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7

箭与歌

Friday, August 31st, 2007

箭与歌
(意译 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名篇)
逸峰
弯弓一箭射穹隆
镝落红尘悄失踪
骋目跟随飞矢急
凡睛不敌疾飚风
倾臆啸空歌一曲
回声堕地寂无踪
人间谁具通天眼
逐韵追音极碧穹
数易春秋橡木中
射天遗箭露全锋
别来无恙当年曲
挚友萦心完璧逢
注:
回应 Iris 网友征求译诗雅意,勉强交卷如上(用新韵)。
抛砖引玉,恳请 Iris 网友和诸位寒山诗友不吝赐正。
2007年8月31日逸庐
附录
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原作:
The Arrow And The Song
I shot an arrow into the air,
It fell to earth, I knew not where;
For so swiftly it flew, the sight
Could not follow it in its flight.
I breathed a song into the air,
It fell to earth, I knew not where;
For […]

魏京生豪宅

Friday, August 31st, 2007

问题: 魏京生买庄园, 用现金还是贷款?
如果用现金, 这么多现金哪里来的?
如果用贷款, 魏京生没工作, 怎么找到银行肯贷款? 他又怎么偿还贷款?
注: 这个问题贴在魏京生黄慈萍经常出没的新海川立刻被删. 哪位民运人士帮忙代问一下, 把答案贴在这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魏京生 — 民运图文 - (731 字) 2007-8-28 22:18:30 (140 reads) [2653545]
数年前魏京生在美国马里兰州购置了豪华庄园,与女友黄慈萍一起享受“民运贵族”生活。 (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

雪峰:读东海一枭《回到九龙山》随想(一枭附言)

Thursday, August 30th, 2007

雪峰:读东海一枭《回到九龙山》随想(一枭附言)
今天上网,看到雪峰君的“读东海一枭《回到九龙山》随想”,很感动。雪峰君似是上帝信徒,而老枭信仰的是自心本性,“拜”的是“道德教”“良知教”。但道不同,何妨求同存异,相“为谋”为友?且雪峰能以枭文为“粮道”,毕竟是大有智慧的,也是与东海有前缘的(雪峰一化,岂非同归东海?呵呵)。雪峰兄,谢谢您的关爱牵挂,希望将来有缘相见,把酒论“道”。又,悉生命禅院被屏蔽,谨表示严正抗议!
一枭上2007.8.25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若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旬前读东海一枭“忏悔”文后,枭如黄鹤东去,杳无讯息,倍感凄凉。难道看破红尘,隐逸山林,不再在东海翻云覆雨,喷云吐雾?
人,有时对身边之友视若无睹,却要刮肠掏肺去单相思远在天边的偶像,真所谓“问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用在此处,可修改为“问谊为何物,直令人辗转反侧,日思夜慕?”
今日喜获枭迹,言《回到九龙山》,气煞我也!无心无肺啊!你每日一文,我读枭文已成陋习,你半月无文,犹如断了我粮道,且不枭啸一声,用心何其残忍!
可恨啊!老枭《回到九龙山》勾起我思乡情绪,“竹摇翠绿,松挺浓绿,草连深绿,芭蕉铺张着绿,河水倒映着绿,有的绿得温柔,有的绿得浓烈,有的绿得平易,有的绿得庄严,有的绿得低沉,有的绿得响亮。这里真成了绿的大本营,绿的大海洋,绿的大宝藏,绿的大世界。”你置身于绿的世界,品味着故乡山水,怎可知异国他乡仆仆风尘的游子们“断肠在天涯”的思乡情,望乡泪?你勾起了多少人的乡思?该打五十大板!
恨归恨,毕竟知枭飞踪,且粮道已通,喜!
“做人无甚高远事业,摆脱得俗情便入名流;为学无甚增益功夫,灭除得物累便入圣境。”读《回到九龙山》让人荡气回肠,神清气爽,有情、有景、有灵、有魂,万绿丛中点点红,仙风道骨超红尘,一家三口回故乡,小溪潺潺把歌唱,这家伙真能潇洒,真能飘逸,慕煞我也!
一代枭雄,一代人杰,枭通观古今,文采斐然,文韬武略,豁达有度,既有非凡之经纬,又不失平凡之纯朴,读罢全文,一个有血有肉有心有肺之诚实坦荡者跃然纸上,做人,就该如“枭”,当年毛泽东期望“六亿神州尽舜尧,”我想十亿神州皆如“枭”更好!
遥想古人,“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古人那种友情让人羡慕得要死去活来,读《回到九龙山》似乎闻到了古人那种超凡脱俗的韵味,仿佛回到了悠远的过去,进入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世外桃源。
“文章极处无奇巧,人品极处只本然,” 老枭《回到九龙山》似乎凤凰涅磐(磐为别字)了,道行更深了,且听他道:很喜欢王阳明的《示诸生诗》,其中颈颔二联曰:但致良知成德业,漫从故纸费精神。乾坤有易原非画,心性何劳得有尘。其实,但致良知足矣,这是“立乎其大者”,“尽其在我”者,是否成就外在的德望事业,成就多大,顺其自然可也。不然,不达目的誓不休的“刻意”,本身也是一种妄想分别执着,也会成为遮蔽心性的“尘”。“法不孤起,必仗缘生”。公也好私也罢,许多事的成功需要外在的条件,佛家谓之“缘”,禅家谓之“机”,儒家谓之“时”和“命”。即使是饶益苍生的大善事,缘如不到,机如不熟,时如未至,虽孔子释氏重出,也无奈之何。儒家讲拨乱反正开物成务,佛家讲自利利他自度度他,那是自自然然从从容容的随缘成就,过于刻意为之或过于执着求之,就不是随缘而成“攀缘”了,且往往“可怜无补费精神”。
然也!然也!天时地利人和,缺一难成伟业!想近期生命禅院被屏蔽,时不予也,奈何!只能学《南征北战》调侃,“不是我们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要么骑头青牛出函谷关,要么学庄子“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还可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滴血,也要潇洒!
常想诸葛孔明《马前课》,“贤不遗野,天下一家,”愿上帝之道成就生命禅院时代,那时,老枭就休想《回到九龙山》,怎能让你“遗野”,潇洒地运筹帷幄“无为而治”开太平盛世吧!
2007-08-11

