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7

赤条条的我(组诗)

Sunday, September 30th, 2007

赤条条的我(组诗)
说了八年的话,让一些人恐犋;不要逼我沉默,那将鬼愤神怒!
——-题记一
赤条条的我无上庄严,人间天上任何冠冕堂皇者见到,都要主动礼拜。
——-题记二
《我的人》
愿携飞熊见见美国总统的
不见总统而拜见老枭的
见了老枭还敢喝酒的
喝一斤烈酒不醉的
大多是我的人
不作奴才文章的
不说假话说了肯道歉的
见到孔孟知道敬个礼的
说大人则藐之的
基本是我的人
俯首甘为孺子牛的
敢对中共亮鸡鸡的
愿做垃圾清洁工的
恨也一刀爱也一刀的
应该是我的人
听到枭名会脸红的
读到枭文会发抖的
挨了枭骂乐呵呵的
见到老枭拈花会微笑的
肯定是我的人
在中国能站起来的
在黑暗中会发光的
脊梁撑得起一方天空的
监狱关不住刀枪杀不死的
当然是我的人
愿意时时勤拂拭的
知道本来无一物的
随心所欲不逾矩的
与孔子佛祖平起平坐的
绝对是我的人
《死皮赖脸》
你们想我走开
我偏不走
任凭唾沫横飞扫把乱打
仍然死皮赖脸留下来
看你们表演
你们想我速死
我偏不死
任凭明刀刺目暗箭如雨
仍然死皮赖脸活下去
看你们结局
《自题》
花萎了叶还在
叶落了枝还在
枝折了树还在
树断了根还在
就算根也被挖了
还有我呢
即是种子
又是土壤
《恳求》
亮出刀来最好
躲在一边
冷不防扔一石子
很好
或者远远逃开也行
实在不行
你就向黑暗跪下吧
只请你不要
不要转过身来向我
舞刀
《溜须》
不仅寇准早已不见
连知愧的丁谓
也已不见
现在是畜生天下
不仅豺狼的须有人溜
犬猴狐鼠的须
也有成群的人
争着去溜
最可笑的是
明明无须的
小斑羚和大猩猩
也有一些多情的手
向他们小白或大黑的脸上
溜个不休
安得寇公重来
我愿为之溜须
《宋史-寇准传》中记载:“初,丁谓出准门至参政,事准甚谨。尝会食中书,羹污准须,谓起,徐拂之。准笑曰:”参政,国之大臣,乃为官长拂须邪?”谓甚愧之,由是倾构日深。”
《青白眼》
双眼
难得为青山一青
难得为清水一青
难得为美酒一横
山多荒秃水多污浊
酒多假冒伪劣毒
防不胜防
至于人
别说嵇康
嵇喜没有了
礼俗之士也没有了
只有大大小小的流氓
白眼对之
亦不值得
《晋书-阮籍传》:“籍又能为青自眼。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及嵇喜来吊,籍作白眼,喜不怿而退;喜弟康闻之,乃賫酒挟琴造焉,籍大悦,乃见青眼。”《世说新语•简傲》刘孝标注引《晋百官名》亦载此事。宋黄庭坚《登快阁》诗云:“朱弦已为佳人绝,青眼聊为美酒横。”
《第一机》
开始
粪土不再是粪土
黄金不再是黄金
而后
黄金就是粪土
粪土就是黄金
最后
粪土依然是粪土
黄金依然是黄金
不管是交战交恶
还是交涉交流
我与中共相交之后
东海起云
北阙就会下雨
《碧岩录》第83则:云门示众云:“古佛与露柱相交,是第几机?”自代云:“南山起云,北山下雨。”
《门内》
早已在门内了
不论僵卧孤村
还是浪迹天涯
都在你门内
早已回家里了
不论十字街头
还是孤峰顶上
都是我家里
禅宗公案:世尊一日见文殊在门外立,乃曰:“文殊!文殊!何不入门来?”文殊曰:“我不见一法在门外,何以教我入门?”
《绝对》
关起门黑如漆桶
牛头马头头出头没
无边苦海里挣扎
打开门明如圆镜
百花竞发千红万紫
圆融无碍地飘香
走出门撮起大地
如撮起一粒粟米
《碧岩录》第5则:举雪峰示众云:“尽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抛向面前,漆桶不会,打鼓普请看。”
《鹿王》
早已在五步之外
世出世间
再没什么敢够靠近我
即使是恶虎也不敢
更没谁敢够射中我
即使最高明的射手
也不能
为了保护群鹿
早已将角磨得无比锐利
下一步
我还要率领群鹿
将恶虎永远驱逐
《碧岩录》第81则:僧问药山:“平田浅草,麈鹿成群,如何射得麈中麈?”山云:“看箭。”僧放身便倒。山云:“侍者,拖出这死汉。”僧便走。山云:“弄泥团汉有什么限?”雪窦拈云:“三步虽活,五步须死。”
《门规》
这里不收尸
无论多么势焰暄赫
只要是行尸
一概一收
只有大死
才能大活
只有死后复活的人
才有资格前来报到
天明之前必须报到
不许走夜路
《碧岩录》第41则:赵州问投子:“大死底人却活时如何?”投子云:“不许夜行,投明须到。”
《赵州四门》
在枭眼里
赵州就是赵州
一个八十岁了
还在行脚游荡的
老和尚
想见就见
抬眼便见
根本没有门
对于世人
却是门锁严紧
任凭铁锤大棒
砸不开一点缝隙
《碧岩录》第9则:举:僧问赵州:“如何是赵州?”州云:“东门西门南门北门。”
《虚头汉》
别装模作样了
你还没开口
我就知道你
什么也不知道
别说喝两声
就是赤筋白脸
千喝万喝
一点意思也没有
不如放个屁
还能让人掩鼻
《碧岩录》第10则:举睦州问僧:“近离甚处?”僧便喝。州云:“老僧被汝一喝。”僧又喝。州云:“三喝四喝后作么生?”僧无语,州便打云:“这掠虚头汉。”
《关》
明知说不得
却絮絮不休地说了
一整个夏天
漏了天真
泄了天机
破了天荒
头早已秃了
你们数数我的眉毛
还剩下几根
听云门的话
从此封口关门
才有活路
《碧岩录》第8则:翠岩夏末示众云:“一夏以来,为兄弟说话,看翠岩眉毛在么?”保福云:“作贼人心虚。”长庆云:“生也。”云门云:“关。”
《学别我》
我的话
是从自心中流出
就象大光之舞
一派天真
同样的话
你们说
就象模拟的僧之舞
鱼目似珠不是珠
黄叶虽能止啼
不是黄金
学我者死
《碧岩录》第93则:僧问大光:“长庆道因斋庆赞,意旨如何?”大光作舞,僧礼拜。光云:“见个什么便礼拜?”僧作舞。光云:“这野狐精。”
《梦》
我本来就是梦
凄风冷雨的时代
一个古老的梦
众生无明窠窟中
一线之光
我就是南泉所指的
庭前那一株花
万物一体
天地同根
《碧岩录》第40则:陆亘大夫,与南泉语话次,陆云:“肇法师道,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也甚奇怪。”南泉指庭前花,召大夫云:“时人见此一株花,如梦相似。”
《赵州石桥》
人来我当然度
驴来马来也度
鬼来魔来一样度
谁来都可以把我
踩在脚底
自身摇摆
便见我晃动不定
站稳脚跟
便见我稳如泰山
不想过河
便见不到我
《碧岩录》第52则:僧问赵州:“久向赵州石桥,到来只见略彳勺”州云:“汝只见略彳勺,且不见石桥。”僧云:“如何是石桥?”州云:“度驴度马。”
《值得一打》
大多数人见不到
极少数人偶尔见到
孤灯下我的身影
却不知道下拜
能够看到大雄峰顶
我独坐的奇特
并且深深拜倒
是多么了不起
所以值得一打
让他直跳起来
更进一步看到老枭
漫步街头的平常
《碧岩录》第26则:僧问百丈:“如何是奇特事?”丈云:“独坐大雄峰。”僧礼拜,丈便打。
《好雪》
眼里是雪
耳边是雪
好雪片片打成一片
人耶雪耶难以分别
何必分别更何必问
落在什么处
好雪片片
潇洒千秋
这种时候开口的
必是盲人哑巴
不值得捏雪团一打
《碧岩录》第42则:庞居士辞药山,山命十人禅客,相送至门首。居士指空中雪云:“好雪片片,不落别处。”时有全禅客云:“落在什么处?”士打一掌。全云:“居士也不得草草。”士云:“汝恁么称禅客,阎老子未放汝在。”全云:“居士作么生?”士又打一掌,云:“眼见如盲,口说如哑。”雪窦别云:“初问处但握雪团便打。”
《莲花》
无论什么地方
哪个池塘
无论出没出水
无论周公敦颐
赞不赞美
无论老枭
写不写这首诗
她都是莲花
叶是的莲花的叶
香是的莲花的香
《碧岩录》第21则:僧问智门:“莲花未出水时如何?”智门云:“莲花。”僧云:“出水后如何?”门云:“荷叶。”
《赤条条的我》
一就是一
无处可归
僧人多此一问
赵州和尚更多事
穿上七斤重的布衫
累也不累
在我所住的洞庭
没有万法也没有一
更没有什么青州布衫
只有赤条条
无上庄严的我
享受湖上的清风
《碧岩录》第45则:僧问赵州:“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州云:“我在青州,作一领布衫,重七斤。”
《我说什么都行》
我说什么都行
可以唤和尚作一头驴
可以呵佛骂祖
可以说屎沸碗鸣
都是佛声
因为我知道
你说什么都不行
说什么都是错
都要挨打
因为你不知道
《碧岩录》第79则:僧问投子:“一切声是佛声,是否?”投子云:“是。”僧云:“和尚莫屎沸碗鸣声。”投子便打。又问:“粗言及细语,皆归第一义,是否?”投子云:“是。”僧云:“唤和尚作一头驴得么?”投子便打。
2007-9-23
首发2007.9.29《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赤条条的我(组诗)

Sunday, September 30th, 2007

赤条条的我(组诗)
说了八年的话,让一些人恐犋;不要逼我沉默,那将鬼愤神怒!
