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5

呵呵,寒山普天大乐,恭和一里一首。

Thursday, June 30th, 2005

打油普天乐·胡思乱想
恭和一里
逸峰
杯盘收,歌吟秀。
美眉迟暮,老气横秋。
但求花好月圆,管它燕肥莺瘦。
妖道寒山醉仙岫,梦天开点缀芳州。
雕楼念头,软香可口,咋说忧愁?
2005年6月29日逸庐
附录:
一里:普天乐·自嘲
一网收,脱口秀。
鸣蝉鼓噪,正恁凉秋。
笑不尽迂腐,比不完肥瘦。
何曾想闲云出岫,
携来鸡犬望灜州。
寒山岗头,小径溪口,可度千愁?

国安伴我故乡行

Wednesday, June 29th, 2005

国安伴我故乡行
—-还有一事值得一提。很多人怀疑”林樟旺案”是国安在幕后搞鬼,是当局冲老枭来的。开始一段时间,林案确实显得扑朔迷离,我亲赴龙泉斡旋,也如入迷宫,不得要领。老乡故友介绍的当地”关系”,不是避而不见,就是避而不谈(案子),一律对我敬而远之。福星而今成灾星,海枭进山变木鸟。
现在,林案逐渐明朗,深入分析,当非国安幕后操纵,但与国安似也脱不了干系。去年我曾回遂昌老家一趟,在县城与几个官场上的新旧朋友宴聚过两次,其中就有龙泉市政府领导。据传,我前脚刚走,有自称国家安全局的官员后脚就到了(或许暗中一路追随吧)。尽管被国安”访谈”过的旧雨新朋一直瞒我,但我本是小地方的”大名人”,当年的诗人和商人巳成为著名”反党分子”的讯息暗中纷传,有何秘密可言。还有传言我被逮起来了呢。
难怪当地官场很少有人敢帮忙,敢站出来为我亲属和乡亲说句公道话(甚至有朋友不敢为我传句话递份材料)…。想想也不奇怪:友情,乡情,法律,公理,人性,道义之类抽象东西,哪有实实在在的官位重要?—-对于官人而言,反党分子与麻疯病人一样,危险着呢;也难怪龙泉市政法委迅速作出反应,第一时间介入一个小小的案子,市检察院则迅速批捕林樟旺:这是一个多好向主动巴结”为党分忧”的机会呐。一方面苟且卑怯”明哲”保身,一方面猖狂霸道无法无天,唉,这些可悲、可笑又可怜的芝麻领导蚂蚁官呵。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国安伴我故乡行

Wednesday, June 29th, 2005

国安伴我故乡行
—-还有一事值得一提。很多人怀疑”林樟旺案”是国安在幕后搞鬼,是当局冲老枭来的。开始一段时间,林案确实显得扑朔迷离,我亲赴龙泉斡旋,也如入迷宫,不得要领。老乡故友介绍的当地”关系”,不是避而不见,就是避而不谈(案子),一律对我敬而远之。福星而今成灾星,海枭进山变木鸟。
现在,林案逐渐明朗,深入分析,当非国安幕后操纵,但与国安似也脱不了干系。去年我曾回遂昌老家一趟,在县城与几个官场上的新旧朋友宴聚过两次,其中就有龙泉市政府领导。据传,我前脚刚走,有自称国家安全局的官员后脚就到了(或许暗中一路追随吧)。尽管被国安”访谈”过的旧雨新朋一直瞒我,但我本是小地方的”大名人”,当年的诗人和商人巳成为著名”反党分子”的讯息暗中纷传,有何秘密可言。还有传言我被逮起来了呢。
难怪当地官场很少有人敢帮忙,敢站出来为我亲属和乡亲说句公道话(甚至有朋友不敢为我传句话递份材料)…。想想也不奇怪:友情,乡情,法律,公理,人性,道义之类抽象东西,哪有实实在在的官位重要?—-对于官人而言,反党分子与麻疯病人一样,危险着呢;也难怪龙泉市政法委迅速作出反应,第一时间介入一个小小的案子,市检察院则迅速批捕林樟旺:这是一个多好向主动巴结”为党分忧”的机会呐。一方面苟且卑怯”明哲”保身,一方面猖狂霸道无法无天,唉,这些可悲、可笑又可怜的芝麻领导蚂蚁官呵。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中国第一刁民