雪峰:读东海一枭《回到九龙山》随想(一枭附言)

Thursday, August 30th, 2007

雪峰:读东海一枭《回到九龙山》随想(一枭附言)
今天上网,看到雪峰君的“读东海一枭《回到九龙山》随想”,很感动。雪峰君似是上帝信徒,而老枭信仰的是自心本性,“拜”的是“道德教”“良知教”。但道不同,何妨求同存异,相“为谋”为友?且雪峰能以枭文为“粮道”,毕竟是大有智慧的,也是与东海有前缘的(雪峰一化,岂非同归东海?呵呵)。雪峰兄,谢谢您的关爱牵挂,希望将来有缘相见,把酒论“道”。又,悉生命禅院被屏蔽,谨表示严正抗议!
一枭上2007.8.25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若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旬前读东海一枭“忏悔”文后,枭如黄鹤东去,杳无讯息,倍感凄凉。难道看破红尘,隐逸山林,不再在东海翻云覆雨,喷云吐雾?
人,有时对身边之友视若无睹,却要刮肠掏肺去单相思远在天边的偶像,真所谓“问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用在此处,可修改为“问谊为何物,直令人辗转反侧,日思夜慕?”
今日喜获枭迹,言《回到九龙山》,气煞我也!无心无肺啊!你每日一文,我读枭文已成陋习,你半月无文,犹如断了我粮道,且不枭啸一声,用心何其残忍!
可恨啊!老枭《回到九龙山》勾起我思乡情绪,“竹摇翠绿,松挺浓绿,草连深绿,芭蕉铺张着绿,河水倒映着绿,有的绿得温柔,有的绿得浓烈,有的绿得平易,有的绿得庄严,有的绿得低沉,有的绿得响亮。这里真成了绿的大本营,绿的大海洋,绿的大宝藏,绿的大世界。”你置身于绿的世界,品味着故乡山水,怎可知异国他乡仆仆风尘的游子们“断肠在天涯”的思乡情,望乡泪?你勾起了多少人的乡思?该打五十大板!
恨归恨,毕竟知枭飞踪,且粮道已通,喜!
“做人无甚高远事业,摆脱得俗情便入名流;为学无甚增益功夫,灭除得物累便入圣境。”读《回到九龙山》让人荡气回肠,神清气爽,有情、有景、有灵、有魂,万绿丛中点点红,仙风道骨超红尘,一家三口回故乡,小溪潺潺把歌唱,这家伙真能潇洒,真能飘逸,慕煞我也!
一代枭雄,一代人杰,枭通观古今,文采斐然,文韬武略,豁达有度,既有非凡之经纬,又不失平凡之纯朴,读罢全文,一个有血有肉有心有肺之诚实坦荡者跃然纸上,做人,就该如“枭”,当年毛泽东期望“六亿神州尽舜尧,”我想十亿神州皆如“枭”更好!
遥想古人,“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古人那种友情让人羡慕得要死去活来,读《回到九龙山》似乎闻到了古人那种超凡脱俗的韵味,仿佛回到了悠远的过去,进入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世外桃源。
“文章极处无奇巧,人品极处只本然,” 老枭《回到九龙山》似乎凤凰涅磐(磐为别字)了,道行更深了,且听他道:很喜欢王阳明的《示诸生诗》,其中颈颔二联曰:但致良知成德业,漫从故纸费精神。乾坤有易原非画,心性何劳得有尘。其实,但致良知足矣,这是“立乎其大者”,“尽其在我”者,是否成就外在的德望事业,成就多大,顺其自然可也。不然,不达目的誓不休的“刻意”,本身也是一种妄想分别执着,也会成为遮蔽心性的“尘”。“法不孤起,必仗缘生”。公也好私也罢,许多事的成功需要外在的条件,佛家谓之“缘”,禅家谓之“机”,儒家谓之“时”和“命”。即使是饶益苍生的大善事,缘如不到,机如不熟,时如未至,虽孔子释氏重出,也无奈之何。儒家讲拨乱反正开物成务,佛家讲自利利他自度度他,那是自自然然从从容容的随缘成就,过于刻意为之或过于执着求之,就不是随缘而成“攀缘”了,且往往“可怜无补费精神”。
然也!然也!天时地利人和,缺一难成伟业!想近期生命禅院被屏蔽,时不予也,奈何!只能学《南征北战》调侃,“不是我们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要么骑头青牛出函谷关,要么学庄子“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还可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滴血,也要潇洒!
常想诸葛孔明《马前课》,“贤不遗野,天下一家,”愿上帝之道成就生命禅院时代,那时,老枭就休想《回到九龙山》,怎能让你“遗野”,潇洒地运筹帷幄“无为而治”开太平盛世吧!
2007-08-11

雪峰:读东海一枭《回到九龙山》随想(一枭附言)