——-题记一
赤条条的我无上庄严,人间天上任何冠冕堂皇者见到,都要主动礼拜。
——-题记二
《我的人》
愿携飞熊见见美国总统的
不见总统而拜见老枭的
见了老枭还敢喝酒的
喝一斤烈酒不醉的
大多是我的人
不作奴才文章的
不说假话说了肯道歉的
见到孔孟知道敬个礼的
说大人则藐之的
基本是我的人
俯首甘为孺子牛的
敢对中共亮鸡鸡的
愿做垃圾清洁工的
恨也一刀爱也一刀的
应该是我的人
听到枭名会脸红的
读到枭文会发抖的
挨了枭骂乐呵呵的
见到老枭拈花会微笑的
肯定是我的人
在中国能站起来的
在黑暗中会发光的
脊梁撑得起一方天空的
监狱关不住刀枪杀不死的
当然是我的人
愿意时时勤拂拭的
知道本来无一物的
随心所欲不逾矩的
与孔子佛祖平起平坐的
绝对是我的人
《死皮赖脸》
你们想我走开
我偏不走
任凭唾沫横飞扫把乱打
仍然死皮赖脸留下来
看你们表演
你们想我速死
我偏不死
任凭明刀刺目暗箭如雨
仍然死皮赖脸活下去
看你们结局
《自题》
花萎了叶还在
叶落了枝还在
枝折了树还在
树断了根还在
就算根也被挖了
还有我呢
即是种子
又是土壤
《恳求》
亮出刀来最好
躲在一边
冷不防扔一石子
很好
或者远远逃开也行
实在不行
你就向黑暗跪下吧
只请你不要
不要转过身来向我
舞刀
《溜须》
不仅寇准早已不见
连知愧的丁谓
也已不见
现在是畜生天下
不仅豺狼的须有人溜
犬猴狐鼠的须
也有成群的人
争着去溜
最可笑的是
明明无须的
小斑羚和大猩猩
也有一些多情的手
向他们小白或大黑的脸上
溜个不休
安得寇公重来
我愿为之溜须
《宋史-寇准传》中记载:“初,丁谓出准门至参政,事准甚谨。尝会食中书,羹污准须,谓起,徐拂之。准笑曰:”参政,国之大臣,乃为官长拂须邪?”谓甚愧之,由是倾构日深。”
《青白眼》
双眼
难得为青山一青
难得为清水一青
难得为美酒一横
山多荒秃水多污浊
酒多假冒伪劣毒
防不胜防
至于人
别说嵇康
嵇喜没有了
礼俗之士也没有了
只有大大小小的流氓
白眼对之
亦不值得
《晋书-阮籍传》:“籍又能为青自眼。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及嵇喜来吊,籍作白眼,喜不怿而退;喜弟康闻之,乃賫酒挟琴造焉,籍大悦,乃见青眼。”《世说新语•简傲》刘孝标注引《晋百官名》亦载此事。宋黄庭坚《登快阁》诗云:“朱弦已为佳人绝,青眼聊为美酒横。”
《第一机》
开始
粪土不再是粪土
黄金不再是黄金
而后
黄金就是粪土
粪土就是黄金
最后
粪土依然是粪土
黄金依然是黄金
不管是交战交恶
还是交涉交流
我与中共相交之后
东海起云
北阙就会下雨
《碧岩录》第83则:云门示众云:“古佛与露柱相交,是第几机?”自代云:“南山起云,北山下雨。”
《门内》
早已在门内了
不论僵卧孤村
还是浪迹天涯
都在你门内
早已回家里了
不论十字街头
还是孤峰顶上
都是我家里
禅宗公案:世尊一日见文殊在门外立,乃曰:“文殊!文殊!何不入门来?”文殊曰:“我不见一法在门外,何以教我入门?”
《绝对》
关起门黑如漆桶
牛头马头头出头没
无边苦海里挣扎
打开门明如圆镜
百花竞发千红万紫
圆融无碍地飘香
走出门撮起大地
如撮起一粒粟米
《碧岩录》第5则:举雪峰示众云:“尽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抛向面前,漆桶不会,打鼓普请看。”
《鹿王》
早已在五步之外
世出世间
再没什么敢够靠近我
即使是恶虎也不敢
更没谁敢够射中我
即使最高明的射手
也不能
为了保护群鹿
早已将角磨得无比锐利
下一步
我还要率领群鹿
将恶虎永远驱逐
《碧岩录》第81则:僧问药山:“平田浅草,麈鹿成群,如何射得麈中麈?”山云:“看箭。”僧放身便倒。山云:“侍者,拖出这死汉。”僧便走。山云:“弄泥团汉有什么限?”雪窦拈云:“三步虽活,五步须死。”
《门规》
这里不收尸
无论多么势焰暄赫
只要是行尸
一概一收
只有大死
才能大活
只有死后复活的人
才有资格前来报到
天明之前必须报到
不许走夜路
《碧岩录》第41则:赵州问投子:“大死底人却活时如何?”投子云:“不许夜行,投明须到。”
《赵州四门》
在枭眼里
赵州就是赵州
一个八十岁了
还在行脚游荡的
老和尚
想见就见
抬眼便见
根本没有门
对于世人
却是门锁严紧
任凭铁锤大棒
砸不开一点缝隙
《碧岩录》第9则:举:僧问赵州:“如何是赵州?”州云:“东门西门南门北门。”
《虚头汉》
别装模作样了
你还没开口
我就知道你
什么也不知道
别说喝两声
就是赤筋白脸
千喝万喝
一点意思也没有
不如放个屁
还能让人掩鼻
《碧岩录》第10则:举睦州问僧:“近离甚处?”僧便喝。州云:“老僧被汝一喝。”僧又喝。州云:“三喝四喝后作么生?”僧无语,州便打云:“这掠虚头汉。”
《关》
明知说不得
却絮絮不休地说了
一整个夏天
漏了天真
泄了天机
破了天荒
头早已秃了
你们数数我的眉毛
还剩下几根
听云门的话
从此封口关门
才有活路
《碧岩录》第8则:翠岩夏末示众云:“一夏以来,为兄弟说话,看翠岩眉毛在么?”保福云:“作贼人心虚。”长庆云:“生也。”云门云:“关。”
《学别我》
我的话
是从自心中流出
就象大光之舞
一派天真
同样的话
你们说
就象模拟的僧之舞
鱼目似珠不是珠
黄叶虽能止啼
不是黄金
学我者死
《碧岩录》第93则:僧问大光:“长庆道因斋庆赞,意旨如何?”大光作舞,僧礼拜。光云:“见个什么便礼拜?”僧作舞。光云:“这野狐精。”
《梦》
我本来就是梦
凄风冷雨的时代
一个古老的梦
众生无明窠窟中
一线之光
我就是南泉所指的
庭前那一株花
万物一体
天地同根
《碧岩录》第40则:陆亘大夫,与南泉语话次,陆云:“肇法师道,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也甚奇怪。”南泉指庭前花,召大夫云:“时人见此一株花,如梦相似。”