Tuesday, June 28th, 2005

中国第一刁民
古人云,一为文人,便无足观,信然。老枭进一步曰:一为官人,更无足观。中共的官员,不论性别、年龄、学历、专业、民族、智愚、阶层、职位等等如何,在枭眼看来,皆属“特殊材料做成的”别一种类。党性者官性也,也就是鸡性狗性狐性狼性。当官的人,大都官性压倒、侵蚀或吞没了人性,官当的越久,人性越少。大半辈子以来,看够了官人的兽化,充分领教了官场改正归邪、变人为兽的厉害。那是一个兽的丛林,恶的社会,那里有超出你想象的所有冷漠、残酷、无耻和黑暗!
草根在《刁民随想》中说“有时我很怀疑老枭送礼的诚心,他所做的那一点点贿赂行为,大概已经到了大丈夫忍耐的极限,——你们算什么东西,何曾看在老枭眼里?竟敢给脸还不要脸?”我介入林樟旺案,确实“试过妥协的办法”,也交待过二妹要送礼,但没机会亲自做“贿赂”。“你们算什么东西…”云云,则真是慧眼如炬,洞彻老枭肺腑。老枭大好男儿,别说送礼送物贿赂官儿,主动见他们一面,巳是天大的面子!给脸还不要脸,那就继之以刀兵。
草根称我为“著名刁民东海一枭”,我受之无愧,当刁不让。二十一世纪最大民间诗词家思想家,首任网选总统,中国第一亡命徒四大头衔外,不妨再加一荣衔:中国最大的刁民。
就象西方制度先预设人性是恶的官人是坏人一样,我一向不把官人当人看,而是视之为鸡犬鹰爪狐狸和豺狼,这就最大程度地减少了上当受骗吃大亏落陷阱的可能—–在没有任何底线的丛林社会,做一个顺民,结局只能是成为恶兽的口中美食。
或许刁民更会激发群兽的凶性,一样难逃被吃的命运,至少,会让那一张张血盆大口崩掉几颗牙齿,梗住一些咽喉。运气好时,弄死几只小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例如,在林樟旺一案中,除非那些小兽回归为人,不再把林樟旺们当作可以任意咀嚼的美味,而是以合情合理合法的,以人的方式去处理案子,不然,他们将很快会发现自己吞下的是一颗苦果、一个刺猬!
如果偶尔发现某官不仅仅只有官性,我就会很兴奋,如果发现某官人身上居然还有诗性,酒性,山水性,人民性、思想性,我就禁不住拍案惊奇,就会改刁为诚,改颜相待。可惜那样的机会太少了。放眼官场,纷纷来去,尽是鸡犬鹰爪狐狸和豺狼!
唐僧对敌慈悲对友刁,我恰相反,对友慈悲对敌刁。我的刁是有时间性方向性针对性的,对坏、对恶、对权、对上的,在愚弄我、欺压我、侮辱我的贪官恶吏奸徒恶棍面前,我是刁钻、刁滑、刁蛮、刁悍的,我以身为刁民而自豪;刁字与刀字相似,在视我为臣民、草民、蚁民、愚民、贱民的特权阶级面前,我就是一把锋利的刀!
东海一枭2005、6、21
首发《议报》 http://www.chinaeweekly.com