Thursday, August 30th, 2007

雪峰:读东海一枭《回到九龙山》随想(一枭附言)
今天上网,看到雪峰君的“读东海一枭《回到九龙山》随想”,很感动。雪峰君似是上帝信徒,而老枭信仰的是自心本性,“拜”的是“道德教”“良知教”。但道不同,何妨求同存异,相“为谋”为友?且雪峰能以枭文为“粮道”,毕竟是大有智慧的,也是与东海有前缘的(雪峰一化,岂非同归东海?呵呵)。雪峰兄,谢谢您的关爱牵挂,希望将来有缘相见,把酒论“道”。又,悉生命禅院被屏蔽,谨表示严正抗议!
一枭上2007.8.25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若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旬前读东海一枭“忏悔”文后,枭如黄鹤东去,杳无讯息,倍感凄凉。难道看破红尘,隐逸山林,不再在东海翻云覆雨,喷云吐雾?
人,有时对身边之友视若无睹,却要刮肠掏肺去单相思远在天边的偶像,真所谓“问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用在此处,可修改为“问谊为何物,直令人辗转反侧,日思夜慕?”
今日喜获枭迹,言《回到九龙山》,气煞我也!无心无肺啊!你每日一文,我读枭文已成陋习,你半月无文,犹如断了我粮道,且不枭啸一声,用心何其残忍!
可恨啊!老枭《回到九龙山》勾起我思乡情绪,“竹摇翠绿,松挺浓绿,草连深绿,芭蕉铺张着绿,河水倒映着绿,有的绿得温柔,有的绿得浓烈,有的绿得平易,有的绿得庄严,有的绿得低沉,有的绿得响亮。这里真成了绿的大本营,绿的大海洋,绿的大宝藏,绿的大世界。”你置身于绿的世界,品味着故乡山水,怎可知异国他乡仆仆风尘的游子们“断肠在天涯”的思乡情,望乡泪?你勾起了多少人的乡思?该打五十大板!
恨归恨,毕竟知枭飞踪,且粮道已通,喜!
“做人无甚高远事业,摆脱得俗情便入名流;为学无甚增益功夫,灭除得物累便入圣境。”读《回到九龙山》让人荡气回肠,神清气爽,有情、有景、有灵、有魂,万绿丛中点点红,仙风道骨超红尘,一家三口回故乡,小溪潺潺把歌唱,这家伙真能潇洒,真能飘逸,慕煞我也!
一代枭雄,一代人杰,枭通观古今,文采斐然,文韬武略,豁达有度,既有非凡之经纬,又不失平凡之纯朴,读罢全文,一个有血有肉有心有肺之诚实坦荡者跃然纸上,做人,就该如“枭”,当年毛泽东期望“六亿神州尽舜尧,”我想十亿神州皆如“枭”更好!
遥想古人,“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古人那种友情让人羡慕得要死去活来,读《回到九龙山》似乎闻到了古人那种超凡脱俗的韵味,仿佛回到了悠远的过去,进入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世外桃源。
“文章极处无奇巧,人品极处只本然,” 老枭《回到九龙山》似乎凤凰涅磐(磐为别字)了,道行更深了,且听他道:很喜欢王阳明的《示诸生诗》,其中颈颔二联曰:但致良知成德业,漫从故纸费精神。乾坤有易原非画,心性何劳得有尘。其实,但致良知足矣,这是“立乎其大者”,“尽其在我”者,是否成就外在的德望事业,成就多大,顺其自然可也。不然,不达目的誓不休的“刻意”,本身也是一种妄想分别执着,也会成为遮蔽心性的“尘”。“法不孤起,必仗缘生”。公也好私也罢,许多事的成功需要外在的条件,佛家谓之“缘”,禅家谓之“机”,儒家谓之“时”和“命”。即使是饶益苍生的大善事,缘如不到,机如不熟,时如未至,虽孔子释氏重出,也无奈之何。儒家讲拨乱反正开物成务,佛家讲自利利他自度度他,那是自自然然从从容容的随缘成就,过于刻意为之或过于执着求之,就不是随缘而成“攀缘”了,且往往“可怜无补费精神”。
然也!然也!天时地利人和,缺一难成伟业!想近期生命禅院被屏蔽,时不予也,奈何!只能学《南征北战》调侃,“不是我们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要么骑头青牛出函谷关,要么学庄子“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还可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滴血,也要潇洒!
常想诸葛孔明《马前课》,“贤不遗野,天下一家,”愿上帝之道成就生命禅院时代,那时,老枭就休想《回到九龙山》,怎能让你“遗野”,潇洒地运筹帷幄“无为而治”开太平盛世吧!
2007-08-11

雪峰:读东海一枭《回到九龙山》随想(一枭附言)

