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7

秋风:二十年后看戈尔巴乔夫

Friday, June 29th, 2007

● 秋风
距离苏联已经解体十几年,回首戈尔巴乔夫时代的改革,诸多学者、民众似乎仍然不能摆脱激情的支配。看看《奔向自由——戈尔巴乔夫改革二十年后的评说》,当有助于正确地认识那场导致全球变化的改革。本书是由戈尔巴乔夫基金会编辑的,当然不乏为戈氏辩解的成分,但各篇章的论述大体上还是比较客观,从中不难比较准确地理解,戈尔巴乔夫为什么必须进行改革,而改革又何以走向其所不能想象的结局,而俄罗斯人的失望究竟有没有道理。
改革拐弯的必然性
早在苏联式政经体制现实地建立之前,1922年,奥地利经济学家路德维希·冯·米塞斯就出版了一本书,《社会主义的经济学与社会学分析》。在这本后来引起广泛争论的著作中,米塞斯说,计划经济是不可能的(impossible)。他不光是说它是不现实的、不可行的,而是说从概念和逻辑上说,计划经济就不成立。因为,全国集中控制的计划经济取消了私有财产,取消了价格与利润,因而计划当局就根本无从知道社会需求什么,应当生产什么,生产多少。所谓的计划经济,最终必然会走向“有计划的混乱”,经济体系无法正常维系。到后来,米塞斯的学生哈耶克深化了这一观点。他进一步指出,计划当局陷入一种无法克服的“无知”状态:制定计划所需要的知识分散在无数人那里,这样的局部知识绝无可能由一个人或一个计划当局收集、集中使用,因而政府根本无从制定计划。假如有计划,那不过是任意编排的一堆数字而已。
当然,苏联式计划经济体制不仅在多个国家建立起来,而且也运转了若干年。但这并不能证伪米塞斯、哈耶克的理论。所有这些国家其实都利用了国际市场的价格信号,都保留了私人市场部门,比如自留地和黑市,这为计划当局提供了制定计划所必须的价格信息。当然,由于这些部门本身受到政府的压制,因而计划当局获得的信息仍然是扭曲的。总之,计划经济终究无法避免经济混乱。“短缺经济”、苏联那样的经济结构扭曲等等,都是“有计划的混乱”的具体表现。至于中国经济在1970年代走向崩溃,也是计划经济不可避免的趋势。
所以,在实行苏联式体制的国家,至少来自经济方面的压力也会使改革变得不可避免。所有建立计划体制的国家,在经历了几年、最多十几年的快速增长后,都被迫进行改革。在戈尔巴乔夫之前,每一届苏联领导人都在进行改革,只不过戈尔巴乔夫的声势比较浩大而已。
毫无疑问,任何改革者都希望把改革限定在可控范围内,并且按照自己的时间表进行。很自然地,戈氏的改革方案从经济改革开始。这种选择,既有实用的考虑,也有理论的支持。现实地看,苏联旧体制的根本特征是党政权力控制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改革者当然同样不愿放弃这种控制权,所以从经济改革入手是相对安全的策略。另一方面,苏联的意识形态主张经济是基础,改革者通常就相信,经济问题是全部问题的核心,解决了经济问题,“上层建筑”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但是,现实的逻辑通常会打乱改革者的日程表。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指出,国家为了控制经济,必然要扩展其控制的范围,变成对整个社会的全面控制,比如为了维持计划经济的正常运转,就必须限制个人支配财产的范围,禁止人们自由迁徙,控制国际贸易,以至于控制人们的思想观念及家庭的消费活动,甚至婚姻和生育。
如此,生活在苏联体制下的民众,固然对经济上的困苦非常不满,但他们最切肤的感受还是自由的匮乏。上下两个阶层的人们对此感受最强烈。一方面是国有部门之外的底层民众,他们被剥夺了利用自己微薄的技能维持生活的机会。在社会结构的另一端,知识分子则因为丧失了讨论的自由、思考、阅读的自由而不满。因此,一旦改革者为了经济改革而放松对社会的控制,民众立刻就会利用这个机会,表达对自由的诉求。改革者一门心思进行的经济改革,立刻就会变成更广泛的摆脱思想、政治控制的社会运动。底层民众和知识分子的力量推动改革者调整自己的方案,改革的议程很快就会走向对旧体制之核心进行改革,即政治改革、执政党体制改革,以重建社会治理体系。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走的正是这样一条路。
俄罗斯转型故事并不独特
不幸的是,这样的改革通常很难成功。这不完全是因为民众的要求不正确,也不完全因为改革者缺乏诚意。但更重要的是,不管民众、知识分子,还是改革领袖及其智囊、支持者,其实都缺乏进行改革的必要知识和技艺准备。
[…]