中国第一刁民

Tuesday, June 28th, 2005

中国第一刁民
古人云,一为文人,便无足观,信然。老枭进一步曰:一为官人,更无足观。中共的官员,不论性别、年龄、学历、专业、民族、智愚、阶层、职位等等如何,在枭眼看来,皆属“特殊材料做成的”别一种类。党性者官性也,也就是鸡性狗性狐性狼性。当官的人,大都官性压倒、侵蚀或吞没了人性,官当的越久,人性越少。大半辈子以来,看够了官人的兽化,充分领教了官场改正归邪、变人为兽的厉害。那是一个兽的丛林,恶的社会,那里有超出你想象的所有冷漠、残酷、无耻和黑暗!
草根在《刁民随想》中说“有时我很怀疑老枭送礼的诚心,他所做的那一点点贿赂行为,大概已经到了大丈夫忍耐的极限,——你们算什么东西,何曾看在老枭眼里?竟敢给脸还不要脸?”我介入林樟旺案,确实“试过妥协的办法”,也交待过二妹要送礼,但没机会亲自做“贿赂”。“你们算什么东西…”云云,则真是慧眼如炬,洞彻老枭肺腑。老枭大好男儿,别说送礼送物贿赂官儿,主动见他们一面,巳是天大的面子!给脸还不要脸,那就继之以刀兵。
草根称我为“著名刁民东海一枭”,我受之无愧,当刁不让。二十一世纪最大民间诗词家思想家,首任网选总统,中国第一亡命徒四大头衔外,不妨再加一荣衔:中国最大的刁民。
就象西方制度先预设人性是恶的官人是坏人一样,我一向不把官人当人看,而是视之为鸡犬鹰爪狐狸和豺狼,这就最大程度地减少了上当受骗吃大亏落陷阱的可能—–在没有任何底线的丛林社会,做一个顺民,结局只能是成为恶兽的口中美食。
或许刁民更会激发群兽的凶性,一样难逃被吃的命运,至少,会让那一张张血盆大口崩掉几颗牙齿,梗住一些咽喉。运气好时,弄死几只小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例如,在林樟旺一案中,除非那些小兽回归为人,不再把林樟旺们当作可以任意咀嚼的美味,而是以合情合理合法的,以人的方式去处理案子,不然,他们将很快会发现自己吞下的是一颗苦果、一个刺猬!
如果偶尔发现某官不仅仅只有官性,我就会很兴奋,如果发现某官人身上居然还有诗性,酒性,山水性,人民性、思想性,我就禁不住拍案惊奇,就会改刁为诚,改颜相待。可惜那样的机会太少了。放眼官场,纷纷来去,尽是鸡犬鹰爪狐狸和豺狼!
唐僧对敌慈悲对友刁,我恰相反,对友慈悲对敌刁。我的刁是有时间性方向性针对性的,对坏、对恶、对权、对上的,在愚弄我、欺压我、侮辱我的贪官恶吏奸徒恶棍面前,我是刁钻、刁滑、刁蛮、刁悍的,我以身为刁民而自豪;刁字与刀字相似,在视我为臣民、草民、蚁民、愚民、贱民的特权阶级面前,我就是一把锋利的刀!
东海一枭2005、6、21
首发《议报》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Tuesday, June 28th, 2005

