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7

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Thursday, May 31st, 2007

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荆楚
近段时间以来,东海一枭君颇为活跃。一会儿著文《信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一会而又赶制出《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等等。反正是极力崇儒和推销他的性善论。
当然,在民主大潮的冲击下,东海一枭君所秉持的崇儒观点,自然是漏洞百出,弥缝不及。于是东海一枭儒、释、道并用,周易、八卦也派上了用场,阴阳五行也掺杂其中。一会儿道学,一会儿玄学。天文地理,雾里云端。无所不知,不所不晓。让人目不暇接,让人不知所云。
我本来已经声言不再介入与东海一枭君的这种口水大战之中去了。但看到东海一枭喋喋不休于崇儒,到处宣扬性善之说,遗祸士林,流毒人间。乃不避浅陋,斗胆一说。
也因为性善性恶之基本持论,兹事体大。它关涉到许多基本的社会决策,也关涉民主宪政制度之建设。关涉法治环境之完善,更关涉到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之构筑。
确实,性善性恶,儒法两家争论了两千多年,谁也没能说服谁,也没有争论出一个结果。这是因为,无论性善、性恶,都是一个伪命题。双方都有证实的证据,但又不能否则大量的证伪之例证。
按照基督文明所引申出来的基本观点:“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在这种人性观的指导下,认为一种好的制度设计,一种好的社会价值导向,一种好的精神指归,则可以把人诱导濡染成天使。而一种坏的制度设计,一种坏的社会价值导向,一种坏的精神指归,则把人变成野兽。
举一个例子,颇能说明这个问题:英国发现澳洲之后,于是将许多罪犯流放到那里去服刑。起初几次,当然是委托海运公司来承运。英国政府则按上船人数来支付运费。
许多承运者只考虑多赚钱和多获利,而不管这些犯人的生活境遇。那时,运输速度还比较缓慢,从英国到澳洲一趟,一般需要一个多月,甚至几个月。在这种运输条件下,部分船只在运输犯人的过程中,死亡率高达2%。这样一来,英国人民舆论哗然,于是英国政府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严厉指责和批评。
英国政府受到严厉批评之后,乃改变思路,将“按上船人数支付运费”改为按“按到岸人数支付运费”。
经过这么一个小小“支付方式”的改动之后,犯人在运输途中的人道待遇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基本上能达到100%的到岸率。
当年的英国,是一个具有浓郁基督文明传统的国家。他们秉持基督文明之“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的基本观点。在出现这个“运输事故”之后,他们没有偏执于性善性恶之争论中去,而是秉持基督文明所引申出的人性观,并通过认真思考和分析,改进了技术手段,来规避资本逐利过程之中将“人性恶”发挥出来。而把资本逐利的本性予以利用,从而激发出“人性善”的成果。
假如这种事情出现在中国,那么,人们理所当然地做出这样的反应——儒家性善论者坚持说,必须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必须强化“品行道德培养”等,来感化这些人不要那么昧着良心赚钱……而法家的性恶论者则反驳说:必须施以严刑峻法,必须严惩不贷,以便让承运人不敢昧着良心赚钱等等……
两种思路,前者,日久必然流于虚伪蒙骗。后者,日久则必然流于血腥严酷。这都是刻舟求剑,缘木求鱼。其治理结果,可想而知。就像中国的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一样,只能长期陷入“治乱循环”之中而已。
中国历代**统治者,有单纯崇信法家的秦始皇,因其残暴刻深、嗜血寡恩,遂二世而亡。也有十分崇信儒家的王莽新朝,因其虚伪荒唐,作秀欺骗,连他本人也不得善终。因此,无论崇儒或崇法,用其来治国理政,无一不是荒唐悖乱之极。
吸取了这种深刻的“历史教训”后,历代的**统治者,倒是秉持“内法外儒”的治国理念。或曰“儒表法里”的奴役控制之术。从而使得他们对社会的奴役控制时间要长得多。但这种表面不一的长期奴役控制,几乎使中国变成了一个两脚动物的丛林,使**控制越来越严酷。使中华民族之思想文化和社会活力,越来越趋于窒息。只在春秋战国时代中,有过一度的辉煌。只在民国年间,有过短暂的“复兴”。
原因何在?在于秉持性善性恶之立论而作出的社会管理决策,是错上加错的结果也。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立论的基础错了,岂有社会管理的决策能够顺畅的?
