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5

再答草庵先生――关于执法与论坛管理

Friday, July 29th, 2005

俅鸩葩窒壬?-关于执法与论坛管理
首先感谢余大郎先生的热心调解和草庵先生的善意。事实上,斑竹如何执法,网友跟斑竹产生什么矛盾,在论坛的制度已经基本建立的情况下,我完全不关心,因为我们有一整套制度去处理这些问题,这就是“法治”。如果是我作为董事长去干预,那就破坏了制度,就成了“人治”了。所以,不光是这次事件,以前所有冲突里,凡有网友寄希望于我干预的,我都一概拒绝。因为有了这套制度,老狼终于从以前老海川那种内外形形色色、没完没了的矛盾和争斗中解脱了出来。
这次事件我关心的只有两件事:论坛是否跟共党勾结危害网友人身安全及言论自由;以及草庵先生的离去。前者,我必须作出声明,表达立场,以正视听,稳定人心;后者,我表示惋惜。于公,草庵先生的大作可谓海纳百川的一家之言,草庵先生的离去,当然是海纳百川的损失;于私,你我数年交情,爱莫能助,至为遗憾。
所以草庵先生如果觉得自己的权益在这里受到严重损害而无法利用这里的体制进行保护,本人鼓励您诉诸现实司法,而不必顾忌于你我私谊。您是否起诉,说老实话,老狼不太关心,老狼关心的是您的离去。所以只要您来发言,那么是否起诉就无关紧要。当然如果您觉得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可以一笑置之,而海纳百川又是这么重要的一个舆论阵地,那就应该忘却前嫌,重新回到海纳百川,为海纳百川的繁荣,为中国政治的多元,尽一份力。
关于先生声明的四点,老狼完全理解并同意。这就是说,您完全可以不接受罕见论坛版主03作出的指责和声明,完全可以坚持并保留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完全不必改变对某事物及事实的观点和看法,完全不必放弃本人维护您个人利益的司法权利。
关于事实的正误和处理,我仍然不便发表任何评论。我的建议是,你正式向行政的最高权威――总斑竹申请行政复议。而如果我是行政总管,我或者直接作出自己的判断,或者将权力外交,作一民意调查,最后由民意调查的结果来作出最后裁决。这样我两边都不必得罪。
您的声明中说,总斑竹在事发当天已经发表了意见。这个我没有看到,不知是什么意见。由于是在程序之外,而总斑竹肯定没有穿上制服作出裁决,那么这就不过是他个人的意见,不代表任何行政权威,所以才没有执行一事。好比上次您抓网特的贴子被删,老狼个人喜欢看热闹,也不觉得有任何人会当真,以个人身份说了两句,那也完全不具备任何行政权威,斑竹完全不必理睬我。正式的程序,应该是当事人先提出行政复议,然后此事的权限才移送到总斑竹那里,然后他经过调查、研判,作出裁决。
我个人完全不认为执勤斑竹的声明具备现实法律性质和效力。我在上一份声明里面已经说了,那连行政当局的最高权威都还不能代表。海纳百川的斑竹是从网友里面选的,基本职责是维持秩序。但是此次事件,据说斑竹并没有采取任何论坛当局赋予的行政处罚措施(取下导读不是处罚),因此也就不存在任何对于执行的争议。
至于网友虚拟法庭,我不认为该“法庭”在事实上违法了论坛的所在地,州及美国联邦的法律。美国大学中这种模拟法庭比比皆是,更何况电影中和戏剧中的法庭了。如果先生坚信海川的虚拟网友法庭违反了现实法律,我仍然鼓励您起诉。也许您的律师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能赢,但您是商人,知道这代表什么。老狼是个什么都愿意试试的人。虽然您告的是论坛,而老狼作为法人代表,难免会对簿公堂,但诉讼并不会影响我们的私谊。李敖曾经告他的老朋友,休庭后两个人亲热的握手热烈地谈天而去,气得法官要死,觉得李敖他们在玩弄法庭。所以老狼对官司毫不为意。老狼非常同意您的感想,尊崇法的精神,愿意以法律解决争端。自始至终,老狼都强调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更何况,海川的虚拟法庭,如果开庭的话,被告的不是网友,而是值班斑竹。是网友告值班斑竹违法。而这里的所谓“法”,不过是海纳百川的论坛规则。法庭审判的结果,是由这里的网友的一个代表性的看法,判断值班斑竹的“执法”是否违反了这些规则。这跟“审判”你完全八竿子打不着。而且,当初海纳百川虚拟法庭筹备、组织陪审团的时候,先生您是表态积极支持,并且积极参与的(您曾经报名当陪审员)。网友法庭和陪审团的实践,在海内外都受到高度评价,包括您提导过的高层,他们以“伟大”这个词来评价这种模拟和尝试。海纳百川的三权分立实验和法治实验,为中国政治树立了一个榜样。这种模拟实验,以极小的代价,深刻地揭示了在中国文化、中国人社区中实施这种制度时,人们会有什么样的互动和反应、会产生一些什么问题,有哪些好处和弊病、这些弊病是否能够通过改进制度来避免。特别有讽刺意味的是,竭力反对和破坏这种实验的人,恰恰是呼喊民主制度最力的一群自由知识分子。海纳百川上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发人深省,也是中国的政治改革的一个非常好的参照系。我想,这也许是海纳百川及其所进行的实验之所以为什么这么令人痛恨的原因之一吧。
最后回应草庵先生的劝告。我们非常感谢先生的好意,但是,把本坛办成异议论坛并不是我们的宗旨,我们的宗旨是海纳百川,而不是异议一川。我们也并不认为把本坛办成异议论坛就有生命力――不管它是否受到中国高层的重视。我们不过是普通老百姓,想的只是有一个地方来自由发表自己的真实看法。海纳百川容纳不同的言论,但是不会因为某种言论是“异议”,我们就会给它提供特殊保护,使它不受批判。因为您有批判别人的权利,别人当然也有批判您的权利,您更有反批判的权利。我们提倡理性,但是由于资源所限,我们只能维持最低的、可以明确界定的理性,这就是不得以动物、亲属和性词汇对本坛网友进行人身攻击。其他的,因为界定的模糊性和随意性,就很难有操作性,难免会引起更大的纷争。水至清则无鱼。
这种理性,是有论坛规则和体制来保证的,这就是我们的法治实验。我们假定所有涉及政治的言论,包括民主言论,都必须经受和面对哪怕是严酷的言论生态,而不受特殊的保护。需要受特殊保护的言论没有生命力。而且,如果异议需要特殊保护,不能批判,那不过是新的专制。所以,我对那些因为受到攻击而离去的“优秀写手”,并不特别感到惋惜――我只是为他们感到惋惜。我惋惜他们居然这么轻易地放弃了这么有影响力的一块阵地(如果他们真的有坚定的信念的话),我也惋惜他们居然为了受到一点批评就放弃了这里大批他们的读者。须知这里的网友,是有着很强的辐射力的。他们影响着更多的人们。
作为对照,新海川是一个异议论坛。但是尽管他们非法抢走了海纳百川的全部资源,而且从海纳百川出走的“大批优秀写手们”,一开始也是在新海川,但因为他们仅仅是个异议论坛,他们就没有生命力,于是就被毁后重建的海纳百川所迅速超越。海纳百川不管是从普通网民的人力物力支持、参与的程度、高层的重视、访问流量等,新海川都远远无法跟海纳百川相提并论。海纳百川不仅仅以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繁荣局面,而且以她历史性的模拟实验,以各种政治立场、各个政治派别的人们以确立法的权威为基础、以公正、妥协、宽容、协作、透明的组织文化,不但不会“自我沉沦”,而且一定会对中国的变革作出自己的贡献。
让我们充满自信地向世人宣告: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答草庵先生的公开信

