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7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Friday, November 30th, 2007

我是“独立”人,也是“自由”人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答客问
216、旁观氏:你作为独立笔会相当老资格的会员,却去参加自由文化运动,在《自由圣火》上大量发文,攻击笔会及会员,这样脚踩两只船,两边通吃,也是东海之道?受到某些人和刊物的排斥不应该?
东海老人答:
你这是典型的斗争思维和圈子意识。你别忘了,独立笔会与自由文化运动的宗旨都是崇尚和追求自由,整体目标是一致。如果是船,也应该是驶向同一个方向的两条船。如果它们之间产生分岐、矛盾和斗争,不应该是敌我性质的。一些人视自由文化运动为敌,对《自由圣火》充满敌意,令人遗憾,把一些非原则性的分岐视为敌我矛盾,则是自由事业的悲哀。
我是“独立”人,也是“自由”人。自由圣火的价值,就是为无权、无法表达自己观点的人们提供一个自由地表达的平台,这是自由文化运动的基本价值观念之一。正是对这一基本原则的认同,我才参与自由文化运动的。东海之道是中华文化之道,也是民主自由之道,却与自由文化运动心样,莫名其妙地遭到海内外一些自由同道和民运刊物的抵触,所以特别感谢自由圣火给了人们一个观潮赏浪的平台。
发在《自由圣火》上的一些枭文,确实对笔会及个别会员有所批评,但自以为都是如实如理的,如果其中不实、无理之处,欢迎进行反批评,但不要泛泛地冠以“攻击”恶名。至于“脚踩两只船”、“两边通吃”之类指责更为荒唐。笔会及与笔会有关的刊物拒发批评性的文章,已有违自由、文明的原则。难道我还不能在别的地方发表?难道笔会会员加盟自由文化运动、在自由圣火发表“批文”,就是“两边通吃”?一个接受过现代文明洗礼的知识分子见识低陋、心胸狭隘、思想落后如此,简直让我无话可说。
可笑的是余杰也曾在笔会内坛空口白牙地指控我“两边通吃”。不过余杰的“两边”指中共那边和笔会这边。但老枭在中共那边“吃”了什么?在笔会这边又“吃”了什么?证据丝毫欠奉,完全悬空不着调。看来知识分子都有这种泛泛而论、信口开河的习惯。2007-11-28
217、有笔氏:你反对独立笔会的“保密”规则,公开责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为谁保密、保密何为?现有会员提出多种保密理由说明“笔会保密关系民主成败”的道理,建议“仿照国家档案保密制度”详建笔会保密规则,讲得好象也蛮有道理的。你有什么看法?
东海老人答:
我知道。那都是些小道理,伪道理,一些道理大到天去,也不过属于管理技术层面的问题。一些问题,换一个角度和层面去看,就会看出其荒诞迂腐可笑无知来。例如对中南海,从下面从其中看,从大陆看,堂皇啊;从白宫看过来,丑陋;再以天眼去看,那算一堆什么东西?对笔会的保密问题也是如此。
关于“笔会保密关系民主成败”的道理,具体的我不一一驳了,一是不值得,二是不能公开驳斥,因为“笔会保密关系民主成败”一文是发在笔会社区的,我目前还是会员,还要遵守笔会的保密规则—-尽管我觉得这规则很可笑。老枭曾为泄密受到笔会管理员警告处分。一些管理员及领导摆出一付理气壮、大义凛然地坚守规则、正常“执行坛规”的姿态。可只要看一眼我泄的是什么密,你不笑掉大牙,我输你十块钱(比柏杨多九块)。前副会长的余杰在社区配合杜导斌“优雅整顿”的一段发言:
“这个意见很重要,大家也可以用这个标尺来衡量论坛上的帖子,有多少是粗鲁的,有多少是优雅的。尽管中国大陆网络上流行粗鲁,但我们笔会的论坛是否可以营造出一种优雅和绅士风度来呢?我们力量虽然小,但我们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这段“领导讲话”,就是我泄的密并为之受到警告啊。至于某会友“仿照国家档案保密制度”详建笔会保密规则的建议,与独坛一位叫kaiziwang的网民的建议异曲同工,这位网民在《从非首长变来的主子有着加倍的凶残》中写道:“俺要建议笔会,赶紧完善自己这袖珍政治局的体制,尽快设立保密法,…对文件建立140个级别以上的,秘级。(最好有多少会员就建立多少个保密级别)以便尽快实行,把“某文件发送至会内XX级同志传阅,不得泄露”的革命制度。这样,想必笔会的形象就更加庄严肃穆,神圣无比了吧。期待着呢!”
该网民“态度恶毒”,某会友“用心良苦”,两个建议详略不同,目的有异,但两相对照,仍可发现“大同”之处,可发一笑,哈哈,哈哈。2007-11-11
218、糊涂氏:眼下自由派(广义的,包括海内外民运人士、自由作家及维权阵营在内)中内斗很猛,要想不卷进去,有一个好办法,就是广交朋友,两边斗起来的时候,两边都是朋友,谁也不好帮;又有人认为这个办法也不行,搞不好两边都得罪、两边都做得不是人。你认为他俩观点谁更对?
东海老人答:
都不对。俩人考虑的都是个人小小的利弊,都是私字当头、小我为先,一付小市民的心态,没有把公义和真道放到应在的位置上。这是多数自由知识分子的惯性和通病,是他们“小”的、没出息的、让人瞧不起的地方之一。
双方都是朋友也好,把一方当“敌人”另一方当朋友也好,如果是出于公心,就不应该站在任何一边。对就是对,“敌人”说对了话做对了事,不妨肯定之;错就是错,朋友说错了话做错了事,也要批评之。
任何人错了都是不能帮的,朋友也一样,义气不是拿来苟毁苟誉苟同苟异的。要讲义气,批评时态度温和点不就得了吗?(其实古人恰恰相反,义理批评,越是朋友越严越猛越“斤斤计较”。那种风采,今人不会理解了)
你所说的“他俩”的话我也看到了。其中有一个说过:“所有搞内斗的这些人,都不是绝对正确的,也不是绝对错误的。”(这话本身就极不正确。例如,不分清、不定义何谓内斗,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内斗者与反对内斗者全都视为内斗;又如,就具体事件而言,纵使双方都属内斗,还是有对错之分的。滋不详论),即然知道有正确与错误,尊理重道就那么难吗?就事论事就一定会得一边或两边吗?一个自由知识分子一定要“靠”住哪一边吗?“两边都得罪”比得罪共产党还要可怕吗?2007-11-27
219、东海之友:理论、文化问题其实不仅仅是理论文化问题,更是政治问题、利益问题,直接或间接地涉及到“导师资格”、领导资格及领导权的问题。中共的搞现代政教合一,老毛“四伟大”中最注重“伟大的导师”,原因就在这里。对儒学,对中华文化,对制度与道德并重、西学与儒学合璧的东海之道,不说自由派缺乏了解,无法认同。即使是他们内心赞同,表面上也必须坚决抗拒到底。所以,有理他们一定会大说特说,如果理亏心虚,他们一定会玩深沉装清高,以避免“无理”、“失理”的尴尬(大意)。
东海老人答:
从自由派大小诸腕的一贯表现来看,你的“分析”应该说命中率相当高。是以真理正理为重还是以一时名闻利养为主,对一些自由派是毫无悬念的问题。有些人反共乃迫不得已情况下的一种利益选择,乃历史的误会。
他们适当考虑领导权之类问题也正常,只是对我多虑了。老枭志不在此,不值他们一“防”。关于“导师资格”问题,我以孔子释氏之类大宗师级人物自视,其余无意争,不足争,亦不能争。所有世俗圈子都太小,民运圈亦不例外,与我的理想、我的世界远远不成比例。
为什么说不能争呢?盖多数自由人士是奉行性恶论与利己主义的西瓜,对人性的认识已成“定局”,一个个便是被我砸得稀巴烂,瓜仔仍是黑的,很难变白,我也缺乏将其染白的能力耐心。就象无法把东海全部告诉井蛙,无法把井蛙一一领往东海一样。
有同道客气地指我的自我评价和自我定位有失准确。言外之意是你小子狂妄过头了。请允许我引用谭嗣同一句话答之:“克己时,当以蝼蚁、草芥、粪土自待;救人时,当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在论及中华文化时以宗师自待,与“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也算差堪仿佛吧。
自古先知大觉人物都是孤独的。生前的寂寞与身后的热闹是他们荣耀的两种表现方式。我不敢奢望例外。所以,老枭入世是暂时的,待到局面略好,会主动转身而去,不带一片云彩走。届时避人避世避网络,约三五素心人,散发弄扁舟,濯足万里流,深入享受法喜道乐去也。留下整个世界及其各种大小帽子,任何人只要有意,只管取之,呵呵。2007-10-26
220东海之友:你真傻,真迂腐!有些你视为同道的人根本不把你当同道,不遗余力地排斥攻击甚至诬蔑造谣,你还讲什么中道!对一些宵小不能以中道的态度来对待。
东海老人答:
中道不是恩怨不明,是非不分,不是折中,更不是乡愿。“中道的态度”是把私怨与公义、小人格与大人格、个人品格与民主追求适当区分开来,对个人恩怨与公益公义,对文化立场与政治立场,对思想问题与道德问题,皆采取不同的解决方式,人归人事归事理归理,不要一锅煮。
有时个人恩怨应该服从于更高的追求,小是小非应该服从于更大的是非。象我在《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中说的,要把刘晓波与余杰区别开来,把余杰与杜导斌区别开来,把杜导斌与中共区别开来(还要把体制内人与中共的制度适当区别开来)。
任何事情,都存在着一定的度,都要掌握一定的分寸。过犹不及。还有,一切实事求是,不论私敌公仇,都要依理而批、如实回击,公平公正地进行“报复”,不要小题大作无线上纲,不要冤枉了对方。总之,中道是儒家彻上彻下的大智慧,即是方法论,又是价值观、人生观和宇宙观,枭文《人天正道是中庸》对此作了深入的阐析,请好好学习。2007-11-28
221小乘氏:你说过:老枭法轮三转:一转民主自由,二转传统文化,三转东海之道(姑妄名之)。转完东海之道,你准备转什么?
东海老人答:
佛法分小中大三乘,其实一也,皆包容于佛菩提道之中。老枭法轮三转,民主自由也好,传统文化也好,皆以东海之道统摄之。东海之道分进门、登堂、入室三大阶段,相当于佛教的小乘、中乘、大乘。东海之道的“大乘”,亦可为分始、圆、顿、终四大部分。转完东海之道?只怕你这辈子没有这个机会听我转完了。
转完东海之道,谈何容易。我说过,古今各大儒家,由于种种外在和内在的局限,各有所偏,有所不足。东海之道在内圣方面以儒为本、融摄佛道,是历代儒家及中华文化的集大成;同时在外王方面汲纳了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是孔孟之道在新时代与时俱进的“升级版”,是中华文化的综合和精粹,是古今贯通、中西合璧、即保守又先进、即传统又先锋的“超悟卓越之见,融会精粹之学”。
现在所仍转不过东海之道的小乘入门之法而已。《本体十论》属小乘的登堂要道,尚不到深论之时,提前转之,我还耽心不对机不适世呢,况大乘乎?
东海的中大乘,都是为极少数、一小撮福大缘深的大智上根之人准备的,普通知识分子连粗浅之极的民主自由常识都还要争来争去,何况传统文化,更何况东海之道?能通过网络站在门边听懂一二东海“小乘”之学,已是天高的智力、天大的福份。你呀,下辈子再来好了。
宋徽宗崇宁时大力推崇王安石,在所颁《故荆国公王安石配享孔子庙庭诏》中大力推崇王学,将他尊奉为孔孟之后第一人。曰:“道裂於百家,俗学弊於千载。不见天地之纯全,古人之大体,斯已久矣。故荆国公王安石,由先觉之智,传圣人之经,阐性命之幽,合道德之散,训释奥义,开明士心,总其万殊,会于一理。盖天降大任,以兴斯文,孟轲以来,一人而已。”评价如此之高,用在王安石头上,实属过奖,如放在东海身上,倒也马马虎虎。
盖东海之道是把儒释道三家之精华与西方文明之先进融汇贯通于一体的,不仅仅是“阐性命之幽,合道德之散”、“有功于孔子”而已,不仅仅为天下后世重显“古人之大体、天地之纯全”而已。2007-11-28
2007-11-29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Friday, November 30th, 2007

我是“独立”人,也是“自由”人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答客问
216、旁观氏:你作为独立笔会相当老资格的会员,却去参加自由文化运动,在《自由圣火》上大量发文,攻击笔会及会员,这样脚踩两只船,两边通吃,也是东海之道?受到某些人和刊物的排斥不应该?