而现代民主社会和文明国家所秉持的人性论,都是建立在基督文明所秉持之人性论的基础上。因而使得这些国家的社会管理、制度设计趋于科学化,从而暴发出巨大的社会活力。相对于**落后国家来说,这些国家的文明与和谐程度,真是霄攘之别。从而成为追求文明进步的落后国家之精神向往,成为世界文明的价值导向。从而迫使**落后之国家和地区的人们,苦苦思考迎头赶上的路径。
不幸的是,中国共产党在国民政府与日本侵略军厮杀得气血亏虚、鲜血淋漓的时候,通过长期的与日军暗通款曲,养精蓄锐,乃在苏俄的秘密支持和指使下,暴力劫夺了国民政府之政权。毛泽东如愿以偿地夺得政权后,其魂萦梦系的,是做一个**帝王。但鉴于袁慰亭复辟帝制的血泪教训,他只敢做一个超越皇帝之实的现代帝王,而不敢公开宣称复辟帝制。
毛泽东带着他的那帮泥腿子们坐上金銮宝殿之后,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这些山沟沟里蹦出来的家伙,让他们干点打家劫舍的活儿,确实是驾轻就熟。让他们做些绑票剪径的勾当,确实是娴熟快捷。但让他们来对儒教之思想根源进行剖析批判,则只能是——哈巴狗赶兔子——拿不到气。
从表面上看,中国共产党确实发起过批林批孔的运动,那仅仅是出于其内部权利争夺白热化的一种影射之术。在这种愚昧自负的驱动之下,他们只知道挖开孔子庐墓,把各地孔庙捣毁铲平,把各种文物古迹毁坏,以便将他们的兽性发作出来。因此,中国共产党批儒是假,崇儒才是真。
而终马克思一生,则武断否认普遍人性的存在,强行把普遍人性装入阶级性的箩筐之中。这就更加不合逻辑、等而下之矣。
在崇儒这个问题上,我希望东海一枭放眼看看世界文明发展的大势!再回顾一下人类文明迈进的脚步!而不是与中国共产党明里暗里之崇儒一唱一和。因为中国共产党为谋求长期的**奴役统治,或明里褒扬支持,或暗中使劲崇儒,并试图把崇儒的事业推展到新的高度。
再者,儒教向来提倡中庸之道。而基督文明的人性观,正契合于儒者之“中庸”观念也!既然东海一枭宣称自己崇信儒学,却又在这个问题上偏执于孔孟之“性善”一端。说明东海一枭君的儒学功夫不到家,说明东海一枭学艺不精。东海一枭只满足于跟着孔孟鹦鹉学舌,只满足于拾取古人的牙慧,生吞活剥,猪八戒吃人参果,而没有用自己的头脑加以分析。让我这个儒教的半桶水,都笑得在地上打滚!
也因为东海一枭崇儒之观点颇多荒谬悖乱,在与人的辩论过程中,往往理屈词穷。于是东海一枭虚晃一枪,乃一再感慨曰:语言文字的表达能力有限,不能表达出其自己内心深处的复杂思想。一些心灵深处的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世人限于智识蒙蔽,难以领会云云。
如果我遇到这种情形,只是责怪自己的语言词汇不够丰富,责怪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表达能力欠缺,而不是反过来责怪世人之懵懂不开。
东海一枭既然一惯崇儒,当然不会不知道孔子之“推己及人”,不会不知道儒家之“日三省”功夫。但东海一枭的这番说辞,其弦外之音,不仅不是“推己及人”和“日三省吾身”。反而认为:当今之人,限于天资慧根,限于智识蒙蔽,不足以理解东海一枭的复杂思想。也就是说:只有东海一枭最是聪慧明哲?其他的人,几乎都是一些二百五?
以我之愚钝,领受如此指责,倒是没有多大意见。但泱泱士林之中,难道都是一些东海一枭眼中的二百五?屡屡如此说辞,也太自恋自负了吧!也太自我崇拜了嘛!而自恋自负和自我崇拜,在基督徒的眼中,是严重之罪恶。
祈我主赦免他的罪恶!
2007-5-30下午

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Thursday, May 31st, 2007

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荆楚
近段时间以来,东海一枭君颇为活跃。一会儿著文《信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一会而又赶制出《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等等。反正是极力崇儒和推销他的性善论。
当然,在民主大潮的冲击下,东海一枭君所秉持的崇儒观点,自然是漏洞百出,弥缝不及。于是东海一枭儒、释、道并用,周易、八卦也派上了用场,阴阳五行也掺杂其中。一会儿道学,一会儿玄学。天文地理,雾里云端。无所不知,不所不晓。让人目不暇接,让人不知所云。
我本来已经声言不再介入与东海一枭君的这种口水大战之中去了。但看到东海一枭喋喋不休于崇儒,到处宣扬性善之说,遗祸士林,流毒人间。乃不避浅陋,斗胆一说。
也因为性善性恶之基本持论,兹事体大。它关涉到许多基本的社会决策,也关涉民主宪政制度之建设。关涉法治环境之完善,更关涉到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之构筑。
确实,性善性恶,儒法两家争论了两千多年,谁也没能说服谁,也没有争论出一个结果。这是因为,无论性善、性恶,都是一个伪命题。双方都有证实的证据,但又不能否则大量的证伪之例证。
按照基督文明所引申出来的基本观点:“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在这种人性观的指导下,认为一种好的制度设计,一种好的社会价值导向,一种好的精神指归,则可以把人诱导濡染成天使。而一种坏的制度设计,一种坏的社会价值导向,一种坏的精神指归,则把人变成野兽。
