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7

余英時,錢穆,郭沫若.

Tuesday, July 31st, 2007

余英時最近得了美國的一個人文大獎.因好奇到網上去查了一下.卻發現方舟子的幾篇批評文章.實在令人沮喪. 尤其是最後一篇.
http://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essays/Guo-Qian.txt
http://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essays/Guo-Qian2.txt
http://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essays/Guo-Qian3.txt
http://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essays/Guo-Qian4.txt

关键性的政策

Tuesday, July 31st, 2007

农村土地承包,但是不属于私人. 同时,承包的耕地不许撂荒.这是一项关键性的政策. 这项政策保证了耕地必须每年种庄稼. 有个同学家住农村,因他父母年迈,最近把他家承包的土地还给村里.
乌克兰以前是粮仓,搞了土地私有以后,大量耕地荒芜,被投机商圈起来,很多农民没有田可种,生活艰难.
中国人多地少, 土地资源贫乏. 取消土地私有, 才使资源共享,有限的土地充分利用, 避免你争我夺. 不管多大的官,不管多富的人,都无法把土地据为己有,更不能传给子孙,这是共产党带给中国的划时代的进步.

回随网的“自行重构”:第三只手不是自己的

Sunday, July 29th, 2007

看到随网在“轻轻地回”的帖子里,
http://www.hjclub.com/showtopic.asp?ID=2648732
提出了个实现其“高层次的”why的简单的how。俺也轻轻地回一贴。
这个how,确实很简单。可惜,不顶用。
现有的人工神经网络在修改权重时,依照一定的理论而行。譬如,
backpropagation。这样,能在经过强化训练达到稳定状态时找到有限空间内的极值。也就是说,能保证在理论上找到局部的极值。
而随网那个将几个神经元的权重置零,加入几个随机的神经元的简单的how,仅仅是将已经找到局部极值的稳定状态破坏而已。经过几番动荡从新训练后,顶多也就是能回到以前的那个稳定状态。并不能必然导出更好的结果。要是运气不好,譬如,删除神经元时删多了,还可能把层之间的连接切断,把那网络废了。
要想使这个how有效,必须告诉网络,或者让网络自己知道,该删除哪几个神经元,该在那里加入新的神经元才能更好。必须有一套新理论。现在网络没有这个“自行”的能力,得靠之外的第三只手。事实上,现在连这个第三只手都没人知道。也许根本就不存在。
要想使用数理方法之外的办法找到全局的极值,该去试试其他的一些行之有效的方法,如Simulated Annealing。至少这个办法只需要假定一个简单的第三只手:温度,逐渐冷却使温度下降。
所以说,没有how来支持的why,不是什么高层次的。仅仅是想当然的天马行空,比老邓的摸着石头过河还差一大截子。摸着石头过顶多也就是摔个屁敦子,从天上掉下来就得伤筋动骨头破血流。
类比到论坛,新人的加入并不保证论坛的进化。很多时候只是使论坛不得不再次用同样的案例来训练新人。运气不好时还得再来一轮恶言恶语。
保证论坛进化的首先是结构,即制度。它基本上决定了论坛能力的上限。
再有就是新的训练案例,即话题/材料,扩大那个有限的空间,使活跃的神经元更活。这点,金唢呐大侠干了个好活儿。

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Sunday, July 29th, 2007

郑义编过两个剧本, 其他全是政治议论. 刘小泼全是议论. 所以刘晓波不算作家. 郑义算半个, 因为电影算导演的, 编剧是次要的.
刘晓波是顶着一张文凭投机六四出名, 以说话极端哗众取宠. 这种人玩政治,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郑义一炮打响, 政治原因居多. 谁知道当时中央书记处正在筹划撤底否定文革? 后来郑义写的东西,多是调查报告之类,也是突出政治. 本来这些差使轮不到郑义, 但恢复高考以后, 考不上理工科的人才去文科, 所以中国的文科无人. 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只知道郑义文革初挨过打,心理受创伤,原来还有没考上大学这件事,对他的心理也是沉重打击. 心理受创伤的人报复起来也疯狂. 郑义文革中成了造反头头, 制造武斗. 八九年成了广场核心人物, 蕴酿暴乱. 都是一个心理扭曲者对社会的报复. 郑义简历里收了一段在美国人权组织的发言, 整个是个疯子.