Thursday, August 30th, 2007

雪峰:读东海一枭《回到九龙山》随想(一枭附言)
今天上网,看到雪峰君的“读东海一枭《回到九龙山》随想”,很感动。雪峰君似是上帝信徒,而老枭信仰的是自心本性,“拜”的是“道德教”“良知教”。但道不同,何妨求同存异,相“为谋”为友?且雪峰能以枭文为“粮道”,毕竟是大有智慧的,也是与东海有前缘的(雪峰一化,岂非同归东海?呵呵)。雪峰兄,谢谢您的关爱牵挂,希望将来有缘相见,把酒论“道”。又,悉生命禅院被屏蔽,谨表示严正抗议!
一枭上2007.8.25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若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旬前读东海一枭“忏悔”文后,枭如黄鹤东去,杳无讯息,倍感凄凉。难道看破红尘,隐逸山林,不再在东海翻云覆雨,喷云吐雾?
人,有时对身边之友视若无睹,却要刮肠掏肺去单相思远在天边的偶像,真所谓“问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用在此处,可修改为“问谊为何物,直令人辗转反侧,日思夜慕?”
今日喜获枭迹,言《回到九龙山》,气煞我也!无心无肺啊!你每日一文,我读枭文已成陋习,你半月无文,犹如断了我粮道,且不枭啸一声,用心何其残忍!
可恨啊!老枭《回到九龙山》勾起我思乡情绪,“竹摇翠绿,松挺浓绿,草连深绿,芭蕉铺张着绿,河水倒映着绿,有的绿得温柔,有的绿得浓烈,有的绿得平易,有的绿得庄严,有的绿得低沉,有的绿得响亮。这里真成了绿的大本营,绿的大海洋,绿的大宝藏,绿的大世界。”你置身于绿的世界,品味着故乡山水,怎可知异国他乡仆仆风尘的游子们“断肠在天涯”的思乡情,望乡泪?你勾起了多少人的乡思?该打五十大板!
恨归恨,毕竟知枭飞踪,且粮道已通,喜!
“做人无甚高远事业,摆脱得俗情便入名流;为学无甚增益功夫,灭除得物累便入圣境。”读《回到九龙山》让人荡气回肠,神清气爽,有情、有景、有灵、有魂,万绿丛中点点红,仙风道骨超红尘,一家三口回故乡,小溪潺潺把歌唱,这家伙真能潇洒,真能飘逸,慕煞我也!
一代枭雄,一代人杰,枭通观古今,文采斐然,文韬武略,豁达有度,既有非凡之经纬,又不失平凡之纯朴,读罢全文,一个有血有肉有心有肺之诚实坦荡者跃然纸上,做人,就该如“枭”,当年毛泽东期望“六亿神州尽舜尧,”我想十亿神州皆如“枭”更好!
遥想古人,“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古人那种友情让人羡慕得要死去活来,读《回到九龙山》似乎闻到了古人那种超凡脱俗的韵味,仿佛回到了悠远的过去,进入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世外桃源。
“文章极处无奇巧,人品极处只本然,” 老枭《回到九龙山》似乎凤凰涅磐(磐为别字)了,道行更深了,且听他道:很喜欢王阳明的《示诸生诗》,其中颈颔二联曰:但致良知成德业,漫从故纸费精神。乾坤有易原非画,心性何劳得有尘。其实,但致良知足矣,这是“立乎其大者”,“尽其在我”者,是否成就外在的德望事业,成就多大,顺其自然可也。不然,不达目的誓不休的“刻意”,本身也是一种妄想分别执着,也会成为遮蔽心性的“尘”。“法不孤起,必仗缘生”。公也好私也罢,许多事的成功需要外在的条件,佛家谓之“缘”,禅家谓之“机”,儒家谓之“时”和“命”。即使是饶益苍生的大善事,缘如不到,机如不熟,时如未至,虽孔子释氏重出,也无奈之何。儒家讲拨乱反正开物成务,佛家讲自利利他自度度他,那是自自然然从从容容的随缘成就,过于刻意为之或过于执着求之,就不是随缘而成“攀缘”了,且往往“可怜无补费精神”。
然也!然也!天时地利人和,缺一难成伟业!想近期生命禅院被屏蔽,时不予也,奈何!只能学《南征北战》调侃,“不是我们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要么骑头青牛出函谷关,要么学庄子“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还可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滴血,也要潇洒!
常想诸葛孔明《马前课》,“贤不遗野,天下一家,”愿上帝之道成就生命禅院时代,那时,老枭就休想《回到九龙山》,怎能让你“遗野”,潇洒地运筹帷幄“无为而治”开太平盛世吧!
2007-08-11

天下最大的道,人类最好的家—兼谈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Tuesday, August 28th, 2007

天下最大的道,人类最好的家—兼谈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有高人下问:东海之道为什么要袭义古人、因循孔孟?凭老兄学问智慧,何不避开古人陈迹,另辟蹊径自开体系?
答曰:此言差矣。“道”是要用心体证亲自践履的,对则对,错则错,正则正,偏则偏,纯则纯,杂则杂,是则是,非则非,来不得一点“因循”、“袭义”,来不得一点圈子之争、门户之见。
儒家最重自心实证。对于“道理”,非之,不是“飞短流长”而是思想上的激浊扬清,是之,不是“自以为是”而是文化上的笃于自信。王阳明说得好:“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孔子者乎?”(《答罗整庵少宰书》)。”
“道”是自然而然、法尔如此的,只能证悟和发现,来不得一点私心私智的“创造”,正如绝世美人的天然风华,增之一分则太腴,减之一分则太瘦也;又如释尊所说:“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无为者,不假人为,自然觉性也。法本无为,道非人为,但是得道者根有利钝,悟有浅深,见有高低,于是便生出差别来,于是有儒佛道耶各家各派之异。

大半辈子浸淫儒释道诸家及西学,是为了更好地为理想寻路,为政治导航,对社会负责,更是为了对自己的心性负责,为自己的灵魂找家。年逾四十,归本于儒,是我切切实实地体会到,儒家在内圣方面穷高极深,在外王方面大中至正。
孤云兄说我是“曲线救国”,殊不知儒家在道德与政治两方面都是正道和大道,一点也不“曲”。儒家不仅仅是手段和桥粱,它本身就是目的地,在大根大本处,儒家是全人类安身立命最好的家:道德方面,圣德立个体之命;政治层面,王道安民众之身。内圣外王,彻内彻外,相辅相成,彻上彻下(形上天道与形下人性),“仁”以贯之。
当然,古今各大儒家,由于种种外在和内在的局限,各有所偏,有所不足。东海之道在内圣方面以儒为本、融摄佛道,是历代儒家及中华文化的集大成;同时在外王方面汲纳了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是孔孟之道在新时代与时俱进的“升级版”(东海之道的特色,可参见枭文《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东海之道是中华文化的综合和精粹,是古今贯通、中西合璧、即保守又先进、即传统又先锋的“超悟卓越之见,融会精粹之学”。