《赵州石桥》
人来我当然度
驴来马来也度
鬼来魔来一样度
谁来都可以把我
踩在脚底
自身摇摆
便见我晃动不定
站稳脚跟
便见我稳如泰山
不想过河
便见不到我
《碧岩录》第52则:僧问赵州:“久向赵州石桥,到来只见略彳勺”州云:“汝只见略彳勺,且不见石桥。”僧云:“如何是石桥?”州云:“度驴度马。”
《值得一打》
大多数人见不到
极少数人偶尔见到
孤灯下我的身影
却不知道下拜
能够看到大雄峰顶
我独坐的奇特
并且深深拜倒
是多么了不起
所以值得一打
让他直跳起来
更进一步看到老枭
漫步街头的平常
《碧岩录》第26则:僧问百丈:“如何是奇特事?”丈云:“独坐大雄峰。”僧礼拜,丈便打。
《好雪》
眼里是雪
耳边是雪
好雪片片打成一片
人耶雪耶难以分别
何必分别更何必问
落在什么处
好雪片片
潇洒千秋
这种时候开口的
必是盲人哑巴
不值得捏雪团一打
《碧岩录》第42则:庞居士辞药山,山命十人禅客,相送至门首。居士指空中雪云:“好雪片片,不落别处。”时有全禅客云:“落在什么处?”士打一掌。全云:“居士也不得草草。”士云:“汝恁么称禅客,阎老子未放汝在。”全云:“居士作么生?”士又打一掌,云:“眼见如盲,口说如哑。”雪窦别云:“初问处但握雪团便打。”
《莲花》
无论什么地方
哪个池塘
无论出没出水
无论周公敦颐
赞不赞美
无论老枭
写不写这首诗
她都是莲花
叶是的莲花的叶
香是的莲花的香
《碧岩录》第21则:僧问智门:“莲花未出水时如何?”智门云:“莲花。”僧云:“出水后如何?”门云:“荷叶。”
《赤条条的我》
一就是一
无处可归
僧人多此一问
赵州和尚更多事
穿上七斤重的布衫
累也不累
在我所住的洞庭
没有万法也没有一
更没有什么青州布衫
只有赤条条
无上庄严的我
享受湖上的清风
《碧岩录》第45则:僧问赵州:“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州云:“我在青州,作一领布衫,重七斤。”
《我说什么都行》
我说什么都行
可以唤和尚作一头驴
可以呵佛骂祖
可以说屎沸碗鸣
都是佛声
因为我知道
你说什么都不行
说什么都是错
都要挨打
因为你不知道
《碧岩录》第79则:僧问投子:“一切声是佛声,是否?”投子云:“是。”僧云:“和尚莫屎沸碗鸣声。”投子便打。又问:“粗言及细语,皆归第一义,是否?”投子云:“是。”僧云:“唤和尚作一头驴得么?”投子便打。
2007-9-23
首发2007.9.29《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赤条条的我(组诗)

Sunday, September 30th, 2007

赤条条的我(组诗)
说了八年的话,让一些人恐犋;不要逼我沉默,那将鬼愤神怒!
——-题记一
赤条条的我无上庄严,人间天上任何冠冕堂皇者见到,都要主动礼拜。
——-题记二
《我的人》
愿携飞熊见见美国总统的
不见总统而拜见老枭的
见了老枭还敢喝酒的
喝一斤烈酒不醉的
大多是我的人
不作奴才文章的
不说假话说了肯道歉的
见到孔孟知道敬个礼的
说大人则藐之的
基本是我的人
俯首甘为孺子牛的
敢对中共亮鸡鸡的
愿做垃圾清洁工的
恨也一刀爱也一刀的
应该是我的人
听到枭名会脸红的
读到枭文会发抖的
挨了枭骂乐呵呵的
见到老枭拈花会微笑的
肯定是我的人
在中国能站起来的
在黑暗中会发光的
脊梁撑得起一方天空的
监狱关不住刀枪杀不死的
当然是我的人
愿意时时勤拂拭的
知道本来无一物的
随心所欲不逾矩的
与孔子佛祖平起平坐的
绝对是我的人
《死皮赖脸》
你们想我走开
我偏不走
任凭唾沫横飞扫把乱打
仍然死皮赖脸留下来
看你们表演
你们想我速死
我偏不死
任凭明刀刺目暗箭如雨
仍然死皮赖脸活下去
看你们结局
《自题》
花萎了叶还在
叶落了枝还在
枝折了树还在
树断了根还在
就算根也被挖了
还有我呢
即是种子
又是土壤
《恳求》
亮出刀来最好
躲在一边
冷不防扔一石子
很好
或者远远逃开也行
实在不行
你就向黑暗跪下吧
只请你不要
不要转过身来向我
舞刀
《溜须》
不仅寇准早已不见
连知愧的丁谓
也已不见
现在是畜生天下
不仅豺狼的须有人溜
犬猴狐鼠的须
也有成群的人
争着去溜
最可笑的是
明明无须的
小斑羚和大猩猩
也有一些多情的手
向他们小白或大黑的脸上
溜个不休
安得寇公重来
我愿为之溜须
《宋史-寇准传》中记载:“初,丁谓出准门至参政,事准甚谨。尝会食中书,羹污准须,谓起,徐拂之。准笑曰:”参政,国之大臣,乃为官长拂须邪?”谓甚愧之,由是倾构日深。”
《青白眼》
双眼
难得为青山一青
难得为清水一青
难得为美酒一横
山多荒秃水多污浊
酒多假冒伪劣毒
防不胜防
至于人
别说嵇康
嵇喜没有了
礼俗之士也没有了
只有大大小小的流氓
白眼对之
亦不值得
《晋书-阮籍传》:“籍又能为青自眼。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及嵇喜来吊,籍作白眼,喜不怿而退;喜弟康闻之,乃賫酒挟琴造焉,籍大悦,乃见青眼。”《世说新语•简傲》刘孝标注引《晋百官名》亦载此事。宋黄庭坚《登快阁》诗云:“朱弦已为佳人绝,青眼聊为美酒横。”
《第一机》
开始
粪土不再是粪土
黄金不再是黄金
而后
黄金就是粪土
粪土就是黄金
最后
粪土依然是粪土
黄金依然是黄金
不管是交战交恶
还是交涉交流
我与中共相交之后
东海起云
北阙就会下雨
《碧岩录》第83则:云门示众云:“古佛与露柱相交,是第几机?”自代云:“南山起云,北山下雨。”
《门内》
早已在门内了
不论僵卧孤村
还是浪迹天涯
都在你门内
早已回家里了
不论十字街头
还是孤峰顶上
都是我家里
禅宗公案:世尊一日见文殊在门外立,乃曰:“文殊!文殊!何不入门来?”文殊曰:“我不见一法在门外,何以教我入门?”