Monday, July 25th, 2005

商务繁忙,只能简答。
1)你跟当值斑竹之间的争执,本人无意介入,不表示任何意见。论坛的三权分立制度也禁止董事会干预执法。
2)你跟斑竹的争执,论坛有一整套制度解决。这就是,你有权向更高一级的行政权威申诉,请求行政复议;你也有权向网友虚拟法庭申诉,当庭辩论,由虚拟法庭作出仲裁;
3)如果你认为斑竹或者论坛违反了所在国法律,也可以诉诸所在国的法庭,求得法庭解决。
4)作为董事长,我关心的只是你对论坛勾结中共,试图将论坛迁往中国,危害网友的人身安全的指控。我看不出你跟斑竹之间的争执跟你的这个指控之间有何联系。
5)我从未担保俱乐部的任何内部人员没有犯罪嫌疑。我说得很清楚,我不知道别人,我只知道我自己。事实上,我对进入俱乐部内坛的人员,几乎是漠不关心的。所有捐款网友都可以进入,没有例外。斑竹也是从网友中挑选的,而且是由总斑竹来挑选的,董事会不作任何干预。我只是说明,俱乐部的产权是有明确界定的。我作为最大股东、法人代表、俱乐部董事长,任何人无法绕过我达成任何重大决策,比如将论坛秘密迁往中国等。
6)但不管任何原因,只要你觉得这个论坛违反所在国法律,我们都鼓励你诉诸法律手段,而且我本人准备承担法律责任--在这个论坛,也只有我这种有真实身份的人能够承担法律责任。其他所有的虚拟人都是无法承担法律责任的。