曾有特殊人物问我为什么特别支持并亲自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我说,“理”当如此。东海之道道德与制度并重,是植根于中国的关于自由的最高型态的文化,全面涵容了“中国自由文化”三大要素,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是一而二、二而一的。
不论是作为东海之道的“道长”还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一员,我都有文化导游之责。希望“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成员对中国、自由、文化这三大要素有一个基本的认同,并能切实明白:“违背人本、自由等原则的文化”是落后的文化,而缺乏文化支持的自由,也是无根的。中国的自由,需要中华文化的内在支持。且不说外王学说自身可以开出民主,就算民主制度要从外部“移植”或“嫁接”过来,也离不开民族文化一定程度的认同。
同时东海之道内外并重,外,着重制度建设,追求政治、社会的层面的自由;内,致力道德修养,追求心灵、意志层面的自由。故希望诸君在致力于政治自由的同时,不要忽略道德的自我建设。对个体来说,道德自由是更加重要的。一个内心荒芜、猥鄙、阴暗、败坏、下流的人,一个极端自私冷漠唯利唯我的利己主义、犬奴主义者,是缺乏追求政治自由之健康动力的,也是不配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
自由主义在中国早已成显学,不仅学界,不仅体制内外,很多普通民众都知道民主自由的好,知道个人权利的重要,却不能奋起追求民主,维护自他人权,甚至甘为特权鹰犬、专制帮凶。何以故?道德内力缺乏耳。可见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本身道德资源严重不足。这方面的资源,在西方,主要由宗教信仰提供。中华文化是超越西方宗教信仰的更高级的文化形态,东海之道提供的是文化信仰和道德信仰,正好补自由主义之不足。
顺便指出,有些人认为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都是通往民主的要道,更是荒谬之见。我不否定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对专制特权有某种程度的消解功能,但不足以对强盗式霸道型政权的构成真正的“威胁”,不足以为追求和实现民主提供精神动力和道德内力。人人成为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者,并不意谓民主就会自动降临。
而且,如果两种“主义”发扬光大,利微弊大,不仅挖肉补疮,而且资盗以粮。人人利已、个个犬奴,特权阶级更可以为所欲为矣。所以,利己主义消解专制威权有余,追求民主自由无力,积极抗争精神不足,非民主之正道也(其实,坚持和维护特权乃是最大最恶劣的利己行为,也是犬奴的特殊表现)。对于利己主义,从人性的层面征察,固然有偏,从政治的层面考虑,更是大误。利己主义的信奉者和宣传者,难免画虎类犬,逾淮而枳,慎之哉。

日前重读谭嗣同全集,感慨万千,对谭嗣同不仅敬佩,而且羡慕。谭嗣同时代,儒学虽受尽歪曲推残凋蔽不堪,毕竟薪火未绝,同道不少。故谭嗣同可以把他的理想、事业托付给康梁们而安然赴死!
泛观当代,学绝道丧,且不说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利己主义者,儒门中人也多是琐儒俗儒蠢儒小人儒乃至鸡犬之儒。体制内外虽多友人,却非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同道。老枭一旦有事或有难,茫茫四海谁可相托?谁来接续中华文化的慧命?谁可传承我的衣钵?念吾道之幽幽,独怆然而涕下!
为了“一心办道”,我必须特别地珍重和爱护自己,不要成为私欲邪念的俘虏,特别地珍惜时间和精力,不要为衣食享受和浮名浮利浪费太多。同时无论前路多么艰难、环境多么险恶,我必须战胜它们,坚强地活下去,如枭诗《活下去》所写:
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地活着
在污泥浊水中干干净净地活下去
在刀光剑影中健健康康地活下去
在黑暗如墨中亮亮堂堂地活下去
在忧愁如海中快快乐乐地活下去
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地活着
在猪圈鸡窝里庄严伟大地活下去
哪怕百创千伤哪怕肢残头断
哪怕活不下去了也要努力地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活下去,等到发言的机会,为师的机会。有人对我近十年来的表现不解,问我到底有什么企图和要求?我说十多年前我就“要求”过了,现在的要求一如既往:给我发言或教学的自由!老枭兢兢业业以道自任,什么也不缺,缺的只是一个自由的媒体,自由的讲台。我说过:只要是真正先进的文化,它需要的不是权力的特别支持,更不怕反,不怕骂,不怕辨,不怕歪曲污蔑,怕只怕喉咙被扼住发不出声音,或者声音被严封密锁,得不到广泛传播!
2007-8-24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天下最大的道,人类最好的家—兼谈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Tuesday, August 28th, 2007

天下最大的道,人类最好的家—兼谈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有高人下问:东海之道为什么要袭义古人、因循孔孟?凭老兄学问智慧,何不避开古人陈迹,另辟蹊径自开体系?
答曰:此言差矣。“道”是要用心体证亲自践履的,对则对,错则错,正则正,偏则偏,纯则纯,杂则杂,是则是,非则非,来不得一点“因循”、“袭义”,来不得一点圈子之争、门户之见。
儒家最重自心实证。对于“道理”,非之,不是“飞短流长”而是思想上的激浊扬清,是之,不是“自以为是”而是文化上的笃于自信。王阳明说得好:“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孔子者乎?”(《答罗整庵少宰书》)。”
“道”是自然而然、法尔如此的,只能证悟和发现,来不得一点私心私智的“创造”,正如绝世美人的天然风华,增之一分则太腴,减之一分则太瘦也;又如释尊所说:“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无为者,不假人为,自然觉性也。法本无为,道非人为,但是得道者根有利钝,悟有浅深,见有高低,于是便生出差别来,于是有儒佛道耶各家各派之异。

大半辈子浸淫儒释道诸家及西学,是为了更好地为理想寻路,为政治导航,对社会负责,更是为了对自己的心性负责,为自己的灵魂找家。年逾四十,归本于儒,是我切切实实地体会到,儒家在内圣方面穷高极深,在外王方面大中至正。
孤云兄说我是“曲线救国”,殊不知儒家在道德与政治两方面都是正道和大道,一点也不“曲”。儒家不仅仅是手段和桥粱,它本身就是目的地,在大根大本处,儒家是全人类安身立命最好的家:道德方面,圣德立个体之命;政治层面,王道安民众之身。内圣外王,彻内彻外,相辅相成,彻上彻下(形上天道与形下人性),“仁”以贯之。
当然,古今各大儒家,由于种种外在和内在的局限,各有所偏,有所不足。东海之道在内圣方面以儒为本、融摄佛道,是历代儒家及中华文化的集大成;同时在外王方面汲纳了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是孔孟之道在新时代与时俱进的“升级版”(东海之道的特色,可参见枭文《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东海之道是中华文化的综合和精粹,是古今贯通、中西合璧、即保守又先进、即传统又先锋的“超悟卓越之见,融会精粹之学”。