举一个例子,颇能说明这个问题:英国发现澳洲之后,于是将许多罪犯流放到那里去服刑。起初几次,当然是委托海运公司来承运。英国政府则按上船人数来支付运费。
许多承运者只考虑多赚钱和多获利,而不管这些犯人的生活境遇。那时,运输速度还比较缓慢,从英国到澳洲一趟,一般需要一个多月,甚至几个月。在这种运输条件下,部分船只在运输犯人的过程中,死亡率高达2%。这样一来,英国人民舆论哗然,于是英国政府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严厉指责和批评。
英国政府受到严厉批评之后,乃改变思路,将“按上船人数支付运费”改为按“按到岸人数支付运费”。
经过这么一个小小“支付方式”的改动之后,犯人在运输途中的人道待遇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基本上能达到100%的到岸率。
当年的英国,是一个具有浓郁基督文明传统的国家。他们秉持基督文明之“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的基本观点。在出现这个“运输事故”之后,他们没有偏执于性善性恶之争论中去,而是秉持基督文明所引申出的人性观,并通过认真思考和分析,改进了技术手段,来规避资本逐利过程之中将“人性恶”发挥出来。而把资本逐利的本性予以利用,从而激发出“人性善”的成果。
假如这种事情出现在中国,那么,人们理所当然地做出这样的反应——儒家性善论者坚持说,必须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必须强化“品行道德培养”等,来感化这些人不要那么昧着良心赚钱……而法家的性恶论者则反驳说:必须施以严刑峻法,必须严惩不贷,以便让承运人不敢昧着良心赚钱等等……
两种思路,前者,日久必然流于虚伪蒙骗。后者,日久则必然流于血腥严酷。这都是刻舟求剑,缘木求鱼。其治理结果,可想而知。就像中国的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一样,只能长期陷入“治乱循环”之中而已。
中国历代**统治者,有单纯崇信法家的秦始皇,因其残暴刻深、嗜血寡恩,遂二世而亡。也有十分崇信儒家的王莽新朝,因其虚伪荒唐,作秀欺骗,连他本人也不得善终。因此,无论崇儒或崇法,用其来治国理政,无一不是荒唐悖乱之极。
吸取了这种深刻的“历史教训”后,历代的**统治者,倒是秉持“内法外儒”的治国理念。或曰“儒表法里”的奴役控制之术。从而使得他们对社会的奴役控制时间要长得多。但这种表面不一的长期奴役控制,几乎使中国变成了一个两脚动物的丛林,使**控制越来越严酷。使中华民族之思想文化和社会活力,越来越趋于窒息。只在春秋战国时代中,有过一度的辉煌。只在民国年间,有过短暂的“复兴”。
原因何在?在于秉持性善性恶之立论而作出的社会管理决策,是错上加错的结果也。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立论的基础错了,岂有社会管理的决策能够顺畅的?
而现代民主社会和文明国家所秉持的人性论,都是建立在基督文明所秉持之人性论的基础上。因而使得这些国家的社会管理、制度设计趋于科学化,从而暴发出巨大的社会活力。相对于**落后国家来说,这些国家的文明与和谐程度,真是霄攘之别。从而成为追求文明进步的落后国家之精神向往,成为世界文明的价值导向。从而迫使**落后之国家和地区的人们,苦苦思考迎头赶上的路径。
不幸的是,中国共产党在国民政府与日本侵略军厮杀得气血亏虚、鲜血淋漓的时候,通过长期的与日军暗通款曲,养精蓄锐,乃在苏俄的秘密支持和指使下,暴力劫夺了国民政府之政权。毛泽东如愿以偿地夺得政权后,其魂萦梦系的,是做一个**帝王。但鉴于袁慰亭复辟帝制的血泪教训,他只敢做一个超越皇帝之实的现代帝王,而不敢公开宣称复辟帝制。
毛泽东带着他的那帮泥腿子们坐上金銮宝殿之后,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这些山沟沟里蹦出来的家伙,让他们干点打家劫舍的活儿,确实是驾轻就熟。让他们做些绑票剪径的勾当,确实是娴熟快捷。但让他们来对儒教之思想根源进行剖析批判,则只能是——哈巴狗赶兔子——拿不到气。
从表面上看,中国共产党确实发起过批林批孔的运动,那仅仅是出于其内部权利争夺白热化的一种影射之术。在这种愚昧自负的驱动之下,他们只知道挖开孔子庐墓,把各地孔庙捣毁铲平,把各种文物古迹毁坏,以便将他们的兽性发作出来。因此,中国共产党批儒是假,崇儒才是真。
而终马克思一生,则武断否认普遍人性的存在,强行把普遍人性装入阶级性的箩筐之中。这就更加不合逻辑、等而下之矣。
在崇儒这个问题上,我希望东海一枭放眼看看世界文明发展的大势!再回顾一下人类文明迈进的脚步!而不是与中国共产党明里暗里之崇儒一唱一和。因为中国共产党为谋求长期的**奴役统治,或明里褒扬支持,或暗中使劲崇儒,并试图把崇儒的事业推展到新的高度。
再者,儒教向来提倡中庸之道。而基督文明的人性观,正契合于儒者之“中庸”观念也!既然东海一枭宣称自己崇信儒学,却又在这个问题上偏执于孔孟之“性善”一端。说明东海一枭君的儒学功夫不到家,说明东海一枭学艺不精。东海一枭只满足于跟着孔孟鹦鹉学舌,只满足于拾取古人的牙慧,生吞活剥,猪八戒吃人参果,而没有用自己的头脑加以分析。让我这个儒教的半桶水,都笑得在地上打滚!
