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6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Monday, July 31st, 2006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尧舜至于汤,五百余岁;汤至于文王,五百余岁;文王至于孔子,五百余岁。孔子生于鲁襄公二十三年(前五五一),上距殷武庚的灭亡和周文王的兴起,又逾五百岁。孔子出身底层,少小贫贱,但他好学博学,经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出类拔萃的道德学问智慧,众望所归,时人纷纷以为“五百年必有圣者兴”的预言将应验在他身上。
弟子们对他的祟敬自然不在话下,民间和官方也给予极高评价。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鲁国的贵族权臣孟僖子也说:“圣人之后,必有达者,今其将在孔子乎!”(孔子为殷宋公孙之嫡系)。《论语》中记载了一个封仪对孔子的评价,最为形象和确当。
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论语八佾》)
仪封人,卫国仪地守边境的官员。木铎:木舌的铃。《周礼·天官·小宰》:“徇以木铎”。“木铎,木舌也。文事奋木铎,武事奋金铎。”木铎为文,用以宣政布政,仪封人借以比喻宣扬教化。孔子原为鲁司寇,离开到卫去,又离开卫国前往陈国,路过仪邑,封人求见,之后便对孔子众弟子说∶“诸位,何必为夫子失去官职而忧心呢?天下无道已久,上天将把夫子当做木铎以传道于天下呀”
孔子当然了不起,删诗书定礼乐作春秋,千秋万代之后,依然如木铎一般警世惊众;这个仪封人也非常了不起,一见孔子便深知其底蕴而高度推许。孔子实在是非常幸运的,能自由地在民间解惑授业传道育人,自由地周游列国,自由地向各国君主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虽因故不见用,却颇受各国君主尊重,同时得到“达巷党人”、“仪封人”等有识之士的敬重赞赏。
我辈现代人的运气就差远啦,文字狱频兴,文禁网禁森严。社会宽松度、言论自由度、官民的道德智慧水准都远远不及孔子时代,孔子时代又不及“三代”远甚。远古氏族制度颇富“民主”意味,故原儒把理想国置于“复三代之盛”上。人类文明在各个领域都是不断进步的,唯独政治领域例外,常常进一退三,总体上是大踏步后退的。
王阳明(1472—1528)至今远逾五百岁,政治黑暗、天下无道久矣,天将以老枭为木铎。然而这个却木铎被严严地封锁着,被中宣部和国安部,被无形的言论审查制度,被金盾工程防火墙,无论怎样如洪钟如霹雷,那声音也只能局限在一个非常小的范围内。
我纵然愿意“诲人不倦”,即没有平台,也无人可诲。即使在这个非常小的范围内,也往往是言者谆谆,听者渺渺,因为现代国人的道德和听力眼力都遭到了空前的毁坏,满朝衮衮非小人即恶棍,满野滔滔非愚民即疯子,再没有几个人能识麒麟于走兽,辨凤皇于飞鸟,赞太山于丘垤,叹河海于行潦;再没有几个人能够慧眼识英雄、慧心闻木铎。我无患乎一己得失个人贫贱,唯患乎不能在文化上承前启后推陈开新,唯患乎民主之道不能行、道德之基难重建也。一边明知不可而为之,一边常骂自己愚蠢—-对牛弹琴,牛固然愚,弹者亦蠢呀。
日前发一弘儒帖(《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于《猫眼看人》,一日间点击半万,却以轻浮骂詈之言为多,唯Hezhenmin君曰:仆每览东海文章,感叹生平得逢大善知识,幸何如之,而群小尤狺狺不已,东海公丝毫不意为忤,诲人不倦,思及其大悲之心,未尝不汗出浃背,想见其泰山严严壁立万仞之气象,当慨然而兴起矣。
上网数年来枭文跟帖无数,Hezhenmin君少而精的文字,吐嘱典雅,识见不凡,给我印象颇深。知我者Hezhenmin乎,其斯世之“仪封人”乎?知己难得,特录其跟帖一则以留念。
2006-7-10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四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Monday, July 31st, 2006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尧舜至于汤,五百余岁;汤至于文王,五百余岁;文王至于孔子,五百余岁。孔子生于鲁襄公二十三年(前五五一),上距殷武庚的灭亡和周文王的兴起,又逾五百岁。孔子出身底层,少小贫贱,但他好学博学,经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出类拔萃的道德学问智慧,众望所归,时人纷纷以为“五百年必有圣者兴”的预言将应验在他身上。
弟子们对他的祟敬自然不在话下,民间和官方也给予极高评价。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鲁国的贵族权臣孟僖子也说:“圣人之后,必有达者,今其将在孔子乎!”(孔子为殷宋公孙之嫡系)。《论语》中记载了一个封仪对孔子的评价,最为形象和确当。
