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5

林案判决书:林樟旺们冤不冤?付诸公论,请您审判…

Friday, September 30th, 2005

林案判决书:林樟旺们冤不冤?付诸公论,请您审判…
浙江省龙泉市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05)龙刑初字第83号
公诉机关:浙江省龙泉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林樟旺,男,1963年8月2日出生于浙江省遂昌县,
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23号。因本案
于2005年4月20日被龙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
被逮捕,现羁押在龙泉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星水,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周敏,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梅善良,男,1973年3月2 7日出生于浙江省遂昌县,
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55号。因本案
于2005年4月20日被龙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丹30日
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程瑞华,男,1968年5月29日出生,住遂昌县龙洋
乡内龙口村。
被告人林樟法,男,1976年8月26日出生于浙江省遂昌县,
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21号,因本案
于2005年4月20日被龙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0
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陈冰,男,1964年]月25日出生,住广西省北海市
海城区北京路17号怡海新村泰苑10幢401号,
辩护人余樟法,男,1964年12月10日出生,住广西省南
宁市新城区经文街3-l号3单元601号。
被告人毛根寿,男,1970年8月21日出生于浙江省遂昌县,
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54号。因本案
于2005年4月20日被龙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同年4月30日
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郑俊伟,浙江君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龙泉市人民检察院以龙检刑诉字(2005)72号起诉书指控
被告人林樟旺、梅善良、林樟法、毛根寿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于2005年8,月1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
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龙泉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吴新宇、助理
检察员范红森出庭支持公诉,上列被告人、辩护人及证人潘金荣、
林爱华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龙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4年1月18日,被告人林樟旺、
梅善良、林樟法、毛根寿及林日松(另案处理)五人经过事先商
量,由梅善良、林日松出面作为乙方,与甲方龙泉市岩樟乡金源
村姚坑自然村二十二名村民签订了《关于修造黄塔至姚坑机耕路
的合同》,合同规定由乙方投资修路, 甲方负责办理姚坑管辖范
围内的林地审批等政策性事项,并规定了道路修造通车后由乙方
独立管理收费,期限从竣工之日起三十六年,收费期内路权归乙
方所有,从姚坑方向运出的林木及半成品分别按3.5元/50kg和5元/50kg收费等条款。合同签定后,被告人林樟旺等人在甲乙双方均未向林业主管部门办理造路林地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即将该道路以36.8万的造价承包给遂昌县云峰镇下马头村村民潘
金荣修造,于2004年7月4日开工,至2005年3月29日建成
通车并开始收费。经丽水市秀山林业调查规划设计所和遂昌县林
业局作出鉴定,被告人林樟旺等人修造的道路共非法占用林地
37.27亩(其中龙泉市界内32.32亩,遂昌县界内4.95亩)。据
此,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林樟旺、梅善良、林樟法、毛根寿的行
为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提请本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处。公诉机关向法庭举证的证据有四被
告人供述及户籍证明;证人证言、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鉴定报
告及有关书证等。
被告人林樟旺、梅善良对起诉书指控的基本事实没有异议。
被告人林樟法辩解: 1、修路是姚坑村人主动找我们协商的:2、
鉴定报告在计算占用林地面积时未扣除原有的泥路及荒地。被告
人毛根寿辩解:在修路过程中岩樟乡林业工作站并没有向我们发
过停工通知。四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l、起诉书
指控四被告人违反土地管理法规没有具体的法条依据,林樟旺等
人修建的是直接为林业生产服务的运材道,不是建设工程,不适
用《森林法》第十八条和《森林法实施条例》第十六条的规定;
2、本案所涉及的道路属于《土地法》确定的农用地范畴,利用
林地修建农村道路或运材道没有改变被占土地的用途;3、被告
人的行为没有造成林地大量毁坏,而是对林地资源进行合理开发
利用,公诉机关提供的鉴定报告对占用林地面积的认定存在不实
之处;4、本案路权的实际所有人为姚坑村村民,且根据合同规定
占用林地的审批手续由姚坑村村民办理,故本案主体应为姚坑村
村民。综上,辩护人认为,林樟旺等四被告人的行为不符合非法
占用农用地罪的构成要件,请求法院宣告四被告人无罪,
经审理查明:2003年下半年,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村民林
日松(另案处理)获悉龙泉市岩樟乡金源村姚坑自然村村民想要
修建一条出村道路而自身又无资金建设之后,先后找到被告人林
樟旺、梅善良、林樟法、毛根寿商议,决定共同出资修建一条从
黄塔村到姚坑自然村的农村道路,通过向姚坑自然村村民收取出
村方向货物的通行费获利。经过与姚坑自然村村民多次协商之
后,2004年1月18日,林樟旺等五人由梅善良、林日松出面(乙
方)与二十二名姚坑自然村村民(甲方)签订了《关于修造黄塔
至姚坑机耕路的合同》(2004年11月30日又签订了《关于修造
黄塔至姚坑机耕路的合同附件》),规定了道路由乙方投资修造,
通车后由乙方独立管理收费,期限从竣工之日起三十六年,收费
期内路权归乙方所有;姚坑管辖范围内的林地审批等政策性事项由甲方负责;从姚坑方向运出的林木及半成品分别按3.5元
/50kg和5元/50kg收费等条款,
[…]

