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7

芦笛:与东海一枭绝交书

Monday, April 30th, 2007

芦笛:与东海一枭绝交书
《受垢为王!》已有1件评论
芦笛的评论
April 21st, 2007 at 1:27 pm
与东海一枭绝交书
刚才在《多维博客》目录里看见东海先生的《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以及老枭附言》的标题,不禁哑然失笑:这玩意都贴过多少次了?用古勾找一下,起码有几十次吧?当真值得悲悯。
请问东海先生,您反复贴我那序言,到底是为了证明什么?无非是说我满口假话吧。那请问我是哪阵说的假话,是写序时说的,还是现在说的?如果序言是假话,那么,那序言还有什么价值?如果现在我告诉大家你是个无一技之长的大老粗、网络巨骗是假话,那么,我就真是您说的垃圾人物了。当初得到垃圾人物的赏识,把垃圾人物写的序言当成丹书铁卷到处夸耀,似乎是您自己洗不去的耻辱吧?
[…]

芦笛:与东海一枭绝交书

Monday, April 30th, 2007

芦笛:与东海一枭绝交书
《受垢为王!》已有1件评论
芦笛的评论
April 21st, 2007 at 1:27 pm
与东海一枭绝交书
刚才在《多维博客》目录里看见东海先生的《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以及老枭附言》的标题,不禁哑然失笑:这玩意都贴过多少次了?用古勾找一下,起码有几十次吧?当真值得悲悯。
请问东海先生,您反复贴我那序言,到底是为了证明什么?无非是说我满口假话吧。那请问我是哪阵说的假话,是写序时说的,还是现在说的?如果序言是假话,那么,那序言还有什么价值?如果现在我告诉大家你是个无一技之长的大老粗、网络巨骗是假话,那么,我就真是您说的垃圾人物了。当初得到垃圾人物的赏识,把垃圾人物写的序言当成丹书铁卷到处夸耀,似乎是您自己洗不去的耻辱吧?
[…]

芦笛:与东海一枭绝交书

Monday, April 30th, 2007

芦笛:与东海一枭绝交书
《受垢为王!》已有1件评论
芦笛的评论
April 21st, 2007 at 1:27 pm
与东海一枭绝交书
刚才在《多维博客》目录里看见东海先生的《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以及老枭附言》的标题,不禁哑然失笑:这玩意都贴过多少次了?用古勾找一下,起码有几十次吧?当真值得悲悯。
请问东海先生,您反复贴我那序言,到底是为了证明什么?无非是说我满口假话吧。那请问我是哪阵说的假话,是写序时说的,还是现在说的?如果序言是假话,那么,那序言还有什么价值?如果现在我告诉大家你是个无一技之长的大老粗、网络巨骗是假话,那么,我就真是您说的垃圾人物了。当初得到垃圾人物的赏识,把垃圾人物写的序言当成丹书铁卷到处夸耀,似乎是您自己洗不去的耻辱吧?
[…]

芦笛:与东海一枭绝交书

Monday, April 30th, 2007

芦笛:与东海一枭绝交书
《受垢为王!》已有1件评论
芦笛的评论
April 21st, 2007 at 1:27 pm
与东海一枭绝交书
刚才在《多维博客》目录里看见东海先生的《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以及老枭附言》的标题,不禁哑然失笑:这玩意都贴过多少次了?用古勾找一下,起码有几十次吧?当真值得悲悯。
请问东海先生,您反复贴我那序言,到底是为了证明什么?无非是说我满口假话吧。那请问我是哪阵说的假话,是写序时说的,还是现在说的?如果序言是假话,那么,那序言还有什么价值?如果现在我告诉大家你是个无一技之长的大老粗、网络巨骗是假话,那么,我就真是您说的垃圾人物了。当初得到垃圾人物的赏识,把垃圾人物写的序言当成丹书铁卷到处夸耀,似乎是您自己洗不去的耻辱吧?
[…]