也因为东海一枭崇儒之观点颇多荒谬悖乱,在与人的辩论过程中,往往理屈词穷。于是东海一枭虚晃一枪,乃一再感慨曰:语言文字的表达能力有限,不能表达出其自己内心深处的复杂思想。一些心灵深处的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世人限于智识蒙蔽,难以领会云云。
如果我遇到这种情形,只是责怪自己的语言词汇不够丰富,责怪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表达能力欠缺,而不是反过来责怪世人之懵懂不开。
东海一枭既然一惯崇儒,当然不会不知道孔子之“推己及人”,不会不知道儒家之“日三省”功夫。但东海一枭的这番说辞,其弦外之音,不仅不是“推己及人”和“日三省吾身”。反而认为:当今之人,限于天资慧根,限于智识蒙蔽,不足以理解东海一枭的复杂思想。也就是说:只有东海一枭最是聪慧明哲?其他的人,几乎都是一些二百五?
以我之愚钝,领受如此指责,倒是没有多大意见。但泱泱士林之中,难道都是一些东海一枭眼中的二百五?屡屡如此说辞,也太自恋自负了吧!也太自我崇拜了嘛!而自恋自负和自我崇拜,在基督徒的眼中,是严重之罪恶。
祈我主赦免他的罪恶!
2007-5-30下午

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Thursday, May 31st, 2007

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荆楚
近段时间以来,东海一枭君颇为活跃。一会儿著文《信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一会而又赶制出《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等等。反正是极力崇儒和推销他的性善论。
当然,在民主大潮的冲击下,东海一枭君所秉持的崇儒观点,自然是漏洞百出,弥缝不及。于是东海一枭儒、释、道并用,周易、八卦也派上了用场,阴阳五行也掺杂其中。一会儿道学,一会儿玄学。天文地理,雾里云端。无所不知,不所不晓。让人目不暇接,让人不知所云。
我本来已经声言不再介入与东海一枭君的这种口水大战之中去了。但看到东海一枭喋喋不休于崇儒,到处宣扬性善之说,遗祸士林,流毒人间。乃不避浅陋,斗胆一说。
也因为性善性恶之基本持论,兹事体大。它关涉到许多基本的社会决策,也关涉民主宪政制度之建设。关涉法治环境之完善,更关涉到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之构筑。
确实,性善性恶,儒法两家争论了两千多年,谁也没能说服谁,也没有争论出一个结果。这是因为,无论性善、性恶,都是一个伪命题。双方都有证实的证据,但又不能否则大量的证伪之例证。
按照基督文明所引申出来的基本观点:“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在这种人性观的指导下,认为一种好的制度设计,一种好的社会价值导向,一种好的精神指归,则可以把人诱导濡染成天使。而一种坏的制度设计,一种坏的社会价值导向,一种坏的精神指归,则把人变成野兽。
举一个例子,颇能说明这个问题:英国发现澳洲之后,于是将许多罪犯流放到那里去服刑。起初几次,当然是委托海运公司来承运。英国政府则按上船人数来支付运费。
许多承运者只考虑多赚钱和多获利,而不管这些犯人的生活境遇。那时,运输速度还比较缓慢,从英国到澳洲一趟,一般需要一个多月,甚至几个月。在这种运输条件下,部分船只在运输犯人的过程中,死亡率高达2%。这样一来,英国人民舆论哗然,于是英国政府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严厉指责和批评。
英国政府受到严厉批评之后,乃改变思路,将“按上船人数支付运费”改为按“按到岸人数支付运费”。
经过这么一个小小“支付方式”的改动之后,犯人在运输途中的人道待遇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基本上能达到100%的到岸率。
当年的英国,是一个具有浓郁基督文明传统的国家。他们秉持基督文明之“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的基本观点。在出现这个“运输事故”之后,他们没有偏执于性善性恶之争论中去,而是秉持基督文明所引申出的人性观,并通过认真思考和分析,改进了技术手段,来规避资本逐利过程之中将“人性恶”发挥出来。而把资本逐利的本性予以利用,从而激发出“人性善”的成果。
假如这种事情出现在中国,那么,人们理所当然地做出这样的反应——儒家性善论者坚持说,必须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必须强化“品行道德培养”等,来感化这些人不要那么昧着良心赚钱……而法家的性恶论者则反驳说:必须施以严刑峻法,必须严惩不贷,以便让承运人不敢昧着良心赚钱等等……
两种思路,前者,日久必然流于虚伪蒙骗。后者,日久则必然流于血腥严酷。这都是刻舟求剑,缘木求鱼。其治理结果,可想而知。就像中国的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一样,只能长期陷入“治乱循环”之中而已。
中国历代**统治者,有单纯崇信法家的秦始皇,因其残暴刻深、嗜血寡恩,遂二世而亡。也有十分崇信儒家的王莽新朝,因其虚伪荒唐,作秀欺骗,连他本人也不得善终。因此,无论崇儒或崇法,用其来治国理政,无一不是荒唐悖乱之极。
吸取了这种深刻的“历史教训”后,历代的**统治者,倒是秉持“内法外儒”的治国理念。或曰“儒表法里”的奴役控制之术。从而使得他们对社会的奴役控制时间要长得多。但这种表面不一的长期奴役控制,几乎使中国变成了一个两脚动物的丛林,使**控制越来越严酷。使中华民族之思想文化和社会活力,越来越趋于窒息。只在春秋战国时代中,有过一度的辉煌。只在民国年间,有过短暂的“复兴”。
原因何在?在于秉持性善性恶之立论而作出的社会管理决策,是错上加错的结果也。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立论的基础错了,岂有社会管理的决策能够顺畅的?
