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6

习拳有感

Tuesday, May 30th, 2006

习拳有感
动如霹雳静汪洋,四两千斤最擅场。
从俗无方聊豹隐,强身有术待鹰扬。
飘零更养风云气,寂寞常生智慧香。
大任何时天付与,掣鲸射日展神芒。
1999.7

习拳有感

Tuesday, May 30th, 2006

习拳有感
动如霹雳静汪洋,四两千斤最擅场。
从俗无方聊豹隐,强身有术待鹰扬。
飘零更养风云气,寂寞常生智慧香。
大任何时天付与,掣鲸射日展神芒。
1999.7

习拳有感

Tuesday, May 30th, 2006

习拳有感
动如霹雳静汪洋,四两千斤最擅场。
从俗无方聊豹隐,强身有术待鹰扬。
飘零更养风云气,寂寞常生智慧香。
大任何时天付与,掣鲸射日展神芒。
1999.7

毗努伊勒:不得不说几句——略评拒郭事件(好文共赏)

Monday, May 29th, 2006

毗努伊勒:不得不说几句——略评拒郭事件(好文共赏)
毗努伊勒
不得不说几句——略评拒郭事件
本女子从不敢点评时事,一直认为自己资质不够,所以这篇文章几天前写的,没有发。鉴于博客这样的平台给每个个体所创造的发言平等性,今天我想把它发出来。
首先,本人完全不同意唐崇荣牧师说的“三人完全可以代表中国”以及一些弟兄姐妹对这次接见的重要性所下的结论。我个人认为,他们几个能代表中国少部分基督徒知识分子,至于事情所带来的影响和利弊现在还不好说。历史告诉我们,当人处在某一事件当中时,我们很难比较清晰地看清事件更为本质的东西,以及它的影响。需要拉开一段时间,往后回首时,我们才能比较清楚的认识这件事。动不动来什么代表,分水岭,划时代什么的,说得难听一点,有点出自中国人传统的好大喜功心理,很多时候是一种自作多情式的预言。但也不排除,确实有这种先知式预言的可能性。在我是没有资质做出这种预言的。
其次,我很想提醒一部分为美国总统接见了中国家庭教会的成员而过于兴奋的兄弟姐妹。我们需要好好反省一下这种心理背后的东西。其实,如果从教会的牧养方面来说,被美国总统接见,与被美国的一些教会领袖接见来说,未必前者就能得到更多的帮助。当然从教会的维权角度来说,可能会一定程度的作用。但我更愿意相信,教会的维权更多是神自己来做成的工。很多时候,是神通过信徒的生命见证,为义受逼迫的忍耐等来实现。鉴于当前中国的家庭教会与政府关系的敏感性,以及国家关系的复杂性,我对于美国总统接见家庭教会成员,是持保守态度的,我甚至认为不太合适。接见的目的是干吗呀?是要给中国的信徒更多属灵的教导和指点吗?那可以由牧师来做。是要帮助中国家庭教会在国内获得更自由的地位和权利吗?搞得好,是有作用。但一不小心,就变成世俗权力与教会成长又一次纠缠不清的婚姻。不但起不到好的作用,反而阻碍了福音的传播。这有历史为证。
当然有些弟兄姐妹会说,那又怎么啦?这仅仅是信徒之间的一次团契。如种说法是很幼稚的。小布什的两个身份,基督徒与总统,显然第二身份要更绝对显眼和特出。不管他们会面时交流些什么,光身份特点就足以让一次会面带上各种性质以及影响。更何况是在白宫,并以政府的名义进行。从这个层面来说,美国总统接见中国的维权人士,似乎还要合逻辑得多。
其三,鉴于我自己的理性判断,我更愿意相信美国总统邀请四人的名义是接见中国的维权人士。后来看到美方的一些报道,同时王兄的道歉信中的一句话,“当你在午餐酒会上讲话,宣布这是美国总统近十年来第一次决定接见中国民运人士”也更证实了我的判断。我推测郭飞雄是因为得知美方的接见理由才说这句话的。
而且在王兄的道歉叙述中,一直有观点认为,郭这里说话不合适那里不对,自始至终以强烈的自我为中心和自己是真理的态度对他者进行判断。作为基督徒,一发现自己眼里的这种判断,成熟的做法首先就应当祷告神,其次是与其本人交流。交流没有结果,依然放在祷告中,但不能因此就对他人进行裁决。谁能保证他们的说话就合适的呢?由谁来判断?标准是什么?
无论是什么理由,他们以这种方式不让郭参加这次会面,是极不合适的。王兄说,他们有理由不参加会面。这种理由更多是他们拒绝郭的一种手段,因为在当时,他们两个若不参加,会面就无法进行。即便不是手段,也是一种很狭隘的个人情操在起作用。在那样的国际场合中,难道就不能放弃私人的一些政见不同,而以大局为重吗?而且政见不同,至于就不能一起见美国总统吗?即便美方倾向于邀请基督徒,以本人的愚顽脑经,还是实在想不通,郭就不能参加这次会面?
我想郭不至于蠢到在与美国总统与他们谈论教会维权这个自己陌生领域的问题时,也会插嘴乱说?如果是谈论其他信仰领域的问题,他听听又如何呢?难道不是一次向外帮人见证神的好机会?
目前的郭飞雄实在还没有如美国总统一般的特殊身份特征,光临场就足可以让某件事产生某种重大影响。这可能是王兄他们高抬他的地方了。既然美国总统的邀请名单中有他,何必要王兄他们来这么一次小型会议,进行判断和裁决?美国政府同意他们最后的裁决能说明什么?难道还要象中国历史中的挟天子以令诸侯?总统同意背后一点都不阻拦小团体暗箱操作进行的可能性。这难道不是传统中国式政治的模板?我真的感到王兄说的,“我们必须对这一会面之于国内教会及其傅牧师所在机构的影响负责,我们也感到必须结束这一次会议安排的错误。这件事的严重性远远超过我们个人的荣誉和和得失”就有点那个那个了。