怀李圣地师

Monday, April 30th, 2007

怀李圣地师
其一
灵隐初逢眼便青,善缘何世续冥冥?
老来倍感师恩重,回首前尘涕欲零。
其二
何其慈爱何其厚,不厌轻狂不弃蛮。
为我不辞千里远,佛踪两现九龙山。

师重慈悲我重仁,仁义慈悲俱至真。
他日重逢先下拜,虔将吾道向师陈。
其三
佛有师尊更可钦,儒家因我大而深。
空门毕竟偏于寂,救世难偿一片心。
其四
满眼江湖断铁肠,道援天下义旗扬。
唯余一事求师恕,援佛入儒恕我狂。
其五
蓬飘萍泊似飞鸢,暌隔慈容二十年。
满腹辛酸满怀炽,何时煮酒诉师前。
2007-4-29夜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4-29 http://asiademo.org/

怀李圣地师

Monday, April 30th, 2007

怀李圣地师
其一
灵隐初逢眼便青,善缘何世续冥冥?
老来倍感师恩重,回首前尘涕欲零。
其二
何其慈爱何其厚,不厌轻狂不弃蛮。
为我不辞千里远,佛踪两现九龙山。

师重慈悲我重仁,仁义慈悲俱至真。
他日重逢先下拜,虔将吾道向师陈。
其三
佛有师尊更可钦,儒家因我大而深。
空门毕竟偏于寂,救世难偿一片心。
其四
满眼江湖断铁肠,道援天下义旗扬。
唯余一事求师恕,援佛入儒恕我狂。
其五
蓬飘萍泊似飞鸢,暌隔慈容二十年。
满腹辛酸满怀炽,何时煮酒诉师前。
2007-4-29夜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4-29 http://asiademo.org/

怀李圣地师

Monday, April 30th, 2007

怀李圣地师
其一
灵隐初逢眼便青,善缘何世续冥冥?
老来倍感师恩重,回首前尘涕欲零。
其二
何其慈爱何其厚,不厌轻狂不弃蛮。
为我不辞千里远,佛踪两现九龙山。

师重慈悲我重仁,仁义慈悲俱至真。
他日重逢先下拜,虔将吾道向师陈。
其三
佛有师尊更可钦,儒家因我大而深。
空门毕竟偏于寂,救世难偿一片心。
其四
满眼江湖断铁肠,道援天下义旗扬。
唯余一事求师恕,援佛入儒恕我狂。
其五
蓬飘萍泊似飞鸢,暌隔慈容二十年。
满腹辛酸满怀炽,何时煮酒诉师前。
2007-4-29夜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4-29 http://asiademo.org/

怀李圣地师

Monday, April 30th, 2007

怀李圣地师
其一
灵隐初逢眼便青,善缘何世续冥冥?
老来倍感师恩重,回首前尘涕欲零。
其二
何其慈爱何其厚,不厌轻狂不弃蛮。
为我不辞千里远,佛踪两现九龙山。

师重慈悲我重仁,仁义慈悲俱至真。
他日重逢先下拜,虔将吾道向师陈。
其三
佛有师尊更可钦,儒家因我大而深。
空门毕竟偏于寂,救世难偿一片心。
其四
满眼江湖断铁肠,道援天下义旗扬。
唯余一事求师恕,援佛入儒恕我狂。
其五
蓬飘萍泊似飞鸢,暌隔慈容二十年。
满腹辛酸满怀炽,何时煮酒诉师前。
2007-4-29夜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4-29 http://asiademo.org/