陪王陽明一哭(好文共赏)

Friday, June 29th, 2007

陪王陽明一哭(好文共赏)
陈复:陽明在哭泣
世間究竟有沒有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與夫妻相敬如賓這種事情呢?為什麼我會看見,投注巨大精神在人類前景開拓的阿南達慕提,要面臨著妻子與兒子的背叛,他們不僅離開,還跟政府合作,重創已經身陷牢獄的阿南達慕提?為什麼我會看見,王陽明一生無法與妻子融洽相處,死後還面臨諸兄弟的爭奪家產,把他的骨肉與後妻趕出門外?這兩位中印聖人,究竟如何面對家庭的撕裂?他們如何承受得住,這傷害?
阿南達慕提的一生是個謎,我無法回答這問題。我知道,王陽明當有無數默默無語問蒼天的時刻。他哭泣,他吶喊,他如同精神錯亂的喃喃自語,他不語。他無法解決他的血親的問題,他只能解決他自己的問題,與相信他的心學的人的問題。血親再如何的親,肌膚的親,血液的親,都無法掩蓋住心理的距離。每個跟他生活的親人,都自認瞭解他,編派他,終至於遠離他。他尤其無法跟不瞭解他的太太說,我的生命很特殊,我需要你的珍惜。
因為,就現象上,他真的太「對不起」他的太太了。結婚的前一天,他還跑去鐵柱宮跟道士說話與靜坐,第二天都耽誤掉婚期。結婚後,他不把太太帶回家,盡繞遠路,跑去見理學大師婁諒,想瞭解人如何做聖人。一個婦道人家,難道不會心懷怨懟?女人,不需要做聖人,她只想好好活著,照顧好公婆孩子,就是她最大的心願。偏偏你王陽明有這般雄圖大志,淨讓我不得安身?無數的怨累積出的聒噪數落,當在王陽明的耳朵裡嗡嗡作響。
這就只會讓王陽明更遠離。然而,這是誰的錯?王太太沒有錯,然而,王陽明同樣沒有錯。錯的只是王陽明想要有個家,有個太太,能幫他穩住門面,這儒家的門面,何其的沈啊?誰能當聖人的太太,或者,反過來說,有哪個女人真願意去當聖人的太太,他們更願意當個有錢人家的太太,這保證現實幸福的路,誰不想過,要去跟著「聖人」千死百難?不幸當上想當聖人的人的女人,在這無盡的怨懟裡,讓聖人本就勞苦的精神裡,心頭的壓迫更加的重了。