林案判决书:林樟旺们冤不冤?付诸公论,请您审判…

Friday, September 30th, 2005

林案判决书:林樟旺们冤不冤?付诸公论,请您审判…
浙江省龙泉市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05)龙刑初字第83号
公诉机关:浙江省龙泉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林樟旺,男,1963年8月2日出生于浙江省遂昌县,
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23号。因本案
于2005年4月20日被龙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
被逮捕,现羁押在龙泉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星水,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周敏,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梅善良,男,1973年3月2 7日出生于浙江省遂昌县,
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55号。因本案
于2005年4月20日被龙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丹30日
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程瑞华,男,1968年5月29日出生,住遂昌县龙洋
乡内龙口村。
被告人林樟法,男,1976年8月26日出生于浙江省遂昌县,
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21号,因本案
于2005年4月20日被龙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0
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陈冰,男,1964年]月25日出生,住广西省北海市
海城区北京路17号怡海新村泰苑10幢401号,
辩护人余樟法,男,1964年12月10日出生,住广西省南
宁市新城区经文街3-l号3单元601号。
被告人毛根寿,男,1970年8月21日出生于浙江省遂昌县,
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54号。因本案
于2005年4月20日被龙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同年4月30日
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郑俊伟,浙江君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龙泉市人民检察院以龙检刑诉字(2005)72号起诉书指控
被告人林樟旺、梅善良、林樟法、毛根寿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于2005年8,月1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
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龙泉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吴新宇、助理
检察员范红森出庭支持公诉,上列被告人、辩护人及证人潘金荣、
林爱华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龙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4年1月18日,被告人林樟旺、
梅善良、林樟法、毛根寿及林日松(另案处理)五人经过事先商
量,由梅善良、林日松出面作为乙方,与甲方龙泉市岩樟乡金源
村姚坑自然村二十二名村民签订了《关于修造黄塔至姚坑机耕路
的合同》,合同规定由乙方投资修路, 甲方负责办理姚坑管辖范
围内的林地审批等政策性事项,并规定了道路修造通车后由乙方
独立管理收费,期限从竣工之日起三十六年,收费期内路权归乙
方所有,从姚坑方向运出的林木及半成品分别按3.5元/50kg和5元/50kg收费等条款。合同签定后,被告人林樟旺等人在甲乙双方均未向林业主管部门办理造路林地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即将该道路以36.8万的造价承包给遂昌县云峰镇下马头村村民潘
金荣修造,于2004年7月4日开工,至2005年3月29日建成
通车并开始收费。经丽水市秀山林业调查规划设计所和遂昌县林
业局作出鉴定,被告人林樟旺等人修造的道路共非法占用林地
37.27亩(其中龙泉市界内32.32亩,遂昌县界内4.95亩)。据
此,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林樟旺、梅善良、林樟法、毛根寿的行
为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提请本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处。公诉机关向法庭举证的证据有四被
告人供述及户籍证明;证人证言、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鉴定报
告及有关书证等。
被告人林樟旺、梅善良对起诉书指控的基本事实没有异议。
被告人林樟法辩解: 1、修路是姚坑村人主动找我们协商的:2、
鉴定报告在计算占用林地面积时未扣除原有的泥路及荒地。被告
人毛根寿辩解:在修路过程中岩樟乡林业工作站并没有向我们发
过停工通知。四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l、起诉书
指控四被告人违反土地管理法规没有具体的法条依据,林樟旺等
人修建的是直接为林业生产服务的运材道,不是建设工程,不适
用《森林法》第十八条和《森林法实施条例》第十六条的规定;
2、本案所涉及的道路属于《土地法》确定的农用地范畴,利用
林地修建农村道路或运材道没有改变被占土地的用途;3、被告
人的行为没有造成林地大量毁坏,而是对林地资源进行合理开发
利用,公诉机关提供的鉴定报告对占用林地面积的认定存在不实
之处;4、本案路权的实际所有人为姚坑村村民,且根据合同规定
占用林地的审批手续由姚坑村村民办理,故本案主体应为姚坑村
村民。综上,辩护人认为,林樟旺等四被告人的行为不符合非法
占用农用地罪的构成要件,请求法院宣告四被告人无罪,
经审理查明:2003年下半年,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村民林
日松(另案处理)获悉龙泉市岩樟乡金源村姚坑自然村村民想要
修建一条出村道路而自身又无资金建设之后,先后找到被告人林
樟旺、梅善良、林樟法、毛根寿商议,决定共同出资修建一条从
黄塔村到姚坑自然村的农村道路,通过向姚坑自然村村民收取出
村方向货物的通行费获利。经过与姚坑自然村村民多次协商之
后,2004年1月18日,林樟旺等五人由梅善良、林日松出面(乙
方)与二十二名姚坑自然村村民(甲方)签订了《关于修造黄塔
至姚坑机耕路的合同》(2004年11月30日又签订了《关于修造
黄塔至姚坑机耕路的合同附件》),规定了道路由乙方投资修造,
通车后由乙方独立管理收费,期限从竣工之日起三十六年,收费
期内路权归乙方所有;姚坑管辖范围内的林地审批等政策性事项由甲方负责;从姚坑方向运出的林木及半成品分别按3.5元
/50kg和5元/50kg收费等条款,
[…]