东海老人答:
你这是典型的斗争思维和圈子意识。你别忘了,独立笔会与自由文化运动的宗旨都是崇尚和追求自由,整体目标是一致。如果是船,也应该是驶向同一个方向的两条船。如果它们之间产生分岐、矛盾和斗争,不应该是敌我性质的。一些人视自由文化运动为敌,对《自由圣火》充满敌意,令人遗憾,把一些非原则性的分岐视为敌我矛盾,则是自由事业的悲哀。
我是“独立”人,也是“自由”人。自由圣火的价值,就是为无权、无法表达自己观点的人们提供一个自由地表达的平台,这是自由文化运动的基本价值观念之一。正是对这一基本原则的认同,我才参与自由文化运动的。东海之道是中华文化之道,也是民主自由之道,却与自由文化运动心样,莫名其妙地遭到海内外一些自由同道和民运刊物的抵触,所以特别感谢自由圣火给了人们一个观潮赏浪的平台。
发在《自由圣火》上的一些枭文,确实对笔会及个别会员有所批评,但自以为都是如实如理的,如果其中不实、无理之处,欢迎进行反批评,但不要泛泛地冠以“攻击”恶名。至于“脚踩两只船”、“两边通吃”之类指责更为荒唐。笔会及与笔会有关的刊物拒发批评性的文章,已有违自由、文明的原则。难道我还不能在别的地方发表?难道笔会会员加盟自由文化运动、在自由圣火发表“批文”,就是“两边通吃”?一个接受过现代文明洗礼的知识分子见识低陋、心胸狭隘、思想落后如此,简直让我无话可说。
可笑的是余杰也曾在笔会内坛空口白牙地指控我“两边通吃”。不过余杰的“两边”指中共那边和笔会这边。但老枭在中共那边“吃”了什么?在笔会这边又“吃”了什么?证据丝毫欠奉,完全悬空不着调。看来知识分子都有这种泛泛而论、信口开河的习惯。2007-11-28
217、有笔氏:你反对独立笔会的“保密”规则,公开责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为谁保密、保密何为?现有会员提出多种保密理由说明“笔会保密关系民主成败”的道理,建议“仿照国家档案保密制度”详建笔会保密规则,讲得好象也蛮有道理的。你有什么看法?
东海老人答:
我知道。那都是些小道理,伪道理,一些道理大到天去,也不过属于管理技术层面的问题。一些问题,换一个角度和层面去看,就会看出其荒诞迂腐可笑无知来。例如对中南海,从下面从其中看,从大陆看,堂皇啊;从白宫看过来,丑陋;再以天眼去看,那算一堆什么东西?对笔会的保密问题也是如此。
关于“笔会保密关系民主成败”的道理,具体的我不一一驳了,一是不值得,二是不能公开驳斥,因为“笔会保密关系民主成败”一文是发在笔会社区的,我目前还是会员,还要遵守笔会的保密规则—-尽管我觉得这规则很可笑。老枭曾为泄密受到笔会管理员警告处分。一些管理员及领导摆出一付理气壮、大义凛然地坚守规则、正常“执行坛规”的姿态。可只要看一眼我泄的是什么密,你不笑掉大牙,我输你十块钱(比柏杨多九块)。前副会长的余杰在社区配合杜导斌“优雅整顿”的一段发言:
“这个意见很重要,大家也可以用这个标尺来衡量论坛上的帖子,有多少是粗鲁的,有多少是优雅的。尽管中国大陆网络上流行粗鲁,但我们笔会的论坛是否可以营造出一种优雅和绅士风度来呢?我们力量虽然小,但我们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这段“领导讲话”,就是我泄的密并为之受到警告啊。至于某会友“仿照国家档案保密制度”详建笔会保密规则的建议,与独坛一位叫kaiziwang的网民的建议异曲同工,这位网民在《从非首长变来的主子有着加倍的凶残》中写道:“俺要建议笔会,赶紧完善自己这袖珍政治局的体制,尽快设立保密法,…对文件建立140个级别以上的,秘级。(最好有多少会员就建立多少个保密级别)以便尽快实行,把“某文件发送至会内XX级同志传阅,不得泄露”的革命制度。这样,想必笔会的形象就更加庄严肃穆,神圣无比了吧。期待着呢!”
该网民“态度恶毒”,某会友“用心良苦”,两个建议详略不同,目的有异,但两相对照,仍可发现“大同”之处,可发一笑,哈哈,哈哈。2007-11-11
218、糊涂氏:眼下自由派(广义的,包括海内外民运人士、自由作家及维权阵营在内)中内斗很猛,要想不卷进去,有一个好办法,就是广交朋友,两边斗起来的时候,两边都是朋友,谁也不好帮;又有人认为这个办法也不行,搞不好两边都得罪、两边都做得不是人。你认为他俩观点谁更对?
东海老人答:
都不对。俩人考虑的都是个人小小的利弊,都是私字当头、小我为先,一付小市民的心态,没有把公义和真道放到应在的位置上。这是多数自由知识分子的惯性和通病,是他们“小”的、没出息的、让人瞧不起的地方之一。
双方都是朋友也好,把一方当“敌人”另一方当朋友也好,如果是出于公心,就不应该站在任何一边。对就是对,“敌人”说对了话做对了事,不妨肯定之;错就是错,朋友说错了话做错了事,也要批评之。
任何人错了都是不能帮的,朋友也一样,义气不是拿来苟毁苟誉苟同苟异的。要讲义气,批评时态度温和点不就得了吗?(其实古人恰恰相反,义理批评,越是朋友越严越猛越“斤斤计较”。那种风采,今人不会理解了)
你所说的“他俩”的话我也看到了。其中有一个说过:“所有搞内斗的这些人,都不是绝对正确的,也不是绝对错误的。”(这话本身就极不正确。例如,不分清、不定义何谓内斗,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内斗者与反对内斗者全都视为内斗;又如,就具体事件而言,纵使双方都属内斗,还是有对错之分的。滋不详论),即然知道有正确与错误,尊理重道就那么难吗?就事论事就一定会得一边或两边吗?一个自由知识分子一定要“靠”住哪一边吗?“两边都得罪”比得罪共产党还要可怕吗?2007-11-27
219、东海之友:理论、文化问题其实不仅仅是理论文化问题,更是政治问题、利益问题,直接或间接地涉及到“导师资格”、领导资格及领导权的问题。中共的搞现代政教合一,老毛“四伟大”中最注重“伟大的导师”,原因就在这里。对儒学,对中华文化,对制度与道德并重、西学与儒学合璧的东海之道,不说自由派缺乏了解,无法认同。即使是他们内心赞同,表面上也必须坚决抗拒到底。所以,有理他们一定会大说特说,如果理亏心虚,他们一定会玩深沉装清高,以避免“无理”、“失理”的尴尬(大意)。
东海老人答:
从自由派大小诸腕的一贯表现来看,你的“分析”应该说命中率相当高。是以真理正理为重还是以一时名闻利养为主,对一些自由派是毫无悬念的问题。有些人反共乃迫不得已情况下的一种利益选择,乃历史的误会。
他们适当考虑领导权之类问题也正常,只是对我多虑了。老枭志不在此,不值他们一“防”。关于“导师资格”问题,我以孔子释氏之类大宗师级人物自视,其余无意争,不足争,亦不能争。所有世俗圈子都太小,民运圈亦不例外,与我的理想、我的世界远远不成比例。
为什么说不能争呢?盖多数自由人士是奉行性恶论与利己主义的西瓜,对人性的认识已成“定局”,一个个便是被我砸得稀巴烂,瓜仔仍是黑的,很难变白,我也缺乏将其染白的能力耐心。就象无法把东海全部告诉井蛙,无法把井蛙一一领往东海一样。
有同道客气地指我的自我评价和自我定位有失准确。言外之意是你小子狂妄过头了。请允许我引用谭嗣同一句话答之:“克己时,当以蝼蚁、草芥、粪土自待;救人时,当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在论及中华文化时以宗师自待,与“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也算差堪仿佛吧。
自古先知大觉人物都是孤独的。生前的寂寞与身后的热闹是他们荣耀的两种表现方式。我不敢奢望例外。所以,老枭入世是暂时的,待到局面略好,会主动转身而去,不带一片云彩走。届时避人避世避网络,约三五素心人,散发弄扁舟,濯足万里流,深入享受法喜道乐去也。留下整个世界及其各种大小帽子,任何人只要有意,只管取之,呵呵。2007-10-26
220东海之友:你真傻,真迂腐!有些你视为同道的人根本不把你当同道,不遗余力地排斥攻击甚至诬蔑造谣,你还讲什么中道!对一些宵小不能以中道的态度来对待。
东海老人答:
中道不是恩怨不明,是非不分,不是折中,更不是乡愿。“中道的态度”是把私怨与公义、小人格与大人格、个人品格与民主追求适当区分开来,对个人恩怨与公益公义,对文化立场与政治立场,对思想问题与道德问题,皆采取不同的解决方式,人归人事归事理归理,不要一锅煮。
有时个人恩怨应该服从于更高的追求,小是小非应该服从于更大的是非。象我在《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中说的,要把刘晓波与余杰区别开来,把余杰与杜导斌区别开来,把杜导斌与中共区别开来(还要把体制内人与中共的制度适当区别开来)。
任何事情,都存在着一定的度,都要掌握一定的分寸。过犹不及。还有,一切实事求是,不论私敌公仇,都要依理而批、如实回击,公平公正地进行“报复”,不要小题大作无线上纲,不要冤枉了对方。总之,中道是儒家彻上彻下的大智慧,即是方法论,又是价值观、人生观和宇宙观,枭文《人天正道是中庸》对此作了深入的阐析,请好好学习。2007-11-28
221小乘氏:你说过:老枭法轮三转:一转民主自由,二转传统文化,三转东海之道(姑妄名之)。转完东海之道,你准备转什么?
东海老人答:
佛法分小中大三乘,其实一也,皆包容于佛菩提道之中。老枭法轮三转,民主自由也好,传统文化也好,皆以东海之道统摄之。东海之道分进门、登堂、入室三大阶段,相当于佛教的小乘、中乘、大乘。东海之道的“大乘”,亦可为分始、圆、顿、终四大部分。转完东海之道?只怕你这辈子没有这个机会听我转完了。
转完东海之道,谈何容易。我说过,古今各大儒家,由于种种外在和内在的局限,各有所偏,有所不足。东海之道在内圣方面以儒为本、融摄佛道,是历代儒家及中华文化的集大成;同时在外王方面汲纳了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是孔孟之道在新时代与时俱进的“升级版”,是中华文化的综合和精粹,是古今贯通、中西合璧、即保守又先进、即传统又先锋的“超悟卓越之见,融会精粹之学”。
现在所仍转不过东海之道的小乘入门之法而已。《本体十论》属小乘的登堂要道,尚不到深论之时,提前转之,我还耽心不对机不适世呢,况大乘乎?
东海的中大乘,都是为极少数、一小撮福大缘深的大智上根之人准备的,普通知识分子连粗浅之极的民主自由常识都还要争来争去,何况传统文化,更何况东海之道?能通过网络站在门边听懂一二东海“小乘”之学,已是天高的智力、天大的福份。你呀,下辈子再来好了。
宋徽宗崇宁时大力推崇王安石,在所颁《故荆国公王安石配享孔子庙庭诏》中大力推崇王学,将他尊奉为孔孟之后第一人。曰:“道裂於百家,俗学弊於千载。不见天地之纯全,古人之大体,斯已久矣。故荆国公王安石,由先觉之智,传圣人之经,阐性命之幽,合道德之散,训释奥义,开明士心,总其万殊,会于一理。盖天降大任,以兴斯文,孟轲以来,一人而已。”评价如此之高,用在王安石头上,实属过奖,如放在东海身上,倒也马马虎虎。
盖东海之道是把儒释道三家之精华与西方文明之先进融汇贯通于一体的,不仅仅是“阐性命之幽,合道德之散”、“有功于孔子”而已,不仅仅为天下后世重显“古人之大体、天地之纯全”而已。2007-11-28
2007-11-29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Friday, November 30th, 2007

我是“独立”人,也是“自由”人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答客问
216、旁观氏:你作为独立笔会相当老资格的会员,却去参加自由文化运动,在《自由圣火》上大量发文,攻击笔会及会员,这样脚踩两只船,两边通吃,也是东海之道?受到某些人和刊物的排斥不应该?