我不相信,聖人不會流淚。我不相信,聖人在面對各種災難如泰山壓頂的當頭,精神不會失魂落魄,否則孔子為何要哭喊:「天喪予!天喪予!」揭開王陽明的家內事,那不堪回首的苦,王陽明要對誰去說?他有說話的人嗎?王太太的數落,只使得王陽明與她的情感更加疏離,直到王太太中年過世,兩人都沒有生孩子,這難道不能讓人看出端倪?不要再強迫陽明先生留下記錄了,這些事實已經告訴我們很多很多故事了。
這並不會減損我對先生的敬意。我相信,王陽明心底,曾經在某個時刻,已經想過:即使我這一生齊家完全失敗了,我還是能做心學大師,傳播正道的教化於人間。我沒有善因緣能改變我的家,我還是有善因緣去推廣我的道。純粹的循序漸進修齊治平,如果有人能做到,那真是好因緣,如果有些折損,後世清醒的人自然不會深責於聖人,即使佛陀要成就他的道,都不惜拋妻棄子了,能捨纔能得,如果畏首畏尾,一輩子窩囊活不出究竟,何苦如此?
當王陽明在廟堂被打的昏死,當他絕望的跳錢塘江自殺,當他坐在石頭棺材上等死,這與死亡擦身而過的片刻,他曾想過,有一天我終究會成為聖人,因此現在的苦我需要承受得住?應該不會……那與死亡接觸的當下,完全的真實,死了就死了,死了,世間就沒有曠世大儒王陽明了。因此,雖然王陽明的死完全真實,蒼天真的想讓他就此死去?如果不,這是磨練,這磨練,要讓王陽明體會出什麼大道理?不論是什麼,這真是個拿命來換得的大道理啊!
無法過得渾渾噩噩,就得選擇無盡的折磨,人,活著,真是夠苦了。我這拆開世人渾渾噩噩的心智裡給出的聖人假象,其實看不懂的人還是看不懂,他們只需要有一尊木刻的雕像或牌位,頂禮膜拜後,就接著趕去過自己馳騁於物欲的人生了,那些偉大覺悟者生命自身的苦與悟,他們其實並不關心,因為他們只關心自己,關心自己的苦,因此偶爾會去關心覺悟者的悟,殊不知苦與悟是一體的兩面,他們得先認真關心,覺悟者的苦,纔有機會摸索出自己的悟。
陽明在哭泣。先生的每顆淚珠,誰能承接?誰能給他一個溫暖的擁抱,告訴他這全部的苦難終究會結束,而你會獲得公允的評價?如果你知道,他死後被政府抄家,死後四十年纔被平反,這公允的評價,對已經死去的陽明究竟還有沒有意義?這虛幻的評價,對照著每個苦難裡的真實的痛,我只能說,人生的路真是艱困,渾渾噩噩與睿智成聖,這兩者都要經歷不同層面的苦,前者或許還會有更大量來自於感官的快樂,而後者唯一的回報,就只是不斷的領悟。
領悟,真的沒有辦法衡量,那價值。
陳復記於午後的風城,十一月二十九日,陽明子降生五百三十四年