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论语八佾》)
仪封人,卫国仪地守边境的官员。木铎:木舌的铃。《周礼·天官·小宰》:“徇以木铎”。“木铎,木舌也。文事奋木铎,武事奋金铎。”木铎为文,用以宣政布政,仪封人借以比喻宣扬教化。孔子原为鲁司寇,离开到卫去,又离开卫国前往陈国,路过仪邑,封人求见,之后便对孔子众弟子说∶“诸位,何必为夫子失去官职而忧心呢?天下无道已久,上天将把夫子当做木铎以传道于天下呀”
孔子当然了不起,删诗书定礼乐作春秋,千秋万代之后,依然如木铎一般警世惊众;这个仪封人也非常了不起,一见孔子便深知其底蕴而高度推许。孔子实在是非常幸运的,能自由地在民间解惑授业传道育人,自由地周游列国,自由地向各国君主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虽因故不见用,却颇受各国君主尊重,同时得到“达巷党人”、“仪封人”等有识之士的敬重赞赏。
我辈现代人的运气就差远啦,文字狱频兴,文禁网禁森严。社会宽松度、言论自由度、官民的道德智慧水准都远远不及孔子时代,孔子时代又不及“三代”远甚。远古氏族制度颇富“民主”意味,故原儒把理想国置于“复三代之盛”上。人类文明在各个领域都是不断进步的,唯独政治领域例外,常常进一退三,总体上是大踏步后退的。
王阳明(1472—1528)至今远逾五百岁,政治黑暗、天下无道久矣,天将以老枭为木铎。然而这个却木铎被严严地封锁着,被中宣部和国安部,被无形的言论审查制度,被金盾工程防火墙,无论怎样如洪钟如霹雷,那声音也只能局限在一个非常小的范围内。
我纵然愿意“诲人不倦”,即没有平台,也无人可诲。即使在这个非常小的范围内,也往往是言者谆谆,听者渺渺,因为现代国人的道德和听力眼力都遭到了空前的毁坏,满朝衮衮非小人即恶棍,满野滔滔非愚民即疯子,再没有几个人能识麒麟于走兽,辨凤皇于飞鸟,赞太山于丘垤,叹河海于行潦;再没有几个人能够慧眼识英雄、慧心闻木铎。我无患乎一己得失个人贫贱,唯患乎不能在文化上承前启后推陈开新,唯患乎民主之道不能行、道德之基难重建也。一边明知不可而为之,一边常骂自己愚蠢—-对牛弹琴,牛固然愚,弹者亦蠢呀。
日前发一弘儒帖(《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于《猫眼看人》,一日间点击半万,却以轻浮骂詈之言为多,唯Hezhenmin君曰:仆每览东海文章,感叹生平得逢大善知识,幸何如之,而群小尤狺狺不已,东海公丝毫不意为忤,诲人不倦,思及其大悲之心,未尝不汗出浃背,想见其泰山严严壁立万仞之气象,当慨然而兴起矣。
上网数年来枭文跟帖无数,Hezhenmin君少而精的文字,吐嘱典雅,识见不凡,给我印象颇深。知我者Hezhenmin乎,其斯世之“仪封人”乎?知己难得,特录其跟帖一则以留念。
2006-7-10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四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Monday, July 31st, 2006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尧舜至于汤,五百余岁;汤至于文王,五百余岁;文王至于孔子,五百余岁。孔子生于鲁襄公二十三年(前五五一),上距殷武庚的灭亡和周文王的兴起,又逾五百岁。孔子出身底层,少小贫贱,但他好学博学,经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出类拔萃的道德学问智慧,众望所归,时人纷纷以为“五百年必有圣者兴”的预言将应验在他身上。
弟子们对他的祟敬自然不在话下,民间和官方也给予极高评价。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鲁国的贵族权臣孟僖子也说:“圣人之后,必有达者,今其将在孔子乎!”(孔子为殷宋公孙之嫡系)。《论语》中记载了一个封仪对孔子的评价,最为形象和确当。
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论语八佾》)
仪封人,卫国仪地守边境的官员。木铎:木舌的铃。《周礼·天官·小宰》:“徇以木铎”。“木铎,木舌也。文事奋木铎,武事奋金铎。”木铎为文,用以宣政布政,仪封人借以比喻宣扬教化。孔子原为鲁司寇,离开到卫去,又离开卫国前往陈国,路过仪邑,封人求见,之后便对孔子众弟子说∶“诸位,何必为夫子失去官职而忧心呢?天下无道已久,上天将把夫子当做木铎以传道于天下呀”
孔子当然了不起,删诗书定礼乐作春秋,千秋万代之后,依然如木铎一般警世惊众;这个仪封人也非常了不起,一见孔子便深知其底蕴而高度推许。孔子实在是非常幸运的,能自由地在民间解惑授业传道育人,自由地周游列国,自由地向各国君主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虽因故不见用,却颇受各国君主尊重,同时得到“达巷党人”、“仪封人”等有识之士的敬重赞赏。
我辈现代人的运气就差远啦,文字狱频兴,文禁网禁森严。社会宽松度、言论自由度、官民的道德智慧水准都远远不及孔子时代,孔子时代又不及“三代”远甚。远古氏族制度颇富“民主”意味,故原儒把理想国置于“复三代之盛”上。人类文明在各个领域都是不断进步的,唯独政治领域例外,常常进一退三,总体上是大踏步后退的。