《绝对》
关起门黑如漆桶
牛头马头头出头没
无边苦海里挣扎
打开门明如圆镜
百花竞发千红万紫
圆融无碍地飘香
走出门撮起大地
如撮起一粒粟米
《碧岩录》第5则:举雪峰示众云:“尽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抛向面前,漆桶不会,打鼓普请看。”
《鹿王》
早已在五步之外
世出世间
再没什么敢够靠近我
即使是恶虎也不敢
更没谁敢够射中我
即使最高明的射手
也不能
为了保护群鹿
早已将角磨得无比锐利
下一步
我还要率领群鹿
将恶虎永远驱逐
《碧岩录》第81则:僧问药山:“平田浅草,麈鹿成群,如何射得麈中麈?”山云:“看箭。”僧放身便倒。山云:“侍者,拖出这死汉。”僧便走。山云:“弄泥团汉有什么限?”雪窦拈云:“三步虽活,五步须死。”
《门规》
这里不收尸
无论多么势焰暄赫
只要是行尸
一概一收
只有大死
才能大活
只有死后复活的人
才有资格前来报到
天明之前必须报到
不许走夜路
《碧岩录》第41则:赵州问投子:“大死底人却活时如何?”投子云:“不许夜行,投明须到。”
《赵州四门》
在枭眼里
赵州就是赵州
一个八十岁了
还在行脚游荡的
老和尚
想见就见
抬眼便见
根本没有门
对于世人
却是门锁严紧
任凭铁锤大棒
砸不开一点缝隙
《碧岩录》第9则:举:僧问赵州:“如何是赵州?”州云:“东门西门南门北门。”
《虚头汉》
别装模作样了
你还没开口
我就知道你
什么也不知道
别说喝两声
就是赤筋白脸
千喝万喝
一点意思也没有
不如放个屁
还能让人掩鼻
《碧岩录》第10则:举睦州问僧:“近离甚处?”僧便喝。州云:“老僧被汝一喝。”僧又喝。州云:“三喝四喝后作么生?”僧无语,州便打云:“这掠虚头汉。”
《关》
明知说不得
却絮絮不休地说了
一整个夏天
漏了天真
泄了天机
破了天荒
头早已秃了
你们数数我的眉毛
还剩下几根
听云门的话
从此封口关门
才有活路
《碧岩录》第8则:翠岩夏末示众云:“一夏以来,为兄弟说话,看翠岩眉毛在么?”保福云:“作贼人心虚。”长庆云:“生也。”云门云:“关。”
《学别我》
我的话
是从自心中流出
就象大光之舞
一派天真
同样的话
你们说
就象模拟的僧之舞
鱼目似珠不是珠
黄叶虽能止啼
不是黄金
学我者死
《碧岩录》第93则:僧问大光:“长庆道因斋庆赞,意旨如何?”大光作舞,僧礼拜。光云:“见个什么便礼拜?”僧作舞。光云:“这野狐精。”
《梦》
我本来就是梦
凄风冷雨的时代
一个古老的梦
众生无明窠窟中
一线之光
我就是南泉所指的
庭前那一株花
万物一体
天地同根
《碧岩录》第40则:陆亘大夫,与南泉语话次,陆云:“肇法师道,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也甚奇怪。”南泉指庭前花,召大夫云:“时人见此一株花,如梦相似。”
《赵州石桥》
人来我当然度
驴来马来也度
鬼来魔来一样度
谁来都可以把我
踩在脚底
自身摇摆
便见我晃动不定
站稳脚跟
便见我稳如泰山
不想过河
便见不到我
《碧岩录》第52则:僧问赵州:“久向赵州石桥,到来只见略彳勺”州云:“汝只见略彳勺,且不见石桥。”僧云:“如何是石桥?”州云:“度驴度马。”
《值得一打》
大多数人见不到
极少数人偶尔见到
孤灯下我的身影
却不知道下拜
能够看到大雄峰顶
我独坐的奇特
并且深深拜倒
是多么了不起
所以值得一打
让他直跳起来
更进一步看到老枭
漫步街头的平常
《碧岩录》第26则:僧问百丈:“如何是奇特事?”丈云:“独坐大雄峰。”僧礼拜,丈便打。
《好雪》
眼里是雪
耳边是雪
好雪片片打成一片
人耶雪耶难以分别
何必分别更何必问
落在什么处
好雪片片
潇洒千秋
这种时候开口的
必是盲人哑巴
不值得捏雪团一打
《碧岩录》第42则:庞居士辞药山,山命十人禅客,相送至门首。居士指空中雪云:“好雪片片,不落别处。”时有全禅客云:“落在什么处?”士打一掌。全云:“居士也不得草草。”士云:“汝恁么称禅客,阎老子未放汝在。”全云:“居士作么生?”士又打一掌,云:“眼见如盲,口说如哑。”雪窦别云:“初问处但握雪团便打。”
《莲花》
无论什么地方
哪个池塘
无论出没出水
无论周公敦颐
赞不赞美
无论老枭
写不写这首诗
她都是莲花
叶是的莲花的叶
香是的莲花的香
《碧岩录》第21则:僧问智门:“莲花未出水时如何?”智门云:“莲花。”僧云:“出水后如何?”门云:“荷叶。”
《赤条条的我》
一就是一
无处可归
僧人多此一问
赵州和尚更多事
穿上七斤重的布衫
累也不累
在我所住的洞庭
没有万法也没有一
更没有什么青州布衫
只有赤条条
无上庄严的我
享受湖上的清风
《碧岩录》第45则:僧问赵州:“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州云:“我在青州,作一领布衫,重七斤。”
《我说什么都行》
我说什么都行
可以唤和尚作一头驴
可以呵佛骂祖
可以说屎沸碗鸣
都是佛声
因为我知道
你说什么都不行
说什么都是错
都要挨打
因为你不知道
《碧岩录》第79则:僧问投子:“一切声是佛声,是否?”投子云:“是。”僧云:“和尚莫屎沸碗鸣声。”投子便打。又问:“粗言及细语,皆归第一义,是否?”投子云:“是。”僧云:“唤和尚作一头驴得么?”投子便打。
2007-9-23
首发2007.9.29《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赤条条的我(组诗)

Sunday, September 30th, 2007

赤条条的我(组诗)
说了八年的话,让一些人恐犋;不要逼我沉默,那将鬼愤神怒!
——-题记一
赤条条的我无上庄严,人间天上任何冠冕堂皇者见到,都要主动礼拜。
——-题记二
《我的人》
愿携飞熊见见美国总统的
不见总统而拜见老枭的
见了老枭还敢喝酒的
喝一斤烈酒不醉的
大多是我的人
不作奴才文章的
不说假话说了肯道歉的
见到孔孟知道敬个礼的
说大人则藐之的
基本是我的人
俯首甘为孺子牛的
敢对中共亮鸡鸡的
愿做垃圾清洁工的
恨也一刀爱也一刀的
应该是我的人
听到枭名会脸红的
读到枭文会发抖的
挨了枭骂乐呵呵的
见到老枭拈花会微笑的
肯定是我的人
在中国能站起来的
在黑暗中会发光的
脊梁撑得起一方天空的
监狱关不住刀枪杀不死的
当然是我的人
愿意时时勤拂拭的
知道本来无一物的
随心所欲不逾矩的
与孔子佛祖平起平坐的
绝对是我的人
《死皮赖脸》
你们想我走开
我偏不走
任凭唾沫横飞扫把乱打
仍然死皮赖脸留下来
看你们表演
你们想我速死
我偏不死
任凭明刀刺目暗箭如雨
仍然死皮赖脸活下去
看你们结局
《自题》
花萎了叶还在
叶落了枝还在
枝折了树还在
树断了根还在
就算根也被挖了
还有我呢
即是种子
又是土壤
《恳求》
亮出刀来最好
躲在一边
冷不防扔一石子
很好
或者远远逃开也行
实在不行
你就向黑暗跪下吧
只请你不要
不要转过身来向我
舞刀
《溜须》
不仅寇准早已不见
连知愧的丁谓
也已不见
现在是畜生天下
不仅豺狼的须有人溜
犬猴狐鼠的须
也有成群的人
争着去溜
最可笑的是
明明无须的
小斑羚和大猩猩
也有一些多情的手
向他们小白或大黑的脸上
溜个不休
安得寇公重来
我愿为之溜须
《宋史-寇准传》中记载:“初,丁谓出准门至参政,事准甚谨。尝会食中书,羹污准须,谓起,徐拂之。准笑曰:”参政,国之大臣,乃为官长拂须邪?”谓甚愧之,由是倾构日深。”
《青白眼》
双眼
难得为青山一青
难得为清水一青
难得为美酒一横
山多荒秃水多污浊
酒多假冒伪劣毒
防不胜防
至于人
别说嵇康
嵇喜没有了
礼俗之士也没有了
只有大大小小的流氓
白眼对之
亦不值得
《晋书-阮籍传》:“籍又能为青自眼。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及嵇喜来吊,籍作白眼,喜不怿而退;喜弟康闻之,乃賫酒挟琴造焉,籍大悦,乃见青眼。”《世说新语•简傲》刘孝标注引《晋百官名》亦载此事。宋黄庭坚《登快阁》诗云:“朱弦已为佳人绝,青眼聊为美酒横。”
《第一机》
开始
粪土不再是粪土
黄金不再是黄金
而后
黄金就是粪土
粪土就是黄金
最后
粪土依然是粪土
黄金依然是黄金
不管是交战交恶
还是交涉交流
我与中共相交之后
东海起云
北阙就会下雨
《碧岩录》第83则:云门示众云:“古佛与露柱相交,是第几机?”自代云:“南山起云,北山下雨。”
《门内》
早已在门内了
不论僵卧孤村
还是浪迹天涯
都在你门内
早已回家里了
不论十字街头
还是孤峰顶上
都是我家里
禅宗公案:世尊一日见文殊在门外立,乃曰:“文殊!文殊!何不入门来?”文殊曰:“我不见一法在门外,何以教我入门?”
