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7

东海难不倒(45—-51)

Tuesday, October 30th, 2007

东海难不倒(45—-51)
45、有巢氏问:你说你打架从来不输的“秘诀”是“三不主义”:不打无把握之仗,不说无凭据之话,不做违仁义之事!你反g打的也是有把握之仗?
东海老人答:
第二、第三好说,第一条“不打无把握之仗”是绝对不能上升为主义的(很多好东西一“主义”就僵化甚至走向反面)。“不打无把握之仗”只能就一般情况而言。特殊情况下的仗,事关民生、事关道义的仗,不论有无把握,都得打。
从历史的高度看,我反g,打的也是有把握之仗。无论专制势力多么强大,无论特权分子多么猖獗,我必是最后的赢家,因为民心士意在我这边,时代潮流在我这边,中华文化、历代圣贤都站在我这边。
46、有巢氏问:儒家的本体或良知,到底是众多人类所共有?还是每一人各各本有,互不相属?
东海老人答:
儒家的本体,在天为道,在人为性,在身为心、为良知。
良知不一不二,一切人类,同共而有。之所以不一,是因为良知在每一个人身上是独立运作的。之所以不二,是因为良知体性相通相同。
47、有巢氏问:有佛徒说:良知没有办法证知和证明,也没有办法得到良知的体验。良知是个没用的东西,信守良知的人得不到什么好处和利益,反对“良知说”也没有什么后果,不信良知更是无所谓的事情,同样也生活得不错。
东海老人答:
这真是学佛学傻了的佛徒的昏话,也是极其冷血、极不人道的话。
孟子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认为人与禽兽之间“几希”的区别,就在于有没有良知善性。这是人作为“类”而与其他“类”的本质区别。是良知使人脱离了动物界而成为天地间最高贵的存在。人都有天然的良知,我们说一些人没良知,其实是其良知被习心习性、贪欲邪欲障蔽了。需要“致”之。
一个人是否致得良知,“致”的度数如何,不是口头说说而已的。每一个人在日常生活工作、社会实践中的作风和表现,每一个人的言行举止,都无不体现出其良知的“度数”。信守良知的人,做人做事虽然也可能会出差犯错,但不至于犯太大的、原则性的错误,犯错误的频率也相对会低些。所以良知不是没用,而是有大用。它是即体即用、体用合一的。
致得良知的人,一定能对父母孝、对兄弟悌、对朋友信、对民众仁、对万物爱;致得良知的人,是无忧、无惑、无畏的人,是不淫、不移、不屈的人,是可以“随心所欲”而不逾仁义礼智信五常道的人。致得良知的人,面对他人和社会的苦难,一定会起大不忍之心,千方百计去帮助他人、改造社会、减轻和消除苦难。在专制社会,一定会追求民主自由。总之,致得良知的人,必具有孟子那种大人或大丈夫精神。
内在道德与外在表现是互通的,人的内在修养不仅完全反映在他的外在行为,甚至其容色眼晴都会有所透露,《孟子-尽心上》所说“君子所性,仁义礼智皆根于心,其生色也,睟然见于面,盎于背,施于四肢,四体不言而喻。”内在的德性会流溢于生命的感性形象之中,君子仁义礼智的天性深深植根在其心中,发而为德相德光,现于颜面,显于肩背,遍及四肢,体现于一举一动之中。《易经-文言》也说“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肢,发于事业,美之至也”。
孟子又说:存乎人者,莫良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听其言,观其眸子,人焉廋哉。(《离娄上》)从一个人的眼神里就可以推断出他的内在品格。心正,眼睛就清澈而明亮,相反,眼睛就会暗淡无光。
48、有巢氏问:孟子的“大丈夫”有些什么特征呢?
东海老人答:
且看孟子自己是怎样描述“大丈夫”的吧。
“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杀一无罪非仁也,非其有而取之,非义也。居恶在?仁是也;路恶在?义是也。居仁由义,大人之事备矣。”