关于草庵先生对本坛投共和妨碍言论自由指控的声明

Monday, July 25th, 2005

鉴于本坛的体制,众所周知:
1)当值斑竹的执法不能等同于行政当局的执法。出现争执,执法方立场以总斑竹意见为准。斑竹与网友也可以公开辩论;
2)本坛实施三权分立体制。执法方的立场,不能代表立法方董事会的立场。
3)当执法方与网友发生争执,应该交由司法方,也就是网友法庭仲裁解决,董事会不得干预执法。
4)仲裁结果,当事网友、执法方和董事会都应该服从。
5)本坛显然左中右各方的言论都是有自由的,而这个自由是由本坛的法治来保障的。
6)任何网友和斑竹之间争执,扯上本坛“投共”、“妨碍言论自由”不仅毫无道理,而且是非常严重的指控。我们期待这种指控的证据在本坛、或者任何论坛上公开发表。需要强调的是:是证据,而不是其他。
7)任何美国执法机关对本人的传唤、审讯和本人的供词,本人承诺将在本坛向网友公开汇报。
8)本人是海纳百川俱乐部的法人代表和董事长,是俱乐部最大的股东。任何俱乐部的重大决策,不可能绕过本人。所以本人承担本坛的法律责任。本人具有真实的、可以被追究法律责任的身份,愿意跟草庵先生就本坛事务的任何指控,共同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答明心关于“私下沟通谈判、妥协”和“情报部门”诸事

Monday, July 25th, 2005

放心,我们心里没鬼,不存在什么“私下沟通谈判、妥协”的必要 - 2005-7-24 13:48 (8 reads)
有什么可以直接诉诸法庭,老狼前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别人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事情。但是这个论坛我是董事长,别人不可能绕过我把这个论坛卖给中共。因为俱乐部的股份体制,连我这个董事长都做不到,更何况别人了。除非是占有控股的股东合谋卖。但是老狼是最大的股东,不可能有人能够绕过老狼的。所以要卖也是老狼卖,直接起诉老狼好了。 (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
所以,逻辑上,我们如果需要害怕的话,那就得害怕草庵先生在法治国家里,竟然有可以无中生有、栽赃陷害的本事了。我相信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们没有必要求饶。不好意思,让明心师父失望了。
在此作证,本人多次回国,从未有任何“情报部门”请我去喝咖啡。 不管是中国的情报部门还是美国的情报部门。
我相信,不管是中国的情报部门,还是美国的情报部门,都不会有人愚蠢到来找我吧?我不过是个贫下中农,不在任何的机密部门工作,不掌握任何情报。找我的人倒可能授人以柄。还是应该先去问问你师父再来乱说话A兒7?ImageURL=