杨见利在数学上不行, 却在民运里出人头地

Monday, April 30th, 2007

杨建立在数学上不起眼,却在民运里成了人物。在专业上竞争失败的,在民运一堆人里混却能出人头地,可见民运堆里都是些素质低的人。
杨数学毕业后发申请信几百封两年都找不到工作,说明他的数学不行。有人说种族歧视,其实也不尽然。事实上,美国大学差不多所有的数学系都有华人任教。说杨建利数学不行是跟这些人比。杨的数学在民运里当然是权威,因为在数学系任教的华人里没有一个跟民运瓜葛的。杨见利也一样。假如杨能在数学上找到工作,他还能跟民运混吗?沦为台湾特务,不是他的初衷,而是他的无奈。
数学博士生找不到工作的不只杨建立,这些人有的改行,有的自谋职业。认识一个搞房地产的,就很成功。改行到间谍行业的杨见利倒是唯一的一位。
总之,民运里收集的都是各行各业里的loser,其中大部分连学位都拿不到,杨跟这些人一比,就是矬子里的将军。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六)

Sunday, April 29th, 2007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六)
1、谁抢了我的杠子
[原创]正告老枭你以为你是谁,先弄懂再说话
不要热心过度
有个人自以为是个人物,对有些东西不管自己是否十分懂得,就敢妄加评论。那个人是谁?只要在九方上混过一段时间的都知道我是在说老枭,所以,我也没必要遮遮掩掩了。我还就明告诉你了,我这个帖子还就是冲着你老枭来的。
先不说别的,就说老枭最近的一个帖子,可能还是老枭自认为比较好的一篇文章,题目叫《反儒,不是糊涂即畜生》。先不说其它的,就从帖子题目来看,老枭是真的看懂了儒家吗?是真正地了解到了儒家的真谛吗?
我承认,虽然也经常出没于各个论坛,但是主要的还是以写小说为正宗,对这些所谓的正统知识了解不是太多。可是,即便如我这样的业余人士,也看得到老枭文章中的硬伤,要是有方家看到,岂不是徒惹人笑,以为九方上面还真没人了,一个知名的写手竟然犯下这样低级的错误。
我说了这么多,可能会让老枭像五四时期的新月派说左翼作家一样,拿成果来看,别净说那些没用的。别急,证据这就来。
儒家最崇尚的是什么?稍具国学根底的人都知道,是中庸之道。先分析一下老枭的题目。一个真正重视儒学,懂得儒学的人会用这么激烈的题目吗?
如果老枭是一个经常读《孟子》的人还可以理解,毕竟孟子还说“吾善养吾浩然之正气”。可以说,儒学发展到了战国时期,由于社会现实的需要,已经不像春秋时期那么温良恭俭让了。面对现实的需要,也要孟子那样的长篇大论,气势纵横的文章。可是,要记住一点,即便后来发展到再强烈的地步,其中庸的基调始终不曾变,更不用说写出这样像泼妇骂街一样 的话来。
说什么“反儒,不是糊涂即是畜生”,自己懂得“儒”是什么吗?保护“儒”的阵地,保护“儒”的尊严是真正懂得“儒”的人的事。奉劝不一知半解的人就不要来加热闹了。事情已经够乱了,再添乱没有任何意义。
最后,给老枭,还有像老枭一样的人一个真诚的忠告,知识和智慧不是只读书就能得到的。在读书的时候多思考一点,可能会对你有点帮助。否则,你就是翻烂一百本《论语》也不可能知道到底什么是真正的“儒”。
2、谁抢了我的杠子
[原创]再告老枭 也谈谈佛
回向
老枭是那种很用功的人,看看他的文章就知道。一个人如果不能够有非常细的心,是无法做那种异常琐碎的工作的。
这没什么不好,可也绝对称不上好。像老枭这样,对任何知识绝不放过,以琐屑的考证来对待大问题,很容易就走入迷途。不是说他什么问题都不能解决,而是这种知识只能解决一第点小问题。可大家全被他的旁征博引,夸夸其谈吸引住了,以为这就是自己所见到的大学问家,具有文艺复兴时期的全才那样的人物。可是,大家都被骗了,像他这种方法,对小问题很有效,虽显得有点笨,可你不能说他完全不能解决问题。
