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5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Wednesday, August 31st, 2005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原儒的以直报怨说、暴君可诛说和公羊家的大复仇说,一直很合我的胃口。8月中旬在安顺老象处拜读蒋庆先生《公羊学引论》,有感于中,归而作《大复仇论》,私下寄奉部分师友请益,同时发表了自题《大复仇论》绝句二首。
赞成和反对意见纷纭,莫衷一是。没读过文本而仅读了题诗的友人,更是误解重重,或将大复仇论等同于血腥滥杀乃至恐怖主义,或以为我改变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革命”立场,准备搞“武装斗争、群众造反”了,或以为我要抛开司法程序,以暴力手段向龙泉周光明集团进行讨还公道了…,不一而足。为此,我觉得有必要公开《大复仇论》(修正稿)一文,读过文本后,这些误解误会就会自动消除了。
这是我要特别说明一下:近数月来,林案缠身,悲怒集心,情绪恶劣之至,对滥用职权、枉法渎职的龙泉周光明集团的厌憎之至,写作此文,确实与周光明辈有一定关系,但主要仍是理论上的思考和探讨(毫无疑问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并不意味着我要亲自对他们采取暴力报复行动。
首先我不是报复的适格主体,只宜从旁襄助,不宜越俎代庖。对乡亲的帮助关爱理应无私,但不能无度。对于林樟旺案,我已经颇为后悔做得太多,做得“过头”了,拨苗助长,徒劳无益,急于求成,于事无补也;其次,周光明们是地方当权派,武力恰是对方之长,以我之短攻敌之长,不仅难以成功,反而会为对方提供迫害的理由和镇压的把柄,从而自讨苦吃、自取灭亡—从实用和功利的角度考虑也是愚蠢的。
我说过,道义情理、民情舆意,包括法律都不在他们一边,周光明集团必输无疑,只不过有一个过程。“诛”之以法律之剑、舆论之剑、道义之剑乃是我的上上策,完全没有必要铤而走险。老枭人情练达世事洞明,岂是蛮撞胡闹、有勇无智之辈,岂肯乱打无把握之仗?特此说明,敬请有关师友释虑。
《大复仇论》将刊登于《自由圣火》第二期(9月1日)(《自由圣火》网站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报复主义于孔孟仁恕之道是否有所偏离,兹时兹世重倡此说于民主进步事业究竟利弊如何,等等问题,我亦思之欠熟,欢迎批评、分析、探讨。
东海一枭2005、8、31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Wednesday, August 31st, 2005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原儒的以直报怨说、暴君可诛说和公羊家的大复仇说,一直很合我的胃口。8月中旬在安顺老象处拜读蒋庆先生《公羊学引论》,有感于中,归而作《大复仇论》,私下寄奉部分师友请益,同时发表了自题《大复仇论》绝句二首。
赞成和反对意见纷纭,莫衷一是。没读过文本而仅读了题诗的友人,更是误解重重,或将大复仇论等同于血腥滥杀乃至恐怖主义,或以为我改变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革命”立场,准备搞“武装斗争、群众造反”了,或以为我要抛开司法程序,以暴力手段向龙泉周光明集团进行讨还公道了…,不一而足。为此,我觉得有必要公开《大复仇论》(修正稿)一文,读过文本后,这些误解误会就会自动消除了。
这是我要特别说明一下:近数月来,林案缠身,悲怒集心,情绪恶劣之至,对滥用职权、枉法渎职的龙泉周光明集团的厌憎之至,写作此文,确实与周光明辈有一定关系,但主要仍是理论上的思考和探讨(毫无疑问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并不意味着我要亲自对他们采取暴力报复行动。
首先我不是报复的适格主体,只宜从旁襄助,不宜越俎代庖。对乡亲的帮助关爱理应无私,但不能无度。对于林樟旺案,我已经颇为后悔做得太多,做得“过头”了,拨苗助长,徒劳无益,急于求成,于事无补也;其次,周光明们是地方当权派,武力恰是对方之长,以我之短攻敌之长,不仅难以成功,反而会为对方提供迫害的理由和镇压的把柄,从而自讨苦吃、自取灭亡—从实用和功利的角度考虑也是愚蠢的。
我说过,道义情理、民情舆意,包括法律都不在他们一边,周光明集团必输无疑,只不过有一个过程。“诛”之以法律之剑、舆论之剑、道义之剑乃是我的上上策,完全没有必要铤而走险。老枭人情练达世事洞明,岂是蛮撞胡闹、有勇无智之辈,岂肯乱打无把握之仗?特此说明,敬请有关师友释虑。
《大复仇论》将刊登于《自由圣火》第二期(9月1日)(《自由圣火》网站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报复主义于孔孟仁恕之道是否有所偏离,兹时兹世重倡此说于民主进步事业究竟利弊如何,等等问题,我亦思之欠熟,欢迎批评、分析、探讨。
东海一枭2005、8、31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Wednesday, August 31st, 2005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原儒的以直报怨说、暴君可诛说和公羊家的大复仇说,一直很合我的胃口。8月中旬在安顺老象处拜读蒋庆先生《公羊学引论》,有感于中,归而作《大复仇论》,私下寄奉部分师友请益,同时发表了自题《大复仇论》绝句二首。
赞成和反对意见纷纭,莫衷一是。没读过文本而仅读了题诗的友人,更是误解重重,或将大复仇论等同于血腥滥杀乃至恐怖主义,或以为我改变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革命”立场,准备搞“武装斗争、群众造反”了,或以为我要抛开司法程序,以暴力手段向龙泉周光明集团进行讨还公道了…,不一而足。为此,我觉得有必要公开《大复仇论》(修正稿)一文,读过文本后,这些误解误会就会自动消除了。
这是我要特别说明一下:近数月来,林案缠身,悲怒集心,情绪恶劣之至,对滥用职权、枉法渎职的龙泉周光明集团的厌憎之至,写作此文,确实与周光明辈有一定关系,但主要仍是理论上的思考和探讨(毫无疑问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并不意味着我要亲自对他们采取暴力报复行动。
首先我不是报复的适格主体,只宜从旁襄助,不宜越俎代庖。对乡亲的帮助关爱理应无私,但不能无度。对于林樟旺案,我已经颇为后悔做得太多,做得“过头”了,拨苗助长,徒劳无益,急于求成,于事无补也;其次,周光明们是地方当权派,武力恰是对方之长,以我之短攻敌之长,不仅难以成功,反而会为对方提供迫害的理由和镇压的把柄,从而自讨苦吃、自取灭亡—从实用和功利的角度考虑也是愚蠢的。
我说过,道义情理、民情舆意,包括法律都不在他们一边,周光明集团必输无疑,只不过有一个过程。“诛”之以法律之剑、舆论之剑、道义之剑乃是我的上上策,完全没有必要铤而走险。老枭人情练达世事洞明,岂是蛮撞胡闹、有勇无智之辈,岂肯乱打无把握之仗?特此说明,敬请有关师友释虑。
《大复仇论》将刊登于《自由圣火》第二期(9月1日)(《自由圣火》网站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报复主义于孔孟仁恕之道是否有所偏离,兹时兹世重倡此说于民主进步事业究竟利弊如何,等等问题,我亦思之欠熟,欢迎批评、分析、探讨。
东海一枭2005、8、31