林案判决书:林樟旺们冤不冤?付诸公论,请您审判…

Friday, September 30th, 2005

林案判决书:林樟旺们冤不冤?付诸公论,请您审判…
浙江省龙泉市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05)龙刑初字第83号
公诉机关:浙江省龙泉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林樟旺,男,1963年8月2日出生于浙江省遂昌县,
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23号。因本案
于2005年4月20日被龙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
被逮捕,现羁押在龙泉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星水,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周敏,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梅善良,男,1973年3月2 7日出生于浙江省遂昌县,
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55号。因本案
于2005年4月20日被龙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丹30日
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程瑞华,男,1968年5月29日出生,住遂昌县龙洋
乡内龙口村。
被告人林樟法,男,1976年8月26日出生于浙江省遂昌县,
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21号,因本案
于2005年4月20日被龙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0
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陈冰,男,1964年]月25日出生,住广西省北海市
海城区北京路17号怡海新村泰苑10幢401号,
辩护人余樟法,男,1964年12月10日出生,住广西省南
宁市新城区经文街3-l号3单元601号。
被告人毛根寿,男,1970年8月21日出生于浙江省遂昌县,
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54号。因本案
于2005年4月20日被龙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同年4月30日
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郑俊伟,浙江君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龙泉市人民检察院以龙检刑诉字(2005)72号起诉书指控
被告人林樟旺、梅善良、林樟法、毛根寿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于2005年8,月1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
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龙泉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吴新宇、助理
检察员范红森出庭支持公诉,上列被告人、辩护人及证人潘金荣、
林爱华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龙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4年1月18日,被告人林樟旺、
梅善良、林樟法、毛根寿及林日松(另案处理)五人经过事先商
量,由梅善良、林日松出面作为乙方,与甲方龙泉市岩樟乡金源
村姚坑自然村二十二名村民签订了《关于修造黄塔至姚坑机耕路
的合同》,合同规定由乙方投资修路, 甲方负责办理姚坑管辖范
围内的林地审批等政策性事项,并规定了道路修造通车后由乙方
独立管理收费,期限从竣工之日起三十六年,收费期内路权归乙