我们中国人的专制、独裁,是烙在民族基因里的。即便是追求民主自由的分子也未能幸免。这也是我在认识神以后,对无神论的民运分子失望的地方。只有神能去掉这种根。但由于人的前文化在人接受道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即便是归向神的人,在没有经过神反复对付,压碎建造,再压碎再建造,都是很难真正清除。对民主自由理性认识的高度和深度,与民主自由的理念在生命中扎根的程度是不一定成比例的。一有稍微重要的事件,就显明出烙在我们灵魂深处的毒素。
其四,我实在很担心在王兄道歉叙述中对上帝名义的借用,以经过祷告为名义所作的一种宣告。俨然一副上帝代理人的口气,并且这种口气出现在好几个地方。其实,这件事,更确切地说是神允许发生。但神允许发生,与神旨意中的发生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伊甸园里亚当和夏娃犯罪,是神允许发生,但我们不能说是神旨意要发生。
信主几年来,当我再回头看。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认为我好象很能明白神旨意。以为内心的强烈感动,就是神旨意;以为求了明确的印证,就是神旨意。但神通过反复的事让我知道,有很多时候,我们所以为的神旨意,其实只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强烈意愿投身到上帝身上而已。从某个方面来说,神的旨意并不是我们简单能猜测得到的,因为受造物和创造主之间的距离实在太大了。但我们却是可以在回首中看到圣灵带领的轨迹。因为我们自己的错误理解,不影响神自己计划的实现。但这并非说,我们因为错误判断所做的事,恰是神的计划。但这也并非说,神的旨意,我们就完全不能执行。执行的尺度就是圣经原则。因此我们可以说,违反圣经原则的,都是违反上帝旨意的。但却不能说,合乎圣经原则的事,就是神旨意中要我们在某具体事件中所作出的选择。
显然,这件事,更确切地说是神允许发生。
我本人对于动不动以某种神秘力量或信念为理由的思维模式是很恐惧的。这也是我这一介肤浅女子要来写这篇文章的理由。我们回顾人类历史,很多的血腥屠杀事件的谋杀者,并不是人类正常道德秩序中的沦丧者,相反的,恰恰是那些道德标准中的佼佼者。因为人类道德天然的缺憾,因为人性中深深隐藏的罪性,人的理性思维会将自己强烈的意愿,找到一种超然的寄托为支撑和动力,从而制造出一种合理的秩序,让罪行冠冕堂皇地进行,甚至悲壮地号召更多人卷入这种秩序。难道日本人对中国人的大屠杀不是这样吗?难道纳粹屠杀犹太人不是这样吗?
想起美国对伊拉克发动战争时,在基督徒当中流传的属灵战争观点,好象美国代表上帝行使使命。
我没有能力来点评如此大的国际事件,我不知道也不太赞同,上帝是真的通过美国行使使命。我只是认为,人最好不要随便以上帝名义来行事。即便确实是上帝通过人行使使命,也不见得是当时的我们很清晰知道的。
我们更不要为这种名义下所做的事而理直气壮。这种心态会让上帝起初放在我们身上的良心刚硬,严重发展下去,会面对血淋淋生命而依然熟视无睹。想起日本人在用刺刀挑起一个中国婴孩时,难道这个士兵就是一个天生的刽子手吗?想起十字军圣战时,那些高举血手向上帝欢呼的士兵,难道是他们没有人最基本的对生命的关爱吗?非也,是那套杀人秩序中的价值观,让他们丧失了道义判断。作为人,我们就本分持守我们自己的人道主义。我们对于9。11事件中无辜的受难者致以深切的同情,也对于撞机分子的生命而惋惜。我们恨恶的是罪,并非罪人。想想亚伯拉罕如何为罪恶之城在上帝面前的代祷!
其五,道歉信中说,“我和余杰也曾劝说与你合作的的主内弟兄,与你的道路保持距离”看到这里,我很奇怪。王兄和余兄可以与郭飞雄有个人政见上的不同,但有什么理由去劝说主内的其他弟兄与他的道路保持距离?主内的其他弟兄难道没有他们自己的价值判断?而且,王兄和余兄何以如此肯定自己的道路就是正确的?
及至后面又说到“但当我和余杰一致认为与你一道见布什的后果可能更严重时,我们很高兴选择了目前的结果。”这就更让人有点不好理解。会面的结果何以他们就预见到了呢?这样的一种认为是多么大人为的偏见和估计的偏差 !就以自己个人的一种看见,而剥夺另一个人应得的权利,不是一种独裁心态的赤裸裸表现吗?
第六,主祷文中说,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在我今天的理解中,上帝的国和义必须先在每个信徒的切实生命降临,才有可能他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所以,我们每个基督徒,真的求神帮助我们,让他的国和义先在我们自己的生命中降临,再去谈救国救民,再去谈拓展神国度。
希望大家为王兄和余兄献上同心合意的祷告!也为郭雄飞献上祷告,求主开启他的眼睛,认识独一真神。

毗努伊勒:不得不说几句——略评拒郭事件(好文共赏)

