杨宪宏先生问及:为何网络竞选活动投票的人不多、而且老枭的票数还落在胡锦涛、江恒绵之后时,老枭回答道:
之所以投票人如此少,一是人性的怯懦,人们怕惹来麻烦,不敢投票,特别是投票站有这样的字眼:如果你愿意加入中国天鹅绒行动,请在留言中填上:我知道参加”中国天鹅绒行动”可能带来的全部风险,但我自愿参加。还要把姓名、地址、职业都填上…,这就会让很多人产生顾忌、疑虑。中国人多是惊弓之鸟啊。有个很有名的维权人士来电话道歉说,他很想投我一票,可惜太太害怕,坚决反对。连着名维权人士都如此,何况其余?
二是网络封锁、监控和管制太严厉,关于网络竞选活动的消息、文章等,在大陆网络都发不出来,大陆有机会了解和参加活动的人太少了,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同时投票的就这幺几个人,根本说明不了什幺。说句小人之心的猜测的话,如果有几个网特或别有用心的人,想让胡、江的得票数高出其它竟选人,举手之劳而已—当然,这是假设。
2005、3、29多多整理
重要更正
近不断有网友问我到哪里投票,所以刚才通过代理找到投票处,从浏览器地址栏复制了网址,附于《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文后,经小安子指出,始知此址有误。据高寒君、草根君告,正确的中国天鹅绒行动投票网站是:http://crdea.net/ChinaElection/ChinaVote.aspx
中国天鹅绒行动首页:http://crdea.net/vac/
特此更正并致歉。欢迎忧民爱国之士和恨我忌我反我者到此投票,把老枭架到火盆上或投进中共黑狱里去!谢谢。

岂有欺人东海君!

Monday, March 28th, 2005

平书之七十一:
老枭自小就想做一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一个只开风气不为师的国士,同时做一个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的大丈夫。偶得一联,似乎举世无人配得上,遂留以自勉,联曰:能爱能恨,敢怒敢言,不忧不惑,亦侠亦狂,铁笔如挥兵十万;好酒好诗,多识多智,亦刚亦柔,有情有义,柴门广纳客三千。高寒君首倡天鹅绒活动,要我这个网络总统候选人拟一自介,我就以此联寄之。
或许,这些枭言枭语大言大语,自信到了自负的地步,难免有吹牛之嫌,未必字字句句都经得起考验。但有一点,那是绝对经得起考验的,那就是我的诚信,师友间素有定评,名下无虚也。
三国时,魏将羊祜镇守襄阳,吴将陆抗统领江陵。一日,羊祜忽然收到陆抗派人送来的一瓮酒,人皆劝以有毒,羊祜却在使者面前将酒喝尽。后来陆抗生病,羊祜派人送来良药,人皆劝以有诈,陆抗笑道:“岂有鸠人羊叔子哉!”毫不迟疑地服下,不日痊愈。羊陆二人身处敌我之间,却对对方毫不怀疑,这种坦荡心胸磊落气度,何其难得。若非双方诚信素孚,安能感人一至于此?
老枭当年读书至此,不禁拍案叫好,为之浮一大白。大半辈子以待人以诚、言而有信自律,不敢有丝毫松懈也,尽管为此吃了不少亏受了不少罪,却也蠃得“师友圈中姓字香”。当然,信任我的也只能是小圈子里慧心法眼的好友。当代中国道德陵夷,人与人之间缺乏起码的信任感,又能有多少人了解信任我?
近不断有网友问我网络竞选到哪里投票,所以通过代理找到投票处,从浏览器地址栏复制了网址,附于《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文后,经小安子指出,始知此址有误。据高寒君、草根君告,正确的中国天鹅绒行动投票网站是:http://crdea.net/ChinaElection/ChinaVote.aspx。为此,小安子、火凤凰等叠番质疑我作弊,认为我“把投票网站偷偷设在自己的电脑上!”、“企图混水摸鱼欺世盗名” 云云。
初闻大怒,继之深悲,继之反躬自省,这也是真诚未孚,未能取信于人吧。我也知道,当此红朝末世和五浊恶世,欺诈盛行,互信久缺,便是羊祜再世,也再难取信于敌人。只是从我这个角度,自当竭诚尽心,剖肝输胆,力争做一个大真人、大善人、大美人,时时以此自勉。希望将来有朝一日,我中华美德重建,老枭诚信之名也布于天下,能让我的仇敌也道一声:“岂有欺人东海君哉!”,呵呵。兹特将小照、简介公布江湖,设若老枭从前或今后有什么坑蒙拐骗、欺世盗名之行为,欢迎朋友仇敌、生人熟人踊跃揭发:
东海一枭,原名余樟法,笔名萧瑶,雄性,属龙,一九六四年十二月降生于浙江遂昌县九龙山下,身份证号码332527196412106411。民间诗词家和思想者,陆续结集出版者有:新诗集《浪子吟》、《未必逍遥》(民族出版社1993年版)《剑魂琴心》、《在命运之上──中国诗人自选诗丛.萧瑶卷》,散文集《呼唤英雄》,旧体诗词集《逍遥山庄诗稿》及续集、三集、四集(均由银河出版社出版)等。当过农民、打工仔、初高中语文教师、团干部、小记者、小老板,现为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空壳子也)负责人(自己领导自己,孤家寡人也)。父母弟妹均在农村,妻余赵氏,失业,子泽君,读小学。
讯址:现居广西南宁市经文街3-1号阳光公寓3单元601室530022。
电话:0771-2611402
伊妹儿donhai5@hotmail.com
东海一枭2005、3、27

