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7

吾家自有大神通!

Saturday, March 31st, 2007

吾家自有大神通!
—-“心转物”漫谈

楞严经云,若能转物,即是如来。一些人、特别是佛门道教中人喜欢谈神通,谈“心转物”,而且是从气功师“特异功能”的角度去理解神通和“心转物”的,把得道者(证悟了本体的人)描绘成玄之又玄、神乎其神的特异功能人。
殊不知“功能”最特异也是有限度的,得道者的“心”自由度大些,功能强些,但仍受肉体的制约,更受“道”的制约,不可能违反、突破和超越某种自然规律和宇宙秩序的(天地万物包括人类都要受到道的制约,无人无物可以例外。)

尽管,作为宇宙万象最基本的原动力的本体是妙不可言神不可测的,是不可思议不可究诘的;尽管,按儒家的理解,它具备大生广生之盛德,具有生生不息的刚健新新不已的生动活泼,但本体的“功能”仍然是“有限”的。宇宙间存在着无法改变、无法超越、无法突破的绝对的定理或定数,这是本体的“规定”。作为“道”和“天理”,它本身就是一种规律和秩序。
本体的“创新”和“变易”功能必须遵循一定的规则,必须遵循进化的原理,不能“乱来”,不可能想怎么变就怎么变。熊师将变的方式分为三种:一是顿变,刹那刹那才生即灭,变化密移,二是渐变,大变化皆由小变化积渐而至。三是突变,突变是“不循渐变之规,乃有飞跃而至者”,却是“确已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猴子或许可以进化为人,但不能突变成人。不管怎么“飞跃而至”,都必须“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
即使说山石树木可现佛身,也必经过极为漫长的无量劫时间逐步进化才有可能,而且比有情众生成佛难得多。有的变化则是“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也永远无法达至的。例如,石头不可能变成水,水不可能变成女人,女人不可能变成酒,酒不可能变成山石树木,山石树木不可能现佛身而说法…,任何时候都不可能,任何人都做不到。“道”“自己”都办不到的事,为形气所限的得道者更不可能办到。石头里蹦出个孙猴子,永远只局限于神话里。不然,人类社会天地万物都乱套了,宇宙就没有秩序可言了。

世人所谓的特异功能,大多数其实并不真的“特异”,只是各种“功能”特别发挥得优秀卓越些,比如力气特大、呼吸特深、身体特棒、反应特灵、招子特亮、智慧特高、心胸特广、料事特神、寿命特长、预知终期、跏趺坐化等等,这是“心”对自己的肉体和生命的“转”,与众不同而有限度,在根本上并不违反自然规律和秩序。不论哪门哪派的得道者,道家也好佛家也好,往往都能得到一些类似的“特异功能”,甚至出现一些目前的科学水平不足以解释的神秘现象。
儒家不追求这方面的“功能”,但儒学修养高了功力深了,某些功能不知不觉自然而然会特别卓越些,但儒家的真正“特异”主要表现在精神上。熊师在《新唯识论》“明宗”章中这样描述“见体”(即明心见性)者:“真见体者,反诸内心。自他无间,征物我之同源。动静一如,泯时空之分段”。“动静一如,泯时空之分段”指贯通动静又超越时空的特征;“物我之同源”,指超越心物二元、超越主客对立的自在。这就是儒家得道者的精神状态。
在自然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自然规律基础上的“人定胜天”、“制天而用之”,“曲成万物而不遗”;在社会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社会发展规律前提下的变革政治、改造社会、造福万民、化成天下。这都是“心转物”的表现,是人心对大自然和人类社会的一种“转”。所以我说过,论“转物”和神通,论“功能”之特异,孔子孟子程朱阳明等历代大儒与释氏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枭自小酷好佛经道藏奇学异术及气功,然蛮气难消脾气暴躁,一言不合拔拳便上。大半辈子闯荡下来,枭身居然完好无损,亦奇迹也。现偶尔思及青少年时的鲁莽灭裂,犹感后怕。也怪自己出身低,块头小,长相如张良一样俊秀,易受人欺(劲力内敛,俗眼难窥,以为好欺负),只有拳头说话有力,只好常靠它发言了。后遇太极高手傅某,始知自已井底之蛙,师从数年,风雨无阻。后虑及人生有限,“小道恐泥”,乃决然弃去。三十以后,野性渐化,温柔敦厚,重研佛道,完全沉浸于其中,参证多年,其中甘苦,不足为外人道也。
渐渐地,各方面“功能”虽不“特异”却特好,例如,身体特棒难得一病,胆子特大难得一惧,胸怀特广难得一怒、精神特好难得一累、心灵特静难得一躁、思维特灵难得一滞、智慧特高难得一惑、自信特强难得一弱、料事特准难得一差等等。遇见什么棘手之事,皆能从容处之,并时有气机勃勃不容已之感,特别能折腾也特别经得起折腾。如枭诗所写:微笑着面对一切/让风雨苦难成为营养/每天变大一点增高一点/每天都是新生的自己。
(顺便在这里透一个秘密:学佛学道学儒者,别的不说,至少身心一定是相当健康的。如果有人自称儒士道士佛门人士,却一身病痛,要么根本没学进去,纯属口头禅,要么学歪了。心转物,先从身体开始,连自已的肉体都转不动,还敢谈什么转物、什么神通,绝对是骗子)。
三十八岁以前儒佛道(兼及西学)并皆好之,于诸家精义可谓锱蛛必较、毫厘必争,尤感儒佛两家各极其妙。然终觉佛学于理有偏,于境过寂,于心未契,于我文明政治、文化中华之志不符。
三八以后,不弃其它而偏重儒家,为进一步博学之慎思之明辨之,关闭公司,息交绝游,上求下索,如醉如痴,其中的大悲极乐,似死复生,不足为外人道也。不惑之年,豁然开朗,一切无惑,真有一种百炼钢出、九转丹成、“忽尔天门顶中破”之感。用佛学的话说,一切逆缘都成了顺缘,所有“分别念”都成了我本性的奴仆。从此归根复命,大本确立,乾坤定矣!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里面的世界更精彩。老董(仲舒)三年不窥园,被誉为千古佳话,老枭八年不出门,丝毫不输于他(不窥园难免夸张,不出门也有水分。但避人避世深居简出,平时难得下楼,确是实情)。
古诗云:亨到离时见,贞从坎处来。归根培养熟,方解鼓风雷!我曾说孔子比我运气好,我比孔子心更热、人更勇、学更博、志更坚、气更豪、胸更广。这种话岂敢随便说说?须落实于行为、求之于行事的。若非般若智高,焉能理事无碍,若非内养功深,焉敢狮吼枭张?反特(权)斥专(制),亦是为了“于事上磨炼”(阳明语),向圣贤看齐,岂敢拿自己自己人生、家庭和国家前途开玩笑哉?
日前大发狂言,实乃别有用心。我说:“不论任何人只要能指出我的义理錯误或不够圆融之处,我必谦恭受教;倘有人能驳倒我,让吾道成为戏论,允许我拜以为师,凡我所有的一切,任凭处置—–从此不仅江湖上、而且世界上就算没老枭此人了!”
目的,一为寻找高士为友,二为对吾道作进一步完善。我这样说,当然首先是有相当自信。上下贯通内外合一,本末兼尽体用皆备,百川归儒自成一家,纵使有人辩才无碍,不可能有人从根本处驳倒、推翻“东海之道”的义理根基—除非真的发生“山石树木可现佛身而说法”的奇迹。当然,若有高人能略略指出我一些思想破绽,也当谦恭受教。

话说远了,言归正传。世人所谓的特异功能或现象,除了修炼人士的一些功能方面的超强表现,还有两种:一是超前。飞机上天,轮船下海,古人见之,必惊为神迹。佛家舍利子、肉身不坏等,目前尚难理解,但以后随着科学的长足发现必将得到合理解释。从根本上说,这类超前、特异现象必定是符合科学规律的。
二就是骗术障眼法了。那些从特异功能角度阔论神通、高谈“转物”的,说的是骗子,信的是傻子。老枭当年行走江湖,广交朋友,碰到过的“神人”(神神叨叨的人)不少,但所谓的功能从来是特异在嘴巴上,所谓的神通从来是停留“技术”层面的。
不仅江湖人士,甚至一些佛道中人,佛经道藏读多了又食而不化,不知不觉也会以幻为真,乱发妄言,吹吹“不要说悟了的人,就是一个得定的人,也是俱备一些神通的。”之类牛。以前曾提及,有学佛者对我高谈“心物一元心能转物”之妙理,我让他“转”点什么物给我看看,并谅他在我面前一针一线也休想“转”动,其人结舌哑然;我又反问:即然心物一元,有物即有心,宇宙诞生以来,万象纷繁,但人类出现之前,心在哪里?瓦块木石,牛屎狗粪,它们的心又在哪里?其人更加茫然。
道体心物不二,天地万物亦心物不二,心物一元,心能转物等等,妙理确然,不过其意幽远之极、可惜当今学者夸夸其谈胡乱引用者众,对其含意往往不求甚解或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须知这里的心,指的是指宇宙间健动不已生生不息的一种生机活力。这种生机活力是无时不在无处不有的,是“先天地生”(老子语)、法尔如是(法尔,自然而然的意思)不可究诘的,可强名之为“道心”。
庄子说,道在屎尿,很多人把这句话当作一句形容,或理解为屎尿也有它的规律、也符合自然规律云云,都错了。这句话意思是道心无处不有,与万物同在,屎尿也不例外。佛教天台宗称“墙壁瓦石”等都有佛性,乃“无情有性”之物,表达的与庄子之言是同样的意思。
有句古诗说得好:“凡物身中皆有佛,何人性里独无天。”但是,绝不意味着 “山石树木可现佛身而说法”,那是食佛经而不化的愚人之妄言!