“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堂高数仞,榱题数尺,我得志,弗为也。食前方丈,侍妾数百人,我得志,弗为也。般乐饮酒,驱骋田猎,后车千乘,我得志,弗为也。在彼者,皆我所不为也;在我者,皆古之制也,吾何畏彼哉?”
“养心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
“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
“口之与味也,有同奢焉;耳之于声也,有同听焉;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至于心,独无所同然乎?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谓理也,义也。圣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耳。故理义之悦我心,犹刍豢之悦我口。
“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
“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
(以上孟言出于《孟子》一书,不一一注明,语句都很浅白,亦不注释了)
有儒者将孟子的大丈夫精神总结为“居仁由义,发强刚毅,乐天知命”等“三位一体”,颇为恰切。
49、有巢氏问:有佛徒说:东海氏的民主,对于生老病死一样都不能解决。迷人深陷幻梦尔。
东海老人答:
民主属于一种制度,解决的是政治、社会问题,对于减轻民众的现实苦难,至关重要。在一定程度上,民主是可以制度性地解决民众生老病死等种种问题的,此乃现代文明的常识。
庄子云,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墟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那种“束于教”的冷血佛徒,以后还是少开尊口为妙。
50、无名氏问:你说你是悟透人天大秘、得了大自在的人,什么叫“人天大秘”?
东海老人答:
人指人性,天指天道。对一般人来说,人性与天道都很神秘,乃宇宙间的大秘密。
儒佛道三家都有“天人合一”思想,即认为形上本体与形内本性是非一非异、相通相合的。人的本性是天道最圆满的呈现。悟道证道的人,就可以象司马迁所说的“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所以我说过,东海学是彻上彻下彻里彻外的。参悟天道本体、“究天人之际”是彻上,洞察人间事象、“通古今之变”彻下,掌握内圣之道、认识良知本性是彻里,打通中西文化,追求民主和王道,是彻外。上下里外,一以贯之。这个“一”,就是仁。
有人说,老枭不懂政治,不懂民主宪政。不知政治乃世俗层面的事,对于“已究天人之际、直取无上菩提”的“道上人士”,有何奥秘可言。民主宪政,一般中下根人士化三、五年时间也足够深入堂奥了。在东海外王学中,民主宪政仅属于王道政治的初级阶段。
外王为社会追求言论、信仰等自由,内圣为个体提供意志、道德之自由。就个体生命而言,致得了良知认识了本性,即使外在环境不自由,内在依然是大自由的。
51、狼犬氏:你说:侠士勿轻结、美人勿轻盟,恐其轻为我死也;猛将勿轻谒、豪贵勿轻依,恐其轻任我死也。“任我死”当然要防着点,但一见形势不妙,逃之夭夭,为啥让人家“任我死”,有啥好怕的?如有人“为我死”,那人生多丰富多精彩,求之不得,怎么反而怕了?
东海老人答:
有利就上,不妙就溜,你要不要脸?何况你逃得掉吗?猛将豪贵容得你逃吗?
有人为你而死,纵非你本意,也是欠下命债了。你这样居心,不仅轻浮,简直不仁不义、无耻之甚!真孺子不可教也。俗话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生前不还,死后也要还,人饶你,鬼也不饶你。你这种人,佛教称一阐提,儒家称小人,如有机会,必为贼子。滚远些!2007-10-30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30] 修订:[2007-10-30]