方所有,从姚坑方向运出的林木及半成品分别按3.5元/50kg和5元/50kg收费等条款。合同签定后,被告人林樟旺等人在甲乙双方均未向林业主管部门办理造路林地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即将该道路以36.8万的造价承包给遂昌县云峰镇下马头村村民潘
金荣修造,于2004年7月4日开工,至2005年3月29日建成
通车并开始收费。经丽水市秀山林业调查规划设计所和遂昌县林
业局作出鉴定,被告人林樟旺等人修造的道路共非法占用林地
37.27亩(其中龙泉市界内32.32亩,遂昌县界内4.95亩)。据
此,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林樟旺、梅善良、林樟法、毛根寿的行
为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提请本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处。公诉机关向法庭举证的证据有四被
告人供述及户籍证明;证人证言、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鉴定报
告及有关书证等。
被告人林樟旺、梅善良对起诉书指控的基本事实没有异议。
被告人林樟法辩解: 1、修路是姚坑村人主动找我们协商的:2、
鉴定报告在计算占用林地面积时未扣除原有的泥路及荒地。被告
人毛根寿辩解:在修路过程中岩樟乡林业工作站并没有向我们发
过停工通知。四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l、起诉书
指控四被告人违反土地管理法规没有具体的法条依据,林樟旺等
人修建的是直接为林业生产服务的运材道,不是建设工程,不适
用《森林法》第十八条和《森林法实施条例》第十六条的规定;
2、本案所涉及的道路属于《土地法》确定的农用地范畴,利用
林地修建农村道路或运材道没有改变被占土地的用途;3、被告
人的行为没有造成林地大量毁坏,而是对林地资源进行合理开发
利用,公诉机关提供的鉴定报告对占用林地面积的认定存在不实
之处;4、本案路权的实际所有人为姚坑村村民,且根据合同规定
占用林地的审批手续由姚坑村村民办理,故本案主体应为姚坑村
村民。综上,辩护人认为,林樟旺等四被告人的行为不符合非法
占用农用地罪的构成要件,请求法院宣告四被告人无罪,
经审理查明:2003年下半年,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村民林
日松(另案处理)获悉龙泉市岩樟乡金源村姚坑自然村村民想要
修建一条出村道路而自身又无资金建设之后,先后找到被告人林
樟旺、梅善良、林樟法、毛根寿商议,决定共同出资修建一条从
黄塔村到姚坑自然村的农村道路,通过向姚坑自然村村民收取出
村方向货物的通行费获利。经过与姚坑自然村村民多次协商之
后,2004年1月18日,林樟旺等五人由梅善良、林日松出面(乙
方)与二十二名姚坑自然村村民(甲方)签订了《关于修造黄塔
至姚坑机耕路的合同》(2004年11月30日又签订了《关于修造
黄塔至姚坑机耕路的合同附件》),规定了道路由乙方投资修造,
通车后由乙方独立管理收费,期限从竣工之日起三十六年,收费
期内路权归乙方所有;姚坑管辖范围内的林地审批等政策性事项由甲方负责;从姚坑方向运出的林木及半成品分别按3.5元
/50kg和5元/50kg收费等条款,
[…]

短讯:民不与官斗,林樟旺决定不上诉

Friday, September 30th, 2005

短讯:民不与官斗,林樟旺决定不上诉
2005年9月23日,浙江龙泉市法院对林樟旺案一审宣判林樟旺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罚金2000元。林樟旺本人决定不上诉。民不与官斗啊,能获“自由”已是大幸,上诉未必就赢,还要多化钱多费精力,赢了又怎样?
对于农民来说,缓刑并不影响日常生活生产。呜呼。
2005-9-30东海一枭供
震旦论坛网址: http://203.251.11.141:100

短讯:民不与官斗,林樟旺决定不上诉

Friday, September 30th, 2005

短讯:民不与官斗,林樟旺决定不上诉
2005年9月23日,浙江龙泉市法院对林樟旺案一审宣判林樟旺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罚金2000元。林樟旺本人决定不上诉。民不与官斗啊,能获“自由”已是大幸,上诉未必就赢,还要多化钱多费精力,赢了又怎样?
对于农民来说,缓刑并不影响日常生活生产。呜呼。
2005-9-30东海一枭供
震旦论坛网址: http://203.251.11.141:100