王阳明(1472—1528)至今远逾五百岁,政治黑暗、天下无道久矣,天将以老枭为木铎。然而这个却木铎被严严地封锁着,被中宣部和国安部,被无形的言论审查制度,被金盾工程防火墙,无论怎样如洪钟如霹雷,那声音也只能局限在一个非常小的范围内。
我纵然愿意“诲人不倦”,即没有平台,也无人可诲。即使在这个非常小的范围内,也往往是言者谆谆,听者渺渺,因为现代国人的道德和听力眼力都遭到了空前的毁坏,满朝衮衮非小人即恶棍,满野滔滔非愚民即疯子,再没有几个人能识麒麟于走兽,辨凤皇于飞鸟,赞太山于丘垤,叹河海于行潦;再没有几个人能够慧眼识英雄、慧心闻木铎。我无患乎一己得失个人贫贱,唯患乎不能在文化上承前启后推陈开新,唯患乎民主之道不能行、道德之基难重建也。一边明知不可而为之,一边常骂自己愚蠢—-对牛弹琴,牛固然愚,弹者亦蠢呀。
日前发一弘儒帖(《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于《猫眼看人》,一日间点击半万,却以轻浮骂詈之言为多,唯Hezhenmin君曰:仆每览东海文章,感叹生平得逢大善知识,幸何如之,而群小尤狺狺不已,东海公丝毫不意为忤,诲人不倦,思及其大悲之心,未尝不汗出浃背,想见其泰山严严壁立万仞之气象,当慨然而兴起矣。
上网数年来枭文跟帖无数,Hezhenmin君少而精的文字,吐嘱典雅,识见不凡,给我印象颇深。知我者Hezhenmin乎,其斯世之“仪封人”乎?知己难得,特录其跟帖一则以留念。
2006-7-10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四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Monday, July 31st, 2006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尧舜至于汤,五百余岁;汤至于文王,五百余岁;文王至于孔子,五百余岁。孔子生于鲁襄公二十三年(前五五一),上距殷武庚的灭亡和周文王的兴起,又逾五百岁。孔子出身底层,少小贫贱,但他好学博学,经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出类拔萃的道德学问智慧,众望所归,时人纷纷以为“五百年必有圣者兴”的预言将应验在他身上。
弟子们对他的祟敬自然不在话下,民间和官方也给予极高评价。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鲁国的贵族权臣孟僖子也说:“圣人之后,必有达者,今其将在孔子乎!”(孔子为殷宋公孙之嫡系)。《论语》中记载了一个封仪对孔子的评价,最为形象和确当。
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论语八佾》)
仪封人,卫国仪地守边境的官员。木铎:木舌的铃。《周礼·天官·小宰》:“徇以木铎”。“木铎,木舌也。文事奋木铎,武事奋金铎。”木铎为文,用以宣政布政,仪封人借以比喻宣扬教化。孔子原为鲁司寇,离开到卫去,又离开卫国前往陈国,路过仪邑,封人求见,之后便对孔子众弟子说∶“诸位,何必为夫子失去官职而忧心呢?天下无道已久,上天将把夫子当做木铎以传道于天下呀”
孔子当然了不起,删诗书定礼乐作春秋,千秋万代之后,依然如木铎一般警世惊众;这个仪封人也非常了不起,一见孔子便深知其底蕴而高度推许。孔子实在是非常幸运的,能自由地在民间解惑授业传道育人,自由地周游列国,自由地向各国君主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虽因故不见用,却颇受各国君主尊重,同时得到“达巷党人”、“仪封人”等有识之士的敬重赞赏。
我辈现代人的运气就差远啦,文字狱频兴,文禁网禁森严。社会宽松度、言论自由度、官民的道德智慧水准都远远不及孔子时代,孔子时代又不及“三代”远甚。远古氏族制度颇富“民主”意味,故原儒把理想国置于“复三代之盛”上。人类文明在各个领域都是不断进步的,唯独政治领域例外,常常进一退三,总体上是大踏步后退的。
王阳明(1472—1528)至今远逾五百岁,政治黑暗、天下无道久矣,天将以老枭为木铎。然而这个却木铎被严严地封锁着,被中宣部和国安部,被无形的言论审查制度,被金盾工程防火墙,无论怎样如洪钟如霹雷,那声音也只能局限在一个非常小的范围内。
我纵然愿意“诲人不倦”,即没有平台,也无人可诲。即使在这个非常小的范围内,也往往是言者谆谆,听者渺渺,因为现代国人的道德和听力眼力都遭到了空前的毁坏,满朝衮衮非小人即恶棍,满野滔滔非愚民即疯子,再没有几个人能识麒麟于走兽,辨凤皇于飞鸟,赞太山于丘垤,叹河海于行潦;再没有几个人能够慧眼识英雄、慧心闻木铎。我无患乎一己得失个人贫贱,唯患乎不能在文化上承前启后推陈开新,唯患乎民主之道不能行、道德之基难重建也。一边明知不可而为之,一边常骂自己愚蠢—-对牛弹琴,牛固然愚,弹者亦蠢呀。
日前发一弘儒帖(《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于《猫眼看人》,一日间点击半万,却以轻浮骂詈之言为多,唯Hezhenmin君曰:仆每览东海文章,感叹生平得逢大善知识,幸何如之,而群小尤狺狺不已,东海公丝毫不意为忤,诲人不倦,思及其大悲之心,未尝不汗出浃背,想见其泰山严严壁立万仞之气象,当慨然而兴起矣。