东海难不倒(45—-51)

Tuesday, October 30th, 2007

东海难不倒(45—-51)
45、有巢氏问:你说你打架从来不输的“秘诀”是“三不主义”:不打无把握之仗,不说无凭据之话,不做违仁义之事!你反g打的也是有把握之仗?
东海老人答:
第二、第三好说,第一条“不打无把握之仗”是绝对不能上升为主义的(很多好东西一“主义”就僵化甚至走向反面)。“不打无把握之仗”只能就一般情况而言。特殊情况下的仗,事关民生、事关道义的仗,不论有无把握,都得打。
从历史的高度看,我反g,打的也是有把握之仗。无论专制势力多么强大,无论特权分子多么猖獗,我必是最后的赢家,因为民心士意在我这边,时代潮流在我这边,中华文化、历代圣贤都站在我这边。
46、有巢氏问:儒家的本体或良知,到底是众多人类所共有?还是每一人各各本有,互不相属?
东海老人答:
儒家的本体,在天为道,在人为性,在身为心、为良知。
良知不一不二,一切人类,同共而有。之所以不一,是因为良知在每一个人身上是独立运作的。之所以不二,是因为良知体性相通相同。
47、有巢氏问:有佛徒说:良知没有办法证知和证明,也没有办法得到良知的体验。良知是个没用的东西,信守良知的人得不到什么好处和利益,反对“良知说”也没有什么后果,不信良知更是无所谓的事情,同样也生活得不错。
东海老人答:
这真是学佛学傻了的佛徒的昏话,也是极其冷血、极不人道的话。
孟子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认为人与禽兽之间“几希”的区别,就在于有没有良知善性。这是人作为“类”而与其他“类”的本质区别。是良知使人脱离了动物界而成为天地间最高贵的存在。人都有天然的良知,我们说一些人没良知,其实是其良知被习心习性、贪欲邪欲障蔽了。需要“致”之。
一个人是否致得良知,“致”的度数如何,不是口头说说而已的。每一个人在日常生活工作、社会实践中的作风和表现,每一个人的言行举止,都无不体现出其良知的“度数”。信守良知的人,做人做事虽然也可能会出差犯错,但不至于犯太大的、原则性的错误,犯错误的频率也相对会低些。所以良知不是没用,而是有大用。它是即体即用、体用合一的。
致得良知的人,一定能对父母孝、对兄弟悌、对朋友信、对民众仁、对万物爱;致得良知的人,是无忧、无惑、无畏的人,是不淫、不移、不屈的人,是可以“随心所欲”而不逾仁义礼智信五常道的人。致得良知的人,面对他人和社会的苦难,一定会起大不忍之心,千方百计去帮助他人、改造社会、减轻和消除苦难。在专制社会,一定会追求民主自由。总之,致得良知的人,必具有孟子那种大人或大丈夫精神。
内在道德与外在表现是互通的,人的内在修养不仅完全反映在他的外在行为,甚至其容色眼晴都会有所透露,《孟子-尽心上》所说“君子所性,仁义礼智皆根于心,其生色也,睟然见于面,盎于背,施于四肢,四体不言而喻。”内在的德性会流溢于生命的感性形象之中,君子仁义礼智的天性深深植根在其心中,发而为德相德光,现于颜面,显于肩背,遍及四肢,体现于一举一动之中。《易经-文言》也说“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肢,发于事业,美之至也”。
孟子又说:存乎人者,莫良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听其言,观其眸子,人焉廋哉。(《离娄上》)从一个人的眼神里就可以推断出他的内在品格。心正,眼睛就清澈而明亮,相反,眼睛就会暗淡无光。
48、有巢氏问:孟子的“大丈夫”有些什么特征呢?
东海老人答:
且看孟子自己是怎样描述“大丈夫”的吧。
“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杀一无罪非仁也,非其有而取之,非义也。居恶在?仁是也;路恶在?义是也。居仁由义,大人之事备矣。”
“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堂高数仞,榱题数尺,我得志,弗为也。食前方丈,侍妾数百人,我得志,弗为也。般乐饮酒,驱骋田猎,后车千乘,我得志,弗为也。在彼者,皆我所不为也;在我者,皆古之制也,吾何畏彼哉?”
“养心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
“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
“口之与味也,有同奢焉;耳之于声也,有同听焉;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至于心,独无所同然乎?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谓理也,义也。圣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耳。故理义之悦我心,犹刍豢之悦我口。
“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
“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
(以上孟言出于《孟子》一书,不一一注明,语句都很浅白,亦不注释了)
有儒者将孟子的大丈夫精神总结为“居仁由义,发强刚毅,乐天知命”等“三位一体”,颇为恰切。
49、有巢氏问:有佛徒说:东海氏的民主,对于生老病死一样都不能解决。迷人深陷幻梦尔。
东海老人答:
民主属于一种制度,解决的是政治、社会问题,对于减轻民众的现实苦难,至关重要。在一定程度上,民主是可以制度性地解决民众生老病死等种种问题的,此乃现代文明的常识。
庄子云,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墟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那种“束于教”的冷血佛徒,以后还是少开尊口为妙。
50、无名氏问:你说你是悟透人天大秘、得了大自在的人,什么叫“人天大秘”?
东海老人答:
人指人性,天指天道。对一般人来说,人性与天道都很神秘,乃宇宙间的大秘密。
儒佛道三家都有“天人合一”思想,即认为形上本体与形内本性是非一非异、相通相合的。人的本性是天道最圆满的呈现。悟道证道的人,就可以象司马迁所说的“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所以我说过,东海学是彻上彻下彻里彻外的。参悟天道本体、“究天人之际”是彻上,洞察人间事象、“通古今之变”彻下,掌握内圣之道、认识良知本性是彻里,打通中西文化,追求民主和王道,是彻外。上下里外,一以贯之。这个“一”,就是仁。
有人说,老枭不懂政治,不懂民主宪政。不知政治乃世俗层面的事,对于“已究天人之际、直取无上菩提”的“道上人士”,有何奥秘可言。民主宪政,一般中下根人士化三、五年时间也足够深入堂奥了。在东海外王学中,民主宪政仅属于王道政治的初级阶段。
外王为社会追求言论、信仰等自由,内圣为个体提供意志、道德之自由。就个体生命而言,致得了良知认识了本性,即使外在环境不自由,内在依然是大自由的。
51、狼犬氏:你说:侠士勿轻结、美人勿轻盟,恐其轻为我死也;猛将勿轻谒、豪贵勿轻依,恐其轻任我死也。“任我死”当然要防着点,但一见形势不妙,逃之夭夭,为啥让人家“任我死”,有啥好怕的?如有人“为我死”,那人生多丰富多精彩,求之不得,怎么反而怕了?
东海老人答:
有利就上,不妙就溜,你要不要脸?何况你逃得掉吗?猛将豪贵容得你逃吗?
有人为你而死,纵非你本意,也是欠下命债了。你这样居心,不仅轻浮,简直不仁不义、无耻之甚!真孺子不可教也。俗话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生前不还,死后也要还,人饶你,鬼也不饶你。你这种人,佛教称一阐提,儒家称小人,如有机会,必为贼子。滚远些!2007-10-30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30] 修订:[2007-10-30]