东海老人答:
你这是典型的斗争思维和圈子意识。你别忘了,独立笔会与自由文化运动的宗旨都是崇尚和追求自由,整体目标是一致。如果是船,也应该是驶向同一个方向的两条船。如果它们之间产生分岐、矛盾和斗争,不应该是敌我性质的。一些人视自由文化运动为敌,对《自由圣火》充满敌意,令人遗憾,把一些非原则性的分岐视为敌我矛盾,则是自由事业的悲哀。
我是“独立”人,也是“自由”人。自由圣火的价值,就是为无权、无法表达自己观点的人们提供一个自由地表达的平台,这是自由文化运动的基本价值观念之一。正是对这一基本原则的认同,我才参与自由文化运动的。东海之道是中华文化之道,也是民主自由之道,却与自由文化运动心样,莫名其妙地遭到海内外一些自由同道和民运刊物的抵触,所以特别感谢自由圣火给了人们一个观潮赏浪的平台。
发在《自由圣火》上的一些枭文,确实对笔会及个别会员有所批评,但自以为都是如实如理的,如果其中不实、无理之处,欢迎进行反批评,但不要泛泛地冠以“攻击”恶名。至于“脚踩两只船”、“两边通吃”之类指责更为荒唐。笔会及与笔会有关的刊物拒发批评性的文章,已有违自由、文明的原则。难道我还不能在别的地方发表?难道笔会会员加盟自由文化运动、在自由圣火发表“批文”,就是“两边通吃”?一个接受过现代文明洗礼的知识分子见识低陋、心胸狭隘、思想落后如此,简直让我无话可说。
可笑的是余杰也曾在笔会内坛空口白牙地指控我“两边通吃”。不过余杰的“两边”指中共那边和笔会这边。但老枭在中共那边“吃”了什么?在笔会这边又“吃”了什么?证据丝毫欠奉,完全悬空不着调。看来知识分子都有这种泛泛而论、信口开河的习惯。2007-11-28
217、有笔氏:你反对独立笔会的“保密”规则,公开责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为谁保密、保密何为?现有会员提出多种保密理由说明“笔会保密关系民主成败”的道理,建议“仿照国家档案保密制度”详建笔会保密规则,讲得好象也蛮有道理的。你有什么看法?
东海老人答:
我知道。那都是些小道理,伪道理,一些道理大到天去,也不过属于管理技术层面的问题。一些问题,换一个角度和层面去看,就会看出其荒诞迂腐可笑无知来。例如对中南海,从下面从其中看,从大陆看,堂皇啊;从白宫看过来,丑陋;再以天眼去看,那算一堆什么东西?对笔会的保密问题也是如此。
关于“笔会保密关系民主成败”的道理,具体的我不一一驳了,一是不值得,二是不能公开驳斥,因为“笔会保密关系民主成败”一文是发在笔会社区的,我目前还是会员,还要遵守笔会的保密规则—-尽管我觉得这规则很可笑。老枭曾为泄密受到笔会管理员警告处分。一些管理员及领导摆出一付理气壮、大义凛然地坚守规则、正常“执行坛规”的姿态。可只要看一眼我泄的是什么密,你不笑掉大牙,我输你十块钱(比柏杨多九块)。前副会长的余杰在社区配合杜导斌“优雅整顿”的一段发言:
“这个意见很重要,大家也可以用这个标尺来衡量论坛上的帖子,有多少是粗鲁的,有多少是优雅的。尽管中国大陆网络上流行粗鲁,但我们笔会的论坛是否可以营造出一种优雅和绅士风度来呢?我们力量虽然小,但我们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这段“领导讲话”,就是我泄的密并为之受到警告啊。至于某会友“仿照国家档案保密制度”详建笔会保密规则的建议,与独坛一位叫kaiziwang的网民的建议异曲同工,这位网民在《从非首长变来的主子有着加倍的凶残》中写道:“俺要建议笔会,赶紧完善自己这袖珍政治局的体制,尽快设立保密法,…对文件建立140个级别以上的,秘级。(最好有多少会员就建立多少个保密级别)以便尽快实行,把“某文件发送至会内XX级同志传阅,不得泄露”的革命制度。这样,想必笔会的形象就更加庄严肃穆,神圣无比了吧。期待着呢!”
该网民“态度恶毒”,某会友“用心良苦”,两个建议详略不同,目的有异,但两相对照,仍可发现“大同”之处,可发一笑,哈哈,哈哈。2007-11-11
218、糊涂氏:眼下自由派(广义的,包括海内外民运人士、自由作家及维权阵营在内)中内斗很猛,要想不卷进去,有一个好办法,就是广交朋友,两边斗起来的时候,两边都是朋友,谁也不好帮;又有人认为这个办法也不行,搞不好两边都得罪、两边都做得不是人。你认为他俩观点谁更对?
东海老人答:
都不对。俩人考虑的都是个人小小的利弊,都是私字当头、小我为先,一付小市民的心态,没有把公义和真道放到应在的位置上。这是多数自由知识分子的惯性和通病,是他们“小”的、没出息的、让人瞧不起的地方之一。
双方都是朋友也好,把一方当“敌人”另一方当朋友也好,如果是出于公心,就不应该站在任何一边。对就是对,“敌人”说对了话做对了事,不妨肯定之;错就是错,朋友说错了话做错了事,也要批评之。
任何人错了都是不能帮的,朋友也一样,义气不是拿来苟毁苟誉苟同苟异的。要讲义气,批评时态度温和点不就得了吗?(其实古人恰恰相反,义理批评,越是朋友越严越猛越“斤斤计较”。那种风采,今人不会理解了)
你所说的“他俩”的话我也看到了。其中有一个说过:“所有搞内斗的这些人,都不是绝对正确的,也不是绝对错误的。”(这话本身就极不正确。例如,不分清、不定义何谓内斗,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内斗者与反对内斗者全都视为内斗;又如,就具体事件而言,纵使双方都属内斗,还是有对错之分的。滋不详论),即然知道有正确与错误,尊理重道就那么难吗?就事论事就一定会得一边或两边吗?一个自由知识分子一定要“靠”住哪一边吗?“两边都得罪”比得罪共产党还要可怕吗?2007-11-27
219、东海之友:理论、文化问题其实不仅仅是理论文化问题,更是政治问题、利益问题,直接或间接地涉及到“导师资格”、领导资格及领导权的问题。中共的搞现代政教合一,老毛“四伟大”中最注重“伟大的导师”,原因就在这里。对儒学,对中华文化,对制度与道德并重、西学与儒学合璧的东海之道,不说自由派缺乏了解,无法认同。即使是他们内心赞同,表面上也必须坚决抗拒到底。所以,有理他们一定会大说特说,如果理亏心虚,他们一定会玩深沉装清高,以避免“无理”、“失理”的尴尬(大意)。
东海老人答:
从自由派大小诸腕的一贯表现来看,你的“分析”应该说命中率相当高。是以真理正理为重还是以一时名闻利养为主,对一些自由派是毫无悬念的问题。有些人反共乃迫不得已情况下的一种利益选择,乃历史的误会。
他们适当考虑领导权之类问题也正常,只是对我多虑了。老枭志不在此,不值他们一“防”。关于“导师资格”问题,我以孔子释氏之类大宗师级人物自视,其余无意争,不足争,亦不能争。所有世俗圈子都太小,民运圈亦不例外,与我的理想、我的世界远远不成比例。
为什么说不能争呢?盖多数自由人士是奉行性恶论与利己主义的西瓜,对人性的认识已成“定局”,一个个便是被我砸得稀巴烂,瓜仔仍是黑的,很难变白,我也缺乏将其染白的能力耐心。就象无法把东海全部告诉井蛙,无法把井蛙一一领往东海一样。
有同道客气地指我的自我评价和自我定位有失准确。言外之意是你小子狂妄过头了。请允许我引用谭嗣同一句话答之:“克己时,当以蝼蚁、草芥、粪土自待;救人时,当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在论及中华文化时以宗师自待,与“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也算差堪仿佛吧。
自古先知大觉人物都是孤独的。生前的寂寞与身后的热闹是他们荣耀的两种表现方式。我不敢奢望例外。所以,老枭入世是暂时的,待到局面略好,会主动转身而去,不带一片云彩走。届时避人避世避网络,约三五素心人,散发弄扁舟,濯足万里流,深入享受法喜道乐去也。留下整个世界及其各种大小帽子,任何人只要有意,只管取之,呵呵。2007-10-26
220东海之友:你真傻,真迂腐!有些你视为同道的人根本不把你当同道,不遗余力地排斥攻击甚至诬蔑造谣,你还讲什么中道!对一些宵小不能以中道的态度来对待。
东海老人答:
中道不是恩怨不明,是非不分,不是折中,更不是乡愿。“中道的态度”是把私怨与公义、小人格与大人格、个人品格与民主追求适当区分开来,对个人恩怨与公益公义,对文化立场与政治立场,对思想问题与道德问题,皆采取不同的解决方式,人归人事归事理归理,不要一锅煮。
有时个人恩怨应该服从于更高的追求,小是小非应该服从于更大的是非。象我在《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中说的,要把刘晓波与余杰区别开来,把余杰与杜导斌区别开来,把杜导斌与中共区别开来(还要把体制内人与中共的制度适当区别开来)。
任何事情,都存在着一定的度,都要掌握一定的分寸。过犹不及。还有,一切实事求是,不论私敌公仇,都要依理而批、如实回击,公平公正地进行“报复”,不要小题大作无线上纲,不要冤枉了对方。总之,中道是儒家彻上彻下的大智慧,即是方法论,又是价值观、人生观和宇宙观,枭文《人天正道是中庸》对此作了深入的阐析,请好好学习。2007-11-28
221小乘氏:你说过:老枭法轮三转:一转民主自由,二转传统文化,三转东海之道(姑妄名之)。转完东海之道,你准备转什么?
东海老人答:
佛法分小中大三乘,其实一也,皆包容于佛菩提道之中。老枭法轮三转,民主自由也好,传统文化也好,皆以东海之道统摄之。东海之道分进门、登堂、入室三大阶段,相当于佛教的小乘、中乘、大乘。东海之道的“大乘”,亦可为分始、圆、顿、终四大部分。转完东海之道?只怕你这辈子没有这个机会听我转完了。
转完东海之道,谈何容易。我说过,古今各大儒家,由于种种外在和内在的局限,各有所偏,有所不足。东海之道在内圣方面以儒为本、融摄佛道,是历代儒家及中华文化的集大成;同时在外王方面汲纳了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是孔孟之道在新时代与时俱进的“升级版”,是中华文化的综合和精粹,是古今贯通、中西合璧、即保守又先进、即传统又先锋的“超悟卓越之见,融会精粹之学”。
现在所仍转不过东海之道的小乘入门之法而已。《本体十论》属小乘的登堂要道,尚不到深论之时,提前转之,我还耽心不对机不适世呢,况大乘乎?
