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07

欢迎开骂

Tuesday, January 30th, 2007

欢迎开骂
前言
日前,有人在某网转贴了芦笛的骂枭长文《“东海一枭现象”的出现说明了什么?》。该网管理员征求我意见曰:如果对此帖有意见,说一声,我就全删了。我请他不要删并告之:我最反感封删行为,特别反对封骂枭者之名删骂枭之文。当年办震旦网,合作者就曾因封删行为而遭我痛斥呢。
又有网友说:欢迎批评,反对漫骂老枭。我说:骂又何妨?反对漫骂,往往会把正常的批评也反掉了。有些人更是故意混淆两者的区别,以反对漫骂为由反对批评。
我这样做,首先当然是对言论自由的尊重和维护,其次也是一种充足的文化自信和道德自信。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坚信真理真人都是骂不倒的,大人大道是反不垮的,纵然一时蒙污遭辱,也必还其清白高贵—–其实,清者自清,高者自高,纵然举世辱之永久蒙尘又如何?只要站得直坐得正,只要占住理“上了道”,整个世界扑过来也不过清风拂袖!
乃赋诗《欢迎开骂》曰:
骂得越凶越狠越欢迎
骂得不对又何妨
我没兴趣就一笑了之
有必要就对骂一场
只怕骂不对题离题万里
只怕吞吞吐吐绵软无力
谁能骂中痒处痛处
我倒屐相迎举杯相敬
谁堵人的嘴不让别人骂我
那才是侮辱我
那是把我与中共
放在同一个档次了
2007-1-29

欢迎开骂

Tuesday, January 30th, 2007

欢迎开骂
前言
日前,有人在某网转贴了芦笛的骂枭长文《“东海一枭现象”的出现说明了什么?》。该网管理员征求我意见曰:如果对此帖有意见,说一声,我就全删了。我请他不要删并告之:我最反感封删行为,特别反对封骂枭者之名删骂枭之文。当年办震旦网,合作者就曾因封删行为而遭我痛斥呢。
又有网友说:欢迎批评,反对漫骂老枭。我说:骂又何妨?反对漫骂,往往会把正常的批评也反掉了。有些人更是故意混淆两者的区别,以反对漫骂为由反对批评。
我这样做,首先当然是对言论自由的尊重和维护,其次也是一种充足的文化自信和道德自信。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坚信真理真人都是骂不倒的,大人大道是反不垮的,纵然一时蒙污遭辱,也必还其清白高贵—–其实,清者自清,高者自高,纵然举世辱之永久蒙尘又如何?只要站得直坐得正,只要占住理“上了道”,整个世界扑过来也不过清风拂袖!
乃赋诗《欢迎开骂》曰:
骂得越凶越狠越欢迎
骂得不对又何妨
我没兴趣就一笑了之
有必要就对骂一场
只怕骂不对题离题万里
只怕吞吞吐吐绵软无力
谁能骂中痒处痛处
我倒屐相迎举杯相敬
谁堵人的嘴不让别人骂我
那才是侮辱我
那是把我与中共
放在同一个档次了
2007-1-29

欢迎开骂

Tuesday, January 30th, 2007

欢迎开骂
前言
日前,有人在某网转贴了芦笛的骂枭长文《“东海一枭现象”的出现说明了什么?》。该网管理员征求我意见曰:如果对此帖有意见,说一声,我就全删了。我请他不要删并告之:我最反感封删行为,特别反对封骂枭者之名删骂枭之文。当年办震旦网,合作者就曾因封删行为而遭我痛斥呢。
又有网友说:欢迎批评,反对漫骂老枭。我说:骂又何妨?反对漫骂,往往会把正常的批评也反掉了。有些人更是故意混淆两者的区别,以反对漫骂为由反对批评。
我这样做,首先当然是对言论自由的尊重和维护,其次也是一种充足的文化自信和道德自信。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坚信真理真人都是骂不倒的,大人大道是反不垮的,纵然一时蒙污遭辱,也必还其清白高贵—–其实,清者自清,高者自高,纵然举世辱之永久蒙尘又如何?只要站得直坐得正,只要占住理“上了道”,整个世界扑过来也不过清风拂袖!
乃赋诗《欢迎开骂》曰:
骂得越凶越狠越欢迎
骂得不对又何妨
我没兴趣就一笑了之
有必要就对骂一场
只怕骂不对题离题万里
只怕吞吞吐吐绵软无力
谁能骂中痒处痛处
我倒屐相迎举杯相敬
谁堵人的嘴不让别人骂我
那才是侮辱我
那是把我与中共
放在同一个档次了
2007-1-29