陪王陽明一哭(好文共赏)

Friday, June 29th, 2007

陪王陽明一哭(好文共赏)
陈复:陽明在哭泣
世間究竟有沒有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與夫妻相敬如賓這種事情呢?為什麼我會看見,投注巨大精神在人類前景開拓的阿南達慕提,要面臨著妻子與兒子的背叛,他們不僅離開,還跟政府合作,重創已經身陷牢獄的阿南達慕提?為什麼我會看見,王陽明一生無法與妻子融洽相處,死後還面臨諸兄弟的爭奪家產,把他的骨肉與後妻趕出門外?這兩位中印聖人,究竟如何面對家庭的撕裂?他們如何承受得住,這傷害?
阿南達慕提的一生是個謎,我無法回答這問題。我知道,王陽明當有無數默默無語問蒼天的時刻。他哭泣,他吶喊,他如同精神錯亂的喃喃自語,他不語。他無法解決他的血親的問題,他只能解決他自己的問題,與相信他的心學的人的問題。血親再如何的親,肌膚的親,血液的親,都無法掩蓋住心理的距離。每個跟他生活的親人,都自認瞭解他,編派他,終至於遠離他。他尤其無法跟不瞭解他的太太說,我的生命很特殊,我需要你的珍惜。
因為,就現象上,他真的太「對不起」他的太太了。結婚的前一天,他還跑去鐵柱宮跟道士說話與靜坐,第二天都耽誤掉婚期。結婚後,他不把太太帶回家,盡繞遠路,跑去見理學大師婁諒,想瞭解人如何做聖人。一個婦道人家,難道不會心懷怨懟?女人,不需要做聖人,她只想好好活著,照顧好公婆孩子,就是她最大的心願。偏偏你王陽明有這般雄圖大志,淨讓我不得安身?無數的怨累積出的聒噪數落,當在王陽明的耳朵裡嗡嗡作響。
這就只會讓王陽明更遠離。然而,這是誰的錯?王太太沒有錯,然而,王陽明同樣沒有錯。錯的只是王陽明想要有個家,有個太太,能幫他穩住門面,這儒家的門面,何其的沈啊?誰能當聖人的太太,或者,反過來說,有哪個女人真願意去當聖人的太太,他們更願意當個有錢人家的太太,這保證現實幸福的路,誰不想過,要去跟著「聖人」千死百難?不幸當上想當聖人的人的女人,在這無盡的怨懟裡,讓聖人本就勞苦的精神裡,心頭的壓迫更加的重了。