对于大问题就不一样了,就像武林高手不能打通任、督二脉一样,老枭的水平也一直停滞在比平常人略微高那么一点的水平上,无论是他喜欢谈的佛学也好,儒学也罢,大抵如此的。也就是说他现在处于一个瓶颈状态,要是能通过去,外面就是一片广阔天空,要是通不过,只能是处于这种状态,甚至滑落到瓶底。
上次说的是老枭对儒的看法,他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就是中庸之道就没把握准。在佛教上我也想说两句,但愿能对他有点帮助。
我想凭老枭的渊博,《华严经》应该是读过的吧,不知道有没有注意里面的“回向”一说。事实上在我看来,佛教多少有点矫情。除了修身养性之外,要说有什么真正的功用,还真有点抬举它了。直到看到“回向”,才知道不是经不好,而是和尚嘴歪。生生把一个绝妙的理论给弄成了那个样子。如果不懂“回向”的话,佛教只是弄懂了一半。“行百里者半九十”,因此也可以说不懂“回向”,连佛教的门都没入,更不用说什么登堂入室了。
我在这说了半天,可能还有人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别急,如果你有耐心看到这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你要接触到佛学的一个核心概念了。
据《华严经》记载,所谓的“回向”就是指那些已经修成“菩萨道”的人必须要重回人世,经历千般痛苦、万种磨难,以此来感化世人,让人得道。此称为“回向”。
如果我这样说有人不明白的话,可以用另一种方法来解释。喜欢玩游戏的朋友应该知道“飞生”或者“私转”吧。(这也是刚从喜欢玩游戏的朋友那淘换来的词。)这个跟“回向”有点类似。都是在一种世界里达到了超凡出俗的境界,就要转入另一个世界。到那你才发现,你只是小把戏。
以前没听说这个词的时候,对《西游记》是很不以为然的。有什么必要呢?历经千辛万苦不如孙悟空的一个筋斗云。及至现在再看。唐僧是金禅子转世,到大千世界必须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取得真经,修成正果。这不正是“回向”的真正意义所在吗?有些人说《西游记》的作者不懂佛学,这些人不过是只懂马的公母之分的庸俗相马师,真正的高手是九方皋那样,一眼看到骨髓深处而不辩其是公是母。
话题扯远了,说回来。
老枭现在犯的错误就在于太执着于佛学的表面,而无法更深一步的进入。我不知道老枭现在的状态是明知自己没达到深处而不得其门而入,还是自以为自己已经对佛学理解的异常透彻了。如果是前者的话,还请再看两遍《华严经》,如果是后者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在我看来,如果一个人还认为佛学只是一门“出世”的学问,他就远远地没达到中等水平。如果能看到其中蕴涵的“出世”与“入世”的辨证统一,那就基本上算得上登堂入室了。
先说到这,以后有时间再说。
还有一点要说给老枭,希望以后的文字要么就纯文言。如果达不到,那不如索性全用白话文。那种半文半白的很容易让人想到“僵尸”一类的东西。文言的纯美达不到,白话的清爽也没看出来。反倒落个“文抄公”的嫌疑。
3、刘因全
所跟帖: 东海一枭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2007-04-25 16:58:16
作者: 刘因全
枭兄好:很有同感,佛教博大精深,奥妙无穷。佛、道、儒、基督 2007-04-25 18:23:54 [点击:8]