而现代民主社会和文明国家所秉持的人性论,都是建立在基督文明所秉持之人性论的基础上。因而使得这些国家的社会管理、制度设计趋于科学化,从而暴发出巨大的社会活力。相对于**落后国家来说,这些国家的文明与和谐程度,真是霄攘之别。从而成为追求文明进步的落后国家之精神向往,成为世界文明的价值导向。从而迫使**落后之国家和地区的人们,苦苦思考迎头赶上的路径。
不幸的是,中国共产党在国民政府与日本侵略军厮杀得气血亏虚、鲜血淋漓的时候,通过长期的与日军暗通款曲,养精蓄锐,乃在苏俄的秘密支持和指使下,暴力劫夺了国民政府之政权。毛泽东如愿以偿地夺得政权后,其魂萦梦系的,是做一个**帝王。但鉴于袁慰亭复辟帝制的血泪教训,他只敢做一个超越皇帝之实的现代帝王,而不敢公开宣称复辟帝制。
毛泽东带着他的那帮泥腿子们坐上金銮宝殿之后,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这些山沟沟里蹦出来的家伙,让他们干点打家劫舍的活儿,确实是驾轻就熟。让他们做些绑票剪径的勾当,确实是娴熟快捷。但让他们来对儒教之思想根源进行剖析批判,则只能是——哈巴狗赶兔子——拿不到气。
从表面上看,中国共产党确实发起过批林批孔的运动,那仅仅是出于其内部权利争夺白热化的一种影射之术。在这种愚昧自负的驱动之下,他们只知道挖开孔子庐墓,把各地孔庙捣毁铲平,把各种文物古迹毁坏,以便将他们的兽性发作出来。因此,中国共产党批儒是假,崇儒才是真。
而终马克思一生,则武断否认普遍人性的存在,强行把普遍人性装入阶级性的箩筐之中。这就更加不合逻辑、等而下之矣。
在崇儒这个问题上,我希望东海一枭放眼看看世界文明发展的大势!再回顾一下人类文明迈进的脚步!而不是与中国共产党明里暗里之崇儒一唱一和。因为中国共产党为谋求长期的**奴役统治,或明里褒扬支持,或暗中使劲崇儒,并试图把崇儒的事业推展到新的高度。
再者,儒教向来提倡中庸之道。而基督文明的人性观,正契合于儒者之“中庸”观念也!既然东海一枭宣称自己崇信儒学,却又在这个问题上偏执于孔孟之“性善”一端。说明东海一枭君的儒学功夫不到家,说明东海一枭学艺不精。东海一枭只满足于跟着孔孟鹦鹉学舌,只满足于拾取古人的牙慧,生吞活剥,猪八戒吃人参果,而没有用自己的头脑加以分析。让我这个儒教的半桶水,都笑得在地上打滚!
也因为东海一枭崇儒之观点颇多荒谬悖乱,在与人的辩论过程中,往往理屈词穷。于是东海一枭虚晃一枪,乃一再感慨曰:语言文字的表达能力有限,不能表达出其自己内心深处的复杂思想。一些心灵深处的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世人限于智识蒙蔽,难以领会云云。
如果我遇到这种情形,只是责怪自己的语言词汇不够丰富,责怪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表达能力欠缺,而不是反过来责怪世人之懵懂不开。
东海一枭既然一惯崇儒,当然不会不知道孔子之“推己及人”,不会不知道儒家之“日三省”功夫。但东海一枭的这番说辞,其弦外之音,不仅不是“推己及人”和“日三省吾身”。反而认为:当今之人,限于天资慧根,限于智识蒙蔽,不足以理解东海一枭的复杂思想。也就是说:只有东海一枭最是聪慧明哲?其他的人,几乎都是一些二百五?
以我之愚钝,领受如此指责,倒是没有多大意见。但泱泱士林之中,难道都是一些东海一枭眼中的二百五?屡屡如此说辞,也太自恋自负了吧!也太自我崇拜了嘛!而自恋自负和自我崇拜,在基督徒的眼中,是严重之罪恶。
祈我主赦免他的罪恶!