林樟旺案,如果说是一场战争,一场个人与地方政府、利益网络和特权集团之间的战争,作为个体的一方,我是打得窝囊无比、悲哀无比、孤独无比、屈辱无比!而这种窝囊、悲哀、孤独、屈辱并非来完全自于以一敌万的实力悬殊,还来自背后的哀恳、埋怨、挑剔、不配合、扯后腿,令我厌烦不堪,常常痛彻心肺又冷彻心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可怜的亲属和乡亲,总是担心事情闹大了,案情略有转机,便迫不及待地求我别再插手,还抬出老父老母来压我。其实转机云云纯属一厢情愿,事实恰相反,例如听了二妹灿烂的汇报,说市里省里官儿下来劝慰有加,非常”客气友好”地进行法律教育,我感到了阴风阵阵黑云压顶,预料省市县乡有关部门正配合龙泉森林公安把所有政府应该承担的责任往林樟旺们身上推,它们要把农民当替死鬼了。
—-果不出我所料。林樟旺、林樟法、毛根寿、梅善良等人是因涉嫌非法占用林地(后改农地)而被龙泉森林公安刑治的,五人(一人在逃)共涉嫌占用21亩。6月14日获悉,龙泉森林公安办案人员要求林樟法、毛根寿、梅善良三人在一份文件上签字,逼迫他们承认侵占农地37亩。两个月不到,第二次测量的数据便翻了番。数字大跃进呀。
我再三再四叮嘱,有关凭据一定要收芷好,但经不住甜言蜜语的进攻,他们瞒着我把一份极其重要的凭证—–有关部门关于机耕路审批押金的收据(当地惯例,先打招呼或交押金,交等机耕路峻工后按实际面积报批)还给了有关部门,我知道后气得差点吐血!
二妹多次积极配合龙泉方面的调查取证工作,多次主动地把群情激愤、试图到龙泉上访”闹事”的村民们拦住。还居然有人认为我介入林案是为了什么狗屁”大业”云云…,还有人问我:你借此案大做文章,挣了不少稿费吧?令我气为之结。殊不知绝大多数林案文字,或非首发,或非稿件,纯属”义务劳动”,个别应议报”民间维权—聚焦龙泉”专栏要求首发,我也一开始就与编者作了声明,谢绝稿酬。
种种怪象,或许有小人挑弄是非和”有关部门””分化瓦解”策略的功效,但外因必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那种惊天动地的愚昧、怯懦、奴性,那种对迫害者的忍耐体谅,对义助者的防范戒备,对权力的刻骨恐惧、幻想和迷信,活脱脱就是鲁迅笔下奴才的形象。他们总是以为,主动退让、妥协、配合、示弱、卖好,就可以换来官方的诚意和善意。他们那种闭塞狭窄的小脑瓜永远不会明白我的大智大慧大仁大义大慈大悲,不会明白我是怎样一切都站在亲人和乡亲的角度作了全盘周到的考虑,不会明白,我”蛮打蛮干”,一次次发起自杀性进攻是为了更好地营救他们—–只要亲属乡亲们冤情得雪,我何惧自置危境坐中共之牢,何惧引火烧身树周光明集团为敌?一切都冲着我来吧!虽万千人吾往矣,扬眉一剑入重围。
只可惜不能纵情尽性一往无前,可惜了我的几大妙招被迫取消或延后—–我不得不考虑当事人的感受和意愿,为此多次推开从远处伸来的热诚相助之手。不少招术,没有当事人的积极配合是无法使出的,勉强使出也功效大减。如收集对方各种罪证、召开林案研讨会新闻发布会、十万(农民网民)人上书之类,还有一些”做得说不得”的狠招毒招。
我何尝不愿妥协?前提是对方具备改正错误的诚意和妥协的智慧。无数血淋淋的事实证明,在对方高举的屠刀没有放下之前高喊妥协绝没有好下场,与贪官恶吏、与政府”有关部门”单方面的退让、妥协、示弱、卖好,绝对是在对方出卖自已时帮对方数钱!