曾有特殊人物问我为什么特别支持并亲自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我说,“理”当如此。东海之道道德与制度并重,是植根于中国的关于自由的最高型态的文化,全面涵容了“中国自由文化”三大要素,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是一而二、二而一的。
不论是作为东海之道的“道长”还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一员,我都有文化导游之责。希望“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成员对中国、自由、文化这三大要素有一个基本的认同,并能切实明白:“违背人本、自由等原则的文化”是落后的文化,而缺乏文化支持的自由,也是无根的。中国的自由,需要中华文化的内在支持。且不说外王学说自身可以开出民主,就算民主制度要从外部“移植”或“嫁接”过来,也离不开民族文化一定程度的认同。
同时东海之道内外并重,外,着重制度建设,追求政治、社会的层面的自由;内,致力道德修养,追求心灵、意志层面的自由。故希望诸君在致力于政治自由的同时,不要忽略道德的自我建设。对个体来说,道德自由是更加重要的。一个内心荒芜、猥鄙、阴暗、败坏、下流的人,一个极端自私冷漠唯利唯我的利己主义、犬奴主义者,是缺乏追求政治自由之健康动力的,也是不配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
自由主义在中国早已成显学,不仅学界,不仅体制内外,很多普通民众都知道民主自由的好,知道个人权利的重要,却不能奋起追求民主,维护自他人权,甚至甘为特权鹰犬、专制帮凶。何以故?道德内力缺乏耳。可见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本身道德资源严重不足。这方面的资源,在西方,主要由宗教信仰提供。中华文化是超越西方宗教信仰的更高级的文化形态,东海之道提供的是文化信仰和道德信仰,正好补自由主义之不足。
顺便指出,有些人认为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都是通往民主的要道,更是荒谬之见。我不否定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对专制特权有某种程度的消解功能,但不足以对强盗式霸道型政权的构成真正的“威胁”,不足以为追求和实现民主提供精神动力和道德内力。人人成为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者,并不意谓民主就会自动降临。
而且,如果两种“主义”发扬光大,利微弊大,不仅挖肉补疮,而且资盗以粮。人人利已、个个犬奴,特权阶级更可以为所欲为矣。所以,利己主义消解专制威权有余,追求民主自由无力,积极抗争精神不足,非民主之正道也(其实,坚持和维护特权乃是最大最恶劣的利己行为,也是犬奴的特殊表现)。对于利己主义,从人性的层面征察,固然有偏,从政治的层面考虑,更是大误。利己主义的信奉者和宣传者,难免画虎类犬,逾淮而枳,慎之哉。

日前重读谭嗣同全集,感慨万千,对谭嗣同不仅敬佩,而且羡慕。谭嗣同时代,儒学虽受尽歪曲推残凋蔽不堪,毕竟薪火未绝,同道不少。故谭嗣同可以把他的理想、事业托付给康梁们而安然赴死!
泛观当代,学绝道丧,且不说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利己主义者,儒门中人也多是琐儒俗儒蠢儒小人儒乃至鸡犬之儒。体制内外虽多友人,却非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同道。老枭一旦有事或有难,茫茫四海谁可相托?谁来接续中华文化的慧命?谁可传承我的衣钵?念吾道之幽幽,独怆然而涕下!
为了“一心办道”,我必须特别地珍重和爱护自己,不要成为私欲邪念的俘虏,特别地珍惜时间和精力,不要为衣食享受和浮名浮利浪费太多。同时无论前路多么艰难、环境多么险恶,我必须战胜它们,坚强地活下去,如枭诗《活下去》所写:
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地活着
在污泥浊水中干干净净地活下去
在刀光剑影中健健康康地活下去
在黑暗如墨中亮亮堂堂地活下去
在忧愁如海中快快乐乐地活下去
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地活着
在猪圈鸡窝里庄严伟大地活下去
哪怕百创千伤哪怕肢残头断
哪怕活不下去了也要努力地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活下去,等到发言的机会,为师的机会。有人对我近十年来的表现不解,问我到底有什么企图和要求?我说十多年前我就“要求”过了,现在的要求一如既往:给我发言或教学的自由!老枭兢兢业业以道自任,什么也不缺,缺的只是一个自由的媒体,自由的讲台。我说过:只要是真正先进的文化,它需要的不是权力的特别支持,更不怕反,不怕骂,不怕辨,不怕歪曲污蔑,怕只怕喉咙被扼住发不出声音,或者声音被严封密锁,得不到广泛传播!
2007-8-24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天下最大的道,人类最好的家—兼谈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Tuesday, August 28th, 2007

天下最大的道,人类最好的家—兼谈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有高人下问:东海之道为什么要袭义古人、因循孔孟?凭老兄学问智慧,何不避开古人陈迹,另辟蹊径自开体系?
答曰:此言差矣。“道”是要用心体证亲自践履的,对则对,错则错,正则正,偏则偏,纯则纯,杂则杂,是则是,非则非,来不得一点“因循”、“袭义”,来不得一点圈子之争、门户之见。
儒家最重自心实证。对于“道理”,非之,不是“飞短流长”而是思想上的激浊扬清,是之,不是“自以为是”而是文化上的笃于自信。王阳明说得好:“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孔子者乎?”(《答罗整庵少宰书》)。”
“道”是自然而然、法尔如此的,只能证悟和发现,来不得一点私心私智的“创造”,正如绝世美人的天然风华,增之一分则太腴,减之一分则太瘦也;又如释尊所说:“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无为者,不假人为,自然觉性也。法本无为,道非人为,但是得道者根有利钝,悟有浅深,见有高低,于是便生出差别来,于是有儒佛道耶各家各派之异。