综上所述,我敢保证:除了诗人,如果有人宣称能够把石头变成水,把水变成女人,把女人变成酒,把酒变成山石树木,让山石树木不可能现佛身而说法…等等,毫无疑问,一定是骗子!
话说回来,如果真有人办得到,绝对是宇宙级的妖邪撒旦,老枭遇上了,非举起打狗棒将他一棒打死不可,就象云门禅师一样—-当别人对云门说,释迦牟尼诞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大声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云门听了喝道:我要在场的话,一棍子打死喂狗,图个天下太平!
倘有人具有上述随心所欲变来变去的神通(或其中之一),岂止天下不太平?三千大千世界、整个宇宙都不得太平了。老枭在此,敢不斩妖除魔,岂能容他猖獗乎,哈哈,哈哈
2007-3-28
首发《自由圣火》3.30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吾家自有大神通!

Saturday, March 31st, 2007

吾家自有大神通!
—-“心转物”漫谈

楞严经云,若能转物,即是如来。一些人、特别是佛门道教中人喜欢谈神通,谈“心转物”,而且是从气功师“特异功能”的角度去理解神通和“心转物”的,把得道者(证悟了本体的人)描绘成玄之又玄、神乎其神的特异功能人。
殊不知“功能”最特异也是有限度的,得道者的“心”自由度大些,功能强些,但仍受肉体的制约,更受“道”的制约,不可能违反、突破和超越某种自然规律和宇宙秩序的(天地万物包括人类都要受到道的制约,无人无物可以例外。)

尽管,作为宇宙万象最基本的原动力的本体是妙不可言神不可测的,是不可思议不可究诘的;尽管,按儒家的理解,它具备大生广生之盛德,具有生生不息的刚健新新不已的生动活泼,但本体的“功能”仍然是“有限”的。宇宙间存在着无法改变、无法超越、无法突破的绝对的定理或定数,这是本体的“规定”。作为“道”和“天理”,它本身就是一种规律和秩序。
本体的“创新”和“变易”功能必须遵循一定的规则,必须遵循进化的原理,不能“乱来”,不可能想怎么变就怎么变。熊师将变的方式分为三种:一是顿变,刹那刹那才生即灭,变化密移,二是渐变,大变化皆由小变化积渐而至。三是突变,突变是“不循渐变之规,乃有飞跃而至者”,却是“确已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猴子或许可以进化为人,但不能突变成人。不管怎么“飞跃而至”,都必须“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
即使说山石树木可现佛身,也必经过极为漫长的无量劫时间逐步进化才有可能,而且比有情众生成佛难得多。有的变化则是“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也永远无法达至的。例如,石头不可能变成水,水不可能变成女人,女人不可能变成酒,酒不可能变成山石树木,山石树木不可能现佛身而说法…,任何时候都不可能,任何人都做不到。“道”“自己”都办不到的事,为形气所限的得道者更不可能办到。石头里蹦出个孙猴子,永远只局限于神话里。不然,人类社会天地万物都乱套了,宇宙就没有秩序可言了。

世人所谓的特异功能,大多数其实并不真的“特异”,只是各种“功能”特别发挥得优秀卓越些,比如力气特大、呼吸特深、身体特棒、反应特灵、招子特亮、智慧特高、心胸特广、料事特神、寿命特长、预知终期、跏趺坐化等等,这是“心”对自己的肉体和生命的“转”,与众不同而有限度,在根本上并不违反自然规律和秩序。不论哪门哪派的得道者,道家也好佛家也好,往往都能得到一些类似的“特异功能”,甚至出现一些目前的科学水平不足以解释的神秘现象。
儒家不追求这方面的“功能”,但儒学修养高了功力深了,某些功能不知不觉自然而然会特别卓越些,但儒家的真正“特异”主要表现在精神上。熊师在《新唯识论》“明宗”章中这样描述“见体”(即明心见性)者:“真见体者,反诸内心。自他无间,征物我之同源。动静一如,泯时空之分段”。“动静一如,泯时空之分段”指贯通动静又超越时空的特征;“物我之同源”,指超越心物二元、超越主客对立的自在。这就是儒家得道者的精神状态。
在自然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自然规律基础上的“人定胜天”、“制天而用之”,“曲成万物而不遗”;在社会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社会发展规律前提下的变革政治、改造社会、造福万民、化成天下。这都是“心转物”的表现,是人心对大自然和人类社会的一种“转”。所以我说过,论“转物”和神通,论“功能”之特异,孔子孟子程朱阳明等历代大儒与释氏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枭自小酷好佛经道藏奇学异术及气功,然蛮气难消脾气暴躁,一言不合拔拳便上。大半辈子闯荡下来,枭身居然完好无损,亦奇迹也。现偶尔思及青少年时的鲁莽灭裂,犹感后怕。也怪自己出身低,块头小,长相如张良一样俊秀,易受人欺(劲力内敛,俗眼难窥,以为好欺负),只有拳头说话有力,只好常靠它发言了。后遇太极高手傅某,始知自已井底之蛙,师从数年,风雨无阻。后虑及人生有限,“小道恐泥”,乃决然弃去。三十以后,野性渐化,温柔敦厚,重研佛道,完全沉浸于其中,参证多年,其中甘苦,不足为外人道也。
渐渐地,各方面“功能”虽不“特异”却特好,例如,身体特棒难得一病,胆子特大难得一惧,胸怀特广难得一怒、精神特好难得一累、心灵特静难得一躁、思维特灵难得一滞、智慧特高难得一惑、自信特强难得一弱、料事特准难得一差等等。遇见什么棘手之事,皆能从容处之,并时有气机勃勃不容已之感,特别能折腾也特别经得起折腾。如枭诗所写:微笑着面对一切/让风雨苦难成为营养/每天变大一点增高一点/每天都是新生的自己。
(顺便在这里透一个秘密:学佛学道学儒者,别的不说,至少身心一定是相当健康的。如果有人自称儒士道士佛门人士,却一身病痛,要么根本没学进去,纯属口头禅,要么学歪了。心转物,先从身体开始,连自已的肉体都转不动,还敢谈什么转物、什么神通,绝对是骗子)。
三十八岁以前儒佛道(兼及西学)并皆好之,于诸家精义可谓锱蛛必较、毫厘必争,尤感儒佛两家各极其妙。然终觉佛学于理有偏,于境过寂,于心未契,于我文明政治、文化中华之志不符。
三八以后,不弃其它而偏重儒家,为进一步博学之慎思之明辨之,关闭公司,息交绝游,上求下索,如醉如痴,其中的大悲极乐,似死复生,不足为外人道也。不惑之年,豁然开朗,一切无惑,真有一种百炼钢出、九转丹成、“忽尔天门顶中破”之感。用佛学的话说,一切逆缘都成了顺缘,所有“分别念”都成了我本性的奴仆。从此归根复命,大本确立,乾坤定矣!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里面的世界更精彩。老董(仲舒)三年不窥园,被誉为千古佳话,老枭八年不出门,丝毫不输于他(不窥园难免夸张,不出门也有水分。但避人避世深居简出,平时难得下楼,确是实情)。
古诗云:亨到离时见,贞从坎处来。归根培养熟,方解鼓风雷!我曾说孔子比我运气好,我比孔子心更热、人更勇、学更博、志更坚、气更豪、胸更广。这种话岂敢随便说说?须落实于行为、求之于行事的。若非般若智高,焉能理事无碍,若非内养功深,焉敢狮吼枭张?反特(权)斥专(制),亦是为了“于事上磨炼”(阳明语),向圣贤看齐,岂敢拿自己自己人生、家庭和国家前途开玩笑哉?
日前大发狂言,实乃别有用心。我说:“不论任何人只要能指出我的义理錯误或不够圆融之处,我必谦恭受教;倘有人能驳倒我,让吾道成为戏论,允许我拜以为师,凡我所有的一切,任凭处置—–从此不仅江湖上、而且世界上就算没老枭此人了!”
目的,一为寻找高士为友,二为对吾道作进一步完善。我这样说,当然首先是有相当自信。上下贯通内外合一,本末兼尽体用皆备,百川归儒自成一家,纵使有人辩才无碍,不可能有人从根本处驳倒、推翻“东海之道”的义理根基—除非真的发生“山石树木可现佛身而说法”的奇迹。当然,若有高人能略略指出我一些思想破绽,也当谦恭受教。