我也曾低声下气找人找关糸希望”私了”希望对方手下留情。开始要求够低,受点冤、受点气、出点血算了,我深知普通百姓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时间精力金钱各种成本之高昂。我甚至重托一个副市长,并对枭婆说:不知这个官居当地副市长的老朋友有没有政策法律水平领受我的酬谢。我很明白,友情归友情,事情归事情。我更明白潜规律的厉害,明白在中共官场,没钱是办不成事的。我曾责怪二妹给分局局长的”礼”太轻太不到位,并多次督促她要及时对有关人员进行打点。其实那样做,大违我本性,亲属和乡亲依然冤曲。委曲求全吧。
但单方面委曲求不了全。当一切办法都用尽都无效之后,我才迫不得巳公开案情。结果如何,利弊怎样,难以逆料,唯有尽心尽力而已,至于别人包括亲人是否理解,是赞成还是反对、感激还是责怪,一概置之度外。我讨厌的是他们的愚昧、奴性、不配合和扯后腿给我营救工作增添了大困难,一再打乱我全盘计划—-无论如何,我都将”执迷不悟”地坚持到底战斗到底,直到敌人退让、投降或者灭亡!敝屣权力,浮云生死,此身何惧。教公安折箭,恶吏辟易,奋英雄怒!
还有一事值得一提。很多人怀疑”林樟旺案”是国安在幕后搞鬼,是当局冲老枭来的。开始一段时间,林案确实显得扑朔迷离,我亲赴龙泉斡旋,也如入迷宫,不得要领。老乡故友介绍的当地”关系”,不是避而不见,就是避而不谈(案子),一律对我敬而远之。福星而今成灾星,海枭进山变木鸟。
现在,林案逐渐明朗,深入分析,当非国安幕后操纵,但与国安似也脱不了干系。去年我曾回遂昌老家一趟,在县城与几个官场上的新旧朋友宴聚过两次,其中就有龙泉市政府领导。据传,我前脚刚走,有自称国家安全局的官员后脚就到了(或许暗中一路追随吧)。尽管被国安”访谈”过的旧雨新朋一直瞒我,但我本是小地方的”大名人”,当年的诗人和商人巳成为著名”反党分子”的讯息暗中纷传,有何秘密可言。还有传言我被逮起来了呢。
难怪当地官场很少有人敢帮忙,敢站出来为我亲属和乡亲说句公道话(甚至有朋友不敢为我传句话递份材料)…。想想也不奇怪:友情,乡情,法律,公理,人性,道义之类抽象东西,哪有实实在在的官位重要?—-对于官人而言,反党分子与麻疯病人一样,危险着呢;也难怪龙泉市政法委迅速作出反应,第一时间介入一个小小的案子,市检察院则迅速批捕林樟旺:这是一个多好向主动巴结”为党分忧”的机会呐。一方面苟且卑怯”明哲”保身,一方面猖狂霸道无法无天,唉,这些可悲、可笑又可怜的芝麻领导蚂蚁官呵。
经此一役,我对国人尤其是弱势阶层的奴性劣根性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但我无怨无悔,只有悲悯。无论如何,他们被中共洗脑已久,受骗受害受愚弄已久。好在中国人民正在大范围觉醒,我相信,我的亲属、乡亲,包括姚坑村村民,迟早都会觉醒过来,明白在这个时代,弱势群体别说堂堂正正做人,就是”做稳奴隶”都是一种奢望,从而分清是非善恶,认识到谁是阻路恶犬、当道豺狼!
东海一枭2005、6、14
。6、19改
原载《议报》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Tuesday, June 28th, 2005