三老四少,各位老大,这里头有没有带着真刀真枪的?

Wednesday, August 31st, 2005

我在东南西北论坛看见王柄章调查报告,很多看不明白,请帮助解释一下。
(1) 贴上说王柄章组织的正义党,又说他是工党,请问正义党和工党是不是都由王丙章组织的?(奇怪,听说金融界的投机分子和犯罪分子常多开帐号,这一个人组织两党是怎么回事)?
(2) 贴上说查明一位阎某,给王炳章十五万美元,策划王13号去越南。又是怪事,十五万不是小数目,怎么一个或两个人就调动?
(3) 贴上说王柄章要攻占县城,搞什么大总统就职?我怎么越看越是昏话?谁是大总统?
(4) 这贴指控了好几个民运分子,还说这个报告交美国中央情报局,国务院中国科,FBI. 越发莫名其妙,这个发贴的又不象受CIA的委派,一心一意要当特务?是真特务还是四世同堂里的老二?在贴里还提到刘因全支持他,不就是那个贴文学巨匠的吗?
后记:我看见焦点透视介绍的民运的情况,但没看见过这一段。这些人比焦点透视里介绍的那些还要复杂似的。这网上闹民主的跟这些人没什么关系吧?我可不想遇见这伙人,连焦点透视里点到的那些也躲着点才好。马悲鸣还要找王军涛辩论?这二王都是军情局干活?不知道王柄章这伙带枪不带?还要攻打县城?把他惹急了先毙了老马。

大洋洲华人论坛欢迎发帖,自由开骂,骂贼骂枭,百无禁忌

Tuesday, August 30th, 2005

大洋洲华人论坛顶风作案,为老枭大开骂坛
大洋洲华人论坛顶风作案,为东海一枭开辟专栏,欢迎光临指导,欢迎自由开骂
,骂贼骂枭,百无禁忌,版主保证不删帖(大陆也可上):
http://bbs.umgreat.com/Board/Board.asp?BoardID=1430