话说远了,言归正传。世人所谓的特异功能或现象,除了修炼人士的一些功能方面的超强表现,还有两种:一是超前。飞机上天,轮船下海,古人见之,必惊为神迹。佛家舍利子、肉身不坏等,目前尚难理解,但以后随着科学的长足发现必将得到合理解释。从根本上说,这类超前、特异现象必定是符合科学规律的。
二就是骗术障眼法了。那些从特异功能角度阔论神通、高谈“转物”的,说的是骗子,信的是傻子。老枭当年行走江湖,广交朋友,碰到过的“神人”(神神叨叨的人)不少,但所谓的功能从来是特异在嘴巴上,所谓的神通从来是停留“技术”层面的。
不仅江湖人士,甚至一些佛道中人,佛经道藏读多了又食而不化,不知不觉也会以幻为真,乱发妄言,吹吹“不要说悟了的人,就是一个得定的人,也是俱备一些神通的。”之类牛。以前曾提及,有学佛者对我高谈“心物一元心能转物”之妙理,我让他“转”点什么物给我看看,并谅他在我面前一针一线也休想“转”动,其人结舌哑然;我又反问:即然心物一元,有物即有心,宇宙诞生以来,万象纷繁,但人类出现之前,心在哪里?瓦块木石,牛屎狗粪,它们的心又在哪里?其人更加茫然。
道体心物不二,天地万物亦心物不二,心物一元,心能转物等等,妙理确然,不过其意幽远之极、可惜当今学者夸夸其谈胡乱引用者众,对其含意往往不求甚解或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须知这里的心,指的是指宇宙间健动不已生生不息的一种生机活力。这种生机活力是无时不在无处不有的,是“先天地生”(老子语)、法尔如是(法尔,自然而然的意思)不可究诘的,可强名之为“道心”。
庄子说,道在屎尿,很多人把这句话当作一句形容,或理解为屎尿也有它的规律、也符合自然规律云云,都错了。这句话意思是道心无处不有,与万物同在,屎尿也不例外。佛教天台宗称“墙壁瓦石”等都有佛性,乃“无情有性”之物,表达的与庄子之言是同样的意思。
有句古诗说得好:“凡物身中皆有佛,何人性里独无天。”但是,绝不意味着 “山石树木可现佛身而说法”,那是食佛经而不化的愚人之妄言!

综上所述,我敢保证:除了诗人,如果有人宣称能够把石头变成水,把水变成女人,把女人变成酒,把酒变成山石树木,让山石树木不可能现佛身而说法…等等,毫无疑问,一定是骗子!
话说回来,如果真有人办得到,绝对是宇宙级的妖邪撒旦,老枭遇上了,非举起打狗棒将他一棒打死不可,就象云门禅师一样—-当别人对云门说,释迦牟尼诞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大声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云门听了喝道:我要在场的话,一棍子打死喂狗,图个天下太平!
倘有人具有上述随心所欲变来变去的神通(或其中之一),岂止天下不太平?三千大千世界、整个宇宙都不得太平了。老枭在此,敢不斩妖除魔,岂能容他猖獗乎,哈哈,哈哈
2007-3-28
首发《自由圣火》3.30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吾家自有大神通!

Saturday, March 31st, 2007

吾家自有大神通!
—-“心转物”漫谈

楞严经云,若能转物,即是如来。一些人、特别是佛门道教中人喜欢谈神通,谈“心转物”,而且是从气功师“特异功能”的角度去理解神通和“心转物”的,把得道者(证悟了本体的人)描绘成玄之又玄、神乎其神的特异功能人。
殊不知“功能”最特异也是有限度的,得道者的“心”自由度大些,功能强些,但仍受肉体的制约,更受“道”的制约,不可能违反、突破和超越某种自然规律和宇宙秩序的(天地万物包括人类都要受到道的制约,无人无物可以例外。)

尽管,作为宇宙万象最基本的原动力的本体是妙不可言神不可测的,是不可思议不可究诘的;尽管,按儒家的理解,它具备大生广生之盛德,具有生生不息的刚健新新不已的生动活泼,但本体的“功能”仍然是“有限”的。宇宙间存在着无法改变、无法超越、无法突破的绝对的定理或定数,这是本体的“规定”。作为“道”和“天理”,它本身就是一种规律和秩序。
本体的“创新”和“变易”功能必须遵循一定的规则,必须遵循进化的原理,不能“乱来”,不可能想怎么变就怎么变。熊师将变的方式分为三种:一是顿变,刹那刹那才生即灭,变化密移,二是渐变,大变化皆由小变化积渐而至。三是突变,突变是“不循渐变之规,乃有飞跃而至者”,却是“确已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猴子或许可以进化为人,但不能突变成人。不管怎么“飞跃而至”,都必须“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
即使说山石树木可现佛身,也必经过极为漫长的无量劫时间逐步进化才有可能,而且比有情众生成佛难得多。有的变化则是“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也永远无法达至的。例如,石头不可能变成水,水不可能变成女人,女人不可能变成酒,酒不可能变成山石树木,山石树木不可能现佛身而说法…,任何时候都不可能,任何人都做不到。“道”“自己”都办不到的事,为形气所限的得道者更不可能办到。石头里蹦出个孙猴子,永远只局限于神话里。不然,人类社会天地万物都乱套了,宇宙就没有秩序可言了。