上网数年来枭文跟帖无数,Hezhenmin君少而精的文字,吐嘱典雅,识见不凡,给我印象颇深。知我者Hezhenmin乎,其斯世之“仪封人”乎?知己难得,特录其跟帖一则以留念。
2006-7-10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四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Monday, July 31st, 2006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
——与卫子游君商榷
一个多月前就收到过卫子游的长文《以利相结,还是以义相联?——从余郭事件探讨民间力量合作的方式》了。粗阅一过,感觉“问题重重”,由于卫子游表示此文仅限私下交流,我就懒得予以个别“辅导”了。今此文已公开,对于文中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我认为有必要提出来商榷一下。因为,有关指导思想的混乱如不予澄情,对于民运事业的影响实非浅鲜。
卫子游认为“郭飞雄至少面临三个他无法自园其说的悖论”,“悖论”之一是:
维护个人权利与不惜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是一对彼此矛盾的观念。这一对完全相反的观念却并存于郭飞雄一身。维护个人权利的理论依据是自由主义或保守主义思想体系的个人主义学说,这种学说的核心观念就是个人权利优先于公共利益,合法的自利是开放社会得以成为可能的根本条件,无条件的利他主义只适合于由亲族组成的小团体之内;不惜为公共善牺牲自身是集体主义的伦理道德,这种伦理主张与国家、社会、集体利益比较起来,个人利益居于次要地位,个人为国家、社会、民族等集体利益作出牺牲是光荣伟大的。郭飞雄一方面主张必须维护个人权利,另一方面又在未受公众正式委托的情形下表现出某种为公众权利不惜牺牲自己的决心和勇气,从而陷入主张与实现主张的手段彼此乖离的窘境而不自知。显而易见,如果个人权利是至上的,那么郭飞雄自己的个人权利也就应该是至上的,太石村民的公共利益和“中国维权事业的远大目标”与郭飞雄的个人权利比较起来,均应居于次要地位,如果郭飞雄的个人利益与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比较起来是次要的和可以牺牲的,那么,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也就是正当的。
不错,不论从方法论还是价值观上说,自由主义与儒家的出发点和重点都不一样。一从个人出发一从群体出发,一强调爱己一强调爱人,对公共利益的追求与个人权益的维护。两者各有侧重,但并非水火不容、“无法自园其说的悖论”。维护个人权利与不惜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虽有矛盾,这对矛盾在很多人身上是可以调和统一的。勇于奉献牺牲的“民主大巴”的开动者,可以是人格主义的儒者,也可以是自由主义的志士。
卫子游非常狭隘地把个人权利理解为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乃至个人的人身安全了。其实,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体系中的“个人权利”概念范畴要宽广得多,它包括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更包括个人的言论、信仰等“四大自由”,包括个人参与社会政治活动的权利和人格的尊严。
有时,维护个人权利就是在维护公众利益;有时,维护公众利益就是在维护个人权利。个人权利和公众利益之间不存在截然的鸿沟,两者往往是交叉或重叠的,在非民主社会尤其如此。象郭飞雄那样参与民主和维权活动,当然是“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的义举,但同时也是在维护他的个人权利,只不过所维护的是更根本、“更高级别”的个人权利罢了。
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固然很“自私”,很重视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乃至个人的人身安全,但不宜在这方面过度引申,以至把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变异成犬奴主义的哲学依据。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同样是把公益的发展作为自我实现的重要途径的。西方民主的成功和社会的文明,离不开众多自由主义者的奋斗、奉献和牺牲。
我说过,民主是公益事业,不反对甚至欢迎鼓动犬奴主义者“搭便车”,但是,在特权阶级枪杆子的虎视耽耽下,谁来启动和驾驶“民主大巴”呢?这时自由主义者与儒者完全可以互相合作,成为同道。以儒者精神去追求民主事业,以英雄豪情去宣传自由理想,谁曰不宜!