我不相信,聖人不會流淚。我不相信,聖人在面對各種災難如泰山壓頂的當頭,精神不會失魂落魄,否則孔子為何要哭喊:「天喪予!天喪予!」揭開王陽明的家內事,那不堪回首的苦,王陽明要對誰去說?他有說話的人嗎?王太太的數落,只使得王陽明與她的情感更加疏離,直到王太太中年過世,兩人都沒有生孩子,這難道不能讓人看出端倪?不要再強迫陽明先生留下記錄了,這些事實已經告訴我們很多很多故事了。
這並不會減損我對先生的敬意。我相信,王陽明心底,曾經在某個時刻,已經想過:即使我這一生齊家完全失敗了,我還是能做心學大師,傳播正道的教化於人間。我沒有善因緣能改變我的家,我還是有善因緣去推廣我的道。純粹的循序漸進修齊治平,如果有人能做到,那真是好因緣,如果有些折損,後世清醒的人自然不會深責於聖人,即使佛陀要成就他的道,都不惜拋妻棄子了,能捨纔能得,如果畏首畏尾,一輩子窩囊活不出究竟,何苦如此?
當王陽明在廟堂被打的昏死,當他絕望的跳錢塘江自殺,當他坐在石頭棺材上等死,這與死亡擦身而過的片刻,他曾想過,有一天我終究會成為聖人,因此現在的苦我需要承受得住?應該不會……那與死亡接觸的當下,完全的真實,死了就死了,死了,世間就沒有曠世大儒王陽明了。因此,雖然王陽明的死完全真實,蒼天真的想讓他就此死去?如果不,這是磨練,這磨練,要讓王陽明體會出什麼大道理?不論是什麼,這真是個拿命來換得的大道理啊!
無法過得渾渾噩噩,就得選擇無盡的折磨,人,活著,真是夠苦了。我這拆開世人渾渾噩噩的心智裡給出的聖人假象,其實看不懂的人還是看不懂,他們只需要有一尊木刻的雕像或牌位,頂禮膜拜後,就接著趕去過自己馳騁於物欲的人生了,那些偉大覺悟者生命自身的苦與悟,他們其實並不關心,因為他們只關心自己,關心自己的苦,因此偶爾會去關心覺悟者的悟,殊不知苦與悟是一體的兩面,他們得先認真關心,覺悟者的苦,纔有機會摸索出自己的悟。
陽明在哭泣。先生的每顆淚珠,誰能承接?誰能給他一個溫暖的擁抱,告訴他這全部的苦難終究會結束,而你會獲得公允的評價?如果你知道,他死後被政府抄家,死後四十年纔被平反,這公允的評價,對已經死去的陽明究竟還有沒有意義?這虛幻的評價,對照著每個苦難裡的真實的痛,我只能說,人生的路真是艱困,渾渾噩噩與睿智成聖,這兩者都要經歷不同層面的苦,前者或許還會有更大量來自於感官的快樂,而後者唯一的回報,就只是不斷的領悟。
領悟,真的沒有辦法衡量,那價值。
陳復記於午後的風城,十一月二十九日,陽明子降生五百三十四年