Monday, May 29th, 2006

毗努伊勒:不得不说几句——略评拒郭事件(好文共赏)
毗努伊勒
不得不说几句——略评拒郭事件
本女子从不敢点评时事,一直认为自己资质不够,所以这篇文章几天前写的,没有发。鉴于博客这样的平台给每个个体所创造的发言平等性,今天我想把它发出来。
首先,本人完全不同意唐崇荣牧师说的“三人完全可以代表中国”以及一些弟兄姐妹对这次接见的重要性所下的结论。我个人认为,他们几个能代表中国少部分基督徒知识分子,至于事情所带来的影响和利弊现在还不好说。历史告诉我们,当人处在某一事件当中时,我们很难比较清晰地看清事件更为本质的东西,以及它的影响。需要拉开一段时间,往后回首时,我们才能比较清楚的认识这件事。动不动来什么代表,分水岭,划时代什么的,说得难听一点,有点出自中国人传统的好大喜功心理,很多时候是一种自作多情式的预言。但也不排除,确实有这种先知式预言的可能性。在我是没有资质做出这种预言的。
其次,我很想提醒一部分为美国总统接见了中国家庭教会的成员而过于兴奋的兄弟姐妹。我们需要好好反省一下这种心理背后的东西。其实,如果从教会的牧养方面来说,被美国总统接见,与被美国的一些教会领袖接见来说,未必前者就能得到更多的帮助。当然从教会的维权角度来说,可能会一定程度的作用。但我更愿意相信,教会的维权更多是神自己来做成的工。很多时候,是神通过信徒的生命见证,为义受逼迫的忍耐等来实现。鉴于当前中国的家庭教会与政府关系的敏感性,以及国家关系的复杂性,我对于美国总统接见家庭教会成员,是持保守态度的,我甚至认为不太合适。接见的目的是干吗呀?是要给中国的信徒更多属灵的教导和指点吗?那可以由牧师来做。是要帮助中国家庭教会在国内获得更自由的地位和权利吗?搞得好,是有作用。但一不小心,就变成世俗权力与教会成长又一次纠缠不清的婚姻。不但起不到好的作用,反而阻碍了福音的传播。这有历史为证。
当然有些弟兄姐妹会说,那又怎么啦?这仅仅是信徒之间的一次团契。如种说法是很幼稚的。小布什的两个身份,基督徒与总统,显然第二身份要更绝对显眼和特出。不管他们会面时交流些什么,光身份特点就足以让一次会面带上各种性质以及影响。更何况是在白宫,并以政府的名义进行。从这个层面来说,美国总统接见中国的维权人士,似乎还要合逻辑得多。
其三,鉴于我自己的理性判断,我更愿意相信美国总统邀请四人的名义是接见中国的维权人士。后来看到美方的一些报道,同时王兄的道歉信中的一句话,“当你在午餐酒会上讲话,宣布这是美国总统近十年来第一次决定接见中国民运人士”也更证实了我的判断。我推测郭飞雄是因为得知美方的接见理由才说这句话的。
而且在王兄的道歉叙述中,一直有观点认为,郭这里说话不合适那里不对,自始至终以强烈的自我为中心和自己是真理的态度对他者进行判断。作为基督徒,一发现自己眼里的这种判断,成熟的做法首先就应当祷告神,其次是与其本人交流。交流没有结果,依然放在祷告中,但不能因此就对他人进行裁决。谁能保证他们的说话就合适的呢?由谁来判断?标准是什么?
无论是什么理由,他们以这种方式不让郭参加这次会面,是极不合适的。王兄说,他们有理由不参加会面。这种理由更多是他们拒绝郭的一种手段,因为在当时,他们两个若不参加,会面就无法进行。即便不是手段,也是一种很狭隘的个人情操在起作用。在那样的国际场合中,难道就不能放弃私人的一些政见不同,而以大局为重吗?而且政见不同,至于就不能一起见美国总统吗?即便美方倾向于邀请基督徒,以本人的愚顽脑经,还是实在想不通,郭就不能参加这次会面?
我想郭不至于蠢到在与美国总统与他们谈论教会维权这个自己陌生领域的问题时,也会插嘴乱说?如果是谈论其他信仰领域的问题,他听听又如何呢?难道不是一次向外帮人见证神的好机会?
目前的郭飞雄实在还没有如美国总统一般的特殊身份特征,光临场就足可以让某件事产生某种重大影响。这可能是王兄他们高抬他的地方了。既然美国总统的邀请名单中有他,何必要王兄他们来这么一次小型会议,进行判断和裁决?美国政府同意他们最后的裁决能说明什么?难道还要象中国历史中的挟天子以令诸侯?总统同意背后一点都不阻拦小团体暗箱操作进行的可能性。这难道不是传统中国式政治的模板?我真的感到王兄说的,“我们必须对这一会面之于国内教会及其傅牧师所在机构的影响负责,我们也感到必须结束这一次会议安排的错误。这件事的严重性远远超过我们个人的荣誉和和得失”就有点那个那个了。