世人所谓的特异功能,大多数其实并不真的“特异”,只是各种“功能”特别发挥得优秀卓越些,比如力气特大、呼吸特深、身体特棒、反应特灵、招子特亮、智慧特高、心胸特广、料事特神、寿命特长、预知终期、跏趺坐化等等,这是“心”对自己的肉体和生命的“转”,与众不同而有限度,在根本上并不违反自然规律和秩序。不论哪门哪派的得道者,道家也好佛家也好,往往都能得到一些类似的“特异功能”,甚至出现一些目前的科学水平不足以解释的神秘现象。
儒家不追求这方面的“功能”,但儒学修养高了功力深了,某些功能不知不觉自然而然会特别卓越些,但儒家的真正“特异”主要表现在精神上。熊师在《新唯识论》“明宗”章中这样描述“见体”(即明心见性)者:“真见体者,反诸内心。自他无间,征物我之同源。动静一如,泯时空之分段”。“动静一如,泯时空之分段”指贯通动静又超越时空的特征;“物我之同源”,指超越心物二元、超越主客对立的自在。这就是儒家得道者的精神状态。
在自然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自然规律基础上的“人定胜天”、“制天而用之”,“曲成万物而不遗”;在社会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社会发展规律前提下的变革政治、改造社会、造福万民、化成天下。这都是“心转物”的表现,是人心对大自然和人类社会的一种“转”。所以我说过,论“转物”和神通,论“功能”之特异,孔子孟子程朱阳明等历代大儒与释氏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枭自小酷好佛经道藏奇学异术及气功,然蛮气难消脾气暴躁,一言不合拔拳便上。大半辈子闯荡下来,枭身居然完好无损,亦奇迹也。现偶尔思及青少年时的鲁莽灭裂,犹感后怕。也怪自己出身低,块头小,长相如张良一样俊秀,易受人欺(劲力内敛,俗眼难窥,以为好欺负),只有拳头说话有力,只好常靠它发言了。后遇太极高手傅某,始知自已井底之蛙,师从数年,风雨无阻。后虑及人生有限,“小道恐泥”,乃决然弃去。三十以后,野性渐化,温柔敦厚,重研佛道,完全沉浸于其中,参证多年,其中甘苦,不足为外人道也。
渐渐地,各方面“功能”虽不“特异”却特好,例如,身体特棒难得一病,胆子特大难得一惧,胸怀特广难得一怒、精神特好难得一累、心灵特静难得一躁、思维特灵难得一滞、智慧特高难得一惑、自信特强难得一弱、料事特准难得一差等等。遇见什么棘手之事,皆能从容处之,并时有气机勃勃不容已之感,特别能折腾也特别经得起折腾。如枭诗所写:微笑着面对一切/让风雨苦难成为营养/每天变大一点增高一点/每天都是新生的自己。
(顺便在这里透一个秘密:学佛学道学儒者,别的不说,至少身心一定是相当健康的。如果有人自称儒士道士佛门人士,却一身病痛,要么根本没学进去,纯属口头禅,要么学歪了。心转物,先从身体开始,连自已的肉体都转不动,还敢谈什么转物、什么神通,绝对是骗子)。
三十八岁以前儒佛道(兼及西学)并皆好之,于诸家精义可谓锱蛛必较、毫厘必争,尤感儒佛两家各极其妙。然终觉佛学于理有偏,于境过寂,于心未契,于我文明政治、文化中华之志不符。
三八以后,不弃其它而偏重儒家,为进一步博学之慎思之明辨之,关闭公司,息交绝游,上求下索,如醉如痴,其中的大悲极乐,似死复生,不足为外人道也。不惑之年,豁然开朗,一切无惑,真有一种百炼钢出、九转丹成、“忽尔天门顶中破”之感。用佛学的话说,一切逆缘都成了顺缘,所有“分别念”都成了我本性的奴仆。从此归根复命,大本确立,乾坤定矣!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里面的世界更精彩。老董(仲舒)三年不窥园,被誉为千古佳话,老枭八年不出门,丝毫不输于他(不窥园难免夸张,不出门也有水分。但避人避世深居简出,平时难得下楼,确是实情)。
古诗云:亨到离时见,贞从坎处来。归根培养熟,方解鼓风雷!我曾说孔子比我运气好,我比孔子心更热、人更勇、学更博、志更坚、气更豪、胸更广。这种话岂敢随便说说?须落实于行为、求之于行事的。若非般若智高,焉能理事无碍,若非内养功深,焉敢狮吼枭张?反特(权)斥专(制),亦是为了“于事上磨炼”(阳明语),向圣贤看齐,岂敢拿自己自己人生、家庭和国家前途开玩笑哉?
日前大发狂言,实乃别有用心。我说:“不论任何人只要能指出我的义理錯误或不够圆融之处,我必谦恭受教;倘有人能驳倒我,让吾道成为戏论,允许我拜以为师,凡我所有的一切,任凭处置—–从此不仅江湖上、而且世界上就算没老枭此人了!”
目的,一为寻找高士为友,二为对吾道作进一步完善。我这样说,当然首先是有相当自信。上下贯通内外合一,本末兼尽体用皆备,百川归儒自成一家,纵使有人辩才无碍,不可能有人从根本处驳倒、推翻“东海之道”的义理根基—除非真的发生“山石树木可现佛身而说法”的奇迹。当然,若有高人能略略指出我一些思想破绽,也当谦恭受教。

话说远了,言归正传。世人所谓的特异功能或现象,除了修炼人士的一些功能方面的超强表现,还有两种:一是超前。飞机上天,轮船下海,古人见之,必惊为神迹。佛家舍利子、肉身不坏等,目前尚难理解,但以后随着科学的长足发现必将得到合理解释。从根本上说,这类超前、特异现象必定是符合科学规律的。
二就是骗术障眼法了。那些从特异功能角度阔论神通、高谈“转物”的,说的是骗子,信的是傻子。老枭当年行走江湖,广交朋友,碰到过的“神人”(神神叨叨的人)不少,但所谓的功能从来是特异在嘴巴上,所谓的神通从来是停留“技术”层面的。
不仅江湖人士,甚至一些佛道中人,佛经道藏读多了又食而不化,不知不觉也会以幻为真,乱发妄言,吹吹“不要说悟了的人,就是一个得定的人,也是俱备一些神通的。”之类牛。以前曾提及,有学佛者对我高谈“心物一元心能转物”之妙理,我让他“转”点什么物给我看看,并谅他在我面前一针一线也休想“转”动,其人结舌哑然;我又反问:即然心物一元,有物即有心,宇宙诞生以来,万象纷繁,但人类出现之前,心在哪里?瓦块木石,牛屎狗粪,它们的心又在哪里?其人更加茫然。
道体心物不二,天地万物亦心物不二,心物一元,心能转物等等,妙理确然,不过其意幽远之极、可惜当今学者夸夸其谈胡乱引用者众,对其含意往往不求甚解或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须知这里的心,指的是指宇宙间健动不已生生不息的一种生机活力。这种生机活力是无时不在无处不有的,是“先天地生”(老子语)、法尔如是(法尔,自然而然的意思)不可究诘的,可强名之为“道心”。
庄子说,道在屎尿,很多人把这句话当作一句形容,或理解为屎尿也有它的规律、也符合自然规律云云,都错了。这句话意思是道心无处不有,与万物同在,屎尿也不例外。佛教天台宗称“墙壁瓦石”等都有佛性,乃“无情有性”之物,表达的与庄子之言是同样的意思。
有句古诗说得好:“凡物身中皆有佛,何人性里独无天。”但是,绝不意味着 “山石树木可现佛身而说法”,那是食佛经而不化的愚人之妄言!

综上所述,我敢保证:除了诗人,如果有人宣称能够把石头变成水,把水变成女人,把女人变成酒,把酒变成山石树木,让山石树木不可能现佛身而说法…等等,毫无疑问,一定是骗子!
话说回来,如果真有人办得到,绝对是宇宙级的妖邪撒旦,老枭遇上了,非举起打狗棒将他一棒打死不可,就象云门禅师一样—-当别人对云门说,释迦牟尼诞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大声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云门听了喝道:我要在场的话,一棍子打死喂狗,图个天下太平!
倘有人具有上述随心所欲变来变去的神通(或其中之一),岂止天下不太平?三千大千世界、整个宇宙都不得太平了。老枭在此,敢不斩妖除魔,岂能容他猖獗乎,哈哈,哈哈
2007-3-28
首发《自由圣火》3.30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吾家自有大神通!

Saturday, March 31st, 2007

吾家自有大神通!
—-“心转物”漫谈

楞严经云,若能转物,即是如来。一些人、特别是佛门道教中人喜欢谈神通,谈“心转物”,而且是从气功师“特异功能”的角度去理解神通和“心转物”的,把得道者(证悟了本体的人)描绘成玄之又玄、神乎其神的特异功能人。
殊不知“功能”最特异也是有限度的,得道者的“心”自由度大些,功能强些,但仍受肉体的制约,更受“道”的制约,不可能违反、突破和超越某种自然规律和宇宙秩序的(天地万物包括人类都要受到道的制约,无人无物可以例外。)

尽管,作为宇宙万象最基本的原动力的本体是妙不可言神不可测的,是不可思议不可究诘的;尽管,按儒家的理解,它具备大生广生之盛德,具有生生不息的刚健新新不已的生动活泼,但本体的“功能”仍然是“有限”的。宇宙间存在着无法改变、无法超越、无法突破的绝对的定理或定数,这是本体的“规定”。作为“道”和“天理”,它本身就是一种规律和秩序。
本体的“创新”和“变易”功能必须遵循一定的规则,必须遵循进化的原理,不能“乱来”,不可能想怎么变就怎么变。熊师将变的方式分为三种:一是顿变,刹那刹那才生即灭,变化密移,二是渐变,大变化皆由小变化积渐而至。三是突变,突变是“不循渐变之规,乃有飞跃而至者”,却是“确已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猴子或许可以进化为人,但不能突变成人。不管怎么“飞跃而至”,都必须“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
即使说山石树木可现佛身,也必经过极为漫长的无量劫时间逐步进化才有可能,而且比有情众生成佛难得多。有的变化则是“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也永远无法达至的。例如,石头不可能变成水,水不可能变成女人,女人不可能变成酒,酒不可能变成山石树木,山石树木不可能现佛身而说法…,任何时候都不可能,任何人都做不到。“道”“自己”都办不到的事,为形气所限的得道者更不可能办到。石头里蹦出个孙猴子,永远只局限于神话里。不然,人类社会天地万物都乱套了,宇宙就没有秩序可言了。