敬请草庵先生将“论坛内部某人如何与中共勾结”的罪证在此公诸于众

Sunday, July 24th, 2005

有公开才能有公正。既然草庵先生指控“该论坛曾企图秘密迁移大陆,接受中共X国安局控制并危害海外自由言论”,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老狼作为董事长,从来没有听说过此一计划,所以非常愿意草庵先生能够当众揭露事实,直至诉诸所在国法律。老狼和草庵先生两个人,是涉案的两个唯一可以确定真实身份并且可以追究法律责任的人,我想我们两个都是愿意负法律责任的。真有什么事,没有人能够逃脱法律的惩罚。董事会的坛务操作,也是在内坛公开讨论的,对所有捐款网友透明,而捐款网友,包括了左中右各方。这个计划也对所有董事、斑竹和网友们所闻所未闻。请务必当众拿出证据,谢谢。
老狼最近因为商务繁忙,很少上来细看贴子。对你跟斑竹所产生的冲突,毫不知情,是总斑竹刚才在msn上通知我才知道此事,我也没有兴趣去了解来龙去脉,因为论坛法律禁止董事会介入执法。所以你跟斑竹之间的冲突,我不发表任何意见。要谈看法也只能是以普通网友的身份谈。斑竹跟网友产生冲突,论坛有法律,一切依法办事。你可以诉诸网友法庭,双方当众辩论,由法庭作出仲裁,坛方绝对服从网友法庭的仲裁。法官和陪审团成员都是从网友中产生的,其中陪审团更是由随机抽样产生,杜绝一切作弊的可能。论坛实施的三权分立与陪审团试验,是中国人社区里面具有深刻的历史意义的法治、宪政与民主实验。董事会只负责立法,斑竹由网友中产生,负责行政执法。而斑竹执法,不能代表董事会。董事会不介入斑竹和网友产生的冲突。由网友组成的法庭的决定是论坛行政处理和冲突仲裁的最高权威。请草庵先生和其他网友,不要动不动就因为跟斑竹的矛盾冲突,而把责任套到拥有论坛所有权的董事会头上来。而且,任何指控,必须提供证据。谢谢合作。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Sunday, July 17th, 2005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云骨
雨打风吹不计年,茕茕岂受世人怜。
嶙峋一段英雄骨, 历尽沧桑尚顶天。
柯岩,地处绍兴城西,是绍兴市规模最大,功能最齐全的风景名胜区,云中石骨,柯岩壁画,镜水飞瀑,普照禅寺,均为其中景观
[点评]
江婴:借云骨而咏英雄,二十八字将云骨移到眼前。
山居评:云骨,奇石也。非自然形成,乃经千工亿凿出之,仅剩嶙峋之物,独立苍茫,终得后世仰看。世间奇人,经历差似。
王中陵:风骨两兼。
葛红兵:谁道江南多柔弱,更有枭骨寄云天。
独善翁:以景喻人, 妙!
石梁飞瀑
其一
山高林密出清流,质最清纯性最柔。
岂料临危豪气涌,凌空一跃壮千秋。
其二
路转峰回志不回,每逢坎坷更花开。
群雄刮目相看处,千尺悬崖撒手来。
[点评]
江婴:非夫子自道乎。如此飞瀑,语意两新。
王中陵:壮哉,大丈夫在世固应如是也。
山居读易生:浙江天台山,风水佳胜,此间人谓有龙气。老道年前踏访至此,以为非浪得虚名。石梁飞瀑,为何形成?后山两涧水,犹如两龙,逶迤而来,至此处相激相荡。前虽有遇石梁横阻之,然龙势终不可挡,穿石而过,奔腾直下,此景世间罕有。文人至此,雅兴争发。写景之诗难作,一不小心,即入古人范巢。老枭似已悟得此理,竭力摆脱。
独步
曾借千山隐独踪,乘兴啸月最高峰。
轻挥竹杖敲天碧,绝响长传外太空。
[点评]
江婴:狂哉。禁锢之中无此狂,何以知之?
王中陵:轻挥竹杖敲天碧,绝响长传外太空。佳句。”外”嫌重复,太空当然属”外”。更为”入”如何?
黎军:此诗仙气十足,妙绝在后二句,境界高远,浪漫至极。王中陵所点”外”字,非”重复”也,此字理解不当,会曲其意,诗中是把太空想象如一锅盖状,人站于覆盖之锅内,以杖敲击盖顶,声震其外,九重之外皆闻,岂不壮哉?江婴则用一”狂”字点评,亦非”狂”也,”狂”字太燥,不确切。
山居读易生:此诗有道士气、隐士气。读之又似化王阳明《题壁诗》:”险夷原不滯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韵相同,意境差似。”曾借千山隐独踪”句,明显从柳河东”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处借得。”啸月”、”最高峰”三字,在仙道诗中亦多见。”轻挥竹杖敲天碧,绝响长传外太空”,一句好。轻挥两字,尽显潇洒之态。一敲字,带出一响字。人于静处,自然见得天机隐微。蚂蚁呼吸,亦似雷鸣。故而竹杖敲碧天,长传至太空之外,实际不能,想象则能也。