东海的中大乘,都是为极少数、一小撮福大缘深的大智上根之人准备的,普通知识分子连粗浅之极的民主自由常识都还要争来争去,何况传统文化,更何况东海之道?能通过网络站在门边听懂一二东海“小乘”之学,已是天高的智力、天大的福份。你呀,下辈子再来好了。
宋徽宗崇宁时大力推崇王安石,在所颁《故荆国公王安石配享孔子庙庭诏》中大力推崇王学,将他尊奉为孔孟之后第一人。曰:“道裂於百家,俗学弊於千载。不见天地之纯全,古人之大体,斯已久矣。故荆国公王安石,由先觉之智,传圣人之经,阐性命之幽,合道德之散,训释奥义,开明士心,总其万殊,会于一理。盖天降大任,以兴斯文,孟轲以来,一人而已。”评价如此之高,用在王安石头上,实属过奖,如放在东海身上,倒也马马虎虎。
盖东海之道是把儒释道三家之精华与西方文明之先进融汇贯通于一体的,不仅仅是“阐性命之幽,合道德之散”、“有功于孔子”而已,不仅仅为天下后世重显“古人之大体、天地之纯全”而已。2007-11-28
2007-11-29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Friday, November 30th, 2007

我是“独立”人,也是“自由”人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答客问
216、旁观氏:你作为独立笔会相当老资格的会员,却去参加自由文化运动,在《自由圣火》上大量发文,攻击笔会及会员,这样脚踩两只船,两边通吃,也是东海之道?受到某些人和刊物的排斥不应该?
东海老人答:
你这是典型的斗争思维和圈子意识。你别忘了,独立笔会与自由文化运动的宗旨都是崇尚和追求自由,整体目标是一致。如果是船,也应该是驶向同一个方向的两条船。如果它们之间产生分岐、矛盾和斗争,不应该是敌我性质的。一些人视自由文化运动为敌,对《自由圣火》充满敌意,令人遗憾,把一些非原则性的分岐视为敌我矛盾,则是自由事业的悲哀。
我是“独立”人,也是“自由”人。自由圣火的价值,就是为无权、无法表达自己观点的人们提供一个自由地表达的平台,这是自由文化运动的基本价值观念之一。正是对这一基本原则的认同,我才参与自由文化运动的。东海之道是中华文化之道,也是民主自由之道,却与自由文化运动心样,莫名其妙地遭到海内外一些自由同道和民运刊物的抵触,所以特别感谢自由圣火给了人们一个观潮赏浪的平台。
发在《自由圣火》上的一些枭文,确实对笔会及个别会员有所批评,但自以为都是如实如理的,如果其中不实、无理之处,欢迎进行反批评,但不要泛泛地冠以“攻击”恶名。至于“脚踩两只船”、“两边通吃”之类指责更为荒唐。笔会及与笔会有关的刊物拒发批评性的文章,已有违自由、文明的原则。难道我还不能在别的地方发表?难道笔会会员加盟自由文化运动、在自由圣火发表“批文”,就是“两边通吃”?一个接受过现代文明洗礼的知识分子见识低陋、心胸狭隘、思想落后如此,简直让我无话可说。
可笑的是余杰也曾在笔会内坛空口白牙地指控我“两边通吃”。不过余杰的“两边”指中共那边和笔会这边。但老枭在中共那边“吃”了什么?在笔会这边又“吃”了什么?证据丝毫欠奉,完全悬空不着调。看来知识分子都有这种泛泛而论、信口开河的习惯。2007-11-28
217、有笔氏:你反对独立笔会的“保密”规则,公开责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为谁保密、保密何为?现有会员提出多种保密理由说明“笔会保密关系民主成败”的道理,建议“仿照国家档案保密制度”详建笔会保密规则,讲得好象也蛮有道理的。你有什么看法?
东海老人答:
我知道。那都是些小道理,伪道理,一些道理大到天去,也不过属于管理技术层面的问题。一些问题,换一个角度和层面去看,就会看出其荒诞迂腐可笑无知来。例如对中南海,从下面从其中看,从大陆看,堂皇啊;从白宫看过来,丑陋;再以天眼去看,那算一堆什么东西?对笔会的保密问题也是如此。
关于“笔会保密关系民主成败”的道理,具体的我不一一驳了,一是不值得,二是不能公开驳斥,因为“笔会保密关系民主成败”一文是发在笔会社区的,我目前还是会员,还要遵守笔会的保密规则—-尽管我觉得这规则很可笑。老枭曾为泄密受到笔会管理员警告处分。一些管理员及领导摆出一付理气壮、大义凛然地坚守规则、正常“执行坛规”的姿态。可只要看一眼我泄的是什么密,你不笑掉大牙,我输你十块钱(比柏杨多九块)。前副会长的余杰在社区配合杜导斌“优雅整顿”的一段发言:
“这个意见很重要,大家也可以用这个标尺来衡量论坛上的帖子,有多少是粗鲁的,有多少是优雅的。尽管中国大陆网络上流行粗鲁,但我们笔会的论坛是否可以营造出一种优雅和绅士风度来呢?我们力量虽然小,但我们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这段“领导讲话”,就是我泄的密并为之受到警告啊。至于某会友“仿照国家档案保密制度”详建笔会保密规则的建议,与独坛一位叫kaiziwang的网民的建议异曲同工,这位网民在《从非首长变来的主子有着加倍的凶残》中写道:“俺要建议笔会,赶紧完善自己这袖珍政治局的体制,尽快设立保密法,…对文件建立140个级别以上的,秘级。(最好有多少会员就建立多少个保密级别)以便尽快实行,把“某文件发送至会内XX级同志传阅,不得泄露”的革命制度。这样,想必笔会的形象就更加庄严肃穆,神圣无比了吧。期待着呢!”
该网民“态度恶毒”,某会友“用心良苦”,两个建议详略不同,目的有异,但两相对照,仍可发现“大同”之处,可发一笑,哈哈,哈哈。2007-11-11
218、糊涂氏:眼下自由派(广义的,包括海内外民运人士、自由作家及维权阵营在内)中内斗很猛,要想不卷进去,有一个好办法,就是广交朋友,两边斗起来的时候,两边都是朋友,谁也不好帮;又有人认为这个办法也不行,搞不好两边都得罪、两边都做得不是人。你认为他俩观点谁更对?
东海老人答:
都不对。俩人考虑的都是个人小小的利弊,都是私字当头、小我为先,一付小市民的心态,没有把公义和真道放到应在的位置上。这是多数自由知识分子的惯性和通病,是他们“小”的、没出息的、让人瞧不起的地方之一。
双方都是朋友也好,把一方当“敌人”另一方当朋友也好,如果是出于公心,就不应该站在任何一边。对就是对,“敌人”说对了话做对了事,不妨肯定之;错就是错,朋友说错了话做错了事,也要批评之。
任何人错了都是不能帮的,朋友也一样,义气不是拿来苟毁苟誉苟同苟异的。要讲义气,批评时态度温和点不就得了吗?(其实古人恰恰相反,义理批评,越是朋友越严越猛越“斤斤计较”。那种风采,今人不会理解了)
你所说的“他俩”的话我也看到了。其中有一个说过:“所有搞内斗的这些人,都不是绝对正确的,也不是绝对错误的。”(这话本身就极不正确。例如,不分清、不定义何谓内斗,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内斗者与反对内斗者全都视为内斗;又如,就具体事件而言,纵使双方都属内斗,还是有对错之分的。滋不详论),即然知道有正确与错误,尊理重道就那么难吗?就事论事就一定会得一边或两边吗?一个自由知识分子一定要“靠”住哪一边吗?“两边都得罪”比得罪共产党还要可怕吗?2007-11-27
219、东海之友:理论、文化问题其实不仅仅是理论文化问题,更是政治问题、利益问题,直接或间接地涉及到“导师资格”、领导资格及领导权的问题。中共的搞现代政教合一,老毛“四伟大”中最注重“伟大的导师”,原因就在这里。对儒学,对中华文化,对制度与道德并重、西学与儒学合璧的东海之道,不说自由派缺乏了解,无法认同。即使是他们内心赞同,表面上也必须坚决抗拒到底。所以,有理他们一定会大说特说,如果理亏心虚,他们一定会玩深沉装清高,以避免“无理”、“失理”的尴尬(大意)。
东海老人答:
从自由派大小诸腕的一贯表现来看,你的“分析”应该说命中率相当高。是以真理正理为重还是以一时名闻利养为主,对一些自由派是毫无悬念的问题。有些人反共乃迫不得已情况下的一种利益选择,乃历史的误会。
他们适当考虑领导权之类问题也正常,只是对我多虑了。老枭志不在此,不值他们一“防”。关于“导师资格”问题,我以孔子释氏之类大宗师级人物自视,其余无意争,不足争,亦不能争。所有世俗圈子都太小,民运圈亦不例外,与我的理想、我的世界远远不成比例。
为什么说不能争呢?盖多数自由人士是奉行性恶论与利己主义的西瓜,对人性的认识已成“定局”,一个个便是被我砸得稀巴烂,瓜仔仍是黑的,很难变白,我也缺乏将其染白的能力耐心。就象无法把东海全部告诉井蛙,无法把井蛙一一领往东海一样。
有同道客气地指我的自我评价和自我定位有失准确。言外之意是你小子狂妄过头了。请允许我引用谭嗣同一句话答之:“克己时,当以蝼蚁、草芥、粪土自待;救人时,当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在论及中华文化时以宗师自待,与“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也算差堪仿佛吧。
自古先知大觉人物都是孤独的。生前的寂寞与身后的热闹是他们荣耀的两种表现方式。我不敢奢望例外。所以,老枭入世是暂时的,待到局面略好,会主动转身而去,不带一片云彩走。届时避人避世避网络,约三五素心人,散发弄扁舟,濯足万里流,深入享受法喜道乐去也。留下整个世界及其各种大小帽子,任何人只要有意,只管取之,呵呵。2007-10-26
220东海之友:你真傻,真迂腐!有些你视为同道的人根本不把你当同道,不遗余力地排斥攻击甚至诬蔑造谣,你还讲什么中道!对一些宵小不能以中道的态度来对待。
东海老人答:
中道不是恩怨不明,是非不分,不是折中,更不是乡愿。“中道的态度”是把私怨与公义、小人格与大人格、个人品格与民主追求适当区分开来,对个人恩怨与公益公义,对文化立场与政治立场,对思想问题与道德问题,皆采取不同的解决方式,人归人事归事理归理,不要一锅煮。
有时个人恩怨应该服从于更高的追求,小是小非应该服从于更大的是非。象我在《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中说的,要把刘晓波与余杰区别开来,把余杰与杜导斌区别开来,把杜导斌与中共区别开来(还要把体制内人与中共的制度适当区别开来)。
任何事情,都存在着一定的度,都要掌握一定的分寸。过犹不及。还有,一切实事求是,不论私敌公仇,都要依理而批、如实回击,公平公正地进行“报复”,不要小题大作无线上纲,不要冤枉了对方。总之,中道是儒家彻上彻下的大智慧,即是方法论,又是价值观、人生观和宇宙观,枭文《人天正道是中庸》对此作了深入的阐析,请好好学习。2007-11-28
221小乘氏:你说过:老枭法轮三转:一转民主自由,二转传统文化,三转东海之道(姑妄名之)。转完东海之道,你准备转什么?
东海老人答:
佛法分小中大三乘,其实一也,皆包容于佛菩提道之中。老枭法轮三转,民主自由也好,传统文化也好,皆以东海之道统摄之。东海之道分进门、登堂、入室三大阶段,相当于佛教的小乘、中乘、大乘。东海之道的“大乘”,亦可为分始、圆、顿、终四大部分。转完东海之道?只怕你这辈子没有这个机会听我转完了。
转完东海之道,谈何容易。我说过,古今各大儒家,由于种种外在和内在的局限,各有所偏,有所不足。东海之道在内圣方面以儒为本、融摄佛道,是历代儒家及中华文化的集大成;同时在外王方面汲纳了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是孔孟之道在新时代与时俱进的“升级版”,是中华文化的综合和精粹,是古今贯通、中西合璧、即保守又先进、即传统又先锋的“超悟卓越之见,融会精粹之学”。
现在所仍转不过东海之道的小乘入门之法而已。《本体十论》属小乘的登堂要道,尚不到深论之时,提前转之,我还耽心不对机不适世呢,况大乘乎?