《绝对》
关起门黑如漆桶
牛头马头头出头没
无边苦海里挣扎
打开门明如圆镜
百花竞发千红万紫
圆融无碍地飘香
走出门撮起大地
如撮起一粒粟米
《碧岩录》第5则:举雪峰示众云:“尽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抛向面前,漆桶不会,打鼓普请看。”
《鹿王》
早已在五步之外
世出世间
再没什么敢够靠近我
即使是恶虎也不敢
更没谁敢够射中我
即使最高明的射手
也不能
为了保护群鹿
早已将角磨得无比锐利
下一步
我还要率领群鹿
将恶虎永远驱逐
《碧岩录》第81则:僧问药山:“平田浅草,麈鹿成群,如何射得麈中麈?”山云:“看箭。”僧放身便倒。山云:“侍者,拖出这死汉。”僧便走。山云:“弄泥团汉有什么限?”雪窦拈云:“三步虽活,五步须死。”
《门规》
这里不收尸
无论多么势焰暄赫
只要是行尸
一概一收
只有大死
才能大活
只有死后复活的人
才有资格前来报到
天明之前必须报到
不许走夜路
《碧岩录》第41则:赵州问投子:“大死底人却活时如何?”投子云:“不许夜行,投明须到。”
《赵州四门》
在枭眼里
赵州就是赵州
一个八十岁了
还在行脚游荡的
老和尚
想见就见
抬眼便见
根本没有门
对于世人
却是门锁严紧
任凭铁锤大棒
砸不开一点缝隙
《碧岩录》第9则:举:僧问赵州:“如何是赵州?”州云:“东门西门南门北门。”
《虚头汉》
别装模作样了
你还没开口
我就知道你
什么也不知道
别说喝两声
就是赤筋白脸
千喝万喝
一点意思也没有
不如放个屁
还能让人掩鼻
《碧岩录》第10则:举睦州问僧:“近离甚处?”僧便喝。州云:“老僧被汝一喝。”僧又喝。州云:“三喝四喝后作么生?”僧无语,州便打云:“这掠虚头汉。”
《关》
明知说不得
却絮絮不休地说了
一整个夏天
漏了天真
泄了天机
破了天荒
头早已秃了
你们数数我的眉毛
还剩下几根
听云门的话
从此封口关门
才有活路
《碧岩录》第8则:翠岩夏末示众云:“一夏以来,为兄弟说话,看翠岩眉毛在么?”保福云:“作贼人心虚。”长庆云:“生也。”云门云:“关。”
《学别我》
我的话
是从自心中流出
就象大光之舞
一派天真
同样的话
你们说
就象模拟的僧之舞
鱼目似珠不是珠
黄叶虽能止啼
不是黄金
学我者死
《碧岩录》第93则:僧问大光:“长庆道因斋庆赞,意旨如何?”大光作舞,僧礼拜。光云:“见个什么便礼拜?”僧作舞。光云:“这野狐精。”
《梦》
我本来就是梦
凄风冷雨的时代
一个古老的梦
众生无明窠窟中
一线之光
我就是南泉所指的
庭前那一株花
万物一体
天地同根
《碧岩录》第40则:陆亘大夫,与南泉语话次,陆云:“肇法师道,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也甚奇怪。”南泉指庭前花,召大夫云:“时人见此一株花,如梦相似。”
《赵州石桥》
人来我当然度
驴来马来也度
鬼来魔来一样度
谁来都可以把我
踩在脚底
自身摇摆
便见我晃动不定
站稳脚跟
便见我稳如泰山
不想过河
便见不到我
《碧岩录》第52则:僧问赵州:“久向赵州石桥,到来只见略彳勺”州云:“汝只见略彳勺,且不见石桥。”僧云:“如何是石桥?”州云:“度驴度马。”
《值得一打》
大多数人见不到
极少数人偶尔见到
孤灯下我的身影
却不知道下拜
能够看到大雄峰顶
我独坐的奇特
并且深深拜倒
是多么了不起
所以值得一打
让他直跳起来
更进一步看到老枭
漫步街头的平常
《碧岩录》第26则:僧问百丈:“如何是奇特事?”丈云:“独坐大雄峰。”僧礼拜,丈便打。
《好雪》
眼里是雪
耳边是雪
好雪片片打成一片
人耶雪耶难以分别
何必分别更何必问
落在什么处
好雪片片
潇洒千秋
这种时候开口的
必是盲人哑巴
不值得捏雪团一打
《碧岩录》第42则:庞居士辞药山,山命十人禅客,相送至门首。居士指空中雪云:“好雪片片,不落别处。”时有全禅客云:“落在什么处?”士打一掌。全云:“居士也不得草草。”士云:“汝恁么称禅客,阎老子未放汝在。”全云:“居士作么生?”士又打一掌,云:“眼见如盲,口说如哑。”雪窦别云:“初问处但握雪团便打。”
《莲花》
无论什么地方
哪个池塘
无论出没出水
无论周公敦颐
赞不赞美
无论老枭
写不写这首诗
她都是莲花
叶是的莲花的叶
香是的莲花的香
《碧岩录》第21则:僧问智门:“莲花未出水时如何?”智门云:“莲花。”僧云:“出水后如何?”门云:“荷叶。”
《赤条条的我》
一就是一
无处可归
僧人多此一问
赵州和尚更多事
穿上七斤重的布衫
累也不累
在我所住的洞庭
没有万法也没有一
更没有什么青州布衫
只有赤条条
无上庄严的我
享受湖上的清风
《碧岩录》第45则:僧问赵州:“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州云:“我在青州,作一领布衫,重七斤。”
《我说什么都行》
我说什么都行
可以唤和尚作一头驴
可以呵佛骂祖
可以说屎沸碗鸣
都是佛声
因为我知道
你说什么都不行
说什么都是错
都要挨打
因为你不知道
《碧岩录》第79则:僧问投子:“一切声是佛声,是否?”投子云:“是。”僧云:“和尚莫屎沸碗鸣声。”投子便打。又问:“粗言及细语,皆归第一义,是否?”投子云:“是。”僧云:“唤和尚作一头驴得么?”投子便打。
2007-9-23
首发2007.9.29《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Sunday, September 30th, 2007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63、走在中国的路上
梁泉在某篇枭文后跟帖:余兄真有时间!一个人的心思在哪里,你的成就也就在哪里。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而我大部分时间都愿意继续在名字叫中国的路上。答之曰:是的,梁兄,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了。幸甚喜甚。
憨山和尚《题宝贵禅人请书七佛偈后》文中曾提及有个洪觉范禅师。“被放海外无佛法地,寓于废寺,破壁间见一毗舍浮佛偈。范持之久,自云:平生学道。独于今日得大欢喜。方到休歇安乐之地。”(《憨山老人梦游集》)。老枭与洪觉范禅师儒佛不同道,但到休歇安乐之地的大欢喜,则是一样的。
梁君虽然说“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可我知道他与多数自由人士一样,并非真的知道我得到了什么,并非真的知道东海之道是文化之道,道德之道,政治之道,是至正至广的中国之道。这一点,从粱泉用“而”字区隔我与他的路就可以看出。
梁泉们不知道,东海之道在个体生命方面供我自己和少数同道安身立命,自享其乐;在社会方面,可为人类社会开辟立基于民主的永久的升平、太平之路。我才是真正本质地走在“名字叫中国的路上”,而多数自由派离“中国的路”尚远,甚至还没上路。
2007-9-21
附言,梁泉曾到南宁访过我,很热情直爽的一个人,但涉及这么“严重”的话题,不敢不直言,客气就免了。梁兄恕我则个。
64、求民主极对,反儒家大错
中国的自由派在制度(民主)这一层面还算明白,但到此为顶了。他们不明白,民主并非至高无上,民主之上还可以有王道政治和大同理想,除了民意层面的人道的合法性,还可以进一步追求传统和天道的合法性(有兴趣者可阅相关枭文,兹不详析。)谈到中华文化,此辈大多一片茫然(迷途的茫人),却又僵固自是,所知成障。
求民主极对,反儒家大错。
2007-9-21
65、虽狂不妄,似夸非张
曾对王一梁说,只要有我在,中国是值得喜欢的,至少我要让它变得受人喜欢。只要有一批与我心心相印的人,世界就会产生变化(大意)。又说:“兄看过金庸小说乎(人不怎样,书可一看)?萧峰十八人,足以纵横江湖矣。