东海难不倒(45—-51)

Tuesday, October 30th, 2007

东海难不倒(45—-51)
45、有巢氏问:你说你打架从来不输的“秘诀”是“三不主义”:不打无把握之仗,不说无凭据之话,不做违仁义之事!你反g打的也是有把握之仗?
东海老人答:
第二、第三好说,第一条“不打无把握之仗”是绝对不能上升为主义的(很多好东西一“主义”就僵化甚至走向反面)。“不打无把握之仗”只能就一般情况而言。特殊情况下的仗,事关民生、事关道义的仗,不论有无把握,都得打。
从历史的高度看,我反g,打的也是有把握之仗。无论专制势力多么强大,无论特权分子多么猖獗,我必是最后的赢家,因为民心士意在我这边,时代潮流在我这边,中华文化、历代圣贤都站在我这边。
46、有巢氏问:儒家的本体或良知,到底是众多人类所共有?还是每一人各各本有,互不相属?
东海老人答:
儒家的本体,在天为道,在人为性,在身为心、为良知。
良知不一不二,一切人类,同共而有。之所以不一,是因为良知在每一个人身上是独立运作的。之所以不二,是因为良知体性相通相同。
47、有巢氏问:有佛徒说:良知没有办法证知和证明,也没有办法得到良知的体验。良知是个没用的东西,信守良知的人得不到什么好处和利益,反对“良知说”也没有什么后果,不信良知更是无所谓的事情,同样也生活得不错。
东海老人答:
这真是学佛学傻了的佛徒的昏话,也是极其冷血、极不人道的话。
孟子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认为人与禽兽之间“几希”的区别,就在于有没有良知善性。这是人作为“类”而与其他“类”的本质区别。是良知使人脱离了动物界而成为天地间最高贵的存在。人都有天然的良知,我们说一些人没良知,其实是其良知被习心习性、贪欲邪欲障蔽了。需要“致”之。
一个人是否致得良知,“致”的度数如何,不是口头说说而已的。每一个人在日常生活工作、社会实践中的作风和表现,每一个人的言行举止,都无不体现出其良知的“度数”。信守良知的人,做人做事虽然也可能会出差犯错,但不至于犯太大的、原则性的错误,犯错误的频率也相对会低些。所以良知不是没用,而是有大用。它是即体即用、体用合一的。
致得良知的人,一定能对父母孝、对兄弟悌、对朋友信、对民众仁、对万物爱;致得良知的人,是无忧、无惑、无畏的人,是不淫、不移、不屈的人,是可以“随心所欲”而不逾仁义礼智信五常道的人。致得良知的人,面对他人和社会的苦难,一定会起大不忍之心,千方百计去帮助他人、改造社会、减轻和消除苦难。在专制社会,一定会追求民主自由。总之,致得良知的人,必具有孟子那种大人或大丈夫精神。
内在道德与外在表现是互通的,人的内在修养不仅完全反映在他的外在行为,甚至其容色眼晴都会有所透露,《孟子-尽心上》所说“君子所性,仁义礼智皆根于心,其生色也,睟然见于面,盎于背,施于四肢,四体不言而喻。”内在的德性会流溢于生命的感性形象之中,君子仁义礼智的天性深深植根在其心中,发而为德相德光,现于颜面,显于肩背,遍及四肢,体现于一举一动之中。《易经-文言》也说“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肢,发于事业,美之至也”。
孟子又说:存乎人者,莫良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听其言,观其眸子,人焉廋哉。(《离娄上》)从一个人的眼神里就可以推断出他的内在品格。心正,眼睛就清澈而明亮,相反,眼睛就会暗淡无光。
48、有巢氏问:孟子的“大丈夫”有些什么特征呢?
东海老人答:
且看孟子自己是怎样描述“大丈夫”的吧。
“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杀一无罪非仁也,非其有而取之,非义也。居恶在?仁是也;路恶在?义是也。居仁由义,大人之事备矣。”
“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堂高数仞,榱题数尺,我得志,弗为也。食前方丈,侍妾数百人,我得志,弗为也。般乐饮酒,驱骋田猎,后车千乘,我得志,弗为也。在彼者,皆我所不为也;在我者,皆古之制也,吾何畏彼哉?”