岂有欺人东海君!

Monday, March 28th, 2005

平书之七十一:
老枭自小就想做一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一个只开风气不为师的国士,同时做一个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的大丈夫。偶得一联,似乎举世无人配得上,遂留以自勉,联曰:能爱能恨,敢怒敢言,不忧不惑,亦侠亦狂,铁笔如挥兵十万;好酒好诗,多识多智,亦刚亦柔,有情有义,柴门广纳客三千。高寒君首倡天鹅绒活动,要我这个网络总统候选人拟一自介,我就以此联寄之。
或许,这些枭言枭语大言大语,自信到了自负的地步,难免有吹牛之嫌,未必字字句句都经得起考验。但有一点,那是绝对经得起考验的,那就是我的诚信,师友间素有定评,名下无虚也。
三国时,魏将羊祜镇守襄阳,吴将陆抗统领江陵。一日,羊祜忽然收到陆抗派人送来的一瓮酒,人皆劝以有毒,羊祜却在使者面前将酒喝尽。后来陆抗生病,羊祜派人送来良药,人皆劝以有诈,陆抗笑道:“岂有鸠人羊叔子哉!”毫不迟疑地服下,不日痊愈。羊陆二人身处敌我之间,却对对方毫不怀疑,这种坦荡心胸磊落气度,何其难得。若非双方诚信素孚,安能感人一至于此?
老枭当年读书至此,不禁拍案叫好,为之浮一大白。大半辈子以待人以诚、言而有信自律,不敢有丝毫松懈也,尽管为此吃了不少亏受了不少罪,却也蠃得“师友圈中姓字香”。当然,信任我的也只能是小圈子里慧心法眼的好友。当代中国道德陵夷,人与人之间缺乏起码的信任感,又能有多少人了解信任我?
近不断有网友问我网络竞选到哪里投票,所以通过代理找到投票处,从浏览器地址栏复制了网址,附于《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文后,经小安子指出,始知此址有误。据高寒君、草根君告,正确的中国天鹅绒行动投票网站是:http://crdea.net/ChinaElection/ChinaVote.aspx。为此,小安子、火凤凰等叠番质疑我作弊,认为我“把投票网站偷偷设在自己的电脑上!”、“企图混水摸鱼欺世盗名” 云云。
初闻大怒,继之深悲,继之反躬自省,这也是真诚未孚,未能取信于人吧。我也知道,当此红朝末世和五浊恶世,欺诈盛行,互信久缺,便是羊祜再世,也再难取信于敌人。只是从我这个角度,自当竭诚尽心,剖肝输胆,力争做一个大真人、大善人、大美人,时时以此自勉。希望将来有朝一日,我中华美德重建,老枭诚信之名也布于天下,能让我的仇敌也道一声:“岂有欺人东海君哉!”,呵呵。兹特将小照、简介公布江湖,设若老枭从前或今后有什么坑蒙拐骗、欺世盗名之行为,欢迎朋友仇敌、生人熟人踊跃揭发:
东海一枭,原名余樟法,笔名萧瑶,雄性,属龙,一九六四年十二月降生于浙江遂昌县九龙山下,身份证号码332527196412106411。民间诗词家和思想者,陆续结集出版者有:新诗集《浪子吟》、《未必逍遥》(民族出版社1993年版)《剑魂琴心》、《在命运之上──中国诗人自选诗丛.萧瑶卷》,散文集《呼唤英雄》,旧体诗词集《逍遥山庄诗稿》及续集、三集、四集(均由银河出版社出版)等。当过农民、打工仔、初高中语文教师、团干部、小记者、小老板,现为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空壳子也)负责人(自己领导自己,孤家寡人也)。父母弟妹均在农村,妻余赵氏,失业,子泽君,读小学。
讯址:现居广西南宁市经文街3-1号阳光公寓3单元601室530022。
电话:0771-2611402
伊妹儿donhai5@hotmail.com
东海一枭2005、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