这话乍一听很夸张很狂妄,其实是“虽狂不妄,似夸非张”的。英雄创造历史,圣贤改造世运,特别在某些重大的历史关头,少数英雄圣贤型的人物的言行是可以力挽世俗狂澜、改变政治格局的。梁启超说得好:“世界果借英雄而始成立乎?信也。吾读数千年中外之历史,不过以百数十英雄之传记磅礴充塞之,使除出此百数十之英雄,则历史殆黯然无色也。(《文明与英雄之比例》
二三豪俊为时出,整顿乾坤济时了。试想一下,如果中高层或大陆思想界中出现几十个、十几个哪怕几个真正的大儒,与老枭携手并肩配合默契,或者再出现一两个谭嗣同式的人物,那中国的局面会怎样?欲不“产生变化”不得矣。
2007-9-28
66、“网坛四害”
偶见一则网络短章,作者苏无名,封我以“网坛四害”之一。还有另几则游戏性质的短评,都是嘲弄贬斥枭诗的,门外论枭,“略得其相”而已,不驳,录下让那些反感、痛恨枭诗者高兴一下,或者为他们明击暗攻的“新一轮围剿”提供点炮弹吧。
苏无名:丙戌五月,书霸封笔,比兴封灵均。诸子传告。小采曰:何至于此。孟依依曰:此一日之间网坛四害去其二,宜相庆也。问四害者谁。无名曰:灵均、书霸、李大白、东海一枭。
苏无名又作《网络诗坛点将录》比我为“铁叫子乐和”,评曰:东海一枭,好与名家唱和,以广其名。观其诗词,杂以酒、剑、箫诸字自陈高致,复好议政,拍案瞋目若不胜怒,如饮白开水,爽失诗味。拟之铁叫子。盖若高树上蝉,虽声裂气竭,不能动人。赞曰:即鹿无虞,入林之蹊。不循其道,困于蒺藜。
另外,不晓生《网络诗坛二十八宿》位我以奎木狼星,赞曰:笑说宗师,不脱于匠;鼓吹自由,略得其相。身居海滨,心在海上;一声长嗥,乾坤莽荡。
菊斋《网络诗词之三国群英传——三国鼎立篇》封我作“南蛮大王孟获”,评曰:老枭诚非中国人也!常故发异论夺人眼球。其气极壮而才极疏,唯以叫嚣为能事,数度扰乱诗坛,然老枭亦非狂直而不可降服者,若遇名家以青目纵擒之,老枭亦将以媚眼报答之。
2007-9-29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9-29] 修订:[2007-09-29]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Sunday, September 30th, 2007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63、走在中国的路上
梁泉在某篇枭文后跟帖:余兄真有时间!一个人的心思在哪里,你的成就也就在哪里。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而我大部分时间都愿意继续在名字叫中国的路上。答之曰:是的,梁兄,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了。幸甚喜甚。
憨山和尚《题宝贵禅人请书七佛偈后》文中曾提及有个洪觉范禅师。“被放海外无佛法地,寓于废寺,破壁间见一毗舍浮佛偈。范持之久,自云:平生学道。独于今日得大欢喜。方到休歇安乐之地。”(《憨山老人梦游集》)。老枭与洪觉范禅师儒佛不同道,但到休歇安乐之地的大欢喜,则是一样的。
梁君虽然说“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可我知道他与多数自由人士一样,并非真的知道我得到了什么,并非真的知道东海之道是文化之道,道德之道,政治之道,是至正至广的中国之道。这一点,从粱泉用“而”字区隔我与他的路就可以看出。
梁泉们不知道,东海之道在个体生命方面供我自己和少数同道安身立命,自享其乐;在社会方面,可为人类社会开辟立基于民主的永久的升平、太平之路。我才是真正本质地走在“名字叫中国的路上”,而多数自由派离“中国的路”尚远,甚至还没上路。
2007-9-21
附言,梁泉曾到南宁访过我,很热情直爽的一个人,但涉及这么“严重”的话题,不敢不直言,客气就免了。梁兄恕我则个。
64、求民主极对,反儒家大错
中国的自由派在制度(民主)这一层面还算明白,但到此为顶了。他们不明白,民主并非至高无上,民主之上还可以有王道政治和大同理想,除了民意层面的人道的合法性,还可以进一步追求传统和天道的合法性(有兴趣者可阅相关枭文,兹不详析。)谈到中华文化,此辈大多一片茫然(迷途的茫人),却又僵固自是,所知成障。
求民主极对,反儒家大错。
2007-9-21
65、虽狂不妄,似夸非张
曾对王一梁说,只要有我在,中国是值得喜欢的,至少我要让它变得受人喜欢。只要有一批与我心心相印的人,世界就会产生变化(大意)。又说:“兄看过金庸小说乎(人不怎样,书可一看)?萧峰十八人,足以纵横江湖矣。
这话乍一听很夸张很狂妄,其实是“虽狂不妄,似夸非张”的。英雄创造历史,圣贤改造世运,特别在某些重大的历史关头,少数英雄圣贤型的人物的言行是可以力挽世俗狂澜、改变政治格局的。梁启超说得好:“世界果借英雄而始成立乎?信也。吾读数千年中外之历史,不过以百数十英雄之传记磅礴充塞之,使除出此百数十之英雄,则历史殆黯然无色也。(《文明与英雄之比例》
二三豪俊为时出,整顿乾坤济时了。试想一下,如果中高层或大陆思想界中出现几十个、十几个哪怕几个真正的大儒,与老枭携手并肩配合默契,或者再出现一两个谭嗣同式的人物,那中国的局面会怎样?欲不“产生变化”不得矣。
2007-9-28
66、“网坛四害”
偶见一则网络短章,作者苏无名,封我以“网坛四害”之一。还有另几则游戏性质的短评,都是嘲弄贬斥枭诗的,门外论枭,“略得其相”而已,不驳,录下让那些反感、痛恨枭诗者高兴一下,或者为他们明击暗攻的“新一轮围剿”提供点炮弹吧。
苏无名:丙戌五月,书霸封笔,比兴封灵均。诸子传告。小采曰:何至于此。孟依依曰:此一日之间网坛四害去其二,宜相庆也。问四害者谁。无名曰:灵均、书霸、李大白、东海一枭。
苏无名又作《网络诗坛点将录》比我为“铁叫子乐和”,评曰:东海一枭,好与名家唱和,以广其名。观其诗词,杂以酒、剑、箫诸字自陈高致,复好议政,拍案瞋目若不胜怒,如饮白开水,爽失诗味。拟之铁叫子。盖若高树上蝉,虽声裂气竭,不能动人。赞曰:即鹿无虞,入林之蹊。不循其道,困于蒺藜。
另外,不晓生《网络诗坛二十八宿》位我以奎木狼星,赞曰:笑说宗师,不脱于匠;鼓吹自由,略得其相。身居海滨,心在海上;一声长嗥,乾坤莽荡。
菊斋《网络诗词之三国群英传——三国鼎立篇》封我作“南蛮大王孟获”,评曰:老枭诚非中国人也!常故发异论夺人眼球。其气极壮而才极疏,唯以叫嚣为能事,数度扰乱诗坛,然老枭亦非狂直而不可降服者,若遇名家以青目纵擒之,老枭亦将以媚眼报答之。
2007-9-29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9-29] 修订:[2007-09-29]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Sunday, September 30th, 2007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63、走在中国的路上
梁泉在某篇枭文后跟帖:余兄真有时间!一个人的心思在哪里,你的成就也就在哪里。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而我大部分时间都愿意继续在名字叫中国的路上。答之曰:是的,梁兄,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了。幸甚喜甚。
憨山和尚《题宝贵禅人请书七佛偈后》文中曾提及有个洪觉范禅师。“被放海外无佛法地,寓于废寺,破壁间见一毗舍浮佛偈。范持之久,自云:平生学道。独于今日得大欢喜。方到休歇安乐之地。”(《憨山老人梦游集》)。老枭与洪觉范禅师儒佛不同道,但到休歇安乐之地的大欢喜,则是一样的。
梁君虽然说“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可我知道他与多数自由人士一样,并非真的知道我得到了什么,并非真的知道东海之道是文化之道,道德之道,政治之道,是至正至广的中国之道。这一点,从粱泉用“而”字区隔我与他的路就可以看出。