野趣
春暖花争艳,潭深水自平。
吟诗赠归鸟,偶和两三声。
[点评]
不如归去:好一句”吟诗赠归鸟”,绝妙
碰壁斋主:潭深水自平,此语绝佳,体物甚工。
山居:以景入诗,记唱和,颇贴切。”潭深水自平”五字当注意。风不起,水自平;然风起当何如?六祖说法,不是风动,不是幡动,而是心动。心不动,风动水动,又有何妨?老杜有”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此心不竞,意与云迟,坐化自然。老杜健笔,虽不是僧,然一颗禅心,在胸中蓄得。发而为言,境界自高。老枭仍被外物所拘,盖心平与不平,不在潭深与不深也。不过,从五字可见老枭渐狷。可喜可喜。
逸峰《步韵奉和东海一枭”野趣”诗》:冷涧千枫艳,气清云影平。 林深藏异鸟, 野寨唳凄声。
王中陵:翅阔凌空起,凝眸笑不平。狎莺怜鸭闹,撼地是枭声。
枭注:潭深水自平,此句不可忽过,此中有深意,有禅意,浅人难以参悟哦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Sunday, July 17th, 2005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云骨
雨打风吹不计年,茕茕岂受世人怜。
嶙峋一段英雄骨, 历尽沧桑尚顶天。
柯岩,地处绍兴城西,是绍兴市规模最大,功能最齐全的风景名胜区,云中石骨,柯岩壁画,镜水飞瀑,普照禅寺,均为其中景观
[点评]
江婴:借云骨而咏英雄,二十八字将云骨移到眼前。
山居评:云骨,奇石也。非自然形成,乃经千工亿凿出之,仅剩嶙峋之物,独立苍茫,终得后世仰看。世间奇人,经历差似。
王中陵:风骨两兼。
葛红兵:谁道江南多柔弱,更有枭骨寄云天。
独善翁:以景喻人, 妙!
石梁飞瀑
其一
山高林密出清流,质最清纯性最柔。
岂料临危豪气涌,凌空一跃壮千秋。
其二
路转峰回志不回,每逢坎坷更花开。
群雄刮目相看处,千尺悬崖撒手来。
[点评]
江婴:非夫子自道乎。如此飞瀑,语意两新。
王中陵:壮哉,大丈夫在世固应如是也。
山居读易生:浙江天台山,风水佳胜,此间人谓有龙气。老道年前踏访至此,以为非浪得虚名。石梁飞瀑,为何形成?后山两涧水,犹如两龙,逶迤而来,至此处相激相荡。前虽有遇石梁横阻之,然龙势终不可挡,穿石而过,奔腾直下,此景世间罕有。文人至此,雅兴争发。写景之诗难作,一不小心,即入古人范巢。老枭似已悟得此理,竭力摆脱。
独步
曾借千山隐独踪,乘兴啸月最高峰。
轻挥竹杖敲天碧,绝响长传外太空。
[点评]
江婴:狂哉。禁锢之中无此狂,何以知之?
王中陵:轻挥竹杖敲天碧,绝响长传外太空。佳句。”外”嫌重复,太空当然属”外”。更为”入”如何?
黎军:此诗仙气十足,妙绝在后二句,境界高远,浪漫至极。王中陵所点”外”字,非”重复”也,此字理解不当,会曲其意,诗中是把太空想象如一锅盖状,人站于覆盖之锅内,以杖敲击盖顶,声震其外,九重之外皆闻,岂不壮哉?江婴则用一”狂”字点评,亦非”狂”也,”狂”字太燥,不确切。
山居读易生:此诗有道士气、隐士气。读之又似化王阳明《题壁诗》:”险夷原不滯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韵相同,意境差似。”曾借千山隐独踪”句,明显从柳河东”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处借得。”啸月”、”最高峰”三字,在仙道诗中亦多见。”轻挥竹杖敲天碧,绝响长传外太空”,一句好。轻挥两字,尽显潇洒之态。一敲字,带出一响字。人于静处,自然见得天机隐微。蚂蚁呼吸,亦似雷鸣。故而竹杖敲碧天,长传至太空之外,实际不能,想象则能也。
野趣
春暖花争艳,潭深水自平。
吟诗赠归鸟,偶和两三声。
[点评]
不如归去:好一句”吟诗赠归鸟”,绝妙
碰壁斋主:潭深水自平,此语绝佳,体物甚工。