综上所述,卫子游这一段话的幼稚和错漏就很明显了。如果为了维护公众权益、追求民主自由和自我牺牲的行为需要“公众正式委托”,卫子游自己的言行就早已“陷入主张与实现主张的手段彼此乖离的窘境而不自知”了。
卫子游在这段话中还犯了一个更不应该的错误,说什么“如果郭飞雄的个人利益与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比较起来是次要的和可以牺牲的,那么,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也就是正当的”。
郭飞雄主动牺牲个人利益以维护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认为自己的个人利益与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比较起来是次要的和可以牺牲的,岂能因此证明“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也就是正当的”?
卫子游之所以如此笑熬酱糊,是因为他误将“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当作“集体主义的伦理道德”了。殊不知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的行为不仅是违反自由主义伦理,也是违背真正的集体利益和集体主义道德的。
卫子游文章主题是谈余王拒郭事件的。对此一事件,我早已表明观点,不再涉及。对于本文其它的失误和错漏,也不一一。例如卫文中充斥着大量对孔孟之道的抨击,多数是站不住脚的。依稀记得上次粗阅时,看到他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邪说栽到儒家头上,我就丧失了阅读的兴趣。关于孔孟之道,我正在东海草堂开讲,就不针对卫文一一批驳了。不过,关于儒学,有一点卫子游说对了:
按儒教亚圣孟轲的观点,伐无道之君,是正义战争。如果假设中共中央政治局是无道之君——我是说“假设”,那么,联合国或美国用战争的手段为中国人民除掉它,按儒教的逻辑,这战争却是正义的。郭飞雄如果相信儒教,该拍手称快才是。
这段话让我从侧面感到,卫子游毕竟是卫子游,自由大侠风骨依旧!
2006-7-15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四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Monday, July 31st, 2006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
——与卫子游君商榷
一个多月前就收到过卫子游的长文《以利相结,还是以义相联?——从余郭事件探讨民间力量合作的方式》了。粗阅一过,感觉“问题重重”,由于卫子游表示此文仅限私下交流,我就懒得予以个别“辅导”了。今此文已公开,对于文中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我认为有必要提出来商榷一下。因为,有关指导思想的混乱如不予澄情,对于民运事业的影响实非浅鲜。
卫子游认为“郭飞雄至少面临三个他无法自园其说的悖论”,“悖论”之一是:
维护个人权利与不惜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是一对彼此矛盾的观念。这一对完全相反的观念却并存于郭飞雄一身。维护个人权利的理论依据是自由主义或保守主义思想体系的个人主义学说,这种学说的核心观念就是个人权利优先于公共利益,合法的自利是开放社会得以成为可能的根本条件,无条件的利他主义只适合于由亲族组成的小团体之内;不惜为公共善牺牲自身是集体主义的伦理道德,这种伦理主张与国家、社会、集体利益比较起来,个人利益居于次要地位,个人为国家、社会、民族等集体利益作出牺牲是光荣伟大的。郭飞雄一方面主张必须维护个人权利,另一方面又在未受公众正式委托的情形下表现出某种为公众权利不惜牺牲自己的决心和勇气,从而陷入主张与实现主张的手段彼此乖离的窘境而不自知。显而易见,如果个人权利是至上的,那么郭飞雄自己的个人权利也就应该是至上的,太石村民的公共利益和“中国维权事业的远大目标”与郭飞雄的个人权利比较起来,均应居于次要地位,如果郭飞雄的个人利益与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比较起来是次要的和可以牺牲的,那么,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也就是正当的。
不错,不论从方法论还是价值观上说,自由主义与儒家的出发点和重点都不一样。一从个人出发一从群体出发,一强调爱己一强调爱人,对公共利益的追求与个人权益的维护。两者各有侧重,但并非水火不容、“无法自园其说的悖论”。维护个人权利与不惜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虽有矛盾,这对矛盾在很多人身上是可以调和统一的。勇于奉献牺牲的“民主大巴”的开动者,可以是人格主义的儒者,也可以是自由主义的志士。
卫子游非常狭隘地把个人权利理解为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乃至个人的人身安全了。其实,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体系中的“个人权利”概念范畴要宽广得多,它包括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更包括个人的言论、信仰等“四大自由”,包括个人参与社会政治活动的权利和人格的尊严。
有时,维护个人权利就是在维护公众利益;有时,维护公众利益就是在维护个人权利。个人权利和公众利益之间不存在截然的鸿沟,两者往往是交叉或重叠的,在非民主社会尤其如此。象郭飞雄那样参与民主和维权活动,当然是“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的义举,但同时也是在维护他的个人权利,只不过所维护的是更根本、“更高级别”的个人权利罢了。
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固然很“自私”,很重视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乃至个人的人身安全,但不宜在这方面过度引申,以至把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变异成犬奴主义的哲学依据。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同样是把公益的发展作为自我实现的重要途径的。西方民主的成功和社会的文明,离不开众多自由主义者的奋斗、奉献和牺牲。
我说过,民主是公益事业,不反对甚至欢迎鼓动犬奴主义者“搭便车”,但是,在特权阶级枪杆子的虎视耽耽下,谁来启动和驾驶“民主大巴”呢?这时自由主义者与儒者完全可以互相合作,成为同道。以儒者精神去追求民主事业,以英雄豪情去宣传自由理想,谁曰不宜!