“养心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
“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
“口之与味也,有同奢焉;耳之于声也,有同听焉;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至于心,独无所同然乎?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谓理也,义也。圣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耳。故理义之悦我心,犹刍豢之悦我口。
“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
“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
(以上孟言出于《孟子》一书,不一一注明,语句都很浅白,亦不注释了)
有儒者将孟子的大丈夫精神总结为“居仁由义,发强刚毅,乐天知命”等“三位一体”,颇为恰切。
49、有巢氏问:有佛徒说:东海氏的民主,对于生老病死一样都不能解决。迷人深陷幻梦尔。
东海老人答:
民主属于一种制度,解决的是政治、社会问题,对于减轻民众的现实苦难,至关重要。在一定程度上,民主是可以制度性地解决民众生老病死等种种问题的,此乃现代文明的常识。
庄子云,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墟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那种“束于教”的冷血佛徒,以后还是少开尊口为妙。
50、无名氏问:你说你是悟透人天大秘、得了大自在的人,什么叫“人天大秘”?
东海老人答:
人指人性,天指天道。对一般人来说,人性与天道都很神秘,乃宇宙间的大秘密。
儒佛道三家都有“天人合一”思想,即认为形上本体与形内本性是非一非异、相通相合的。人的本性是天道最圆满的呈现。悟道证道的人,就可以象司马迁所说的“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所以我说过,东海学是彻上彻下彻里彻外的。参悟天道本体、“究天人之际”是彻上,洞察人间事象、“通古今之变”彻下,掌握内圣之道、认识良知本性是彻里,打通中西文化,追求民主和王道,是彻外。上下里外,一以贯之。这个“一”,就是仁。
有人说,老枭不懂政治,不懂民主宪政。不知政治乃世俗层面的事,对于“已究天人之际、直取无上菩提”的“道上人士”,有何奥秘可言。民主宪政,一般中下根人士化三、五年时间也足够深入堂奥了。在东海外王学中,民主宪政仅属于王道政治的初级阶段。
外王为社会追求言论、信仰等自由,内圣为个体提供意志、道德之自由。就个体生命而言,致得了良知认识了本性,即使外在环境不自由,内在依然是大自由的。
51、狼犬氏:你说:侠士勿轻结、美人勿轻盟,恐其轻为我死也;猛将勿轻谒、豪贵勿轻依,恐其轻任我死也。“任我死”当然要防着点,但一见形势不妙,逃之夭夭,为啥让人家“任我死”,有啥好怕的?如有人“为我死”,那人生多丰富多精彩,求之不得,怎么反而怕了?
东海老人答:
有利就上,不妙就溜,你要不要脸?何况你逃得掉吗?猛将豪贵容得你逃吗?
有人为你而死,纵非你本意,也是欠下命债了。你这样居心,不仅轻浮,简直不仁不义、无耻之甚!真孺子不可教也。俗话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生前不还,死后也要还,人饶你,鬼也不饶你。你这种人,佛教称一阐提,儒家称小人,如有机会,必为贼子。滚远些!2007-10-30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30] 修订:[2007-10-30]

东海难不倒(45—-51)