山居:以景入诗,记唱和,颇贴切。”潭深水自平”五字当注意。风不起,水自平;然风起当何如?六祖说法,不是风动,不是幡动,而是心动。心不动,风动水动,又有何妨?老杜有”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此心不竞,意与云迟,坐化自然。老杜健笔,虽不是僧,然一颗禅心,在胸中蓄得。发而为言,境界自高。老枭仍被外物所拘,盖心平与不平,不在潭深与不深也。不过,从五字可见老枭渐狷。可喜可喜。
逸峰《步韵奉和东海一枭”野趣”诗》:冷涧千枫艳,气清云影平。 林深藏异鸟, 野寨唳凄声。
王中陵:翅阔凌空起,凝眸笑不平。狎莺怜鸭闹,撼地是枭声。
枭注:潭深水自平,此句不可忽过,此中有深意,有禅意,浅人难以参悟哦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Sunday, July 17th, 2005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云骨
雨打风吹不计年,茕茕岂受世人怜。
嶙峋一段英雄骨, 历尽沧桑尚顶天。
柯岩,地处绍兴城西,是绍兴市规模最大,功能最齐全的风景名胜区,云中石骨,柯岩壁画,镜水飞瀑,普照禅寺,均为其中景观
[点评]
江婴:借云骨而咏英雄,二十八字将云骨移到眼前。
山居评:云骨,奇石也。非自然形成,乃经千工亿凿出之,仅剩嶙峋之物,独立苍茫,终得后世仰看。世间奇人,经历差似。
王中陵:风骨两兼。
葛红兵:谁道江南多柔弱,更有枭骨寄云天。
独善翁:以景喻人, 妙!
石梁飞瀑
其一
山高林密出清流,质最清纯性最柔。
岂料临危豪气涌,凌空一跃壮千秋。
其二
路转峰回志不回,每逢坎坷更花开。
群雄刮目相看处,千尺悬崖撒手来。
[点评]
江婴:非夫子自道乎。如此飞瀑,语意两新。
王中陵:壮哉,大丈夫在世固应如是也。
山居读易生:浙江天台山,风水佳胜,此间人谓有龙气。老道年前踏访至此,以为非浪得虚名。石梁飞瀑,为何形成?后山两涧水,犹如两龙,逶迤而来,至此处相激相荡。前虽有遇石梁横阻之,然龙势终不可挡,穿石而过,奔腾直下,此景世间罕有。文人至此,雅兴争发。写景之诗难作,一不小心,即入古人范巢。老枭似已悟得此理,竭力摆脱。
独步
曾借千山隐独踪,乘兴啸月最高峰。
轻挥竹杖敲天碧,绝响长传外太空。
[点评]
江婴:狂哉。禁锢之中无此狂,何以知之?
王中陵:轻挥竹杖敲天碧,绝响长传外太空。佳句。”外”嫌重复,太空当然属”外”。更为”入”如何?
黎军:此诗仙气十足,妙绝在后二句,境界高远,浪漫至极。王中陵所点”外”字,非”重复”也,此字理解不当,会曲其意,诗中是把太空想象如一锅盖状,人站于覆盖之锅内,以杖敲击盖顶,声震其外,九重之外皆闻,岂不壮哉?江婴则用一”狂”字点评,亦非”狂”也,”狂”字太燥,不确切。
山居读易生:此诗有道士气、隐士气。读之又似化王阳明《题壁诗》:”险夷原不滯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韵相同,意境差似。”曾借千山隐独踪”句,明显从柳河东”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处借得。”啸月”、”最高峰”三字,在仙道诗中亦多见。”轻挥竹杖敲天碧,绝响长传外太空”,一句好。轻挥两字,尽显潇洒之态。一敲字,带出一响字。人于静处,自然见得天机隐微。蚂蚁呼吸,亦似雷鸣。故而竹杖敲碧天,长传至太空之外,实际不能,想象则能也。
野趣
春暖花争艳,潭深水自平。
吟诗赠归鸟,偶和两三声。
[点评]
不如归去:好一句”吟诗赠归鸟”,绝妙
碰壁斋主:潭深水自平,此语绝佳,体物甚工。
山居:以景入诗,记唱和,颇贴切。”潭深水自平”五字当注意。风不起,水自平;然风起当何如?六祖说法,不是风动,不是幡动,而是心动。心不动,风动水动,又有何妨?老杜有”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此心不竞,意与云迟,坐化自然。老杜健笔,虽不是僧,然一颗禅心,在胸中蓄得。发而为言,境界自高。老枭仍被外物所拘,盖心平与不平,不在潭深与不深也。不过,从五字可见老枭渐狷。可喜可喜。
逸峰《步韵奉和东海一枭”野趣”诗》:冷涧千枫艳,气清云影平。 林深藏异鸟, 野寨唳凄声。
王中陵:翅阔凌空起,凝眸笑不平。狎莺怜鸭闹,撼地是枭声。
枭注:潭深水自平,此句不可忽过,此中有深意,有禅意,浅人难以参悟哦