大半辈子浸淫儒释道诸家及西学,是为了更好地为理想寻路,为政治导航,对社会负责,更是为了对自己的心性负责,为自己的灵魂找家。年逾四十,归本于儒,是我切切实实地体会到,儒家在内圣方面穷高极深,在外王方面大中至正。
孤云兄说我是“曲线救国”,殊不知儒家在道德与政治两方面都是正道和大道,一点也不“曲”。儒家不仅仅是手段和桥粱,它本身就是目的地,在大根大本处,儒家是全人类安身立命最好的家:道德方面,圣德立个体之命;政治层面,王道安民众之身。内圣外王,彻内彻外,相辅相成,彻上彻下(形上天道与形下人性),“仁”以贯之。
当然,古今各大儒家,由于种种外在和内在的局限,各有所偏,有所不足。东海之道在内圣方面以儒为本、融摄佛道,是历代儒家及中华文化的集大成;同时在外王方面汲纳了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是孔孟之道在新时代与时俱进的“升级版”(东海之道的特色,可参见枭文《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东海之道是中华文化的综合和精粹,是古今贯通、中西合璧、即保守又先进、即传统又先锋的“超悟卓越之见,融会精粹之学”。

曾有特殊人物问我为什么特别支持并亲自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我说,“理”当如此。东海之道道德与制度并重,是植根于中国的关于自由的最高型态的文化,全面涵容了“中国自由文化”三大要素,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是一而二、二而一的。
不论是作为东海之道的“道长”还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一员,我都有文化导游之责。希望“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成员对中国、自由、文化这三大要素有一个基本的认同,并能切实明白:“违背人本、自由等原则的文化”是落后的文化,而缺乏文化支持的自由,也是无根的。中国的自由,需要中华文化的内在支持。且不说外王学说自身可以开出民主,就算民主制度要从外部“移植”或“嫁接”过来,也离不开民族文化一定程度的认同。
同时东海之道内外并重,外,着重制度建设,追求政治、社会的层面的自由;内,致力道德修养,追求心灵、意志层面的自由。故希望诸君在致力于政治自由的同时,不要忽略道德的自我建设。对个体来说,道德自由是更加重要的。一个内心荒芜、猥鄙、阴暗、败坏、下流的人,一个极端自私冷漠唯利唯我的利己主义、犬奴主义者,是缺乏追求政治自由之健康动力的,也是不配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
自由主义在中国早已成显学,不仅学界,不仅体制内外,很多普通民众都知道民主自由的好,知道个人权利的重要,却不能奋起追求民主,维护自他人权,甚至甘为特权鹰犬、专制帮凶。何以故?道德内力缺乏耳。可见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本身道德资源严重不足。这方面的资源,在西方,主要由宗教信仰提供。中华文化是超越西方宗教信仰的更高级的文化形态,东海之道提供的是文化信仰和道德信仰,正好补自由主义之不足。
顺便指出,有些人认为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都是通往民主的要道,更是荒谬之见。我不否定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对专制特权有某种程度的消解功能,但不足以对强盗式霸道型政权的构成真正的“威胁”,不足以为追求和实现民主提供精神动力和道德内力。人人成为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者,并不意谓民主就会自动降临。
而且,如果两种“主义”发扬光大,利微弊大,不仅挖肉补疮,而且资盗以粮。人人利已、个个犬奴,特权阶级更可以为所欲为矣。所以,利己主义消解专制威权有余,追求民主自由无力,积极抗争精神不足,非民主之正道也(其实,坚持和维护特权乃是最大最恶劣的利己行为,也是犬奴的特殊表现)。对于利己主义,从人性的层面征察,固然有偏,从政治的层面考虑,更是大误。利己主义的信奉者和宣传者,难免画虎类犬,逾淮而枳,慎之哉。

日前重读谭嗣同全集,感慨万千,对谭嗣同不仅敬佩,而且羡慕。谭嗣同时代,儒学虽受尽歪曲推残凋蔽不堪,毕竟薪火未绝,同道不少。故谭嗣同可以把他的理想、事业托付给康梁们而安然赴死!
泛观当代,学绝道丧,且不说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利己主义者,儒门中人也多是琐儒俗儒蠢儒小人儒乃至鸡犬之儒。体制内外虽多友人,却非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同道。老枭一旦有事或有难,茫茫四海谁可相托?谁来接续中华文化的慧命?谁可传承我的衣钵?念吾道之幽幽,独怆然而涕下!
为了“一心办道”,我必须特别地珍重和爱护自己,不要成为私欲邪念的俘虏,特别地珍惜时间和精力,不要为衣食享受和浮名浮利浪费太多。同时无论前路多么艰难、环境多么险恶,我必须战胜它们,坚强地活下去,如枭诗《活下去》所写:
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地活着
在污泥浊水中干干净净地活下去
在刀光剑影中健健康康地活下去
在黑暗如墨中亮亮堂堂地活下去
在忧愁如海中快快乐乐地活下去
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地活着
在猪圈鸡窝里庄严伟大地活下去
哪怕百创千伤哪怕肢残头断
哪怕活不下去了也要努力地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活下去,等到发言的机会,为师的机会。有人对我近十年来的表现不解,问我到底有什么企图和要求?我说十多年前我就“要求”过了,现在的要求一如既往:给我发言或教学的自由!老枭兢兢业业以道自任,什么也不缺,缺的只是一个自由的媒体,自由的讲台。我说过:只要是真正先进的文化,它需要的不是权力的特别支持,更不怕反,不怕骂,不怕辨,不怕歪曲污蔑,怕只怕喉咙被扼住发不出声音,或者声音被严封密锁,得不到广泛传播!
2007-8-24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天下最大的道,人类最好的家—兼谈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Tuesday, August 28th, 2007

天下最大的道,人类最好的家—兼谈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有高人下问:东海之道为什么要袭义古人、因循孔孟?凭老兄学问智慧,何不避开古人陈迹,另辟蹊径自开体系?
答曰:此言差矣。“道”是要用心体证亲自践履的,对则对,错则错,正则正,偏则偏,纯则纯,杂则杂,是则是,非则非,来不得一点“因循”、“袭义”,来不得一点圈子之争、门户之见。
儒家最重自心实证。对于“道理”,非之,不是“飞短流长”而是思想上的激浊扬清,是之,不是“自以为是”而是文化上的笃于自信。王阳明说得好:“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孔子者乎?”(《答罗整庵少宰书》)。”
“道”是自然而然、法尔如此的,只能证悟和发现,来不得一点私心私智的“创造”,正如绝世美人的天然风华,增之一分则太腴,减之一分则太瘦也;又如释尊所说:“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无为者,不假人为,自然觉性也。法本无为,道非人为,但是得道者根有利钝,悟有浅深,见有高低,于是便生出差别来,于是有儒佛道耶各家各派之异。