综上所述,卫子游这一段话的幼稚和错漏就很明显了。如果为了维护公众权益、追求民主自由和自我牺牲的行为需要“公众正式委托”,卫子游自己的言行就早已“陷入主张与实现主张的手段彼此乖离的窘境而不自知”了。
卫子游在这段话中还犯了一个更不应该的错误,说什么“如果郭飞雄的个人利益与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比较起来是次要的和可以牺牲的,那么,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也就是正当的”。
郭飞雄主动牺牲个人利益以维护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认为自己的个人利益与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比较起来是次要的和可以牺牲的,岂能因此证明“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也就是正当的”?
卫子游之所以如此笑熬酱糊,是因为他误将“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当作“集体主义的伦理道德”了。殊不知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的行为不仅是违反自由主义伦理,也是违背真正的集体利益和集体主义道德的。
卫子游文章主题是谈余王拒郭事件的。对此一事件,我早已表明观点,不再涉及。对于本文其它的失误和错漏,也不一一。例如卫文中充斥着大量对孔孟之道的抨击,多数是站不住脚的。依稀记得上次粗阅时,看到他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邪说栽到儒家头上,我就丧失了阅读的兴趣。关于孔孟之道,我正在东海草堂开讲,就不针对卫文一一批驳了。不过,关于儒学,有一点卫子游说对了:
按儒教亚圣孟轲的观点,伐无道之君,是正义战争。如果假设中共中央政治局是无道之君——我是说“假设”,那么,联合国或美国用战争的手段为中国人民除掉它,按儒教的逻辑,这战争却是正义的。郭飞雄如果相信儒教,该拍手称快才是。
这段话让我从侧面感到,卫子游毕竟是卫子游,自由大侠风骨依旧!
2006-7-15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四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Monday, July 31st, 2006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
——与卫子游君商榷
一个多月前就收到过卫子游的长文《以利相结,还是以义相联?——从余郭事件探讨民间力量合作的方式》了。粗阅一过,感觉“问题重重”,由于卫子游表示此文仅限私下交流,我就懒得予以个别“辅导”了。今此文已公开,对于文中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我认为有必要提出来商榷一下。因为,有关指导思想的混乱如不予澄情,对于民运事业的影响实非浅鲜。
卫子游认为“郭飞雄至少面临三个他无法自园其说的悖论”,“悖论”之一是:
维护个人权利与不惜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是一对彼此矛盾的观念。这一对完全相反的观念却并存于郭飞雄一身。维护个人权利的理论依据是自由主义或保守主义思想体系的个人主义学说,这种学说的核心观念就是个人权利优先于公共利益,合法的自利是开放社会得以成为可能的根本条件,无条件的利他主义只适合于由亲族组成的小团体之内;不惜为公共善牺牲自身是集体主义的伦理道德,这种伦理主张与国家、社会、集体利益比较起来,个人利益居于次要地位,个人为国家、社会、民族等集体利益作出牺牲是光荣伟大的。郭飞雄一方面主张必须维护个人权利,另一方面又在未受公众正式委托的情形下表现出某种为公众权利不惜牺牲自己的决心和勇气,从而陷入主张与实现主张的手段彼此乖离的窘境而不自知。显而易见,如果个人权利是至上的,那么郭飞雄自己的个人权利也就应该是至上的,太石村民的公共利益和“中国维权事业的远大目标”与郭飞雄的个人权利比较起来,均应居于次要地位,如果郭飞雄的个人利益与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比较起来是次要的和可以牺牲的,那么,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也就是正当的。
不错,不论从方法论还是价值观上说,自由主义与儒家的出发点和重点都不一样。一从个人出发一从群体出发,一强调爱己一强调爱人,对公共利益的追求与个人权益的维护。两者各有侧重,但并非水火不容、“无法自园其说的悖论”。维护个人权利与不惜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虽有矛盾,这对矛盾在很多人身上是可以调和统一的。勇于奉献牺牲的“民主大巴”的开动者,可以是人格主义的儒者,也可以是自由主义的志士。
卫子游非常狭隘地把个人权利理解为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乃至个人的人身安全了。其实,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体系中的“个人权利”概念范畴要宽广得多,它包括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更包括个人的言论、信仰等“四大自由”,包括个人参与社会政治活动的权利和人格的尊严。
有时,维护个人权利就是在维护公众利益;有时,维护公众利益就是在维护个人权利。个人权利和公众利益之间不存在截然的鸿沟,两者往往是交叉或重叠的,在非民主社会尤其如此。象郭飞雄那样参与民主和维权活动,当然是“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的义举,但同时也是在维护他的个人权利,只不过所维护的是更根本、“更高级别”的个人权利罢了。
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固然很“自私”,很重视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乃至个人的人身安全,但不宜在这方面过度引申,以至把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变异成犬奴主义的哲学依据。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同样是把公益的发展作为自我实现的重要途径的。西方民主的成功和社会的文明,离不开众多自由主义者的奋斗、奉献和牺牲。
我说过,民主是公益事业,不反对甚至欢迎鼓动犬奴主义者“搭便车”,但是,在特权阶级枪杆子的虎视耽耽下,谁来启动和驾驶“民主大巴”呢?这时自由主义者与儒者完全可以互相合作,成为同道。以儒者精神去追求民主事业,以英雄豪情去宣传自由理想,谁曰不宜!