东海的中大乘,都是为极少数、一小撮福大缘深的大智上根之人准备的,普通知识分子连粗浅之极的民主自由常识都还要争来争去,何况传统文化,更何况东海之道?能通过网络站在门边听懂一二东海“小乘”之学,已是天高的智力、天大的福份。你呀,下辈子再来好了。
宋徽宗崇宁时大力推崇王安石,在所颁《故荆国公王安石配享孔子庙庭诏》中大力推崇王学,将他尊奉为孔孟之后第一人。曰:“道裂於百家,俗学弊於千载。不见天地之纯全,古人之大体,斯已久矣。故荆国公王安石,由先觉之智,传圣人之经,阐性命之幽,合道德之散,训释奥义,开明士心,总其万殊,会于一理。盖天降大任,以兴斯文,孟轲以来,一人而已。”评价如此之高,用在王安石头上,实属过奖,如放在东海身上,倒也马马虎虎。
盖东海之道是把儒释道三家之精华与西方文明之先进融汇贯通于一体的,不仅仅是“阐性命之幽,合道德之散”、“有功于孔子”而已,不仅仅为天下后世重显“古人之大体、天地之纯全”而已。2007-11-28
2007-11-29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醫學和科學

Thursday, November 29th, 2007

網上關於中醫的論點夠多的了, 這事有點像宗教, 很難說服人. 但這又人命關天, 作為知識份子, 總覺得有點責任. 所以老是忍不住要嚷嚷. 決定在此對此議題作一簡單歸納, 下不為例. 有興趣的讀者可去新語絲.
藝術是精神層面的東西, 還可以憑直覺創作, 憑直覺欣賞. 但即使如此, 要搞現實主義藝術, 那也就必須做人體解剖, 透視, 光學研究才做得好. 醫學就完全是實證的科學. 中醫那套前科學的東西, 類似煉金術, 和占星術, 完全不是建立在實證基礎上的,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 應該為主流醫學徹底拋棄. 當然中醫有一定的經驗積累, 但這些經驗是非常非常有限的. 幾千年來, 中國憑經驗發明出來的東西也就是所謂的[四大發明]. 這些在發明科學方法以後, 平均每年的發明, 就遠遠超過這些. 這也是為什麼今天的化學家做研究不會去參考煉金術, 今天的天文學家不會去和占星術打交道一樣, 今天的生物學和醫學研究也不會到中醫這種前科學的東西里去找靈感.
既然醫學是科學, 又人命關天, 那怎能夠用黑箱作業法? 事實上, 很多所謂的中葯都有很嚴重的慢性毒性. 正因為慢性, 只有通過嚴格的科學實驗, 才能發現. 以前認為無毒的東西, […]

背乡阡陌路,山海拓胸襟

Thursday, November 29th, 2007

回应诗友行者征句: “云桥飞暮色, 冷月起疏林”,
效颦一首。
逸峰
背乡阡陌路,山海拓胸襟。
野渡兰舟滞,寒川绮梦沉。
云桥飞暮色,冷月起疏林。
南雁唳声阒,又听游子吟。
2007年11月27日逸庐
行者原玉:
日久家山远, 冬来地气侵
云桥飞暮色, 冷月起疏林
魏北三匝鸟, 江南一处心
随身携古意, 游子动乡吟
http://www.coviews.com/viewtopic.php?t=34293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Thursday, November 29th, 2007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东海难不倒(208—215)
208好学氏:在很多人眼里,圣人心态成了“不宽容”的同义词,一些喜欢内斗的人往往被人斥为圣人心态发作。
东海老人答:
相反,儒家重仁恕,圣人是文明和宽容的象征。例如,孔子不认同道家思想,义理上明分细辨,寸步不让,宣称“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对他遇到的隐士们充满了敬意,还大赞老子“犹龙”。
一些后儒在政治表现、生活态度及待人接物上的不宽容,与专制主义的影响、历史环境的严酷有关,与某种“宗教病”有关,(儒学非宗教,但有宗教精神,宋明理学则颇富宗教色彩)唯独与“圣人心态”无关。不宽容,恰恰是修养不足、道德不高的表现。
博讯宗教论坛斑主小溪,基督徒也,疯颠颠神叨叨傻乎乎痴呆呆的,对老枭出言无状,在东海难不倒系列中已回斥一二,足以让其体无完肤,并作一联嘲之。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
不管如何闹,东海能容,不拒小溪。
思想上严争厉批,态度上喜笑怒骂,但我将任何反儒、反枭、反中华文化者皆视为病人、迷途之人而非敌人。此联就表达了一种儒家的无比自信和巨大宽容。2007-11-28
209大漠落日:就现世而论,基督教是一种较高明的宗教,西欧北美的民主国度已经证明了。另,对各类以”善“为宗旨的宗教应持”海纳百川“的态度,方为上乘。
东海老人答:
佛门广大,儒门广大,东海之道更广大,对各类宗教无不秉持”海纳百川“的态度(任何宗教的教义没有不“以善为宗旨的”)我一直承认基督教是正教,有其高度的真理性,而且赞同牟宗三关于“儒耶合作”的主张:
基督教自有其精采:耶稣通过最高的放弃—放弃生命,为了传播上帝的普遍的爱,燃起普遍的爱之心,把人心对物质、亲友之类的拖带顾虑一一烧毁。耶稣上十字架,对人心有著很大的净化作用。而儒耶合作,可使天人关系的道理圆融通透。
但同时牟宗三认为,耶稣不从人的生命之仁、智、诚立论,因此人的生命之真正主体不能透出;耶教只有向上逆返,而无向下顺成,性命天道不能贯通,故为不圆之教。
我只是与牟宗三一样,从严肃的义理的角度,指出上帝信仰根基的不足,不是天人贯通的、上乘大乘的信仰,不是一个真正高明的宗教。2007-11-28
210胡一刀:申明:本人算个挂名的基督徒。如果有人问我是不是基督徒,那我的回答就是“是”.所以本人以下陈述的观点,是否公正,就由你自己判断了。
犹太人很多信上帝,但他们并不蠢。我们没有必要去统计多少犹太人是信上帝的。你到美国东部走一走,看看有多少犹太人的会所就会有个概念。
牛顿和你的主要区别在于你听人讲过进化论,他没有。但我想你对进化论的了解多半只是对进化论的盲目信仰,并没有从怀疑的角度思考过。我个人的观点,进化论靠得住的根据基本没有,否则我也不用去信有可能有上帝。你不会轻易认为自己比牛顿聪明吧?
人类基因组计划(Human Genome Project)的领头人Francis S. Collins 是bona fide 的基督徒。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来讲,你我都不如他渊博。从智力上来讲,我怀疑你比他更聪明。
东海老人答:
你一曰:“算个挂名的基督徒”,二曰:上帝“有可能有”,完全是一付刁儿郎当的样子。可见你虽然是个喝过洋墨水的现代知识分子,其实在信仰问题缺乏基本的严肃和真诚,与普通小市民一样浑浑噩噩随波逐流(当然,绝大多数西洋知识分子在这个问题也与普通小市民一样的)。
犹太人很多信上帝,牛顿信上帝,人类基因组计划的领头人信上帝,说明不了上帝可信,只能说明他们的正常智力和思维在信仰问题上产生了“盲点”。我或许不比牛顿这些人聪明,但肯定智慧比他们高,精神比他们健全。一块石头或许会因大人物收藏、众多人喜欢而升值,比金子宝玉更贵,但本质上石头就是石头,不会成为金子宝玉。
有个举国皆狂的故事:有个地方,因为喝了“狂泉”大家都不正常了。举国皆狂则不狂,倒也相安无事,其乐融融。可偏偏有个人没喝狂泉,所以总是笑话指责其他人疯疯癫癫的样子。人们一怒之下,设计将他绑到狂泉边猛灌,于是唯一正常的人也不正常了。
信仰问题,真理问题,皆可作如是观。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天下滔滔,仍有不肯随波逐流者。那怕全世界人都成了基督徒,也说明不了什么。好在现在是民主时代,基督徒们无法把老枭这样极少数清醒者强制性“绑”到狂泉边去。
而且,老枭奉天承运,不仅自己保持清醒,还将通过东海的智慧、文明之道的传播和弘扬,逐步唤醒那些主动跑去狂泉边猛灌的浑浑噩噩的愚民下士们。这就叫:混混皆随流,炯炯我独醒。崛起孤峰高,尽把众山领。2007-11-28
211正大光明:(推荐东海一枭的王道主义前言):东海一枭的王道主义与我甚合,想不到中国现在还有一人与我同信仰王道主义。但我与东海稍有些不同的是,我认为王道主义是中远期目标,而当前,要先经历民主主义。我有相关理论已对此作了说明。
东海老人答:
谢谢你的认同。
我多次强调:王道是民主的高级阶段,或者民主是王道的初级阶段。借用佛教大小乘的分法,在东海政治学说中,如果王道是大乘的话,民主政治是小乘、是王道的基础。没有比较完善的民主制度作为民意合法性的基本保障,王道主义就会成为空中楼阁。这与你的政治要“先经历民主主义,王道主义是中远期目标”观点是完全一致的。2007-11-28
212西瓜氏:你一方面大赞自由民主人士为志士英雄,一方面又骂他们是脑子有问题的“西瓜”,怎么那么矛盾啊?
东海老人答:
民主自由,利国利民,是当今中国一项最大的公益事业。但对自由民主人士个人却是弊多利少或有弊无利的,他们在追求奋斗的过程中要作出不同程度的牺牲,非志士英雄而何?
但是,多数民主人士懂西学不懂“中文”(中华文化),有知识而没有常识。而且不少人对民主自由的理解也是或粗浅或偏误的,其它方面更是文化匮乏、颠三倒四、毛病成堆。例如心胸狭隘、斗争哲学、仇恨心理、小圈意识、宗教病、一根筋思维等,都是民运人士中习惯性普通性的疾病。
在政治层面,我认同、支持他们的追求;在文化的层面,我轻蔑、反感他们的低陋。矛盾吗?至于一些人打着自由民主的招牌,却做出损民主反自由的行为,给以实事求是的批评,更是正常之至。
自由民主人士不一定是智慧人文化人,志士英雄不是完人,这些都是常识问题。你居然不明白,不就是一只脑子被别人跑了马、弄坏了的“问题西瓜”吗?2007-11-28
213秋月寒江:窃以为,儒家受到毁灭性的摧残是在清初,儒家的精髓说白了就是由社会价值观相衍而推出的行为准则,追求公义,以此保证群族。当异族入侵的时候,儒家要与异族政权结合就必须抛弃最核心的『仁义』的准则,剩下来的,不过是敷衍粉饰的花边。所以儒家的沉寂、变形或者扭曲,在蒙元、满清时期极为彻底。
东海老人答:
我说,清末以来儒家一直受到严重的误会和严酷的摧残,你说“儒家受到毁灭性的摧残是在清初”,都对,不矛盾。不过你承认吧,儒家在清初受到摧残的毁灭性程度不及五四与文革,清初毕竟保留了儒家“敷衍粉饰的花边”,五四与文革则是斩草除根、彻底消灭(效果如何、彻底消灭没有是另一回事),连变形或者扭曲的儒家的形式也一点不剩。
关于儒家文化的“死亡”时期,不同学者有不同认定,有以为亡于暴秦的,有以为亡于宋末的,有以为亡于蒙元的,有以为亡于满清的,有以为亡于文革的,还有认为历史上儒家文化根本就不曾在政治上体现过呢。都有理。看法有异,源于标准不同耳。
熊十力认为秦汉以来二千多年的历史一片黑暗,这是用儒家大同标准衡量,缺乏对历史的尊重。读两汉唐宋史,我常会为君主的仁慈宽容、儒士的正气敢言、臣僚的清廉正直而击节,为的繁荣昌盛、傲绝天下的中华文明而鼓掌;钱穆认为二千多年间政治相当民主而光明,这个标准又低了些。君主专制比起现代党主专制来不坏,它在历史上有其道义性、公正性与合理性。但这是相对而言,从历史角度而言。君主专制也是专制,与民主是格格不入的。当现代民主制度现身之后,任何形式的专制都过时了。2007-11-28
214东瓜氏:有人认为,你“枭鸣不已”与一些写公开信公开责难中央,都是一种“卖直市名”的表现。而沽名买直是一种伪善,一种有害的倾向,是鸡蛋里挑骨头,令人厌恶,大抵误国误民便是这类人。这种观点是否有点道理?