大半辈子浸淫儒释道诸家及西学,是为了更好地为理想寻路,为政治导航,对社会负责,更是为了对自己的心性负责,为自己的灵魂找家。年逾四十,归本于儒,是我切切实实地体会到,儒家在内圣方面穷高极深,在外王方面大中至正。
孤云兄说我是“曲线救国”,殊不知儒家在道德与政治两方面都是正道和大道,一点也不“曲”。儒家不仅仅是手段和桥粱,它本身就是目的地,在大根大本处,儒家是全人类安身立命最好的家:道德方面,圣德立个体之命;政治层面,王道安民众之身。内圣外王,彻内彻外,相辅相成,彻上彻下(形上天道与形下人性),“仁”以贯之。
当然,古今各大儒家,由于种种外在和内在的局限,各有所偏,有所不足。东海之道在内圣方面以儒为本、融摄佛道,是历代儒家及中华文化的集大成;同时在外王方面汲纳了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是孔孟之道在新时代与时俱进的“升级版”(东海之道的特色,可参见枭文《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东海之道是中华文化的综合和精粹,是古今贯通、中西合璧、即保守又先进、即传统又先锋的“超悟卓越之见,融会精粹之学”。

曾有特殊人物问我为什么特别支持并亲自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我说,“理”当如此。东海之道道德与制度并重,是植根于中国的关于自由的最高型态的文化,全面涵容了“中国自由文化”三大要素,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是一而二、二而一的。
不论是作为东海之道的“道长”还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一员,我都有文化导游之责。希望“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成员对中国、自由、文化这三大要素有一个基本的认同,并能切实明白:“违背人本、自由等原则的文化”是落后的文化,而缺乏文化支持的自由,也是无根的。中国的自由,需要中华文化的内在支持。且不说外王学说自身可以开出民主,就算民主制度要从外部“移植”或“嫁接”过来,也离不开民族文化一定程度的认同。
同时东海之道内外并重,外,着重制度建设,追求政治、社会的层面的自由;内,致力道德修养,追求心灵、意志层面的自由。故希望诸君在致力于政治自由的同时,不要忽略道德的自我建设。对个体来说,道德自由是更加重要的。一个内心荒芜、猥鄙、阴暗、败坏、下流的人,一个极端自私冷漠唯利唯我的利己主义、犬奴主义者,是缺乏追求政治自由之健康动力的,也是不配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
自由主义在中国早已成显学,不仅学界,不仅体制内外,很多普通民众都知道民主自由的好,知道个人权利的重要,却不能奋起追求民主,维护自他人权,甚至甘为特权鹰犬、专制帮凶。何以故?道德内力缺乏耳。可见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本身道德资源严重不足。这方面的资源,在西方,主要由宗教信仰提供。中华文化是超越西方宗教信仰的更高级的文化形态,东海之道提供的是文化信仰和道德信仰,正好补自由主义之不足。
顺便指出,有些人认为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都是通往民主的要道,更是荒谬之见。我不否定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对专制特权有某种程度的消解功能,但不足以对强盗式霸道型政权的构成真正的“威胁”,不足以为追求和实现民主提供精神动力和道德内力。人人成为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者,并不意谓民主就会自动降临。
而且,如果两种“主义”发扬光大,利微弊大,不仅挖肉补疮,而且资盗以粮。人人利已、个个犬奴,特权阶级更可以为所欲为矣。所以,利己主义消解专制威权有余,追求民主自由无力,积极抗争精神不足,非民主之正道也(其实,坚持和维护特权乃是最大最恶劣的利己行为,也是犬奴的特殊表现)。对于利己主义,从人性的层面征察,固然有偏,从政治的层面考虑,更是大误。利己主义的信奉者和宣传者,难免画虎类犬,逾淮而枳,慎之哉。

日前重读谭嗣同全集,感慨万千,对谭嗣同不仅敬佩,而且羡慕。谭嗣同时代,儒学虽受尽歪曲推残凋蔽不堪,毕竟薪火未绝,同道不少。故谭嗣同可以把他的理想、事业托付给康梁们而安然赴死!
泛观当代,学绝道丧,且不说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利己主义者,儒门中人也多是琐儒俗儒蠢儒小人儒乃至鸡犬之儒。体制内外虽多友人,却非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同道。老枭一旦有事或有难,茫茫四海谁可相托?谁来接续中华文化的慧命?谁可传承我的衣钵?念吾道之幽幽,独怆然而涕下!
为了“一心办道”,我必须特别地珍重和爱护自己,不要成为私欲邪念的俘虏,特别地珍惜时间和精力,不要为衣食享受和浮名浮利浪费太多。同时无论前路多么艰难、环境多么险恶,我必须战胜它们,坚强地活下去,如枭诗《活下去》所写:
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地活着
在污泥浊水中干干净净地活下去
在刀光剑影中健健康康地活下去
在黑暗如墨中亮亮堂堂地活下去
在忧愁如海中快快乐乐地活下去
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地活着
在猪圈鸡窝里庄严伟大地活下去
哪怕百创千伤哪怕肢残头断
哪怕活不下去了也要努力地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活下去,等到发言的机会,为师的机会。有人对我近十年来的表现不解,问我到底有什么企图和要求?我说十多年前我就“要求”过了,现在的要求一如既往:给我发言或教学的自由!老枭兢兢业业以道自任,什么也不缺,缺的只是一个自由的媒体,自由的讲台。我说过:只要是真正先进的文化,它需要的不是权力的特别支持,更不怕反,不怕骂,不怕辨,不怕歪曲污蔑,怕只怕喉咙被扼住发不出声音,或者声音被严封密锁,得不到广泛传播!
2007-8-24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