Tuesday, October 30th, 2007

东海难不倒(45—-51)
45、有巢氏问:你说你打架从来不输的“秘诀”是“三不主义”:不打无把握之仗,不说无凭据之话,不做违仁义之事!你反g打的也是有把握之仗?
东海老人答:
第二、第三好说,第一条“不打无把握之仗”是绝对不能上升为主义的(很多好东西一“主义”就僵化甚至走向反面)。“不打无把握之仗”只能就一般情况而言。特殊情况下的仗,事关民生、事关道义的仗,不论有无把握,都得打。
从历史的高度看,我反g,打的也是有把握之仗。无论专制势力多么强大,无论特权分子多么猖獗,我必是最后的赢家,因为民心士意在我这边,时代潮流在我这边,中华文化、历代圣贤都站在我这边。
46、有巢氏问:儒家的本体或良知,到底是众多人类所共有?还是每一人各各本有,互不相属?
东海老人答:
儒家的本体,在天为道,在人为性,在身为心、为良知。
良知不一不二,一切人类,同共而有。之所以不一,是因为良知在每一个人身上是独立运作的。之所以不二,是因为良知体性相通相同。
47、有巢氏问:有佛徒说:良知没有办法证知和证明,也没有办法得到良知的体验。良知是个没用的东西,信守良知的人得不到什么好处和利益,反对“良知说”也没有什么后果,不信良知更是无所谓的事情,同样也生活得不错。
东海老人答:
这真是学佛学傻了的佛徒的昏话,也是极其冷血、极不人道的话。
孟子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认为人与禽兽之间“几希”的区别,就在于有没有良知善性。这是人作为“类”而与其他“类”的本质区别。是良知使人脱离了动物界而成为天地间最高贵的存在。人都有天然的良知,我们说一些人没良知,其实是其良知被习心习性、贪欲邪欲障蔽了。需要“致”之。
一个人是否致得良知,“致”的度数如何,不是口头说说而已的。每一个人在日常生活工作、社会实践中的作风和表现,每一个人的言行举止,都无不体现出其良知的“度数”。信守良知的人,做人做事虽然也可能会出差犯错,但不至于犯太大的、原则性的错误,犯错误的频率也相对会低些。所以良知不是没用,而是有大用。它是即体即用、体用合一的。
致得良知的人,一定能对父母孝、对兄弟悌、对朋友信、对民众仁、对万物爱;致得良知的人,是无忧、无惑、无畏的人,是不淫、不移、不屈的人,是可以“随心所欲”而不逾仁义礼智信五常道的人。致得良知的人,面对他人和社会的苦难,一定会起大不忍之心,千方百计去帮助他人、改造社会、减轻和消除苦难。在专制社会,一定会追求民主自由。总之,致得良知的人,必具有孟子那种大人或大丈夫精神。
内在道德与外在表现是互通的,人的内在修养不仅完全反映在他的外在行为,甚至其容色眼晴都会有所透露,《孟子-尽心上》所说“君子所性,仁义礼智皆根于心,其生色也,睟然见于面,盎于背,施于四肢,四体不言而喻。”内在的德性会流溢于生命的感性形象之中,君子仁义礼智的天性深深植根在其心中,发而为德相德光,现于颜面,显于肩背,遍及四肢,体现于一举一动之中。《易经-文言》也说“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肢,发于事业,美之至也”。
孟子又说:存乎人者,莫良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听其言,观其眸子,人焉廋哉。(《离娄上》)从一个人的眼神里就可以推断出他的内在品格。心正,眼睛就清澈而明亮,相反,眼睛就会暗淡无光。
48、有巢氏问:孟子的“大丈夫”有些什么特征呢?
东海老人答:
且看孟子自己是怎样描述“大丈夫”的吧。
“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杀一无罪非仁也,非其有而取之,非义也。居恶在?仁是也;路恶在?义是也。居仁由义,大人之事备矣。”
“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堂高数仞,榱题数尺,我得志,弗为也。食前方丈,侍妾数百人,我得志,弗为也。般乐饮酒,驱骋田猎,后车千乘,我得志,弗为也。在彼者,皆我所不为也;在我者,皆古之制也,吾何畏彼哉?”
“养心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
“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
“口之与味也,有同奢焉;耳之于声也,有同听焉;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至于心,独无所同然乎?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谓理也,义也。圣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耳。故理义之悦我心,犹刍豢之悦我口。
“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
“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
(以上孟言出于《孟子》一书,不一一注明,语句都很浅白,亦不注释了)
有儒者将孟子的大丈夫精神总结为“居仁由义,发强刚毅,乐天知命”等“三位一体”,颇为恰切。
49、有巢氏问:有佛徒说:东海氏的民主,对于生老病死一样都不能解决。迷人深陷幻梦尔。
东海老人答:
民主属于一种制度,解决的是政治、社会问题,对于减轻民众的现实苦难,至关重要。在一定程度上,民主是可以制度性地解决民众生老病死等种种问题的,此乃现代文明的常识。
庄子云,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墟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那种“束于教”的冷血佛徒,以后还是少开尊口为妙。
50、无名氏问:你说你是悟透人天大秘、得了大自在的人,什么叫“人天大秘”?
东海老人答:
人指人性,天指天道。对一般人来说,人性与天道都很神秘,乃宇宙间的大秘密。
儒佛道三家都有“天人合一”思想,即认为形上本体与形内本性是非一非异、相通相合的。人的本性是天道最圆满的呈现。悟道证道的人,就可以象司马迁所说的“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所以我说过,东海学是彻上彻下彻里彻外的。参悟天道本体、“究天人之际”是彻上,洞察人间事象、“通古今之变”彻下,掌握内圣之道、认识良知本性是彻里,打通中西文化,追求民主和王道,是彻外。上下里外,一以贯之。这个“一”,就是仁。
有人说,老枭不懂政治,不懂民主宪政。不知政治乃世俗层面的事,对于“已究天人之际、直取无上菩提”的“道上人士”,有何奥秘可言。民主宪政,一般中下根人士化三、五年时间也足够深入堂奥了。在东海外王学中,民主宪政仅属于王道政治的初级阶段。
外王为社会追求言论、信仰等自由,内圣为个体提供意志、道德之自由。就个体生命而言,致得了良知认识了本性,即使外在环境不自由,内在依然是大自由的。
51、狼犬氏:你说:侠士勿轻结、美人勿轻盟,恐其轻为我死也;猛将勿轻谒、豪贵勿轻依,恐其轻任我死也。“任我死”当然要防着点,但一见形势不妙,逃之夭夭,为啥让人家“任我死”,有啥好怕的?如有人“为我死”,那人生多丰富多精彩,求之不得,怎么反而怕了?
东海老人答:
有利就上,不妙就溜,你要不要脸?何况你逃得掉吗?猛将豪贵容得你逃吗?
有人为你而死,纵非你本意,也是欠下命债了。你这样居心,不仅轻浮,简直不仁不义、无耻之甚!真孺子不可教也。俗话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生前不还,死后也要还,人饶你,鬼也不饶你。你这种人,佛教称一阐提,儒家称小人,如有机会,必为贼子。滚远些!2007-10-30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30] 修订:[2007-10-30]