世人所谓的特异功能,大多数其实并不真的“特异”,只是各种“功能”特别发挥得优秀卓越些,比如力气特大、呼吸特深、身体特棒、反应特灵、招子特亮、智慧特高、心胸特广、料事特神、寿命特长、预知终期、跏趺坐化等等,这是“心”对自己的肉体和生命的“转”,与众不同而有限度,在根本上并不违反自然规律和秩序。不论哪门哪派的得道者,道家也好佛家也好,往往都能得到一些类似的“特异功能”,甚至出现一些目前的科学水平不足以解释的神秘现象。
儒家不追求这方面的“功能”,但儒学修养高了功力深了,某些功能不知不觉自然而然会特别卓越些,但儒家的真正“特异”主要表现在精神上。熊师在《新唯识论》“明宗”章中这样描述“见体”(即明心见性)者:“真见体者,反诸内心。自他无间,征物我之同源。动静一如,泯时空之分段”。“动静一如,泯时空之分段”指贯通动静又超越时空的特征;“物我之同源”,指超越心物二元、超越主客对立的自在。这就是儒家得道者的精神状态。
在自然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自然规律基础上的“人定胜天”、“制天而用之”,“曲成万物而不遗”;在社会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社会发展规律前提下的变革政治、改造社会、造福万民、化成天下。这都是“心转物”的表现,是人心对大自然和人类社会的一种“转”。所以我说过,论“转物”和神通,论“功能”之特异,孔子孟子程朱阳明等历代大儒与释氏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枭自小酷好佛经道藏奇学异术及气功,然蛮气难消脾气暴躁,一言不合拔拳便上。大半辈子闯荡下来,枭身居然完好无损,亦奇迹也。现偶尔思及青少年时的鲁莽灭裂,犹感后怕。也怪自己出身低,块头小,长相如张良一样俊秀,易受人欺(劲力内敛,俗眼难窥,以为好欺负),只有拳头说话有力,只好常靠它发言了。后遇太极高手傅某,始知自已井底之蛙,师从数年,风雨无阻。后虑及人生有限,“小道恐泥”,乃决然弃去。三十以后,野性渐化,温柔敦厚,重研佛道,完全沉浸于其中,参证多年,其中甘苦,不足为外人道也。
渐渐地,各方面“功能”虽不“特异”却特好,例如,身体特棒难得一病,胆子特大难得一惧,胸怀特广难得一怒、精神特好难得一累、心灵特静难得一躁、思维特灵难得一滞、智慧特高难得一惑、自信特强难得一弱、料事特准难得一差等等。遇见什么棘手之事,皆能从容处之,并时有气机勃勃不容已之感,特别能折腾也特别经得起折腾。如枭诗所写:微笑着面对一切/让风雨苦难成为营养/每天变大一点增高一点/每天都是新生的自己。
(顺便在这里透一个秘密:学佛学道学儒者,别的不说,至少身心一定是相当健康的。如果有人自称儒士道士佛门人士,却一身病痛,要么根本没学进去,纯属口头禅,要么学歪了。心转物,先从身体开始,连自已的肉体都转不动,还敢谈什么转物、什么神通,绝对是骗子)。
三十八岁以前儒佛道(兼及西学)并皆好之,于诸家精义可谓锱蛛必较、毫厘必争,尤感儒佛两家各极其妙。然终觉佛学于理有偏,于境过寂,于心未契,于我文明政治、文化中华之志不符。
三八以后,不弃其它而偏重儒家,为进一步博学之慎思之明辨之,关闭公司,息交绝游,上求下索,如醉如痴,其中的大悲极乐,似死复生,不足为外人道也。不惑之年,豁然开朗,一切无惑,真有一种百炼钢出、九转丹成、“忽尔天门顶中破”之感。用佛学的话说,一切逆缘都成了顺缘,所有“分别念”都成了我本性的奴仆。从此归根复命,大本确立,乾坤定矣!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里面的世界更精彩。老董(仲舒)三年不窥园,被誉为千古佳话,老枭八年不出门,丝毫不输于他(不窥园难免夸张,不出门也有水分。但避人避世深居简出,平时难得下楼,确是实情)。
古诗云:亨到离时见,贞从坎处来。归根培养熟,方解鼓风雷!我曾说孔子比我运气好,我比孔子心更热、人更勇、学更博、志更坚、气更豪、胸更广。这种话岂敢随便说说?须落实于行为、求之于行事的。若非般若智高,焉能理事无碍,若非内养功深,焉敢狮吼枭张?反特(权)斥专(制),亦是为了“于事上磨炼”(阳明语),向圣贤看齐,岂敢拿自己自己人生、家庭和国家前途开玩笑哉?
日前大发狂言,实乃别有用心。我说:“不论任何人只要能指出我的义理錯误或不够圆融之处,我必谦恭受教;倘有人能驳倒我,让吾道成为戏论,允许我拜以为师,凡我所有的一切,任凭处置—–从此不仅江湖上、而且世界上就算没老枭此人了!”
目的,一为寻找高士为友,二为对吾道作进一步完善。我这样说,当然首先是有相当自信。上下贯通内外合一,本末兼尽体用皆备,百川归儒自成一家,纵使有人辩才无碍,不可能有人从根本处驳倒、推翻“东海之道”的义理根基—除非真的发生“山石树木可现佛身而说法”的奇迹。当然,若有高人能略略指出我一些思想破绽,也当谦恭受教。

话说远了,言归正传。世人所谓的特异功能或现象,除了修炼人士的一些功能方面的超强表现,还有两种:一是超前。飞机上天,轮船下海,古人见之,必惊为神迹。佛家舍利子、肉身不坏等,目前尚难理解,但以后随着科学的长足发现必将得到合理解释。从根本上说,这类超前、特异现象必定是符合科学规律的。
二就是骗术障眼法了。那些从特异功能角度阔论神通、高谈“转物”的,说的是骗子,信的是傻子。老枭当年行走江湖,广交朋友,碰到过的“神人”(神神叨叨的人)不少,但所谓的功能从来是特异在嘴巴上,所谓的神通从来是停留“技术”层面的。
不仅江湖人士,甚至一些佛道中人,佛经道藏读多了又食而不化,不知不觉也会以幻为真,乱发妄言,吹吹“不要说悟了的人,就是一个得定的人,也是俱备一些神通的。”之类牛。以前曾提及,有学佛者对我高谈“心物一元心能转物”之妙理,我让他“转”点什么物给我看看,并谅他在我面前一针一线也休想“转”动,其人结舌哑然;我又反问:即然心物一元,有物即有心,宇宙诞生以来,万象纷繁,但人类出现之前,心在哪里?瓦块木石,牛屎狗粪,它们的心又在哪里?其人更加茫然。
道体心物不二,天地万物亦心物不二,心物一元,心能转物等等,妙理确然,不过其意幽远之极、可惜当今学者夸夸其谈胡乱引用者众,对其含意往往不求甚解或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须知这里的心,指的是指宇宙间健动不已生生不息的一种生机活力。这种生机活力是无时不在无处不有的,是“先天地生”(老子语)、法尔如是(法尔,自然而然的意思)不可究诘的,可强名之为“道心”。
庄子说,道在屎尿,很多人把这句话当作一句形容,或理解为屎尿也有它的规律、也符合自然规律云云,都错了。这句话意思是道心无处不有,与万物同在,屎尿也不例外。佛教天台宗称“墙壁瓦石”等都有佛性,乃“无情有性”之物,表达的与庄子之言是同样的意思。
有句古诗说得好:“凡物身中皆有佛,何人性里独无天。”但是,绝不意味着 “山石树木可现佛身而说法”,那是食佛经而不化的愚人之妄言!

综上所述,我敢保证:除了诗人,如果有人宣称能够把石头变成水,把水变成女人,把女人变成酒,把酒变成山石树木,让山石树木不可能现佛身而说法…等等,毫无疑问,一定是骗子!
话说回来,如果真有人办得到,绝对是宇宙级的妖邪撒旦,老枭遇上了,非举起打狗棒将他一棒打死不可,就象云门禅师一样—-当别人对云门说,释迦牟尼诞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大声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云门听了喝道:我要在场的话,一棍子打死喂狗,图个天下太平!
倘有人具有上述随心所欲变来变去的神通(或其中之一),岂止天下不太平?三千大千世界、整个宇宙都不得太平了。老枭在此,敢不斩妖除魔,岂能容他猖獗乎,哈哈,哈哈
2007-3-28
首发《自由圣火》3.30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感谢王怡和基督宽宏,给老枭们留了一条活路!