林樟旺案,如果说是一场战争,一场个人与地方政府、利益网络和特权集团之间的战争,作为个体的一方,我是打得窝囊无比、悲哀无比、孤独无比、屈辱无比!而这种窝囊、悲哀、孤独、屈辱并非来完全自于以一敌万的实力悬殊,还来自背后的哀恳、埋怨、挑剔、不配合、扯后腿,令我厌烦不堪,常常痛彻心肺又冷彻心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可怜的亲属和乡亲,总是担心事情闹大了,案情略有转机,便迫不及待地求我别再插手,还抬出老父老母来压我。其实转机云云纯属一厢情愿,事实恰相反,例如听了二妹灿烂的汇报,说市里省里官儿下来劝慰有加,非常”客气友好”地进行法律教育,我感到了阴风阵阵黑云压顶,预料省市县乡有关部门正配合龙泉森林公安把所有政府应该承担的责任往林樟旺们身上推,它们要把农民当替死鬼了。
—-果不出我所料。林樟旺、林樟法、毛根寿、梅善良等人是因涉嫌非法占用林地(后改农地)而被龙泉森林公安刑治的,五人(一人在逃)共涉嫌占用21亩。6月14日获悉,龙泉森林公安办案人员要求林樟法、毛根寿、梅善良三人在一份文件上签字,逼迫他们承认侵占农地37亩。两个月不到,第二次测量的数据便翻了番。数字大跃进呀。
我再三再四叮嘱,有关凭据一定要收芷好,但经不住甜言蜜语的进攻,他们瞒着我把一份极其重要的凭证—–有关部门关于机耕路审批押金的收据(当地惯例,先打招呼或交押金,交等机耕路峻工后按实际面积报批)还给了有关部门,我知道后气得差点吐血!
二妹多次积极配合龙泉方面的调查取证工作,多次主动地把群情激愤、试图到龙泉上访”闹事”的村民们拦住。还居然有人认为我介入林案是为了什么狗屁”大业”云云…,还有人问我:你借此案大做文章,挣了不少稿费吧?令我气为之结。殊不知绝大多数林案文字,或非首发,或非稿件,纯属”义务劳动”,个别应议报”民间维权—聚焦龙泉”专栏要求首发,我也一开始就与编者作了声明,谢绝稿酬。
种种怪象,或许有小人挑弄是非和”有关部门””分化瓦解”策略的功效,但外因必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那种惊天动地的愚昧、怯懦、奴性,那种对迫害者的忍耐体谅,对义助者的防范戒备,对权力的刻骨恐惧、幻想和迷信,活脱脱就是鲁迅笔下奴才的形象。他们总是以为,主动退让、妥协、配合、示弱、卖好,就可以换来官方的诚意和善意。他们那种闭塞狭窄的小脑瓜永远不会明白我的大智大慧大仁大义大慈大悲,不会明白我是怎样一切都站在亲人和乡亲的角度作了全盘周到的考虑,不会明白,我”蛮打蛮干”,一次次发起自杀性进攻是为了更好地营救他们—–只要亲属乡亲们冤情得雪,我何惧自置危境坐中共之牢,何惧引火烧身树周光明集团为敌?一切都冲着我来吧!虽万千人吾往矣,扬眉一剑入重围。
只可惜不能纵情尽性一往无前,可惜了我的几大妙招被迫取消或延后—–我不得不考虑当事人的感受和意愿,为此多次推开从远处伸来的热诚相助之手。不少招术,没有当事人的积极配合是无法使出的,勉强使出也功效大减。如收集对方各种罪证、召开林案研讨会新闻发布会、十万(农民网民)人上书之类,还有一些”做得说不得”的狠招毒招。
我何尝不愿妥协?前提是对方具备改正错误的诚意和妥协的智慧。无数血淋淋的事实证明,在对方高举的屠刀没有放下之前高喊妥协绝没有好下场,与贪官恶吏、与政府”有关部门”单方面的退让、妥协、示弱、卖好,绝对是在对方出卖自已时帮对方数钱!