欢迎开骂

Tuesday, January 30th, 2007

欢迎开骂
前言
日前,有人在某网转贴了芦笛的骂枭长文《“东海一枭现象”的出现说明了什么?》。该网管理员征求我意见曰:如果对此帖有意见,说一声,我就全删了。我请他不要删并告之:我最反感封删行为,特别反对封骂枭者之名删骂枭之文。当年办震旦网,合作者就曾因封删行为而遭我痛斥呢。
又有网友说:欢迎批评,反对漫骂老枭。我说:骂又何妨?反对漫骂,往往会把正常的批评也反掉了。有些人更是故意混淆两者的区别,以反对漫骂为由反对批评。
我这样做,首先当然是对言论自由的尊重和维护,其次也是一种充足的文化自信和道德自信。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坚信真理真人都是骂不倒的,大人大道是反不垮的,纵然一时蒙污遭辱,也必还其清白高贵—–其实,清者自清,高者自高,纵然举世辱之永久蒙尘又如何?只要站得直坐得正,只要占住理“上了道”,整个世界扑过来也不过清风拂袖!
乃赋诗《欢迎开骂》曰:
骂得越凶越狠越欢迎
骂得不对又何妨
我没兴趣就一笑了之
有必要就对骂一场
只怕骂不对题离题万里
只怕吞吞吐吐绵软无力
谁能骂中痒处痛处
我倒屐相迎举杯相敬
谁堵人的嘴不让别人骂我
那才是侮辱我
那是把我与中共
放在同一个档次了
2007-1-29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Tuesday, January 30th, 2007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作者:HuXiangXianSheng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
世尊云:但有言说,都无实义。
姑作此短文与东海居士商榷。
数日前于此论坛偶见东海居士论佛法之文,虽境界甚高,然于佛学一途恐尚乏甚深修证,而好大言道法,其于佛学之误读误见多有(兹不列举)。一干佛子虽有说法之心,而波若之功不及,反为东海居士所败,气急之余口出恶言,实令人深憾之:既憾众佛子言辞犯戒,亦憾东海居士我见甚深而不自觉。
今日又见东海居士“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一文,居士复以“辩才无碍”为喻,将笔底本领舌头功夫具皆比作波若波罗蜜之筏。就度世方便而言,此比倒也无妨,然复观东海居士于佛法辩论之因果,此比则大有问题。
先于“辩才无碍”说起。所谓辩才无碍,东海居士解为“把话说圆了”,此“圆”字据下文其意当为“上下圆融内外贯通”,亦即道、理上之融会贯通,就此而言,东海居士于“辩才无碍”四字仅解其半,得“辩才”而失“无碍”——令人深忧的是,“无碍”乃“辩才”之本,失此凭籍,再“圆融贯通”之“辩才”也必入歧途。
何谓“无碍”,即不着相、无障碍。故“辩才无碍”之义当为辩才圆融而无我法二执,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以辩才而折理,以无碍而服众,然后方可超拔世人。于此义观之,东海居士当得“辩才无碍”否?
再言此处佛法辩论因果:东海居士好大言佛法,此为因,诸佛子以东海居士所言异于己之所学,欲辨明义理,故辩论起,此为果;辩论既起,是非对错姑且不论,东海居士仅能执己之言,不能以义理折服诸佛子,复有讥刺嘲讽之言,此为因,而令诸佛子起烦恼心,造口舌业,此为果。
观此因果,东海居士于此辩论中着“我相”,陷“我执”,辩才虽圆融而于诸相有障碍,故令诸佛子陷口舌业中,于此因果而言,居士实未明“辩才无碍”之本意,而居士将“笔底本领舌头功夫”比作度世之筏,亦非佛法波若波罗蜜之正谛矣。
佛法重在修证,正如《楞严经》所载,阿难虽“一向多闻”,然“未全道力”,故为外道所惑。今东海居士于道学、老庄之学颇见功底,佛法虽与此二学于诸相之用相通,然于诸相皆非实有之义,则根本不同,故以道学、老庄之学问功底而言佛法,虽可形似,实则差之远矣。恰如金庸笔下之鸠摩智,虽可以小无相功催动演示少林七十二绝技,然而究竟只是形似,而非佛门正法,且弊端多有。