我们中国人的专制、独裁,是烙在民族基因里的。即便是追求民主自由的分子也未能幸免。这也是我在认识神以后,对无神论的民运分子失望的地方。只有神能去掉这种根。但由于人的前文化在人接受道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即便是归向神的人,在没有经过神反复对付,压碎建造,再压碎再建造,都是很难真正清除。对民主自由理性认识的高度和深度,与民主自由的理念在生命中扎根的程度是不一定成比例的。一有稍微重要的事件,就显明出烙在我们灵魂深处的毒素。
其四,我实在很担心在王兄道歉叙述中对上帝名义的借用,以经过祷告为名义所作的一种宣告。俨然一副上帝代理人的口气,并且这种口气出现在好几个地方。其实,这件事,更确切地说是神允许发生。但神允许发生,与神旨意中的发生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伊甸园里亚当和夏娃犯罪,是神允许发生,但我们不能说是神旨意要发生。
信主几年来,当我再回头看。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认为我好象很能明白神旨意。以为内心的强烈感动,就是神旨意;以为求了明确的印证,就是神旨意。但神通过反复的事让我知道,有很多时候,我们所以为的神旨意,其实只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强烈意愿投身到上帝身上而已。从某个方面来说,神的旨意并不是我们简单能猜测得到的,因为受造物和创造主之间的距离实在太大了。但我们却是可以在回首中看到圣灵带领的轨迹。因为我们自己的错误理解,不影响神自己计划的实现。但这并非说,我们因为错误判断所做的事,恰是神的计划。但这也并非说,神的旨意,我们就完全不能执行。执行的尺度就是圣经原则。因此我们可以说,违反圣经原则的,都是违反上帝旨意的。但却不能说,合乎圣经原则的事,就是神旨意中要我们在某具体事件中所作出的选择。
显然,这件事,更确切地说是神允许发生。
我本人对于动不动以某种神秘力量或信念为理由的思维模式是很恐惧的。这也是我这一介肤浅女子要来写这篇文章的理由。我们回顾人类历史,很多的血腥屠杀事件的谋杀者,并不是人类正常道德秩序中的沦丧者,相反的,恰恰是那些道德标准中的佼佼者。因为人类道德天然的缺憾,因为人性中深深隐藏的罪性,人的理性思维会将自己强烈的意愿,找到一种超然的寄托为支撑和动力,从而制造出一种合理的秩序,让罪行冠冕堂皇地进行,甚至悲壮地号召更多人卷入这种秩序。难道日本人对中国人的大屠杀不是这样吗?难道纳粹屠杀犹太人不是这样吗?
想起美国对伊拉克发动战争时,在基督徒当中流传的属灵战争观点,好象美国代表上帝行使使命。
我没有能力来点评如此大的国际事件,我不知道也不太赞同,上帝是真的通过美国行使使命。我只是认为,人最好不要随便以上帝名义来行事。即便确实是上帝通过人行使使命,也不见得是当时的我们很清晰知道的。
我们更不要为这种名义下所做的事而理直气壮。这种心态会让上帝起初放在我们身上的良心刚硬,严重发展下去,会面对血淋淋生命而依然熟视无睹。想起日本人在用刺刀挑起一个中国婴孩时,难道这个士兵就是一个天生的刽子手吗?想起十字军圣战时,那些高举血手向上帝欢呼的士兵,难道是他们没有人最基本的对生命的关爱吗?非也,是那套杀人秩序中的价值观,让他们丧失了道义判断。作为人,我们就本分持守我们自己的人道主义。我们对于9。11事件中无辜的受难者致以深切的同情,也对于撞机分子的生命而惋惜。我们恨恶的是罪,并非罪人。想想亚伯拉罕如何为罪恶之城在上帝面前的代祷!
其五,道歉信中说,“我和余杰也曾劝说与你合作的的主内弟兄,与你的道路保持距离”看到这里,我很奇怪。王兄和余兄可以与郭飞雄有个人政见上的不同,但有什么理由去劝说主内的其他弟兄与他的道路保持距离?主内的其他弟兄难道没有他们自己的价值判断?而且,王兄和余兄何以如此肯定自己的道路就是正确的?
及至后面又说到“但当我和余杰一致认为与你一道见布什的后果可能更严重时,我们很高兴选择了目前的结果。”这就更让人有点不好理解。会面的结果何以他们就预见到了呢?这样的一种认为是多么大人为的偏见和估计的偏差 !就以自己个人的一种看见,而剥夺另一个人应得的权利,不是一种独裁心态的赤裸裸表现吗?
第六,主祷文中说,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在我今天的理解中,上帝的国和义必须先在每个信徒的切实生命降临,才有可能他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所以,我们每个基督徒,真的求神帮助我们,让他的国和义先在我们自己的生命中降临,再去谈救国救民,再去谈拓展神国度。
希望大家为王兄和余兄献上同心合意的祷告!也为郭雄飞献上祷告,求主开启他的眼睛,认识独一真神。