2007-5-30下午

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Thursday, May 31st, 2007

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荆楚
近段时间以来,东海一枭君颇为活跃。一会儿著文《信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一会而又赶制出《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等等。反正是极力崇儒和推销他的性善论。
当然,在民主大潮的冲击下,东海一枭君所秉持的崇儒观点,自然是漏洞百出,弥缝不及。于是东海一枭儒、释、道并用,周易、八卦也派上了用场,阴阳五行也掺杂其中。一会儿道学,一会儿玄学。天文地理,雾里云端。无所不知,不所不晓。让人目不暇接,让人不知所云。
我本来已经声言不再介入与东海一枭君的这种口水大战之中去了。但看到东海一枭喋喋不休于崇儒,到处宣扬性善之说,遗祸士林,流毒人间。乃不避浅陋,斗胆一说。
也因为性善性恶之基本持论,兹事体大。它关涉到许多基本的社会决策,也关涉民主宪政制度之建设。关涉法治环境之完善,更关涉到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之构筑。
确实,性善性恶,儒法两家争论了两千多年,谁也没能说服谁,也没有争论出一个结果。这是因为,无论性善、性恶,都是一个伪命题。双方都有证实的证据,但又不能否则大量的证伪之例证。
按照基督文明所引申出来的基本观点:“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在这种人性观的指导下,认为一种好的制度设计,一种好的社会价值导向,一种好的精神指归,则可以把人诱导濡染成天使。而一种坏的制度设计,一种坏的社会价值导向,一种坏的精神指归,则把人变成野兽。
举一个例子,颇能说明这个问题:英国发现澳洲之后,于是将许多罪犯流放到那里去服刑。起初几次,当然是委托海运公司来承运。英国政府则按上船人数来支付运费。
许多承运者只考虑多赚钱和多获利,而不管这些犯人的生活境遇。那时,运输速度还比较缓慢,从英国到澳洲一趟,一般需要一个多月,甚至几个月。在这种运输条件下,部分船只在运输犯人的过程中,死亡率高达2%。这样一来,英国人民舆论哗然,于是英国政府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严厉指责和批评。
英国政府受到严厉批评之后,乃改变思路,将“按上船人数支付运费”改为按“按到岸人数支付运费”。
经过这么一个小小“支付方式”的改动之后,犯人在运输途中的人道待遇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基本上能达到100%的到岸率。
当年的英国,是一个具有浓郁基督文明传统的国家。他们秉持基督文明之“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的基本观点。在出现这个“运输事故”之后,他们没有偏执于性善性恶之争论中去,而是秉持基督文明所引申出的人性观,并通过认真思考和分析,改进了技术手段,来规避资本逐利过程之中将“人性恶”发挥出来。而把资本逐利的本性予以利用,从而激发出“人性善”的成果。
假如这种事情出现在中国,那么,人们理所当然地做出这样的反应——儒家性善论者坚持说,必须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必须强化“品行道德培养”等,来感化这些人不要那么昧着良心赚钱……而法家的性恶论者则反驳说:必须施以严刑峻法,必须严惩不贷,以便让承运人不敢昧着良心赚钱等等……
两种思路,前者,日久必然流于虚伪蒙骗。后者,日久则必然流于血腥严酷。这都是刻舟求剑,缘木求鱼。其治理结果,可想而知。就像中国的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一样,只能长期陷入“治乱循环”之中而已。
中国历代**统治者,有单纯崇信法家的秦始皇,因其残暴刻深、嗜血寡恩,遂二世而亡。也有十分崇信儒家的王莽新朝,因其虚伪荒唐,作秀欺骗,连他本人也不得善终。因此,无论崇儒或崇法,用其来治国理政,无一不是荒唐悖乱之极。
吸取了这种深刻的“历史教训”后,历代的**统治者,倒是秉持“内法外儒”的治国理念。或曰“儒表法里”的奴役控制之术。从而使得他们对社会的奴役控制时间要长得多。但这种表面不一的长期奴役控制,几乎使中国变成了一个两脚动物的丛林,使**控制越来越严酷。使中华民族之思想文化和社会活力,越来越趋于窒息。只在春秋战国时代中,有过一度的辉煌。只在民国年间,有过短暂的“复兴”。
原因何在?在于秉持性善性恶之立论而作出的社会管理决策,是错上加错的结果也。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立论的基础错了,岂有社会管理的决策能够顺畅的?
而现代民主社会和文明国家所秉持的人性论,都是建立在基督文明所秉持之人性论的基础上。因而使得这些国家的社会管理、制度设计趋于科学化,从而暴发出巨大的社会活力。相对于**落后国家来说,这些国家的文明与和谐程度,真是霄攘之别。从而成为追求文明进步的落后国家之精神向往,成为世界文明的价值导向。从而迫使**落后之国家和地区的人们,苦苦思考迎头赶上的路径。
不幸的是,中国共产党在国民政府与日本侵略军厮杀得气血亏虚、鲜血淋漓的时候,通过长期的与日军暗通款曲,养精蓄锐,乃在苏俄的秘密支持和指使下,暴力劫夺了国民政府之政权。毛泽东如愿以偿地夺得政权后,其魂萦梦系的,是做一个**帝王。但鉴于袁慰亭复辟帝制的血泪教训,他只敢做一个超越皇帝之实的现代帝王,而不敢公开宣称复辟帝制。
毛泽东带着他的那帮泥腿子们坐上金銮宝殿之后,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这些山沟沟里蹦出来的家伙,让他们干点打家劫舍的活儿,确实是驾轻就熟。让他们做些绑票剪径的勾当,确实是娴熟快捷。但让他们来对儒教之思想根源进行剖析批判,则只能是——哈巴狗赶兔子——拿不到气。
从表面上看,中国共产党确实发起过批林批孔的运动,那仅仅是出于其内部权利争夺白热化的一种影射之术。在这种愚昧自负的驱动之下,他们只知道挖开孔子庐墓,把各地孔庙捣毁铲平,把各种文物古迹毁坏,以便将他们的兽性发作出来。因此,中国共产党批儒是假,崇儒才是真。
而终马克思一生,则武断否认普遍人性的存在,强行把普遍人性装入阶级性的箩筐之中。这就更加不合逻辑、等而下之矣。
在崇儒这个问题上,我希望东海一枭放眼看看世界文明发展的大势!再回顾一下人类文明迈进的脚步!而不是与中国共产党明里暗里之崇儒一唱一和。因为中国共产党为谋求长期的**奴役统治,或明里褒扬支持,或暗中使劲崇儒,并试图把崇儒的事业推展到新的高度。
再者,儒教向来提倡中庸之道。而基督文明的人性观,正契合于儒者之“中庸”观念也!既然东海一枭宣称自己崇信儒学,却又在这个问题上偏执于孔孟之“性善”一端。说明东海一枭君的儒学功夫不到家,说明东海一枭学艺不精。东海一枭只满足于跟着孔孟鹦鹉学舌,只满足于拾取古人的牙慧,生吞活剥,猪八戒吃人参果,而没有用自己的头脑加以分析。让我这个儒教的半桶水,都笑得在地上打滚!