《浣溪沙》 沙滩悟性

Sunday, July 17th, 2005

《浣溪沙》 沙滩悟性
- 步韵奉和一里先生 -
逸峰
锦缕丝罗隐彩霓,
无遮软玉竞醺脂,
天香妙质尽旖旎。
牡是罹尘罗刹汉,
牝如还俗比丘尼。
沙滩悟性即菩提。
2005年07月16日逸庐
一里先生原玉:《浣溪沙》波涛秀丽
绿女红男望若霓,翻飞白羽映凝脂,肥臀丰乳共旖旎。
海阔风驰摩托艇,神摇春色比基尼,波涛秀丽软沙堤。

老枭误犯“大不敬”罪,特向法轮功教众致歉

Saturday, July 16th, 2005

老枭误犯“大不敬”罪,特向法轮功教众致歉
(此帖在原论坛已被删除。好在当时顺手复制了。转贴于此,以示老枭致歉之诚—-因《我对轮子功的看法》一文广发诸网,在新旧海川也贴过。算我怕了,谁都得罪不起啊。政府不好惹,民众也不好惹。老枭不怕中共贼党,却怕了受尽压迫摧残的中国人民:骂之固然犯忌,助之也易招尤。帮亲属乡亲们鸣冤,耗尽心力,有人反疑我别有用心;为轮功鸣不平,仅因称呼问题,竟招致“会招恶报”之咒…呜呼!为自己和家人考虑,还是金盆洗手闭门封笔当缩头乌龟的好。)
告东海X鸮等
2 苍穹变
发表于: 星期五 七月 15, 2005 6:02 am 发表主题: 告东海X鸮等
——————————————————————————–
一向佩服东海X枭的文才和诗意,但是您前天在haichuan的帖子实在不敢恭维,我不知道法轮功如何得罪您,如果有那么我在这里向您真诚的道歉了。
我不认为您这样常在网上泡的名人会不知道LZ功是对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的蔑称,如果真的有那个法轮功学员曾经冒犯过您,您可以直说,但是您不可以忽略的是,法轮功学员是有上亿人的,您总不能因为个别人而辱没整个团体吧。
人都是有良心的,你我作为人都是一样的,我们,这些目前在世人看来是可怜人的法轮功学员们承受的压力可能是您无法想象的,我们可以承受无知世人的误解,但是您这样长期出没于海外网站的人也这样称呼我们,就实在无法理解了。
我只是在劝告您,不是在要求您什么,或许那天您会认为这很重要。但是我想说的一点,作为人,一个认真的人,对自己的言语是要负责任的。
东海一枭:
向法轮功学员道个歉
因法轮功三字在国内是忌词,文中如有此三字,大多数论坛及电邮就会自动屏蔽,故以前写到法轮功,曾以轮子功代。昨日枭文顺手就写上了,也是为了发电邮时不被阻挡。并非有意蔑称。
法轮功轮子功,一个名称而已。
因名称不合而骂我“东海X鸮”?看来你这修炼人岂但境界有限,简直比中共更小家子气。
好一句“对自己的言语是要负责任的”、“法轮功学员是有上亿人的”。是威吓我吗?便十亿人又如何?
中共实实在在八千人,而且是当权派,老枭怕过吗。
现在,贵派国内弟子受到迫害,我很同情,也很尊重。多篇拙文写到法轮功,也是为其辨护。
我不回击。但愿你别以为我怕了贵派就好!
我称轮子功,你称东海X鸮,大家彼此彼此,半斤八两,扯平了吧,哈哈哈。
落日
发表于: 星期五 七月 15, 2005 7:36 am 发表主题:
——————————————————————————–
谁知道这网上是什么人,有冒充的网特搞离间的有的是。在这里只针对当前的某个人吧,离开这个环境就很难说是同一个人了。如果某某真是这样,他也要为他的行为负责的,谁也逃脱不了的,这是一定的。别看这网上什么也看不到,但一切都是有记载的,那些作恶的人只能是自欺欺人。
火娃娃
发表于: 星期五 七月 15, 2005 8:22 am 发表主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