《迷魂》

Tuesday, October 30th, 2007

《迷魂》
很多人回来了
但记忆已被消磁
再没有人认得出
曾经的自己
至于真正的自己
更没有人知道了
我看到李白在卖酒
杜甫在卖官
大群太后皇妃
在卖自己的肉
生意兴隆
我看到屠夫当了秦始皇
秦始皇第n次当了屠夫
其中有一次叫毛泽东
这次兼了肉贩
在菜市场卖弄
刀法的精确
还有个著名的领袖
现在依然卖嘴皮子
改叫气功大师
我也是第n次回来了
看到子贡低三下四地
向子路买官
子路得意洋洋地
携着南子周游列国
看到很久以前的一个孙子
后来孙子的孙子的孙子
现在是卖文的
正恨我入骨呢
因为我某个孙子
十族被诛他也在内
死时才三岁
而我自己
曾经弟子三千
著名的丧家狗
现在浪迹网络成了
孤独的文化看门狗
中宵酒醒
忍不住泪流满面
2007-9
《训示》
可以贪财可以贪色
但不能杀人
即使在心里
即使是仇人也不劳
动你的手和心
你的仇人若非神诛
必遭鬼击
如果有敌人
恭喜
那是上天的恩赐
解你寂寞
供你下酒
2007-9
作 者 :东海老人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07年10月29日17:1
2007年11月号北京之春-百草园