在此并无贬低道学、老庄之学之意。东海居士若专于道学、老庄之学,亦足以成就,然于佛学一途,若居士修证未深,实当深戒诸相之障碍,以“辩才无碍”劝世,而勿逞口舌快意。
匆匆草就,若有曲解不当之处,请指正。
数日前尝为此事作一偈,今附于后。
如来藏识本清静,一念缘起万法生,
有我无我皆是幻,非有非空见菩提。
明心见性无为法,言语道断不可诤,
种种识见乘机入,不可说中得因缘,
我人众生寿者相,相相相生陷迷途,
以手指月手非月,手指水中亦非月,
指月指影实无碍,事理二障见分别。
知见障碍意识起,我法二执五蕴生,
我非人时人非我,是是非非无尽时,
是我非人得快意,居高临下是轮回;
诸善奉行勿染着,凶顽害身亦不弃,
众生皆是佛种子,奈何分别欲断绝?
惩恶扬善须离相,着相便落烦恼中,
善恶执著皆障碍,三摩钵提证坦途,
名实相分小知识,众生同体大慈悲,
出世不离世间法,空相原本五阴生,
万法舍尽妙明显,皓月朗朗照乾坤。
HuXiangXianSheng:
东海居士为人豪侠,心忧天下,余素深敬之。然于佛学一途,东海居士虽发心甚好,惜乎佛法未能纯粹,故有善因而生恶果之憾。 故作此短文,陈一二粗陋之见,与东海居士共参详之。
——————————————————————————–
东海一枭附言:
不少学说内容丰富,见仁见智,是很正常的。况佛学乃古今中外最为博大精深的学说,有大乘小乘之分、空宗有宗之异、显宗密宗是别,便是同“乘”同宗,古今大德也是理解各异,人言人殊。
我自信并非“靠嘴当家”,而是嘴后另有主人公也。不能以义理折服诸佛子而令诸佛子起烦恼心造口舌业,固引以为憾,未必是我着“我相”,陷“我执”,于诸相有障碍,未必是我未明“辩才无碍”之本意,“尚乏甚深修证”,或机缘未熟也。诸佛子因我而陷口舌业中,也当找找自身问题呵。
又,以慧眼观之,善因必生善果,此律决定无疑。HuXiangXianSheng之所以产生“善因而生恶果”之疑,毋乃为表面一时之现象所惑乎?
当然,HuXiangXianSheng大士的批评,可成为我不懈精进之动力,有的批评不无道理,尤其所附偈语,非深通般若、妙悟佛法者不能道。多谢多谢,阿弥陀佛!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Tuesday, January 30th, 2007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作者:HuXiangXianSheng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
世尊云:但有言说,都无实义。
姑作此短文与东海居士商榷。
数日前于此论坛偶见东海居士论佛法之文,虽境界甚高,然于佛学一途恐尚乏甚深修证,而好大言道法,其于佛学之误读误见多有(兹不列举)。一干佛子虽有说法之心,而波若之功不及,反为东海居士所败,气急之余口出恶言,实令人深憾之:既憾众佛子言辞犯戒,亦憾东海居士我见甚深而不自觉。
今日又见东海居士“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一文,居士复以“辩才无碍”为喻,将笔底本领舌头功夫具皆比作波若波罗蜜之筏。就度世方便而言,此比倒也无妨,然复观东海居士于佛法辩论之因果,此比则大有问题。
先于“辩才无碍”说起。所谓辩才无碍,东海居士解为“把话说圆了”,此“圆”字据下文其意当为“上下圆融内外贯通”,亦即道、理上之融会贯通,就此而言,东海居士于“辩才无碍”四字仅解其半,得“辩才”而失“无碍”——令人深忧的是,“无碍”乃“辩才”之本,失此凭籍,再“圆融贯通”之“辩才”也必入歧途。
何谓“无碍”,即不着相、无障碍。故“辩才无碍”之义当为辩才圆融而无我法二执,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以辩才而折理,以无碍而服众,然后方可超拔世人。于此义观之,东海居士当得“辩才无碍”否?
再言此处佛法辩论因果:东海居士好大言佛法,此为因,诸佛子以东海居士所言异于己之所学,欲辨明义理,故辩论起,此为果;辩论既起,是非对错姑且不论,东海居士仅能执己之言,不能以义理折服诸佛子,复有讥刺嘲讽之言,此为因,而令诸佛子起烦恼心,造口舌业,此为果。