Saturday, March 31st, 2007

感谢王怡和基督宽宏,给老枭们留了一条活路!
平正按:这个王怡目今是鼓吹“政治神学”的;这种人掌权之后自然会鼓吹”政教合一”,要让一切文化一切生灵都”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
#但基督既不需要战争,也不需要文化大革命。这是我说中国的传统有一个福音化的过程,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要去成全孔子所说的那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
中国文化是一种有罪的文化,正如我是一个罪人,这是毫无疑问的。那么这就有两种姿态:一种是我为了宣教的需要是不是一定要来迁就?来一个本色化。那么我觉得这个地方有一个本末的倒置。就是说你不能把基督教来本色化。因为基督的信仰是普世的,一个人对基督信仰的态度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应该是一样的,就是说在基要的真理上都应该是一样的,他不是说你有你的特色,我有我的特色。教会只有一个化,就是基督化。永远都要嫌自己的基督化还不够,不要嫌自己的本色化还不够。本色化的实质其实就是“效法世界”,就是“体贴肉体”。而信仰的实质就是要把我们从这些所谓时代特征、所谓地方特征中分别出来。一个 2005的中国基督徒,应该和一个1650年的英国基督徒,或和一个1990年的马来西亚基督徒更相象,归根到底就是和基督的样式更相象,而不是和一个 2005年的中国非基督徒更相象。这才是分别为圣的意思。所以所谓本色化,我觉得是本末的一个倒置。
但第二种态度,如果彻底地否认、彻底地拆毁中国文化,要在崭新的文化基体上来传播福音。我个人也觉得不符合神的救恩,我们的重生,神并没有给我们一个崭新的身体,神的恩典是使我们原来的肉体从罪中挣扎出来,只要我们愿意顺服,我们有罪的肉体神一样的爱,就像爱我们的灵魂一样。在神那里,他所爱的对象并没有灵魂与肉体之分。这种两分(以及倪柝声的三分法)是希腊哲学的影响,对我们认识和更新自己的灵修生活当然也有帮助,但这不是古希伯莱的对人的观点。也不是上帝对人的观念。上帝爱的那个对象乃是一个整体,因为在整体上我们出自于神的形象。那么中国文化也有一个顺服的问题。它是一个有罪的文化,它跟我们一样是戴罪之身。它并不就比我们自己更可恶。但福音的传播不需要以剪除它为前提,就像不需要剪除我们。恰恰相反,只有共产主义的传播才必须以剪除旧有文化为前提。因为除了剪除,它不可能有其他的更高的力量。但基督既不需要战争,也不需要文化大革命。这是我说中国的传统有一个福音化的过程,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要去成全孔子所说的那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
摘录自 --
王怡:与神亲嘴:今日中国的基督化和民主化

感谢王怡和基督宽宏,给老枭们留了一条活路!

Saturday, March 31st, 2007

感谢王怡和基督宽宏,给老枭们留了一条活路!
平正按:这个王怡目今是鼓吹“政治神学”的;这种人掌权之后自然会鼓吹”政教合一”,要让一切文化一切生灵都”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
#但基督既不需要战争,也不需要文化大革命。这是我说中国的传统有一个福音化的过程,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要去成全孔子所说的那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
中国文化是一种有罪的文化,正如我是一个罪人,这是毫无疑问的。那么这就有两种姿态:一种是我为了宣教的需要是不是一定要来迁就?来一个本色化。那么我觉得这个地方有一个本末的倒置。就是说你不能把基督教来本色化。因为基督的信仰是普世的,一个人对基督信仰的态度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应该是一样的,就是说在基要的真理上都应该是一样的,他不是说你有你的特色,我有我的特色。教会只有一个化,就是基督化。永远都要嫌自己的基督化还不够,不要嫌自己的本色化还不够。本色化的实质其实就是“效法世界”,就是“体贴肉体”。而信仰的实质就是要把我们从这些所谓时代特征、所谓地方特征中分别出来。一个 2005的中国基督徒,应该和一个1650年的英国基督徒,或和一个1990年的马来西亚基督徒更相象,归根到底就是和基督的样式更相象,而不是和一个 2005年的中国非基督徒更相象。这才是分别为圣的意思。所以所谓本色化,我觉得是本末的一个倒置。
但第二种态度,如果彻底地否认、彻底地拆毁中国文化,要在崭新的文化基体上来传播福音。我个人也觉得不符合神的救恩,我们的重生,神并没有给我们一个崭新的身体,神的恩典是使我们原来的肉体从罪中挣扎出来,只要我们愿意顺服,我们有罪的肉体神一样的爱,就像爱我们的灵魂一样。在神那里,他所爱的对象并没有灵魂与肉体之分。这种两分(以及倪柝声的三分法)是希腊哲学的影响,对我们认识和更新自己的灵修生活当然也有帮助,但这不是古希伯莱的对人的观点。也不是上帝对人的观念。上帝爱的那个对象乃是一个整体,因为在整体上我们出自于神的形象。那么中国文化也有一个顺服的问题。它是一个有罪的文化,它跟我们一样是戴罪之身。它并不就比我们自己更可恶。但福音的传播不需要以剪除它为前提,就像不需要剪除我们。恰恰相反,只有共产主义的传播才必须以剪除旧有文化为前提。因为除了剪除,它不可能有其他的更高的力量。但基督既不需要战争,也不需要文化大革命。这是我说中国的传统有一个福音化的过程,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要去成全孔子所说的那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
摘录自 --
王怡:与神亲嘴:今日中国的基督化和民主化

感谢王怡和基督宽宏,给老枭们留了一条活路!

Saturday, March 31st, 2007

感谢王怡和基督宽宏,给老枭们留了一条活路!
平正按:这个王怡目今是鼓吹“政治神学”的;这种人掌权之后自然会鼓吹”政教合一”,要让一切文化一切生灵都”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
#但基督既不需要战争,也不需要文化大革命。这是我说中国的传统有一个福音化的过程,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要去成全孔子所说的那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
中国文化是一种有罪的文化,正如我是一个罪人,这是毫无疑问的。那么这就有两种姿态:一种是我为了宣教的需要是不是一定要来迁就?来一个本色化。那么我觉得这个地方有一个本末的倒置。就是说你不能把基督教来本色化。因为基督的信仰是普世的,一个人对基督信仰的态度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应该是一样的,就是说在基要的真理上都应该是一样的,他不是说你有你的特色,我有我的特色。教会只有一个化,就是基督化。永远都要嫌自己的基督化还不够,不要嫌自己的本色化还不够。本色化的实质其实就是“效法世界”,就是“体贴肉体”。而信仰的实质就是要把我们从这些所谓时代特征、所谓地方特征中分别出来。一个 2005的中国基督徒,应该和一个1650年的英国基督徒,或和一个1990年的马来西亚基督徒更相象,归根到底就是和基督的样式更相象,而不是和一个 2005年的中国非基督徒更相象。这才是分别为圣的意思。所以所谓本色化,我觉得是本末的一个倒置。
但第二种态度,如果彻底地否认、彻底地拆毁中国文化,要在崭新的文化基体上来传播福音。我个人也觉得不符合神的救恩,我们的重生,神并没有给我们一个崭新的身体,神的恩典是使我们原来的肉体从罪中挣扎出来,只要我们愿意顺服,我们有罪的肉体神一样的爱,就像爱我们的灵魂一样。在神那里,他所爱的对象并没有灵魂与肉体之分。这种两分(以及倪柝声的三分法)是希腊哲学的影响,对我们认识和更新自己的灵修生活当然也有帮助,但这不是古希伯莱的对人的观点。也不是上帝对人的观念。上帝爱的那个对象乃是一个整体,因为在整体上我们出自于神的形象。那么中国文化也有一个顺服的问题。它是一个有罪的文化,它跟我们一样是戴罪之身。它并不就比我们自己更可恶。但福音的传播不需要以剪除它为前提,就像不需要剪除我们。恰恰相反,只有共产主义的传播才必须以剪除旧有文化为前提。因为除了剪除,它不可能有其他的更高的力量。但基督既不需要战争,也不需要文化大革命。这是我说中国的传统有一个福音化的过程,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要去成全孔子所说的那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
摘录自 --
王怡:与神亲嘴:今日中国的基督化和民主化

感谢王怡和基督宽宏,给老枭们留了一条活路!