也因为东海一枭崇儒之观点颇多荒谬悖乱,在与人的辩论过程中,往往理屈词穷。于是东海一枭虚晃一枪,乃一再感慨曰:语言文字的表达能力有限,不能表达出其自己内心深处的复杂思想。一些心灵深处的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世人限于智识蒙蔽,难以领会云云。
如果我遇到这种情形,只是责怪自己的语言词汇不够丰富,责怪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表达能力欠缺,而不是反过来责怪世人之懵懂不开。
东海一枭既然一惯崇儒,当然不会不知道孔子之“推己及人”,不会不知道儒家之“日三省”功夫。但东海一枭的这番说辞,其弦外之音,不仅不是“推己及人”和“日三省吾身”。反而认为:当今之人,限于天资慧根,限于智识蒙蔽,不足以理解东海一枭的复杂思想。也就是说:只有东海一枭最是聪慧明哲?其他的人,几乎都是一些二百五?
以我之愚钝,领受如此指责,倒是没有多大意见。但泱泱士林之中,难道都是一些东海一枭眼中的二百五?屡屡如此说辞,也太自恋自负了吧!也太自我崇拜了嘛!而自恋自负和自我崇拜,在基督徒的眼中,是严重之罪恶。
祈我主赦免他的罪恶!
2007-5-30下午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Thursday, May 31st, 2007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骂声一阵高过一阵
骂声四起
数也数不清的人在乱骂
不骂专制特权
它们消失在历史垃圾堆里
也不骂腐败
它的踪影很难找了
全是一个个小人物在乱骂
对着老枭乱骂
把枭头当马桶
胡乱放屁撒尿
天下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天下的快乐
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老枭作为总统
如果气不过
或者有兴致
就跳上电视广播报纸以及网络
与大伙儿对骂一番
然后到街旁小店
赊一碟花生米
三两烧刀子
一边自我陶醉
一边等法院的传票
2007-4-12东海一枭
附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骂声一阵高过一阵
骂声四起
数也数不清的人在乱骂
不骂反动派
反动派都死光了
也不骂鬼子
鬼子也死光了
全是一个个小人物在乱骂
乱骂就是见谁骂谁
以及骂自己
小人物偶尔也骂大人物
但没有劲
大人物也死光了
活着的人里
一个大人物也没有
之所以
偶尔还骂大人物
纯粹出于惯性
天下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天下的快乐
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快乐就是乱骂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Thursday, May 31st, 2007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骂声一阵高过一阵
骂声四起
数也数不清的人在乱骂
不骂专制特权
它们消失在历史垃圾堆里
也不骂腐败
它的踪影很难找了
全是一个个小人物在乱骂
对着老枭乱骂
把枭头当马桶
胡乱放屁撒尿
天下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天下的快乐
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老枭作为总统
如果气不过
或者有兴致
就跳上电视广播报纸以及网络
与大伙儿对骂一番
然后到街旁小店
赊一碟花生米
三两烧刀子
一边自我陶醉
一边等法院的传票
2007-4-12东海一枭
附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骂声一阵高过一阵
骂声四起
数也数不清的人在乱骂
不骂反动派
反动派都死光了
也不骂鬼子
鬼子也死光了
全是一个个小人物在乱骂
乱骂就是见谁骂谁
以及骂自己
小人物偶尔也骂大人物
但没有劲
大人物也死光了
活着的人里
一个大人物也没有
之所以
偶尔还骂大人物
纯粹出于惯性
天下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天下的快乐
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快乐就是乱骂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Thursday, May 31st, 2007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骂声一阵高过一阵
骂声四起
数也数不清的人在乱骂
不骂专制特权
它们消失在历史垃圾堆里
也不骂腐败
它的踪影很难找了
全是一个个小人物在乱骂
对着老枭乱骂
把枭头当马桶
胡乱放屁撒尿
天下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天下的快乐
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老枭作为总统
如果气不过
或者有兴致
就跳上电视广播报纸以及网络
与大伙儿对骂一番
然后到街旁小店
赊一碟花生米
三两烧刀子
一边自我陶醉
一边等法院的传票
2007-4-12东海一枭
附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骂声一阵高过一阵
骂声四起
数也数不清的人在乱骂
不骂反动派
反动派都死光了
也不骂鬼子
鬼子也死光了
全是一个个小人物在乱骂
乱骂就是见谁骂谁
以及骂自己
小人物偶尔也骂大人物
但没有劲
大人物也死光了