毗努伊勒:不得不说几句——略评拒郭事件(好文共赏)

Monday, May 29th, 2006

毗努伊勒:不得不说几句——略评拒郭事件(好文共赏)
毗努伊勒
不得不说几句——略评拒郭事件
本女子从不敢点评时事,一直认为自己资质不够,所以这篇文章几天前写的,没有发。鉴于博客这样的平台给每个个体所创造的发言平等性,今天我想把它发出来。
首先,本人完全不同意唐崇荣牧师说的“三人完全可以代表中国”以及一些弟兄姐妹对这次接见的重要性所下的结论。我个人认为,他们几个能代表中国少部分基督徒知识分子,至于事情所带来的影响和利弊现在还不好说。历史告诉我们,当人处在某一事件当中时,我们很难比较清晰地看清事件更为本质的东西,以及它的影响。需要拉开一段时间,往后回首时,我们才能比较清楚的认识这件事。动不动来什么代表,分水岭,划时代什么的,说得难听一点,有点出自中国人传统的好大喜功心理,很多时候是一种自作多情式的预言。但也不排除,确实有这种先知式预言的可能性。在我是没有资质做出这种预言的。
其次,我很想提醒一部分为美国总统接见了中国家庭教会的成员而过于兴奋的兄弟姐妹。我们需要好好反省一下这种心理背后的东西。其实,如果从教会的牧养方面来说,被美国总统接见,与被美国的一些教会领袖接见来说,未必前者就能得到更多的帮助。当然从教会的维权角度来说,可能会一定程度的作用。但我更愿意相信,教会的维权更多是神自己来做成的工。很多时候,是神通过信徒的生命见证,为义受逼迫的忍耐等来实现。鉴于当前中国的家庭教会与政府关系的敏感性,以及国家关系的复杂性,我对于美国总统接见家庭教会成员,是持保守态度的,我甚至认为不太合适。接见的目的是干吗呀?是要给中国的信徒更多属灵的教导和指点吗?那可以由牧师来做。是要帮助中国家庭教会在国内获得更自由的地位和权利吗?搞得好,是有作用。但一不小心,就变成世俗权力与教会成长又一次纠缠不清的婚姻。不但起不到好的作用,反而阻碍了福音的传播。这有历史为证。
当然有些弟兄姐妹会说,那又怎么啦?这仅仅是信徒之间的一次团契。如种说法是很幼稚的。小布什的两个身份,基督徒与总统,显然第二身份要更绝对显眼和特出。不管他们会面时交流些什么,光身份特点就足以让一次会面带上各种性质以及影响。更何况是在白宫,并以政府的名义进行。从这个层面来说,美国总统接见中国的维权人士,似乎还要合逻辑得多。
其三,鉴于我自己的理性判断,我更愿意相信美国总统邀请四人的名义是接见中国的维权人士。后来看到美方的一些报道,同时王兄的道歉信中的一句话,“当你在午餐酒会上讲话,宣布这是美国总统近十年来第一次决定接见中国民运人士”也更证实了我的判断。我推测郭飞雄是因为得知美方的接见理由才说这句话的。
而且在王兄的道歉叙述中,一直有观点认为,郭这里说话不合适那里不对,自始至终以强烈的自我为中心和自己是真理的态度对他者进行判断。作为基督徒,一发现自己眼里的这种判断,成熟的做法首先就应当祷告神,其次是与其本人交流。交流没有结果,依然放在祷告中,但不能因此就对他人进行裁决。谁能保证他们的说话就合适的呢?由谁来判断?标准是什么?
无论是什么理由,他们以这种方式不让郭参加这次会面,是极不合适的。王兄说,他们有理由不参加会面。这种理由更多是他们拒绝郭的一种手段,因为在当时,他们两个若不参加,会面就无法进行。即便不是手段,也是一种很狭隘的个人情操在起作用。在那样的国际场合中,难道就不能放弃私人的一些政见不同,而以大局为重吗?而且政见不同,至于就不能一起见美国总统吗?即便美方倾向于邀请基督徒,以本人的愚顽脑经,还是实在想不通,郭就不能参加这次会面?
我想郭不至于蠢到在与美国总统与他们谈论教会维权这个自己陌生领域的问题时,也会插嘴乱说?如果是谈论其他信仰领域的问题,他听听又如何呢?难道不是一次向外帮人见证神的好机会?
目前的郭飞雄实在还没有如美国总统一般的特殊身份特征,光临场就足可以让某件事产生某种重大影响。这可能是王兄他们高抬他的地方了。既然美国总统的邀请名单中有他,何必要王兄他们来这么一次小型会议,进行判断和裁决?美国政府同意他们最后的裁决能说明什么?难道还要象中国历史中的挟天子以令诸侯?总统同意背后一点都不阻拦小团体暗箱操作进行的可能性。这难道不是传统中国式政治的模板?我真的感到王兄说的,“我们必须对这一会面之于国内教会及其傅牧师所在机构的影响负责,我们也感到必须结束这一次会议安排的错误。这件事的严重性远远超过我们个人的荣誉和和得失”就有点那个那个了。