观此因果,东海居士于此辩论中着“我相”,陷“我执”,辩才虽圆融而于诸相有障碍,故令诸佛子陷口舌业中,于此因果而言,居士实未明“辩才无碍”之本意,而居士将“笔底本领舌头功夫”比作度世之筏,亦非佛法波若波罗蜜之正谛矣。
佛法重在修证,正如《楞严经》所载,阿难虽“一向多闻”,然“未全道力”,故为外道所惑。今东海居士于道学、老庄之学颇见功底,佛法虽与此二学于诸相之用相通,然于诸相皆非实有之义,则根本不同,故以道学、老庄之学问功底而言佛法,虽可形似,实则差之远矣。恰如金庸笔下之鸠摩智,虽可以小无相功催动演示少林七十二绝技,然而究竟只是形似,而非佛门正法,且弊端多有。
在此并无贬低道学、老庄之学之意。东海居士若专于道学、老庄之学,亦足以成就,然于佛学一途,若居士修证未深,实当深戒诸相之障碍,以“辩才无碍”劝世,而勿逞口舌快意。
匆匆草就,若有曲解不当之处,请指正。
数日前尝为此事作一偈,今附于后。
如来藏识本清静,一念缘起万法生,
有我无我皆是幻,非有非空见菩提。
明心见性无为法,言语道断不可诤,
种种识见乘机入,不可说中得因缘,
我人众生寿者相,相相相生陷迷途,
以手指月手非月,手指水中亦非月,
指月指影实无碍,事理二障见分别。
知见障碍意识起,我法二执五蕴生,
我非人时人非我,是是非非无尽时,
是我非人得快意,居高临下是轮回;
诸善奉行勿染着,凶顽害身亦不弃,
众生皆是佛种子,奈何分别欲断绝?
惩恶扬善须离相,着相便落烦恼中,
善恶执著皆障碍,三摩钵提证坦途,
名实相分小知识,众生同体大慈悲,
出世不离世间法,空相原本五阴生,
万法舍尽妙明显,皓月朗朗照乾坤。
HuXiangXianSheng:
东海居士为人豪侠,心忧天下,余素深敬之。然于佛学一途,东海居士虽发心甚好,惜乎佛法未能纯粹,故有善因而生恶果之憾。 故作此短文,陈一二粗陋之见,与东海居士共参详之。
——————————————————————————–
东海一枭附言:
不少学说内容丰富,见仁见智,是很正常的。况佛学乃古今中外最为博大精深的学说,有大乘小乘之分、空宗有宗之异、显宗密宗是别,便是同“乘”同宗,古今大德也是理解各异,人言人殊。
我自信并非“靠嘴当家”,而是嘴后另有主人公也。不能以义理折服诸佛子而令诸佛子起烦恼心造口舌业,固引以为憾,未必是我着“我相”,陷“我执”,于诸相有障碍,未必是我未明“辩才无碍”之本意,“尚乏甚深修证”,或机缘未熟也。诸佛子因我而陷口舌业中,也当找找自身问题呵。
又,以慧眼观之,善因必生善果,此律决定无疑。HuXiangXianSheng之所以产生“善因而生恶果”之疑,毋乃为表面一时之现象所惑乎?
当然,HuXiangXianSheng大士的批评,可成为我不懈精进之动力,有的批评不无道理,尤其所附偈语,非深通般若、妙悟佛法者不能道。多谢多谢,阿弥陀佛!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Tuesday, January 30th, 2007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作者:HuXiangXianSheng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
世尊云:但有言说,都无实义。
姑作此短文与东海居士商榷。
数日前于此论坛偶见东海居士论佛法之文,虽境界甚高,然于佛学一途恐尚乏甚深修证,而好大言道法,其于佛学之误读误见多有(兹不列举)。一干佛子虽有说法之心,而波若之功不及,反为东海居士所败,气急之余口出恶言,实令人深憾之:既憾众佛子言辞犯戒,亦憾东海居士我见甚深而不自觉。
今日又见东海居士“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一文,居士复以“辩才无碍”为喻,将笔底本领舌头功夫具皆比作波若波罗蜜之筏。就度世方便而言,此比倒也无妨,然复观东海居士于佛法辩论之因果,此比则大有问题。
先于“辩才无碍”说起。所谓辩才无碍,东海居士解为“把话说圆了”,此“圆”字据下文其意当为“上下圆融内外贯通”,亦即道、理上之融会贯通,就此而言,东海居士于“辩才无碍”四字仅解其半,得“辩才”而失“无碍”——令人深忧的是,“无碍”乃“辩才”之本,失此凭籍,再“圆融贯通”之“辩才”也必入歧途。