短讯:民不与官斗,林樟旺决定不上诉

Friday, September 30th, 2005

短讯:民不与官斗,林樟旺决定不上诉
2005年9月23日,浙江龙泉市法院对林樟旺案一审宣判林樟旺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罚金2000元。林樟旺本人决定不上诉。民不与官斗啊,能获“自由”已是大幸,上诉未必就赢,还要多化钱多费精力,赢了又怎样?
对于农民来说,缓刑并不影响日常生活生产。呜呼。
2005-9-30东海一枭供
震旦论坛网址: http://203.251.11.141:100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Friday, September 30th, 2005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在《移居杭州寄友人》组诗中,我有句曰“不宜仕路不宜商,倦客归来作素王”。有名家以为我弄错了,来函谆谆指教:素王,指有其道为天下所归而无其爵者,所谓素王自贵也,后儒家专以称孔子,不宜自称。
昨日作[《一刀就把你干掉》浅释],有昭昭若昏君跟帧“指正”:“所谓浅释一般为读者评论时所用,乃见仁见智的敬语。那里有作者自己解释自己的作品用浅释一词的?说明自己作品的本意应该用解释一词方是,因为自己的解释最接近实际。连这样的同义词的用法都分不清怎么作诗呢?”
一些词语是赞美语,敬词,按惯例不能自用。但别人用不得,老枭则无妨大用特用。如自称“大驾”,到何处玩一番,叫“光临”、“巡”,泡妞不叫泡,叫“幸”,骂人不叫骂,叫教导、启示、棒喝、超度(别人用刀杀人,我用笔杀人;别人杀人是出于恨,我是出于爱)…。
自比素王算得了什么?我恰恰是早就“狂妄”地立下了为王之志呢。作为诗人、诗词家,我的自我期许是诗王;作为民间思想者和“民主”传播者,我的抱负就是素王、新王。我现在从事的民主事业,就是一种开天辟地创世纪的当代新王事业。
对于枭诗,不管别人还是自己,当然只能浅释。我对昭昭若昏的答复是“枭诗深蕴无穷,对尔等浅释足矣。如深析起来,对于解析还得加上解析,还有完吗。”为此又有人指出,尔等一词带有居高临下瞧不起人味道,宜慎用。Tnnd,老枭一向自尊自贵,目中无人,用个“尔等”已算客气。没听见我对中共贼党贼党地叫、对公仆狗官狗官地骂吗。
老枭大半辈子读书深思,学贯中西,以只开风气不为师的一代宗师自期,论读书之丰,思考之深,见识之高,当世不作第二人想,纵“出差”犯错,也不至于犯类似低级错误。一如即往地欢迎广大网友批评,但对于类似“低级”教诲,今后恕不答复。还有,本人创作量大,往往日产万节,又校核不严,妙文大义中难免夹有错别字,欢迎指正,却也不必急于得出“狂枭不识字”的结论吧?呵呵。
东海一枭2005-9-30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Friday, September 30th, 2005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在《移居杭州寄友人》组诗中,我有句曰“不宜仕路不宜商,倦客归来作素王”。有名家以为我弄错了,来函谆谆指教:素王,指有其道为天下所归而无其爵者,所谓素王自贵也,后儒家专以称孔子,不宜自称。
昨日作[《一刀就把你干掉》浅释],有昭昭若昏君跟帧“指正”:“所谓浅释一般为读者评论时所用,乃见仁见智的敬语。那里有作者自己解释自己的作品用浅释一词的?说明自己作品的本意应该用解释一词方是,因为自己的解释最接近实际。连这样的同义词的用法都分不清怎么作诗呢?”