东海老人答:
“卖直市名”意谓刻意表示正直以获取名声。这是古代专制者指责一些正直的臣子、士子的。东林党人就被戴上过这顶帽子。
不否认有些人存在某种“卖直市名”的动机,但是,即使“卖直市名”,卖的是“直”,谈不上伪。是否有害,那就要看对谁而言了。
只要正直的言行“卖”得出去,“卖直”能够买回来好名声,“卖直市名”就是值得鼓励的行为。“卖直”道德不高,但比“卖”别的什么,比如卖乖、卖笑、卖身、卖公、卖官、卖人、卖妻、卖友、卖民、卖国、卖灵魂等等,可又高尚得太多了。
鸡蛋里有骨头,就不能怪别人挑。有人“卖直市名”,责任不在“卖直市名”者,而在特权分子、专制主义,在这个可以“卖直市名”的政治社会环境。就象暴力革命,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最好办法,但如暴力革命爆发,责任不在革命者,道理是一样的。
至于老枭是否“卖”、“卖”什么,是否有害对谁有害,留给他人和后人去评判吧。2007-11-27
215东海之友:王安石的一番话可以形容东海先生:“士固有离世异俗,独行其意,骂讥、笑侮、困辱而不悔。彼皆无众人之求,而有所待于后世者也,其龃龉固宜!”
东海老人答:
谢谢,王安石这番话的境界非常之高,是大丈夫、大人的境界。
确实,在兴趣爱好、个人利益和文化建设方面,我是离世异俗、无“众人之求”;而在民主追求方面,我又是合世界之潮流、求国人之所求的。只不过大多数“众人”不敢言、不敢求,我站出来代言代求罢了。
“有所待于后世者”也分两个层面言。一方面,儒家重乎兼济,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也”曾子曰:“任重道远!”皆以天下和后世为期待。我既以儒自居,以天下为己任,不能无待。
另一方面,我又是“当下圆满,自性自足”的,即无待于天下,亦无待于后世。只要我依仁达理、尽心尽力了,效果如何,吾道能行不能行,是否“没世而名不称”,都不是我能决定和控制的。就是说,只要自己对得起中国、对得起“众人”、对得起时代、对得起历史,就可以了,它们对不对得起我,何必太在乎呢?2007-11-27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东海老人自题联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1-28] 修订:[2007-11-28]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Thursday, November 29th, 2007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东海难不倒(208—215)
208好学氏:在很多人眼里,圣人心态成了“不宽容”的同义词,一些喜欢内斗的人往往被人斥为圣人心态发作。
东海老人答:
相反,儒家重仁恕,圣人是文明和宽容的象征。例如,孔子不认同道家思想,义理上明分细辨,寸步不让,宣称“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对他遇到的隐士们充满了敬意,还大赞老子“犹龙”。
一些后儒在政治表现、生活态度及待人接物上的不宽容,与专制主义的影响、历史环境的严酷有关,与某种“宗教病”有关,(儒学非宗教,但有宗教精神,宋明理学则颇富宗教色彩)唯独与“圣人心态”无关。不宽容,恰恰是修养不足、道德不高的表现。
博讯宗教论坛斑主小溪,基督徒也,疯颠颠神叨叨傻乎乎痴呆呆的,对老枭出言无状,在东海难不倒系列中已回斥一二,足以让其体无完肤,并作一联嘲之。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
不管如何闹,东海能容,不拒小溪。
思想上严争厉批,态度上喜笑怒骂,但我将任何反儒、反枭、反中华文化者皆视为病人、迷途之人而非敌人。此联就表达了一种儒家的无比自信和巨大宽容。2007-11-28
209大漠落日:就现世而论,基督教是一种较高明的宗教,西欧北美的民主国度已经证明了。另,对各类以”善“为宗旨的宗教应持”海纳百川“的态度,方为上乘。
东海老人答:
佛门广大,儒门广大,东海之道更广大,对各类宗教无不秉持”海纳百川“的态度(任何宗教的教义没有不“以善为宗旨的”)我一直承认基督教是正教,有其高度的真理性,而且赞同牟宗三关于“儒耶合作”的主张:
基督教自有其精采:耶稣通过最高的放弃—放弃生命,为了传播上帝的普遍的爱,燃起普遍的爱之心,把人心对物质、亲友之类的拖带顾虑一一烧毁。耶稣上十字架,对人心有著很大的净化作用。而儒耶合作,可使天人关系的道理圆融通透。
但同时牟宗三认为,耶稣不从人的生命之仁、智、诚立论,因此人的生命之真正主体不能透出;耶教只有向上逆返,而无向下顺成,性命天道不能贯通,故为不圆之教。
我只是与牟宗三一样,从严肃的义理的角度,指出上帝信仰根基的不足,不是天人贯通的、上乘大乘的信仰,不是一个真正高明的宗教。2007-11-28
210胡一刀:申明:本人算个挂名的基督徒。如果有人问我是不是基督徒,那我的回答就是“是”.所以本人以下陈述的观点,是否公正,就由你自己判断了。
犹太人很多信上帝,但他们并不蠢。我们没有必要去统计多少犹太人是信上帝的。你到美国东部走一走,看看有多少犹太人的会所就会有个概念。
牛顿和你的主要区别在于你听人讲过进化论,他没有。但我想你对进化论的了解多半只是对进化论的盲目信仰,并没有从怀疑的角度思考过。我个人的观点,进化论靠得住的根据基本没有,否则我也不用去信有可能有上帝。你不会轻易认为自己比牛顿聪明吧?
人类基因组计划(Human Genome Project)的领头人Francis S. Collins 是bona fide 的基督徒。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来讲,你我都不如他渊博。从智力上来讲,我怀疑你比他更聪明。
东海老人答:
你一曰:“算个挂名的基督徒”,二曰:上帝“有可能有”,完全是一付刁儿郎当的样子。可见你虽然是个喝过洋墨水的现代知识分子,其实在信仰问题缺乏基本的严肃和真诚,与普通小市民一样浑浑噩噩随波逐流(当然,绝大多数西洋知识分子在这个问题也与普通小市民一样的)。
犹太人很多信上帝,牛顿信上帝,人类基因组计划的领头人信上帝,说明不了上帝可信,只能说明他们的正常智力和思维在信仰问题上产生了“盲点”。我或许不比牛顿这些人聪明,但肯定智慧比他们高,精神比他们健全。一块石头或许会因大人物收藏、众多人喜欢而升值,比金子宝玉更贵,但本质上石头就是石头,不会成为金子宝玉。
有个举国皆狂的故事:有个地方,因为喝了“狂泉”大家都不正常了。举国皆狂则不狂,倒也相安无事,其乐融融。可偏偏有个人没喝狂泉,所以总是笑话指责其他人疯疯癫癫的样子。人们一怒之下,设计将他绑到狂泉边猛灌,于是唯一正常的人也不正常了。
信仰问题,真理问题,皆可作如是观。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天下滔滔,仍有不肯随波逐流者。那怕全世界人都成了基督徒,也说明不了什么。好在现在是民主时代,基督徒们无法把老枭这样极少数清醒者强制性“绑”到狂泉边去。
而且,老枭奉天承运,不仅自己保持清醒,还将通过东海的智慧、文明之道的传播和弘扬,逐步唤醒那些主动跑去狂泉边猛灌的浑浑噩噩的愚民下士们。这就叫:混混皆随流,炯炯我独醒。崛起孤峰高,尽把众山领。2007-11-28
211正大光明:(推荐东海一枭的王道主义前言):东海一枭的王道主义与我甚合,想不到中国现在还有一人与我同信仰王道主义。但我与东海稍有些不同的是,我认为王道主义是中远期目标,而当前,要先经历民主主义。我有相关理论已对此作了说明。
东海老人答:
谢谢你的认同。
我多次强调:王道是民主的高级阶段,或者民主是王道的初级阶段。借用佛教大小乘的分法,在东海政治学说中,如果王道是大乘的话,民主政治是小乘、是王道的基础。没有比较完善的民主制度作为民意合法性的基本保障,王道主义就会成为空中楼阁。这与你的政治要“先经历民主主义,王道主义是中远期目标”观点是完全一致的。2007-11-28
212西瓜氏:你一方面大赞自由民主人士为志士英雄,一方面又骂他们是脑子有问题的“西瓜”,怎么那么矛盾啊?
东海老人答:
民主自由,利国利民,是当今中国一项最大的公益事业。但对自由民主人士个人却是弊多利少或有弊无利的,他们在追求奋斗的过程中要作出不同程度的牺牲,非志士英雄而何?
但是,多数民主人士懂西学不懂“中文”(中华文化),有知识而没有常识。而且不少人对民主自由的理解也是或粗浅或偏误的,其它方面更是文化匮乏、颠三倒四、毛病成堆。例如心胸狭隘、斗争哲学、仇恨心理、小圈意识、宗教病、一根筋思维等,都是民运人士中习惯性普通性的疾病。
在政治层面,我认同、支持他们的追求;在文化的层面,我轻蔑、反感他们的低陋。矛盾吗?至于一些人打着自由民主的招牌,却做出损民主反自由的行为,给以实事求是的批评,更是正常之至。
自由民主人士不一定是智慧人文化人,志士英雄不是完人,这些都是常识问题。你居然不明白,不就是一只脑子被别人跑了马、弄坏了的“问题西瓜”吗?2007-11-28
213秋月寒江:窃以为,儒家受到毁灭性的摧残是在清初,儒家的精髓说白了就是由社会价值观相衍而推出的行为准则,追求公义,以此保证群族。当异族入侵的时候,儒家要与异族政权结合就必须抛弃最核心的『仁义』的准则,剩下来的,不过是敷衍粉饰的花边。所以儒家的沉寂、变形或者扭曲,在蒙元、满清时期极为彻底。
东海老人答:
我说,清末以来儒家一直受到严重的误会和严酷的摧残,你说“儒家受到毁灭性的摧残是在清初”,都对,不矛盾。不过你承认吧,儒家在清初受到摧残的毁灭性程度不及五四与文革,清初毕竟保留了儒家“敷衍粉饰的花边”,五四与文革则是斩草除根、彻底消灭(效果如何、彻底消灭没有是另一回事),连变形或者扭曲的儒家的形式也一点不剩。
关于儒家文化的“死亡”时期,不同学者有不同认定,有以为亡于暴秦的,有以为亡于宋末的,有以为亡于蒙元的,有以为亡于满清的,有以为亡于文革的,还有认为历史上儒家文化根本就不曾在政治上体现过呢。都有理。看法有异,源于标准不同耳。
熊十力认为秦汉以来二千多年的历史一片黑暗,这是用儒家大同标准衡量,缺乏对历史的尊重。读两汉唐宋史,我常会为君主的仁慈宽容、儒士的正气敢言、臣僚的清廉正直而击节,为的繁荣昌盛、傲绝天下的中华文明而鼓掌;钱穆认为二千多年间政治相当民主而光明,这个标准又低了些。君主专制比起现代党主专制来不坏,它在历史上有其道义性、公正性与合理性。但这是相对而言,从历史角度而言。君主专制也是专制,与民主是格格不入的。当现代民主制度现身之后,任何形式的专制都过时了。2007-11-28
214东瓜氏:有人认为,你“枭鸣不已”与一些写公开信公开责难中央,都是一种“卖直市名”的表现。而沽名买直是一种伪善,一种有害的倾向,是鸡蛋里挑骨头,令人厌恶,大抵误国误民便是这类人。这种观点是否有点道理?
东海老人答:
“卖直市名”意谓刻意表示正直以获取名声。这是古代专制者指责一些正直的臣子、士子的。东林党人就被戴上过这顶帽子。
不否认有些人存在某种“卖直市名”的动机,但是,即使“卖直市名”,卖的是“直”,谈不上伪。是否有害,那就要看对谁而言了。
只要正直的言行“卖”得出去,“卖直”能够买回来好名声,“卖直市名”就是值得鼓励的行为。“卖直”道德不高,但比“卖”别的什么,比如卖乖、卖笑、卖身、卖公、卖官、卖人、卖妻、卖友、卖民、卖国、卖灵魂等等,可又高尚得太多了。
鸡蛋里有骨头,就不能怪别人挑。有人“卖直市名”,责任不在“卖直市名”者,而在特权分子、专制主义,在这个可以“卖直市名”的政治社会环境。就象暴力革命,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最好办法,但如暴力革命爆发,责任不在革命者,道理是一样的。
至于老枭是否“卖”、“卖”什么,是否有害对谁有害,留给他人和后人去评判吧。2007-11-27
215东海之友:王安石的一番话可以形容东海先生:“士固有离世异俗,独行其意,骂讥、笑侮、困辱而不悔。彼皆无众人之求,而有所待于后世者也,其龃龉固宜!”