我也曾低声下气找人找关糸希望”私了”希望对方手下留情。开始要求够低,受点冤、受点气、出点血算了,我深知普通百姓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时间精力金钱各种成本之高昂。我甚至重托一个副市长,并对枭婆说:不知这个官居当地副市长的老朋友有没有政策法律水平领受我的酬谢。我很明白,友情归友情,事情归事情。我更明白潜规律的厉害,明白在中共官场,没钱是办不成事的。我曾责怪二妹给分局局长的”礼”太轻太不到位,并多次督促她要及时对有关人员进行打点。其实那样做,大违我本性,亲属和乡亲依然冤曲。委曲求全吧。
但单方面委曲求不了全。当一切办法都用尽都无效之后,我才迫不得巳公开案情。结果如何,利弊怎样,难以逆料,唯有尽心尽力而已,至于别人包括亲人是否理解,是赞成还是反对、感激还是责怪,一概置之度外。我讨厌的是他们的愚昧、奴性、不配合和扯后腿给我营救工作增添了大困难,一再打乱我全盘计划—-无论如何,我都将”执迷不悟”地坚持到底战斗到底,直到敌人退让、投降或者灭亡!敝屣权力,浮云生死,此身何惧。教公安折箭,恶吏辟易,奋英雄怒!
还有一事值得一提。很多人怀疑”林樟旺案”是国安在幕后搞鬼,是当局冲老枭来的。开始一段时间,林案确实显得扑朔迷离,我亲赴龙泉斡旋,也如入迷宫,不得要领。老乡故友介绍的当地”关系”,不是避而不见,就是避而不谈(案子),一律对我敬而远之。福星而今成灾星,海枭进山变木鸟。
现在,林案逐渐明朗,深入分析,当非国安幕后操纵,但与国安似也脱不了干系。去年我曾回遂昌老家一趟,在县城与几个官场上的新旧朋友宴聚过两次,其中就有龙泉市政府领导。据传,我前脚刚走,有自称国家安全局的官员后脚就到了(或许暗中一路追随吧)。尽管被国安”访谈”过的旧雨新朋一直瞒我,但我本是小地方的”大名人”,当年的诗人和商人巳成为著名”反党分子”的讯息暗中纷传,有何秘密可言。还有传言我被逮起来了呢。
难怪当地官场很少有人敢帮忙,敢站出来为我亲属和乡亲说句公道话(甚至有朋友不敢为我传句话递份材料)…。想想也不奇怪:友情,乡情,法律,公理,人性,道义之类抽象东西,哪有实实在在的官位重要?—-对于官人而言,反党分子与麻疯病人一样,危险着呢;也难怪龙泉市政法委迅速作出反应,第一时间介入一个小小的案子,市检察院则迅速批捕林樟旺:这是一个多好向主动巴结”为党分忧”的机会呐。一方面苟且卑怯”明哲”保身,一方面猖狂霸道无法无天,唉,这些可悲、可笑又可怜的芝麻领导蚂蚁官呵。
经此一役,我对国人尤其是弱势阶层的奴性劣根性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但我无怨无悔,只有悲悯。无论如何,他们被中共洗脑已久,受骗受害受愚弄已久。好在中国人民正在大范围觉醒,我相信,我的亲属、乡亲,包括姚坑村村民,迟早都会觉醒过来,明白在这个时代,弱势群体别说堂堂正正做人,就是”做稳奴隶”都是一种奢望,从而分清是非善恶,认识到谁是阻路恶犬、当道豺狼!
东海一枭2005、6、14
。6、19改
原载《议报》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海纳百川的广告投放征询网友建议和帮助