为什么拿学历作文章? 就有这种事: 初中生冒充大专

Saturday, July 28th, 2007

A cat named Oscar.

Saturday, July 28th, 2007

http://content.nejm.org/cgi/content/full/357/4/328

红酒可消愁,……;(征下联)

Saturday, July 28th, 2007

这是朋友拟就的上联:
红酒可消愁,在座应无愁里客;
征下联。

同意马先生的建议

Saturday, July 28th, 2007

问任何一个中国人: “你的学历是什么呀?” 他要是大专, 他就回答 “大专”. 他要是回答”大学毕业”, 那就是本科. 你到街上到熟人亲戚里试试, 是不是这样? 这么明显的事, 几个民运帮闲非得胡搅.
其实谁都能看出郑义故意蒙混. 他要是理直气壮,认为大专可以写成”大学毕业”, 他为什么煞费苦心把学校名称和入学时间都删掉了? 给民运帮腔的这几个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所以特别讨厌.
是谁因为出身看人不起? 是郑义自己. 所以他填写出身的时候出了满头大汗 (要不是惧怕造假可能被罚,他就填假出身了). 所以他把晋中师专从简历里删掉 (这次暴露了也没什么惩罚, 就这么干了).
现在这件事已经搞清楚了, 在郑义是晋中师专毕业这点上都统一了. 至于晋中师专算什么毕业,自己想去罢. 马悲鸣先生建议不必再讨论这事, 欣然同意.