Saturday, March 31st, 2007

感谢王怡和基督宽宏,给老枭们留了一条活路!
平正按:这个王怡目今是鼓吹“政治神学”的;这种人掌权之后自然会鼓吹”政教合一”,要让一切文化一切生灵都”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
#但基督既不需要战争,也不需要文化大革命。这是我说中国的传统有一个福音化的过程,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要去成全孔子所说的那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
中国文化是一种有罪的文化,正如我是一个罪人,这是毫无疑问的。那么这就有两种姿态:一种是我为了宣教的需要是不是一定要来迁就?来一个本色化。那么我觉得这个地方有一个本末的倒置。就是说你不能把基督教来本色化。因为基督的信仰是普世的,一个人对基督信仰的态度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应该是一样的,就是说在基要的真理上都应该是一样的,他不是说你有你的特色,我有我的特色。教会只有一个化,就是基督化。永远都要嫌自己的基督化还不够,不要嫌自己的本色化还不够。本色化的实质其实就是“效法世界”,就是“体贴肉体”。而信仰的实质就是要把我们从这些所谓时代特征、所谓地方特征中分别出来。一个 2005的中国基督徒,应该和一个1650年的英国基督徒,或和一个1990年的马来西亚基督徒更相象,归根到底就是和基督的样式更相象,而不是和一个 2005年的中国非基督徒更相象。这才是分别为圣的意思。所以所谓本色化,我觉得是本末的一个倒置。
但第二种态度,如果彻底地否认、彻底地拆毁中国文化,要在崭新的文化基体上来传播福音。我个人也觉得不符合神的救恩,我们的重生,神并没有给我们一个崭新的身体,神的恩典是使我们原来的肉体从罪中挣扎出来,只要我们愿意顺服,我们有罪的肉体神一样的爱,就像爱我们的灵魂一样。在神那里,他所爱的对象并没有灵魂与肉体之分。这种两分(以及倪柝声的三分法)是希腊哲学的影响,对我们认识和更新自己的灵修生活当然也有帮助,但这不是古希伯莱的对人的观点。也不是上帝对人的观念。上帝爱的那个对象乃是一个整体,因为在整体上我们出自于神的形象。那么中国文化也有一个顺服的问题。它是一个有罪的文化,它跟我们一样是戴罪之身。它并不就比我们自己更可恶。但福音的传播不需要以剪除它为前提,就像不需要剪除我们。恰恰相反,只有共产主义的传播才必须以剪除旧有文化为前提。因为除了剪除,它不可能有其他的更高的力量。但基督既不需要战争,也不需要文化大革命。这是我说中国的传统有一个福音化的过程,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要去成全孔子所说的那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
摘录自 --
王怡:与神亲嘴:今日中国的基督化和民主化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Saturday, March 31st, 2007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归根培养熟,方解鼓风雷!
—–东海草堂答客难(之十五)
毕时圆:
我敢肯定,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驳倒东海君的。举一个例子:一个人说,三七二十四并且人家亲自规定三七就是二十四,您用什么方法可以驳倒他?不可能的。
凌楚风:
阿枭所谓的胜负,皆以他自己承认为准。如果他不承认你胜,则你永远都没胜;如果他没承认他败,则他永远都不败。
东海一枭: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不论任何人只要能指出东海系列的偏误,我必谦恭受教;倘有人能从根本上驳倒东海之道,允许我拜以为师。毕时圆跟帖如上。
语言文字是有很大的局限性,有些事物超于言诠之外,很难完全表达的。故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但它毕竟是一种人类无法离开的工具,“道”毕竟须借之以彰。老子虽认为道不可道,但还是留下了五千言,把“道”道(言说)得“头头是道”。
还有更多问题和道理则是完全“讲得清楚”的,是非黑白,优劣高低,还是有相对客观的标准的。便是舌粲莲花,也难以将三七二十一规定为二十四。小毕说了不算,东海说了不算—–须知世界并非仅自由中囯论坛那么大。倘按毕时圆所说,世界还有什么正义公理可言,还有什么民主自由普适价值可言?
有人说,“被驳倒了,只要老枭自己不承认,那就不算。”且不说鸭子死了嘴硬有违我为人处世的“诚”、“义”等原则,就算我死不要脸地强辞狡辩,徒然遗笑天下后世而已。就算从功利的角度考虑,被世人、至少被有能力打倒自己的人视为不诚不实、无信无赖之徒,也是有弊无利的吧?
“伪劣产品”蒙得了自己蒙不了别人(其实蒙自己是最难的、至少是极难的——只有象洪秀全张国堂一样伟大的人物或许勉强做得到,老枭是不可能的。)蒙得了少数蒙不了多数,蒙得了多数蒙不了全部,蒙得了全部蒙不了对手,蒙得了一时蒙不了永久。
又有人提醒我:枭兄谨慎谨慎,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与道理对错、思想优劣是两回事。就拿民主自由来说,凡有识之土,对其基本原则都会认同,越是“人外之人”,越会深刻理解它。吾何忧哉。
还有人耽心我会不认帐,殊不知,倘真有人能从根本处驳倒、推翻“东海之道”的义理根基,那是奇迹。有缘结识奇迹创造者,乃人生之大荣奇幸也。老枭求之不得,岂有自阻上进、自绝慧命之理!
Shenshyh(摘要):
中論早已說,「未曾有一法,不從因緣生,是故一切法,無不是空者」,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諸法皆是因緣生,故無有自性,此無自性就是空義,這在智度論以及中論上說的相當清楚。且經論已說,所謂的真如、佛性、如來藏、自性清淨心…,是因眾生畏無我故,畏計我外道故,所以說此如來藏,經論已說的清楚。
且進一步說,如要以為真如不空,那麼即違背三法印,真如非無常、真如非無我、真如非寂滅,與法印不合,一實相印更不用說﹝智度論言,三法印即是一實相印﹞,此真如與法印不合。
东海一枭:
在佛教里,这种观点是最严重“恶取空”!
与儒学相比,佛教偏于从空寂的一面去理解本体,但主流教义并不否定本体的存在。佛学的真如、法性、法身、佛性、如来藏等,所指皆相当于本体或本体的功能。人无我,法无我,宇宙万物皆无自性(四大皆空)。但是,万法皆空而法性不空,本体不空。
说法性空,是指法性清净至寂没有妄染,具有“空”的特征,并非真如法性不存在。所谓空的特征,指的就是三法印里的“涅槃寂静”。法性是“涅槃寂静”的。
大乘有宗的唯识学,核心是三性之说——依他起性、遍计所执性和圆成实性。遍计所执性是空,依他起性是幻有(宇宙万象,非空非有),“圆成实性”是有,“圆成实性”就是真如、法性、法身、佛性、本体。
佛教中龙树、提婆的空宗思想传到后来产生了一些误解,其末流一往遣相破相,否定一切,最后连真如也被遣破和否定了,走向了极端的空,万有一切连真如本体都空无所有了。大乘有宗曾针对空宗末流这些弊病而提出批评,斥之为“恶取空”。
“恶取空”的“恶”,与现在“恶搞”的“恶”意思差不多。在俗谛层面说法相(相当于宇宙万象)空,是“恶取空”;破法相是为了显法性(佛性),空万象是为了证本体,如果再进一步破去法性变成无体),也是“恶取空”!
认假作真,以幻为实,是学佛大忌。佛法说空,旨在破除众生误认假我、小我和一切生灭无常的现象为真常不变的执着。但如果把真如佛性也消灭空幻了,一切幻灭,更是学佛大忌。所以佛说:“宁执幻有如须弥,不取恶空如芥子”!
关于儒佛之道异同,我在《本体初论》中将进一步阐之,兹不详论。Shenshyh此君也不知什么来头(哈哈哈),一直骂骂咧咧纠缠不休,要给老枭当老师。如肯进一步参证,不出意外的话,两千年之后,佛法方面估计可以达到老枭现在的境界了。至于别的方面,无望无望耳。江湖上这种一知半解而又自我感觉太好的角色太多,如蚊似蝇,难怪那些高人远遁高隐不肯现身,把一大堆垃圾世事推给老枭来收拾,唉。
秦关段玖:
阁下说:“佛家穷高极深但根本处略有所偏,一是偏于空寂,缺乏“大生广生”之德,二是偏于唯心,不如心物不二圆融(圆者圆满无缺,融者融合无间。”