枭兄好:很有同感,佛教博大精深,奥妙无穷。佛、道、儒、基督、伊斯兰诸教,都揭示了真理的一部分。所以,信什么教,都比没有信仰好。但比较起来,以佛教最为接近真理。起码,佛教讲的轮回转世,就是真理。我是希望各教互相尊重,取长补短的。但各教都说自己是终极真理,都排斥其他宗教,而且,为了让信徒坚信自己,坚拒别教,都掺进了一些传道人的谎言,这就错了。唉,一般人不愿谈此事,会招来各方谩骂的。我看枭兄慧根具足,才与枭兄耳语及此。当然,信佛,并不一定要出家,以佛陀的慈悲心肠待人处事,也就成“佛”了。
一枭附言:刘因全君说是“耳语”,却自己发于论坛,也就没必要为之“保密”了哈
4、寻找自我
读枭文已近2年,每读之,如入骨髓。尤其是推出中华文化以来,诸多疑惑尽解。虽好头往天外望,可惜专于术中,时间、眼光有限,学文悟道,属“业余爱好”,虽自觉悟性不低,然学力不足,上网多时,不曾发一言,每读枭文,佩服其学识的博大精深,对其人品更是拜服。
本人为一医者,救人于困厄之中,善举也,攻于术而合乎道,对我个人而言,本足矣! 可惜现实却让我痛苦的感到,制度之恶,民众心智之闭塞,才是医者第一需要解决的对象。时代呼唤大医,此医者必须是集文化之大成者,东海一枭君正是我所知道的第一大医者,愿枭兄以救赎众生计,继续宏文卫道,将中华之道奉献于众,愿有志者参与其中,不能做大医,做一“专科医生”,也是好事,我亦以此自勉。
枭兄论本体,甚圆融,但应不会超越熊十力多少罢!以后诸论,大概是对机而论,各大门派包括枭友,或许都要受批,枭兄有所顾虑而暂且打住,令我心痒,愿早日能读到。
5、古韵传奇
佩服枭兄高才,古韵一不研究佛、道、儒,二不信仰任何宗教,三对哲学一窍不通(仅高中思想政治的那点水准,还是学得不怎么好的那点水准),枭兄所言“在这样一个世界无序化、生命无根化、道德沙子化、存在原子化、一切商品化的时代,从传统儒佛道的基础上重新阐析建构形而上学的本体论,从现代科学的基础上重新寻找世界的本根、意义和价值,就成了人文知识分子的急务,乃是东海之道的文化责任所在。”深感佩服,在本人的理解中,佛、道重于修身,而儒家则重于济世,而枭兄的立意也在于济世,读完枭兄上文,有二处不解,尚请指教,一、本体到底为何物,二、本体如何济世,
本人愚见:哲学中有一言”存在即为合理“,无论是”世界无序化、生命无根化、道德沙子化、存在原子化、一切商品化“,只要存在了的,自然有存在的道理,枭兄的济世之道本人在此理解为重塑文化体系(或者说在原有的基础上重新提练文化结晶),让世人从世界本源(本体)开始重新认识和理解这个世界。且不论”本体“是否能重塑成功,在文化和语言差异如此大的时代要让世人接受新的本体论,就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世界是对立的统一,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不平等,只要有不平等的地方就有争斗,“不破不立”,人类社会就是这样的破破立立中向前行,鄙人水平有限,无法从学术层去诠释所说的问题,只有从现实的层面去理解问题!有偏颇之处,尚请海涵!
6、西风笨猪
老枭文松,一阳一阴老枭文松,一阳一阴
在九方混了这么几日,发现百态强人老枭和文松的帖子对比度极强。
老枭的帖子属阳,它关心政治历史,口气大,气势足,言辞犀利,锋芒毕露,大有舍我其谁的架势。
文松的帖子属阴,它关心世情人心,温情脉脉,平和近人,象一个长者,孜孜不息,教诲不倦。
阴阳共驻百态,可喜。
阴阳若能互补,可喜。
7、第壹共和
所跟帖: 东海一枭 :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2007-04-27 02:19:08
作者: 第壹共和 神讲博爱,人讲道德。人是虚伪的,所以老子反对讲道德,而提倡 2007-04-27 03:31:41 [点击:4]