大洋洲华人论坛欢迎发帖,自由开骂,骂贼骂枭,百无禁忌

Tuesday, August 30th, 2005

大洋洲华人论坛顶风作案,为老枭大开骂坛
大洋洲华人论坛顶风作案,为东海一枭开辟专栏,欢迎光临指导,欢迎自由开骂
,骂贼骂枭,百无禁忌,版主保证不删帖(大陆也可上):
http://bbs.umgreat.com/Board/Board.asp?BoardID=1430

大洋洲华人论坛欢迎发帖,自由开骂,骂贼骂枭,百无禁忌

Tuesday, August 30th, 2005

大洋洲华人论坛顶风作案,为老枭大开骂坛
大洋洲华人论坛顶风作案,为东海一枭开辟专栏,欢迎光临指导,欢迎自由开骂
,骂贼骂枭,百无禁忌,版主保证不删帖(大陆也可上):
http://bbs.umgreat.com/Board/Board.asp?BoardID=1430

掀起抗日高潮来

Monday, August 29th, 2005

掀起抗日高潮来
一百多年来
我们总是被日
我们一直被日
被满清王朝,被北洋军阀
被国民党,被日本鬼子
被某裆
日子鬼子强暴我们的身体
某某裆还强暴我们的心灵
比起某某裆来
慈西太后袁大头蒋光头们
日得何等的文明啊
日子鬼子日了我们八年
某裆日了我们八十多年
还准备无休止地日下去
日复一日 某裆
或枪杆子,或笔杆子
或两杆齐下
强行插入一切可以插入和不可插入之处
从裆中央喷出一股又一股浊流黑液
污染了我们的环境
污染了我们的道德
污染了我们的灵魂
污染了一切一切美好
还一再命令我们伪装幸福高潮
抗日 抗日 抗日
只有奋勇抗日
才能拯救我们被破坏的环境
才能拯救我们已堕落的灵魂
才能维护我们受凌辱的尊严
才能光复我们风雨飘萧的大好河山
新的抗日运动
比当年的抗日斗争更艰难
也更伟大
抗日 抗日 抗日
我们要永远结束被日的历史
我们的队伍正迎风茁壮!
东海一枭2005、8、29

掀起抗日高潮来

Monday, August 29th, 2005

掀起抗日高潮来
一百多年来
我们总是被日
我们一直被日
被满清王朝,被北洋军阀
被国民党,被日本鬼子
被某裆
日子鬼子强暴我们的身体
某某裆还强暴我们的心灵
比起某某裆来
慈西太后袁大头蒋光头们
日得何等的文明啊
日子鬼子日了我们八年
某裆日了我们八十多年
还准备无休止地日下去
日复一日 某裆
或枪杆子,或笔杆子
或两杆齐下
强行插入一切可以插入和不可插入之处
从裆中央喷出一股又一股浊流黑液
污染了我们的环境
污染了我们的道德
污染了我们的灵魂
污染了一切一切美好
还一再命令我们伪装幸福高潮
抗日 抗日 抗日
只有奋勇抗日
才能拯救我们被破坏的环境
才能拯救我们已堕落的灵魂
才能维护我们受凌辱的尊严
才能光复我们风雨飘萧的大好河山
新的抗日运动
比当年的抗日斗争更艰难
也更伟大
抗日 抗日 抗日
我们要永远结束被日的历史
我们的队伍正迎风茁壮!
东海一枭2005、8、29

掀起抗日高潮来

Monday, August 29th, 2005

掀起抗日高潮来
一百多年来
我们总是被日
我们一直被日
被满清王朝,被北洋军阀
被国民党,被日本鬼子
被某裆
日子鬼子强暴我们的身体
某某裆还强暴我们的心灵
比起某某裆来
慈西太后袁大头蒋光头们
日得何等的文明啊
日子鬼子日了我们八年
某裆日了我们八十多年
还准备无休止地日下去
日复一日 某裆
或枪杆子,或笔杆子
或两杆齐下
强行插入一切可以插入和不可插入之处
从裆中央喷出一股又一股浊流黑液
污染了我们的环境
污染了我们的道德
污染了我们的灵魂
污染了一切一切美好
还一再命令我们伪装幸福高潮
抗日 抗日 抗日
只有奋勇抗日
才能拯救我们被破坏的环境
才能拯救我们已堕落的灵魂
才能维护我们受凌辱的尊严
才能光复我们风雨飘萧的大好河山
新的抗日运动
比当年的抗日斗争更艰难
也更伟大
抗日 抗日 抗日
我们要永远结束被日的历史
我们的队伍正迎风茁壮!
东海一枭2005、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