何谓“无碍”,即不着相、无障碍。故“辩才无碍”之义当为辩才圆融而无我法二执,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以辩才而折理,以无碍而服众,然后方可超拔世人。于此义观之,东海居士当得“辩才无碍”否?
再言此处佛法辩论因果:东海居士好大言佛法,此为因,诸佛子以东海居士所言异于己之所学,欲辨明义理,故辩论起,此为果;辩论既起,是非对错姑且不论,东海居士仅能执己之言,不能以义理折服诸佛子,复有讥刺嘲讽之言,此为因,而令诸佛子起烦恼心,造口舌业,此为果。
观此因果,东海居士于此辩论中着“我相”,陷“我执”,辩才虽圆融而于诸相有障碍,故令诸佛子陷口舌业中,于此因果而言,居士实未明“辩才无碍”之本意,而居士将“笔底本领舌头功夫”比作度世之筏,亦非佛法波若波罗蜜之正谛矣。
佛法重在修证,正如《楞严经》所载,阿难虽“一向多闻”,然“未全道力”,故为外道所惑。今东海居士于道学、老庄之学颇见功底,佛法虽与此二学于诸相之用相通,然于诸相皆非实有之义,则根本不同,故以道学、老庄之学问功底而言佛法,虽可形似,实则差之远矣。恰如金庸笔下之鸠摩智,虽可以小无相功催动演示少林七十二绝技,然而究竟只是形似,而非佛门正法,且弊端多有。
在此并无贬低道学、老庄之学之意。东海居士若专于道学、老庄之学,亦足以成就,然于佛学一途,若居士修证未深,实当深戒诸相之障碍,以“辩才无碍”劝世,而勿逞口舌快意。
匆匆草就,若有曲解不当之处,请指正。
数日前尝为此事作一偈,今附于后。
如来藏识本清静,一念缘起万法生,
有我无我皆是幻,非有非空见菩提。
明心见性无为法,言语道断不可诤,
种种识见乘机入,不可说中得因缘,
我人众生寿者相,相相相生陷迷途,
以手指月手非月,手指水中亦非月,
指月指影实无碍,事理二障见分别。
知见障碍意识起,我法二执五蕴生,
我非人时人非我,是是非非无尽时,
是我非人得快意,居高临下是轮回;
诸善奉行勿染着,凶顽害身亦不弃,
众生皆是佛种子,奈何分别欲断绝?
惩恶扬善须离相,着相便落烦恼中,
善恶执著皆障碍,三摩钵提证坦途,
名实相分小知识,众生同体大慈悲,
出世不离世间法,空相原本五阴生,
万法舍尽妙明显,皓月朗朗照乾坤。
HuXiangXianSheng:
东海居士为人豪侠,心忧天下,余素深敬之。然于佛学一途,东海居士虽发心甚好,惜乎佛法未能纯粹,故有善因而生恶果之憾。 故作此短文,陈一二粗陋之见,与东海居士共参详之。
——————————————————————————–
东海一枭附言:
不少学说内容丰富,见仁见智,是很正常的。况佛学乃古今中外最为博大精深的学说,有大乘小乘之分、空宗有宗之异、显宗密宗是别,便是同“乘”同宗,古今大德也是理解各异,人言人殊。
我自信并非“靠嘴当家”,而是嘴后另有主人公也。不能以义理折服诸佛子而令诸佛子起烦恼心造口舌业,固引以为憾,未必是我着“我相”,陷“我执”,于诸相有障碍,未必是我未明“辩才无碍”之本意,“尚乏甚深修证”,或机缘未熟也。诸佛子因我而陷口舌业中,也当找找自身问题呵。
又,以慧眼观之,善因必生善果,此律决定无疑。HuXiangXianSheng之所以产生“善因而生恶果”之疑,毋乃为表面一时之现象所惑乎?
当然,HuXiangXianSheng大士的批评,可成为我不懈精进之动力,有的批评不无道理,尤其所附偈语,非深通般若、妙悟佛法者不能道。多谢多谢,阿弥陀佛!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Tuesday, January 30th, 2007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作者:HuXiangXianSheng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
世尊云:但有言说,都无实义。
姑作此短文与东海居士商榷。
数日前于此论坛偶见东海居士论佛法之文,虽境界甚高,然于佛学一途恐尚乏甚深修证,而好大言道法,其于佛学之误读误见多有(兹不列举)。一干佛子虽有说法之心,而波若之功不及,反为东海居士所败,气急之余口出恶言,实令人深憾之:既憾众佛子言辞犯戒,亦憾东海居士我见甚深而不自觉。