综上所述,卫子游这一段话的幼稚和错漏就很明显了。如果为了维护公众权益、追求民主自由和自我牺牲的行为需要“公众正式委托”,卫子游自己的言行就早已“陷入主张与实现主张的手段彼此乖离的窘境而不自知”了。
卫子游在这段话中还犯了一个更不应该的错误,说什么“如果郭飞雄的个人利益与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比较起来是次要的和可以牺牲的,那么,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也就是正当的”。
郭飞雄主动牺牲个人利益以维护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认为自己的个人利益与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比较起来是次要的和可以牺牲的,岂能因此证明“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也就是正当的”?
卫子游之所以如此笑熬酱糊,是因为他误将“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当作“集体主义的伦理道德”了。殊不知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的行为不仅是违反自由主义伦理,也是违背真正的集体利益和集体主义道德的。
卫子游文章主题是谈余王拒郭事件的。对此一事件,我早已表明观点,不再涉及。对于本文其它的失误和错漏,也不一一。例如卫文中充斥着大量对孔孟之道的抨击,多数是站不住脚的。依稀记得上次粗阅时,看到他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邪说栽到儒家头上,我就丧失了阅读的兴趣。关于孔孟之道,我正在东海草堂开讲,就不针对卫文一一批驳了。不过,关于儒学,有一点卫子游说对了:
按儒教亚圣孟轲的观点,伐无道之君,是正义战争。如果假设中共中央政治局是无道之君——我是说“假设”,那么,联合国或美国用战争的手段为中国人民除掉它,按儒教的逻辑,这战争却是正义的。郭飞雄如果相信儒教,该拍手称快才是。
这段话让我从侧面感到,卫子游毕竟是卫子游,自由大侠风骨依旧!
2006-7-15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四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Monday, July 31st, 2006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
——与卫子游君商榷
一个多月前就收到过卫子游的长文《以利相结,还是以义相联?——从余郭事件探讨民间力量合作的方式》了。粗阅一过,感觉“问题重重”,由于卫子游表示此文仅限私下交流,我就懒得予以个别“辅导”了。今此文已公开,对于文中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我认为有必要提出来商榷一下。因为,有关指导思想的混乱如不予澄情,对于民运事业的影响实非浅鲜。
卫子游认为“郭飞雄至少面临三个他无法自园其说的悖论”,“悖论”之一是:
维护个人权利与不惜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是一对彼此矛盾的观念。这一对完全相反的观念却并存于郭飞雄一身。维护个人权利的理论依据是自由主义或保守主义思想体系的个人主义学说,这种学说的核心观念就是个人权利优先于公共利益,合法的自利是开放社会得以成为可能的根本条件,无条件的利他主义只适合于由亲族组成的小团体之内;不惜为公共善牺牲自身是集体主义的伦理道德,这种伦理主张与国家、社会、集体利益比较起来,个人利益居于次要地位,个人为国家、社会、民族等集体利益作出牺牲是光荣伟大的。郭飞雄一方面主张必须维护个人权利,另一方面又在未受公众正式委托的情形下表现出某种为公众权利不惜牺牲自己的决心和勇气,从而陷入主张与实现主张的手段彼此乖离的窘境而不自知。显而易见,如果个人权利是至上的,那么郭飞雄自己的个人权利也就应该是至上的,太石村民的公共利益和“中国维权事业的远大目标”与郭飞雄的个人权利比较起来,均应居于次要地位,如果郭飞雄的个人利益与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比较起来是次要的和可以牺牲的,那么,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也就是正当的。
不错,不论从方法论还是价值观上说,自由主义与儒家的出发点和重点都不一样。一从个人出发一从群体出发,一强调爱己一强调爱人,对公共利益的追求与个人权益的维护。两者各有侧重,但并非水火不容、“无法自园其说的悖论”。维护个人权利与不惜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虽有矛盾,这对矛盾在很多人身上是可以调和统一的。勇于奉献牺牲的“民主大巴”的开动者,可以是人格主义的儒者,也可以是自由主义的志士。
卫子游非常狭隘地把个人权利理解为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乃至个人的人身安全了。其实,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体系中的“个人权利”概念范畴要宽广得多,它包括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更包括个人的言论、信仰等“四大自由”,包括个人参与社会政治活动的权利和人格的尊严。
有时,维护个人权利就是在维护公众利益;有时,维护公众利益就是在维护个人权利。个人权利和公众利益之间不存在截然的鸿沟,两者往往是交叉或重叠的,在非民主社会尤其如此。象郭飞雄那样参与民主和维权活动,当然是“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的义举,但同时也是在维护他的个人权利,只不过所维护的是更根本、“更高级别”的个人权利罢了。
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固然很“自私”,很重视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乃至个人的人身安全,但不宜在这方面过度引申,以至把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变异成犬奴主义的哲学依据。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同样是把公益的发展作为自我实现的重要途径的。西方民主的成功和社会的文明,离不开众多自由主义者的奋斗、奉献和牺牲。
我说过,民主是公益事业,不反对甚至欢迎鼓动犬奴主义者“搭便车”,但是,在特权阶级枪杆子的虎视耽耽下,谁来启动和驾驶“民主大巴”呢?这时自由主义者与儒者完全可以互相合作,成为同道。以儒者精神去追求民主事业,以英雄豪情去宣传自由理想,谁曰不宜!