陪王陽明一哭(好文共赏)

Friday, June 29th, 2007

陪王陽明一哭(好文共赏)
陈复:陽明在哭泣
世間究竟有沒有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與夫妻相敬如賓這種事情呢?為什麼我會看見,投注巨大精神在人類前景開拓的阿南達慕提,要面臨著妻子與兒子的背叛,他們不僅離開,還跟政府合作,重創已經身陷牢獄的阿南達慕提?為什麼我會看見,王陽明一生無法與妻子融洽相處,死後還面臨諸兄弟的爭奪家產,把他的骨肉與後妻趕出門外?這兩位中印聖人,究竟如何面對家庭的撕裂?他們如何承受得住,這傷害?
阿南達慕提的一生是個謎,我無法回答這問題。我知道,王陽明當有無數默默無語問蒼天的時刻。他哭泣,他吶喊,他如同精神錯亂的喃喃自語,他不語。他無法解決他的血親的問題,他只能解決他自己的問題,與相信他的心學的人的問題。血親再如何的親,肌膚的親,血液的親,都無法掩蓋住心理的距離。每個跟他生活的親人,都自認瞭解他,編派他,終至於遠離他。他尤其無法跟不瞭解他的太太說,我的生命很特殊,我需要你的珍惜。
因為,就現象上,他真的太「對不起」他的太太了。結婚的前一天,他還跑去鐵柱宮跟道士說話與靜坐,第二天都耽誤掉婚期。結婚後,他不把太太帶回家,盡繞遠路,跑去見理學大師婁諒,想瞭解人如何做聖人。一個婦道人家,難道不會心懷怨懟?女人,不需要做聖人,她只想好好活著,照顧好公婆孩子,就是她最大的心願。偏偏你王陽明有這般雄圖大志,淨讓我不得安身?無數的怨累積出的聒噪數落,當在王陽明的耳朵裡嗡嗡作響。
這就只會讓王陽明更遠離。然而,這是誰的錯?王太太沒有錯,然而,王陽明同樣沒有錯。錯的只是王陽明想要有個家,有個太太,能幫他穩住門面,這儒家的門面,何其的沈啊?誰能當聖人的太太,或者,反過來說,有哪個女人真願意去當聖人的太太,他們更願意當個有錢人家的太太,這保證現實幸福的路,誰不想過,要去跟著「聖人」千死百難?不幸當上想當聖人的人的女人,在這無盡的怨懟裡,讓聖人本就勞苦的精神裡,心頭的壓迫更加的重了。
我不相信,聖人不會流淚。我不相信,聖人在面對各種災難如泰山壓頂的當頭,精神不會失魂落魄,否則孔子為何要哭喊:「天喪予!天喪予!」揭開王陽明的家內事,那不堪回首的苦,王陽明要對誰去說?他有說話的人嗎?王太太的數落,只使得王陽明與她的情感更加疏離,直到王太太中年過世,兩人都沒有生孩子,這難道不能讓人看出端倪?不要再強迫陽明先生留下記錄了,這些事實已經告訴我們很多很多故事了。
這並不會減損我對先生的敬意。我相信,王陽明心底,曾經在某個時刻,已經想過:即使我這一生齊家完全失敗了,我還是能做心學大師,傳播正道的教化於人間。我沒有善因緣能改變我的家,我還是有善因緣去推廣我的道。純粹的循序漸進修齊治平,如果有人能做到,那真是好因緣,如果有些折損,後世清醒的人自然不會深責於聖人,即使佛陀要成就他的道,都不惜拋妻棄子了,能捨纔能得,如果畏首畏尾,一輩子窩囊活不出究竟,何苦如此?
當王陽明在廟堂被打的昏死,當他絕望的跳錢塘江自殺,當他坐在石頭棺材上等死,這與死亡擦身而過的片刻,他曾想過,有一天我終究會成為聖人,因此現在的苦我需要承受得住?應該不會……那與死亡接觸的當下,完全的真實,死了就死了,死了,世間就沒有曠世大儒王陽明了。因此,雖然王陽明的死完全真實,蒼天真的想讓他就此死去?如果不,這是磨練,這磨練,要讓王陽明體會出什麼大道理?不論是什麼,這真是個拿命來換得的大道理啊!
無法過得渾渾噩噩,就得選擇無盡的折磨,人,活著,真是夠苦了。我這拆開世人渾渾噩噩的心智裡給出的聖人假象,其實看不懂的人還是看不懂,他們只需要有一尊木刻的雕像或牌位,頂禮膜拜後,就接著趕去過自己馳騁於物欲的人生了,那些偉大覺悟者生命自身的苦與悟,他們其實並不關心,因為他們只關心自己,關心自己的苦,因此偶爾會去關心覺悟者的悟,殊不知苦與悟是一體的兩面,他們得先認真關心,覺悟者的苦,纔有機會摸索出自己的悟。
陽明在哭泣。先生的每顆淚珠,誰能承接?誰能給他一個溫暖的擁抱,告訴他這全部的苦難終究會結束,而你會獲得公允的評價?如果你知道,他死後被政府抄家,死後四十年纔被平反,這公允的評價,對已經死去的陽明究竟還有沒有意義?這虛幻的評價,對照著每個苦難裡的真實的痛,我只能說,人生的路真是艱困,渾渾噩噩與睿智成聖,這兩者都要經歷不同層面的苦,前者或許還會有更大量來自於感官的快樂,而後者唯一的回報,就只是不斷的領悟。
領悟,真的沒有辦法衡量,那價值。
陳復記於午後的風城,十一月二十九日,陽明子降生五百三十四年