一些词语是赞美语,敬词,按惯例不能自用。但别人用不得,老枭则无妨大用特用。如自称“大驾”,到何处玩一番,叫“光临”、“巡”,泡妞不叫泡,叫“幸”,骂人不叫骂,叫教导、启示、棒喝、超度(别人用刀杀人,我用笔杀人;别人杀人是出于恨,我是出于爱)…。
自比素王算得了什么?我恰恰是早就“狂妄”地立下了为王之志呢。作为诗人、诗词家,我的自我期许是诗王;作为民间思想者和“民主”传播者,我的抱负就是素王、新王。我现在从事的民主事业,就是一种开天辟地创世纪的当代新王事业。
对于枭诗,不管别人还是自己,当然只能浅释。我对昭昭若昏的答复是“枭诗深蕴无穷,对尔等浅释足矣。如深析起来,对于解析还得加上解析,还有完吗。”为此又有人指出,尔等一词带有居高临下瞧不起人味道,宜慎用。Tnnd,老枭一向自尊自贵,目中无人,用个“尔等”已算客气。没听见我对中共贼党贼党地叫、对公仆狗官狗官地骂吗。
老枭大半辈子读书深思,学贯中西,以只开风气不为师的一代宗师自期,论读书之丰,思考之深,见识之高,当世不作第二人想,纵“出差”犯错,也不至于犯类似低级错误。一如即往地欢迎广大网友批评,但对于类似“低级”教诲,今后恕不答复。还有,本人创作量大,往往日产万节,又校核不严,妙文大义中难免夹有错别字,欢迎指正,却也不必急于得出“狂枭不识字”的结论吧?呵呵。
东海一枭2005-9-30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Friday, September 30th, 2005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在《移居杭州寄友人》组诗中,我有句曰“不宜仕路不宜商,倦客归来作素王”。有名家以为我弄错了,来函谆谆指教:素王,指有其道为天下所归而无其爵者,所谓素王自贵也,后儒家专以称孔子,不宜自称。
昨日作[《一刀就把你干掉》浅释],有昭昭若昏君跟帧“指正”:“所谓浅释一般为读者评论时所用,乃见仁见智的敬语。那里有作者自己解释自己的作品用浅释一词的?说明自己作品的本意应该用解释一词方是,因为自己的解释最接近实际。连这样的同义词的用法都分不清怎么作诗呢?”
一些词语是赞美语,敬词,按惯例不能自用。但别人用不得,老枭则无妨大用特用。如自称“大驾”,到何处玩一番,叫“光临”、“巡”,泡妞不叫泡,叫“幸”,骂人不叫骂,叫教导、启示、棒喝、超度(别人用刀杀人,我用笔杀人;别人杀人是出于恨,我是出于爱)…。
自比素王算得了什么?我恰恰是早就“狂妄”地立下了为王之志呢。作为诗人、诗词家,我的自我期许是诗王;作为民间思想者和“民主”传播者,我的抱负就是素王、新王。我现在从事的民主事业,就是一种开天辟地创世纪的当代新王事业。
对于枭诗,不管别人还是自己,当然只能浅释。我对昭昭若昏的答复是“枭诗深蕴无穷,对尔等浅释足矣。如深析起来,对于解析还得加上解析,还有完吗。”为此又有人指出,尔等一词带有居高临下瞧不起人味道,宜慎用。Tnnd,老枭一向自尊自贵,目中无人,用个“尔等”已算客气。没听见我对中共贼党贼党地叫、对公仆狗官狗官地骂吗。
老枭大半辈子读书深思,学贯中西,以只开风气不为师的一代宗师自期,论读书之丰,思考之深,见识之高,当世不作第二人想,纵“出差”犯错,也不至于犯类似低级错误。一如即往地欢迎广大网友批评,但对于类似“低级”教诲,今后恕不答复。还有,本人创作量大,往往日产万节,又校核不严,妙文大义中难免夹有错别字,欢迎指正,却也不必急于得出“狂枭不识字”的结论吧?呵呵。
东海一枭2005-9-30