我们中国人的专制、独裁,是烙在民族基因里的。即便是追求民主自由的分子也未能幸免。这也是我在认识神以后,对无神论的民运分子失望的地方。只有神能去掉这种根。但由于人的前文化在人接受道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即便是归向神的人,在没有经过神反复对付,压碎建造,再压碎再建造,都是很难真正清除。对民主自由理性认识的高度和深度,与民主自由的理念在生命中扎根的程度是不一定成比例的。一有稍微重要的事件,就显明出烙在我们灵魂深处的毒素。
其四,我实在很担心在王兄道歉叙述中对上帝名义的借用,以经过祷告为名义所作的一种宣告。俨然一副上帝代理人的口气,并且这种口气出现在好几个地方。其实,这件事,更确切地说是神允许发生。但神允许发生,与神旨意中的发生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伊甸园里亚当和夏娃犯罪,是神允许发生,但我们不能说是神旨意要发生。
信主几年来,当我再回头看。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认为我好象很能明白神旨意。以为内心的强烈感动,就是神旨意;以为求了明确的印证,就是神旨意。但神通过反复的事让我知道,有很多时候,我们所以为的神旨意,其实只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强烈意愿投身到上帝身上而已。从某个方面来说,神的旨意并不是我们简单能猜测得到的,因为受造物和创造主之间的距离实在太大了。但我们却是可以在回首中看到圣灵带领的轨迹。因为我们自己的错误理解,不影响神自己计划的实现。但这并非说,我们因为错误判断所做的事,恰是神的计划。但这也并非说,神的旨意,我们就完全不能执行。执行的尺度就是圣经原则。因此我们可以说,违反圣经原则的,都是违反上帝旨意的。但却不能说,合乎圣经原则的事,就是神旨意中要我们在某具体事件中所作出的选择。
显然,这件事,更确切地说是神允许发生。
我本人对于动不动以某种神秘力量或信念为理由的思维模式是很恐惧的。这也是我这一介肤浅女子要来写这篇文章的理由。我们回顾人类历史,很多的血腥屠杀事件的谋杀者,并不是人类正常道德秩序中的沦丧者,相反的,恰恰是那些道德标准中的佼佼者。因为人类道德天然的缺憾,因为人性中深深隐藏的罪性,人的理性思维会将自己强烈的意愿,找到一种超然的寄托为支撑和动力,从而制造出一种合理的秩序,让罪行冠冕堂皇地进行,甚至悲壮地号召更多人卷入这种秩序。难道日本人对中国人的大屠杀不是这样吗?难道纳粹屠杀犹太人不是这样吗?
想起美国对伊拉克发动战争时,在基督徒当中流传的属灵战争观点,好象美国代表上帝行使使命。
我没有能力来点评如此大的国际事件,我不知道也不太赞同,上帝是真的通过美国行使使命。我只是认为,人最好不要随便以上帝名义来行事。即便确实是上帝通过人行使使命,也不见得是当时的我们很清晰知道的。
我们更不要为这种名义下所做的事而理直气壮。这种心态会让上帝起初放在我们身上的良心刚硬,严重发展下去,会面对血淋淋生命而依然熟视无睹。想起日本人在用刺刀挑起一个中国婴孩时,难道这个士兵就是一个天生的刽子手吗?想起十字军圣战时,那些高举血手向上帝欢呼的士兵,难道是他们没有人最基本的对生命的关爱吗?非也,是那套杀人秩序中的价值观,让他们丧失了道义判断。作为人,我们就本分持守我们自己的人道主义。我们对于9。11事件中无辜的受难者致以深切的同情,也对于撞机分子的生命而惋惜。我们恨恶的是罪,并非罪人。想想亚伯拉罕如何为罪恶之城在上帝面前的代祷!
其五,道歉信中说,“我和余杰也曾劝说与你合作的的主内弟兄,与你的道路保持距离”看到这里,我很奇怪。王兄和余兄可以与郭飞雄有个人政见上的不同,但有什么理由去劝说主内的其他弟兄与他的道路保持距离?主内的其他弟兄难道没有他们自己的价值判断?而且,王兄和余兄何以如此肯定自己的道路就是正确的?
及至后面又说到“但当我和余杰一致认为与你一道见布什的后果可能更严重时,我们很高兴选择了目前的结果。”这就更让人有点不好理解。会面的结果何以他们就预见到了呢?这样的一种认为是多么大人为的偏见和估计的偏差 !就以自己个人的一种看见,而剥夺另一个人应得的权利,不是一种独裁心态的赤裸裸表现吗?
第六,主祷文中说,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在我今天的理解中,上帝的国和义必须先在每个信徒的切实生命降临,才有可能他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所以,我们每个基督徒,真的求神帮助我们,让他的国和义先在我们自己的生命中降临,再去谈救国救民,再去谈拓展神国度。
希望大家为王兄和余兄献上同心合意的祷告!也为郭雄飞献上祷告,求主开启他的眼睛,认识独一真神。