《迷魂》

Tuesday, October 30th, 2007

《迷魂》
很多人回来了
但记忆已被消磁
再没有人认得出
曾经的自己
至于真正的自己
更没有人知道了
我看到李白在卖酒
杜甫在卖官
大群太后皇妃
在卖自己的肉
生意兴隆
我看到屠夫当了秦始皇
秦始皇第n次当了屠夫
其中有一次叫毛泽东
这次兼了肉贩
在菜市场卖弄
刀法的精确
还有个著名的领袖
现在依然卖嘴皮子
改叫气功大师
我也是第n次回来了
看到子贡低三下四地
向子路买官
子路得意洋洋地
携着南子周游列国
看到很久以前的一个孙子
后来孙子的孙子的孙子
现在是卖文的
正恨我入骨呢
因为我某个孙子
十族被诛他也在内
死时才三岁
而我自己
曾经弟子三千
著名的丧家狗
现在浪迹网络成了
孤独的文化看门狗
中宵酒醒
忍不住泪流满面
2007-9
《训示》
可以贪财可以贪色
但不能杀人
即使在心里
即使是仇人也不劳
动你的手和心
你的仇人若非神诛
必遭鬼击
如果有敌人
恭喜
那是上天的恩赐
解你寂寞
供你下酒
2007-9
作 者 :东海老人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07年10月29日17:1
2007年11月号北京之春-百草园

《迷魂》

Tuesday, October 30th, 2007

《迷魂》
很多人回来了
但记忆已被消磁
再没有人认得出
曾经的自己
至于真正的自己
更没有人知道了
我看到李白在卖酒
杜甫在卖官
大群太后皇妃
在卖自己的肉
生意兴隆
我看到屠夫当了秦始皇
秦始皇第n次当了屠夫
其中有一次叫毛泽东
这次兼了肉贩
在菜市场卖弄
刀法的精确
还有个著名的领袖
现在依然卖嘴皮子
改叫气功大师
我也是第n次回来了
看到子贡低三下四地
向子路买官
子路得意洋洋地
携着南子周游列国
看到很久以前的一个孙子
后来孙子的孙子的孙子
现在是卖文的
正恨我入骨呢
因为我某个孙子
十族被诛他也在内
死时才三岁
而我自己
曾经弟子三千
著名的丧家狗
现在浪迹网络成了
孤独的文化看门狗
中宵酒醒
忍不住泪流满面
2007-9
《训示》
可以贪财可以贪色
但不能杀人
即使在心里
即使是仇人也不劳
动你的手和心
你的仇人若非神诛
必遭鬼击
如果有敌人
恭喜
那是上天的恩赐
解你寂寞
供你下酒
2007-9
作 者 :东海老人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07年10月29日17:1
2007年11月号北京之春-百草园

《迷魂》

Tuesday, October 30th, 2007

《迷魂》
很多人回来了
但记忆已被消磁
再没有人认得出
曾经的自己
至于真正的自己
更没有人知道了
我看到李白在卖酒
杜甫在卖官
大群太后皇妃
在卖自己的肉
生意兴隆
我看到屠夫当了秦始皇
秦始皇第n次当了屠夫
其中有一次叫毛泽东
这次兼了肉贩
在菜市场卖弄
刀法的精确
还有个著名的领袖
现在依然卖嘴皮子
改叫气功大师
我也是第n次回来了
看到子贡低三下四地
向子路买官
子路得意洋洋地
携着南子周游列国
看到很久以前的一个孙子
后来孙子的孙子的孙子
现在是卖文的
正恨我入骨呢
因为我某个孙子
十族被诛他也在内
死时才三岁
而我自己
曾经弟子三千
著名的丧家狗
现在浪迹网络成了
孤独的文化看门狗
中宵酒醒
忍不住泪流满面
2007-9
《训示》
可以贪财可以贪色
但不能杀人
即使在心里
即使是仇人也不劳
动你的手和心
你的仇人若非神诛
必遭鬼击
如果有敌人
恭喜
那是上天的恩赐
解你寂寞
供你下酒
2007-9
作 者 :东海老人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07年10月29日17:1
2007年11月号北京之春-百草园

从西安事变的结果看芦笛的”研究成果”的荒谬性

Tuesday, October 30th, 2007

西安事变的结果是蒋戒石签字同意张扬提出的主张, 国共再次合作共同抗日.
芦笛的”研究成果”是发动西安事变是共产党坚持打内战. 这跟西安事变的结果完全相反.
不管芦笛用了什么材料用了什么逻辑, 肯定是材料不真, 逻辑不通. 就象有人写出一篇论文, 结论是1=0, 不用看就知道论文里有错. 所以, 不用看芦笛的文章, 我就知道他是胡言乱语.

鸣谢!收到 加州 Wang 网友 美元75 美元定书款!

Monday, October 29th, 2007

订购芦笛文选签名本3 册。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