自由主义和李敖旋风

Friday, September 30th, 2005

自由主义和李敖旋风
逸峰
自由是一种人人追求的人生价值;自由主义思想在人类历史上也一直是社会发展过程中不断涌现的潮流。在中国,向往精神自由的文、哲作品具有很古远的渊源。有人认为《诗经》是中国最古老的个性自由化的文学创作;庄子的《逍遥游》以及列子的某些寓言更被学者引证为当时士大夫模拟精神自由的代表作。在西方,自由主义当然更是西方文化的精髓所在,自不待言。值得一提的是以胡适为代表的近代新文化运动的健将们,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推崇西方自由主义信徒。
相对于保守社会之倾向于抱残守缺,自由主义者的声音往往是比较开放、甚至是张狂的。以中国自由主义精神承继者自居、年届古稀的台湾著名作家李敖,终于在阔别56年之后的今年九月重返中国大陆,并在他的“神州文化之旅”行程里,安排了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以及复旦大学的三场演讲,极力宣扬他心目中的自由主义。
李敖的演讲不但轰动了大陆的学界与舆论界,也引起了海内外一般中国人的高度关注,每场演讲之后,许多论者曾按照各自的政治立场做出反应;在网络论坛上,不少“写手”更生动地展露出他们“屁股坐标决定头脑思考方向”的评论。实际上,许多人并没有用心细听李敖亲自为这三场演讲所作的“定位”介绍:在北京大学要讲金刚怒目,在清华大学要讲菩萨低眉,在复旦要讲尼姑思凡。听到或阅读过李敖讲辞的人应该能够同意,他的演讲确实就是那么一回事:怒目、低眉、思凡。
在北京大学,李敖大声疾呼自由主义者必须“反求诸己”、解放自己的心灵。除了刻意嘲弄台湾的政治人物外,他讽刺了国民政府不如北洋军阀;他揭发了某些美国政治领袖们的谎言;也谴责了束缚自由主义发展的两岸政治现状。他十分露骨地痛骂任何武力镇压人民的政府都是“王八蛋”;他同时又批评了异议者所采用的五种非常不负责任的方式:“嗝、颠、得、悚、翻”(笔者注:可以解释为自尽、出走、躲避、放弃、造反);他公开喊话、强调开放言论自由;他甚至指责北京大学丧失了以往的骨气,未能承担最高学府的传统历史使命。
在清华大学,李敖虽然改变了北大演讲时候的怒目金刚姿态,但仍继续阐发他认为中国自由主义者应该遵循的第二层面:“反求诸宪法”。他把“自由”和“爱情”相提并论,认为必须列出“清单”。他指出中国的宪法已具备了一份相当详细的人民自由“清单”,还颇为张狂地说:“我来做买卖,我用自由主义换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要落实给我们看”。他分析中国自从晚清以来所面临到的两大问题——贫穷和外侮,从而肯定了共产党在保障国家安全和促进经济发展的功劳,甚至略嫌过分恭维地说:“现在是中国自汉唐以来所没有的一个盛世”。
在复旦大学,李敖不做金刚,也不做菩萨,他要做思凡的尼姑。他讲究“务实”,再三强调“该说的就要说,该说对的就要说对的,该说错的就要说错的。”他坦承自由主义是“虚无缥缈”的,而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出版自由,甚至在大学公开演讲等等自由,却都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面一条一条列举”的。因此,他宁可宣布放弃“自由主义”而交换落实宪法。他引用龚定庵的两句诗“科以人重科亦重,人以科传人可知”去鼓励复旦大学的师生要“超越复旦”。重视说话技巧的李敖当然也不会忘记临门一踢,特地倚老卖老地拍了一下马屁:“希望我的小老弟胡锦涛真的风流一点”。
李敖利用三场演讲,成功地将五四运动激发起来的自由主义火花,重新在三所高等学府的年青中国人心中点燃起来。三篇演讲基本上是一份培养新一代自由主义继承人的指导纲领:从解放个人心灵的基础,到争取落实宪法“自由”权利的策略,一直到“务实”地领悟出“打造天堂”所必需的“保持清醒的头脑”、“抓住机会”、以及掌握“技巧”等,他都有犀利精辟的述说。最可贵的是,李敖心目中的自由主义和关怀吾土吾民的拳拳之心或爱国主义都不相悖。尽管李敖有玩世不恭的姿态,但他拥抱民族团结、反对国土分裂的高尚情操是百分之百严肃的。
不管李敖在神州之旅所扮演的是自由主义者的哪一副“面貌”,他凭着胸藏万卷的知识、著作等身的文字修为、数十年特立独行的政治斗争经验、和他一贯的嬉笑怒骂风格,无疑地已经在大陆刮起了一阵旋风。这阵旋风显然没法和几乎同时在美国东南海岸登陆的卡特琳娜或丽塔飓风较量威猛,但其潜存的冲击能量却是同样地难以估量的。从最近几年来中国大陆上空的种种“气候”转变去推测,李敖的神州文化之旅,理应超越台湾在野党领袖们的破冰或搭桥之旅,在两岸关系的良性互动方面发挥积极效应;他的言论示范,说不定还能触发更蓬勃的学术思考自由。
(2005年9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