佛家中的某些派别是有这种倾向的。但我想佛家大乘一派本来就是主张心物不二圆融无碍的。所谓心不自心,因物故心;物不自物,因心故物。心物是互为因果的。之所以略略偏于唯心,在于应机。因为众生逐物迷己,过于唯物,需要在这方面多做强调。佛家所谓空,是妙明真空,不是顽空。真空不碍妙有,妙有不碍真空。所以从究竟的意义上讲,大乘派佛家并不“偏于空寂”。
东海一枭:
儒家也一样是心物不二而偏于唯心的(心能转物)。我说的是,从根本处而言,与具有有阳刚、昭明、健动之德的儒家之心相比,佛家之心偏于空寂。
儒家之“心”,佛家之心与儒家之心之别,即佛性与良知之异。(见前所引蒋庆之文:佛性无生,良知生生;佛性寂而无感,良知寂而感通天下;佛性还灭入无余涅盘,良知创生而裁成天地;佛性无善无恶无是无非,良知无善无恶无是无非又时时知善知恶知是知非;佛性归寂不动如明镜止水,良知性觉如鸢飞鱼跃是活机活水;佛性是“有”为法界真心器界所依,良知是《易》为万化所出变动不居;佛性是涅盘性海无明风动情识浪滚而起惑,良知是万物一体之仁不容已入世担当而以情。)
这里的差别,是两家“体”上的差别,是根本处原则性的差别,不能用“应机”来解释。大根大本,岂许“应机”?岂能“应机”?便如两大绝顶高手对决,最后关头争的就是毫厘。“体”上偏了毫厘,“用”上就会差之千里。儒佛两家入世出世由此而分,在枭眼枭心里,第一第二亦由此而分。本体问题非常深微,我会在《本体初论》中详谈。
2007-3-30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3-30 http://asiademo.org/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Saturday, March 31st, 2007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归根培养熟,方解鼓风雷!
—–东海草堂答客难(之十五)
毕时圆:
我敢肯定,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驳倒东海君的。举一个例子:一个人说,三七二十四并且人家亲自规定三七就是二十四,您用什么方法可以驳倒他?不可能的。
凌楚风:
阿枭所谓的胜负,皆以他自己承认为准。如果他不承认你胜,则你永远都没胜;如果他没承认他败,则他永远都不败。
东海一枭: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不论任何人只要能指出东海系列的偏误,我必谦恭受教;倘有人能从根本上驳倒东海之道,允许我拜以为师。毕时圆跟帖如上。
语言文字是有很大的局限性,有些事物超于言诠之外,很难完全表达的。故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但它毕竟是一种人类无法离开的工具,“道”毕竟须借之以彰。老子虽认为道不可道,但还是留下了五千言,把“道”道(言说)得“头头是道”。
还有更多问题和道理则是完全“讲得清楚”的,是非黑白,优劣高低,还是有相对客观的标准的。便是舌粲莲花,也难以将三七二十一规定为二十四。小毕说了不算,东海说了不算—–须知世界并非仅自由中囯论坛那么大。倘按毕时圆所说,世界还有什么正义公理可言,还有什么民主自由普适价值可言?
有人说,“被驳倒了,只要老枭自己不承认,那就不算。”且不说鸭子死了嘴硬有违我为人处世的“诚”、“义”等原则,就算我死不要脸地强辞狡辩,徒然遗笑天下后世而已。就算从功利的角度考虑,被世人、至少被有能力打倒自己的人视为不诚不实、无信无赖之徒,也是有弊无利的吧?
“伪劣产品”蒙得了自己蒙不了别人(其实蒙自己是最难的、至少是极难的——只有象洪秀全张国堂一样伟大的人物或许勉强做得到,老枭是不可能的。)蒙得了少数蒙不了多数,蒙得了多数蒙不了全部,蒙得了全部蒙不了对手,蒙得了一时蒙不了永久。
又有人提醒我:枭兄谨慎谨慎,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与道理对错、思想优劣是两回事。就拿民主自由来说,凡有识之土,对其基本原则都会认同,越是“人外之人”,越会深刻理解它。吾何忧哉。
还有人耽心我会不认帐,殊不知,倘真有人能从根本处驳倒、推翻“东海之道”的义理根基,那是奇迹。有缘结识奇迹创造者,乃人生之大荣奇幸也。老枭求之不得,岂有自阻上进、自绝慧命之理!
Shenshyh(摘要):
中論早已說,「未曾有一法,不從因緣生,是故一切法,無不是空者」,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諸法皆是因緣生,故無有自性,此無自性就是空義,這在智度論以及中論上說的相當清楚。且經論已說,所謂的真如、佛性、如來藏、自性清淨心…,是因眾生畏無我故,畏計我外道故,所以說此如來藏,經論已說的清楚。
且進一步說,如要以為真如不空,那麼即違背三法印,真如非無常、真如非無我、真如非寂滅,與法印不合,一實相印更不用說﹝智度論言,三法印即是一實相印﹞,此真如與法印不合。
东海一枭:
在佛教里,这种观点是最严重“恶取空”!
与儒学相比,佛教偏于从空寂的一面去理解本体,但主流教义并不否定本体的存在。佛学的真如、法性、法身、佛性、如来藏等,所指皆相当于本体或本体的功能。人无我,法无我,宇宙万物皆无自性(四大皆空)。但是,万法皆空而法性不空,本体不空。
说法性空,是指法性清净至寂没有妄染,具有“空”的特征,并非真如法性不存在。所谓空的特征,指的就是三法印里的“涅槃寂静”。法性是“涅槃寂静”的。
大乘有宗的唯识学,核心是三性之说——依他起性、遍计所执性和圆成实性。遍计所执性是空,依他起性是幻有(宇宙万象,非空非有),“圆成实性”是有,“圆成实性”就是真如、法性、法身、佛性、本体。
佛教中龙树、提婆的空宗思想传到后来产生了一些误解,其末流一往遣相破相,否定一切,最后连真如也被遣破和否定了,走向了极端的空,万有一切连真如本体都空无所有了。大乘有宗曾针对空宗末流这些弊病而提出批评,斥之为“恶取空”。
“恶取空”的“恶”,与现在“恶搞”的“恶”意思差不多。在俗谛层面说法相(相当于宇宙万象)空,是“恶取空”;破法相是为了显法性(佛性),空万象是为了证本体,如果再进一步破去法性变成无体),也是“恶取空”!
认假作真,以幻为实,是学佛大忌。佛法说空,旨在破除众生误认假我、小我和一切生灭无常的现象为真常不变的执着。但如果把真如佛性也消灭空幻了,一切幻灭,更是学佛大忌。所以佛说:“宁执幻有如须弥,不取恶空如芥子”!
关于儒佛之道异同,我在《本体初论》中将进一步阐之,兹不详论。Shenshyh此君也不知什么来头(哈哈哈),一直骂骂咧咧纠缠不休,要给老枭当老师。如肯进一步参证,不出意外的话,两千年之后,佛法方面估计可以达到老枭现在的境界了。至于别的方面,无望无望耳。江湖上这种一知半解而又自我感觉太好的角色太多,如蚊似蝇,难怪那些高人远遁高隐不肯现身,把一大堆垃圾世事推给老枭来收拾,唉。
秦关段玖:
阁下说:“佛家穷高极深但根本处略有所偏,一是偏于空寂,缺乏“大生广生”之德,二是偏于唯心,不如心物不二圆融(圆者圆满无缺,融者融合无间。”
佛家中的某些派别是有这种倾向的。但我想佛家大乘一派本来就是主张心物不二圆融无碍的。所谓心不自心,因物故心;物不自物,因心故物。心物是互为因果的。之所以略略偏于唯心,在于应机。因为众生逐物迷己,过于唯物,需要在这方面多做强调。佛家所谓空,是妙明真空,不是顽空。真空不碍妙有,妙有不碍真空。所以从究竟的意义上讲,大乘派佛家并不“偏于空寂”。
东海一枭:
儒家也一样是心物不二而偏于唯心的(心能转物)。我说的是,从根本处而言,与具有有阳刚、昭明、健动之德的儒家之心相比,佛家之心偏于空寂。
儒家之“心”,佛家之心与儒家之心之别,即佛性与良知之异。(见前所引蒋庆之文:佛性无生,良知生生;佛性寂而无感,良知寂而感通天下;佛性还灭入无余涅盘,良知创生而裁成天地;佛性无善无恶无是无非,良知无善无恶无是无非又时时知善知恶知是知非;佛性归寂不动如明镜止水,良知性觉如鸢飞鱼跃是活机活水;佛性是“有”为法界真心器界所依,良知是《易》为万化所出变动不居;佛性是涅盘性海无明风动情识浪滚而起惑,良知是万物一体之仁不容已入世担当而以情。)
这里的差别,是两家“体”上的差别,是根本处原则性的差别,不能用“应机”来解释。大根大本,岂许“应机”?岂能“应机”?便如两大绝顶高手对决,最后关头争的就是毫厘。“体”上偏了毫厘,“用”上就会差之千里。儒佛两家入世出世由此而分,在枭眼枭心里,第一第二亦由此而分。本体问题非常深微,我会在《本体初论》中详谈。
2007-3-30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3-30 http://asiadem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