今日又见东海居士“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一文,居士复以“辩才无碍”为喻,将笔底本领舌头功夫具皆比作波若波罗蜜之筏。就度世方便而言,此比倒也无妨,然复观东海居士于佛法辩论之因果,此比则大有问题。
先于“辩才无碍”说起。所谓辩才无碍,东海居士解为“把话说圆了”,此“圆”字据下文其意当为“上下圆融内外贯通”,亦即道、理上之融会贯通,就此而言,东海居士于“辩才无碍”四字仅解其半,得“辩才”而失“无碍”——令人深忧的是,“无碍”乃“辩才”之本,失此凭籍,再“圆融贯通”之“辩才”也必入歧途。
何谓“无碍”,即不着相、无障碍。故“辩才无碍”之义当为辩才圆融而无我法二执,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以辩才而折理,以无碍而服众,然后方可超拔世人。于此义观之,东海居士当得“辩才无碍”否?
再言此处佛法辩论因果:东海居士好大言佛法,此为因,诸佛子以东海居士所言异于己之所学,欲辨明义理,故辩论起,此为果;辩论既起,是非对错姑且不论,东海居士仅能执己之言,不能以义理折服诸佛子,复有讥刺嘲讽之言,此为因,而令诸佛子起烦恼心,造口舌业,此为果。
观此因果,东海居士于此辩论中着“我相”,陷“我执”,辩才虽圆融而于诸相有障碍,故令诸佛子陷口舌业中,于此因果而言,居士实未明“辩才无碍”之本意,而居士将“笔底本领舌头功夫”比作度世之筏,亦非佛法波若波罗蜜之正谛矣。
佛法重在修证,正如《楞严经》所载,阿难虽“一向多闻”,然“未全道力”,故为外道所惑。今东海居士于道学、老庄之学颇见功底,佛法虽与此二学于诸相之用相通,然于诸相皆非实有之义,则根本不同,故以道学、老庄之学问功底而言佛法,虽可形似,实则差之远矣。恰如金庸笔下之鸠摩智,虽可以小无相功催动演示少林七十二绝技,然而究竟只是形似,而非佛门正法,且弊端多有。
在此并无贬低道学、老庄之学之意。东海居士若专于道学、老庄之学,亦足以成就,然于佛学一途,若居士修证未深,实当深戒诸相之障碍,以“辩才无碍”劝世,而勿逞口舌快意。
匆匆草就,若有曲解不当之处,请指正。
数日前尝为此事作一偈,今附于后。
如来藏识本清静,一念缘起万法生,
有我无我皆是幻,非有非空见菩提。
明心见性无为法,言语道断不可诤,
种种识见乘机入,不可说中得因缘,
我人众生寿者相,相相相生陷迷途,
以手指月手非月,手指水中亦非月,
指月指影实无碍,事理二障见分别。
知见障碍意识起,我法二执五蕴生,
我非人时人非我,是是非非无尽时,
是我非人得快意,居高临下是轮回;
诸善奉行勿染着,凶顽害身亦不弃,
众生皆是佛种子,奈何分别欲断绝?
惩恶扬善须离相,着相便落烦恼中,
善恶执著皆障碍,三摩钵提证坦途,
名实相分小知识,众生同体大慈悲,
出世不离世间法,空相原本五阴生,
万法舍尽妙明显,皓月朗朗照乾坤。
HuXiangXianSheng:
东海居士为人豪侠,心忧天下,余素深敬之。然于佛学一途,东海居士虽发心甚好,惜乎佛法未能纯粹,故有善因而生恶果之憾。 故作此短文,陈一二粗陋之见,与东海居士共参详之。
——————————————————————————–
东海一枭附言:
不少学说内容丰富,见仁见智,是很正常的。况佛学乃古今中外最为博大精深的学说,有大乘小乘之分、空宗有宗之异、显宗密宗是别,便是同“乘”同宗,古今大德也是理解各异,人言人殊。
我自信并非“靠嘴当家”,而是嘴后另有主人公也。不能以义理折服诸佛子而令诸佛子起烦恼心造口舌业,固引以为憾,未必是我着“我相”,陷“我执”,于诸相有障碍,未必是我未明“辩才无碍”之本意,“尚乏甚深修证”,或机缘未熟也。诸佛子因我而陷口舌业中,也当找找自身问题呵。
又,以慧眼观之,善因必生善果,此律决定无疑。HuXiangXianSheng之所以产生“善因而生恶果”之疑,毋乃为表面一时之现象所惑乎?
当然,HuXiangXianSheng大士的批评,可成为我不懈精进之动力,有的批评不无道理,尤其所附偈语,非深通般若、妙悟佛法者不能道。多谢多谢,阿弥陀佛!