四川女书记推行体制内政改

Friday, July 27th, 2007

四川女书记推行体制内政改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博客说事作者:张思清
张锦明
近段时间,围绕着改革、民主等话题的讨论已呈现太多,《南方周末》26日发表七千字文章,报道了四川雅安市委副书记张锦明已经在体制内推行了十年的基层政改情况。文章强调,十年改革中的艰辛、青涩、游移、困惑、惊喜,也许值得改革设计者们仔细研究。
文章介绍说,在国内首次公选镇长(保石)、首次直选乡镇长(步云)、首次县级党代表直选,以及在党代会内部试行监督、决策、执行三权相互制约等一系列“超常”之举,皆出自张锦明之手。
首位党外镇长
张锦明1998年首先在川北保石镇突破传统体制藩篱,时任四川遂宁市市中区区委书记的张锦明当时仅数月,一个十分严峻的基层官员现状摆在面前:下辖四个乡镇领导班子多名成员相继出现经济问题,一些官场素来看好的下属,却还有另一副面孔。
她总结道:“大家来公选,风险至少可以分担。”于是在这一年的4月,保石镇实行镇长公选,六百多名人大代表、村官、村民代表投票产生正式候选人,再经乡镇人代会投票决定最终镇长人选。较之过往,民意被公然推上前台,组织意图则为之让位。
经此一役,随后的推进路线低调而前卫,几个月内跨过了基层民主几十年的“掣肘”。十年后,人们还在期待能有更多党外人士担任行政首长正职时,遂宁已经诞生了一个党外镇长。
然而,乡镇公选后,依然有民众认为,所谓民意代表、村官,还是被组织意图左右。这句话刺激了张锦明,顺理成章的逻辑是把选举权直接归于普通选民,公选变直选。
而支持推进基层民主的学者则总结了三个收获:事实证明,政党提名候选人顺利当选,并没有出现削弱党的领导的后果;认为中国民众民主素质不够,缺乏参政激情和能力的判断受到质疑;一直被视为不可克服的农村选举中贿选和宗族势力,并未干扰选举公正。
探讨体制内改革
一位亲身经历直选的记者离开步云时断言,“张锦明不会有好结果的”,“因为改革者,多悲歌”。1999年2月24日,省里有关部门通电各地,批评步云乡直选。而匪夷所思的是,这个批评没有文头,没有签名,历史将无法找到文件的制作者。
在北京的一次有关基层民主的研讨会上,她听到社科院一位学者的批评,“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想着突破体制,其实体制内的空间已足够。”这令她颇为感慨,“基层民主生长,土壤何其脆弱,过分冲撞原有体制,其实是堵塞革新之路”。
2002年,再次换届的步云启动了第二次民主选举试验,副市长张锦明请缨将步云列为自己的联系乡镇,在她的力推下,步云完成了一场被认为“完美”的体制内“直选”实践。
全体选民投票推选出一名乡长候选人,再由党委提名进入人代会等额选举,明眼人一看即知这背后的改革思路。张锦明说这是一次保留了直选内核的公选。结局是,2003年,在第二届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上,第二次的步云选举拔得头筹,从体制到民间获得了最大的肯定。
雅安政改名动一时
2002年8月,45岁的张锦明由遂宁副市长调任雅安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同年11月,中共十六大召开,党内民主被提高到党的生命的重要位置,并明确提出要进一步扩大县(市)党代会常任制试点。
政策试点包括:党代表直选制、党代会年会制、党代表述职测评制、党代表席位制,以及更具实质意义的谋求监督、决策、执行分离的党代会常设机构的配置改革。
雅安政改的另一个亮点是,荥经县政协委员不再列席同级人代会,转而列席每年召开的同级党代会,以使基层政协成为真正意义的政治协商机构,而不是通常的经济事务议事机构。这项试验仍然坚持,但少有宣传。
2003年,四川省下发《关于市、县(市、区)党代表大会常任制的试点意见》,雅安的一些经验被吸纳,此后全国大部分省份先后前来交流学习,雅安政改名动一时。
2004年2月,她升任分管组织工作的市委副书记,位置高了,却决定重启基层乡镇民主实践,同年,她推动在下属芦山县飞仙关镇试行镇党委书记选民公推,由党员直选,还开启了镇团委书记、妇女主任直选的改革。社团组织第一次被纳入改革视野。
2006年,在仁义等四个乡镇全面开展人大代表竞争选举和党委班子政府班子选举改革。自此,不难看出,权力体系中的党委、人大、政府、政协,几乎所有可以尝试的改革点,均已被涉及,甚至连妇联这样的社团组织,亦未错过。
2006年,张锦明在对历年组织工作的述职报告中说:“如果已经没有如果,我将无怨无悔,因为在历史‘给定’的条件下,我已尽了全部努力!”
高潮过后 润物无声终
回首过往,张锦明不否认,她遇到的阻力或争议却是一种潜在的,但又是更深层次的分歧。比如对政改的行政成本,曾有县领导以此为由一口回绝被选为党代会常任制的试点县。有人讥讽,花这么多钱搞民主试点,值不值?张锦明回应,“这是执政党在自身建设上一直积累下来的欠账。”后来再无人提费用。
然而,她努力践行着一条极力摒弃人治的体制变革之路,十年下来,她的困惑还在于,以人治推动,终又难脱人治之惯性,于是总是急风骤雨始,润物无声终。她也会内心挣扎:走过的为官之路,是对还是错?
有官员忧心忡忡,市委组织部一官员就坦言,雅安改革,高潮过后,现时怎么办?一个基本担忧在于,党代会常任制在形式上已经调动了基层党员的主体意识和参与热情,但若改革不能深化,会不会挫伤党员和党代表们的积极性?
甚至被张锦明主导的改革裹兵进来的基层官员,也殊途各异。步云直选的乡长谭晓秋,仕途坎坷,自嘲道:我是个早产的私生子。而另一些因为公选而步入政府序列的村官,则再三感谢,“谢谢张书记给了我第二次政治生命。”

郑义的病根, 路子, …,

Friday, July 27th, 2007

请看郑义的回忆:

这是个病根. 有网友贴出”英雄不怕出身低”. 不错, 英雄用不着隐瞒出身, 更不会伪造出身. 但郑义不是英雄, 只要填出身就大汗. “晋中师专”四个字困窘了郑义一生, 出了”满头大汗”, “无比艰难”从简历里抠掉了. 然后换上了没头没脑的”大学毕业”四个字.
郑义靠电影”枫”出了风头. 看过, 文字平庸, 剧情完全是编造的更无精巧之处. 中国人能写这种剧本的上亿, 写过这类剧本的高中生得几百万. 关键是怎么正好赶上胡耀邦彻底否定文革的决心,又恰好送到胡耀邦手里. 郑义有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