梁泉们不知道,东海之道在个体生命方面供我自己和少数同道安身立命,自享其乐;在社会方面,可为人类社会开辟立基于民主的永久的升平、太平之路。我才是真正本质地走在“名字叫中国的路上”,而多数自由派离“中国的路”尚远,甚至还没上路。
2007-9-21
附言,梁泉曾到南宁访过我,很热情直爽的一个人,但涉及这么“严重”的话题,不敢不直言,客气就免了。梁兄恕我则个。
64、求民主极对,反儒家大错
中国的自由派在制度(民主)这一层面还算明白,但到此为顶了。他们不明白,民主并非至高无上,民主之上还可以有王道政治和大同理想,除了民意层面的人道的合法性,还可以进一步追求传统和天道的合法性(有兴趣者可阅相关枭文,兹不详析。)谈到中华文化,此辈大多一片茫然(迷途的茫人),却又僵固自是,所知成障。
求民主极对,反儒家大错。
2007-9-21
65、虽狂不妄,似夸非张
曾对王一梁说,只要有我在,中国是值得喜欢的,至少我要让它变得受人喜欢。只要有一批与我心心相印的人,世界就会产生变化(大意)。又说:“兄看过金庸小说乎(人不怎样,书可一看)?萧峰十八人,足以纵横江湖矣。
这话乍一听很夸张很狂妄,其实是“虽狂不妄,似夸非张”的。英雄创造历史,圣贤改造世运,特别在某些重大的历史关头,少数英雄圣贤型的人物的言行是可以力挽世俗狂澜、改变政治格局的。梁启超说得好:“世界果借英雄而始成立乎?信也。吾读数千年中外之历史,不过以百数十英雄之传记磅礴充塞之,使除出此百数十之英雄,则历史殆黯然无色也。(《文明与英雄之比例》
二三豪俊为时出,整顿乾坤济时了。试想一下,如果中高层或大陆思想界中出现几十个、十几个哪怕几个真正的大儒,与老枭携手并肩配合默契,或者再出现一两个谭嗣同式的人物,那中国的局面会怎样?欲不“产生变化”不得矣。
2007-9-28
66、“网坛四害”
偶见一则网络短章,作者苏无名,封我以“网坛四害”之一。还有另几则游戏性质的短评,都是嘲弄贬斥枭诗的,门外论枭,“略得其相”而已,不驳,录下让那些反感、痛恨枭诗者高兴一下,或者为他们明击暗攻的“新一轮围剿”提供点炮弹吧。
苏无名:丙戌五月,书霸封笔,比兴封灵均。诸子传告。小采曰:何至于此。孟依依曰:此一日之间网坛四害去其二,宜相庆也。问四害者谁。无名曰:灵均、书霸、李大白、东海一枭。
苏无名又作《网络诗坛点将录》比我为“铁叫子乐和”,评曰:东海一枭,好与名家唱和,以广其名。观其诗词,杂以酒、剑、箫诸字自陈高致,复好议政,拍案瞋目若不胜怒,如饮白开水,爽失诗味。拟之铁叫子。盖若高树上蝉,虽声裂气竭,不能动人。赞曰:即鹿无虞,入林之蹊。不循其道,困于蒺藜。
另外,不晓生《网络诗坛二十八宿》位我以奎木狼星,赞曰:笑说宗师,不脱于匠;鼓吹自由,略得其相。身居海滨,心在海上;一声长嗥,乾坤莽荡。
菊斋《网络诗词之三国群英传——三国鼎立篇》封我作“南蛮大王孟获”,评曰:老枭诚非中国人也!常故发异论夺人眼球。其气极壮而才极疏,唯以叫嚣为能事,数度扰乱诗坛,然老枭亦非狂直而不可降服者,若遇名家以青目纵擒之,老枭亦将以媚眼报答之。
2007-9-29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9-29] 修订:[2007-09-29]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Sunday, September 30th, 2007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63、走在中国的路上
梁泉在某篇枭文后跟帖:余兄真有时间!一个人的心思在哪里,你的成就也就在哪里。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而我大部分时间都愿意继续在名字叫中国的路上。答之曰:是的,梁兄,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了。幸甚喜甚。
憨山和尚《题宝贵禅人请书七佛偈后》文中曾提及有个洪觉范禅师。“被放海外无佛法地,寓于废寺,破壁间见一毗舍浮佛偈。范持之久,自云:平生学道。独于今日得大欢喜。方到休歇安乐之地。”(《憨山老人梦游集》)。老枭与洪觉范禅师儒佛不同道,但到休歇安乐之地的大欢喜,则是一样的。
梁君虽然说“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可我知道他与多数自由人士一样,并非真的知道我得到了什么,并非真的知道东海之道是文化之道,道德之道,政治之道,是至正至广的中国之道。这一点,从粱泉用“而”字区隔我与他的路就可以看出。
梁泉们不知道,东海之道在个体生命方面供我自己和少数同道安身立命,自享其乐;在社会方面,可为人类社会开辟立基于民主的永久的升平、太平之路。我才是真正本质地走在“名字叫中国的路上”,而多数自由派离“中国的路”尚远,甚至还没上路。
2007-9-21
附言,梁泉曾到南宁访过我,很热情直爽的一个人,但涉及这么“严重”的话题,不敢不直言,客气就免了。梁兄恕我则个。
64、求民主极对,反儒家大错
中国的自由派在制度(民主)这一层面还算明白,但到此为顶了。他们不明白,民主并非至高无上,民主之上还可以有王道政治和大同理想,除了民意层面的人道的合法性,还可以进一步追求传统和天道的合法性(有兴趣者可阅相关枭文,兹不详析。)谈到中华文化,此辈大多一片茫然(迷途的茫人),却又僵固自是,所知成障。
求民主极对,反儒家大错。
2007-9-21
65、虽狂不妄,似夸非张
曾对王一梁说,只要有我在,中国是值得喜欢的,至少我要让它变得受人喜欢。只要有一批与我心心相印的人,世界就会产生变化(大意)。又说:“兄看过金庸小说乎(人不怎样,书可一看)?萧峰十八人,足以纵横江湖矣。
这话乍一听很夸张很狂妄,其实是“虽狂不妄,似夸非张”的。英雄创造历史,圣贤改造世运,特别在某些重大的历史关头,少数英雄圣贤型的人物的言行是可以力挽世俗狂澜、改变政治格局的。梁启超说得好:“世界果借英雄而始成立乎?信也。吾读数千年中外之历史,不过以百数十英雄之传记磅礴充塞之,使除出此百数十之英雄,则历史殆黯然无色也。(《文明与英雄之比例》
二三豪俊为时出,整顿乾坤济时了。试想一下,如果中高层或大陆思想界中出现几十个、十几个哪怕几个真正的大儒,与老枭携手并肩配合默契,或者再出现一两个谭嗣同式的人物,那中国的局面会怎样?欲不“产生变化”不得矣。
2007-9-28
66、“网坛四害”
偶见一则网络短章,作者苏无名,封我以“网坛四害”之一。还有另几则游戏性质的短评,都是嘲弄贬斥枭诗的,门外论枭,“略得其相”而已,不驳,录下让那些反感、痛恨枭诗者高兴一下,或者为他们明击暗攻的“新一轮围剿”提供点炮弹吧。
苏无名:丙戌五月,书霸封笔,比兴封灵均。诸子传告。小采曰:何至于此。孟依依曰:此一日之间网坛四害去其二,宜相庆也。问四害者谁。无名曰:灵均、书霸、李大白、东海一枭。
苏无名又作《网络诗坛点将录》比我为“铁叫子乐和”,评曰:东海一枭,好与名家唱和,以广其名。观其诗词,杂以酒、剑、箫诸字自陈高致,复好议政,拍案瞋目若不胜怒,如饮白开水,爽失诗味。拟之铁叫子。盖若高树上蝉,虽声裂气竭,不能动人。赞曰:即鹿无虞,入林之蹊。不循其道,困于蒺藜。
另外,不晓生《网络诗坛二十八宿》位我以奎木狼星,赞曰:笑说宗师,不脱于匠;鼓吹自由,略得其相。身居海滨,心在海上;一声长嗥,乾坤莽荡。
菊斋《网络诗词之三国群英传——三国鼎立篇》封我作“南蛮大王孟获”,评曰:老枭诚非中国人也!常故发异论夺人眼球。其气极壮而才极疏,唯以叫嚣为能事,数度扰乱诗坛,然老枭亦非狂直而不可降服者,若遇名家以青目纵擒之,老枭亦将以媚眼报答之。
2007-9-29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9-29] 修订:[2007-09-29]

ZT:Stands by itself..