讲无为;如果当时的老子认识神的本能是博爱,就不会提倡“无为”。
老子只认识人的本能是“我大”,故人天生虚伪,追求道德就是一种虚伪的高级表现。但老子认识‘道’的本能,就是“无为”。但老子不知道“道”就是神——运行宇宙万物而设计了精妙、奥妙无比的公义程序。所以‘道’就是神的运行程序,它在老子的眼里,属于奇妙的“无为”。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发现和大悟。
但大悟之后,“见山还是山”,单单靠“无为”的住世,能有多数人而行之呢?固然靠道德是不行的,其实靠“无为”之行,也很难;还不如靠神。因为神的本能就是博爱,所以它创造了宇宙万物的一切,是为了最后创造万物之灵的人而预备的。用神的博爱能抵挡人的原罪——我大。
“我大”就是狂妄而不可一世的搞人,博爱就是谦卑而包容一切的爱人。人虽然完全做不到神的爱,但被神的爱而感动,可以做到不少。这就是我在西方所见的经验和事实。为什么只信西方的高科技物质,而不信西方的高级文明——基督精神呢?
要说坏,洋人比中国人更坏,它们不但身高马大,熊背虎腰;而且其聪明的是逻辑性的聪明,人非常理性的冷酷;但它们信了神而有了爱之后,变得很独立、很谦卑、而且有正义和善良。它们不信道德,而且跟现在的中国人是一样的;但它们信仰神的爱,而不是人的爱。
因为它们认为人的爱是虚伪的,短暂的;而神的爱是真实的,并长久的。所以人若要爱人,用神的爱,才是真诚的爱。因此它们追求来自于神的爱,而不是追求来自于人的爱。当人的思想,一旦发生如此深刻的变化,就不再需要修道了,就能相对轻易地做到来自于神的爱,是自己有真诚、健康、和平的爱心。这才是改变人心的好方法。
中国的东西不是不好,而是落后。落后可以变成先进。用基督精神的博爱来改变——就能达到。因此中国的文化,要靠基督精神来提升。而不是信仰基督教,从而失去了自己文化的生命底蕴。这是愚蠢的反抗。但有的人却因此而反对基督精神的博爱,那更是愚蠢透顶的老顽固。不足以谈也!
8
东海先生为弘扬儒学、倡导民主劳心劳力,确当择机静养贵体。
祝东海先生身康体健,日益精进。
看罢先生《本体初论》,确曾准备于五一期间详论其中不足,然于今而言,似不对机。故只是简单提出一点,以供先生参考。
先生在文中提出了关于本体的两个根本性问题,即人从哪里来,世界从哪里来?但是这只是问题的一半,还有另外一半:人将到哪里去,世界将到哪里去?后面这一半是对众生的终极关怀,传统儒学是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恰如孔子曰:未知生,焉知死。
与先生相论甚多,虽于本体处与先生之见不同,然实获益匪浅。一则因先生学识甚博,吾不及也,故见贤思齐,日益己之所学;一则因先生境界超卓,吾虽以为先生所倡非究竟解脱之途,然吾尤须努力精进,方可略解先生于佛学之不当批评。
今先生欲静养小憩,甚好甚好。
并再致以最衷心之祝福。
一枭附言:湖湘君,如已写就,何妨贴出让我一阅?
涉及大理真谛,一切客气皆可去。
虽以为君于道体认识有偏,但在网上,能就此问题与我论战数回,已是空前。我相信,达君之境者,世间亦无多人也。
9、雪峰
东海一枭: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按:一直敬重东海一枭,虽未谋面,但内心里一直把他当良师益友看待,总认为能成为东海一枭的莫逆之交。东海一枭的这篇文章将是他人生和生命的一个辉煌转折,是凤凰涅槃的前兆。鲲鹏展翅十万里,阅尽了人间城廓,我坚信东海一枭必将成为人类文明的栋梁之柱,成为一颗明亮的恒心。为了表达我对东海一枭的敬意,我把这篇文章收入《禅院大师篇》了,请涵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