东海老人答:
谢谢,王安石这番话的境界非常之高,是大丈夫、大人的境界。
确实,在兴趣爱好、个人利益和文化建设方面,我是离世异俗、无“众人之求”;而在民主追求方面,我又是合世界之潮流、求国人之所求的。只不过大多数“众人”不敢言、不敢求,我站出来代言代求罢了。
“有所待于后世者”也分两个层面言。一方面,儒家重乎兼济,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也”曾子曰:“任重道远!”皆以天下和后世为期待。我既以儒自居,以天下为己任,不能无待。
另一方面,我又是“当下圆满,自性自足”的,即无待于天下,亦无待于后世。只要我依仁达理、尽心尽力了,效果如何,吾道能行不能行,是否“没世而名不称”,都不是我能决定和控制的。就是说,只要自己对得起中国、对得起“众人”、对得起时代、对得起历史,就可以了,它们对不对得起我,何必太在乎呢?2007-11-27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东海老人自题联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1-28] 修订:[2007-11-28]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Thursday, November 29th, 2007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东海难不倒(208—215)
208好学氏:在很多人眼里,圣人心态成了“不宽容”的同义词,一些喜欢内斗的人往往被人斥为圣人心态发作。
东海老人答:
相反,儒家重仁恕,圣人是文明和宽容的象征。例如,孔子不认同道家思想,义理上明分细辨,寸步不让,宣称“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对他遇到的隐士们充满了敬意,还大赞老子“犹龙”。
一些后儒在政治表现、生活态度及待人接物上的不宽容,与专制主义的影响、历史环境的严酷有关,与某种“宗教病”有关,(儒学非宗教,但有宗教精神,宋明理学则颇富宗教色彩)唯独与“圣人心态”无关。不宽容,恰恰是修养不足、道德不高的表现。
博讯宗教论坛斑主小溪,基督徒也,疯颠颠神叨叨傻乎乎痴呆呆的,对老枭出言无状,在东海难不倒系列中已回斥一二,足以让其体无完肤,并作一联嘲之。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
不管如何闹,东海能容,不拒小溪。
思想上严争厉批,态度上喜笑怒骂,但我将任何反儒、反枭、反中华文化者皆视为病人、迷途之人而非敌人。此联就表达了一种儒家的无比自信和巨大宽容。2007-11-28
209大漠落日:就现世而论,基督教是一种较高明的宗教,西欧北美的民主国度已经证明了。另,对各类以”善“为宗旨的宗教应持”海纳百川“的态度,方为上乘。
东海老人答:
佛门广大,儒门广大,东海之道更广大,对各类宗教无不秉持”海纳百川“的态度(任何宗教的教义没有不“以善为宗旨的”)我一直承认基督教是正教,有其高度的真理性,而且赞同牟宗三关于“儒耶合作”的主张:
基督教自有其精采:耶稣通过最高的放弃—放弃生命,为了传播上帝的普遍的爱,燃起普遍的爱之心,把人心对物质、亲友之类的拖带顾虑一一烧毁。耶稣上十字架,对人心有著很大的净化作用。而儒耶合作,可使天人关系的道理圆融通透。
但同时牟宗三认为,耶稣不从人的生命之仁、智、诚立论,因此人的生命之真正主体不能透出;耶教只有向上逆返,而无向下顺成,性命天道不能贯通,故为不圆之教。
我只是与牟宗三一样,从严肃的义理的角度,指出上帝信仰根基的不足,不是天人贯通的、上乘大乘的信仰,不是一个真正高明的宗教。2007-11-28
210胡一刀:申明:本人算个挂名的基督徒。如果有人问我是不是基督徒,那我的回答就是“是”.所以本人以下陈述的观点,是否公正,就由你自己判断了。
犹太人很多信上帝,但他们并不蠢。我们没有必要去统计多少犹太人是信上帝的。你到美国东部走一走,看看有多少犹太人的会所就会有个概念。
牛顿和你的主要区别在于你听人讲过进化论,他没有。但我想你对进化论的了解多半只是对进化论的盲目信仰,并没有从怀疑的角度思考过。我个人的观点,进化论靠得住的根据基本没有,否则我也不用去信有可能有上帝。你不会轻易认为自己比牛顿聪明吧?
人类基因组计划(Human Genome Project)的领头人Francis S. Collins 是bona fide 的基督徒。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来讲,你我都不如他渊博。从智力上来讲,我怀疑你比他更聪明。
东海老人答:
你一曰:“算个挂名的基督徒”,二曰:上帝“有可能有”,完全是一付刁儿郎当的样子。可见你虽然是个喝过洋墨水的现代知识分子,其实在信仰问题缺乏基本的严肃和真诚,与普通小市民一样浑浑噩噩随波逐流(当然,绝大多数西洋知识分子在这个问题也与普通小市民一样的)。
犹太人很多信上帝,牛顿信上帝,人类基因组计划的领头人信上帝,说明不了上帝可信,只能说明他们的正常智力和思维在信仰问题上产生了“盲点”。我或许不比牛顿这些人聪明,但肯定智慧比他们高,精神比他们健全。一块石头或许会因大人物收藏、众多人喜欢而升值,比金子宝玉更贵,但本质上石头就是石头,不会成为金子宝玉。
有个举国皆狂的故事:有个地方,因为喝了“狂泉”大家都不正常了。举国皆狂则不狂,倒也相安无事,其乐融融。可偏偏有个人没喝狂泉,所以总是笑话指责其他人疯疯癫癫的样子。人们一怒之下,设计将他绑到狂泉边猛灌,于是唯一正常的人也不正常了。
信仰问题,真理问题,皆可作如是观。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天下滔滔,仍有不肯随波逐流者。那怕全世界人都成了基督徒,也说明不了什么。好在现在是民主时代,基督徒们无法把老枭这样极少数清醒者强制性“绑”到狂泉边去。
而且,老枭奉天承运,不仅自己保持清醒,还将通过东海的智慧、文明之道的传播和弘扬,逐步唤醒那些主动跑去狂泉边猛灌的浑浑噩噩的愚民下士们。这就叫:混混皆随流,炯炯我独醒。崛起孤峰高,尽把众山领。2007-11-28
211正大光明:(推荐东海一枭的王道主义前言):东海一枭的王道主义与我甚合,想不到中国现在还有一人与我同信仰王道主义。但我与东海稍有些不同的是,我认为王道主义是中远期目标,而当前,要先经历民主主义。我有相关理论已对此作了说明。
东海老人答:
谢谢你的认同。
我多次强调:王道是民主的高级阶段,或者民主是王道的初级阶段。借用佛教大小乘的分法,在东海政治学说中,如果王道是大乘的话,民主政治是小乘、是王道的基础。没有比较完善的民主制度作为民意合法性的基本保障,王道主义就会成为空中楼阁。这与你的政治要“先经历民主主义,王道主义是中远期目标”观点是完全一致的。2007-11-28
212西瓜氏:你一方面大赞自由民主人士为志士英雄,一方面又骂他们是脑子有问题的“西瓜”,怎么那么矛盾啊?
东海老人答:
民主自由,利国利民,是当今中国一项最大的公益事业。但对自由民主人士个人却是弊多利少或有弊无利的,他们在追求奋斗的过程中要作出不同程度的牺牲,非志士英雄而何?
但是,多数民主人士懂西学不懂“中文”(中华文化),有知识而没有常识。而且不少人对民主自由的理解也是或粗浅或偏误的,其它方面更是文化匮乏、颠三倒四、毛病成堆。例如心胸狭隘、斗争哲学、仇恨心理、小圈意识、宗教病、一根筋思维等,都是民运人士中习惯性普通性的疾病。
在政治层面,我认同、支持他们的追求;在文化的层面,我轻蔑、反感他们的低陋。矛盾吗?至于一些人打着自由民主的招牌,却做出损民主反自由的行为,给以实事求是的批评,更是正常之至。
自由民主人士不一定是智慧人文化人,志士英雄不是完人,这些都是常识问题。你居然不明白,不就是一只脑子被别人跑了马、弄坏了的“问题西瓜”吗?2007-11-28
213秋月寒江:窃以为,儒家受到毁灭性的摧残是在清初,儒家的精髓说白了就是由社会价值观相衍而推出的行为准则,追求公义,以此保证群族。当异族入侵的时候,儒家要与异族政权结合就必须抛弃最核心的『仁义』的准则,剩下来的,不过是敷衍粉饰的花边。所以儒家的沉寂、变形或者扭曲,在蒙元、满清时期极为彻底。
东海老人答:
我说,清末以来儒家一直受到严重的误会和严酷的摧残,你说“儒家受到毁灭性的摧残是在清初”,都对,不矛盾。不过你承认吧,儒家在清初受到摧残的毁灭性程度不及五四与文革,清初毕竟保留了儒家“敷衍粉饰的花边”,五四与文革则是斩草除根、彻底消灭(效果如何、彻底消灭没有是另一回事),连变形或者扭曲的儒家的形式也一点不剩。
关于儒家文化的“死亡”时期,不同学者有不同认定,有以为亡于暴秦的,有以为亡于宋末的,有以为亡于蒙元的,有以为亡于满清的,有以为亡于文革的,还有认为历史上儒家文化根本就不曾在政治上体现过呢。都有理。看法有异,源于标准不同耳。
熊十力认为秦汉以来二千多年的历史一片黑暗,这是用儒家大同标准衡量,缺乏对历史的尊重。读两汉唐宋史,我常会为君主的仁慈宽容、儒士的正气敢言、臣僚的清廉正直而击节,为的繁荣昌盛、傲绝天下的中华文明而鼓掌;钱穆认为二千多年间政治相当民主而光明,这个标准又低了些。君主专制比起现代党主专制来不坏,它在历史上有其道义性、公正性与合理性。但这是相对而言,从历史角度而言。君主专制也是专制,与民主是格格不入的。当现代民主制度现身之后,任何形式的专制都过时了。2007-11-28
214东瓜氏:有人认为,你“枭鸣不已”与一些写公开信公开责难中央,都是一种“卖直市名”的表现。而沽名买直是一种伪善,一种有害的倾向,是鸡蛋里挑骨头,令人厌恶,大抵误国误民便是这类人。这种观点是否有点道理?
东海老人答:
“卖直市名”意谓刻意表示正直以获取名声。这是古代专制者指责一些正直的臣子、士子的。东林党人就被戴上过这顶帽子。
不否认有些人存在某种“卖直市名”的动机,但是,即使“卖直市名”,卖的是“直”,谈不上伪。是否有害,那就要看对谁而言了。
只要正直的言行“卖”得出去,“卖直”能够买回来好名声,“卖直市名”就是值得鼓励的行为。“卖直”道德不高,但比“卖”别的什么,比如卖乖、卖笑、卖身、卖公、卖官、卖人、卖妻、卖友、卖民、卖国、卖灵魂等等,可又高尚得太多了。
鸡蛋里有骨头,就不能怪别人挑。有人“卖直市名”,责任不在“卖直市名”者,而在特权分子、专制主义,在这个可以“卖直市名”的政治社会环境。就象暴力革命,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最好办法,但如暴力革命爆发,责任不在革命者,道理是一样的。
至于老枭是否“卖”、“卖”什么,是否有害对谁有害,留给他人和后人去评判吧。2007-11-27
215东海之友:王安石的一番话可以形容东海先生:“士固有离世异俗,独行其意,骂讥、笑侮、困辱而不悔。彼皆无众人之求,而有所待于后世者也,其龃龉固宜!”