综上所述,卫子游这一段话的幼稚和错漏就很明显了。如果为了维护公众权益、追求民主自由和自我牺牲的行为需要“公众正式委托”,卫子游自己的言行就早已“陷入主张与实现主张的手段彼此乖离的窘境而不自知”了。
卫子游在这段话中还犯了一个更不应该的错误,说什么“如果郭飞雄的个人利益与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比较起来是次要的和可以牺牲的,那么,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也就是正当的”。
郭飞雄主动牺牲个人利益以维护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认为自己的个人利益与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比较起来是次要的和可以牺牲的,岂能因此证明“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也就是正当的”?
卫子游之所以如此笑熬酱糊,是因为他误将“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当作“集体主义的伦理道德”了。殊不知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的行为不仅是违反自由主义伦理,也是违背真正的集体利益和集体主义道德的。
卫子游文章主题是谈余王拒郭事件的。对此一事件,我早已表明观点,不再涉及。对于本文其它的失误和错漏,也不一一。例如卫文中充斥着大量对孔孟之道的抨击,多数是站不住脚的。依稀记得上次粗阅时,看到他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邪说栽到儒家头上,我就丧失了阅读的兴趣。关于孔孟之道,我正在东海草堂开讲,就不针对卫文一一批驳了。不过,关于儒学,有一点卫子游说对了:
按儒教亚圣孟轲的观点,伐无道之君,是正义战争。如果假设中共中央政治局是无道之君——我是说“假设”,那么,联合国或美国用战争的手段为中国人民除掉它,按儒教的逻辑,这战争却是正义的。郭飞雄如果相信儒教,该拍手称快才是。
这段话让我从侧面感到,卫子游毕竟是卫子游,自由大侠风骨依旧!
2006-7-15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四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任不寐:送东海一枭君

Monday, July 31st, 2006

任不寐:送东海一枭君
调寄宋晏几道鹧鸪天七夕
答东海一枭嘲共儒怀不寐
任不寐
共儒涓埃公共传,未如东海酒中仙。
神谈宪政妖风起,人扭娈歌领袖前。
不寐夜,别经年,别多欢少奈何天。
彩云应落乡关外,一望刘郎一泫然。
http://www.chinaeforum.com/ShowPost.aspx?PostID=53566
附一枭诗:
嘲共儒
略赐涓埃宠若惊,可怜尔辈骨头轻。
莺歌燕舞金檐下,哪管人间大不平!
2006-7-13
共儒,为中共所用之儒也。
怀不寐
道不相同不大殊,君皈上帝我崇儒。
彩云何日返中土,一笑重携入酒壶。
2006-7-2
震旦论坛域名zhendanwang.com
专用DWT http://zyzg.99blog.com

任不寐:送东海一枭君

Monday, July 31st, 2006

任不寐:送东海一枭君
调寄宋晏几道鹧鸪天七夕
答东海一枭嘲共儒怀不寐
任不寐
共儒涓埃公共传,未如东海酒中仙。
神谈宪政妖风起,人扭娈歌领袖前。
不寐夜,别经年,别多欢少奈何天。
彩云应落乡关外,一望刘郎一泫然。
http://www.chinaeforum.com/ShowPost.aspx?PostID=53566
附一枭诗:
嘲共儒
略赐涓埃宠若惊,可怜尔辈骨头轻。
莺歌燕舞金檐下,哪管人间大不平!
2006-7-13
共儒,为中共所用之儒也。
怀不寐
道不相同不大殊,君皈上帝我崇儒。
彩云何日返中土,一笑重携入酒壶。
2006-7-2
震旦论坛域名zhendanwang.com
专用DWT http://zyzg.99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