陪王陽明一哭(好文共赏)

Friday, June 29th, 2007

陪王陽明一哭(好文共赏)
陈复:陽明在哭泣
世間究竟有沒有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與夫妻相敬如賓這種事情呢?為什麼我會看見,投注巨大精神在人類前景開拓的阿南達慕提,要面臨著妻子與兒子的背叛,他們不僅離開,還跟政府合作,重創已經身陷牢獄的阿南達慕提?為什麼我會看見,王陽明一生無法與妻子融洽相處,死後還面臨諸兄弟的爭奪家產,把他的骨肉與後妻趕出門外?這兩位中印聖人,究竟如何面對家庭的撕裂?他們如何承受得住,這傷害?
阿南達慕提的一生是個謎,我無法回答這問題。我知道,王陽明當有無數默默無語問蒼天的時刻。他哭泣,他吶喊,他如同精神錯亂的喃喃自語,他不語。他無法解決他的血親的問題,他只能解決他自己的問題,與相信他的心學的人的問題。血親再如何的親,肌膚的親,血液的親,都無法掩蓋住心理的距離。每個跟他生活的親人,都自認瞭解他,編派他,終至於遠離他。他尤其無法跟不瞭解他的太太說,我的生命很特殊,我需要你的珍惜。
因為,就現象上,他真的太「對不起」他的太太了。結婚的前一天,他還跑去鐵柱宮跟道士說話與靜坐,第二天都耽誤掉婚期。結婚後,他不把太太帶回家,盡繞遠路,跑去見理學大師婁諒,想瞭解人如何做聖人。一個婦道人家,難道不會心懷怨懟?女人,不需要做聖人,她只想好好活著,照顧好公婆孩子,就是她最大的心願。偏偏你王陽明有這般雄圖大志,淨讓我不得安身?無數的怨累積出的聒噪數落,當在王陽明的耳朵裡嗡嗡作響。
這就只會讓王陽明更遠離。然而,這是誰的錯?王太太沒有錯,然而,王陽明同樣沒有錯。錯的只是王陽明想要有個家,有個太太,能幫他穩住門面,這儒家的門面,何其的沈啊?誰能當聖人的太太,或者,反過來說,有哪個女人真願意去當聖人的太太,他們更願意當個有錢人家的太太,這保證現實幸福的路,誰不想過,要去跟著「聖人」千死百難?不幸當上想當聖人的人的女人,在這無盡的怨懟裡,讓聖人本就勞苦的精神裡,心頭的壓迫更加的重了。
我不相信,聖人不會流淚。我不相信,聖人在面對各種災難如泰山壓頂的當頭,精神不會失魂落魄,否則孔子為何要哭喊:「天喪予!天喪予!」揭開王陽明的家內事,那不堪回首的苦,王陽明要對誰去說?他有說話的人嗎?王太太的數落,只使得王陽明與她的情感更加疏離,直到王太太中年過世,兩人都沒有生孩子,這難道不能讓人看出端倪?不要再強迫陽明先生留下記錄了,這些事實已經告訴我們很多很多故事了。
這並不會減損我對先生的敬意。我相信,王陽明心底,曾經在某個時刻,已經想過:即使我這一生齊家完全失敗了,我還是能做心學大師,傳播正道的教化於人間。我沒有善因緣能改變我的家,我還是有善因緣去推廣我的道。純粹的循序漸進修齊治平,如果有人能做到,那真是好因緣,如果有些折損,後世清醒的人自然不會深責於聖人,即使佛陀要成就他的道,都不惜拋妻棄子了,能捨纔能得,如果畏首畏尾,一輩子窩囊活不出究竟,何苦如此?
當王陽明在廟堂被打的昏死,當他絕望的跳錢塘江自殺,當他坐在石頭棺材上等死,這與死亡擦身而過的片刻,他曾想過,有一天我終究會成為聖人,因此現在的苦我需要承受得住?應該不會……那與死亡接觸的當下,完全的真實,死了就死了,死了,世間就沒有曠世大儒王陽明了。因此,雖然王陽明的死完全真實,蒼天真的想讓他就此死去?如果不,這是磨練,這磨練,要讓王陽明體會出什麼大道理?不論是什麼,這真是個拿命來換得的大道理啊!
無法過得渾渾噩噩,就得選擇無盡的折磨,人,活著,真是夠苦了。我這拆開世人渾渾噩噩的心智裡給出的聖人假象,其實看不懂的人還是看不懂,他們只需要有一尊木刻的雕像或牌位,頂禮膜拜後,就接著趕去過自己馳騁於物欲的人生了,那些偉大覺悟者生命自身的苦與悟,他們其實並不關心,因為他們只關心自己,關心自己的苦,因此偶爾會去關心覺悟者的悟,殊不知苦與悟是一體的兩面,他們得先認真關心,覺悟者的苦,纔有機會摸索出自己的悟。
陽明在哭泣。先生的每顆淚珠,誰能承接?誰能給他一個溫暖的擁抱,告訴他這全部的苦難終究會結束,而你會獲得公允的評價?如果你知道,他死後被政府抄家,死後四十年纔被平反,這公允的評價,對已經死去的陽明究竟還有沒有意義?這虛幻的評價,對照著每個苦難裡的真實的痛,我只能說,人生的路真是艱困,渾渾噩噩與睿智成聖,這兩者都要經歷不同層面的苦,前者或許還會有更大量來自於感官的快樂,而後者唯一的回報,就只是不斷的領悟。
領悟,真的沒有辦法衡量,那價值。
陳復記於午後的風城,十一月二十九日,陽明子降生五百三十四年