《赞莹雪》

Monday, May 29th, 2006

《赞莹雪》
逸峰
叼笔抗沉疴,
网坛诗溢箩。
咏梅明毅志,
莹雪誉苍峨。
(2006年05月24日逸庐)
附录:莹雪诗《体弱常吟哦》
体弱常吟哦,
羞言笔未精。
诸君多鼓励,
诗赋感真情。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Saturday, May 27th, 2006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对余王拒郭事件已连发三文,本来不想再说,还曾在《自由中国》劝阻网友。然而借一句文革常用话说,树欲静而风不止。一些批判的矛头居然指向老枭,什么“诛心”啦、“忌妒”啦、“窝里斗”啦、“翻脸不认人”啦,不一而足。一些好友也提醒我小心“蛮打一气”、“被人利用”云云。
这次对余王的批评,不排除个别人别有用心无限上纲,但多数文章是就事论事、入情入理的。有人“逻辑”地推断白宫邀请的本来就是基督教代表,以此为余王辨护。其实,无论郭飞雄未能见布什是否余王阻挠所致,都不影响余王行径的狭隘卑下。
道不同可以不相与谋,可以“文攻笔斗”,但不可以用“实际行动”给对方使绊子、扎刀子!这样做,纵然是“革命需要”,也不可以,何况于民主事业有百弊而无一利!这类下作行为,别说出之于民主志士,那怕用江湖黑道的标准衡量,也是太小气、不义气、为人所不耻的!
又何况,余王与郭之间,尽管有民主的策略、途径、方式乃至信仰与理念的不同,但追求民主宪政、反对共产专制的目标是一致的。“道”小异而“大同”,完全可以异存求同。平时论战当然不妨析异辨微针锋相对,并肩行动中岂能互相拆台你死我活?
曾转帖黄河入海网友《王伦--妒贤嫉能的代名词》一文。闲话网友跟帖曰“宋江很狡猾,私德上没有什么好称道的。表面上做到仁尽义致,实际上对一切洞如观火。宋江身上突出表现了中国人又做婊子又立牌坊的虚伪性。” 确实,宋江有些虚伪狡猾,但宋江对晁盖的排挤相当“温柔敦厚”,不论做梁山二哥还是后来做大哥,对晁盖,对众兄弟,都做得相当不坏,至少能“表面上做到仁至义尽”,不象王伦和余王,那有一丝一毫仁义味道?根本连表面功夫都欠奉!
说到忌妒,与其将此二字加在老枭及批评余王者身上,不如加诸余王头上多少还沾点边。我认为,这两个字,是最不应该出现在民运队伍之中和民主人士身上的。民主事业是公益事业,离不开广大同道的各种形式的奉献和牺牲。在奋斗和奉献的过程中,某些人如有一定的名誉之类收获,理所当然(其实皆一时微名薄利而已)。某些人运气好,实不足而名有余,也是正常。谁成功了,大伙都沾光。在某种意义上说,大伙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呀。
在老枭字典里可以找到痴呆、清狂、高傲、迂腐,就是找不到忌妒二字。对于民主同道,不论何人成名成功,我都乐观其成,并希望多多的人“咸与民主”,成大名立大业建大功。获悉余王李三人受邀与布什会谈,我是很为他们个人更为“民运”高兴的。开始见他们受到“围剿攻击”,我还特翻出以前写给王李的诗联旧作重发,以表敬意贺意,以示声援鼓励。后来读了郭飞雄的公开信,了解有关内幕之后,我才忍不住化玉帛为干戈了。
好在旁观者未必皆“浊”。“你在余杰他们见总统之前,赋诗为他们送行(应是“接风”),殷切情意都在其中。由此可见,你对他们所获得的特殊荣幸毫无妒意。在他们闹出丑陋的拒绝郭飞雄事件之后,你慨然撰文,为被排斥的郭飞雄说话,不惜得罪那些自以为是的基督徒,一片正气可嘉。”民运前辈茉莉的奖誉,我拜领了。
另外,在“拒郭事件”中,海外各大中文媒体的集体表现颇为耐人寻味。尽管受害深重,我们的一些民运前辈似乎还没有充分认识到王伦作风和小圈子意识对民主事业的巨大危害性。看来,对于小圈子里人各种错误、卑劣、“不宽容”的行径,对于搞小动作、闹不愉快、破坏同道之间的团结的人,是乡愿式“护短”无原则宽容,还是开展严肃批评、吸收深刻教训?对于某些民运大佬们,这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呀。
民运不是梁山,当然不需要火并王伦,我相信,大多数人与我一样,批评余王,不是为了搞臭个人(自已不臭,谁也搞不臭。有了龌龊,遮掩为下,速洗为上),而是为了打倒他们身上的王伦作风和小圈子意识,达到“治病救人”—-诊治余王之病、警示后来之人的目的。余王毕竟年轻,相信他们会慢慢成熟为一个“大人”,相信他们有朝一日能为此真诚地道歉和忏悔!“过而改之”,儒家所崇;忏悔文化,基教所倡。将这一文化于生活中践履之,善莫大焉。
2006-5-2东海一枭
震旦网域名 http://zhendanwang.com/
老枭在线 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Saturday, May 27th, 2006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对余王拒郭事件已连发三文,本来不想再说,还曾在《自由中国》劝阻网友。然而借一句文革常用话说,树欲静而风不止。一些批判的矛头居然指向老枭,什么“诛心”啦、“忌妒”啦、“窝里斗”啦、“翻脸不认人”啦,不一而足。一些好友也提醒我小心“蛮打一气”、“被人利用”云云。
这次对余王的批评,不排除个别人别有用心无限上纲,但多数文章是就事论事、入情入理的。有人“逻辑”地推断白宫邀请的本来就是基督教代表,以此为余王辨护。其实,无论郭飞雄未能见布什是否余王阻挠所致,都不影响余王行径的狭隘卑下。
道不同可以不相与谋,可以“文攻笔斗”,但不可以用“实际行动”给对方使绊子、扎刀子!这样做,纵然是“革命需要”,也不可以,何况于民主事业有百弊而无一利!这类下作行为,别说出之于民主志士,那怕用江湖黑道的标准衡量,也是太小气、不义气、为人所不耻的!
又何况,余王与郭之间,尽管有民主的策略、途径、方式乃至信仰与理念的不同,但追求民主宪政、反对共产专制的目标是一致的。“道”小异而“大同”,完全可以异存求同。平时论战当然不妨析异辨微针锋相对,并肩行动中岂能互相拆台你死我活?
曾转帖黄河入海网友《王伦--妒贤嫉能的代名词》一文。闲话网友跟帖曰“宋江很狡猾,私德上没有什么好称道的。表面上做到仁尽义致,实际上对一切洞如观火。宋江身上突出表现了中国人又做婊子又立牌坊的虚伪性。” 确实,宋江有些虚伪狡猾,但宋江对晁盖的排挤相当“温柔敦厚”,不论做梁山二哥还是后来做大哥,对晁盖,对众兄弟,都做得相当不坏,至少能“表面上做到仁至义尽”,不象王伦和余王,那有一丝一毫仁义味道?根本连表面功夫都欠奉!