Monday, June 27th, 2005

海纳百川为海外最负盛名的思想文化论坛。自从被新海川抢去服务器及全部数据资料,完全毁灭海川后,受广大网友竭诚相助,迅速重生,而且越来越兴旺。现在网站的访问已经超过历史最高水平,流量的世界排名今天达到了21,000 多名,正在向20,000 大关逼近。
网站流量因为可以转化成广告,实际上是网站非常重要的资源。如果广告投放得当,成本就可以转化为利润,为网站的发展、完善提供了造血机制,不再总是依靠网友的捐款来维持。所以我们在此请有相关经验的网友给我们一些建议和帮助,如何在广告上进行运作,获得突破,打开局面。如果愿意,也可以进入我们的操作团队,负责此事。谢谢大家。

鸣谢!收到咱老百姓真网友100加元捐款

Monday, June 27th, 2005

另外麻烦以后捐款的网友请发个信告诉我一下,因为我比较忙,平时没事不会老去查paypal 的信箱,而有些存心找茬的人会不断用这些事情来寻衅,浪费大家的时间。
咱老百姓网友的对咱们的支持,正是对这些天来找茬的人的一记响亮的耳光:这就是你们的煽动所得到的结果。

关于社会制度优劣的讨论

Sunday, June 26th, 2005

这是老狼在海归论坛上的一个跟贴,由消极转过来过,因为想收入老狼在这里的文集,就再贴一次。
关于中国政治改革的讨论,我以为有三点:
1)政治制度优劣的比较;
2)根据国家民族的特质和环境、发展阶段,和由于这种制度比较而作出的取舍;
3)如何由现行体制过渡和实施,实施的条件,其中的风险和解决办法。
其余都是空谈。老狼这个贴谈的是第一点。
我下面的第三点,就是对当局所不能言说而一语道破的禁忌。很多东西在现实中是无法讲道理的。当局不能说自己反民主,于是就只好说自己反对照抄西式或美式民主。但是实质问题其实就在这里。政府不能说我要牺牲某个人口众多的社会阶层的利益,这是非常危险的。作为社会阶层本身在利益划分的过程中,也是不可能被说服的。凭什么就要我们作出牺牲而不是你们?
但是只能如此。象南韩那样,工会起来保护工人利益,提高工人工资,禁止企业向国外转移,结果不过是大家一起死而已。因为市场会向水一样流向最低的地方。美国虽然也有这个过程,制造业大量转移,从而使相应的阶层和其政府代言人感到危机,但美国依靠技术进步,将整个产业结构向高科技提升。另外,美国社会的基石是成熟的市场机制,资本以其强大的力量制衡人口阶层在民主体制下的影响。所以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民主体制的影响是很不一样的。
以下是我楼下的讨论。
其实这个话题在海纳百川那里已经讨论很久了。归结起来就是:
1)经济发展的基石是市场制度。而市场制度跟民主制度是存在一定冲突的。因为市场制度的根本是“自由”,以及对产权的明确界定和保护,是“机会平等”。民主制度的本质则是“结果平等”。所以,民主制度中可以用人口去争取权利,而市场制度则不可以。
2)举例来说,“贫困产生人口”这一经济铁率就与民主制度产生冲突。所以印度的人口控制就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越穷困的人群,其所受的教育程度就越低,反过来会产生越多的人口。这一“自激”的结果,由于民主制度的本质而受到保护,并且产生出代表其利益的左右国家资源的政治家。如果没有资本作为制衡,这种过程对一个国家是灾难性的。
3)由于专制制度可以最大限度地集中国家资源,并且压制生产阶级(工农)的权利,降低交易费用,因此,南韩、台湾、新加坡等国家的经济腾飞,靠的是专制而不是民主。
4)与之相反,印度、南美等民主国家,由于其市场制度不完善,所以几十年来,其发展速度缓慢,并且国家陷于不断的动荡和争斗之中。印度民主并没有能够消灭腐败。相反,权力垄断了不少领域生产要素的进入和自由组合,极大地阻碍了自由竞争。
5)韩国和东欧的一些国家实施民主后,工人的意识觉醒并且其权益受到法律保护,生产成本不断上涨,资本被迫外移向中国这种国家,甚至被强制滞留,工人不允许设备等外移。这也是在美国这种民主国家所发生的事情。所以他们就只能眼睁睁地等死,眼睁睁地看着其他国家,如中国的工人把属于他们的权利抢走。台湾是另外一个例子。
6)民主制度的本质是每个个体相等的权利而非效率。所以民主制度是非常没有效率的。所以军队、公司这种组织里,实施民主制度那是找死。甚至,“制衡”这种在民主制度里面常见的设计,其本质也不属于民主制度,而应属于“共和”“法治”的范畴。而“制衡”或者“三权分立”,并不一定非要民主体制才能实施。
7)所以,中国的当务之急,是市场制度的完善,和法制的改革。民主是在中国社会经济有了相当的发展,中产阶级已经成为社会的主要阶层后提出的需求。因为那时候,每个个人的权利已经成为社会发展最重要的指标而需要得到切实有力的保障。因此,民主对当下的中国,更多的是价值观念而非发展手段。
8)结论:民主制度对我们而言,并不是完美的制度,而只是对于我们知识分子基于“人人生而平等”的价值观之上的一种无可奈何的选择,其实现需要一定的前提。说“无可奈何”,是指虽然我们知道民主制度的无效率,知道民主制度的很多根本的缺陷,但是相比较起其他制度来说,从我们的价值观出发,我们还是认为民主制度是相对不坏的一种制度,从而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地向之过度。“民主”对于我们来说,不是一种图腾崇拜,而是一种现实选择。而在这一选择过程中,“民主”,“自由”,“市场”,“法治”和“人权”等,是不可混淆的、需要区分priority 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