《野蛮与文明》

Thursday, June 28th, 2007

《野蛮与文明》
在原始丛林
一个手捧兰花的女子
可以被任何野兽
当作即时的美食
在镁光灯下
一个拈花微笑的女子
可以把整个世界
当作丰盛的晚餐
2007-6-27
《就这么简单》
上帝说
要有光
于是有了光.
吉尔伯特说
要有电
于是有了电
马可尼说
要有无线电
于是有了无线电
贝尔说
要有电话
于是有了电话
伯纳斯-李说
要有互联网
于是有了互联网
老枭说
要有自由
于是自由很快就会出现
2007-6-26
《仁之十二》
可以减掉旁逸的斜枝
应该扫去过时的败叶
必须接受现代的阳光
理当广汲他方的养料
但根不能移
本不能动
心不能换
更不能挖起来扔掉
2007-6-27
首发《民主论坛》2007-6-27 http://asiademo.org/

《野蛮与文明》

Thursday, June 28th, 2007

《野蛮与文明》
在原始丛林
一个手捧兰花的女子
可以被任何野兽
当作即时的美食
在镁光灯下
一个拈花微笑的女子
可以把整个世界
当作丰盛的晚餐
2007-6-27
《就这么简单》
上帝说
要有光
于是有了光.
吉尔伯特说
要有电
于是有了电
马可尼说
要有无线电
于是有了无线电
贝尔说
要有电话
于是有了电话
伯纳斯-李说
要有互联网
于是有了互联网
老枭说
要有自由
于是自由很快就会出现
2007-6-26
《仁之十二》
可以减掉旁逸的斜枝
应该扫去过时的败叶
必须接受现代的阳光
理当广汲他方的养料
但根不能移
本不能动
心不能换
更不能挖起来扔掉
2007-6-27
首发《民主论坛》2007-6-27 http://asiademo.org/

《野蛮与文明》

Thursday, June 28th, 2007

《野蛮与文明》
在原始丛林
一个手捧兰花的女子
可以被任何野兽
当作即时的美食
在镁光灯下
一个拈花微笑的女子
可以把整个世界
当作丰盛的晚餐
2007-6-27
《就这么简单》
上帝说
要有光
于是有了光.
吉尔伯特说
要有电
于是有了电
马可尼说
要有无线电
于是有了无线电
贝尔说
要有电话
于是有了电话
伯纳斯-李说
要有互联网
于是有了互联网
老枭说
要有自由
于是自由很快就会出现
2007-6-26
《仁之十二》
可以减掉旁逸的斜枝
应该扫去过时的败叶
必须接受现代的阳光
理当广汲他方的养料
但根不能移
本不能动
心不能换
更不能挖起来扔掉
2007-6-27
首发《民主论坛》2007-6-27 http://asiademo.org/

《野蛮与文明》

Thursday, June 28th, 2007

《野蛮与文明》
在原始丛林
一个手捧兰花的女子
可以被任何野兽
当作即时的美食
在镁光灯下
一个拈花微笑的女子
可以把整个世界
当作丰盛的晚餐
2007-6-27
《就这么简单》
上帝说
要有光
于是有了光.
吉尔伯特说
要有电
于是有了电
马可尼说
要有无线电
于是有了无线电
贝尔说
要有电话
于是有了电话
伯纳斯-李说
要有互联网
于是有了互联网
老枭说
要有自由
于是自由很快就会出现
2007-6-26
《仁之十二》
可以减掉旁逸的斜枝
应该扫去过时的败叶
必须接受现代的阳光
理当广汲他方的养料
但根不能移
本不能动
心不能换
更不能挖起来扔掉
2007-6-27
首发《民主论坛》2007-6-27 http://asiademo.org/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Wednesday, June 27th,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