说到忌妒,与其将此二字加在老枭及批评余王者身上,不如加诸余王头上多少还沾点边。我认为,这两个字,是最不应该出现在民运队伍之中和民主人士身上的。民主事业是公益事业,离不开广大同道的各种形式的奉献和牺牲。在奋斗和奉献的过程中,某些人如有一定的名誉之类收获,理所当然(其实皆一时微名薄利而已)。某些人运气好,实不足而名有余,也是正常。谁成功了,大伙都沾光。在某种意义上说,大伙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呀。
在老枭字典里可以找到痴呆、清狂、高傲、迂腐,就是找不到忌妒二字。对于民主同道,不论何人成名成功,我都乐观其成,并希望多多的人“咸与民主”,成大名立大业建大功。获悉余王李三人受邀与布什会谈,我是很为他们个人更为“民运”高兴的。开始见他们受到“围剿攻击”,我还特翻出以前写给王李的诗联旧作重发,以表敬意贺意,以示声援鼓励。后来读了郭飞雄的公开信,了解有关内幕之后,我才忍不住化玉帛为干戈了。
好在旁观者未必皆“浊”。“你在余杰他们见总统之前,赋诗为他们送行(应是“接风”),殷切情意都在其中。由此可见,你对他们所获得的特殊荣幸毫无妒意。在他们闹出丑陋的拒绝郭飞雄事件之后,你慨然撰文,为被排斥的郭飞雄说话,不惜得罪那些自以为是的基督徒,一片正气可嘉。”民运前辈茉莉的奖誉,我拜领了。
另外,在“拒郭事件”中,海外各大中文媒体的集体表现颇为耐人寻味。尽管受害深重,我们的一些民运前辈似乎还没有充分认识到王伦作风和小圈子意识对民主事业的巨大危害性。看来,对于小圈子里人各种错误、卑劣、“不宽容”的行径,对于搞小动作、闹不愉快、破坏同道之间的团结的人,是乡愿式“护短”无原则宽容,还是开展严肃批评、吸收深刻教训?对于某些民运大佬们,这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呀。
民运不是梁山,当然不需要火并王伦,我相信,大多数人与我一样,批评余王,不是为了搞臭个人(自已不臭,谁也搞不臭。有了龌龊,遮掩为下,速洗为上),而是为了打倒他们身上的王伦作风和小圈子意识,达到“治病救人”—-诊治余王之病、警示后来之人的目的。余王毕竟年轻,相信他们会慢慢成熟为一个“大人”,相信他们有朝一日能为此真诚地道歉和忏悔!“过而改之”,儒家所崇;忏悔文化,基教所倡。将这一文化于生活中践履之,善莫大焉。
2006-5-2东海一枭
震旦网域名 http://zhendanwang.com/
老枭在线 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Saturday, May 27th, 2006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对余王拒郭事件已连发三文,本来不想再说,还曾在《自由中国》劝阻网友。然而借一句文革常用话说,树欲静而风不止。一些批判的矛头居然指向老枭,什么“诛心”啦、“忌妒”啦、“窝里斗”啦、“翻脸不认人”啦,不一而足。一些好友也提醒我小心“蛮打一气”、“被人利用”云云。
这次对余王的批评,不排除个别人别有用心无限上纲,但多数文章是就事论事、入情入理的。有人“逻辑”地推断白宫邀请的本来就是基督教代表,以此为余王辨护。其实,无论郭飞雄未能见布什是否余王阻挠所致,都不影响余王行径的狭隘卑下。
道不同可以不相与谋,可以“文攻笔斗”,但不可以用“实际行动”给对方使绊子、扎刀子!这样做,纵然是“革命需要”,也不可以,何况于民主事业有百弊而无一利!这类下作行为,别说出之于民主志士,那怕用江湖黑道的标准衡量,也是太小气、不义气、为人所不耻的!
又何况,余王与郭之间,尽管有民主的策略、途径、方式乃至信仰与理念的不同,但追求民主宪政、反对共产专制的目标是一致的。“道”小异而“大同”,完全可以异存求同。平时论战当然不妨析异辨微针锋相对,并肩行动中岂能互相拆台你死我活?
曾转帖黄河入海网友《王伦--妒贤嫉能的代名词》一文。闲话网友跟帖曰“宋江很狡猾,私德上没有什么好称道的。表面上做到仁尽义致,实际上对一切洞如观火。宋江身上突出表现了中国人又做婊子又立牌坊的虚伪性。” 确实,宋江有些虚伪狡猾,但宋江对晁盖的排挤相当“温柔敦厚”,不论做梁山二哥还是后来做大哥,对晁盖,对众兄弟,都做得相当不坏,至少能“表面上做到仁至义尽”,不象王伦和余王,那有一丝一毫仁义味道?根本连表面功夫都欠奉!
说到忌妒,与其将此二字加在老枭及批评余王者身上,不如加诸余王头上多少还沾点边。我认为,这两个字,是最不应该出现在民运队伍之中和民主人士身上的。民主事业是公益事业,离不开广大同道的各种形式的奉献和牺牲。在奋斗和奉献的过程中,某些人如有一定的名誉之类收获,理所当然(其实皆一时微名薄利而已)。某些人运气好,实不足而名有余,也是正常。谁成功了,大伙都沾光。在某种意义上说,大伙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呀。
在老枭字典里可以找到痴呆、清狂、高傲、迂腐,就是找不到忌妒二字。对于民主同道,不论何人成名成功,我都乐观其成,并希望多多的人“咸与民主”,成大名立大业建大功。获悉余王李三人受邀与布什会谈,我是很为他们个人更为“民运”高兴的。开始见他们受到“围剿攻击”,我还特翻出以前写给王李的诗联旧作重发,以表敬意贺意,以示声援鼓励。后来读了郭飞雄的公开信,了解有关内幕之后,我才忍不住化玉帛为干戈了。
好在旁观者未必皆“浊”。“你在余杰他们见总统之前,赋诗为他们送行(应是“接风”),殷切情意都在其中。由此可见,你对他们所获得的特殊荣幸毫无妒意。在他们闹出丑陋的拒绝郭飞雄事件之后,你慨然撰文,为被排斥的郭飞雄说话,不惜得罪那些自以为是的基督徒,一片正气可嘉。”民运前辈茉莉的奖誉,我拜领了。
另外,在“拒郭事件”中,海外各大中文媒体的集体表现颇为耐人寻味。尽管受害深重,我们的一些民运前辈似乎还没有充分认识到王伦作风和小圈子意识对民主事业的巨大危害性。看来,对于小圈子里人各种错误、卑劣、“不宽容”的行径,对于搞小动作、闹不愉快、破坏同道之间的团结的人,是乡愿式“护短”无原则宽容,还是开展严肃批评、吸收深刻教训?对于某些民运大佬们,这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呀。
民运不是梁山,当然不需要火并王伦,我相信,大多数人与我一样,批评余王,不是为了搞臭个人(自已不臭,谁也搞不臭。有了龌龊,遮掩为下,速洗为上),而是为了打倒他们身上的王伦作风和小圈子意识,达到“治病救人”—-诊治余王之病、警示后来之人的目的。余王毕竟年轻,相信他们会慢慢成熟为一个“大人”,相信他们有朝一日能为此真诚地道歉和忏悔!“过而改之”,儒家所崇;忏悔文化,基教所倡。将这一文化于生活中践履之,善莫大焉。
2006-5-2东海一枭
震旦网域名 http://zhendanwang.com/
老枭在线 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