活着的人里
一个大人物也没有
之所以
偶尔还骂大人物
纯粹出于惯性
天下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天下的快乐
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快乐就是乱骂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Thursday, May 31st, 2007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骂声一阵高过一阵
骂声四起
数也数不清的人在乱骂
不骂专制特权
它们消失在历史垃圾堆里
也不骂腐败
它的踪影很难找了
全是一个个小人物在乱骂
对着老枭乱骂
把枭头当马桶
胡乱放屁撒尿
天下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天下的快乐
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老枭作为总统
如果气不过
或者有兴致
就跳上电视广播报纸以及网络
与大伙儿对骂一番
然后到街旁小店
赊一碟花生米
三两烧刀子
一边自我陶醉
一边等法院的传票
2007-4-12东海一枭
附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骂声一阵高过一阵
骂声四起
数也数不清的人在乱骂
不骂反动派
反动派都死光了
也不骂鬼子
鬼子也死光了
全是一个个小人物在乱骂
乱骂就是见谁骂谁
以及骂自己
小人物偶尔也骂大人物
但没有劲
大人物也死光了
活着的人里
一个大人物也没有
之所以
偶尔还骂大人物
纯粹出于惯性
天下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天下的快乐
终于成了小人物的
快乐就是乱骂

六四敢死队

Thursday, May 31st, 2007

民运的六四资料里,说六四的工人敢死队有手枪还有机关枪。在广场撤离之前指挥部收过武器,…,
由此可见,暴乱的说法一点没错。暴民杀害士兵就应该?部队开枪就算屠杀?假如没有暴民袭击部队,部队也不至于开枪。
那天晚上,部队遇到劫击时先是朝天鸣枪,意思是让看热闹走开。枪都响了,还往前挤,这是好玩的吗?如果冲上去朝部队开枪或者扔燃烧瓶之类,被打死活该。名字就叫敢死队。被抓住被判刑也活该。他不打死你,你就打死他。
民运每年贴几张”血腥”照片说事,想说明什么?死尸都是血腥的。那天烧了多少军车公交车?杀伤多少士兵?那些士兵被谁打死的?民运也该列份名单。
注:学生也有敢死队,还有发毒誓要放火的,但是看见部队到达广场,就不敢死了也不放火了,平安撤回学校。这些人到了海外干的事还是整天发毒誓。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Thursday, May 31st, 2007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老枭生平爱才成癖,对于文才优异武功高强者,总是情不自禁地欣赏之包容之。可随着年龄老大阅历加深,越来越感到,如果一个人不诚不真品德不好,文才武功最好,也是不值得欣赏、不值得交往的。至于包容,其实是纵容。
周敦颐说得好:“不知务道德,而第以文辞为能者,艺焉而已。”(《周子通书》)。遗憾的是,“艺焉而已”的无品文人触目皆是。某网络名家炫耀“就算芦某是十恶不赦的恶棍,也丝毫不会影响芦文的说服力和影响力”云云。孔子教导:不以人废言。但这话是针对他人而不宜用作“自我要求”的。
“第以文辞为能者”总是太相信才华的表面影响,太轻视道德的内在力量。殊不知没有基本道德为根基,人是废人,文也是废文。自恃有才恣意玩人玩世玩弄小聪明,一不小心就会把自个玩残了。道德无根基,文章徒炫丽,一个谎谣专家和三无牌文痞,纵名动天下,才绝一世,其文章又能有多大说服力和影响力?
文如其人,绝对真理。文章是无法造假的。无论怎样刻意矫造,作者的心态优劣、学识深浅、品德高低、境界远近,在在都会在文章中不经意地流露出来。有些人喜欢在文章里扮清高演超脱玩高贵装深沉表伟大,自以为头脑聪明,伪装高明,其实字里行间散发出来那浅薄琐屑卑贱恶俗的气息,那假腥腥脏兮兮的味道,能把一头猪熏死!
作者的思想道德人品形象都在他们自己的文字里藏着呢。或许,可以欺骗作者自己,可以欺瞒愚昧的凡民,却逃不过智慧的眼光。世界很大,智慧者不少,象我,对言不由衷的文字就有一种天生的敏感。很多文人严重欠缺基本的诚实,对人虚情假义,为文苟毁苟誉—-假腥腥地赞美是被我视为人格侮辱的。我认为,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赞与骂一样可厌可耻!
孔子要求学生(或年轻人)首先要致力于孝悌、谨信、爱众、亲仁,培养良好的道德观念和道德行为,如果还有闲暇时间和余力,则用以学习文化增长知识(《论语-学而篇》:“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可是,现在很多人自己都当了父母、师长了,文章写了一大堆了,依然不知诚信二字为何物。不过一般人多少会佯装一下。象某网络名家那样,积极主动地到处宣扬自己对老枭的赞誉全是假誉,然后还责怪老枭不知感恩,则可谓旷古奇闻。也只有当今这个垃圾时代,才会出这种垃圾到极点的文痞文妖!
我说过,时间是会说话的,历史是有公道的;我还说过,历史是大人养的。人能弘道,弘道的过程就是养历史的过程,也是养人的过程。如果机缘成熟,某些抨击诅咒以及造我谣撒我谎者终于有幸长大成人,再回头看看自己“幼稚”时阴毒恶俗的文字,那将会怎样的羞愧啊!
2007-5-30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5-30 http://asiadem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