东海老人答:
谢谢,王安石这番话的境界非常之高,是大丈夫、大人的境界。
确实,在兴趣爱好、个人利益和文化建设方面,我是离世异俗、无“众人之求”;而在民主追求方面,我又是合世界之潮流、求国人之所求的。只不过大多数“众人”不敢言、不敢求,我站出来代言代求罢了。
“有所待于后世者”也分两个层面言。一方面,儒家重乎兼济,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也”曾子曰:“任重道远!”皆以天下和后世为期待。我既以儒自居,以天下为己任,不能无待。
另一方面,我又是“当下圆满,自性自足”的,即无待于天下,亦无待于后世。只要我依仁达理、尽心尽力了,效果如何,吾道能行不能行,是否“没世而名不称”,都不是我能决定和控制的。就是说,只要自己对得起中国、对得起“众人”、对得起时代、对得起历史,就可以了,它们对不对得起我,何必太在乎呢?2007-11-27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东海老人自题联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1-28] 修订:[2007-11-28]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Thursday, November 29th, 2007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东海难不倒(208—215)
208好学氏:在很多人眼里,圣人心态成了“不宽容”的同义词,一些喜欢内斗的人往往被人斥为圣人心态发作。
东海老人答:
相反,儒家重仁恕,圣人是文明和宽容的象征。例如,孔子不认同道家思想,义理上明分细辨,寸步不让,宣称“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对他遇到的隐士们充满了敬意,还大赞老子“犹龙”。
一些后儒在政治表现、生活态度及待人接物上的不宽容,与专制主义的影响、历史环境的严酷有关,与某种“宗教病”有关,(儒学非宗教,但有宗教精神,宋明理学则颇富宗教色彩)唯独与“圣人心态”无关。不宽容,恰恰是修养不足、道德不高的表现。
博讯宗教论坛斑主小溪,基督徒也,疯颠颠神叨叨傻乎乎痴呆呆的,对老枭出言无状,在东海难不倒系列中已回斥一二,足以让其体无完肤,并作一联嘲之。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
不管如何闹,东海能容,不拒小溪。
思想上严争厉批,态度上喜笑怒骂,但我将任何反儒、反枭、反中华文化者皆视为病人、迷途之人而非敌人。此联就表达了一种儒家的无比自信和巨大宽容。2007-11-28
209大漠落日:就现世而论,基督教是一种较高明的宗教,西欧北美的民主国度已经证明了。另,对各类以”善“为宗旨的宗教应持”海纳百川“的态度,方为上乘。
东海老人答:
佛门广大,儒门广大,东海之道更广大,对各类宗教无不秉持”海纳百川“的态度(任何宗教的教义没有不“以善为宗旨的”)我一直承认基督教是正教,有其高度的真理性,而且赞同牟宗三关于“儒耶合作”的主张:
基督教自有其精采:耶稣通过最高的放弃—放弃生命,为了传播上帝的普遍的爱,燃起普遍的爱之心,把人心对物质、亲友之类的拖带顾虑一一烧毁。耶稣上十字架,对人心有著很大的净化作用。而儒耶合作,可使天人关系的道理圆融通透。
但同时牟宗三认为,耶稣不从人的生命之仁、智、诚立论,因此人的生命之真正主体不能透出;耶教只有向上逆返,而无向下顺成,性命天道不能贯通,故为不圆之教。
我只是与牟宗三一样,从严肃的义理的角度,指出上帝信仰根基的不足,不是天人贯通的、上乘大乘的信仰,不是一个真正高明的宗教。2007-11-28
210胡一刀:申明:本人算个挂名的基督徒。如果有人问我是不是基督徒,那我的回答就是“是”.所以本人以下陈述的观点,是否公正,就由你自己判断了。
犹太人很多信上帝,但他们并不蠢。我们没有必要去统计多少犹太人是信上帝的。你到美国东部走一走,看看有多少犹太人的会所就会有个概念。
牛顿和你的主要区别在于你听人讲过进化论,他没有。但我想你对进化论的了解多半只是对进化论的盲目信仰,并没有从怀疑的角度思考过。我个人的观点,进化论靠得住的根据基本没有,否则我也不用去信有可能有上帝。你不会轻易认为自己比牛顿聪明吧?
人类基因组计划(Human Genome Project)的领头人Francis S. Collins 是bona fide 的基督徒。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来讲,你我都不如他渊博。从智力上来讲,我怀疑你比他更聪明。
东海老人答:
你一曰:“算个挂名的基督徒”,二曰:上帝“有可能有”,完全是一付刁儿郎当的样子。可见你虽然是个喝过洋墨水的现代知识分子,其实在信仰问题缺乏基本的严肃和真诚,与普通小市民一样浑浑噩噩随波逐流(当然,绝大多数西洋知识分子在这个问题也与普通小市民一样的)。
犹太人很多信上帝,牛顿信上帝,人类基因组计划的领头人信上帝,说明不了上帝可信,只能说明他们的正常智力和思维在信仰问题上产生了“盲点”。我或许不比牛顿这些人聪明,但肯定智慧比他们高,精神比他们健全。一块石头或许会因大人物收藏、众多人喜欢而升值,比金子宝玉更贵,但本质上石头就是石头,不会成为金子宝玉。
有个举国皆狂的故事:有个地方,因为喝了“狂泉”大家都不正常了。举国皆狂则不狂,倒也相安无事,其乐融融。可偏偏有个人没喝狂泉,所以总是笑话指责其他人疯疯癫癫的样子。人们一怒之下,设计将他绑到狂泉边猛灌,于是唯一正常的人也不正常了。
信仰问题,真理问题,皆可作如是观。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天下滔滔,仍有不肯随波逐流者。那怕全世界人都成了基督徒,也说明不了什么。好在现在是民主时代,基督徒们无法把老枭这样极少数清醒者强制性“绑”到狂泉边去。
而且,老枭奉天承运,不仅自己保持清醒,还将通过东海的智慧、文明之道的传播和弘扬,逐步唤醒那些主动跑去狂泉边猛灌的浑浑噩噩的愚民下士们。这就叫:混混皆随流,炯炯我独醒。崛起孤峰高,尽把众山领。2007-11-28
211正大光明:(推荐东海一枭的王道主义前言):东海一枭的王道主义与我甚合,想不到中国现在还有一人与我同信仰王道主义。但我与东海稍有些不同的是,我认为王道主义是中远期目标,而当前,要先经历民主主义。我有相关理论已对此作了说明。
东海老人答:
谢谢你的认同。
我多次强调:王道是民主的高级阶段,或者民主是王道的初级阶段。借用佛教大小乘的分法,在东海政治学说中,如果王道是大乘的话,民主政治是小乘、是王道的基础。没有比较完善的民主制度作为民意合法性的基本保障,王道主义就会成为空中楼阁。这与你的政治要“先经历民主主义,王道主义是中远期目标”观点是完全一致的。2007-11-28
212西瓜氏:你一方面大赞自由民主人士为志士英雄,一方面又骂他们是脑子有问题的“西瓜”,怎么那么矛盾啊?
东海老人答:
民主自由,利国利民,是当今中国一项最大的公益事业。但对自由民主人士个人却是弊多利少或有弊无利的,他们在追求奋斗的过程中要作出不同程度的牺牲,非志士英雄而何?
但是,多数民主人士懂西学不懂“中文”(中华文化),有知识而没有常识。而且不少人对民主自由的理解也是或粗浅或偏误的,其它方面更是文化匮乏、颠三倒四、毛病成堆。例如心胸狭隘、斗争哲学、仇恨心理、小圈意识、宗教病、一根筋思维等,都是民运人士中习惯性普通性的疾病。
在政治层面,我认同、支持他们的追求;在文化的层面,我轻蔑、反感他们的低陋。矛盾吗?至于一些人打着自由民主的招牌,却做出损民主反自由的行为,给以实事求是的批评,更是正常之至。
自由民主人士不一定是智慧人文化人,志士英雄不是完人,这些都是常识问题。你居然不明白,不就是一只脑子被别人跑了马、弄坏了的“问题西瓜”吗?2007-11-28
213秋月寒江:窃以为,儒家受到毁灭性的摧残是在清初,儒家的精髓说白了就是由社会价值观相衍而推出的行为准则,追求公义,以此保证群族。当异族入侵的时候,儒家要与异族政权结合就必须抛弃最核心的『仁义』的准则,剩下来的,不过是敷衍粉饰的花边。所以儒家的沉寂、变形或者扭曲,在蒙元、满清时期极为彻底。
东海老人答:
我说,清末以来儒家一直受到严重的误会和严酷的摧残,你说“儒家受到毁灭性的摧残是在清初”,都对,不矛盾。不过你承认吧,儒家在清初受到摧残的毁灭性程度不及五四与文革,清初毕竟保留了儒家“敷衍粉饰的花边”,五四与文革则是斩草除根、彻底消灭(效果如何、彻底消灭没有是另一回事),连变形或者扭曲的儒家的形式也一点不剩。
关于儒家文化的“死亡”时期,不同学者有不同认定,有以为亡于暴秦的,有以为亡于宋末的,有以为亡于蒙元的,有以为亡于满清的,有以为亡于文革的,还有认为历史上儒家文化根本就不曾在政治上体现过呢。都有理。看法有异,源于标准不同耳。
熊十力认为秦汉以来二千多年的历史一片黑暗,这是用儒家大同标准衡量,缺乏对历史的尊重。读两汉唐宋史,我常会为君主的仁慈宽容、儒士的正气敢言、臣僚的清廉正直而击节,为的繁荣昌盛、傲绝天下的中华文明而鼓掌;钱穆认为二千多年间政治相当民主而光明,这个标准又低了些。君主专制比起现代党主专制来不坏,它在历史上有其道义性、公正性与合理性。但这是相对而言,从历史角度而言。君主专制也是专制,与民主是格格不入的。当现代民主制度现身之后,任何形式的专制都过时了。2007-11-28
214东瓜氏:有人认为,你“枭鸣不已”与一些写公开信公开责难中央,都是一种“卖直市名”的表现。而沽名买直是一种伪善,一种有害的倾向,是鸡蛋里挑骨头,令人厌恶,大抵误国误民便是这类人。这种观点是否有点道理?
东海老人答:
“卖直市名”意谓刻意表示正直以获取名声。这是古代专制者指责一些正直的臣子、士子的。东林党人就被戴上过这顶帽子。
不否认有些人存在某种“卖直市名”的动机,但是,即使“卖直市名”,卖的是“直”,谈不上伪。是否有害,那就要看对谁而言了。
只要正直的言行“卖”得出去,“卖直”能够买回来好名声,“卖直市名”就是值得鼓励的行为。“卖直”道德不高,但比“卖”别的什么,比如卖乖、卖笑、卖身、卖公、卖官、卖人、卖妻、卖友、卖民、卖国、卖灵魂等等,可又高尚得太多了。
鸡蛋里有骨头,就不能怪别人挑。有人“卖直市名”,责任不在“卖直市名”者,而在特权分子、专制主义,在这个可以“卖直市名”的政治社会环境。就象暴力革命,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最好办法,但如暴力革命爆发,责任不在革命者,道理是一样的。
至于老枭是否“卖”、“卖”什么,是否有害对谁有害,留给他人和后人去评判吧。2007-11-27
215东海之友:王安石的一番话可以形容东海先生:“士固有离世异俗,独行其意,骂讥、笑侮、困辱而不悔。彼皆无众人之求,而有所待于后世者也,其龃龉固宜!”
东海老人答:
谢谢,王安石这番话的境界非常之高,是大丈夫、大人的境界。
确实,在兴趣爱好、个人利益和文化建设方面,我是离世异俗、无“众人之求”;而在民主追求方面,我又是合世界之潮流、求国人之所求的。只不过大多数“众人”不敢言、不敢求,我站出来代言代求罢了。
“有所待于后世者”也分两个层面言。一方面,儒家重乎兼济,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也”曾子曰:“任重道远!”皆以天下和后世为期待。我既以儒自居,以天下为己任,不能无待。
另一方面,我又是“当下圆满,自性自足”的,即无待于天下,亦无待于后世。只要我依仁达理、尽心尽力了,效果如何,吾道能行不能行,是否“没世而名不称”,都不是我能决定和控制的。就是说,只要自己对得起中国、对得起“众人”、对得起时代、对得起历史,就可以了,它们对不对得起我,何必太在乎呢?2007-11-27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东海老人自题联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1-28] 修订:[2007-11-28]