Saturday, September 29th, 2007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Saturday, September 29th, 2007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日前,缅甸数千名僧侣引领成千上万名抗议者上街和平抗议亚洲最残酷的政权之一、缅甸军事独裁政府。有网友请教:和尚搞政治游行是不是犯戒?我觉得他们应该逆来顺受,大不了饿死自己,而不是上街。此言太缺乏佛教常识了。岂但游行,佛徒“搞政治”也不违佛旨。不详说了,重贴旧文篇略启愚蒙吧。
2007-9-29
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
——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六:佛教与政治之关系浅谈及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金石流:
佛教自创始时起,就是以修行为旨,以脱离三界轮回为宗,是远离政治的。不干预政治的。一切政治,只是众生业力的显现,非真实,所以佛教论坛里,是不谈政治的。真正的修行人,也是不谈政治的。枭兄此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将佛教与政治混为一谈,实在是大误。
东海一枭:
佛理有真俗二谛。就真谛层面说,岂但政治?宇宙万象都是非真实的。论俗谛,政治乃众人之事,关系着民众忧乐、家国兴衰,是实实在在至真至实的。金君在俗谛上说空,犯了“恶取空”的毛病。把佛教与政治分为截然两片,则是不懂得“佛法世法非一非异”的道理,不懂得佛法与世法有不即不离的关系,落于断见之中而不知,亦不知佛教有天乘人乘等世间法和声闻缘觉菩萨三乘出世间法。
佛学与政治固然不能混为一谈,但也不能白莱豆腐分得一清二白,更不能有你无我弄成生死对头。“干预政治”固然不是佛教的宗旨,学佛者即真即俗、不即不离,“即真”为主,“即俗”为次,“不即”为主,“不离”为辅,但对政治也不宜执着于“远离”、“不干预”。“佛教论坛不谈政治,真正的修行人不谈政治”等,其实都是一种“离世觅菩提”的迷执。
佛法教人以宽广的心量广行菩萨道,不要执著耽溺于世间法的成就,但不要求远离世事,如印光大师所说,佛法虽为出世间法.亦复具足世间一切善法。故曰: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如果佛法离开了世法,就成了空中楼阁式的哲学论理。所以,世事不仅不碍菩提,利济众生之事业还可以作为佛法修习证悟的助益,如王阳明所说:在事上磨炼。
《法华经》中说,妙音菩萨到各处为众生解说法华经,而现种种的身相。其中或现长者身,或现居士身,或现宰官身,或现婆罗门身,或现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身,或现长者居士妇女身,或现宰官妇女身,或现婆罗门妇女身,或现童男童女身,乃至于王后宫,变为女身等等。菩萨可以现宰官身,宰官何尝不可以登菩萨道?密宗修“大圆满”前行时,“不离淫怒痴,亦不与俱”。只要心态上做到“不与俱”,连“淫怒痴”都可以不离,还有什么世法是必须离的呢?政治就算脏到极点,也逃不出“淫怒痴”的范围吧。看来金君对上述佛理皆不了解。
政治作为一种“众人之事”,民主作为一种公益追求,是最重要的世法最为利济众生的事业之一,只要不陷溺其中不能自拔,只要不借政治和民主图谋名闻利养,佛徒是完全不必刻意避之离之的。我在上一篇答客难《龙象精神,大雄气概!》中已说过:须知佛乘方便有情广为众生、尽诸功德无有遗余。为民鼓呼追求民主,改良制度道援天下,是绝大的功德,也是菩萨心的最好体现。
佛陀在世时,有许多国王大臣以及将军皈依,可谓“工作”学佛两不误。当时印度的名王如频婆娑罗王、波斯匿王、阿闍世王等,都曾向佛陀请教治国方法。佛陀在《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经》中,佛陀为国王们详细指示了如何为仁君圣王的治国之道。据佛教传说,印度有一位阿育王,即位之初诸多暴虐,后来皈依佛教之后,仁慈爱民,因此皈依之前被称“黑阿育王”,之后称为“白阿育王”。
佛教传来中土以后,不仅以它的观念和思想间接地作用于社会政治,历代不少高僧大德常通过各种方式直接地参与政治,致力于干预现实、调伏君主、引导王朝,有被尊为国师辅弼朝政的,还有被敕令还俗辅佐朝纲的。
例如,南北朝时后赵佛图澄被石虎、石勒尊为囯师协助军政机要;佛图澄的弟子道安大师力谏苻坚休战;刘宋孝武帝时的慧琳以出家人身份为宰佐政,被称为紫衣宰相;玄奘大师常随太宗左右接受谘询,明瞻法师被太宗尊为帝相;玄琬法师任太子太傅;南阳慧忠禅师被唐肃宗、代宗封为国师;华严宗三祖法藏贤首曾为唐高宗援五戒,为武则天宣讲华严要义;四祖清凉澄观则为代宗、德宗、顺宗、宪宗、穆宗、敬宗、文宗等七帝国师;明姚广孝本来为道衍禅师,被永乐皇帝敕令还俗辅佐朝纲…,等等。
近代太虚领导的人间佛教运动,对于佛教与政治关系进行了相当的广泛的论述和尝试,其中还涉及到政治制度的形而上学基础等问题的讨论。他认为,以佛教为中心去观察现代的一切新的经济、政治、教育、文艺及科学、哲学诸文化。它们无一不可为佛法所批评的对象或发扬的工具。
作为佛徒,如果真的完全彻底地“远离”、“不干预”政治,也不失为声闻缘觉乘的自了汉。然复须知,在专制社会或者在乱世,“政治”的含义与民主社会及升平世的政治不一样。高调宣称“远离”、“不干预”政治,大都别有妙用:或者出于道德怯懦,或者企图逃避责任,或者以“远离”和“不干预”的形式进行持殊的靠扰和干预。
对佛门中人自私自利现象,太虛大师在民国十三年七月镇江佛学研究会讲法时曾提出严厉批评。他说:
中国虽代有高僧名士相继辈出,说法玄妙,理论深幽,然考其平昔修行,不外观轮回苦求脱生死而求自利,无非乘羊鹿等车而出火宅。若真正发菩萨心、乘大白牛车入生死海而度众生者,即求之古德亦犹希焉!类皆口说大乘圆顿之教,身行小乘偏权之行。呜呼!印度佛教大乘不扬,小乘炽盛;流传中国,虽渐有阐大乘教理者,而实行大乘之行者,一若晨光熹微之星斗了了可指也,余皆以小乘自利为天下范。以是沿习成风,一见学佛而兼行利济众生之事业者,便讥笑其为非真正之佛教徒,殊不知此正是大乘即俗即真之妙行也!
太虛大师所批现象,现在早已变本加厉。在此千年不遇的政治大黑暗时代和社会大转型关头,广大佛徒不是把政治当作佛法发扬的工具,而是以不谈政治为荣,以远离政治自鸣清高,真实原因不外乎特别恐惧或过于自私而缩头耳。还有一些佛教徒装出一付清静高尚的模样,其实扮演的是特权帮闲政府清客的角色,以“远离”的姿势与政治靠得近而又近,以“不干预”的方式对政治“干”乐不亦乐乎,早已沦为名利之徒猪狗之辈矣,真乃佛门之耻,释尊之羞也!
2007-3-5东海一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