《总有那么一天》

Tuesday, January 30th, 2007

《总有那么一天》
总有那么一天
阳光可以照到每个角落
春风不会遗忘任何边缘
翅膀想怎么飞就怎么飞
再不用耽心风雨和箭
总有那么一天
颠倒的一切会重新颠倒过来
头颅再不会受到强奸
真话用不着提心吊胆
更不会被戴上煽动的棘冠
总有那么一天
坍塌的苍天会重新在上
天上的黄金会重新歌唱
天赋的一切会交还每一个人
每一个人都完完全全
总有那么一天
缺席已久的“真”重新入席
蒙尘已久的“善”重放光彩
许多消失已久的“美”
再次回到我们身边
这样的一天不会太远
这样的一天正兼程而来
在枭声的伴奏下
它随时会把惊喜送到每一扇
期待已久的门前
2007-1-28
首发《民主论坛》2007-1-29 http://asiademo.org/
《只想活在当下》
只想活在当下
想开什么花就开什么花
想放什么火就放什么火
把每一天都活得精彩
把每一天都活得
象别人的一年
甚至千百年
随时准备着
风行水流而去
是否借某朵花回来
或者在某朵焰火里永生
戓者从此永不再来
都无所谓
交给后人及上天去决定
2007-1-27
首发《民主论坛》2007-1-29 http://asiademo.org/

《总有那么一天》

Tuesday, January 30th, 2007

《总有那么一天》
总有那么一天
阳光可以照到每个角落
春风不会遗忘任何边缘
翅膀想怎么飞就怎么飞
再不用耽心风雨和箭
总有那么一天
颠倒的一切会重新颠倒过来
头颅再不会受到强奸
真话用不着提心吊胆
更不会被戴上煽动的棘冠
总有那么一天
坍塌的苍天会重新在上
天上的黄金会重新歌唱
天赋的一切会交还每一个人
每一个人都完完全全
总有那么一天
缺席已久的“真”重新入席
蒙尘已久的“善”重放光彩
许多消失已久的“美”
再次回到我们身边
这样的一天不会太远
这样的一天正兼程而来
在枭声的伴奏下
它随时会把惊喜送到每一扇
期待已久的门前
2007-1-28
首发《民主论坛》2007-1-29 http://asiademo.org/
《只想活在当下》
只想活在当下
想开什么花就开什么花
想放什么火就放什么火
把每一天都活得精彩
把每一天都活得
象别人的一年
甚至千百年
随时准备着
风行水流而去
是否借某朵花回来
或者在某朵焰火里永生
戓者从此永不再来
都无所谓
交给后人及上天去决定
2007-1-27
首发《民主论坛》2007-1-29 http://asiadem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